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2 乱成一团

    庶女有毒

    102 乱成一团


      李未央的院子里,赵楠正在将李敏之的情况一一回禀。
     
      “照顾四少爷的人的确非常精心,什么都准备的好好的,总是抱着,都不肯让他一个人躺在摇篮里,夫人也是一天去看三回,半夜里还爬起来去看了两回。老爷说,对待亲生的也未必能做到这样了。”赵楠面无表情地复述着,对于李未央让他去看小孩子这种事,显然是满腹的怨言。
     
      李未央笑了笑,道:“孩子还是不要太宠得好,否则只会害了他。”
     
      赵楠听出她话里有话,却不怎么明白,后面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你还不懂吗?原先四弟很灵活,都能自己翻身了,扶着他就能坐稳,平日里又总是四下寻找七姨娘,这说明他很聪明,都能自己认得人了,现在乳娘总是抱着他不让他自己在摇篮里面呆着,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思!”
     
      赵楠看见李敏德从屋子外面走进来,连忙行礼,李敏德挥了挥手,道:“你呀,真是木头一块,吩咐你多听多看多想,却还是个榆木疙瘩!”
     
      这两年,李敏德为了避嫌,已经很少到李未央院子里来,现在肯定是为了敏之的事情。李未央看着他,李敏德穿着一身缂金云白狐皮袍子,色调清雅富贵,更显得气质出众,不由笑道:“赵楠不谙此道,并没有什么稀奇。”
     
      李敏德微微一笑:“总是要学着的,”说着,他看向赵楠道,“可以说,蒋月兰是个聪明人。要知道,给最好的吃最好的穿,但是偏偏不好好教养的法子多了去了,打骂不给吃穿这种低级手段根本不必用,而且她还会得到全家上下的赞誉。”
     
      蒋月兰这种做法,李萧然看在眼里,只怕还会无比的感激她,纵然将来敏之变得不学无术、骄纵任性,那也只会觉得他自己品行不好,不堪教养,否则嫡母都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这么精心的管护,怎么还能不学好呢?纵然将来被人察觉,最多也不过是以为蒋月兰慈母多败儿,过于宠爱孩子而已,很难想到别的方面去。可李未央和李敏德,却都是很喜欢把人往恶毒方向思考的人,很显然,他俩的想法这次达成了一致。
     
      赵楠还是有点不敢置信,怎么看,那位柔弱的新夫人都十分疼爱敏之,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根本不像是心机那么深沉的人。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原先在四弟的小床旁边,放了许多的玩具,每天还在他眼前挂好多的图案,给他多听、多看、多摸的机会,让他把感兴趣又没有危险的东西抓起来观察摆弄,夫人有这么做吗?”
     
      赵楠想了想,摇了摇头。
     
      李未央淡淡道:“这就是了,这么大的孩子,还整天抱着宠着,就算健康长大之后也是个废物点心!都说大夫人毒辣,我瞧着蒋月兰比大夫人可要强多了!”
     
      李敏德的笑容很寻常:“这是自然的,蒋柔可是蒋家的嫡女,有蒋国公府做后盾,她什么都不必担忧,讨厌一个人自然就不肯留着她碍眼,一定要想法子除掉,这也是蒋家人严格教子却疏忽女儿的表现,但蒋月兰却不同了,她虽然是嫡出的,但父亲不如蒋旭得力,有个继母,弟弟妹妹又是一大堆,她若是不努力往上爬,今天哪里有好日子过?所以她擅长的是更隐晦的法子,不会明着来暗算的,这也是她比蒋柔厉害的地方。”
     
      “不,蒋月兰并不是为了对付我,她是看父亲对敏之过于疼爱,担心将来她的儿子会落了下风。”李未央淡淡地道,的确,李萧然对李敏之的疼爱,已经远远超过一般父亲对待庶子的态度,难怪蒋月兰会有所担心。
     
      李未央这样说完,反而有点忧虑,大夫人那种阴着来的,她反而很容易收拾掉,但蒋月兰却不是,她很善于利用正夫人的身份做事,还做的光明正大,纵然你什么都明白,她也直接用嫡庶之别压死你,叫你无计可施。横竖她教养孩子的权力是真的,认真抚养孩子也是真的,你能说什么?有苦说不出!还得反过来谢谢她,求着她,真可谓是手段厉害了!若是当年大夫人也用这样的法子,李未央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将她除掉了。
     
      李敏德看了李未央一眼,道:“预备怎么办?”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她有阳关道,我有过桥梯,走着瞧吧。”
     
      雪后的阳光虽无多少暖意,但与雪光相映更加显得明亮。老夫人抱着手炉站在走廊下,看着外头的红梅白雪,呼吸间只觉得清芬馥郁,冷香透骨,不由笑道:“这场雪下得好,落在红梅上,漂亮得紧。”
     
      罗妈妈笑道,“也是大夫人的孝心,院子里开的最好的红梅,也都送来了您这里。”
     
      老夫人微笑颔首,一边看着漫天的大雪,细细欣赏怒放的红梅,一边道:“她也算是个懂事的。”
     
      罗妈妈笑而不语。
     
      老夫人看了一眼雪地,若有所思道:“这雪这么大,要是堆成雪人,敏之看见了不知多高兴。”
     
      罗妈妈就笑了:“老夫人,四少爷还小呢,这种天气怎么能出来呢?不过,有您爱护调教,过几年就会到处跑了。”
     
      “这孩子看见人就笑,实在是可爱。”老夫人笑了笑,道,“只可惜,偏偏生在姨娘的肚子里,若是他是蒋月兰的亲生儿子,一切就都不同了。”
     
      罗妈妈笑道,“四少爷有福气的,现在又被养在大夫人名下,听说夫人整日里爱不释手地抱着,可见心里很疼爱他,往后的时间长着呢,绝不会比嫡出的差。”
     
      老夫人颔首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就怕将来蒋月兰有了自己的孩子,对我们敏之就没那么关心了。”
     
      她说的是“我们敏之”,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从前对待李敏峰,因为大夫人的缘故,老夫人总觉得有点膈应,虽然疼也是疼的,却如同隔靴搔痒,总带着点不痛快,生怕大夫人仗着儿子更加了不得,但是对李敏之这个看人一脸笑的胖娃娃,老夫人就没这么多防备了。
     
      罗妈妈想到这一点,不由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老夫人是年纪大了,越发对子孙上心了,不过,四少爷那么憨的孩子,的确招人喜欢,她想了想,道:“这个……恐怕不会吧,听说昨儿个半夜四少爷惊夜,大夫人听了丫头们的禀报,赶紧冲过去,生怕孩子受了风寒,结果回来的时候却看到她自己忙得连鞋子都穿倒了,这说明大夫人是真心疼爱四少爷啊。况且,她是个聪明人,横竖孩子有乳母照顾,将来大了也是出去念书,她费不了多少心思的,若是将来四少爷有出息,那也是她的功劳。”
     
      老夫人想了想,眉头也就松开了:“这倒也是。”
     
      罗妈妈笑道:“是啊,大夫人还是很有办法的,您看大小姐现在不也很懂事吗,可见她教的很好,宅院也管理的丝毫不差呢!老夫人无需过虑,好好保重就是。”
     
      老夫人点点头:“李长乐如今是会讨人喜欢。有时候跟着蒋月兰来我这里请安,规矩也一点不差。原本我还想借机会警告她一下,既然她自己识趣,也免了我的口舌,大事上点拨着不错就是了,横竖三年一到,就立马将她嫁过去,是好是赖,全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罗妈妈这才笑道:“老夫人英明。”正说着,却看到一个披着鹤髦的少女在众人的簇拥中进了门,老夫人指着她笑道:“看看,未央这丫头越发生得俏了!”
     
      李未央今年已经满了十五岁,个子又抽高了一个头,看起来高挑纤细,风流蕴藉,虽然面容比不上李长乐国色天香,也可算是个引人注目的小美人了。
     
      李未央笑盈盈地走上来,老夫人拉着她的手,道:“怎么不捧个手炉,你是一贯怕冷的。”
     
      李未央就是笑:“这走过来,手炉都凉了,索性就不带了,来老夫人这里蹭暖炕,岂不是更好?”
     
      老夫人笑道:“你呀,就会占我便宜。”一边说着,一边道,“到屋子里再说吧。”
     
      李未央一靠近屋子,便觉得暖洋如春,真个人都舒展了过来。屋中燃着六盆炭火,不时噼啪一声发出轻微的爆裂声,炭火的热气氤氲地扑上脸来,蒸得室内供着的蜡梅香气勃发。她笑眯眯地脱了大髦,然后挨着老夫人坐到炕上。
     
      老夫人看了一眼,李未央梳着精巧的发髻,发间不用金饰,只以零星水晶点缀,衣裙上绣着一小朵一小朵浅绯的梅花花瓣,伴着银线绣成的雪珠子,精绣繁巧轻灵如生,仿佛呵口气,便会化了。老夫人暗暗点头,未央虽然妆容素净,这一身打扮却不会让人小瞧了去。
     
      就这时候,炭盆里又连着爆了好几个炭花儿,连着噼啪几声,倒像是惊着了人一般。
     
      老夫人招招手,便有丫头用漆盘端了一碗浓浓的红糖姜汤送过来,李未央喝下,丫头又替她加了个貂皮套围得严严的。老夫人见她面色好看了许多,这才笑道:“这么冷的天,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李未央笑道:“正是天气冷,送了点热汤过来。”说着,便让白芷送了用厚厚棉絮包着的食盒进来,这样冷的天气,食盒里面的汤却还是热的,这是因为李未央在食盒的底层加了一层带温的炭炉。
     
      老夫人点点头,从入冬开始,李未央的人参百合润肺汤汤便是一日不落的,她笑道:“一日不喝也没什么,何苦这样费心啊!”
     
      李未央便笑笑,道:“冬天到了,老夫人喉咙便不舒服,半夜里总是咳嗽,这百合是润肺的,特意选的人参也不燥,正是合适。未央能为老夫人做的不多,这点事情也不难,有什么做不得呢?”
     
      见她如此坚持,老夫人便满意地点点头,道:“昨儿个夜里,听说敏之受了惊,我正准备去瞧,你也和我一起去吧。”
     
      李未央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什么,最终只是露出温和的笑容:“是。”
     
      到了福瑞院,还没进门,便听到孩子的哭声,李未央心里一紧,看了一眼老夫人,见她同样皱紧了眉头,脚下的步伐也快了许多。
     
      进了屋子,便看到蒋月兰亲自抱着敏之,不停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的额上围着大红猩猩毡镶碎玉粒子昭君套,披着一身厚厚的多宝丝线密花锦袄,敏之靠在她怀里,却还是哭得很厉害。
     
      “到底是怎么了?”老夫人快步走进来。
     
      蒋月兰一怔,连忙抱着孩子要行礼,老夫人连忙伸出手阻拦了。
     
      蒋月兰也是真心着急,她好不容把孩子抱来,怎么能让他这样一直大哭呢,可不论她想什么法子,这孩子该哭还是哭,半点也不理睬。
     
      本来的笑娃娃,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哭神仙,叫她怎么解释?!
     
      老夫人的脸色就一沉。
     
      李未央连忙道:“老夫人,敏之是刚到了新地方,许是不适应呢!”
     
      “这都十天了,还有什么不适应的!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是不是你屋子里的人照顾不周?!”老夫人几乎有点疾言厉色的,她实在是心疼小孙子。
     
      蒋月兰脸色一白,顿时眼圈都红了:“老夫人,我是真心疼敏之,可我毕竟年轻,照顾不周是有的,所以老爷特意从外头请了有经验的乳娘,可连她都无计可施啊。”
     
      李未央微微一笑,说话的艺术很重要,老夫人要责怪,就得责怪自己儿子了。
     
      老夫人还是不高兴:“敏之这样哭,迟早哭出什么毛病来,看,这孩子嗓子都哑了。”
     
      蒋月兰无语,这破孩子该哭哭,该睡睡,从来不耽误吃饭时间,吃饱喝足后又接着鬼哭狼嚎,她照看过七八个弟弟妹妹,从来没遇到这种事情,更加不能理解这孩子为什么一碰到自己,哭的就更凶。饶是她已经做好万全之策,还是被这孩子弄得一个头两个大。
     
      老夫人上上下下地看着孩子,越发的心疼,道:“我来我来,把孩子给我!”
     
      蒋月兰当然不敢耽搁,立刻就把孩子递给老夫人,敏之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老夫人,果然停歇了哭声,老夫人刚道:“你看,还是你不会抱孩子!”谁知片刻后,敏之小盆友哭的更厉害了,而且一副淹没老夫人的态势。
     
      李未央连忙道:“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都传了几回大夫了,什么也没检查出来。”蒋月兰为难地道,这回,她是真心委屈,连李萧然都对她有了误会,觉得是不是她背地里对敏之不好,所以孩子每次在她怀里就又哭又闹的。
     
      “或者是被什么东西魇着了!”老夫人想了想,摸了摸敏之的脑袋,敏之抽泣了一下,像是响应一般,继续哭。
     
      “魇着了?”蒋月兰一愣,随即道,“这个……应该不会吧。”
     
      老夫人皱眉:“谁说不会,这院子本来就不干净!”
     
      这话一说出口,不光是蒋月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他们都想起,第一任夫人就是在这里被魇着了,后来搬回蒋家养病,没多久就死了,难道说,这院子里真的有什么脏东西吗?不要怪她们迷信,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说不准的,蒋月兰强笑道:“老夫人,要不然请个道长回来给敏之看看?”
     
      老夫人想了想,道:“只怕不管用,当初不知请了多少大师,脏东西还是赶不出去!”
     
      蒋月兰沉默不语,这时候,她说什么好像都是不对的,她看了一眼啼哭不止的李敏之,叹气不已,本以为是可以拿捏住这孩子,现在怎么看,他都是个可怕的烫手山芋。按照这样再哭下去,原本自己的功劳可全都被抹杀了,还会让老夫人怀疑自己背后虐待孩子了!从没见过这样难伺候的孩子,还不如早点把孩子送回去,免得将来出了问题,老夫人非要跟自己拼命不可。她想了想,眼中便露出犹豫之色,正准备开口说话——
     
      李未央微微一笑,将蒋月兰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罗妈妈惊呼道:“老夫人,您快看!四少爷身上出疹子了!”
     
      李未央一惊,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捏住敏之莲藕一样的手臂,仔细看了看,发现他的手臂关节处有好几个红色的小包,颜色还隐隐发出黑色,顿时心中一冷,道:“这是什么?!”
     
      老夫人一看,也是勃然变色道:“蒋月兰,你自己看看,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
     
      蒋月兰面上吃了一惊,赶紧过来一看,露出无限惶恐的样子:“老夫人……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不由自主地皱眉,蒋月兰好不容易将孩子要过去,是不会无缘无故害敏之的,那敏之身上的小包,是不是被什么毒虫咬到了?“老夫人,赶紧请个太医来瞧瞧吧,敏之体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这可怎么办啊!”
     
      敏之抽抽搭搭的,身子靠在老夫人身上,老夫人心头更难受,赶紧道:“去请太医!快去!”说完,狠狠瞪了蒋月兰一眼,“我把孩子交给你照顾,你就是这么照顾的!太令我失望了!”说着,将敏之放进李未央的怀里,厉声道,“都回去!”
     
      老夫人带着敏之浩浩荡荡地走了,蒋月兰只觉得身子一软,不由自主靠在荣妈妈的身上。
     
      荣妈妈也是满脸的困惑,她不明白,夫人是精心照顾孩子的,怎么会出这种事呢?她忙把蒋月兰扶着坐下,端了一盏茶上来,轻声道:“天冷了难免火气大,老夫人只是误会了夫人,您千万别放在心里。”
     
      蒋月兰刚才惊惧过度,现在才缓过来,接过茶盏却并不喝,只是缓缓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荣妈妈想了想,猜测道:“会不会是三小姐故意搞鬼,想要让孩子回到七姨娘那儿?”
     
      蒋月兰摇了摇头,道:“若说她想要让孩子回去我是相信的,可是故意引毒虫来伤害李敏之,我却是不信,你没看到她刚才的表情吗,显然是意外之极,愤怒之极的!”
     
      荣妈妈越发有点着急:“可是这样一来,老爷和老夫人第一个就会怪罪在夫人身上啊!这可怎么办呢?”
     
      蒋月兰郁然叹了口气,望着榻上刚刚做好的一堆精心绣制的幼儿衣裳:“现在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若是李敏之真有什么事情,我只怕是要被李未央和七姨娘恨死了,原本还想借着这个孩子拿捏住李未央,真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荣妈妈慨然道:“这件事,夫人是受委屈了。”
     
      “我只是不明白,饮食人手我都是处处小心的,究竟在哪里出了问题。”蒋月兰下意识抚着那些小孩衣裳,道,“我一定要找到,究竟是哪个在背后作鬼!”
     
      荣妈妈道:“奴婢也很不明白,谁会有机会对四少爷下手呢?”
     
      蒋月兰摇摇头,双眉微蹙:“七姨娘天生福薄,她的孩子也是难伺候,哪怕多多的人照顾着,也是不济事的。人多,才手忙脚乱,保不齐就被人瞅准机会下了手,你吩咐下去,一定要好好查清楚!”
     
      荣妈妈赶紧道:“奴婢知道了。”就看到蒋月兰站起身,荣妈妈不由道:“夫人去哪里?”
     
      蒋月兰蹙眉:“我得去老夫人那儿看着!”
     
      “夫人,现在老夫人动了真怒,你要是现在去——”荣妈妈很担心。
     
      蒋月兰嗔怪道:“妈妈怎么也糊涂了,如果我现在不在那儿,更容易被人钻了空子!”
     
      荣妈妈一听,立刻明白过来,赶紧扶着蒋月兰去了梨香院,到了里面,却看到不仅仅是李未央在,连李萧然和府中各个姨娘,一并都到了。荣妈妈心中更加惶恐,看样子,今天这件事情算是闹大了。
     
      老夫人看见蒋月兰,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道:“你还来干什么!”
     
      蒋月兰看着老夫人,只是默默垂泪,一句话都不曾替自己辩解。
     
      李萧然原本也想要责备她两句,看她模样,也就不能多说什么,便道:“老夫人,月兰毕竟年轻,照顾不好小孩子……”
     
      “照顾不好就别逞能!”老夫人的眼圈都红了,现在她身边的亲孙子,只剩下一个敏之了,如果这回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她岂不是要伤心死吗?说起来,当年李长乐和李敏峰都是李萧然在外地任上生的,老夫人不曾亲眼看着他们出生,感情也就没有那么强烈,可是敏之是从出生开始便被老夫人千宠万宠地抱在怀里的,自然是不同的感觉。
     
      老太医很快被请来了,他仔细看了一下孩子的伤口,随后道:“倒不像是毒虫咬的。”
     
      李萧然皱紧眉头:“这样的小包,也不是疹子吧。”
     
      老太医摇了摇头:“不是疹子,倒像是中了毒。”
     
      这话一说,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大家全都看向蒋月兰,李未央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老夫人厉声道:“中了毒,谁会这么狠心,对这样小的孩子下毒?!”
     
      七姨娘忍住泪,抱着李敏之不敢说话。
     
      李未央的心中此刻最为复杂,她一时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疏忽,才害得别人有机会对李敏之下了毒!思来想去,她几乎是无比的后悔!可同时她又觉得有哪里不对,敏之在七姨娘这里,她派人日夜照看,从不许外人插手,除非孩子是在蒋月兰那里……她的声音极轻:“父亲,敏之还这么小,怎么受得了这种苦。”她沉声,如钟磬般郑重,道:“请求父亲彻查此事,还敏之一个公道。”
     
      李萧然的眼中闪过雪亮的怒意,向着众人冷冷道:“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样的胆子,敢谋害我的儿子!”
     
      老夫人点点头,道:“王太医,万事拜托你了。”
     
      老太医胡子雪白,闻言点了点头,道:“小少爷命大,中毒不深,若是成人两副药就好了,不过孩子的话……就麻烦多了!不过也不妨事,我开些温和的清毒药,混在奶水里头喝下去就好。”
     
      李未央心头无数个念头转过,终究只是道:“对成人来说,清毒药本身有毒性吗?”
     
      老太医摇了摇头,道:“这倒是没有。”
     
      李未央松了口气,道:“混在奶水中只怕喝不下去,那就请乳娘抹在身上吧。”
     
      老太医点点头:“这个法子好,或者多准备一点,由乳娘自己喝下去,也是可以的,经过奶水稀释,味道也没那么大。”
     
      李未央看了一眼,敏之已经睡着了,谈氏晶莹的眼泪掉在他的脸上,他可能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小嘴还动了动,脸蛋儿红艳艳的,半点都看不出中毒的模样。她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居然敢动她的弟弟,真是找死!她的目光看向蒋月兰:“母亲,这些日子弟弟都是住在你那儿的,不知可有什么人亲近过吗?”
     
      她知道,蒋月兰不会也不可能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因为敏之有半点损伤,第一个要倒霉的人就是她,所以极有可能是其他人——
     
      蒋月兰仔细思虑了半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李长乐,却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惊异之色,说实话,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李长乐,因为只有她能出入自己的院子,可是现在把她供出来,不是跟蒋家人结怨吗?她想了想,道:“敏之都是喝的奶水,平日里也没有外人进出他的房间,若说有人下毒,我实在是想不通,到底这毒是怎么下的?或者,是不是有人给乳娘下了毒?”
     
      老太医摇了摇头,道:“这种毒如果是孩子用是很容易中毒,可是对于成年人来说就大不相同了。若是通过乳娘下毒,剂量必须很大,很容易会被人发现的。我倒是怀疑,极有可能是四少爷的贴身之物被人动了手脚,不妨检查一二。”
     
      李未央站起身,走到敏之身旁,仔仔细细地将他周身看了一遍,从襁褓到他的手脚,轻轻动手解开了他的襁褓,用小被子将他裹了起来。随后里里外外翻查了一遍,连枕头线脚都看的特别认真,却是一无所获。最终目光凝在他身上的金项圈、金手镯、金脚环上,停顿了片刻,她自己动手,将这些东西全都取了下来,然后回头看向老太医:“太医,您看这些东西会不会有问题?”
     
      罗妈妈先皱起眉头:“三小姐,这些可是老夫人吩咐人打的!”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不会疑心老夫人,但这些中途是有人经手过的,万一被动了手脚呢?”
     
      罗妈妈看向老夫人,老夫人点点头,咬牙道:“不错,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查!”
     
      一屋子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李萧然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如果出了问题,谁也承担不起。
     
      这一套金首饰价值千金,光是这珠宝晶莹,黄金灿灿的项圈锁便是巧夺天工,项圈的形状为海棠四瓣,脖子处一瓣,弯长七寸,瓣稍各镶了一块猫眼石,还是老夫人特地从自己的陪嫁首饰上取下来的,寓意吉祥如意。胸口处一瓣,弯长六寸,瓣梢各镶红宝石一粒,左右两瓣各长五寸,皆凿金为榆梅,镂空刻着东珠,锁横径四寸,元宝形状,其背镌着长命百岁四个字,锁下垂东珠九颗,蓝宝石为坠脚,精巧万分,可见当初老夫人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心思。
     
      老太医从丫头手中接了金饰,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显然是很难判断。
     
      李未央冷笑一声,不是很难判断,而是不敢随便判断!她想了想,道:“去取化金水来。”
     
      众人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地看着。老夫人皱眉,高声道:“你们都聋了不成!没听见三小姐的话吗?”
     
      化金水可不是什么常用的东西,不过李家仓库里的确是有的。丫头们吃了一惊,连忙应道:“是。”不一会儿,便取来了一个瓷瓶,李未央将瓷瓶里面的药水倒了出来,随后谢绝了罗妈妈的帮助,亲自动手,将金项圈上的金流苏切了一小块下来,浸入了碗里,不出半个时辰,原本精致的流苏化成了一滩水。
     
      李未央扬声道:“去牵一条狗来。”
     
      丫头闻声便去了,很快牵了后院一条看门的狼狗,这狗高大凶猛,冲着李未央龇牙咧嘴的,汪汪直叫。李未央将碗递给丫头,让她递给养狗人,道:“喂下去。”
     
      养狗人迟疑片刻,便将这碗里的水一起给狗喂了下去,所有人都盯着那条狗,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不一会儿,那条凶猛高大的狼狗就倒在了地上,满地打滚,最后七窍流血地断气了,李常笑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三步,她正好瞥见那狗惨烈的死状,差点没呕吐出来。
     
      四姨娘连忙用帕子捂住嘴巴,露出嫌恶的神情。
     
      老夫人冷冷道:“拼上了这样的心思去害一个小孩子,哪里还有不成的。这个人还真是心思狠毒。”
     
      老太医仔细查看了一番那狗的死状,点头道:“我猜测的不错,果然是生附子,看来此人是用了生附子化在金子里,孩子戴上初初几日是不会有异样的。但时间长了,这些毒素接触到他的身体,毒性愈强。日积月累下来,只怕性命不保啊。”
     
      老夫人的神情更加不敢置信:“这金项圈是我送的,此人连我的好心都敢拿来利用,简直是罪不容诛!”
     
      李萧然的身体轻轻一晃,捧在手中的茶盏哐啷砸在了地上,他几乎是狂暴地站起来,怒吼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屋子里的人全都面面相觑。
     
      谈氏一个支撑不住,差点晕过去,旁边的白芷和赵月连忙扶住了她,她不敢置信地站起来,忍不住眼泪,突然指着九姨娘道:“只有你碰过这金项圈!是你,一定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敏之!”
     
      九姨娘心头大惊,眼见所有人的目光投递过来,情不自禁跪下道:“老爷明鉴,我是真的不知情,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看着这金项圈特别漂亮,借着回去两天给静儿也仿造了一个银的,怎么……怎么可能动手脚……”
     
      李常静出生以后,因为是个女儿,老夫人便连看都没肯多看两眼,长命锁都还是九姨娘自己吩咐人去打的,她看到李敏之的金项圈巧夺天工,心中又是嫉妒又是羡慕,便悄悄向七姨娘借了两天,回去让人画了样子,重新给李常静打了一套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那些名贵的宝石她就没办法了,只能用琉璃来替代,现在却莫名出了这种事,别人当然第一个怀疑她了!
     
      就在这时候,李萧然怒声道:“你还是不肯说实话?是不是只有你碰过这金项圈!”
     
      九姨娘完全吓坏了,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拼命道:“老爷,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怎么会去害四少爷,我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哪里做的出这种阴毒的事情啊!”
     
      蒋月兰看了她一眼,道:“九姨娘,事已至此,你还是老老实实说清楚!”
     
      九姨娘嘶声道:“老爷,我若是真的做了,我一定会承认的,但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万万都不会认!”
     
      李长乐一直没有开口,此刻冷笑一声,道:“九姨娘,正是因为你恨四弟受到老夫人宠爱,才会用这种恶毒的法子来害他!我劝你还是老实说吧,免得将来受苦!”
     
      九姨娘啼哭不已,却是怎么都不肯承认。
     
      李未央的目光在九姨娘的脸上扫过,最后却是落在了李长乐的身上。
     
      李长乐被李未央那种冷飕飕的眼神看的害怕,不由道:“三妹,你这是怎么了,为何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我是在为四弟说公道话啊!九姨娘一是仇恨四弟,二是因为母亲刚进门,父亲去福瑞院去的多了,她心里头不痛快,所以这样做法,分明是借着四弟的事情陷害母亲!好让父亲怪罪啊!”
     
      李未央的目中神色不定,这一次,连她自己都拿不准,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蒋月兰,不,她不会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可她若是故意嫁祸给九姨娘呢?这样不就既可以除掉敏之,又可以除掉九姨娘这个得宠的心腹大患吗!但这么一来,岂非太危险了,很容易被老夫人盯上,蒋月兰总想着名利双收,稳妥地坐稳大夫人的位置,不像是这么没脑子的人!九姨娘呢,她已经三番四次想要来害七姨娘了,又被四姨娘挑唆着来自己这里闹腾,她的动机很明显,就像是李长乐所说,是为了祸水东引!那四姨娘呢?她就没有嫌疑吗?她最憎恶的一个是蒋月兰,一个是九姨娘,借着这件事,两个都肯定都失了宠!可是李长乐突然开口帮敏之说话,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她的嫌疑比谁都大,可是自己早已吩咐过,若是李长乐靠近敏之一定要特别注意,赵楠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蒋月兰的屋子外头盯着,李长乐若是动过那金锁,赵楠是一定会知道的!可是根据赵楠的回报,在李敏之住在福瑞院期间,李长乐连碰都没有碰到过他!
     
      李敏峰离开以后,敏之成了父亲身边唯一的孩子,老夫人对他又是心肝宝贝一样疼着,当然会招人恨了,不用想也知道,多少人恨不得他在李家消失……这件事,与其说是别人用敏之来打击李未央,不如说是敏之被卷入了李家的内斗里面去,就冲着他男孙的身份,冲着蒋月兰收养了他,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九姨娘受了指责,不管不顾地冲上去,照着李长乐的面门便是狠狠两个耳光。她还要再打,蒋月兰大声道:“还不快拦着她!快!快拦着她!”
     
      丫头们冲过去死死拉住了九姨娘,她口中不停骂道:“大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冤枉我!你怎么这样狠毒啊!”
     
      李长乐没想到一向柔弱的九姨娘居然二话不说冲过来就打人,一时之间晕头转向,脑中嗡嗡地晕眩着,脸上一阵阵*辣的,只觉得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她伸手一抹,才发觉手上猩红一道,原来是九姨娘下手太重,打出了血,她一下子尖叫了起来:“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的脸!”她恨不得立刻过去给九姨娘一个耳光,谁知站在她后面不远处的一个高个子的妇人立刻上来拉住了李长乐:“大小姐,万事有老爷给你做主!”
     
      李长乐猛地清醒过来,扭头就扑倒在李萧然的面前哀哭不止。李未央看了一眼那高个子、眉眼严肃的妇人,立刻想起这是当初蒋家留下的其中一个人,周妈妈。她在关键时刻提醒了李长乐,若是刚才她也扑过去给了九姨娘一个耳光,那这件事情她就不占理了,因为九姨娘是李萧然的妾!轮不到她来教训!
     
      老夫人皱起眉头,厉声道:“还不架住九姨娘!”
     
      九姨娘疯了似的挣扎,李未央看着九姨娘神情不对,道:“老夫人,九姨娘好像有点失常。”
     
      不知道什么原因,九姨娘看起来眼睛赤红,嘴唇惨白,倒有点像是当初的李常喜,被人抓住了,她还在拼命挣扎!吓得四姨娘一脸倒退了好几步,满脸都是惊惧。可是,为什么?刚才她还好好的,难道因为被发现了,所以一下子吓得疯了?李未央望着那群人拼命按住九姨娘,眉头皱得更深更紧。这件事,越发地乱成了一团!
     
      老夫人厉声道:“九姨娘,你不要装疯卖傻的!”
     
      ------题外话------
     
      小秦:未央,楼下有读者嫌你弱!
     
      未央:我是斗战胜佛,不是双枪老太婆!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