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098 亲上加亲

    庶女有毒

    098 亲上加亲


      李未央一直想知道,那天蒋国公夫人和蒋大夫人到底干什么来了,但这事情老夫人一直守口如瓶,不曾透露分毫,李未央最不喜欢琢磨不透的人和事,很是费解了好一阵子。
     
      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李未央去给老夫人请安,东拉西扯了几句闲话,老夫人慢悠悠地搁下茶碗,看看她道:“未央,有件事情,我要先提点你。”
     
      李未央点头笑道:“老夫人请说。”
     
      老夫人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预备为你父亲续弦。”按说李萧然娶新人这回事,她根本就不必要和孩子们讲,但李未央不同于旁人,老夫人有什么事情都爱和她说两句。
     
      李萧然的正夫人死了,自然是要迎娶新人的,不管是马上就要临盆的九姨娘,还是多年来宠爱不衰的四姨娘六姨娘这些,谁都没有资格坐上正夫人的位置,这跟他们是不是得宠或者有无子嗣没关系,这跟出身有关。可李未央没想到老夫人会这么快提起这件事,毕竟豪门大族死了妻子,好歹也要过个一年再娶,虽说也有老婆死了三个月就续新人的,但那也是会被人笑话太急迫的,李未央原本想过李萧然再娶新人最少也是一年后的事情了,没想到老夫人现在就提到了这一茬。
     
      她心中想,这府里如今没有女主人,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局势,当然不愿意再多这么一个出来,可是老夫人既然提起,必定是打定了主意了,李未央笑眯眯地道:“不知是谁家的千金。”
     
      老夫人见她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悦,不由笑着点头,道:“是广明将军府的嫡女。”
     
      广明将军?李未央一愣,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笑容略微收敛:“是母亲的堂妹?”
     
      广明将军是朝廷四品的武官,他是蒋旭的堂弟,又一直跟着蒋旭征战多年,三年前因为母亲去世回京都丁忧,他的女儿,可不就是已故大夫人的堂妹么?李未央立刻明白,上次蒋国公府是干什么来了。
     
      “不错,是你母亲的堂妹,今年十八岁,三年前本该出嫁了,结果碰上她祖母去世,不得已在家守了三年。”
     
      十八岁,那比自己都大不了几岁,不过这也并不奇怪,从前刘尚书续弦,新人的年纪比他最小的孙子还要小五岁,李萧然如今正是男人最值钱的年纪,又是位高权重,多少名门挖空了心思往上贴。只不过那些门第太高的,眼巴巴来攀附李家,未免觉得失了身份,那些门第太低的,又绝对高攀不上,两者都有的,偏偏没有合适的女儿,所以李未央心中原本以为一年后老夫人将此事提上议程,要说成婚事少说也要再等两年,没想到如今人选都有了,还是蒋家人送来的。
     
      “不知日子定在哪一天?”李未央笑吟吟地道。
     
      老夫人沉吟了片刻,道:“等一年期满吧。”
     
      李未央点头,两人一时对视,都默然无语。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难免有心结,只是此事我也是莫可奈何,蒋家这一回是势在必得,还请了皇后娘娘来说项,那天一同来的,还有皇后身边的一位女官。”
     
      “皇后?”蒋家什么时候跟太子一派搅合到了一起?李未央有些微的吃惊,随后顿悟,其实蒋家哪怕透露个风声出来,皇后为了“礼贤下士”,自然也会向李家施压的,再者这位蒋小姐年纪出身都算得上合适,老夫人并没有推拒的理由,再拖也不可能拖过一年。蒋家不是吃素的,他们既然有备而来,必定不会给李家推卸的借口,纵然找借口推了这位蒋小姐,他们还会想出其他法子来,说不定人家手里还有七八个候选人在等着。李未央失笑,自己还是太小看蒋家,原以为蒋柔的死多少能给他们一点打击,谁知人家锲而不舍地立刻又送一个过来。
     
      “看样子大舅舅回京,也是为了这件事了。”李未央慢慢道,她当然不完全相信老夫人的说辞,跟蒋家再度结亲,必然也是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只是这些原因,他们都不会向自己说明罢了。说到底,人家只是通知一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都是李未央不能阻止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位即将上任的李夫人,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她的到来,又会给李家造成多大的波澜。李未央在这时候,只关心一件事:“老夫人,孙女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夫人点头:“有什么话就说吧。”
     
      李未央垂下眼:“九姨娘和七姨娘都还怀着身孕,不知道……”
     
      老夫人皱眉:“她敢怎么样,那可都是我的孙子,谁都别想打歪主意!”
     
      有了老夫人的保证就稳妥多了,李未央笑道:“老夫人仁慈。”
     
      从荷香院出来,李未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白芷悄声道:“小姐,老爷要娶新夫人了吗?”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是啊,我马上要有新母亲了。”这母亲还是从蒋家出来的,想想就让人觉得不快,不过她觉着这位蒋小姐更亏,原本嫁个门当户对的就算了,偏偏要被许进李家做续弦,还要面对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儿,那心情绝对可以理解了,李未央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白芷不知道她笑什么,以为她气糊涂了,不由担心:小姐是不是傻了。
     
      墨竹在一旁插嘴道:“小姐不必担心,奴婢刚才打听过了,那蒋小姐今年不过十八岁,是家中的嫡女不错,只不过母亲早逝,后母当家,据说她性子敦厚,相貌出众,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在外面是个有贤名的女子,恐怕没那么多心眼。”
     
      李未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轻灵的水光:“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蒋家这个人选绝对是精挑细选的,你等着瞧吧。”一则这位新人出身蒋氏,家中父亲还要靠蒋旭的脸色过日子,她自然要对蒋柔的两个儿女多加照顾,只怕还要拼命笼络,二则这门婚事必定有三分是为了对付她!蒋家的人最是护短,对大夫人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奈何李未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们再厉害也是在前朝,手伸不到后院里来,就像那个蒋四虽然跟李未央挑衅了一回,后面却没机会找她扳回一城,只能在暗地里咬牙切齿,毕竟李萧然的官位和权势摆在那儿,扳不倒李萧然,李未央又完全不出门,他们根本没办法奈何李未央。但若是李家内宅多了一位新夫人,一切就不同了,她替夫君管教庶出子女,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别说她今年十八岁,哪怕她只有八岁,李未央也得乖乖管人家叫一声母亲,所以说,蒋家人的这个主意,还真是够损的。
     
      墨竹不以为然道:“距离过门还有些日子呢,怎么也得夫人死了满一年,否则外面还不定怎么说呢?”
     
      是啊,距离新人过门,少说还有大半年,李未央想了想,却先笑了起来,有些事情不能改变,就顺其自然吧。
     
      李未央回到自己的院子,却发现再过半个月就要分娩的九姨娘也在,九姨娘穿着一身全新的玉兰紫繁绣衣裙,头上一色的碧玉珠花,看起来清新而美丽,更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不少精美缎子,一匹匹垒在那里,色色花样都齐全。九姨娘笑吟吟道:“这是老爷送来的,我挑了四匹,请县主和七姨娘各挑选几匹吧。”
     
      李未央不以为意地笑笑,道:“那就多谢九姨娘了。”父亲虽然也很高兴七姨娘怀了孕,但说到寄予厚望,还是对九姨娘更多些的,有什么好东西也都是先送去她那里,好在七姨娘生性淡泊,对这些并无所谓,但九姨娘送东西直接派人送过来就好,偏偏亲自跑到这里来,却未免有点炫耀的意思了。
     
      以前的九姨娘,在见识了李未央下手狠辣之后断然不敢如此,但现在她怀着身孕,就像是一道免死金牌,早已忘记了当初的落魄,更何况李未央知道很多她过去的事情,总是让她寝食难安,想要找个机会让李未央闭嘴。
     
      七姨娘柔和地笑道:“未央,九姨娘特地送了绸缎来,还送了一床小被子,漂亮得很呢。”
     
      九姨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七姨娘送的肚兜又漂亮又可心,我没什么回报的,总该投桃报李吧,百子千孙的枕被也是小小心意,就等孩子出生以后盖吧。”
     
      七姨娘对九姨娘很有好感,听了这句话脸上笑道:“还有五个多月呢,倒是妹妹要多当心,马上就要生了吧。”
     
      九姨娘亲热地拉过七姨娘的手坐下道:“说起来我这是第一胎,什么都不懂,姐姐一定要教我。”
     
      李未央看着小小的枕被,似乎颇有兴致地举起来仔细看,九姨娘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与她目光相撞,顿时觉得心头一跳,掩饰地扶了扶发髻上微微摇曳的珠花,那碧玉的质地,硌在手心微微生凉,仿若她此刻的心情。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这枕被上头的绣工还真是精巧。”
     
      九姨娘放下心来,笑意隐秘而轻微:“县主谬赞了。”
     
      李未央笑得温婉无害:“白芷,将其他人都带出去。”
     
      白芷吃了一惊,随后立刻遵命,将屋子里伺候的七八个丫头全部都带了下去,一时之间只余下李未央、七姨娘和九姨娘以及几个心腹。
     
      李未央随手挑起那条小被子,突然丢在了九姨娘面前。
     
      七姨娘愣住,有些不知所措。
     
      九姨娘身子一颤,鼻尖微微沁出汗意:“县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九姨娘,你肚子里的是金贵的少爷,难道我娘肚子里的就该死吗?人人都有爱子之心,推己及人,用这么恶毒的手段,你是觉得日子太舒坦了,非要找出点事情来吗?”李未央冷冷地道。
     
      七姨娘心中微微一震,像是被谁的小手指轻轻挠了挠,隐隐有些明白,难道是这枕头被子有什么问题?她这样一想,不由出了一头冷汗,惊惧地看着九姨娘。
     
      九姨娘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眼中惊疑不定,讷讷道:“县主,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像我用什么下作手段要谋害七姨娘一样!”
     
      李未央笑了笑:“这被子——”
     
      九姨娘抢先道:“这被子和枕头都是用最上等的丝绸缝制的,盖着非常柔软,小孩子盖着最合适不过!”
     
      李未央的眼中漫过一丝冰凉的冷意:“白芷,拿剪子来!”
     
      白芷闻声,立刻从旁边的笸箩中取了一把小剪子,递到李未央手里,她冷冷一笑,三下五除二,上前拎起被子“刺啦”一声全部剪开了,七姨娘生怕里面有什么东西伤着李未央,下意识地上前一步,谁知里面却只是露出雪白的棉花。
     
      九姨娘看了一眼,冷笑道:“县主,我一直以为咱们是站在一边儿的,谁知你却这样提防我,这被子用的可是最上等的棉花,若是我在里头放了毒虫,就叫我天打雷劈——”
     
      七姨娘见被子里面没什么古怪,连忙道:“未央,你怎么这样误会九姨娘呢?快把被子封起来吧。”
     
      李未央冷笑,将被子里的棉花信手抖了抖,棉絮一下子满天飞,呛得九姨娘咳嗽了好几声,旁边的丫头连忙挡在她面前,怒目道:“县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家姨娘好心好意送东西来,你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害的我们姨娘不舒服,我们姨娘虽然没您娇贵,可她现在可是怀着身孕的,您若是有什么意见,咱们不妨去老爷跟前评评理!”
     
      李未央高昂的语调里含着压抑的怒气:“是么?棉絮是沉的,扬不起来,这扬起来的分明是芦苇絮!刚出生的小孩子体弱,若是这被子里头的芦苇絮飞出来封住了他的呼吸,很快就没了性命,哪怕他运气好躲过了,这种看起来很厚实际上却薄的如无一物的被子也会害他染上风寒,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种折腾,同样得夭折!九姨娘,你疼爱自己的孩子就罢了,为什么要来谋害我的弟弟!”
     
      九姨娘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县主……我当真不知道——”
     
      李未央冷冷望着她,更添了几分憎恨嫌恶,慢慢道:“东西是你送的,你会不知道吗?”
     
      “我……我……”九姨娘原本也不想针对七姨娘的,可现在自己马上要生下孩子,若是男孩,将来极有可能会继承李家的一切,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隐形的竞争对手,她只是想要为自己的孩子谋算……虽然她也顾虑李未央,可她以为对方不过是个没出嫁的小丫头,纵然心机深沉手段厉害,对这方面的东西不会懂得很多……她哪里想到,李未央是在深宫里摸爬滚打过的人呢?如今,她的脑海里一下子涌起李未央对待林妈妈的狠辣手段,一时之间软了手脚,几乎跪倒在地,李未央上前两步,一下子搀扶着她,面上带着笑容道:“九姨娘,你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我劝你还是不要把心思花在别人身上,好好养胎才是正经。”
     
      七姨娘一向平和的面孔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惶惑,她不明白,看起来柔弱的一阵风吹过来就要倒下的九姨娘怎么会想出这么阴狠的手段,对一个还未出世的小孩子下手,自己肚子里的说不定是个女儿,对方就这样迫不及待,要是真的生出男孩子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她这么一想,心中当然恐惧起来。
     
      九姨娘咬紧了牙关,眼底泪水盈然,但却全是恐惧,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淡淡笑道:“九姨娘露出这种表情,在我院子里也就罢了,若是被父亲看到,还以为是我借故欺负你了呢?!”
     
      九姨娘赶紧眨了眨眼睛,把仿佛要掉下来的眼泪眨回去,满是愧疚地走到七姨娘脚底下想要跪下:“姐姐,是我一时糊涂,可我也是没法子,我在李家无依无靠,才会一时想岔了……”
     
      七姨娘伸手要去搀扶她,可是想到她刚才的可怕手段,一时又有些瑟缩,只是她毕竟是善心人,犹豫了不过瞬间,便伸手赶紧将她搀扶起来:“先起来再说。”
     
      九姨娘大腹便便,本来也不可能真的跪下去,如此就顺势站起来,面上带着不安地看向李未央,七姨娘只是个小人物,真正可怕的是她才对!
     
      李未央摇了摇头,怜悯地叹息道:“九姨娘,我马上要有新的母亲了。”
     
      九姨娘显然没想到这一茬,当下白了一张脸,吃惊地望着李未央,几乎是脱口而出:“怎么这样快?”
     
      李未央嗤地一笑,盈盈道:“母亲去世以后,家中没有一个当家主母自然是不行的,如今婚期已经定下了,娶的是蒋氏女子。”
     
      九姨娘不敢置信,她本以为就算新夫人进门,那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没曾想现在大夫人死了不过三个月,这继位的人选都定下了,而且这个新人……居然还是出身蒋氏。
     
      李未央柔声细语道:“九姨娘,大哥不在府里,父亲也没有其他的儿子,所以才会对你肚子里这一个百般期待,这也是十分正常的。只不过,新夫人今年只有十八岁,将来自然会生下嫡子……”
     
      九姨娘又气又急又害怕,她终于明白李未央什么意思了,有了年轻美貌的新夫人,老爷的注意力当然会转移,自己现在哪怕生出一个儿子,那也是庶出的,万一新夫人也生个儿子出来,老爷还会这么看重这个孩子吗?新夫人的孩子可是嫡子!更何况,新人进门,自然对家中原本生了子嗣的姨娘们心存芥蒂,自己万一生了个儿子,只怕会成为新夫人的眼中钉!李未央是提醒她,与其想方设法来对付七姨娘,还不如想想怎么对付新夫人!
     
      李未央走上前两步,温柔地伸出手,握住九姨娘发冷的手指轻柔折回掌心,笑道:“当务之急,姨娘还没想清楚是什么吗?”
     
      九姨娘一愣:“什么?”
     
      李未央淡淡地敛了笑容,一句一句语气稳妥道:“姨娘的当务之急是生个健康的孩子,然后好好提防那些个小人在暗地里作祟。”
     
      九姨娘惊得背心寒毛阵阵竖起,整个人定在原地,只觉得冷汗涔涔而下,如细小的虫子慢悠悠爬过,所过之处,又是一阵惊寒,今天她做这种事,还要多亏了四姨娘的挑拨离间,现在看来——一切都在李未央的眼睛里!自己根本是送上门来找死的!可是她心中依旧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不由迟疑而警觉地看着她:“那你……”
     
      李未央微笑道:“我知道姨娘担心什么,可我的手绝不会比你的干净,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把什么不该说的告诉父亲,因为新人进门,我还需要姨娘的帮忙呢!”
     
      九姨娘心下一松,道:“若真有我帮得上忙的,必定全力以赴就是了。”
     
      李未央微微眯起眼睛,目光却在阳光的映照下,含了朦胧而嘲讽的笑意,没有言语。
     
      九姨娘离去了,李未央眼看着她出去了,笑容才慢慢凝在嘴角,似一朵绽放的冰花,带着说不清的寒意。
     
      七姨娘有些担忧:“未央——”
     
      李未央温柔地安慰了她两句,便让墨竹送她回房间休息,随后自己坐下来捧了一卷书在看,可是看不到两行字就将书砰地一声丢在旁边了。
     
      白芷怕她气狠了,连忙端着茶上来,道:“小姐,新近送来的杭菊清热去火最好,您尝一尝。”
     
      李未央笑了,看了白芷一眼:“你以为我生气了?”
     
      白芷轻声道:“小姐待九姨娘不薄,若非是您,她根本活不到如今,更别提还怀了身孕攀上高枝,其实哪怕她生了儿子又怎么样呢,这府里不想看她得意的人多了去了,只要到时候小姐不帮她,她根本是死路一条。”
     
      李未央淡淡一笑:“她不过是被别人当成刀剑使了而已,得了几分恩宠就不知道轻重,她比四姨娘和六姨娘,简直差远了!”说到底,九姨娘是新宠,怎么也比不上老牌姨娘们,除却不受宠侥幸从大夫人手中存活下来的谈氏不说,四姨娘狡诈阴险,六姨娘聪明隐忍,都不是什么善茬,否则也不可能在府里安稳呆了这么多年,九姨娘虽然经历了上次那件事,毕竟斗争经验还差着火候,很容易就把谈氏当成假想敌了,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将来若是九姨娘送的枕头成功发挥了效应,不但七姨娘的孩子没了,连带着九姨娘和她生下来的孩子也要失宠,四姨娘打的主意真是不错!
     
      白芷慨然道:“这府里,真是一天都不安生,还以为大夫人死了以后就能高枕无忧,谁知却横生枝节。”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九姨娘不足为惧。”
     
      白芷立刻会意:“小姐是担忧那新夫人吗?小姐放心,虽然她也出身蒋家,可她的身份毕竟不能和先前的大夫人比肩,再怎么样,她也不过是个继室!”
     
      李未央摇摇头,唇角化出几分薄薄的笑意,似照在冰面上的阳光:“她身份如何且不说,只怕她进府的第一个靶子就是我和我娘。”新夫人虽然出身蒋氏,可毕竟不是正支,想要得到尊荣与地位,必须依靠蒋家,而取悦于蒋家最好的法子,莫过于替他们除掉仇人了。
     
      白芷忙劝解道:“不管怎么样,大夫人都已经没了,新夫人哪怕再厉害,初进门能翻出什么天来?小姐如今在府里可是站稳了脚跟呢。”
     
      李未央喝了口茶,沉吟道:“凡事但求万全,记着,照顾我娘的人都要我亲自挑选,查明了身家背景和性情脾性才行。”
     
      白芷会意,即刻笑道:“奴婢知道了。”
     
      新院子修好后,李未央吩咐下人清扫一新,欢欢喜喜地将七姨娘迁了进去,又挑了仔细调查过的人送去,这才暂且安心下来。
     
      时间一晃过去,李萧然三喜临门,先是九姨娘和七姨娘先后生下孩子,区别在于,九姨娘心心念念盼来一个女儿,七姨娘无心插柳生下的却是个白白胖胖的儿子。九姨娘伤心气恼之余,不免对七姨娘更加忌惮,不过碍于手段厉害的李未央,一时不敢有任何动作。七姨娘因为上次的事情,生出了十二万分的警惕,终日里在院子里守着儿子,除了李萧然和李未央,从来都不肯见任何人。紧接着二月份,李家迎娶新妇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京都。
     
      在这一派的议论声中,李未央依旧我行我素,天亮了起床,一早到荷香院请安,接着绕道七姨娘那里看看粉嫩可爱的弟弟,随后回到自己院子用早膳,上午看书练字,下午便听探子汇报京都的各大动静,然后剩下的时间用来数钱,自从德妃的事情之后,七皇子没日没夜想法子讨好李未央,三不五时送赚钱的门道上来,不到三个月,李未央的钱袋子水涨船高,由区区两千两黄金翻倍翻倍再翻倍,如今已经有一万两,若是李萧然知道恐怕要大吃一惊,这丫头私下藏的钱已经超过他全部身家了,要说这也不奇怪,所有皇子里头,最有钱的就是七皇子了,谁让人家有个号称馆陶公的二舅呢,不但开了海禁还操控了南方的大商人,李未央不过是跟着下本已经赚得荷包鼓鼓,让她不由自主想起当初拓跋真除掉拓跋玉后将七皇子府抄家之后惊异的神情了……想也知道,有钱数的日子是很开心的,尤其对于李未央这种相信钱的人来说,每天数完钱她才能安心地准时上床睡觉,如此周而复始,一日不辍,倒比任何一个人都过得充实。
     
      白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新夫人再过十天就要进门,她始终记着小姐的话,想到马上自家小姐要成为人砧板上的肉,不由得嘴巴都急起了水泡。偏偏李未央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她不由悄悄劝道:“小姐,还是早作打算才是,是不是悄悄安排几个人手盯着——”
     
      李未央轻轻敲了敲金锭子,笑容很温和道:“没有必要。”豪门贵族的深宅大院里,无时无刻不明争暗斗,不同的人为了利益都可以合纵连横,结盟作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谁家都不可能消停,区别只在于,是明战还是暗战,是大战还是小战罢了。蒋家精挑细选的棋子绝对不可能是个银样镴枪头,自己急吼吼地布置人手,只会徒惹笑话罢了。
     
      白芷担忧,却不敢再劝说,一旁的赵月把她拉过去,批评道:“你真傻,何曾看到咱们小姐吃过亏!”
     
      白芷一想,的确如此,便静下心来,不再问这些,专心等待婚礼了。
     
      李未央向来浅眠,平日里听到一点动静就会惊醒,若是不小心吵醒了脸色就不会不好看,这一天心情都不顺,丫头们知道她的习惯,所以一般都不敢打扰她。可是今天一大早,她便听见了外面稀稀疏疏的响动,李未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
     
      白芷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掀起帘子,柔声道:“小姐,罗妈妈来过了。”
     
      李未央皱皱眉头,坐起身来,白芷从暖笼边的衣架上取下冬袍,照顾她穿衣服,而墨竹赶紧从暖笼上提起把铜水壶,倒了一杯茶送到李未央手中:“她说是奉老夫人的命来请您过去。”
     
      李未央漱口的动作一顿,白芷已经端上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只极为精致的小碗,一个空的小铜盆,还有一个装着香膏的精致银盒。李未央的动作不过停止一瞬,随后往铜盆中吐出口中的茶水:“什么事?”
     
      这就不是白芷和墨竹能回答的了,她们俩乖乖地没有说话,一直守在门边的赵月走进来,轻声道:“奴婢已经打探过了,蒋国公夫人到访。”
     
      李未央趁着她说话的功夫已经漱口完毕,白芷又奉上一杯新茶,李未央捧着斗彩葡萄纹茶盅,心不在焉地道:“哦,原来是那个老太婆又来了。”
     
      李未央不喜欢蒋家人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在心腹丫头的面前,她通常会用老太婆三个字来概括对国公夫人的称呼,赵月忍住笑,继续道:“不只是她,还有蒋家大夫人呢。”
     
      李未央扬起眉头,幽幽叹了口气道:“大清早的扰人清梦,真是讨人厌啊。”
     
      这时候,外面的窗户发出稀稀疏疏的响动,赵月一怔,随后快步走过去,一只浑身碧绿的小鸟跳到了她的手心,赵月取下了小鸟脚上的密信,然后又将它放了出去。李未央接过密信扫了一眼,冷哼一声道:“原来如此!”
     
      赵月和白芷对视一眼,虽然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可明显不是什么好事,谁知李未央却突然笑了起来:“不管她了,先吃点早饭。”显然是不把事情放在眼里,其他人这才放下心来。
     
      李未央到了荷香院,老夫人正陪着国公夫人说话,李未央打量了一眼国公夫人,见她穿着一身家常的湖青团寿缎袍,袖口滚了两层镶边,背脊挺直,头颈微微后仰,一副高贵慈祥模样。她凝神端详了李未央,随后笑道:“亲家夫人真是好福气,孙女们个个都是出挑的。”
     
      二夫人、李常茹、李常笑都陪侍在侧,李未央理所当然要跟她们站到一起去,只是老夫人却向她招招手:“来,到我这里来。”
     
      这是了不起的恩宠了,表示李未央在孙女之中地位是独特的,国公夫人眯起眼睛,看着众人表情,发现她们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震。
     
      一旁的蒋大夫人虽然如今已是四十年纪,却依旧艳光满眼,美丽端庄,只是她的神情,远比国公夫人要谦逊温和许多,在老夫人面前完全不像是个封疆大吏的妻子,倒像是个谦虚十足的晚辈。李未央并不奇怪,能做沈旭的嫡妻,这份气度当然是要有的,她对李未央倒是没表现出丝毫的敌意,反倒笑的十分温和,与对待其他人一样,给了她颇为丰厚的见面礼。
     
      想也知道,蒋大夫人虽然是一起来的,却并不意味着她完全和婆婆一条心,谁家的儿媳妇和骄横跋扈的小姑都不会处的很好,蒋大夫人从前不过是和蒋柔明面上过得去罢了,蒋柔怎么样,本来和她是没有多大干系的,可是蒋柔毕竟是蒋家嫁出去的女儿,她死的这么惨,她这个做大嫂的当然不能无动于衷,若是真的不闻不问,那可要被自己婆婆和夫君一起怨恨上了,所以她非得走这一趟。
     
      国公夫人笑了笑,道:“亲家夫人,今天我是特地送人回来的。”
     
      端着茶杯的老夫人手一颤,茶杯便歪了歪,好在没有滴在她的手上,然而这变化不过是瞬间,她最终不动声色,轻轻地“哦”了一声,只停了喝茶的动作,静静道:“送什么人?”
     
      国公夫人慢慢道:“昨日我上山敬香,却看见外孙女布衣钗裙地与那些尼姑们一起挑水洗衣,得知她是为了母亲祈福,便告知她李大人即将成亲,让她回来拜见新母亲了。她却执意不肯——说是亲家夫人不会允许。”
     
      这国公夫人居然跑到山上去了,简直是让人厌烦透顶!老夫人咬牙片刻,脸上绽开一朵笑容:“哪里的话?我也早就想要去接她回来了。”父亲再娶,李长乐的确是应该回来的,这是无可非议的事情,但她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所以老夫人准备先将此事糊弄过去,便接着道,“只是最近事情繁忙,一时照顾不到……”
     
      二夫人也跟着道:“是啊,最近我们府上忙着大伯的事情,实在是无暇他顾,等过两日闲下来……”
     
      话还没有说完,蒋大夫人已经笑道:“不必劳烦了,长乐,还不进来拜见你家祖母。”
     
      众人闻言,都是吃了一惊,皆向门边望去,只见到门帘一掀,一个素衣美人走了进来,容貌绝俗,身姿窈窕,不是李长乐又是谁?
     
      二夫人的眼睛里快要冒出火,李常茹不由自主攥紧了手帕,李常笑满是惊讶,唯一面不改色的人就是李未央了,国公夫人打量着李未央,话却是对老夫人说的:“希望亲家夫人不要怪我多事。”
     
      老夫人笑了,纵然那笑容僵硬得如木石雕刻出来的。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失态,即使心里万般不情愿也得保持冷静,她不愿意也不能惹怒国公夫人这头老虎:“哪里……”
     
      李长乐低着头,跪在地上,仿佛怯弱不胜的模样,从李未央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青色的发丝上几朵蓝宝的珍珠花儿,看起来端雅且素净,完全不是她往日的风格。李未央想到密信上说,国公夫人其实早已派人去探望过李长乐,却足足隐忍了一年并没有行动,在这一年里,蒋家不断派人去李长乐的身边,不知都暗中策划了些什么,原本李萧然派去监视的人竟然一个一个都失去了效用……李未央同样一直派人盯着山上,可是整整一年,所有的消息都传不出来,原本帮着李家看住李长乐的庵堂也倒戈了,原因无他,蒋家势大,庵堂自然不敢得罪。
     
      李长乐做了伤风败俗的事情,除了李家的几个高层人物,就连二夫人都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李长乐不知为何失宠了,被送去了山上,现在看她回来,不免担心起来。二夫人上下打量着李长乐,显然要在她身上找点错处,可是她看了半天,这才发现对方外面的衣裳颜色只是藕荷色,既不过分艳丽也不过分素净,要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夫人的丧期未满三年,不能着艳,但是李萧然马上又要迎娶新人,所以也不能过素,否则会带着些丧气,李长乐藕荷色的裙子下面还露着银底缎子绣白色竹叶的素服,最清淡的颜色,完全不会落人口舌,让二夫人的话到了嘴边上又咽了下去,堵了个半死。
     
      “孙女听闻老夫人身体抱恙,心中着急,这才赶了回来。”李长乐神情谦卑,声音柔婉,二夫人大惊,听着这个声气,不像是飞扬得意的李长乐,反倒是十足的低调谦逊了。
     
      老夫人虽然心里很不想见到她,面上却只能带着笑,只是那笑容多少有点别扭:“罗妈妈,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罗妈妈把李长乐扶起来,老夫人道:“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修身养性——”
     
      话还没有说完,国公夫人已经笑着道:“长乐突然失去母亲,自然孤苦,我为她身边添了几个人,想必老夫人也不会怪我吧。”
     
      老夫人的眼睛落在国公夫人身后两个敛气屏息、相貌平常却自有一股精明干练气质的中年妇人身上,不由微微一顿。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李未央,见她仿若毫无反应,便明白了她内心的想法,不由装聋作哑道:“怎好推辞国公夫人的美意。”
     
      事已至此,皆大欢喜,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李未央面上没有一丝的变化,心底却浮起一丝冷笑,从进来开始李长乐没有看自己一眼,偶尔抬起的眼波,也是温柔和顺,略带一丝愧疚的,人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故人诚不欺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