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0 天师无敌

    庶女有毒

    100 天师无敌


      喜房里面熏了香,再加上一屋子莺莺燕燕身上的脂粉香气,时间久了便让人觉得憋得慌,李未央含笑在老夫人的耳朵旁说了几句话,老夫人挥了挥手,道:“去吧。”
     
      李未央离开的时候,只有李长乐略略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一瞬,她就又和蒋月兰说笑如常了。
     
      李未央从屋子里走出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才觉得舒服多了,白芷道:“小姐,您怎么出来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外面鞭炮声这么大,我怕敏之吓着,所以向老夫人说去看看他。”
     
      敏之是李未央的亲弟弟,刚出生一个月,很得老夫人的喜欢。当然,不要说老夫人,就连李萧然都会一天派人问三回,所以李未央搬出这么一个理由,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走过荷塘,只见到满园的荷花都已经枯萎,荷塘之中只剩下枯叶和空荡荡的水波,李未央突然停下了脚步,道:“我要一个人走一走,只留下白芷和赵月就好,墨竹,你带人先回去吧。”
     
      墨竹知道主子性情难以琢磨,所以低声道:“是。”便领着其他丫头们离去。荷塘之前,只剩下李未央和她心腹的人在。
     
      “县主好聪明。”树后,一个英俊的男人微微勾唇笑着,轻松地走出来。
     
      李未央闻声转过头来,见是他,脸上浮起抹笑容,道:“今日前院大宴宾客,七皇子怎么有这样的雅兴,跑到这里来了?”
     
      拓跋玉笑道:“我还欠你一个正式的道歉,所以便佯醉说去花厅休息,这才辗转找到这里。”
     
      李未央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道歉?”
     
      拓跋玉目光微微一凝,想要说话,李未央已经明白过来,已经笑着接过了话,“你不是已经道过谦了吗?”
     
      两个人之间的话说的有些诡异,白芷和赵月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拓跋玉不禁挑眉笑了笑,“我以为你会生很久的气。”
     
      李未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就算我原本很生气,可是看到七皇子那么费心地送钱来给我,拿人手短,我总不能一直端着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还得原谅你。”她投下去的生意并不都那么赚钱,实在是拓跋玉变着法子给她送钱来,李未央可不会故作高贵的不收,当初德妃那么陷害她,就当着收点利息也好。
     
      拓跋玉一脸无奈,道:“那天的事情以后,我母妃在床上足足病了三个月,这样你也可以消气了吧。”
     
      李未央眯起眼,笑的有些诡异,“不过利息而已!”
     
      “难为你手下留情!”拓跋玉温和的笑笑,突然走近了两步,李未央后退一步,拓跋玉抬起的手悬在空中,他的唇轻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我只是想要替你拂去落叶……”
     
      李未央笑了笑,脸上一派温和,“这就不劳烦了。”
     
      拓跋玉再坚强,眼睛里还是闪过一次受伤:“就因为母妃的事情,你连我都讨厌了吗?”
     
      提起德妃的所为,李未央的眼中闪过一丝煞气,然后又是温和内敛的笑容,道:“七殿下哪里的话,我不过是个微小的棋子,干涉不到大局的。”
     
      拓跋玉的身子微微颤抖,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惊的。这句话是他向德妃解释的话,不管他如何说明李未央是他的盟友,德妃都不肯相信,其实也不怪她,谁会相信最近一连串的打击三皇子的举动完全出自于一个深闺小姐之手呢,更别提德妃早已对李未央存下偏见,觉得她是个祸害了。为了暂时打消德妃的念头,拓跋玉不得不在她的面前表现出对李未央的利用与无视,好让她不再为难人。可是他没想到,李未央居然一语道破他的做法。
     
      李未央笑着道,“七殿下,你不必紧张,我还没有厉害到能去德妃宫中安插探子,不过是因为我了解德妃娘娘的性格,若非你表现出对我不屑一顾的模样,她也不会轻易放弃。”
     
      拓跋玉失笑:“若是让母妃知道你才是下棋的人,她恐怕要吓得半死。”
     
      李未央笑了笑,道:“下棋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殿下,而是老天爷。上一回咱们除掉了拓跋真的不少暗桩,最近他又有所行动了吧?”
     
      拓跋玉脸色一凝,慌忙敛下心神,微微皱眉,“三哥在外朝的动作连连这就罢了,他知道父皇近年来身体不好,特地请来了一位尹天师,刚开始我们还没有将此人放在眼睛里,可是近小半年以来,父皇对他越来越信任,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尹天照?”李未央皱起眉头。
     
      “是,县主的消息真是灵通。”拓跋玉点头道。
     
      李未央苦笑,她可不是消息灵通,这位尹天师,她说得上是熟人,从前拓跋真就是利用这位尹天师,一步步获得了皇帝的宠爱与信任,可以说,他是拓跋真夺权道路上最为重要的一个人。可是她记得,尹天师入宫,少说也要再过七年,可是现在——这是否说明历史已经发生了变化?不,从她重生开始,很多事情都已经变了,比如自己比前生早半年进李府,七姨娘和敏德都活了下来,再比如弟弟敏之的出生……或许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如果不是她的步步紧逼,拓跋真也不会这么快用上这颗重要的棋子。
     
      李未央笑了笑,道:“殿下预备如何应对?”
     
      拓跋玉的眼睛里慢慢闪过一丝冰冷:“这种妖言惑众的人当然不能继续留着,我已经吩咐人,明日一早上折子弹劾他,一定要想方设法逼着父皇将他赶出宫去。”
     
      李未央闻言,不由自主蹙眉,这跟七皇子从前的做法一模一样,结果呢?皇帝十分信赖倚重尹天师,接到这个上奏,十分不高兴,觉得自己的大臣们是联合起来反对自己,便严厉斥责了当天上奏的三个大臣,罢免了他们的官职。正是因为皇帝的态度如此强硬,拓跋玉开始意识到尹天师在宫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无法轻易撼动。又过了三年,皇帝听信尹天师的话,彻底疏远了拓跋玉,完全根据尹天师的占卜来处理事情,朝廷政务逐渐掌握在了拓跋真的手心里。
     
      七皇子的支持者,当时的罗国公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安排亲信臣子们一起聚在宫门外,匐伏跪下,放声大哭,他们宣称,要是皇帝不肯将尹天照驱逐出宫,就一直跪着哭下去,这种方法,照理来说是行得通的,因为众怒难犯嘛,但偏偏皇帝当时已经完全被尹天照迷惑了,听到官员们如此大哭,十分心烦,一来二去,终于把皇帝惹恼了,他下令禁卫军把在门口哭诉的官员四十二人统统抓起来投入监狱,第二天,统统廷杖。就算如此,尹天照还不解恨,教唆着皇帝又把带头的十二名官员再打了一遍,两次廷杖,四十二人死十六人,重伤二十人,剩下的也都不敢再反对了,而原本很受皇帝宠爱的七皇子,从此后更加被排除在权力范围之外,元气大伤,乃至于后期被拓跋真构陷,也无人再敢为他说话了。可以说,罗国公是个聪明人,但他却不擅长玩弄政治,最要命的是,他没能正确地把握皇帝的心思,把一件本可以转圜的事情变得没有退路了,更加把一盘前景大好的棋下的变成一片残破山河。
     
      李未央看着拓跋玉,不由笑得更深:“这——只怕不妥吧。”
     
      拓跋玉当然也知道不妥,可是这个尹天照自进宫以来就出了不少馊主意,他不能坐视他壮大。
     
      李未央慢慢道:“要打倒尹天照并不难,难的是他背后的人。”
     
      拓跋玉皱起眉头:“你是说——三哥吗?”
     
      李未央唇边抑制不住浮起一点笑影:“错了,你三哥并不是能保护尹天照的人,真正保护他的,是陛下。”
     
      “我父皇?”拓跋玉是何等聪明的人,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你说的没错,真正保护尹天照,并且相信他的是我父皇,只要他一天相信此人,我们就一天不能把他怎么样!”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七殿下,陛下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他宫中的妃子宫女却足足有万人,这么多美貌女子在他的身边,若是只能看看,岂非太可惜了吗?再加上他身边,年轻健康的儿子们又一个个强大起来,他会觉得恐惧,是理所当然的。”
     
      李未央说这种话,完全是大不敬了,好在拓跋玉早已安排好了,不会让外人靠近,但这番话还是令他惊讶地睁大眼睛,却听到李未央继续说下去,“陛下一是想要长生不老,永享太平,二是想要身体强健,享受美人,子嗣延绵,这两个方面的需要,都寄托在了尹天师的身上,他既能给陛下治病,又能让陛下迅速强壮起来,难怪陛下会那么喜欢他了。”
     
      拓跋玉却并不赞同:“他献给父皇的那些丹药,只是短期内——”
     
      “是啊,只是短期内起作用,”李未央笑了,“对陛下这种年纪的人来说,与其一直这样萎靡不振,哪怕是假强壮、外强中干的强壮也行。更何况,尹天照其人,殿下了解多少呢?”
     
      “他是闽州人,是轩辕山上清宫的道士。上清宫是天师道的祖庭,世代相传的张天师就住在上清宫,总领天下道教。尹天照很懂得蛊惑百姓,当地的人相信他能祈雨、祈雪,也相信他能治病,所以父皇得到他,才如获至宝。”拓跋玉将调查的消息一一说出。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这个尹天照如今已经年近八十,却生的鹤发须眉,面孔红润,所以他绝非浪得虚名。据我所知,他还很有政治头脑,十年前叛王拓跋誉去请他出山,抬了五十担金子,他也不曾动心,这证明他是个聪明,而且知道审时度势的人,更甚者,他或许知道某种我们不能窥探的天命。”
     
      “天命?!”拓跋玉的眉头皱得很紧,“我不信他知道什么天命!若是他真的知道,就不会被拓跋真请出山了!”
     
      李未央叹了口气,从前她也只是怀疑,为什么一向避世隐居的尹天照会突然听了拓跋真的话跑到皇宫里来,据说尹天照精通天象和占卜,难说他不是窥见了拓跋真的天子之命才惟命是从……不,或者两人之中达成了某种交易,这都是她没办法猜测的,因为当年拓跋真连她都没有告诉,这个男人的心思太深了。
     
      “殿下,尹天照精通天象,这一点,你承认吧?!”
     
      拓跋玉不以为然,道:“你是说入冬以来一直都没有雪,后来他登台祈雪的事情?那不过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李未央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也不是陛下所说的神通广大,而是他预测到了下雪的准确时间,所以推说要建祈雪台,故意延迟时间,选择了适当的时间祈雪,这才让陛下对他更加信服了。”
     
      拓跋玉原本对此人充满了厌恶之情,现在听李未央这样说,不由开始怀疑,这位大师是否真的有预测天象的本事了,谁知李未央还在继续往下说。
     
      “不仅如此,我听说两个月前,陛下的王美人、陆美人相继怀孕了。”李未央轻声说着,这个消息,还是李敏德告诉她的,可见这个消息在民间引起了多大的轰动,陛下今年都五十岁了,身边的妃嫔们已经有近十年不曾有好消息传出来,现在尹天师进宫后不久就有人怀孕,这其中似乎有某种隐秘的联系。
     
      拓跋玉显然也是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徐徐道:“父皇自从按照尹天照的要求调节身体、崇信道教,又吃了他配制的药物之后,的确是龙精虎猛,频频宠幸后宫妃嫔,其中传出好消息的,还要加上这个月刚刚怀孕的张昭仪。”
     
      李未央笑道:“所以,尹天师有如此大的本领,陛下怎么能够不信任他?你们反对陛下信道教、吃灵药,可谁才有本事祈一场雨、祈一场雪,为老百姓的农事出出力?你们哪个又有本事,让陛下再生几个儿子?你们不行,可尹天照行,这就是陛下相信他、倚重他的真正原因。”
     
      “可这个人……”拓跋玉忽然顿了口,脸上浮起抹冷笑,“三哥当真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
     
      “没有用的人,他怎么会送进宫呢。”李未央伸手捻碎了一片落叶,脸上笑容越发温和。
     
      拓跋玉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我可以送他上西天。”
     
      李未央笑着看手掌心里躺着的碎叶,“你除掉一个尹天照,拓跋真会送第二个!”
     
      “那该怎么办?”拓跋玉不由自主问道,他隐约觉得,自己窥探人心的本事,还不及眼前这个少女。但他并不觉得灰心,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用途,他愿意以她的长处,弥补自己的短处,这已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了。
     
      李未央吹散了已经成为碎片的落叶,口中缓缓道:“上折子这种事情就不必做了,明日殿下请你的人上一道奏章,就说尹真人功勋卓著,请命为他修建了一座真人府,并请皇帝加授其为礼部尚书,给文官一品服俸,这样陛下定然龙心大悦。”
     
      拓跋玉不由吃惊道:“还要给他加官进爵?!”其实他的谋臣们早已出过这个主意,只是拓跋玉对鬼神之说向来不喜欢,尤其痛恨尹天照这样的神仙真人,总觉得他们欺世盗名、招摇撞骗,所以一概不许采纳,可是他没想到,如今连李未央都这样说。
     
      李未央笑了笑,道:“这是第一策,叫以毒攻毒,陛下越是宠信他,你们越是要捧着他,等到将来他从神坛上摔下来,才会粉身碎骨,到时候陛下只会觉得他蒙受皇恩却欺世盗名,犯下滔天之罪,而举荐他的人,也会连带着遭殃!还有第二策,叫祸水东引。这尹天照固然有些神通,但他的炼丹之术却并不成熟,很容易出岔子,所以他每次炼出来的丹药都会让别人先服食,随后才会送给陛下,殿下若是有心,可以从这批丹药上做文章!当然,若是你可以劝服陛下说,既然人是拓跋真献上来的,那么这些丹药就该由三皇子亲自试服,而且还得当面服食才能见得诚心与孝心!,那这场戏就更好看了!最后还有第三策,是个真正釜底抽薪的法子,殿下不懂长生道这方面的事,若想要扶摇直上,就该明白鱼帮水、水帮鱼的道理。尹天照一共有九个高徒,却都才智平庸,只有一个叫做周天寿,论起占卜和天象之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尹天照十分忌惮他,生怕他抢了自己的饭碗,根本不肯带他入宫,依我看,殿下若是能找到这个人,将他送给陛下,用他来取代尹天照,殿下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就大不相同,尹天照的死期也不远了。只不过,不管是哪一策,都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殿下必须懂得如何与陛下宠爱的人打交道!”
     
      拓跋玉第一次摇头:“我实在不屑与这种人为伍!”
     
      道士之流,相信他们的觉得是天上的真人,不信的人觉得他们招摇撞骗,尤其是尹天照,他不光是炼丹,还让皇帝长期服用一种红心丸,这种药丸中含有中草药、动物肝脏、秋石等成分,最要命的是这药得用少女的月经来做,听起来不可思议而且肮脏恶心,偏偏这药物有春药的功能,而且成效卓著,依靠着这些药物,皇帝才相信他的什么采阴补阳之说,但这些在拓跋玉的眼里,全都是害人的玩意儿!
     
      李未央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由笑了笑,大概没有一个出身高贵的皇子会看得起这种道士,不要说皇子,恐怕连朝中的官员都对此道深恶痛绝,但拓跋真却不同,他在这一点上要远胜所有人。
     
      李未央慢慢道:“在讨好陛下这一点上,七殿下做的可不够。”尹天照当年制造红心丸,拓跋真悄悄选大批的少女入宫,许多宫女被催逼月经,用来提炼这种药丸,想也知道,论起狠心毒辣,拓跋真当真是千古罕见了,但正因为如此,皇帝才会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孝顺的儿子,最后对他的宠爱远远超过太子、拓跋玉等人,然而皇帝却不知道,拓跋真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朝中做官的道士们,拆除了他们的道观,将所有知情的人都驱逐殆尽!想也知道,他心底和拓跋玉他们一样,都是看不起这些人的,不过是权宜之计耳。
     
      “殿下,你真的想失去陛下的宠爱与信任吗?”
     
      “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尹天照,父皇就会与我离心?”拓跋玉不知李未央为何突然这样说,俊美的脸上在月下显得越发疑惑。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听说陛下最近睡不安枕,所以总是命皇子们值守,晚上还会送宵夜去,是不是?”
     
      拓跋玉惊讶于李未央的消息灵通,点了点头。
     
      李未央舒了一口气,看来皇帝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变,“听闻拓跋真每逢有太监来宣皇帝的旨意,便百般笼络,对待他们如同上宾,而且,每次轮到三皇子值守的那一天,他就在灯下熬夜看折子,通宵达旦,直到天亮再去上朝,这些太监们得了他的好处,自然如实禀报,当然,还会告诉陛下说,其他人在这个时辰都已经上床歇息了,比如七殿下你,哪怕你也熬个通宵在关心朝政,陛下也只会觉得你不堪大用,因为那些太监根本不会像对待拓跋真一样将你的言行真实地反映给陛下,他们只会加倍地诋毁你。”
     
      拓跋玉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未央,他在陛下身边也有安排人手,可却从来没有传出过这样的消息——
     
      李未央笑了,笑容在月光下显得十分冷淡:“太监也是人,若是你一直把他们当成普通奴才呼来喝去,他们很容易就会倒戈的,若是殿下对待他们也能像是对待朝中重臣一样,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轻易为拓跋真所用的。当然,等七殿下得偿心愿之后,这些人或杀或留,全看你的心意。”
     
      越是细节越是不可以忽略,拓跋玉是知道这一点的,谋士们也不断在提醒他,可没人能想到这样细致的方面,因为所有人骨子里都是看不起阉人的,对他们许以金银就罢了,真要礼贤下士,绝非皇子可以忍受的。
     
      “所以,殿下还是想想,从今往后改用何种面孔去对这些太监为好。”李未央笑着,提醒道。
     
      “这些我都记下了。”拓跋玉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同样,他也是个无比骄傲的人,他从前绝不肯做这种事,可现在他意识到了,若是自己不这么做,总有一天拓跋真会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将自己斩尽杀绝!当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是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那殿下明日应该如何做呢?”李未央试探着看向他,一双古井般的眼睛在月下闪着幽幽的光芒。
     
      拓跋玉叹了一口气:“我会照你说的,撤回那些让陛下处死尹天照的折子,然后换成给他加官进爵的奏章,并且立刻派人去寻找那周天寿。”
     
      李未央笑道:“那我等殿下的好消息。”
     
      拓跋玉凝眸看了李未央一眼,终于笑起来:“你呀——”却不知说什么好,良久,只是轻声道,“后院我多顾及不到,你多保重。”
     
      他曾经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将来李未央无需担忧,现在才发现自己很多时候都忽略了人心,甚至还要她的提点——他怎么还能信誓旦旦的说今后她再无忧虑呢?
     
      李未央见目的已经达到,便温柔一笑:“殿下慢走。”
     
      拓跋玉一走,便有一个少年从假山里头慢慢走出来,少年天生剑眉斜飞,鬓发如墨,有着清逸的春晓之色,眉目间光华耀倾城,尽管有这夜色为他掩去华美,却依旧让人一时拉不开目光,李未央却见他此刻一身的灰尘,不由失笑:“若不是知道你躲在这通道里,我还真要被你吓死。”
     
      李敏德皱眉:“这人的暗卫也太无能了,若是别人躲在这里呢?”
     
      李未央叹气:“除了你谁知道这条密道,少演戏了,你莫非是故意躲在这里好嘲笑人家的?”
     
      “我哪有。”李敏德撇了撇一旁的赵月,赵月立刻拉了白芷退后十步远。
     
      李未央回到李家两年以来,就看到李敏德一个劲儿地长个子,现在已经比她还要高,这让她不禁怀疑这小子吃了什么,再加上他比女人还要漂亮十分,更让她懊恼,若是自己有这小子一半的漂亮,做什么都会事半功倍了。她皱皱眉,道:“现在李长乐已经不是大历第一美人了吧。”
     
      李敏德没想到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略有惊异。
     
      李未央笑道:“每次你上街都会捧回来一大堆玉佩香囊,羡慕死我了,李长乐这个第一美人的称号也该早点让出来给你。”
     
      李敏德略微冷汗,道:“男子长得那么漂亮做什么。”
     
      李未央笑了:“不管是男是女,有张出众的脸,看着都让人赏心悦目,有什么不好。”
     
      李敏德不开口了,李未央一瞧就知道他是生气了,不由上去戳了戳他的脸,道:“怎么这么容易生气!说正经事吧,你刚才在假山后面偷听,可有什么心得?”
     
      李敏德冷笑一声:“你非要推七皇子上位吗?”
     
      李未央摊手:“说服他真的很困难,这个人,太清高了,很多事情他明明知道却不屑去做,只不过,他的这种特质,也注定他干不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吗?”
     
      李敏德哼了一声:“我可不这么觉得,他那娘——”
     
      李未央很是惊讶,道:“你这小子真是记仇,不过是点小事罢了。”
     
      李敏德挑眉,你不记仇?你不记仇把人家德妃吓得三个月不敢出门?
     
      李未央见他目光灼灼,才觉得自己心思被人拆穿,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当然,小惩大诫也是需要的。”
     
      李敏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睫毛浓长得不像男子,黑眸像精雕细琢过的珍珠,叫人没办法说谎。
     
      李未央却是毫无愧疚之心,反倒转移话题道:“若是换了你,又会怎么做?”
     
      她并没有说清楚问的话,但李敏德却听懂了,他微微一笑,道:“若我是拓跋玉的话……听说陛下最近迷上了香叶冠,还特地赏赐了这种漂亮的道士冠给皇子们,只可惜所有人都束之高阁,包括那个将尹天照推荐给皇帝的三皇子,可见他从心底也是瞧不起道士的,这正是他的矛盾之处。若是我拓跋玉,我便会将这顶头冠带着上朝,横竖那冠十分精致小巧,用它还能证明对皇帝的忠心,何乐而不为呢?”
     
      李未央笑了,这一回却是发自内心的,慢慢道:“你啊,倒是比拓跋玉更适合做皇子。”皇子不仅仅是要能驾驭百官,在拥有足够的权力之前,最先要做的就是讨好皇帝,但怎么讨好绝不是容易的事,见风使舵,溜须拍马,一不小心就会拍到马腿上,非是一般人做得到,最高明的则是拍的刚好,使舵的比别人更快更狠更准,“可惜你没生在皇家啊,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李未央轻轻地,下了结论。
     
      李敏德却只是笑笑,没有回答,远方的风吹过来,吹起他的一缕发丝,恰好掩住了他神色中的异常,李未央心情放松,竟然忽略了这样的神情。而另一边,赵月的头,却深深地垂了下去,像是恨不得垂到地下去才好。
     
      李未央和李敏德说了一会儿话,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她就被白芷叫了起来:“三小姐,今天是新夫人给老夫人敬茶。”
     
      李未央点点头,梳洗穿衣,用了点简单的早膳,便一路向荷香院而去。
     
      赵月悄声禀报道:“小姐,昨天半夜里,九姨娘突然不舒服,又哭又闹的,把老爷给哄走了。”
     
      李未央脚步一顿,几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半响后突然笑了:“新娘子什么反应?”
     
      赵月慢慢道:“这种事情,是从来不曾遇到过的,人人都以为新夫人会发怒,谁知她竟然换下喜服,亲自带着礼物去探望九姨娘,还为她三更半夜的去请大夫来……后来下人们都说,九姨娘恃宠而骄,实在是太过分了,偏偏新夫人心地宽宏大量,才能容得下她呢!”
     
      李未央脚步不停,心中却对这个蒋月兰的为人有了一丝顿悟,换了任何一个新嫁娘遇到这种事情不哭不闹已经是很难得,她居然亲自上门去慰问,这种胸襟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一旁的墨竹却悄声冷道:“说不准是在做戏呢?”
     
      李未央却笑道:“就算是做戏,若是换了你,你能做到吗?”
     
      墨竹吐了吐舌头,却也答不出一个是字,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却都没这份气度去做出来。想也知道,一个名门正娶的夫人,却能纡尊降贵到这个份上,实在是太令人刮目相看了,这个蒋月兰,若非真的胸襟宽广,就是心机沉不可测。
     
      很快,荷香院便到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还没靠近,便有笑声传了出来,李未央脚步稳当,轻轻走了进去。
     
      蒋月兰穿着正红色的绣花绫衣,黑漆漆的头发梳成髻,插着金步摇,换成了妇人的发式,更显得比昨天晚上妩媚三分,李萧然也坐在一边,穿着深青色的锦袍,看着高大挺拔,相貌儒雅,给人一种十分沉稳的感觉。
     
      李未央脸上端起更加灿烂的笑容,向在座的长辈行礼过后,便与李常笑站到了一边。
     
      蒋月兰向老夫人敬茶后,老夫人给了一个厚厚的红包,严肃的面孔露出了一丝笑意,道:“进了门,以后就是一家人,希望你照顾好一家大小,早日为李家开枝散叶。有什么不习惯地可以和我说,有什么需要的就找我身边的罗妈妈……”说的话淡淡的,并不多,却言简意赅。
     
      蒋月兰应了声,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李萧然,脸颊晕红,无限娇媚,看样子昨天晚上看望完九姨娘,父亲还是抽个空洞房了,李未央极端忤逆不孝地想着,心中不免又对这位新夫人高看了两分,说起来,还是九姨娘恃宠而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蒋月兰从头至尾都是羞涩的笑容,就算是偶尔和李未央的眼神撞上,她的目光也是极为平静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显得温柔可亲,让李未央几乎觉得是自己心理太阴暗了,眼前分明是一个端庄大方、温柔和蔼的继母嘛!
     
      老夫人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道:“长乐,未央,你们都过来,正式拜见你们的母亲。”
     
      李家长房的三位小姐,李长乐、李未央、李常笑,都从旁边走出来,盈盈拜倒,“见过母亲。”
     
      其实昨天晚上已经见过了,今天早上算是正式拜见了。
     
      蒋月兰的笑容非常温和,她的笑容和过去大夫人的表情不同,大夫人从前虽然慈眉善目,可眼睛里永远没办法掩饰那种居高临下,但她却让人感觉到随和与亲近。
     
      李未央不由自主想到关于蒋月兰的事情,她幼年丧母,在后娘的眼皮子底下长大,还有七八个非同母所生的姐妹们,可想而知,她的日子不会好过,偏偏根据李敏德的消息,蒋月兰不但过得很好,而且很受继母的看重,父亲的宠爱。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位继母心地宽宏、对前妻留下的孩子一视同仁,但这个可能性很小,因为续弦的地位通常十分尴尬,她生的子女虽然也是嫡出,但地位上要比原配的要低一点,所以通常的续弦会对原配子女有所防范。不过大家族的话,当然还是会给原配生的女儿一个好姻缘,但这也仅限于让她给家族带来利益,很少考虑到她个人幸福了。第二种可能,是这位蒋月兰十分会做人,能够讨得继母的欢心和信任,才能一力压过其他的姐妹们拔得头筹。不知情的人觉得嫁给李萧然,蒋月兰是委屈了,因为李萧然年近四旬,家中又有子有女,妾都有好几个,但他生的儒雅,看起来就像是三十的人,还是堂堂的丞相,位高权重,为人性情温和,也没什么怪癖,嫁给他一进门就是丞相夫人,远比嫁给一些小官员做原配夫人要强得多,这是一门有面子又有里子的婚姻,所以若非蒋月兰在家中地位不一般,这种事情也轮不到她。
     
      李未央一边思忖着,一边听到蒋月兰吩咐身边的妈妈:“你把红包取出来给姑娘们吧。”
     
      李未央接了红包,笑眯眯地退下,她看了一眼抱着自家软哝哝的小弟的七姨娘,随即垂下眼睛不言语了。
     
      既然见过了女儿们,现在就该轮到各位姨娘见过新夫人了,蒋月兰仿佛十分喜欢小孩子,纤细的手指轻轻捏了捏李郁之的小脸,道:“这孩子真是可爱。”
     
      自己的弟弟当然可爱了,李未央心中这么想,也不是她自吹自擂,敏之生着酷似七姨娘的大大的眼睛,漂亮的鼻子和小嘴,可爱就可爱在见人就笑,偏偏还没长牙,看起来粉嫩粉嫩,十分招人喜欢,也难怪不管是李萧然还是向来严肃的老夫人,每次看到敏之就忍不住笑。
     
      小孩子么,总是爱哭,还从来没见到自家弟弟这么爱笑的,连李未央都纳闷。
     
      小敏之不知道自己姐姐在心中的想法,只是笑得小脸开花,蒋月兰爱不释手,抱了又抱,足足小半个时辰才将敏之还给眼巴巴看着的七姨娘。李未央冷冷瞥了一眼襁褓里只知道傻乐的小敏之,心道这孩子长大了是不是给颗糖就被人家拐跑了。
     
      轮到九姨娘的时候,蒋月兰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抱小常静,谁知九姨娘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意识到自己的举止引人注目,她才尴尬地笑道:“夫人,这孩子爱哭,怕扰了您。”
     
      屋子里的李萧然和老夫人面色都是一变,心中同时都觉得这个九姨娘也太不懂事了。
     
      蒋月兰却露出笑容道:“不妨事的,小孩子嘛!”
     
      也许是蒋若兰一身红衣,晃了小姑娘的眼睛,奶娃娃小常静一下子哭了出来,眼泪鼻涕横流,九姨娘连忙去哄,李萧然皱眉道:“带下去吧!”九姨娘连忙抱着孩子退下了。
     
      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按照道理说,九姨娘不该这样惧怕蒋月兰才对,为什么刚才她的神情就像是见到鬼一样呢?不,像是怕蒋月兰夺走她的孩子?!这是为什么?李未央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她猛地回头盯着敏之,脸色整个都变了。
     
      敏之不知自家姐姐为何露出奇怪的神情,只顾傻呵呵地笑,浑然不知危机已经来临……
     
      ------题外话------
     
      有人觉得娶了妻子娘家亲戚的设定不正常,其实,这种情况在古代很常见,比如苏东坡的续弦是原配妻子王弗的堂妹,人称“二十七娘”的王润之,而且润之比苏东坡小11岁,所以设定上没有问题的,这个就别考虑了。PS:前半段详细描写尹天师,是因为后面有个重要的情节关系到他,也关系到女主的危机,怕大家不耐烦,提前剧透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