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3 用毒高手

    庶女有毒

    103 用毒高手


      九姨娘却像是根本听不见老夫人在说什么,发疯一样地挣脱人群,和往日完全判若两人!
     
      李萧然站起身,厉声道:“九姨娘装疯卖傻,你们呢?若有半句谎言,谁都别想逃过去!”
     
      九姨娘身边的丫头们吓得够呛,连连在地上叩头。
     
      老夫人森冷道:“他们肯定知道什么,全都拖出去,各打一百个板子,什么时候承认了什么时候再说!”
     
      丫头们吓得浑身发抖,外面的护卫已经上来拉人,屋子里顿时告饶声连成一片!这时候一个面色苍白、个头娇小的丫头突然大声地磕头求饶道:“奴婢招认了!老夫人饶命,老爷饶命,是九姨娘吩咐奴婢这样做,奴婢实在不敢不听啊,若是奴婢不按照她的吩咐做,她一定会赶了奴婢出去的!”
     
      李萧然挥了挥手,护卫们手一松,其他丫头们便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老夫人逼视着她道:“她让你做什么!”
     
      丫头面色惨白道:“九姨娘……九姨娘借着上香的机会,将那金项圈拿到外头金铺去,熔了金子,又在里头加了点药,奴婢也不知道她加的是什么啊!奴婢更不曾想到姨娘居然是要谋害四少爷!当时她只是说着金项圈这样值钱,扣下一点金子也不会被发现的,她还说只要奴婢按照她的吩咐做,就抬了奴婢做二等的丫头!”
     
      谈氏听了这话,气得浑身发怔,心口一阵阵发寒,仿佛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渊里,她一直以为九姨娘只是受人挑拨才会做错事,谁知她竟然一心要谋害自己的儿子!
     
      蒋月兰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道:“九姨娘,你明知道敏之被养在我的屋子里,他出了事情我根本逃脱不了责罚你还这样做!你分明是——”她一边说,一边眼泪盈盈地看向李萧然。
     
      李未央却一直都看着九姨娘,面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九姨娘还在拼命地挣扎,大声叫道:“你们害我!你们都在害我!你们串通起来害我!”
     
      除了九姨娘的叫声外,谁都不敢说话了,屋子里的气氛几乎叫人窒息,李萧然微微地眯起眼睛,他实在想不到,九姨娘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四姨娘看了一眼李萧然,叹息道:“老爷,这丫头的一面之词并不可信,还是要好好查问才是,切莫冤枉了九姨娘!”
     
      老夫人恨不得当众处死九姨娘,闻言冷笑一声,道:“未央,你怎么说?!”
     
      李未央早已觉得这件事一团乱麻,更何况她有很多事情还要自己去调查,所以现在只是道:“事情但凭老夫人和父亲做主,未央不敢置喙。”
     
      老夫人点点头,道:“人证物证都在,老大,你自己说该怎么办!”
     
      应该说,李萧然对九姨娘是有感情的,但是戕害李家的子嗣,这种事情也是绝对不能被原谅的,他看了一眼九姨娘,道:“我一直这样宠爱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连敏之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他的声音越来越冷,“既然如此,我也不能留情了,否则会坏了李家的规矩!从今天开始,把九姨娘单独锁起来,再不许她出入。至于这个丫头,先关进柴房,等找到了金铺掌柜,让他们对质,若是属实,直接杖毙!”
     
      那丫头一边哀哭,一边被人拖下去,李未央看着这一幕,越发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蹊跷。
     
      蒋月兰叹道:“真没想到,九姨娘这样柔弱的一个人,居然会做出这种事!好在发现得早,若是不然,真要连累了敏之一条性命啊!”说着,她跪下向李萧然道,“老爷,是我没照顾好四少爷,您怎么罚我,我都不会有怨言的。”
     
      李萧然看了一眼老夫人,便将她扶了起来,蒋月兰泪水盈盈的,只是不肯起来,老夫人道:“算了,这件事情跟你没什么干系,起来吧。”
     
      蒋月兰这才站起来,眼泪汪汪地道:“那我现在就将敏之抱回去,好好照顾。”
     
      老夫人皱皱眉头,就看着蒋月兰走过去,在谈氏欲言又止的眼神里抱起了敏之,刚走了两步,敏之陡然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哭开了。
     
      “看看,看看!你还能干什么!连个孩子都照顾不过来!”老夫人怒声道。
     
      蒋月兰真心觉得委屈,她哪里会知道这孩子这么容易惊醒!
     
      谈氏赶紧将孩子接过去,敏之一下子就不哭了,立刻靠近亲娘怀里,眼中精光四射,刚才那副嚎啕大哭的样子好似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小手又挥又抓,显然是兴奋的。
     
      到底还是亲娘有法子,老夫人放了心,反倒心疼道:“到了福瑞院不到十天,看这孩子,精气神都没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李未央看了一眼自家小弟,除却胳膊上的红点,他还是养得白白胖胖,哭声更是中气十足,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精神受损的迹象。
     
      蒋月兰心中不想如此轻易放过敏之,立刻道:“还是交给我试试看吧!说不准刚才是我动作重了,我轻一点就是!”说着,便从谈氏手里接过了敏之,可是刚到了她手里,敏之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般哗哗流了下来,又恢复到之前哭天抢地的景况之中。
     
      这下子,一屋子人怀疑的眼光都落在蒋月兰的身上,李萧然皱眉:“怎么孩子一碰到你就哭个不停?”
     
      蒋月兰心想老夫人不也一直没辙吗,只是这话她不敢当众说,只是苦笑道:“到底还是和七姨娘亲啊!”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倒是让李萧然自己觉得口气重了点。
     
      “七姨娘,还是你抱着吧。”李萧然慢慢道。
     
      说来也怪,谈氏一将敏之接过去,他立刻就由嚎啕大哭变成了抽抽噎噎,过了片刻,他连抽抽噎噎也不了,喜笑颜开地躺在谈氏的怀里,一个劲儿地在她身上嗅来嗅去,谈氏用手指摸了摸敏之的小脸,敏之立刻破涕而笑,竟然伸出手抓住谈氏的手指舔了起来。
     
      “母亲,四弟是年纪小不懂事,小孩子么,总是要哭闹一阵子的,以后习惯了就好了!”李长乐捂着刚刚上了药的脸,柔声道。
     
      老夫人皱起眉头,似乎在想什么。
     
      蒋月兰听了李长乐的话,立刻道:“是啊,我先带回去吧,实在不行让七姨娘去我那里住两天,等敏之习惯了再说。”一边说,她一边看了一眼跟过来的乳娘,乳娘立刻明白过来,上去抱敏之。
     
      李未央冷眼瞧着,唇畔划过一丝冷笑。
     
      谁知还没等乳娘碰到敏之,这小子就大哭起来,死活都不肯离开谈氏的怀抱,又哭又闹地躲开了乳娘的手,他的一双黑眼睛剔透的像个水晶球,反射着无暇的光芒,阻挡着尘世的污浊,平日里他总是笑,可是此刻却两眼泪汪汪地努力向谈氏的方向靠去,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让老夫人心疼不已。
     
      “月兰啊,你看……这孩子只肯跟他亲娘呆在一起,横竖你以后也要有自己的孩子,我看,还是让七姨娘带回去吧。”老夫人有些犹豫不决。
     
      李萧然点点头,最终还是心疼儿子:“是啊,月兰,你太年轻,还是不会照顾孩子,让敏之留在七姨娘身边吧。”
     
      李未央看着蒋月兰,笑容有一丝丝的嘲讽。
     
      蒋月兰的笑容有点僵硬,但很快恢复如常,眼睛里含了一点泪,看着敏之。
     
      李长乐忍不住握住拳头,脸上带笑道:“还是老夫人心慈,四弟有您这么疼着,真是天大的福气。可是母亲费了这么多心思,若是就这么放弃了,岂不可惜吗?还请父亲和老夫人再给她一个机会吧!小孩子总是有个过渡期的,再过个几天就好了!”
     
      李萧然皱皱眉,舍不得看到爱妻一副悲伤模样,道:“要不,就再试试看?”
     
      蒋月兰忙不迭地点头,立刻上去抱过敏之,道:“我一定尽心尽力。”
     
      李未央冷眼瞧着,并不出声,七姨娘舍不得,却想起女儿的吩咐,不得已将敏之丢下,站到了一边。
     
      然而,蒋月兰的最后一次尝试,终究是失败了,两天后,她亲自抱着孩子送到了七姨娘处,感慨道:“还是亲生的好啊,在我那里,从早到晚的哭啊,看得人真心疼。”
     
      李未央面色恬淡地看着蒋月兰乌青的眼下和发白的脸色,心道不是你心疼敏之,是父亲因为孩子吵闹情愿去四姨娘那里休息也不去福瑞院了,断了你的宠爱不说,外头人还都在谣传新夫人半夜里不是去看望四少爷的,是偷偷用针扎四少爷的小脚板,所以孩子一看到新夫人,哭的更厉害,这种恶毒的传言一经散播开,之前蒋月兰所做出来的努力全都化为乌有,李萧然三番五次地暗示,要对庶子大方一点,蒋月兰有苦说不出,思前想后,终究还是不得已,将孩子送了回来。正印证了李未央所说的话,不出十天,李敏之就又回到了亲生母亲的身边。
     
      蒋月兰离开的时候,看着笑容满面的敏之,心中又是奇怪又是疑惑,还带着十二万分的不甘心,但事已至此,她也是实在没了法子。她一走,所有人就放松了下来。
     
      敏之黑亮亮的眼珠盯住了谈氏,随后伸出一只胖得象藕的小手,咧开没牙的小嘴,笑了。谈氏脸上都是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猛冲过去,一把从丫头的手里夺过孩子,紧紧搂在怀中,发疯似地亲吻着孩子的小脸、小手、脖子、头发,一阵哭又一阵笑。
     
      李未央觉得这场景说不出的温馨,便轻声问道:“四少爷的毒都解了吗?”
     
      白芷小声道:“太医开了药,四少爷身上的小疹子都消了。”
     
      李未央点点头,目光便又移到了笑眯眯的敏之身上。
     
      谈氏之前生怕给女儿增加拖累,一直拼命压抑对孩子的不舍,如今宝贝又回到了自己身边,不由自主便紧贴着他柔嫩的小脸,感觉那小手的触摸,听着他咿咿呀呀的娇嫩声音,她的心一阵又一阵地在幸福和甜蜜中战栗。终于,大滴大滴泪珠滚落下来,落在敏之的小脸上。等她反应过来,看到一屋子人都在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失态了,依依不舍地将敏之放到摇篮里,笑道:“未央,你果真说的没错,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未央笑了笑,道:“其他人都出去吧。”
     
      丫头们闻声,悄然退下了。
     
      李未央走到摇篮边上,拿着拨浪鼓逗着敏之,敏之开心地就上来想要咬一口,李未央轻轻挪开了拨浪鼓,慢慢道:“敏之从小喜欢麦芽糖,偏偏年纪小不能吃,所以每次我都会吩咐丫头在勺子上抹一点或者乳娘在身上抹一点,让他舔着解馋,久而久之,每天他都盼着人送麦芽糖来给他舔着玩,比喝奶的劲头还要大。”一边说着,敏之又摇头晃脑地笑起来,李未央捏了捏他胖乎乎的脸,接着道,“后来蒋月兰非要抱着孩子走,这项福利自然就没有了,这个小馋猫是过两个时辰就要找麦芽糖,得不到自然哭闹不止了。”
     
      谈氏不敢置信:“就这么简单?”
     
      李未央失笑:“能有多复杂呢?”好吧,她的确是没全部说完,缺了麦芽糖的敏之喜欢哭闹,任何人抱着都不肯停止哭泣,那天谈氏的手上是按照李未央的吩咐抹了麦芽糖的,所以敏之一闻到这个味道立刻就喜笑颜开了。当然,仅仅这样做是不够的,敏之这孩子就是有点呆,看见谁都笑眯眯,哪怕蒋月兰抱着他也一样,所以李未央从蒋月兰第一天嫁过来就开始做准备,提防着这一天的到来。
     
      因为蒋月兰喜欢用沉水香,香味悠长而清雅,所以乳娘每次给敏之喂奶,喂到一半儿的时候,李未央便命白芷熏了沉水香走到敏之身边去,然后吩咐乳娘停止喂奶,久而久之,敏之就开始误以为只要有熏着这种味道的人出现,他就开始没奶喝了这样的错觉。很多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作为一个婴儿,就如同小狗护食一样,理所当然地对熏着沉水香的人产生强烈的憎恶感,蒋月兰不管再怎么精心,也无法改变李未央长期以来给孩子养成的习惯,所以在新婚第二天蒋月兰抱着敏之的时候他还笑嘻嘻的,后来再碰他,他就嚎啕大哭。
     
      李未央当然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谈氏,因为作为母亲,她肯定会很心疼,但是对于李未央来说,敏之这个小娃就是得受点小教训,否则看见谁都当成娘,这样傻乖傻乖肯定要不得,更何况,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让孩子回到亲娘的身边来。
     
      敏之黑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家腹黑的姐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卖了,兀自笑嘻嘻地很开心。
     
      “可是,敏之逃过这一次,将来又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三四岁了以后还用哭闹来想法子吧?”谈氏有点担心。
     
      李未央微微一笑:“以后?蒋月兰很快会有自己的孩子,纵然没有,我也会让她没心情来打敏之的主意。”
     
      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将来,而是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想到有人竟然利用敏之来打击异己,李未央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一边盯着敏之已经完好无损的胖胳膊,一边在思索,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看一件事情的真相,往往不是看表面,要看这件事情到底谁会得利。九姨娘倒霉,最得利的当然是蒋月兰,可是,蒋月兰并非这样短视的人,她是不会这样做的,那有嫌疑的人,不是四姨娘,就是李长乐了。可惜事后李未央曾经安排人手去调查过当初老夫人打造金项圈的铺子,铺子里早已换了掌柜,而九姨娘的那个熔金子的店铺,掌柜却是莫名其妙病死了,这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若说是内宅妇人所为,真的能够驱动那样豪华的金铺里面的掌柜吗?显然没那么简单。
     
      李未央想到这里,转过身,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谈氏惊讶地看着女儿,不知道她现在有什么事情,不过她很明白自己劝不住,便笑道:“外头凉,我去准备个手炉给你。”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碍事。”说着,便快步走了出去,刚一出门,一阵冷风吹来,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等在门口的白芷连忙替她披上大髦,道:“小姐,回去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低声道:“走,去看看九姨娘。”
     
      白芷和赵月同时一怔,白芷低声道:“小姐,九姨娘被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老爷说——”
     
      “父亲没有说连我想要问话都不行吧。”李未央施施然道。
     
      白芷道:“可是天气这样冷。”
     
      李未央不甚在意:“没关系,走吧。”
     
      赵月倒是一直很沉默,闻言便点头道:“是。”
     
      一路上几乎都没看见人影,大概这种风雪天气,谁都不愿意出门。李未央下意识地扯了扯大髦,走进九姨娘的院子里,却看不到看守的人,忽见不远处的雪地里,有个怪异的人形在动。
     
      李未央突然顿住了脚步。
     
      那个人头发十分蓬乱,似乎腿脚很不方便,膝盖很僵硬,走路的姿势也是歪歪倒倒,怎么看怎么奇怪。她离李未央越来越近,依稀可以看见,她的身上,穿的竟然是单衣……这样的天气,这里怎么会有穿得这么单薄的人!下一刻,李未央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竟是九姨娘!身上穿的不是什么夏天的单衣,而是睡觉时穿的里衫,所以是白色的。
     
      李未央皱眉,九姨娘怎么会一个人跑到屋子外头来?!老夫人不是吩咐加派人手,对她严加看管吗……怎么可能在外面疯跑都没人管?这种天气,她又出来跑什么?!
     
      赵月的手不由自主碰到腰间的软剑,提防地看着九姨娘。
     
      九姨娘已经发现了她们,忽然盯着李未央,拍着手哈哈大笑起来。
     
      李未央听她声音语气已经大异常人,心中一凛,不由自主地看向她的脸,见她一双眼睛空洞无比,仿佛曾经的李常喜!
     
      “哈哈哈,是你啊!”九姨娘伸出冻得发青的雪白手指,她的手从前总是美丽得不得了,连一点灰尘都不曾沾染过,可是现在,却满是泥巴、脏污和鲜血。
     
      “我认识你!你是那个了不起的三小姐!啊不!是李未央!那个扫把星!”
     
      李未央挑眉,九姨娘这个模样,莫非是真的疯了?
     
      赵月要阻止九姨娘的靠近,李未央却摇了摇头,赵月后退一步,九姨娘嘻嘻怪笑地靠近李未央,眼中的异光更盛,用小孩子之间讲秘密的口气对她说:“哎,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真的没有害人啊!我谁都没有害!他们在害我!他们联起手来害我!我就是觉得那东西漂亮才借回来给静儿,真的没有害人!”
     
      白芷看九姨娘疯疯癫癫,全身都忍不住颤动起来:“小姐,咱们回去吧,九姨娘疯了!”
     
      疯子的话不一定可信,但李未央直觉,九姨娘说的是真的。
     
      她皱眉,突然扬声道:“这院子里的人呢?都死到哪里去了!”
     
      这声音在风雪中并不大,但是院子里却一下子出来七八个人,四个妈妈几个丫头,个个脸上都露出惶恐的神情。
     
      李未央厉声道:“让你们看着九姨娘,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四个妈妈连忙跪下告罪,她们见天气冷,便没有守在门口,而是偷偷溜进去灌黄汤打牌去了,刚才发现李未央来了,她们也不敢出来,生怕被责罚,谁知还是逃不过。
     
      一个妈妈小声道:“县主恕罪,天气实在太冷了,奴婢几个冻的手都青了,原想着九姨娘疯疯癫癫的,也不会跑出去,所以才——”
     
      李未央冷眼瞧着他们:“还不快把姨娘扶进去!”
     
      咦,九姨娘不是害了四少爷吗,四少爷可是县主的亲弟弟,怎么她还对九姨娘这么好?四个妈妈对视一眼,不敢违抗,赶紧指挥着人上去逮九姨娘,可是疯子的力量比一般人的要大,九姨娘又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尖锐,挣脱了众人歪歪倒倒地向远处跑去,众人连忙又扑上去抓,好不容易才把人按在了雪地里,九姨娘光着脚,整个人像是生病了一样剧烈的痉挛着。
     
      李未央远远看着,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低声道:“吩咐你大哥看着九姨娘。”
     
      “是。”赵月低声道。
     
      李未央的预感果然正确,九姨娘一天之后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屋子里。
     
      “大夫说,九姨娘是吞金自杀的。”李未央慢慢地道。
     
      赵楠摇了摇头:“不对,奴才一直在外头守着,若是她吞金自杀,奴才不会看不见。”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她当然不会是自杀,是被人谋杀的。”
     
      “小姐,当天晚上丫头送饭进去的时候,九姨娘还是好好的,那饭菜我也用银针试过,没有毒,可是吃完饭不过三个时辰,九姨娘就没气了,刚开始我怀疑她中毒了,所以检查过屋子里所有的摆设,却都查不出来毒究竟下在什么地方,后来我又检查了一遍九姨娘的尸体,发现她好像在做梦一样,表情毫无痛苦。”
     
      “所以,杀她的人一定用了你验不出来的毒,或者从我们想不到的地方下手。”
     
      李未央在宫中生活过,知道很多毒是验不出来的,能被验出来的多有砒霜成分,所以赵楠找不出九姨娘的死因,并不奇怪。
     
      “这样一来,咱们的线索就断了。”赵楠不禁皱起眉头,在他看来,这大宅门里的事情弯弯绕绕,整得人头都大了,好端端的人还能在眼皮子底下就没了,他实在是弄不明白,他情愿去战场上拼杀,也比担惊受怕不知道从何处放出来一支冷箭要好得多。
     
      “你们不觉得九姨娘疯的很奇怪吗?”李未央这样说道。
     
      赵月点头,道:“原本还好好地,可是从荷香院里出来,就好像不认识人了。”
     
      李未央点头:“李常喜是叫我吓疯了,那么九姨娘又是怎么疯掉了呢?”
     
      “或许……就是因为罪过大,她怕责罚——”白芷试探着道。
     
      李未央摇了摇头:“敢做必定敢为,哪儿有那么容易疯了。”
     
      白芷不说话了,她也觉得,九姨娘突然的疯癫很有问题,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
     
      只有墨竹叹了口气,道:“可惜了六小姐,一出生没多久就没了亲娘。”
     
      李未央笑了笑,道:“这对她而言,其实是好事,九姨娘虽然美丽聪明,却不是在这种大宅门里头长大,容易受到别人挑唆,有这样一个娘,六妹妹只怕会受她连累的多,现在她死了,蒋月兰要在众人面前树立一个贤良主母的名头,当然会好好对待她。”
     
      白芷点点头,道:“小姐说的对。”
     
      墨竹却不以为然:“谁知新夫人心眼怎么样,万一她对六小姐也动手呢?”
     
      李未央失笑:“傻丫头,她何必要对六妹妹动手。六妹只是个庶出的女儿,将来最多就是给她一点嫁妆,还能用她来给家族争取利益,当然要好好教养,为蒋月兰博得好名声。但是敏之就不同了……”
     
      打压庶子一是为了为嫡子守家财。毕竟如果日后分家,庶子多少都有一份,如果不分家,那么公中还要出钱给庶子养家。一旦遇到心狭爱计较又不得宠的正室,当然把财看得身上的肉一样,恨不得这个庶出的压根就不存在才好。其二,是为了保住嫡子在家中的地位。大历朝的官员中,庶子超过嫡子的多得是,一旦庶出的儿子出息了发达了,不但分了嫡子的宠,母凭子贵的妾室也有可能给嫡母添堵。就像当今的沧州知府刘放,就是庶子出身,从小养在嫡母刘氏膝下,外放回来后看见自己亲娘李氏白发苍苍了还要在嫡母跟前立规矩,心中不忍,特意请了陛下圣旨,要接了自己的亲娘去沧州享福,皇帝看在刘放多年劳苦的份上准了,可消息一传开,嫡母刘氏觉得儿子极为不守规矩,气得要死,竟然命令人勒死了李氏,所以,嫡母一边养着庶子,一边心中怀着防备之心,这也是人之常情。应当说,这才是李未央不想让敏之留在蒋月兰身边的根本原因,若是对方一生无子,她还可能好好对待敏之,但若她有了自己的儿子呢?问题就多多了。
     
      李未央这样想着,目光看向窗外被风刮得东倒西歪的树枝,道:“这是今年最后一场雪了。”
     
      白芷和墨竹面面相觑,不知道李未央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来了。
     
      跟李未央想法一样的,还有李萧然,他觉得九姨娘疯癫的太奇怪,疑是有人毒害。如此想来,她突然死了,说不定也是有人谋害。刚开始他倒的确是想要查清楚的,可惜那掌柜死了,人证没了,唯一的线索就在九姨娘身边的丫头身上,她可以说,成为唯一的突破口。然而不管怎么问,这丫头翻来覆去就一个意思,是九姨娘下毒害了四少爷,其他一概都不知道,李萧然私底下派人用了大刑,可这丫头依旧没有改过口。
     
      “软硬兼施都没有效果,要不就是这丫头说的是实话,要不就是她以为自己说的是实话。”李未央这样对赵月道。
     
      赵月不明白,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李未央笑了笑:“区别就是,一个是她的确看到九姨娘下了毒,另一个就是别人让她误以为九姨娘下了毒。”
     
      赵月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样一来,还有办法调查出来吗?”
     
      李未央冷冷道:“既然有第一次,难免就会有第二次,只要我们暂时装作一无所知,对方还会继续行动的。”
     
      赵月点点头,道:“奴婢一定好好看着四少爷。”
     
      就在这时候,赵楠快步走进来,跪地道:“小姐,奴才已经照着您的吩咐,将近日九姨娘的饮食全部找出来了。”说着,他递上了一叠纸。
     
      李未央看了半天,却始终无法看出什么名堂,她低声道:“这上面也并无相克的食物,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良久,她皱起眉头,道:“你去另外找位大夫来。”
     
      赵楠应了一声,快速地消失。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久久陷入了沉默。
     
      一个时辰以后,赵楠带着一位发须皆白的老大夫到来,李未央看了他一眼,他立刻道:“奴才跟门房说,是小姐院子里的丫头病了,所以没有请李家的大夫。”
     
      李未央点点头,道:“请您帮忙看看,这饮食可有什么问题?或者说,吃多了有没有妨害?”
     
      老大夫颤颤巍巍的,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看到这一屋子的豪华摆设和李未央的穿着打扮,心中便明白过来,低下头不敢看李未央,只是接了那一叠纸,一张一张地翻看。
     
      这些纸上,记载了九姨娘一个月来的一日三餐。
     
      老大夫看了又看,指着每餐必有的一道菜道:“这蒸木薯糕——”
     
      李未央道:“木薯是九姨娘家乡特产,她极爱吃,父亲又一向宠爱她,所以特意从她家乡快马运来,除了怀孕期间她没碰过,吃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老大夫面色有点犹豫:“木薯的根、茎、叶都有毒,而且新鲜的根部毒性最大,如果吃生的或未煮熟的木薯,甚至于喝一口汤,都有可能引起中毒,数量多了,会引起死亡。所以,一般人是不喜欢吃这个东西的。”
     
      李未央皱眉,随后舒展开,道:“这倒不会的,厨房里总不至于连这个都做不好。”
     
      老大夫不敢再多说,又指着另外一道菜,道:“这道金针菜木耳……嗯……金针菜里面含有一种秋水仙的东西,如果人不小心吃多了,很容易产生另一种毒素,可毒害人的肠胃。不过寻常人吃了都能自己消化,倒是体弱的人必须少食用……”
     
      体弱?九姨娘生完孩子不过几个月,身体自然说不上强壮,但金针菜,是经常用来配菜的,李未央却从未听说它有毒过,所以脸上自然露出不信的神情。
     
      老大夫解释道:“老夫亲眼见过因为原本肠胃出血的病人在服用了这个之后七天七夜不能正常排便最后活生生憋死的……”
     
      白芷的脸上露出嫌恶的神情,这老大夫,在小姐跟前说什么憋死啊——真是太失礼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这些都不能解释九姨娘的死,总不能说她是木薯或者金针菜中毒死的吧,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这东西谁都吃,从未见过谁真的死了,老大夫说的是特例,也要在一定的环境下才能发生,不,等等,若是有人故意没有煮熟木薯,或者故意让九姨娘在脾胃虚弱的情况下服用大量的金针菜呢?
     
      老大夫还在说:“小姐你年纪轻,自然是没见过这些,老夫年轻的时候还做过朝廷的仵作,亲眼见过有人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法子杀人的呢!就拿这道土豆烧肉来说,土豆的芽、花、叶及根部的外层皮中却含有较高的毒素,尤其是嫩芽部位的毒素甚至比肉的部分高几十倍至几百倍。未成熟的绿色土豆或因贮存不当而出现黑斑的,都含有极高的毒,只要利用的好,置人于死地也是很简单的,当然,要想把握恰当,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得好的,需要经过反复的试验,还要能接触到死者的饮食……”
     
      李未央已经全都明白过来了,她挥了挥手,白芷立刻塞了一个银袋子在老大夫的手里,老大夫吃了一惊:“这……我也没看病,用不上这么多钱……”
     
      李未央笑了笑,道:“这是多谢您为我解惑的。”
     
      老大夫受宠若惊,还要说什么,就被赵楠请出去了。
     
      白芷轻声道:“这老头子也太会危言耸听了,这些东西我们都是常吃的,也没见谁死啊!”
     
      李未央摇了摇头:“是啊,若要应用得当,就得对九姨娘的身体状况一清二楚,借机会利用这些东西害她丧命,非是一般人能够做到,这府里面恐怕来了擅长用毒的高手。”
     
      “小姐是说——”赵月惊讶。
     
      李未央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寒意:“不知不觉置人于死地,我真的很想知道,这样的人怎么会来到李家!”
     
      京都的一家别院
     
      周天寿战战兢兢地进了门,向站在大厅中的一个华服少年行礼,少年回过头来,却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道长何须多礼?”
     
      周天寿原先在山中隐居,一个月前却莫名被人请到了这里,遇到这个华服少年,他为他安排了这个居所,周天寿一直苦修,还从未受过这种礼遇,一时忍不住在院子里挨个看过,什么紫檀木的桌椅床榻,描金的四扇屏风、宫绣流苏的帷幔,杭绸缎面的锦被。一应家居所用应有尽有,甚至连净桶都是漆金的,吃饭的时候,满桌子放着冬菇、冬笋、木耳、熟栗、白果菜、花菜这些看似极为简单的素菜,但他却明白,这个季节想要大鱼大肉并不难,想要吃到这些新鲜的蔬菜,却要比鲍参翅肚还难得,叫他完全看花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会走这样的好运气。只不过,他一直心中忐忑,不知对方究竟想要他做什么事。
     
      而现在,这少年第二次出现,周天寿知道,这是要吩咐自己为他办事了。
     
      “请道长来,是想要请道长离开此地。”少年笑容满面地道。
     
      周天寿吃了一惊,哪里舍得这里的好日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不舍之意,可还没等他开口,少年已经道:“道长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是马上要有人来请道长进宫了。”
     
      “进宫?!”周天寿更加吃惊:“请我?”
     
      少年微笑道:“正是如此。”
     
      周天寿觉得十分奇怪,不由再度仔细看了一遍少年的长相,只觉得他的相貌俊美异常,眉如远山、目似秋水,从鼻到唇无一不美,但最要紧的是,他竟然生得一副……周天寿暗自揣测这个少年的身份,他精通相面之术不错,可很多事情……都是能看但不能说的。
     
      “道长回到原先的居所,不出三日七皇子殿下就会来请你入宫。”少年这样道。
     
      周天寿十分的惶恐,道:“宫中……我师傅……”他师傅说宫中人际交往复杂,让他不要趟浑水,可他却知道,师傅是怕他抢了饭碗才对。
     
      少年的笑容更加和气:“道长进宫之后,一切事情自然有人为你安排,只是,想要在陛下心中超过你师傅,还需要给陛下一份像样的礼物。”
     
      周天寿奇怪地看着少年:“我不过是个穷道士,能送的起什么礼物?”
     
      少年只是笑了笑,道:“礼物么,我早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周天寿顺着少年的目光,看了一眼窗外,顿时愣住了,一双眼睛立即紧紧钉在那少女的身上,他平日里从来不近女色,洁身自好,可这会儿却看的眼睛都直了。眼前的美女当真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螓首蛾眉,巧笑倩兮,姿色动人至极。他毕竟是修道之人,马上回过神来,道:“这是——”
     
      少年微笑:“陛下身边,缺一个可心的美人,不是吗?”
     
      ------题外话------
     
      编辑问我,上一篇的化金水是什么,化金水在现代人理解起来是王水,这里是经过大量稀释的,动物被强行灌下去,五脏六腑会被腐蚀,但是绝对不会七窍流血,所以才拿它用来验证。另外,本篇里面的庶子为姨娘请养老,在历史上是有真事的。关于木薯粉、金针菜、土豆有毒这些,虽有夸张成分,也都是有科学依据的,所以,吃的时候……要小心哦→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