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78 催命恶鬼

    锦绣未央

    078 催命恶鬼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妈妈赶紧道:“九姨娘昨儿个晚上是和三小姐挤了一个房间,谁知一大早就失踪了!”
      
      李萧然立刻看向李未央,像是要向她确认此事。
      
      李未央点头道:“我一早上醒来,的确没见着九姨娘。”
      
      李萧然不敢置信:“一个大活人,这是去了哪儿?”
      
      大夫人闻声,看了一眼众人:“你们谁看见九姨娘上哪儿去了?说出来!”
      
      丫头们面面相觑,突然,有一个人越众而出,指着李未央道:“夫人,奴婢上次亲眼看见九姨娘跪在地上求三小姐,说了好长时间的话,隐约听见放她走什么的!”
      
      大夫人怒斥:“空口白舌说什么呢!你的意思是说九姨娘是被三小姐放走的吗?”
      
      李未央冷笑着望她演戏,却一言不发。
      
      那丫头瑟瑟缩缩道:“当时……不止奴婢一个人看见了,红儿绿萝明霞……分明都瞧见了啊!夫人若是不信,问问她们!”
      
      杜妈妈厉声道:“你们三个还不出来说清楚!”
      
      被点到名字的三个丫头显然都很被动,走出来的时候还很恐惧地看着李未央:“老爷,奴婢的确都看见九姨娘跪在地上求三小姐了,只是说的什么,奴婢们却还不知道!”
      
      李长乐似乎就在等这一茬,怒问李未央道:“未央,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帮着九姨娘逃跑?”
      
      李萧然显然觉得不可能:“还未四下找过呢,不一定就是逃走了。”
      
      大夫人冷笑,道:“那让她们出去寻找一下好了!”
      
      说着,便让几个人去院子外头找了一圈,回来以后都说连佛堂都找了,根本没有找见。
      
      李未央垂了眼帘,唇边浮上一丝冷笑,这不就是一个圈套吗,包括之前九姨娘向自己哭着求助,包括昨晚上安排她睡在自己的房间,一切都是安排的好好的。
      
      李长乐冷冷道:“三妹,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李未央淡淡道:“李家锦衣玉食,九姨娘为什么要逃跑?”
      
      李萧然皱起眉头,一时陷入了沉默。他宠爱的妾,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逃跑呢?
      
      李长乐露出很惊讶的神情:“难道是——”她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记得上次母亲请了戏班子来唱戏,一个丫头嘴碎说起当初九姨娘在戏班子里是有相好的,莫非——”
      
      九姨娘是和人私奔了!众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李萧然的脸上,只剩下说不出的难堪,身为一个男人,自己的爱妾和一个戏子跑了,这等于说明他在九姨娘的心里头,连一个下三滥的戏子都不如啊!他在这一瞬间,从心头升腾起一丝滔天的怒气,厉声喝道:“未央,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实在是愤怒到了极点,究竟李未央为了什么非要帮助九姨娘!
      
      李未央冷淡地望着李萧然的怒意,她并不怪他,甚至可以理解他,不过,同时她也看不起他,为了一个女人,或者是为了他心头的那一个影子,竟然失态了!可见不论是多么聪明的人,到了紧要的关头也会犯糊涂的,大夫人真的太了解她的丈夫了,把握的丝毫不错!
      
      李长乐不冷不热地道:“三妹,纵然你怨恨父亲将你丢在乡下那么多年,也不该做出这种事,毕竟你回来以后,父亲对你不薄,你这样做,真是恩将仇报!”
      
      李未央突然笑了,却不说话,仿佛不愿意辩解。
      
      李萧然气得眼睛通红,大夫人忙道:“小孩子不懂事,老爷不要气坏了身子!”
      
      四姨娘却不相信一贯聪明的李未央会坐以待毙,不由仔细观察对方脸上的神情,终于看出了一丝端倪,便也微笑起来:“老爷,我相信三小姐不会做出这种事,您不要听信了丫头们的一面之词!”
      
      李长乐冷笑:“这都已经明摆着的事情了,容不得四姨娘狡辩吧!”
      
      四姨娘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大夫人怕迟则生变,赶紧道:“老爷,这事儿怎么处理?”私自放了父亲的妾,这是忤逆不孝的大罪过,最轻也要赶出李府的。昨天那场火没有烧死她,现在也要让她无路可走!
      
      李萧然刚要说话,却看到一个美人儿盈盈从门外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俏生生的丫头。
      
      所有人都愣住了,九姨娘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老爷?您怎么来了?”
      
      大夫人一副活见鬼的神情,完完全全呆在了那里。李长乐脱口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李萧然大跨步地走下了台阶,迫不及待地冲过去抓住九姨娘的胳膊:“你去了哪里?”
      
      九姨娘面色微微红了:“我只是去如厕,因为怕在房间里打扰了三小姐,这才出来。

      
      李萧然一愣,随后看向大夫人,露出一种极为奇怪的神情。
      
      李未央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才叹了口气,道:“父亲,现在你明白什么叫众口铄金,百口莫辩了吧。”
      
      刚才还说九姨娘逃跑的那几个丫头,一时都露出惊恐的神情。若是九姨娘没逃跑,那么说她逃跑的人,便是诬陷——
      
      李萧然的目光,在大夫人、李长乐、杜妈妈还有刚才那几个说九姨娘和李未央密谋逃跑的丫头身上逡巡着,足足有好半天都没说一个字。
      
      大夫人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惶恐的神情,但她很快地镇定了下来。
      
      李未央笑道:“父亲,请到我屋子里来,我还有个人要给您看一看。”
      
      大夫人在这个瞬间,突然明白了什么,下意识地走下了一个台阶,惊叫道:“老爷!”说了这两个字,她像是虚弱地不能站稳,从台阶上栽倒了下来。
      
      杜妈妈赶紧上来扶住她,对着周围叫嚷道:“还不快把夫人送到房间里去!”她明白夫人的意思,不能让李未央当众说出什么来,那就没有回转余地了!“
      
      李长乐连忙扑过去,扭头道:”父亲,您来看看母亲!“语气里,带着哀求。
      
      李萧然有一瞬间的犹豫,这时候,九姨娘突然上前一步,眼泪汪汪地低声道:”老爷,我有话要说!“
      
      李萧然看着那双熟悉的美眸,心头一动,点头,快步走向李未央的屋子。
      
      进了屋,李未央吩咐赵月,将床后头被绑了一夜的林妈妈拎了出来。
      
      李萧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望着九姨娘,她那被眼泪润过的眼睛此时分外的清亮,就像两个幽深但是清澈的湖泊。但这美丽的湖泊里忽然涌起了万般幽怨和不舍,她忽然跪到了地上:”请老爷放我一条生路!“
      
      李萧然吓了一跳,一头雾水地问:”什么生路?你怎么了?“
      
      九姨娘伏在地上,声音颤抖,但斩钉截铁地说:”恳请老爷放了我,让我安安静静地了此残生!“
      
      李萧然更加惊骇,也更加迷惑,一时间只道:”你胡说什么啊,好端端地,怎么……“忽然间明白过来,立即暴怒:”是不是夫人为难你了?“
      
      李未央微笑:”父亲,不是为难,母亲是要逼死九姨娘。

      
      李萧然吃惊地看着,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慢慢道:”父亲,昨晚上的那场大火,是有人故意纵火,目的就是为了九姨娘。“其实那场火仅仅是针对自己的,不过现在她把九姨娘也拉下了水。”谁知道九姨娘命大,并没有死成,背后那个人便安排了一场戏,想要逼走九姨娘,然后栽赃陷害在我的身上。还有这个林妈妈,也是来监视咱们,谁知被我的丫头发现了,这才绑了起来。“
      
      ”逼走你?“李萧然怒道,”这是什么意思,快说清楚?“
      
      ”老爷,我是个出身卑贱的女人,这您也是知道的,原先在戏班子里唱戏,免不了的传出一些流言蜚语,大夫人竟然说我和一个武生有私情,捉住了他严刑拷打,还逼着我承认。请牢记我虽然出身下贱,可还是个清白的人,怎么能承认,不得已,便只好百般哀求夫人放我一条生路。夫人便说给我一个机会,这次上山请愿,让我识趣一点自己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也要帮她做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事情栽赃到三小姐身上。我知道,三小姐和夫人一直是有心结的……“
      
      李萧然的面上,已经不是吃惊可以形容。
      
      九姨娘慌忙抓住他的袖子,哀怨地说:”我占了老爷的宠爱,夫人自然容不下我,逼着我离开也没有什么,可是我实在是不忍心,将一切罪过诬在无辜的三小姐身上,她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一说这话李萧然的脸都紫了,几乎要吼出来:”这个贱人,竟然干出这种事!“
      
      ”老爷,我好害怕啊!这一次我不肯走,大夫人不会饶过我的!“九姨娘死命拽住他的袖子,撕裂般地喊了一句。
      
      李萧然听了之后也愣在这里。
      
      李未央作出一副同情的模样:”父亲,要不然你就在外头置办个宅子,让九姨娘住出去吧。“
      
      听了这句话,李萧然脸上现出前所未有的阴鸷,他对九姨娘道:”你不用担心……她是主母又怎样,我自然有法子,让她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做!“
      
      ”可是……我一想到自己害老爷陷入如此难题,就觉得自己在这世界上生无可恋,若是我主动离开,可能老爷就不用这样为难……“九姨娘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那感觉就像如果李萧然不放她走,她就要即刻抑郁而死一样。其实,怕自己事后被大夫人整治,遭遇不测也是重要的原因。
      
      听出她语气中的可怜兮兮,李萧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好,你若是非要走,我便在外头安置一个宅子。“
      
      ”多谢老爷。“这就是要金屋藏娇了,九姨娘松了一口气。
      
      李未央微笑着看着这一幕,随后就看到李萧然大步冲了出去。说冲这个字,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李未央从未看到她父亲走的如此之快,几乎是健步如飞。
      
      九姨娘小心翼翼道:”三小姐,我做的还好吗?“
      
      李未央的笑容很和气:”自然,九姨娘的演技越来越好了。“
      
      白芷看了那林妈妈一眼:”小姐,这老家伙怎么办?“
      
      李未央面不改色:”赵月,丢去山里喂狼。“
      
      林妈妈吃了一惊,随后呜呜呜呜呜要说什么,却已经被面无表情的赵月提了起来,从窗户拎了出去。
      
      白芷暗自道,这丫头就不能从门走吗,习武之人真是粗鲁。
      
      李萧然一身杀气腾腾,李长乐想要上去阻拦,却被他一脚踹翻在地。
      
      他径直过去,将一杯冷茶泼在了大夫人脸上,使得她一激灵从榻上坐了起来,呆着脸看他,眼里的火光被茶水浇熄,散出迷惑不解的神情来,李萧然掀开前摆,一脚踩上榻,揪住大夫人的长发,厉声喝道:”贱人,你都做了什么!“
      
      大夫人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艰难地抬了抬下巴。她感觉现在自己全身就像浸在冷水里一样。她明白李萧然什么都知道了:”老爷,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萧然冷冷地盯着她,仿佛毒蛇在盯着一只青蛙。
      
      大夫人又是抽搐了一下。她现在已经不觉得自己只是浸在冷水里了,而是浸在冰水里——那水还在迅速地结冰,似乎马上就要整个冻住。在这彻骨的冰寒里,她的舌头已经微微有些麻木,连说话都有些艰难:”我实在不知道老爷这是怎么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啊!“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已经不顾形象,快要哭出来了。
      
      ”从今天开始,若是九姨娘有半点损伤,哪怕是她摔了一跤,你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李萧然像吐冰块一样吐出了这几句话。
      
      大夫人吃了一惊,她自从嫁过来开始,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止是痛苦了,她几乎品尝到了要死的绝望。
      
      因为她知道,李萧然向来是言出必行的!
      
      李长乐忽然尖叫着打破了厅中的沉默:”父亲,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母亲!“
      
      ”是吗?“李萧然转过身去,阴郁的看着李长乐:”她又是怎么对待别人的?未央虽然是个庶出的,可她的身上也流着我的血,她也是你的亲妹妹,你们母女两个人一次一次迫害她,我都已经手下留情没有处罚你们了,可是你们的手也太长了,居然连九姨娘都要赶走,你们是要我成为孤家寡人吗?还是要逼着我对你们翻脸?!“
      
      李长乐从未见过父亲这样的表情,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恐,一下子扑倒在李萧然的脚下:”父亲,母亲和我都是全心全意为你着想的,一定是三妹在背后说了什么,她一直都那么嫉妒我,父亲千万不要相信她啊!“
      
      李萧然甩开她的手:”你妹妹嫉妒你?难道连九姨娘都在胡说八道吗?长乐,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也罢,前面便是慈度庵,你从今日起就在那里思过,我一日不发话,你就一日别回来!“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走到院子里,他看见了一直默默站着的李未央,不由自主走到她的身边,他叹了一口气,直视她的眼睛道:”未央,你是我的女儿,以后再有人欺负你,我会为你做主的。“
      
      李未央笑了笑,道:”多谢父亲。“
      
      李萧然离去了,李长乐突然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她的目光紧紧定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李未央挑高了眉,微笑着望着李长乐,等着她发怒或者失态。
      
      虽然心里发寒,喉头发僵,李长乐还是硬着头皮开了口,声音竟然带了一丝颤抖:”妹妹……我就厚着脸皮再以大姐的身份跟你说……不要再惹事吧。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亲姐妹,哪怕你把我赶出去了,你心里也不会好过的,咱们斗来斗去,只会让别人看笑话,一笔画不出两个李字,你是知道的,那庵堂里面的生活有多苦,你忍心看着我一日三餐都那么清贫吗?“
      
      李未央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眼里闪着一种异样的光。
      
      李长乐最厌恶李未央,同时也最看不起她,不光是因为她的出身,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外貌还是风度,对方明明没有一样比得上她,可是却比她更出风头,运气更好,她怎么能容忍这样一个丫头爬到自己的头上去呢,她连看见李未央都觉得气难平,昨天那场火要是将对方烧死了,她今天也不必如此难堪。可是想到父亲那样生气,李长乐感到喉咙上似乎掠过一阵干裂的疼痛,但还是硬着头皮讲了下去:”未央,你是知道的,昨天那场火是意外,后来母亲也吩咐人进去救你的,而且九姨娘的事情,压根与我没有关系,父亲这是迁怒……“
      
      李未央只是平静地望着她,表情带了一丝似笑非笑。
      
      李长乐觉得心里一片冰凉,沉甸甸的就像灌满了铅,但是还是努力牵动快要被冻结的喉咙,声音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好吧,也许你心里还在怨恨我和母亲,可咱们毕竟是流着同样的血,如果你愿意向父亲为我求情,我可以从今往后不计前嫌,好好和你做姐妹。我还可以让母亲多让你出席各种场合,你已经十三岁了,过两年也该许人,到时候你也需要我们的,对不对?你现在就去和父亲说,说一切都是误会,这都是九姨娘在挑拨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
      
      李未央突然笑出了声:”大姐,你真是太无耻了,我还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李长乐像被火星烫到一样浑身一抖,”唰“地一下变了脸色,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眼里闪着恐怖的异光,厉声道:”李未央,我是给你机会,只要你肯去为我求情,以后我就对你既往不咎,若是不然——“
      
      ”不然大姐要怎样?再放一把火烧死我吗?“李未央微笑,如同古井一般寂静的眼睛带了一丝彻骨的凉意。
      
      ”你这个贱人……“李长乐因为焦急惊悸而吐不出一个字。
      
      ”我真没想到大姐会来求我,原先我还觉得你虽然心狠手辣,但至少还有点自尊心的,可是为了留下来,你连自己的脸面都不要了。大姐,实话对你说,送你去思过的决定是父亲下的,我对此无能为力,你要是不想去,便去求父亲好了,不要指望我为你去说什么,不过我劝你一句,他如今在气头上,你还是好好去思过吧,不然的话,也许就不是去庵堂思过,而是直接送你出家了!“
      
      ”小贱人!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李长乐歇斯底里地吼出了这句话,转头就冲出了院子。
      
      白芷从未见过国色天香的大小姐如此失态的模样,惊讶道:”老天,原来大小姐是这样一个人。“
      
      李未央微微一笑:”狗被逼急了也会跳墙的,只是她这一回,是无论如何跳不出去了。“
      
      李萧然说到做到,当天下午就把李长乐送到了庵堂,对外则说她生了病,留在山上养病,这件事情一度在京都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大夫人因为山上一行不但没有捞到半点好处还把好不容易留在身边的大女儿给搭了出去,气得病倒了。这一病,就是三个月。
      
      夜里两更,丫头银杏手中端着药,走过走廊。大夫人因为是气病了,所以大夫特意开了药给她静心调养,每隔两个时辰就要服用一次,可苦了这些伺候的丫头,每天半夜里都不能睡觉。
      
      就在这时候,银杏突然停住了,她警惕地向周围望去。
      
      ”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仿佛带着哀戚的哭腔低低地回响在四周,这声音是那样的凄凉和愤怒,仿佛哭的人带着无法倾诉的委屈一样。
      
      银杏吓了一跳,恐惧地望着草丛的方向,突然之间,看到草丛里突然骚动起来,接着飘起了几团碧绿的鬼火。它们上下盘旋着,晃晃荡荡朝回廊上荡去。
      
      那鬼火在银杏的周围盘旋,银杏吓得把药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接着杀猪般大喊起来:”不得了了!鬼!有鬼啊!“随后她飞快地向后跑去,一路跌跌爬爬,消失在走廊尽头。
      
      从这一天开始,大夫人的院子开始闹鬼,每天晚上都会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无数的鬼火,翻腾旋转,一直碰到人都毫不惧怕,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在暗地里说,三夫人突然病逝,一定是和大夫人有关系,这是三夫人灵魂找上了大夫人。有了这样的传言,越传越厉害,丫头妈妈们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说,亲眼看到那鬼火化成人形,俨然就是三夫人的模样。
      
      大夫人听闻了这件事,自然勃然大怒,因为这件事情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声誉,她觉得这是有人故意在散播谣言,败坏她的名声,所以她强自挣扎着起来,亲自穿戴好了,要求所有的丫头妈妈们都站在花园里,发誓要让她们亲眼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鬼魂!
      
      等到半夜,都没有任何异样,大夫人冷笑一声,道:”哼,这一切都是谣言,你们可都亲眼看见了吧!“
      
      丫头妈妈们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尽管她们中一大半的人都已经看见了那鬼魂。
      
      大夫人话音刚落,忽然听杜妈妈大叫:”啊!鬼啊!“
      
      大夫人倒抽一口冷气,慌忙转头看去,果见两团鬼火远远地飘动,竟是在她的院子外头?”快,快!马上就去!“大夫人惊慌之余,不忘高声命令。
      
      自然有胆大的妈妈拎着灯笼走过去,可是冲到大夫人所说的鬼火面前,却只有一片枯草,根本没有鬼的影子。
      
      大夫人忽然听见远处又有尖叫声响起,她举目一看,又有鬼火在走廊附近盘旋。她立刻叫道:”在那边!在那边!“
      
      大家赶过去,没想到跑到跟前又是什么都没有,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大夫人又在别处看见了鬼火。
      
      大夫人原本以为不过是谣传,谁知今天晚上真的看见了,她本身又带病,所以看了这场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惊声道:”快,回去!回屋子里去!“
      
      丫头妈妈们连忙簇拥她回去,大夫人命众人尽点灯烛,端坐于堂上,嘴里胡乱咒骂道:”你别来找我,我不怕你,我不怕你!“一边说,她的眼睛一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屋子里,足足有十余名丫头,但她们和大夫人一样害怕,屋子里变得寂静无比,竟除了烛花爆响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大夫人从未如此恐惧过,她拼命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屋里屋外的声音,若有丝毫异响,都要惊悸不已——想起三夫人的死,大夫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她是刻意设计了三夫人的死,可是她没想到,那个女人死后竟然还会变成鬼来找她!这些年来,死在她手里的人无数,却没有一个令她如此害怕的,这可能是因为三夫人是她的宿敌,不,还有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她的死期到了,所以三夫人才来向她索命!大夫人越发害怕和恐惧,就在这时候,窗外忽然蓝光一闪,她似乎看到有一团鬼火飘过。在她做贼心虚时,忽然看到如此恐怖的景象,顿时吓得浑身的血都凝固了——大夫人尖叫一声,猛地冲过去,如同中邪一样,口中尖叫:”我不怕你,我不怕你,你滚开!快滚开!“
      
      门缝里一股诡异的风吹过来,吹得她衣服的下摆像水波一样地抖动起来。丫头们见大夫人变得疯疯癫癫,怀疑她已被鬼魂所附,全都惊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大夫人向窗户扑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窗下忽然有一团蓝荧荧的火焰滑过,接着火焰下依稀映出一张狰狞的脸。
      
      ”啊!“大夫人惨叫了一声,摇晃着就要往下倒。她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她身体里炸开来,仿佛一下子将她整个人都掏空了。
      
      ”夫人!“杜妈妈冲了上去,扶住了大夫人。
      
      窗外的鬼影一晃而过,早已变得空荡荡的一片。
      
      立雪堂
      
      ”敏德的字已经超过我了。“李未央笑着说,她嘴角微翘犹带笑意,如三月春风拂面。
      
      李敏德显然并不在意,笑着道:”三姐喜欢书法吗?你若是喜欢,我可以请老师——“
      
      李敏德的身边,近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李未央不用问,也知道他的身份一定非常特别,才能驱动无数本不该出现在大历的人。但是他不说,她也从来没提过。只是如今有一件事,她却非常想知道。放下手里的宣纸,她轻声道:”大夫人院子里……“
      
      李敏德微微一愣,随后漫不经心道:”哦,三姐说的是大伯母重病的消息。“
      
      李未央望着他,不知什么时候,每当她不注意的时候,李敏德的眼睛就会变得极冷,仿佛是寒谭底下千年不化的寒冰,微微矜持上扬的眼尾带着一种可怕的冷漠,他的面孔脱离了少年时雌雄莫辨的美丽而今姿容越发冷艳。
      
      阳光正对他,他半眯着眼微微抬起眼睫看她,这个角度分外显得他容貌出色,教近距离望着他的人几乎要失了心魂。
      
      ”三姐,为何这般看我。“
      
      李未央笑了,道:”我是觉得,这件事和你有关系。“
      
      李敏德眼里的戾气一闪而过,很快化为天真的神情:”三姐,我是个无依无靠的人,我能有这样的力量去震慑大夫人吗?“
      
      李未央笑了笑,轻轻道:”不要装了,我都猜得出来。“
      
      李敏德笑而不答。
      
      李未央见他不愿详谈,也不勉强,横竖她要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便也不再追究,笑了笑,便转身离去了。
      
      等李未央一走,李敏德立刻对身后道:”怎么做事的,为何让她发现了?“
      
      身后的人诚惶诚恐地跪下:”小主子,这件事情很隐秘,县主是不会发现的。“
      
      ”三姐是非常聪明的人。“说起李未央的时候,李敏德神情温柔而专注,可是等他转过脸来,语中却充溢肃杀之气,”传令下去,暂时停了那件事。“
      
      ”可是……“
      
      李敏德微微偏头,眼神阴鸷地看着他,低柔地道,”有问题?“
      
      对上那双隐含戾气的眼,那人便惶惶地低下了头。
      
      自从三夫人死后,李敏德整个人都变了,大概除了李未央,没什么能让他放在心上的。那人暗叹,却也知道无力劝阻,欲言又止,半晌后终究还是开口,”其实小主子本不必如此麻烦,可以杀了李夫人……“
      
      李敏德神色未变,”杀了她?一是容易暴露我的身份,二是太便宜了她。“
      
      ”小主子,上次刺杀后,这里已经不太安全,您是不是尽早回国……“
      
      ”此事不必再提。“李敏德轻触李未央碰过的宣纸,头也不回地说,”退下吧。“
      
      我,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她分开。
      
      我,真的想留下来。
      
      留在这个人的身边……
      
      大夫人的病越来越重了,按照道理说,李未央是要亲自来看望一下。
      
      只是她一进门,杜妈妈便用极为警惕的目光看着她。李未央抬眼看了一下周围,到处贴满了纸符,桌子上还放着一碗符水,大夫人头上带着抹额,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三小姐怎么来了?“杜妈妈赶紧迎上来。
      
      李未央微微一笑:”今日去向老夫人请安,听她说起母亲病了,唉,我身为女儿,自然应该来看一看的。“
      
      床上的大夫人猛地睁开了眼睛,面色虽然枯瘦,但一双眼睛里却是无限凌厉,气势丝毫不减。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笑道:”母亲可好些了吗?“
      
      会好才有鬼!先是大小姐被老爷逐去了山上思过,然后是大夫人被气病了,如今院子里竟然还出了闹鬼的事情,大夫人的病情变得更严重,最可恶的是,老爷听说了,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怎么不让大夫人雪上加霜。现在看到李未央气色红润、活蹦乱跳,大夫人更觉得自己的心头被插了一把刀,鲜血淋漓。
      
      ”我没事。“大夫人强行压下心头那股火,勉强笑道,”劳你担心了。“
      
      李未央看得出她言不由衷,随后道:”听说大姐在庵堂里修身养性,如今懂事多了。“
      
      大夫人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李长乐不知道写了多少封信回来,又哭又闹地要回来,可是不论自己怎么求情,李萧然都不肯松口。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深山里面呆了足足三个月。
      
      ”你大姐的确是悔不当初,说因为她年纪小不懂事,一直不知道轻重才犯了错,希望你看在同是姐妹的份上,代替她向老夫人求求情,早点让她回来。
      
      李未央为难道:“哎呀,母亲你是知道的,父亲让大姐去是静思己过,若是大姐的行为不能让父亲满意,即便是老夫人也是不能答应的。母亲还不如好好劝劝大姐,让她好好改过才是。”说完了,李未央站起身,道,“母亲还是好好歇息吧,以后我会经常在白天来看望您的。”
      
      大夫人听了这句话,一时不知道什么意思。
      
      李未央叹了口气:“母亲这儿,晚上未央实在是不敢来的。”
      
      大夫人一愣:“为什么?”
      
      李未央四周环视了一圈,仿佛在寻找什么,回过头来却是嫣然一笑:“听说这屋子里不干净,母亲都吓病了,我胆子小,又怎么敢来呢?”
      
      “李未央!”大夫人断喝一声,怒气冲冲地看着她,仿佛下一刻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她缓了一口气,冷冷道:“我福大命大,一般的妖魔鬼怪都是不能侵袭的,以后这种胡话不得再说!平白失了身份!”
      
      李未央笑道:“母亲说的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呀,母亲慈善大度,想来那鬼也不会随便找上您的。”
      
      大夫人望着她离去,气的眼睛翻了白,一下子晕了过去。
      
      杜妈妈惊呼:“夫人!夫人呀!”
      
      福瑞院里一阵人仰马翻,杜妈妈飞快地去请了大夫,又请来了大少爷李敏峰。李敏峰进了门,却看见大夫人气息奄奄地躺在床上。
      
      “母亲!”他快步走到床前,看到大夫人悠悠地睁开眼睛,“你好些了吗?”
      
      “我没事。”大夫人挣扎着说出一句话,随后重重叹了一口气。
      
      李敏峰恼怒:“那个小贱人是不是来过了?”
      
      杜妈妈小声道:“是呀大少爷,今儿个三小姐说了好些阴阳怪气的话,把夫人都气倒了。”
      
      李敏峰心头怒火熊熊燃烧:“这个贱人!”随后,他低下头道,“母亲,您先喝点药,好好养一养,千万不要上她的当!她先是把妹妹赶走,现在又来气你,我一定会想法子收拾她!”
      
      大夫人一听,面色顿时变了:“你又要做什么!我早跟你说过,这丫头邪气的很!上次我想要放火烧死她,结果她身边不知怎的多了个武功高强的丫头,后来九姨娘的事情,我又被她倒打一耙,彻底失去了你爹的欢心,连带着连累你的妹妹,我尚且如此,你更加不是她的对手,离开她远远地,听见了没有!我可不能把你也给搭进去!”
      
      李敏峰几乎失语,他的心中,委实恨透了李未央,奈何如今对方是二品的县主,身边又有武功高强的侍卫,他根本没办法奈何得了她。
      
      “不能这样下去!”大夫人喘了一口大气:“你把纸墨取来!”
      
      李敏峰奇怪:“母亲,您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要什么纸墨?”
      
      大夫人道:“别多言,拿来就是!”
      
      李敏峰狐疑地命人取来了笔墨,却看到大夫人颤抖着手,仔仔细细地写下了几个字。
      
      李敏峰吃了一惊:“母亲这时要给外祖母写信?”
      
      李敏峰的外祖母,就是蒋国公府的老夫人。
      
      大夫人点头:“我要请母亲帮忙,替我向父兄陈情,请他们尽快回京。”蒋老夫人是大历朝柱国大将军林信的女儿,她不仅通达书史、聪明过人,性格也是刚强果断,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厉害三分,更是蒋国公建功立业的有力臂膀。蒋国公镇守南疆,国公夫人因为年纪渐渐大了,便没有随行,而是留在国公府。一般情况下,大夫人是不会去叨扰自己的母亲的,因为蒋老夫人的身体近来也是每况愈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大夫人觉得若是再不让娘家出面,只怕长乐就要在那种孤苦之地呆一辈子了。
      
      李敏峰却看到大夫人写了两三个字,竟然手就抖得不成样子,不由心中暗自惊慌,什么时候母亲竟然病的这样严重了。他低声道:“母亲,有什么事情明儿再去办好不好,今天你先休息。”
      
      大夫人见写不下去,索性扔下笔,对杜妈妈道:“命人进来给我更衣。”
      
      “什么?”李敏峰完全愣住,“现在你还要去哪儿?”
      
      大夫人冷冷道:“书信毕竟不比我亲自去一趟的好。”
      
      现在居然要去蒋国公府?李敏峰吓了一跳,大夫人这么虚弱还要坐马车,这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他连忙开口劝说,然而不论他怎么说,大夫人都不肯罢休,今天若是李未央没有来,她可能还能坐得住,但是李未央那几句话,分明是说李萧然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把李长乐接回来了!这怎么可以呢!她一定要想法子让李长乐回到李家!
      
      然而大夫人刚刚挣扎着站起来,就喷了一口鲜血……
      
      ------题外话------
      
      我发现了,你们都是急惊风……天天催大夫人的命。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锦绣未央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温馨提示:

    1、《锦绣未央》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锦绣未央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锦绣未央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锦绣未央》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锦绣未央》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