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1 正室夫人

    庶女有毒

    101 正室夫人


      傍晚时分,李未央匆匆去了荷香院。
     
      丫头打了帘子迎了她进去,笑道:“县主,老夫人正等着您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脚步半点不停,快步进去了。
     
      李未央进去时,老夫人正端坐在椅子上,由罗妈妈伺候着用茶。李未央请了安,老夫人笑着道,“起来吧。难得你有心,这时候还跑来看我。”
     
      李未央起身谢过,老夫人指着旁边的糕点,道:“你母亲早晨送过来的,你尝尝看。”
     
      李未央笑着走过去,看到这盘糕点色泽红润且透着丝丝金黄,看起来十分诱人可口,便随意地拈起一块放在嘴里吃了,不由赞道:“这糕点味道真是爽口,不知道叫什么?”
     
      老夫人微笑不语,罗妈妈道:“县主,这是金糕,大夫人亲手做的,爽滑细腻、酸甜可口,老夫人很是喜爱呢。”
     
      李未央回味片刻,道:“是山楂做出来的吧?”
     
      罗妈妈点点头,道:“也是大夫人有心了,老夫人最近受了风寒,吃什么都不开胃,这个正好呢!”
     
      李未央笑道:“可见母亲用心之深了,老夫人得了这样的好儿媳,可是洪福齐天的。”
     
      她言笑晏晏,半点看不出真实心思,说完后便到一边,从罗妈妈手中接过茶碗,亲自捧到老夫人跟前,毕恭毕敬的,老夫人看在眼里,也不言语,待喝了一口,才慢慢笑说:“好好的丫头,倒为我做起这些微末功夫,可委屈你了。”
     
      李未央忙道:“老夫人说的哪里话,孙女笨手笨脚的,也不知道是否妥帖。若是能跟母亲一样聪慧,早就备了点心天天送来了。”
     
      老夫人笑道:“瞧你这张嘴,真真是挑不出错处来,可劲儿地招人喜欢。”说了这句话,却突然停了笑容,正色道,“只是,我今天倒有件事,要与你说。”
     
      李未央心道果然来了,脸上却不露分毫道:“老夫人请说。”
     
      老夫人看了她两眼,慢慢说:“蒋月兰怎么嫁进府里头的,咱们彼此心里头都清楚,我只有一句话,既然她嫁入李家,我就当她是一家人。现在看她,的确是个聪明人,行事妥帖又知道轻重,这个儿媳妇,倒也没有娶错。”
     
      李未央侧耳,认真倾听,心中不由想到,按照道理说,蒋月兰是蒋家硬塞进来的,老夫人先存了三分厌恶,现在看来,只能说这蒋月兰手段不是一般的厉害,这么容易就让老夫人刮目相看了。
     
      老夫人看她仔细听着,慢慢露出笑意,道:“我心里是真心疼你,才提前来跟你说,敏之这两天又养胖了吧?”
     
      说得好好的,却转到了敏之身上,李未央故作不觉,只是微笑,“敏之很好,还是多亏了老夫人照拂。”
     
      老夫人淡淡笑一声,“他是我的亲孙子,又生的这么可人疼,我当然是要全心全意为他考虑的。”
     
      李未央脸上的微笑一如往昔,心里却变得万里冰封,脊背不由自主变得更直。
     
      老夫人仔细观察她片刻,又复了往日慈和的神色,柔声道:“你是个好孩子,可惜没有托生在夫人肚子里,否则今日的前程不可限量,便是太子妃也没有什么做不得。敏之亦是如此,他虽然是个庶出的,但我和你爹都是把他当成嫡出的一样疼,为了免得将来他受苦,所以我们商议过了,将他送到蒋月兰那里抚养。”
     
      李未央闻言,明明心中早已有所了悟,脸上却露出吃惊的神情。
     
      “未央,我这么做,全是为了敏之好,已经耽误了你,不能再耽误一个好孩子。”老夫人一边看她,一边道,“到底敏之是我的亲孙子,我绝不会委屈了他。跟着蒋月兰,她若是有一丝半点的疏忽,我都不会饶了她!”
     
      李未央当然知道这一点,若是蒋月兰要了孩子去,却没有好好照顾,或是出了半点差池,只剩这根独苗的老夫人都是会跟她玩命的!在一般人看来,跟着嫡母,确实是比跟着庶出的娘要好得多。只不过这样一来,敏之就会被蒋月兰捏在手心里,连带着自己要做什么,第一个要顾虑的就是敏之会不会受到影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然这些实话,李未央不好和老夫人说,对方现在只考虑到孙子记在嫡母的名下,等同于嫡出的身份,于他将来大有益处!
     
      李未央微笑道:“未央自然知道老夫人一片好意。”
     
      老夫人迟疑:“七姨娘那边——”
     
      李未央笑得很温柔:“七姨娘是个识大体的人,必定不会对老夫人的决定有什么意见,老夫人放心。”
     
      老夫人见李未央如此简单就答应了,也是十分高兴,笑道:“你尽管放心,不管是你还是敏之,我都不会坐视你们被人欺负的。”
     
      李未央谢恩,“多谢老夫人,我们能倚仗的,也只有您了。”
     
      老夫人的目光悠悠在她手腕上一荡,随后向罗妈妈点点头,罗妈妈立刻去一旁捧了个宝石匣子出来。
     
      匣子打开,里面是一串由十八颗翠珠,两颗碧玺珠穿成的手串,一看便知是价值连城之物,老夫人将它串在李未央的衣襟上挂着,只是笑道:“这还是我嫁过来的时候用来压箱底的东西,年纪一大也带不着了,以后便送给你了,未央,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李未央低首,道:“未央明白。”
     
      老夫人柔和道:“你是个懂事的。”她顿一顿,“唉,蒋月兰年纪虽小,却是你的母亲,若是她有什么不好的,从今以后你也只得让着她了。”接着又道,“当然,有我在的一天,都不会让她胡来的!”
     
      李未央只是含笑不语,老夫人点点头,道:“好了,回去歇息吧。”
     
      刚出了荷香院,却见蒋月兰和李长乐亲亲热热过来。见了李未央,蒋月兰笑吟吟望着她道,“未央也在这里,早知道你要来,咱们就一块儿了。”
     
      李未央含笑道:“是啊,不知道母亲和大姐要来,刚还尝了母亲亲手做的金糕,实在是好吃呢。”
     
      蒋月兰点点头,笑道:“若是喜欢,改天我给你送一些。”
     
      李未央道:“不敢劳母亲费心。”
     
      李长乐面上似笑非笑,看不出真实的心意。
     
      “没什么费心的。”蒋月兰笑笑,突然道:“我已经为敏之请好了新的乳母,不知他何时能过来?”
     
      李未央眉心微微一蹙,面上却笑得很温和,“这个……七姨娘说,他这两日吐奶比较厉害,总要好一点才敢给母亲送过去。”神情无限谦卑,可一旁的李长乐却觉得看到李未央的笑容就冷飕飕的,下意识地向蒋月兰身后退了一步。
     
      蒋月兰并没有为难,只是笑道:“我家中弟妹多,小孩子吐奶是难免的,若过些天还是不好,不妨交给我来试一试。”说着,便扶着丫头的手,进去了。
     
      李长乐看着李未央,眼中神情阴沉不定。
     
      台阶上,蒋月兰回头,亲热道:“长乐!”
     
      李长乐答了声“是”,瞟了李未央一眼,快步跟了上去,蒋月兰笑盈盈地挽着她的手,两人亲亲热热进去了。
     
      白芷低声愤愤道:“狗仗人势!”说的自然是李长乐。
     
      李未央笑道:“是啊,从前狂吼乱吠,她这一安静,我倒不习惯了。”
     
      隆冬季节,天黑得早,刚到黄昏时,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
     
      刮了一天的小北风此刻已经停歇了,没有了嗖嗖的声响,黑暗中的世界格外宁静。在这无声的世界里,夜色仿佛更浓,如果没有千家万户透出的灯火,整个京都都会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正是因为到处都是一片黑暗,李未央屋子里的烛光显得格外明亮。
     
      在这样的烛光下,李未央正含笑,双手捧着暖炉,她屋子里的四盆炭火都烧得通红,可她身上还没缓和过来,可见外面到底有多冷。
     
      她是刚从梨香院回来的。
     
      现在,她看着七姨娘正在用拨浪鼓逗弄笑嘻嘻的小敏之,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小敏之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歪头,看着不远处的姐姐,谈氏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模样。
     
      这样寂静的夜晚,他们三个人,便已经是一个世界,很温馨,很舒服,谈氏觉得异常的满足,但她知道,这样的平静是她的女儿为她争取来的,若是没有未央的保护,她绝不会有这样的好日子,所以她万分感激上天,能够赐给她一个聪慧勇敢的女儿。只是,今天未央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谈氏看了一眼正吐泡泡玩的儿子,又瞧了瞧一脸沉思的女儿,笑了笑,起身走到一边,弯腰拿起乌沉沉的火筷子拨着火盆里的炭,底下冒出一阵香气。
     
      白芷笑着去接谈氏的火筷子,谈氏却摇了摇头,显然是想要亲力亲为,李未央笑道:“好香!是烤红薯的味道!”
     
      谈氏笑道:“知道你爱吃,刚才特意埋了两个,这会儿正好。”说着将烤红薯放到托盘里,白芷早已小心翼翼地洗了手,然后要替李未央剥开,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直接拿过来吧。”
     
      白芷忙不迭地笑着答应了,手里捧着烤得爆开的红薯,送到李未央的面前。
     
      李未央倒是不怕烫,用一种飞快的速度剥开了红薯,屋子里烛火通明,透着红薯的甜香。
     
      谈氏笑着招呼几个丫头:“你们也来。”
     
      赵月是第一个有反应的,但她看着李未央,脚终究没有伸出去。李未央笑了,道:“都去吧。”
     
      丫头们欢呼一声,赵月、白芷、墨竹等人都围着那个火盆,开始翻着里面的红薯和栗子,赵月一边吃一边不断用手去摸自己的耳朵,显然是烫得很了。
     
      屋子里的气氛很松快,很温馨,李未央看着,突然顿住了吃的动作,目光还是落在了正瞪大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众人流口水的小弟敏之身上。
     
      谈氏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笑着吩咐道:“你们把这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拿下去分一分吧。”
     
      丫头们对视一眼,又同时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点了点头,她们欢天喜地地谢过谈氏,手脚利落地挖出了火盆里的吃食,用小食盒捧着,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谈氏走到李未央的跟前,柔声道:“有什么烦心事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娘,没什么事,你不必担心。”
     
      谈氏笑了笑,声音很温柔:“傻孩子,你是我生的,你有半点不开心我都看得出来,娘虽然没什么用,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但娘总能听你说说,很多事情,说说就放开了。”
     
      李未央报以一笑,漆黑的眼睛还是落到一旁的敏之身上。
     
      谈氏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不由自主皱起眉头:“跟敏之有关系?”
     
      李未央点点头:“据我说知,这三个月来,父亲大多数时候都是留在新夫人的院子里,可见很宠爱她。”
     
      谈氏点头道:“是这样,九姨娘偶尔还能分一杯羹,四姨娘等人现在完全都见不到老爷了。”
     
      李未央看谈氏说起这件事一副无所谓的口吻,便知道她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暗自点点头。
     
      谈氏又道:“我知道新夫人受宠,所以一直提醒身边的人,不许行差踏错,别给你惹麻烦。”
     
      李未央失笑:“有时候麻烦不是我们找的,而是人家主动上门。”
     
      谈氏小心翼翼觑着她道:“新夫人给你气受了?”
     
      李未央慢慢道:“这倒没有。”蒋月兰初来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一心扑在如何笼络李萧然的心上,哪里有功夫来找她的麻烦呢?“只不过……”
     
      李未央欲言又止,似有什么话一时说不出口。谈氏与她相处不是一两日了,便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这里没有外人。”
     
      李未央看了看旁边冲着自己咧嘴笑的敏之,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我已经思虑再三,只是没想到这样快便成真了,刚才听说祖母染了风寒,我去她院子里探病,谁知到了那里,却听老夫人说,蒋月兰要把四弟带去她那里抚养。”
     
      谈氏脑中轰然一响,喃喃道:“去她那儿?”
     
      李未央眼中的阴霾如同一片阴郁的乌云,越来越密:“庶出的子女,自然是要交嫡母抚养的。从前大夫人在的时候,先有了李敏峰和李长乐,根本不耐烦担负照顾其他人的责任,所以并未要求四姨娘将常笑常喜送去她的院子里抚养,至于我么,她就更加是憎恶万分了,所以才一出生就将我赶出门。现在的情形完全不同,新夫人还没有子嗣,只要她愿意,就可以把四弟带过去抚养,不管是父亲还是老夫人,都不会出言阻止的。”
     
      谈氏忍住眼泪,她当然知道这一点,作妾的不应该把自己亲生的子女看做自己的子女,却应该看做主母的子女,而敏之将来也不会把她这个生身之母看做母亲,只能看做父亲的一个妾,就如同她在外人面前永远管未央叫一声三小姐一样,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这就是当初她拼了命地伺候大夫人,只求将来许给一个管事哪怕是小厮也好,起码是个正头夫人出身,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窘迫的地步。
     
      李未央看谈氏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在这一点上,李未央觉得罪魁祸首就是李萧然,若非他对谈氏动了念,大夫人也不会利用谈氏去为她自己谋取福利,利用完了再一脚踢开。在别人看来,做了妾就不该有被人歧视的怨恨,更不能将这种恨意传递给子女,反而要安守本分,好好做奴才,庶出的子女也要相信别人对待自己跟嫡出的没有两样,一心一意为家族谋取利益,才算是知礼义识大体的正派人,原本的李未央就是这么相信的,她以为自己和李长乐都是李家的小姐,并没有什么不同,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姐妹,都该为李家好好挣得荣耀!可后来她落到什么下场了呢?所以这话在她看来,全都是狗屁!
     
      谈氏没有哭,反倒笑了:“新夫人刚进门,她照顾好四少爷的话,老爷和老夫人才会喜欢她看重她,我相信她不会把孩子怎么样的。”
     
      李未央怔住,她以为谈氏会求她想方设法留住敏之的。
     
      谈氏有些忧心:“人人以为你受尽恩宠,福泽深厚,可是我看来,却是步步危局、身处险境,所以千万不要为了敏之和新夫人起冲突,她要孩子,就给她吧……”她微微黯然,“以后我天天去请安,也能看到的……”
     
      李未央微微有些动容,谈氏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她温然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谈氏只当她在安慰:“你必须事事留神,才能谨慎不出错,为了敏之跟新夫人有了龃龉,违背了老爷和老夫人的意思,他们还会那样护着你吗?傻孩子,别犯犟了。”
     
      李未央笑了笑,刚要告诉谈氏其实她早已想好了,却听见外面砰地一声,谈氏一下子惊得站了起来。李未央皱眉,就看见白芷快步走进来:“小姐,九姨娘非要闹进来!”
     
      有赵月在,九姨娘当然是进不来的,但她像是豁出性命一样往里面闯,若是从前赵月就一剑解决了她,如今赵月跟着李未央久了,自然知道这是行不通的,所以外面的局势一时僵持住了。
     
      谈氏面上流露出疑惑,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随意地挥了挥手,道:“让她进来吧。”
     
      “是。”白芷快步走出去,不一会儿,九姨娘满面泪痕地跑了进来,李未央一看,对方竟然不知何时跑掉了一只鞋子,显然是慌张之极,她冷声道:“你们怎么伺候的?!怎么让姨娘一个人跑出来了?!”
     
      九姨娘却不管不顾地推开旁边的丫头,道:“县主!你要救救我的女儿!”
     
      李未央面色冷淡地望着她,九姨娘原本是准备大闹一场的,看到李未央的样子,突然有点害怕,她有一瞬间想要退缩,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顿时又鼓起了勇气:“刚才夫人派人来,把我的静儿带走了!”
     
      七姨娘十分惊讶,随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敏之,有一点疑惑。其实这并不奇怪,李敏之是李未央的亲弟弟,有这个县主姐姐,蒋月兰自然不会直接来抱孩子,可对九姨娘,就不会这样客气了!
     
      九姨娘的脸全然失了血色,苍白如瓷,她仿佛只剩下了哭泣的力气,泪水如泉涌下,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未央跟前,哭泣着哀求道:“县主,之前是我不对,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才一时不知道轻重!居然连你都敢招惹!我知道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求你想想法子,帮帮我,让我把静儿带回来吧!她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才这么小就要送去夫人那里,我怎么能放心呢?!我求你,帮我去求老夫人,求求她!”
     
      李未央的神情越发冷下去,她看了一眼赵月,赵月立刻走上来,半是扶半是拽地拖了九姨娘起来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谈氏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有一种物伤其类之感,劝慰道:“九姨娘,千万不要哭了,我们四少爷也是要送到夫人那里去的,你来求县主,她也是没法子啊!”
     
      九姨娘的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未央。在她看来,李未央怎么会这么容易妥协?!
     
      李未央看着哭的涕泪横流,完全不顾自己美丽形象的九姨娘,叹了一口气,道:“九姨娘,你听见了吧,敏之也是要被送到夫人那里去的。你来求我,恐怕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刚才你已经去求过父亲和老夫人了吧,他们都不理睬你,是不是?”
     
      九姨娘顿时愣住,有点不知所措,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李萧然的书房和老夫人的荷香院外头都跪了,可谁也不曾点头,却都异口同声责怪她不懂规矩。
     
      李未央笑了笑,道:“九姨娘,庶出的孩子本来就是该嫡母来教养的,这一点,你只怕不知道,所以我也不怪你,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今天你不但做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你把六妹妹可害惨了。”
     
      九姨娘完全懵了,茫然地望向七姨娘,却见她露出于心不忍的神情。
     
      李未央慢慢道:“第一,嫡母要抱你的孩子,这是恩典,你得受着。第二,老夫人和父亲都是为了妹妹的将来着想,你却不知深浅,大哭大闹,这是僭越。第三,你这样哭哭啼啼跑到我院子里来,完全不成体统,别人还以为我们串谋对付新夫人,这是不敬。”
     
      九姨娘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连眼泪都不会流了。
     
      谈氏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未央严肃的神情,却觉得九姨娘毕竟是外头来的,又太受宠了,不懂得大家族里头的规矩,就此让她明白也好,便只递了块帕子给她,九姨娘却也不知道接,只是望着李未央,神情阴晴不定。
     
      李未央的声音稍缓了缓,道:“第四,你这样胡闹,六妹妹也会因此受夫人不喜,将来若是别人照顾的不精心,夫人也只会说是六小姐顽皮,天生继承了她亲娘的性子,不知深浅。你自己不要体面,总要顾着六妹妹!你明白了吗?”
     
      九姨娘身子一晃几乎就要晕去,谈氏连忙道:“快扶着你家姨娘!”两个丫头连忙上来扶着她,九姨娘就是低头哭,眼泪啪嗒啪嗒落到衣襟上,仿佛要将这屋子都淹没了。
     
      谈氏柔声劝慰:“九姨娘,夫人自己还没有孩子,老夫人和老爷将四少爷和六小姐交给她,她是必定会好好照顾的,绝不会亏待了孩子,这也是你我的体面。”一边说,她自己却觉得浑身发冷,越说越觉得没有底气,因为她对九姨娘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她比九姨娘多呆了这么多年,知道什么规矩是不能触犯的。
     
      九姨娘哭的眼睛都红肿了,李未央却道:“四姨娘撺掇着你来的吧?她一定是说,我是个聪明人,定然有办法扭转局面,是不是?”
     
      九姨娘一怔,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终究点了点。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她总是这样唯恐天下不乱,九姨娘,我劝你以后少听这些人撺掇,你这么闹下去,不只连累了六妹妹,还会害的父亲也对你冷漠以待。”
     
      九姨娘想起李萧然刚才如冰似雪的眼神,顿时愣住了。自从她生了孩子,全心思扑在女儿身上,根本不曾想过这个……她望着李未央,道:“那……我该怎么办……”
     
      李未央慢慢道:“梳洗打扮,弄清爽了之后就去找父亲,告诉他你刚才是一时想不开,才会作出愚蠢的事情,现在你已经想开了,知道轻重了,只盼着六妹妹跟着夫人,将来能有个好前程。”
     
      九姨娘并不蠢笨,听了这话立刻明白过来,讷讷地道:“可是——”
     
      李未央截然打断:“没有可是!来人,送九姨娘出去!”
     
      九姨娘的丫头扶着她出去了,谈氏犹豫:“这——未央,你话也说得太重了!”
     
      李未央冷笑道:“若是真的慌张地跑没了鞋子,怎么会脚上都没什么泥巴!分明是到了园子里才脱掉,想要撺掇我去出头而已!”
     
      在寻常人的眼中,姨娘的作用就是生孩子的工具,而生下来了,这个孩子就是这个家的主子,承担着在家庭中成材、使家庭兴旺的责任。所以妾生的孩子,也是嫡母的孩子,只要蒋月兰要求,那是肯定得交给她抚养的,这是体统,是规矩!哪怕到了皇帝面前,也是有理的!偏偏九姨娘来闹一阵,就是想要自己出面去争夺,这其中还含了煽风点火的意思,李未央自然不会理睬。
     
      谈氏极为惊讶,看了一眼赵月,便见到她点点头,心中不由更加感叹,随后又跑去敏之的摇篮边上,不舍得望着他半响,才道:“明天一早,就把敏之给夫人送过去。”
     
      李未央看着忍住眼泪的谈氏,微微一笑,道:“娘,你放心,不出十天,我就要蒋月兰乖乖把孩子送回来!”
     
      谈氏吃惊地望着李未央,不知道她能有什么办法,然而李未央却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李敏之的跟前,戳了戳他白嫩的小脸,道:“小子,你老老实实待几天,姐姐很快去接你。”
     
      敏之被香味熏得晕晕乎乎,满足地打了个嗝儿,小肚子朝天地睡了,显然没把他家姐姐的话放在心里,李未央失笑。
     
      第二天一早,七姨娘便抱着敏之到了老夫人处,按照她原先的想法,是直接送去夫人的院子,可是李未央却不是这么想的,她让蒋月兰亲自来荷香院接孩子。
     
      这种做法,只有已经是县主的李未央,才敢做出来,九姨娘在一旁看着,心中又妒又恨,却不敢开口说什么。
     
      “这孩子越看越像你父亲小时候。”老夫人一看到敏之,就忍不住笑起来。
     
      李未央看了一眼小小的敏之,挑了挑眉,她可不这么认为,自己小弟还是更像谈氏多一些,当然如果像李萧然,长大了也意味着是美男子一枚。
     
      老夫人伸出手,要来抱孩子。
     
      敏之皮肤雪白,黑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圆,小嘴巴啪啪地,在说一些大人听不懂的话。
     
      “哎呀呀,在对我笑呢!”老夫人赶不及地托住他的小屁屁。
     
      李未央只是微笑,我家小弟看见谁都一脸笑,老夫人你实在是想太多了。
     
      “四少爷真是爱笑,很少听见他的哭声呢!”罗妈妈凑趣道。
     
      “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啊!”
     
      “将来一定有出息!”丫头们见老夫人高兴,都这样说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傻乐的小敏之,很怀疑对方的眼光,这孩子怎么看都有点呆么!
     
      正说着,蒋月兰就进来了,她一看到敏之,立刻就绽开了笑容,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将孩子递给她,她刚接过去,敏之就突然大哭了起来。蒋月兰却也不慌张,赶紧颠着颠着,显然是个照顾孩子很有经验的,李未央想到她家中的继母生了四个孩子,还不算上那些庶出的,便明白蒋月兰这照顾孩子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可是蒋月兰经验再老道,也抵不住敏之小盆友对她的抵触,不管她怎么哄,敏之都哭个不停,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谈氏心疼极了,下意识地要上前,李未央却突然走了一步,挡在了她面前,谈氏一下子醒悟过来,想到女儿昨夜说的话,她心道,未央说过,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能坏她的事!便硬生生止住了!
     
      “这孩子,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老夫人摸了摸蒋月兰怀里哭闹不止的敏之,也没发现什么发热的征兆。
     
      “额头也不烫啊!”老夫人奇怪道。
     
      蒋月兰不以为意地笑道:“或许是和我不熟悉,过几日就好了,只怕到时候他离了我还会哭呢!”
     
      老夫人略带担忧地看了敏之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了。
     
      李未央始终面带微笑地看着,李长乐突然道:“三妹妹不心疼?”
     
      李未央笑道:“有母亲的疼爱,敏之一定会过得很好,我有什么好心疼的,更何况每日晨昏定省,母亲也一定会让我见到四弟的!”
     
      蒋月兰一怔,随即笑道:“那是自然的。”
     
      老夫人点点头,道:“你们都能和睦,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了。”
     
      敏之被抱走的时候,还是抽抽搭搭的,一个劲儿地向李未央和谈氏的方向看,小孩子目光浅,根本看不清楚人,分明是根据气味来判断的。
     
      李未央回头,看到谈氏眼泪汪汪的,便摇了摇头。不要怪她心狠,为了四弟将来能在亲生母亲的抚养下成长,道理必须占足了!这点忍耐是必须有的。
     
      丫头们扶着七姨娘回去了,她走出去的时候,腿脚都是发软的,根本站不直,显然是伤心得很了,却还强自压抑着,李未央向老夫人行礼告别,便走出了门,台阶上,李长乐却在等着。
     
      李未央扬起眉头看向她,李长乐微笑道:“动心忍性,三妹妹果真不同凡响。”
     
      李未央笑了笑,道:“大姐过奖了。”说着,面不改色从她身旁走过。
     
      李长乐瞧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向檀香道:“走吧,去福瑞院。”
     
      自婚事定了以后,李萧然便命人将福瑞院收拾了一番,新夫人进门后,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又添置了一番。李长乐再走进来,只看到庭院广种花树,正房前面种着几株红梅,枝头红花怒放,东边是一溜紫藤架子,西侧则遍栽着茉莉,海棠、凤仙、牵牛,确是花木扶疏,幽雅宜人。她的心中,陡然就生出了几分感慨,母亲当年喜欢的都是贵重大气的东西,绝对看不上这些寻常的花,这位新夫人却是另辟蹊径,但她的这番布置,显然是很讨李萧然这种文人的喜欢,独有一分清雅。难怪自从她进了门,连一向讨得李萧然喜欢的九姨娘都失宠了,想也知道,九姨娘毕竟是个唱戏的出身,要说唱曲逗乐、艳舞助兴就罢了,要是想和父亲词曲相和、心意相通,替他分担烦心事,就不够格了,说到底,不过是个玩物。
     
      李长乐走进了屋子,就看到蒋月兰还抱着李敏之在哄着,李长乐看了一眼,便道:“母亲。”
     
      蒋月兰看见她来了,便将敏之交给一旁的乳娘,随后道:“这孩子也不知怎么的,上次我抱着还笑个不停,今天谁抱着都哭。”
     
      李长乐挥了挥手,让乳娘抱着哭的眼睛红红的敏之下去,随后轻声道:“不过是只白眼狼,养不熟的。”
     
      蒋月兰只是笑,并不开口。
     
      李长乐见套不出她的话,便笑道:“这乳娘看着眼生,不是府里头的吧?”
     
      蒋月兰笑道:“老爷怕我照顾不周,专门去外头请来的,说是奶水养得又好又足,伺候人也精细,一定能照顾好敏之。”
     
      李长乐叹了口气,道:“父亲可宝贝这孩子了,刚一出生就送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这是指望他将来出人头地、光耀门楣呢。”
     
      蒋月兰笑道:“那是自然了,谁叫咱们家里现如今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呢!”
     
      李长乐忍不住道:“他一个庶出的尊贵得不得了,可怜我大哥——”
     
      蒋月兰轻笑一声,“大少爷一定能平安回来的,长乐你要放宽心。”
     
      李敏峰是跟着蒋旭在任上,蒋月兰和李长乐都是心照不宣的。李长乐微微一笑,转道:“我会向外祖母说,母亲你做的很好,看到这小子被带离七姨娘身边,我才叫高兴呢。凭什么我们凄凄惨惨,他们偏快快活活的,我就是看不过眼。”
     
      蒋月兰只是喝了一口茶,扬了扬唇角,并未开口。
     
      李长乐看了一眼她的脸色,试探着道:“如今敏之在咱们手里,李未央可就捉襟见肘了,母亲,这家里除了老夫人,你才是宅子里头的正头夫人,一切都在你的手心里攥着,你要那些庶出的跪着,他们绝对不敢站着!敏之他——”她刚想说,找个由头让这个小子夭折了,就听见蒋月兰慢悠悠地开了口。
     
      “正是老夫人和老爷信任我,才将这孩子交给我,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待他,好好疼爱他,好好宠着他,将来他也得管我叫一声母亲呢,他有出息,也是我的荣耀。”她这么说着。
     
      李长乐一听,刚开始有点不高兴,随后转念一想,拍掌笑道:“母亲说的是,从今后他就是母亲的儿子了,随咱们怎么养,最好让这小子将来长大了都不承认那些贱人,到时候李未央要气死了。”她一边说,仿佛想到了李未央气得要死的模样,露出得意的笑容。
     
      李长乐起身走了,蒋月兰身边的荣妈妈低声道:“夫人,您可别受了大小姐的撺掇,咱们犯不着。”
     
      蒋月兰笑道:“这是自然的,敏之这孩子这样可人疼,我当然会好好照应他的。荣妈妈,你要交代下去,一定要精心着四少爷,什么都由着他不许约束,好好宠着。”
     
      荣妈妈立刻就明白了蒋月兰的意思,笑道:“奴婢明白。”
     
      ------题外话------
     
      蒋月兰这种,才是正常主母的做法,她是嫡母,自然有权力教养庶出的子女,只要精心养着,宠爱着就行了,根本不需要笨到用什么小心眼,大家明白了吗==对付李未央,她捏住了李敏之,李未央又能翻出什么花样呢?这样她根本不需要用阴险的手段来陷害对方,就已经牢牢掌控李家的局面了。所以,蒋玉兰远比大夫人要“正常”要识大体,过去的大夫人么,她是霸道惯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让她根本不屑用这些法子,只想着一劳永逸除掉李未央,因为在她的眼里,未央是异类,是挑战她的叛逆者,所以从某种角度说,大夫人也是个异类。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