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91 命丧黄泉

    锦绣未央

    091 命丧黄泉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没有陛下的诏书,他们是不可能轻易回到京都的。请牢记”李敏德微笑了一下。
      
      李未央倒是很赞同,道:“没错,除非皇帝下诏,否则蒋家的人谁也别想轻易回来,一旦真的回来了,就是欺君之罪。”蒋家出了一位国公爷,那固然是最稳固的靠山,皇帝也器重他,一般不会动摇国之柱石,但物极必反、水满则溢,如今蒋家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焉知这富贵就是万古长青的?李未央心中盘算着。
      
      李敏德点点头,道:“但是他们也不是好招惹的,三姐,你想好了对策吗?”
      
      李未央站起身,望向窗外碧绿的芭蕉叶,轻声道:“既然捅了马蜂窝,自然是要做好准备的。”
      
      赵楠这时候突然呲牙,赵月轻声埋怨道:“你真是不小心。”
      
      赵楠嘿嘿地笑了笑。
      
      李未央回过头,看着这一对兄妹,露出微笑道:“赵楠,你若是和那人单打独斗,能有几分把握?”
      
      赵楠沉思片刻,随后道:“三分。”
      
      李未央不由点头:“蒋家的男人啊,还真是出类拔萃……”
      
      李敏德冷哼一声,道:“可惜女人就都不怎么样了,譬如心胸狭窄的大夫人和愚蠢自私的魏国夫人,她们的下场可都不怎么好。”
      
      李未央失笑:“蒋家历代都是这样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娶进门的儿媳妇都很了得,可是女儿却都过分溺爱没有教好。”蒋家对女儿总是百般温柔呵护地养大,长大之后嫁给门当户对的人家,走的是寻常名门闺秀的路子。然而他们对儿子的教导十分严苛,年纪小小就丢到军中去历练,这之后就带着上战场,身上都是实打实的军功,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和奋斗,才有了蒋家女儿了不起的光环和荣耀。所以人人都宁做蒋家女。
      
      就在这时候,白芷匆匆进来禀报:“小姐,蒋家老夫人来了。”
      
      哦?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一眼,魏国夫人意外身亡,蒋国公夫人几次三番派人来请大夫人去,可是现在大夫人病的浑浑噩噩,根本没办法成行,这样一来,自然会引起蒋家老夫人的怀疑。
      
      这个老太太,可比一般人厉害多了,李未央心道,随后她轻声道:“老夫人可知道?”
      
      “老夫人已经亲自去迎接了,吩咐府里其他小姐姨娘们都要去正厅候着。

      
      李未央点点头,道:“既然是外祖母来了,这是自然的。”
      
      她这一声外祖母叫的咬牙切齿,引起了李敏德的注意。
      
      转眼之间,蒋国公夫人林氏到了。她满头银发,容貌和大夫人十分酷似,只是额头更高,眼睛更大,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美貌。她轻轻端起茶杯的时候,袖子上暗花的翟纹,闪着一尾一尾的光泽。旁边还站着一个二十五六的美妇,一头乌油油的头发高高挽着,攒珠累丝金凤口里衔的一粒硕大的珍珠,孔雀蓝织锦繁绣上衣,雪色贡缎丝绸罗裙,眉梢挑起慵懒,眼角携带风情,看起来就是个凌厉非常的美人儿。李未央一眼便认出,这个女子就是韩大学士的嫡长女韩氏,也是蒋家长孙的妻子。
      
      当年,韩氏可是为李长乐做上皇后之位立下了汗马功劳,至今李未央还记得韩氏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妹妹,你虽然不是姑母亲生,可我与你一见如故,从今往后你只把我当成嫂子,咱们两家总是唇齿相依的。”当时她还觉得,这话中至少有三分真心,后来才知道,不过是自己太渴望亲情,连别人微末的示好都看的那么重。
      
      最后落到那个地步,实在是咎由自取。
      
      窗边的李未央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国公夫人林氏远远瞧见李未央,见到她一身素淡的衣裙,身影袅袅,脚步轻快,眼角笑意很浓郁,俯仰之间,虽不是闭月羞花之貌,却笑容温和,眉梢幽静,十分的素淡清雅,似傲然孑立枝头的白玉兰。
      
      林氏一眼便看出李未央的厉害之处,这样的女子,没有李长乐那般动彻心扉的美丽,却懂得将锋芒与娇媚藏匿,看似清纯的素色,却生生逼退了万紫千红,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都不动声色地压了下去。
      
      李未央迎着林氏打量的目光,嫣然一笑,款款道:“未央见过外祖母,大表嫂。”
      
      林氏沉默地看着她,韩氏向来伶俐,主动上前搀起李未央,细细由上自下打量了片刻,不免道:“三表妹生得好,素净又温柔,大方得体的很。”她之前听说,李未央是个在乡下长大的少女,不免就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副见不得世面的形象,后来又闻得李未央颇得皇帝赏识,她便隐约觉得大概是个外表粗俗言行似男子一般飒爽的女子,谁知李未央竟然不卑不亢,一抬腕一凝眸皆是难以言喻的风韵。
      
      按照道理来说,普通士族豪门之中有几个没出嫁的庶女,其实对府里的局面影响并不大,于家族也好,对自己也罢,再讨人喜欢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没个嫡女的名分,是当不了多少事的,将来出嫁,选择不过是三种,最差是低嫁给士子做正妻,略好则是和地位相当的豪门贵族庶子结为夫妻,最好的是嫁给豪门贵族的嫡子做继室。
    当然,这是一般贵族家庭的庶女,碰到李家这样的声势,庶出的女儿们则有更好的选择,至少,还可以用来笼络皇子,当初林氏也是这样劝说大夫人的,让她不要忽略了家中庶出女儿的管教,将来可以送入皇家用来铺路。大夫人正是因为听了这话,才会悉心教养四小姐和五小姐,也正是为了铺路,才会将传说中懦弱平庸的三小姐接回来,林氏却没想到,这个在平城养大的女孩儿,竟然是个煞星。
      
      林氏冷淡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只是略点头,并没有开口。
      
      这时候,老夫人笑道:“亲家夫人好久没有来坐坐了。”
      
      林氏叹了一口气:“家中有丧事,自然是不好上门的。”
      
      老夫人神情很有些哀戚,眼睛里却是淡淡的:“唉,魏国夫人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只是最近身子不好,没有办法亲自上门去劝慰您。”
      
      林氏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冷冷的光芒,唇畔却带着笑:“那个孩子不懂事,闯了天大的祸事,这一次还是多亏了女婿才没有乾到蒋家,真是多谢您的关心,我这把老骨头倒也还撑得住。”
      
      李未央听着,默然不语。的确,若非李萧然的求情,陛下的确有追究蒋家的意思。但在她看来,不过是做戏而已,蒋家手握兵权,皇帝会真的和他明面儿上过不去吗?其实魏国夫人一死,事情在大面儿上就了了。当然,私底下掀起的波澜,就不知道有多深了。
      
      一旁的韩氏静静地站着,却用一双凤目去瞧李未央,透过窗户淡淡的金色阳光,李未央的脸上挑起轻柔的笑意,温柔可亲,底下藏的,却是一种令人心惊的淡漠,她仿佛在认真听着那边的对话,又仿佛早已游离于这谈话之外了。
      
      韩氏不悦地发现,自己压根看不透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在从前可是没有过的事儿!
      
      就在这时,林氏环视一圈,仿佛刚刚发现似的,道:“怎么不见柔儿?”她亲昵地称呼大夫人为柔儿,李未央淡淡一笑,明明早就看见大夫人没来迎接了,却现在才提起,倒真是一只沉得住气的老狐狸。

      
      “亲家夫人,儿媳妇她身体不适,前些日子魏国夫人不幸,她强自挣扎着要起来去看望,可惜还没上马车就倒下了,这才派了人送信去国公府……若是您执意要看,我便吩咐人让她过来——”老夫人心里很不乐意让这对母女见面,可是连蒋国公夫人都抛下颜面来了,不让他们见面,似乎说不过去。
      
      “不必了!”林氏淡淡道,阻止了丫头要去请大夫人的动作,“等我喝完茶,自己去看她吧!”说完,她只端起面前的白釉蓝花茶盏,不疾不徐地轻轻啜了口茶〉盖磕在杯壁上,连那声音也是沉沉的,身后众人鸦雀无声。
      
      二夫人原本一直陪坐在旁边,她原本正是自得意满的时候,接管了家务,又看着大夫人倒霉,只是——看到蒋国公夫人,二夫人却不知为什么,心里像擂鼓般七上八下,有点说不出的紧张感。
      
      这国公夫人,可比大夫人看起来难对付多了!
      
      国公夫人这碗茶喝了很久,所有人都坐立不安地看着她。尤其是四姨娘,几乎是恐惧地捏紧了手帕子,仿佛马上就要晕倒,谁都能看出她心中的恐惧,因为她最近对大夫人,那可是十分的不敬,她现在看到国公夫人,才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会带来极为可怕的后果,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李常笑赶紧扶了她一把,然后不着痕迹地退开。
      
      老夫人冷冷望了四姨娘一眼,神情中有一丝不悦。
      
      一片寂静中,只有李未央是从容不迫的,仿佛根本没看到国公夫人一样,继续站在那里想自己的心事,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最后,还是林氏打破了沉默:“好了,去福瑞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就到了福瑞院。
      
      大夫人已经被崔妈妈扶着梳洗了一番,只是精神看起来非常差,她穿戴整齐在院子里等着国公夫人,一看到她来,脸上倒是露出喜悦的神情,开口就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国公夫人见到她昏乱的眼神,憔悴的容颜,和那形销骨立的身躯,不由大为震动。相比骄纵的小女儿,她向来更看重这个脾气和相貌都酷似自己的长女,魏国夫人的死已经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如今看长女也憔悴成了这个样子,林氏几乎控制不住就要发怒。韩氏连忙捏了捏她的手臂,林氏想到现在还不能和李家翻脸,便强压下一口气,道:“你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连你妹妹出事儿了都不肯去!”
      
      大夫人始终昏沉沉的,闻言茫然地看着林氏。
      
      林氏越发气了,扭头盯着老夫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眼神,仿佛钢刀一样落在老夫人的面上,让她的皮肤隐隐生疼。
      
      老夫人一时有点哑然。
      
      她总不能说……儿媳妇是被她关的时间太长,有点头脑不清楚了。
      
      李未央上前一步,道:“回禀外祖母,母亲这是心病。”她一语双关,随后看了一眼周围。
      
      林氏很厌恶这个庶出的丫头,闻言却也不免四周望了一圈,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院子里的一花一草、一门一窗、一桌一椅,甚至是假山上、房梁上,全都挂满了黄色的符咒。
      
      这种奇特的场景,顿时把林氏看得愣住了。
      
      韩氏吃惊道:“这都是——”
      
      她飞快的看了大夫人一眼,眼中盛满询问,大夫人却是如同木偶一般,不说话。崔妈妈松了一口气,大夫人如今每日被关着,虽然一日三餐照常吃饭服药,可是三小姐却暗中吩咐过,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和她说话,日子久了,大夫人自己也像是忘记了说话,整日里痴痴呆呆的,神经仿佛也渐渐失去常态,如今连治心病的药也不肯吃,天天夜里叫着捉鬼,有时候还会从床上滚下来,现在就是吊着一口气,活死人而已。
      
      林氏面色就整个阴暗下去,她按捺住惊愕,“究竟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把你整个人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夫人的手臂被她捏地发痛,瑟缩地望了周围一眼。
      
      老夫人就有点紧张,生怕大夫人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
      
      李未央却微笑着,勾起了唇畔。
      
      大夫人的脸上充满恐惧,眼睛里都是血丝:“母亲……这院子里有东西!”四面看着,害怕到了极点,根本与往日里那个威风八面、端庄自持的大夫人判若两人。
      
      她的精神,已经完全被鬼神和幽禁打垮了,而设计这一切的人,此刻正面带微笑看着。
      
      “什么东西!”林氏极为恼怒地问。
      
      “鬼!”大夫人神神秘秘地说,喉咙里仿佛塞了一团棉花,眼睛里带着说不出的诡谲,“不过我在这里里外外都贴满了符咒,那东西一定会害怕的,她不敢来的!哼,我知道她是谁,我不怕她!她活着都斗不过我,死了也还是斗不过!”一边说着,大夫人一边紧张地咬住了嘴唇,四下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想要将她捉出来碎尸万段!
      
      林氏万万想不到,长女竟然变成这个鬼样子。
      
      “鬼?!”她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事情和李未央有关,不由目光如炬地盯着她,“这院子里哪里来的鬼?”
      
      李未央面带平和地微笑道:“三婶去世后,母亲可能是过于想念,所以总是说看到了她,就在这个院子里,我们都劝说过她,可她却一口咬定如此,请了和尚道士风水师傅来看,最后到了晚上连觉都不睡,闹得没完没了,最近这两天更严重,非说还在院子里瞧见了五姨娘……外祖母今日正好劝说一二。”
      
      “哼,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哪里来的鬼怪!”林氏瞪视着李未央,心里顿时明白了,“你倒是口齿伶俐的很!”
      
      李未央笑了笑,道:“谢外祖母夸奖。”
      
      林氏冷笑一声,对着大夫人道:“不必怕,有我在这儿,什么牛鬼神蛇都不能近身,那些个不入流的东西就更不必怕了!”
      
      李未央账眨眼睛,这是在说自己了,这位国公夫人还真不是什么善茬。
      
      老夫人听着,心里特别不舒服,什么叫“那些个不入流的东西”!
      
      林氏冰一样的眼凝望着老夫人,道:“亲家夫人,既然她病得这么厉害,为何不早告诉我。”
      
      老夫人的眉头为难地蹙了起来:“您知道,大媳妇一贯是个好强的性子,再者您身子骨虽然硬朗,毕竟年岁也大了,实在是禁不起。”
      
      一阵风吹过,林氏鬓上一枝极为古朴的金花簪子上,垂下的流苏打着鬓角,发出细微的沙沙声》上银白的发被足金一映,格外醒目。半晌,她目中冰似在慢慢开裂,道:“我要把她带回去养病。”
      
      出嫁的女儿,哪怕是回家一日,也要经过夫家的同意,更别提是接回家去养病,除非是大夫人被休弃了。所以林氏的要求,着实是有几分不合时宜,而且她说话的语气,并不是商量的语气。
      
      老夫人虽然心底的不悦更深,脸上却没有露出分毫。她笑着望向林氏:“这个……怕不妥吧♀个偌大的家,总归需要有人打理。”
      
      韩氏一笑,声若银铃,悦耳撩人:“大姑母都已经病了,家务事自然是要交给别人的,老夫人若是舍不得大姑母,来我家看望,我们也是欢迎的。”
      
      竟然一副全然不把李家放在眼里的样子,李未央笑了笑,道:“此事应当与父亲商议,他人并不在家……”
      
      韩氏微笑道:“不妨事的,到时候蒋家自然会去知会一声。”
      
      只是知会,而不是请求李萧然的同意,李未央垂下眼睛,仿佛没有听懂其中的意思。
      
      二夫人倒抽一口凉气,这蒋家的人,还真是霸道!当初自己回娘家去祝寿,都是要征求老夫人的同意,她们倒好,竟然二话不说就要把人带走。
      
      老夫人心里不痛快,既然儿媳妇生病了,就该在李家好好养病,若是这样叫蒋国公府带走了,别人看在眼里,还不定生出怎样的祸端。所以她想也不想就准备开口拒绝:“儿媳在这里,咱们也是照应的很周全的,不知亲家夫人有什么不满的?”
      
      然而李未央却笑道:“老夫人,其实外祖母也是怜惜母亲,您看她如今的样子,也确实不适合留在这个院子里,免得整日里胡思乱想,病情加重,到时候反倒不美……”
      
      老夫人疑惑地望了李未央一眼,大夫人回去养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她为什么要赞同。不过,她心底对这个孙女的判断力,向来是很清楚的,所以她若有所思了片刻,方又神色平静道:“既然如此,亲家夫人就把她带回去好好养病吧。”
      
      林氏厌恶地瞪着李未央,简直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才好。闻言不再多说,吩咐人替大夫人收拾了箱笼,快步地离开了。
      
      远处隐隐有晨钟之声,一声,再一声♀头丫头禀报说老爷回来了,老夫人手里捻着佛珠,不由轻轻叹了口气,道:“进来吧。”
      
      李萧然急匆匆地进来,看到李未央正站在一旁为老夫人伺候茶水,也顾不得她在场,就急吼吼地道:“老夫人,您怎么让蒋柔回去了,今后别人要怎么看待咱们,岂不是要说李家容不得一个生病的儿媳妇,硬生生被娘家人带走了?”
      
      老夫人脸上淡淡一片,可是眼底里却掠过一丝不悦。
      
      “你现在才想到问我怎么办?我千叮咛万嘱咐,叫你别总是纵容你那个夫人和长乐,可你呢?有听进去我的话吗?现在闹成这个样子,叫蒋家带走了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老夫人,现在外头已经有流言出来了,说咱们家刻薄儿媳妇!这对儿子的官声可是大有妨碍的!”
      
      老夫人吐出一口气,慢慢点了点头,道:“我原本也是这样想,所以不准备让她把人带走,可是刚才未央与我说,带走比留在家中要好得多。”
      
      李萧然一愣,霎那间讶然无语,不禁抬首望向李未央,但见她面色淡静,仿佛在一旁静静聆听,他不由地皱起眉头:“此话何解?”
      
      “父亲,大夫说了,母亲只有三个月可以活了。”李未央轻飘飘的一句话,重重打在了李萧然的心上,他一下子拔高了声音:“你说什么?!”
      
      李未央的声音里无喜无怒,听不出丝毫的情绪:“父亲,我是说,母亲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
      
      李萧然只觉得腿脚有点发软,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背心也不由自主出了汗。夫妻这么多年,虽然他如今十分厌恶这个妻子,但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怎么这样突然,想起蒋氏最近这些日子形销骨立的模样,李萧然心里已经相信了这个说辞。
      
      老夫人淡淡道:“她莫名其妙死在李府,总是会带来许多麻烦,既然蒋家人乐意接受这个烫手山芋,让她回去也未尝不可,人,他们既然带回去了,就不干咱们李家什么事儿了。”
      
      如果大夫人死在李家,将来蒋国公府一定会上门来讨个说法,可是现在他们自己嫌弃李府,非要将人带回家去养病,若有个什么万一,反而是李府占着上风。
      
      李未央的预料是三个月,可事实上,蒋国公府来报丧的时候,不过短短的一个月。
      
      那天,天还没有亮,蒋家有管事来拍李家的大门。
      
      赵月最快得到消息,赶紧来禀报:“大夫人已经去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当这句话实实在在的在李未央耳边响起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愕然。
      
      “怎么这么快?”一旁的墨竹不由自主地道。
      
      赵月面上带了一丝嘲讽:“蒋家将人带回去以后,果然如小姐说的一般,特地从宫中请来了太医,只是夫人早已病入膏肓,根本就不肯服药,蒋家人急得什么似的,特地从南边请了位神医过来,可是人还没到京都地界儿,大夫人就死了,”说着,她压低了声音,“是神志不清的时候吞了符水——”
      
      李未央笑了笑,大夫人的吃穿用度向来看的紧,她没有太多机会动手脚,最好的办法就是这符水,一般的符水里都有水银,她不过是加重了水银的分量罢了,日积月累,一点点地要了大夫人的性命!原本她算好了时间,透露了风声给蒋家,让他们上门来要人,只是她以为大夫人至少还有三个月的性命,谁知对方却比她想象的要依赖符水,这么快就一命呜呼了!
      
      “现在前头正在闹事。”赵月又接着说道。
      
      “哦,闹得是什么?”
      
      赵月笑了笑,道:“说是蒋家坚持要让大夫人回府来装殓,但是老夫人却说,既然人是在娘家没了的,自然是要停在外面的丧棚里啊,停满后再葬入祖坟。”
      
      李未央忍不住笑道:“走吧,。”她想了想,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披上披风,这才施施然向荷香院而去。
      
      荷香院里面,显然是一副僵持的状态。
      
      蒋家的管事满脸的寒霜,李未央走进去的时候,正听到对方说:“怎么可以让大夫人露宿在外头?!”
      
      老夫人冷冷道:“什么外头,可是咱们李府的门口,丧棚也是搭建好的,有什么不妥的!若是当初你们不执意将人带走,现在说不准还好端端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我家兴师问罪?!”
      
      管事的脸上近乎是一阵难堪,李未央淡淡道:“老夫人。”
      
      老夫人见到她,不由叹了口气,道:“你瞧瞧,办个丧事都这样艰难。你母亲是没了,但是蒋家坚持要让她回来办丧事,你是知道的,若是在娘家断了气,那就不能再入夫家,只能在外面搭丧棚,这是常理,可是国公夫人却非要把人抬进来。”
      
      李萧然在一旁,皱着眉头不说话。
      
      管家皱眉道:“老夫人,我家国公夫人的意思是,这天气眼看着太热了,要是在外面放着,只怕——”
      
      只怕尸体要臭了,李未央冷笑着在心里替他将话补充完整。她看了一眼旁边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喜色的四姨娘和面无表情的李常笑,淡淡道:“老夫人,您若是觉得棺材进门不吉利,倒是可以用软轿将母亲抬回来,然后再行装殓。”
      
      老夫人愣了愣,这个提议的确是避免了棺材进门的晦气,而且也可以免得别人议论,但是就这么放过蒋氏,她心里头着实不痛快。李未央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当下道:“老夫人,您看,若是坚持不让母亲进门,父亲心里会难过的。”
      
      李萧然原本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这时候听到这话,真心有几分感动,不免欣慰地看着李未央。
      
      四姨娘在心头冷笑,三小姐果真是会做好人,明明最盼着夫人死的人就是她了,却还要表现出大方得体宽容温柔的模样,好厉害的手段!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就这样吧。先用软轿把人接回来就是。”
      
      二夫人点头,连忙吩咐下人们去办了。
      
      蒋府的管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却没看到李未央眼底的嘲讽。
      
      “既然是在家中办丧事,大哥那里当然要派人通知的,而大姐么——当然也要回来。”
      
      李萧然听着,眼角有水光闪现。他没想到,大夫人一向待李未央那么刻薄,到了这种时刻,这个孩子居然这样的宽容和大度。要知道,李长乐怎么对待李未央的,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四姨娘和李常笑对看了一眼,心中都有些疑惑。四姨娘心中实在是奇怪得很,李未央今天是怎么了,大夫人死了她应该高兴才是,老夫人不让大夫人的尸体进门,这更是一种毫不掩饰的鄙夷和羞辱,李未央倒好,偏偏让大夫人进门装殓不说,还要将那两个被处罚的罪人回来奔丧,她是突然发了善心,还是一下子疯了?
      
      李长乐在庵堂里,几乎已经呆的快疯了,她这一次被送回来,李萧然专门派了人看守不说,连她和大夫人的音讯都断了,这样一来,她对李家的消息也就完全都不知情,听说李家来接人,她当即欢喜的要命,为了让众人看到容光焕发的自己,拼命地将金银首饰装扮了,又挑选了一件颜色极为鲜亮的海棠春睡罗裙,足足两个时辰以后才踏上马车,心中想到要让父亲看到一个温顺美丽的自己,这样才不会辜负母亲想方设法让她回去的苦心。
      
      她这里欢喜地完全忘记了问,那边的车夫却是冷笑了一声。
      
      待马车到了李府,已是白茫茫一片。
      
      进了李府,只看到大门扇扇大开,孝棚、楼牌早已树立,管事小厮都穿起了孝服,或站在一旁临时搭起的地方等候吩咐,或进进出出地忙着事。
      
      李长乐一看到这场景,完全地懵了。
      
      还没有等她问清楚,便有崔妈妈早已迎上来,看着她道:“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快进去吧。”说着,便赶紧吩咐人将她带了进去,却对她一身艳丽的衣裳视而不见似的,根本没有提一句让她去换衣服的事情。
      
      李长乐越发狐疑,她问一旁的丫头:“是不是老夫人没了?”
      
      那丫头吃了一惊,抬头看了她一眼,低下头道:“大小姐进去就知道了。”
      
      李长乐冷冷望着她,这家里看样子早已变天了,居然连一个丫头都敢避重就轻,哼,看她禀报了母亲,给她们好看!这样一想,她心里又高兴起来,老夫人死了,这下家中就是自己母亲当家,李未央这个小贱人还不是任由她们揉捏?!越想越是开心,她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轻快,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要看到老夫人的尸体,和她母亲好好庆祝一番!这时候,她过于兴奋,已经完全忘记了即便是老夫人死了,她也应该是要回去换衣服的,不过这时候她身边的丫头檀香已经意识到了自家小姐穿着上的不合时宜,刚想要提醒她,却突然发现四周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的,她心头一凉,顿时住了口不敢说话。
      
      还没进院子,她就听到了很多的哭声。
      
      “你回来了!”迎接她的是看似很悲戚的二夫人。
      
      二夫人的眼睛肿的桃子一样,别人不知道的看起来还以为她多么悲伤呢,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化妆成这个样子她花费了多少的心思,甚至连最好的香粉都扑了五六层,只为了让脸色看起来苍白点,她看见李长乐一身的华服,先是惊了一下,随即眼睛里闪过一丝冷笑,旋即打定主意不给她换衣服的时间,拉着她道,“快进去吧,老夫人在等你呢!”
      
      李长乐心里误会了这句话的意思,更加笃定了是祖母去世,心中正高兴的要命,拼命压抑住喜色,想要甩开她的手,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挣脱不开,被她硬生生拉进了正厅,刚一进门,就听见二夫人嚎哭声:“老夫人,长乐回来了!”
      
      一屋子的贵夫人们正坐在正厅里喝茶,陪着老夫人长吁短叹的,御史夫人正说起大夫人真是不幸,这么早就走了,享不起李家泼天的富贵……话刚刚说到一半儿,就看见一身玫红,艳丽得如同一朵海棠花的李长乐,大厅里的数十人一下子鸦雀无声。
      
      仿佛这大厅里的人,全都变成了木偶一样。
      
      母亲去世,竟然穿着这样的颜色,这个李家大小姐,是疯了不成?!
      
      御史夫人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几乎是瞪大了眼睛盯着李长乐,这一回却不是被她的美貌震慑,而是被她惊天动地的举动给震慑了!
      
      老夫人心头一震,随即便是滔天的怒火:“长乐,你看你像是个什么样子!”
      
      李长乐看见老夫人,露出一副见鬼的神情。
      
      李未央一身素服,看起来仿佛一朵素白的莲花,她的眼睛账眨,目光落在李长乐一身艳丽的红裙上,似乎颇为惊讶道:“大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回来了?”
      
      李长乐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夫人,她没有死,那死的究竟是谁——
      
      这时候,就听见李未央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大姐赶紧去换衣服吧,然后去给母亲磕个头。”
      
      母亲?!母亲?!李未央在说什么?!
      
      李长乐仿佛被迎头打了一闷棍,随后她快步走上去,厉声道:“李未央,你在说什么?”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面上流露出淡淡的悲伤神情,眼底却是毫不留情的冷漠:“大姐,刚才家人应该告诉你了吧,母亲去世了。”
      
      李长乐如同晴天霹雳!死的竟然不是老夫人,而是她的母亲,老天爷!
      
      她第一个感觉,就是勃然大怒:“李未央,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走的时候母亲还活着——”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点头道:“是的,母亲那时候还好好的,只可惜大姐走了以后母亲茶饭不思,日夜忧虑,便生病了,后来外祖母便执意将母亲接回去养病,我们也是……唉,原本以为母亲可以很快痊愈,谁知……早知如此,也该让母亲留在家中养病才是!”
      
      李长乐只觉得怒气涌上来,冲淡了她原本应该会有的悲伤,她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怎么会这样,母亲死了以后自己的靠山也就彻底地倒下了,从今往后李未央岂不是真的要将自己彻底地踩在脚底下,她恨得几乎要咬断自己的牙齿,眼睛里几乎滴出血来,恶狠狠地瞪着李未央,浑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看待她的那种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眼神。
      
      母亲突然去世,不见她一滴眼泪,反而对着自己的妹妹露出这种吃人一样的表情,难道这个大小姐是个疯子不成?贵夫人们议论纷纷。
      
      老夫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道:“长乐!赶紧去换孝服!”
      
      李长乐这才突然从迷雾之中惊醒,她冷冷地盯着李未央,随后转身就走,只不过她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道:“李未央,我知道母亲一定是你害的,你走着瞧,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李未央冷淡地望着她,不置可否。
      
      李长乐换了孝服,怒气冲冲地赶到孝堂,站在院子里大声地吩咐檀香立刻去请李萧然过来,檀香惊吓的脸色都白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照你主子的话去做吧。”
      
      李长乐一看到李未央,顿时火冒三丈:“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李未央笑了笑,道:“母亲去世,偏偏老夫人年迈,总要有人协助二婶理事的,我不在这里,又该在哪里?!”
      
      “小贱人!”李长乐几步冲上去就要给她一个巴掌,可是却一眼看见站在半步之遥,冷眼瞧着自己的赵月,心中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愣是没敢打下去。
      
      李未央脸上的神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父亲已经交代下来,你在家中只能汪十日,这十日里若有半点行差踏错,立刻就送你回庵中去,母亲去世女儿都不在身边,你想想看她该多么凄凉呀,所以,大姐还是谨言慎行地好,免得让他人看了笑话!”
      
      笑话!她今天一身华服进府,早已被满京都的人看了笑话,还怕什么笑话!
      
      “李未央,你不要以为父亲给你撑腰就有什么了不起,不错,母亲是没了,可我还有外祖母,我还有两个功勋卓著的舅舅,整个蒋家都是我的后盾!”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锦绣未央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温馨提示:

    1、《锦绣未央》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锦绣未央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锦绣未央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锦绣未央》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锦绣未央》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