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7 如意算盘

    庶女有毒

    107 如意算盘


      “县主,请留步!”卢公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李未央站住了脚步,转身,卢公快步而来。
     
      “县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卢公见李未央面色漠然,寻了一个台阶下,姿态放低。他是蒋家不入流的儿子,向来不掺和蒋家的事情,但李长乐毕竟是他的表姐,虽然他们从小不亲近,但不能否认,每次看到李长乐那张漂亮的面孔,连他都禁不住心跳加速,只要是男人,大概没有一个会拒绝这样的面孔,然而,那么一张脸,竟然眼睁睁的在他们面前被毁掉了,他作为一个旁观者尚且受不了,更何况李长乐呢,没有当场发疯,已经是个奇迹了,李未央刚才的行为,恐怕是将李长乐刺激的要发疯了。
     
      “卢公好像很关心大姐……”李未央声音微沉,眉梢微翘的眼睛流露出一丝寒凉,“怎么,你与我大姐,是旧识吗?”
     
      李未央此人太过多疑,蒋五不禁悚然,感觉到自己后背一阵冰凉。蒋家素来护短,很难忍受一只本该微不足道的蚂蚱毁了他们精心呵护的娇花,不知道祖母知道李长乐毁容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蒋五心中不由忐忑,想起蒋四临行前交代自己的事情,他登时头皮发麻。
     
      “我……我只是看到大小姐变成这副模样,于心不忍。”
     
      李未央的眼睛,对上了他的脸,那眼神,带着一丝审视。蒋五心头更觉得忐忑,不知道对方是否看穿了自己。
     
      “既然有心,那就好好帮大姐治病吧。”李未央眉眼微扬,冷冽道,“其他的事情,我劝你不要管。”
     
      蒋五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沉下脸道:“县主,你就是这样对待令弟的救命恩人吗?”
     
      李未央笑道:“关于你对舍弟的救命之恩,未央没齿难忘,将来若有机会,我自当回报,只不过我心中尚且存疑还望解答,卢公原本在京都行事,从来都是十分低调的,怎么我家之事,你这样关心牵挂,我大姐刚受伤,你就上门了?”
     
      蒋五被她这样呛,也面浮怒色:“你这是什么话!我只是好心好意,看不得病人受苦!”
     
      满口胡说八道,若是真的看不得病人受苦,卢公早该到处行医治病,而不是在这里与她闲磕牙。李未央冷笑一声,眉眼却因为含怒更加明闪动人:“但愿如此吧!”说罢,她带着丫头扬长而去。
     
      蒋五气个半死,却不敢再多问什么,后面的丫头小声道:“卢大夫,我家大小姐要请您进去。”
     
      蒋五咬牙切齿,李长乐那个鬼样子,肯定要闹个天翻地覆,蒋四倒是逃了,丢下自己在这里受苦,真是活受罪。不管蒋五如何生气恼怒,都不得不回到屋子里,去面对暴烈的李长乐和她那张可怕的面孔,而且他必须闭紧嘴巴,不管李长乐怎么追问她的脸什么时候好,他都得和颜悦色的告诉她再过一段时间就好,否则只怕李长乐会彻底疯掉。
     
      老夫人原本担心李长乐的事情传扬出去,可是蒋四回去后,蒋家却是一片死气沉沉的静寂,在这样诡异的静寂中,老夫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或许,蒋家人是在暗中谋划着什么,就在这样古怪的平静中,日子不断地流逝着。
     
      春日午后的阳光正热,透过树影落在乳白色冰纱绡的窗纱上,带来一层金色的光芒,白芷和墨竹正坐在走廊下的小凳上边说话边做针线。不远处南边转角缓步行来一位妇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丫头。待她们走近了,那领头的妈妈笑道:“三小姐可在么。”
     
      白芷起身,不慌不忙地给她行礼道:“罗妈妈怎么来了?三小姐还在歇午觉呢。”
     
      罗妈妈笑了笑,李未央屋子里管理的很严格,寻常小姐午睡,丫头们便都跟着插科打诨,可她每次来,哪怕李未央不在的时候,这院子里的丫头都是在门口守着的,从来没有偷懒的时候。
     
      屋外的动静惊醒了屋中的人,白芷给墨竹使了个眼色,向罗妈妈略略欠身,就转身掀开帘子进去了。屋子里素色的菱花帐已经勾起,刚刚经过午睡,李未央目若深井,却少了往日里的冰寒之气,面容看起来柔和了许多,反倒带了两分说不出的娇美,她的眼睛眨了眨,笑道:“谁在外头?”
     
      白芷赶紧取了衣裳过来:“小姐,罗妈妈来了,墨竹正在外头迎着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由着白芷服侍着穿好了衣裳,就见赵月端着温水进来。
     
      “小姐总是睡不踏实,这么容易就被惊醒了。”赵月笑道。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过是浅眠,哪儿就有这么困了。”
     
      白芷手中动作轻巧麻利,不多时已经服侍李未央梳洗好了。
     
      “罗妈妈还在外头等着吗?”李未央轻声问道,“请她进来吧。”
     
      白芷抿嘴一笑,垂头道:“是。”
     
      罗妈妈快步走进来,看到李未央便笑着行礼道:“三小姐,老太太吩咐我赶紧着过来请您去一趟。”
     
      “现在?”李未央看了一眼罗妈妈,道,“有什么事吗?”
     
      罗妈妈笑道:“是孙将军家的夫人来作客,据说孙小姐也要来,她和您是早就识得的,所以老夫人特意请三小姐陪着。”
     
      孙将军?李未央立刻联想到了这位将军端方的容貌,说起来,孙将军的大哥和蒋月兰的父亲还颇有渊源,曾经是同袍战友,可惜,大孙将军死的早,皇帝体恤,特许小孙将军承袭了军衔,他和蒋月兰之父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很近。而孙小姐,李未央却是曾经见过的,就是那位在皇家狩猎中英姿飒爽的将门千金。这两个月来,不少名门夫人都来拜访过李家,明面上是来看望老夫人,实际上是来看看蒋月兰这位新夫人才对。蒋月兰知道这个圈子的夫人们是在考验她,便都热情地接待,大方的结交,倒是赢得了不少的赞誉,所以今天孙夫人带着小姐来拜访,到也没什么奇怪的。
     
      孙小姐生得明眸皓齿,大方得体,她一看到李未央,便笑着迎了上来:“县主!”
     
      “叫我未央就好!”李未央很喜欢这个英姿飒爽的将门虎女,当下并不见外地道。
     
      孙小姐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旁边的孙夫人和孙小姐有三分的相似,可是身形却十分的高大,眉眼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李未央先上去给孙夫人行礼,孙夫人赶紧摆手,笑道:“不敢不敢。”她的品级不过是个三品淑人,怎么也比不上李未央这个二品县主,自然是不好让李未央给她行礼,可李未央却算是她的晚辈,非要行礼,也是见得十分的谦逊了,所以她看着李未央,便有了几分的喜爱。
     
      蒋月兰笑着和孙夫人寒暄,孙沿君不耐烦,拉着李未央到了一边去,小声道:“我早就想来找你玩了,我娘说你母亲去世,实在不适合上门来打扰。”
     
      李未央笑了笑,同样低声道:“下次你要来,直接给我发帖子就好。”
     
      孙沿君很高兴,人和人的喜欢都是相互的,李未央对她很热情,而且是发自真心的热情,她看得出来,不自觉就亲近了三分,悄悄道:“你这个新母亲,还是很不错的,能说会道又聪明能干,现在人家到处都在夸赞她呢!”
     
      李未央看了一眼那边笑容满面的蒋月兰,笑道:“是啊,母亲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老夫人也很喜欢她呢。”
     
      孙沿君是个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人,她的声音更低了,道:“不过你也要小心点,我听人家说后娘都不好惹呢!上次御史刘大人家也娶了个新妇,嫁进来没两年就把刘家的四个女儿全都嫁了出去,而且全是按着她的心意远嫁的,那四个刘小姐又哭又求的,最后有一个是被绑着上花轿的呢!简直害得刘大人成了京都的笑柄,不过他十分畏惧那新妇,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呢!好在你不怕,你是县主,她倒是不敢的。”
     
      李未央有点哭笑不得,跟人拐着弯儿说话习惯了,陡然听到人家推心置腹还有点不习惯。尤其她没想到,孙家本该和蒋家走得很近,可是孙沿君却对蒋月兰不太感冒,还是发自肺腑的不喜欢。孙沿君又接着道:“我娘今天要来,我本来还不准备过来,要不是为了看你,我还不如在家呆着呢!最不喜欢看那些假笑了。”
     
      李未央深以为然,口中却道:“孙夫人只有你这一个女儿,所以疼爱十分,你个性直接没关系,但这些话在外人跟前可不能说。”
     
      孙沿君便只是笑:“我并不傻,当然知道不能说,尤其是那些爱假笑的。”说着说着,她脸上就有了点忧色,“不过,有时候我真恨自己不是个男人,不能给我娘争口气,你不知道,我之前有三个哥哥,结果全都夭折了,我娘又不是不想生儿子,可我祖母就是逼着我爹纳妾,那个老太婆,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孙沿君说着,眼圈不由有点红了。
     
      李未央惊讶地看着她:“难道孙将军家中从前没有妾吗?”这还真是罕见。
     
      孙沿君点点头,道:“当初祖母偏疼长子,再加上我爹爹还是庶出的,她给了几个钱就打发我爹爹出去了,爹当时刚刚和娘成亲,又心高气傲的,不肯接受我娘娘家人的接济,所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当时哪怕有一条鱼,我娘也是把最好的鱼肚子端给他,平日里省得很,连个丫头都舍不得用,还要在娘家人面前装出过的很好的样子,那时候若非环境恶劣,我三个哥哥也不会相继夭折了。所以我爹答应过娘,纵然将来富贵了,他也绝不会纳妾的。”
     
      李未央很吃惊,她看了一眼那边脸上笑容和气的孙夫人,不由心想,贫贱夫妻未必没有好处,至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只不过这誓言未必靠得住……
     
      孙沿君见李未央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出异样,便接着道:“可是我们回来以后,一切都变了,爹爹承袭了军衔,我祖母就开始挑三拣四的,说我娘是生不出鸡蛋的老母鸡,最是个没用的,还特意挑选了两个妾送给他。爹爹刚开始还遵守着对我娘的诺言,谁知道一个月前,那两个妾的肚子都大了……我娘跟他大闹了一场,心里难受,所以我才说让她出来走走……”
     
      李未央听着,不由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孙夫人性子也是刚烈,只是有些事情,并非人力可以扭转的。”
     
      而另外一边,蒋月兰也在劝慰孙夫人,不过话题却是,你应该把庶子好好教养,将来也是你的荣耀,这话传到孙沿君的耳朵里,越发的难受,她忍不住悄声道:“什么荣耀!那荣耀我们才不稀罕!”
     
      李未央向她轻轻摇了摇头,道:“可是我看孙夫人已经妥协了。”
     
      孙沿君看了孙夫人一眼,显然也很泄气:“是啊,我娘虽然表面很强硬,骨子里还是软的,也觉得没能再生个儿子对不起我爹,可这怎么能怪她呢?又不是她生不出来,她自己夭折了三个孩子,也不想想都应该怪谁?!”
     
      李未央笑了笑,拍了拍孙沿君的手,道:“若是不能接受,便劝孙夫人和离吧。”
     
      这话说出来,孙沿君却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心头一紧,知道对方不能接受,便叹了口气,面上微笑道:“开个玩笑罢了。”
     
      孙沿君却低下头,认真思考了一番,道:“其实这也是个好路子,现在那两个妾仗着肚子里有货,半点不把我娘放在眼里,爹爹表面对娘敬重,实际上心早就到了未来儿子身上去了,与其在家里受气,不如让我娘和离,未央,你比我聪明,也比我有决断,原先我还想着我嫁人之后把我娘也带走,可是我娘却说我傻,哪儿有小姐出嫁带着陪嫁老娘的呢?!”孙沿君许是见过贫穷,身上半点没有娇小姐的酸气,甚至言谈之中还颇有点男子的利落。李未央笑着摇头道:“和离哪儿有那么容易,你娘性子刚强,她若是早已决心不跟孙将军过下去了,不用你说半句话她也会走的,可你看看,她现在仍旧履行着孙夫人的义务,在外面交际应酬。”
     
      孙沿君也知道李未央说得对,孙夫人对孙将军还抱着一线希望,她不由道:“以后我娘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的笑容中带了一丝叹息:“一条路,就是刚才说的收养庶子,当成亲生的养大,指望着他将来光耀门楣,给你娘养老送终,只是,庶子是否会和你娘一条心暂且不说,只要那两个妾还在,你娘心里永远都得膈应着。第二条路,就是我说的和离,但这样一来,固然图了一时爽快,就要孤独终老了。你娘的心性,是不会再嫁的,你爹爹的身份,也绝对不容许她再嫁。世上安得两全法,沿君,你多劝劝你娘吧,只要她放得开,哪条路都是一样的。”其实第三条路,就是和当初的大夫人一样,让那两个妾的孩子生不出来,或者去母留子,这样一来,孙夫人的地位也会更稳固。只不过,李未央相信能教养出孙沿君这样的女儿,孙夫人必定是个心胸磊落的人,她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所以她也干脆不提了。说到底,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输赢而已,她虽然手染鲜血,可那是逼于无奈,她不希望孙夫人和单纯的孙沿君也变得那么可怕。
     
      孙沿君的脸上始终是若有所思的神情,似乎在认真考虑这两条路的可行性,直到李未央提醒她:“茶快凉了!”她才就势端起茶,抿了一口,突然放下,看着李未央道,“对了,最近怎么没有看到你大姐?”
     
      李长乐是京都所有名门闺秀最关心的人,因为她出众的美貌让众人不得不关心她的一举一动,可是自从冬天以来,李长乐就像是在所有聚会上消失了,不要说李长乐,就连李家的所有人在内,都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神秘的很,越是如此,人们越是奇怪,人家的小姐都是巴不得天天带出去,这李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姐,却都在家里关着。要是从前,人家还觉得李家这是低调,为了给自家女儿将来嫁入皇室做准备,可是后来看着又觉得不像,既然想要嫁到皇家,为何连皇家的宴会也是能避则避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李未央笑了笑,自从李长乐出事以来,全家人都对此讳莫如深。尤其是老夫人,根本连提都不许人提起李长乐,家中的小姐们也都减少外出的数量,二夫人担忧自己女儿将来的婚事,偷着带了李常茹出门一次,结果回来以后被老夫人罚跪了三天祠堂,闹出这么一件事,所有人都老实了。纵然蒋月兰同样迫切地在京都贵妇中站稳脚跟,却也不得不收敛,只能看着老夫人心情,偶尔邀请几个夫人来家里看看戏,坐一坐,若是有人问起李长乐,则一概答以身体不适,卧床休息。于是,李长乐便被迫从冬天一直卧床到春天,让人不禁疑心,她究竟是卧床呢,还是犯了什么过错被关起来了呢?这样的八卦消息越传越烈,就连孙沿君都忍不住关心。
     
      李未央只是回答:“大姐身体不适,所以只能卧床静养。”
     
      “不会吧,什么毛病要卧床这么久?”孙沿君是个打破沙缸问到底的人。
     
      李未央笑道:“本来是寻常的风疹,结果到了春天,越发闹得厉害,现在整张脸都红肿了,很是吓人,大姐爱漂亮,自然不肯见人了。”
     
      原来是皮肤病,孙沿君心中暗爽,口中道:“你大姐整天眼睛翘在天上看人,这下她自己过敏,没法出来见人,才算是报应呢!”说完了,却自觉失言,期期艾艾道,“对不起啊,我说话总这样口没遮拦的,我娘说我很多次了,看见生人我还能忍着,可看到投缘的人我就忍不住了。”
     
      李未央虽然话不多,但是贵在精,而且真诚,孙沿君忍不住这么想。
     
      李未央被她的直爽逗笑了:“没关系,我也觉得大姐太骄傲了些,只希望这一次她能受些教训吧,毕竟这世上光靠美貌是没办法立足的。”
     
      孙沿君深以为然道:“就是啊!她也该受点教训了!从前她总是表面上笑嘻嘻的,背后里还曾批评过我的下巴长得丑,这样的人,实在是表里不一,让人讨厌!”说着,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的下巴很丑吗?”
     
      李未央捏了一把孙沿君的下巴,诚实道:“比我的下巴要好看。”
     
      孙沿君笑道:“就你最会说话了!”说着,回掐了一把她的脸,嬉笑道,“你母亲的丧期已经快两年了,再过一年,你就能议亲了吧。”
     
      李未央向着白芷笑道:“看看,孙小姐自己急着嫁人,却拿我来寻开心。”
     
      孙沿君暗地里又掐了她一把,嗔怪道:“说什么呢!我是为你担心!你再这样深居简出的,将来陛下随便给你指一个,看你怎么办!”
     
      李未央一愣,随即笑得很开怀:“到时候再说吧!”
     
      孙夫人这次带来的礼物很丰厚,送给老夫人的木匣内为品质绝佳的翡翠玉镯一对,玉簪一双,象牙福寿雕屏风一座,送给蒋月兰的小锦匣内有翡翠雕梳一把,凤头簪一只,玉耳坠一双,送给李未央的则是一对漂亮的碧玺耳坠子,都是难得的精品。李未央看到这些贵重的礼物,不由想到今年的官员考评要开始了,孙将军自己倒是不怕,有蒋家罩着,可他手底下的那些将领却是未必的,这些人多行事粗鲁,在京都里头容易得罪人,尤其是得罪那些嘴巴很贱的言官,但偏偏这些言官对李萧然的话却都是言听计从的,所以孙将军此次对李萧然必定是有事相求的。她看老夫人笑眯眯地收下了,并给了孙小姐贵重的见面礼,便知道了这件事情的风向,就也微笑着将礼物收下。
     
      蒋月兰很明显地与孙夫人相谈甚欢,就连二夫人都是满脸带笑。管家来回禀说老爷今天在外面有饭局不回来用餐之后,蒋月兰还特意留下孙夫人她们用晚膳。席上,老夫人心情很好,直拉着孙小姐说欢喜。李未央察觉到,二夫人那神情很是热切,看着孙小姐的眼神,十分的温和,温和到她身上都开始起鸡皮疙瘩。
     
      二夫人平日里实在不是个热情的人,更别提这算是大房的客人,可是她今天却表现出异样的热切……李未央不由想起一个可能,二夫人嫡亲的儿子,可是到了年纪要娶亲了。二夫人这两年上窜下跳,说了不少的亲事,一度还曾攀上了左昌公的庶出孙女,甚至不惜挑动着老夫人豁出老脸去说情,要知道左昌公虽然这两年大不如前了,但人家毕竟有爵位在,李家二老爷却只是个外放的三品官,人家未必能瞧得上,只是有李萧然在,左昌公才肯点头。按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二夫人也该安心了,谁知她上窜下跳的,竟然又不知怎么的说要与柳安侯的嫡女……这事情传到左昌侯家中,把老头子气的够呛,当场冲过去把李萧然骂了一顿,回头就去了柳安侯家中,搅合了这婚事。两边都结亲不成,二夫人成了京都的笑话不假,却彻底耽误了二哥的婚事。说起这位李二哥,他是个正经的读书人,和二夫人这种投机的妇人完全是两回事,一年以来,他一直住在书院,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连李未央都没见过他几回,不过仅有几次的见面,他对她和李长乐都是一视同仁,并不见亲疏的分别。李未央心中暗自嘀咕,是否要给孙小姐提个醒,可是回头看见孙沿君吃的正开心,话到嘴边便止住了。李家是浑水没有错,但二夫人虽然平日里刻薄点,要说多恶毒的事情,凭她那个智商和本领还做不出来,而孙沿君的这种豪爽个性,虽然李未央很喜欢,却实在是不好嫁人的,若是他们能说妥,将来未必不是一桩好婚事。更何况在李未央曾经的记忆里,这位二哥,实在是一个品行端方的人,她不能保证他是个体贴温柔的丈夫,但他至少能做到尊重嫡妻,善待子女,这对于女人来说,已经是个很好的选择了吧。所以她最终决定,暂时不行动,看看孙沿君的意愿再说。
     
      李常茹脸上的笑容能堆出花来,热情地吩咐丫头为孙沿君布菜,口中还道:“我和孙姐姐一见如故,今后可要常来常往才好。”
     
      孙沿君笑起来,露出两颗漂亮的虎牙,李未央悄悄咳嗽了一声,孙沿君立刻想起笑不露齿,抿着唇道:“多谢茹妹妹。”
     
      她叫未央,是直呼其名的,叫李常茹却是叫妹妹,听着更亲切,实际上却分明是很疏离,好在李常茹听不出来,脸上露出更加欢喜的笑容道:“不必客气,我平常在家也是无聊,你多来玩耍,我才开心呢!”
     
      孙沿君笑笑,道:“不知下月皇后开的宴,你们可去吗?”
     
      李常茹的笑容僵硬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老夫人,略略有点尴尬,李未央笑着道:“皇后娘娘的帖子哪敢不去,到时候我带着你要的那本祥林集过去给你。”
     
      李常茹脸上的尴尬不减反增,这个家,如今只有李未央敢出门,也只有她能出门,李长乐栽了以后,老夫人便对李未央更加依赖,什么事情都要问过她的意见,在这个家里,她这位三小姐,早已凌驾于二夫人之上了,更别提她们这些小姐。
     
      李常茹这边隐隐含着羡慕嫉妒恨,那边的李常笑低着头不说话,不时悄然抬起眼睛看看孙小姐,露出一丝微笑,释放的也是善意。
     
      待罢了酒菜上第二道席鲜鱼宴的时候,坐在上座李未央右首的孙沿君忽然发现斜对着圆桌的门口站着一个人影,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在衣香鬓影的大厅里,那人影站在明暗交界处,着实让人心里发噱。
     
      她不由自主停了筷子,盯着不远处的人看。
     
      那少女盛装华服,身形窈窕,头上戴着一顶精致的帽子,帽子上垂下长长的面纱,将整个头部遮挡的严严实实。孙沿君一个劲儿地盯着对方看,全席的人都依次停下了筷子往门边望去,下首的李常茹还把身子扭过去看。
     
      正在这时,一个丫头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在门边拉那少女,小声说些什么,少女回身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随后快步地进了门。
     
      老夫人的脸色,这一刻是从未有过的难看,她勉强笑着对那少女说:“长乐,你一直卧病,所以今日就没有打扰你,你看,这是孙夫人和孙小姐,从前你们是见过的吧……”
     
      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李长乐就冷冷地应道:“老夫人,我只是身体不舒服,可我的耳朵没有聋,我听得见这边欢声笑语的,可我没想到,谁也想不到来叫我,难道我不是这家里的一员吗?”
     
      一席话让大家呆住了,孙夫人睁大眼睛,这位大小姐疯了不成,居然用这口气对家里的老夫人?!
     
      老夫人张着口坐着动弹不得,纯粹是气的。李长乐冷冷地说:“我听说孙小姐来了,我想见一下这位未来的二嫂。”
     
      这一番话说出来,所有人的脸色就变了,孙沿君几乎气的满脸通红,她猛地回头看向孙夫人,却见到孙夫人同样也是一脸的恼怒。这谁家相看不是这样的,因为未必成功,所以都是用这种隐晦的法子见面,谁还会当众说出来,这不啻于羞辱了!
     
      老夫人的筷子猛地落在桌子上,怒声道:“长乐,你胡说八道什么?!”
     
      面纱下,看不清李长乐的表情,她的声音仿佛在笑,却透着说不出的阴冷:“老夫人,难道今天不是来相看的吗?”说着,她竟然要走上桌子去。
     
      这恼人的一幕,让孙夫人觉得很难堪,她几乎立刻想要甩袖子离开,可是想到自家夫婿关照的事情,她又不得不忍耐这种难堪。说实话,她还瞧不上二夫人这样的亲家呢!原本她是想要将女儿许给蒋家的四少爷,可她的丈夫却认为蒋家树大招风,蒋四又是随时准备上战场,将来马革裹尸的时候妻子又该如何?所以独女不能嫁给这样的人家。左思右想,孙将军觉得自家是武将,应该找个文臣,所以主动找上了李萧然。他觉得李家虽然低调的很,但李萧然却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这么多年在朝堂上屹立不倒,深受皇帝信赖,他的侄子又是博学之士,将来迟早会进入仕途,所以才考虑结这门亲,况且依照他的军衔,这还是高攀了,若非二夫人早前耽误了儿子的婚事,这种好事还轮不到孙家。更何况马上官员评议就要开始了,和李家在这时候走得近一点,大有好处。
     
      罗妈妈满面含笑拦住李长乐说:“大小姐,你身子不舒服,在屋内呆着就是了,何必劳烦亲自跑来?”
     
      “什么时候连个奴婢都敢挡在我面前!”李长乐冷笑着推开她,说着,便直接走了过来。
     
      孙沿君一下子站了起来,对孙夫人道:“娘,咱们吃的也差不多了,实在不好叨扰,先回去吧。”
     
      老夫人脸上闪过一丝快的看不清的情绪,她看了蒋月兰一眼,蒋月兰立刻道:“这样也好,改日我再亲自登门拜访。”
     
      二夫人上次坏了儿子婚事之后正是抓心挠肝,本想着孙小姐生得好,家世也不错,也就凑合了,却没想到这回又被李长乐搅合了,心中实在恨不得用刀劈了她,只是碍于众人在场不好发作,讷讷笑道:“是啊,改日登门拜访。”
     
      孙夫人面色恢复了平静,道:“那就告辞了。”
     
      李未央笑着站起身,道:“老夫人,我送送孙夫人和孙小姐。”她不过走了一步,李长乐已经直接越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孙沿君吓了一跳。
     
      大厅里,只见到李长乐死死抓住李未央的胳膊,像是要将她的脸盯出洞来。
     
      李未央脸上露出略微惊讶的神情道:“大姐,你这是干什么?”
     
      李长乐冷笑了一声,道:“现在你变成这个家里的主子了,开心吧?高兴吧?不过你记得,我永远都是这家里的大小姐,你永远都只是个贱种!”说着,她另一手猛地扬了起来。
     
      谁知“砰!”的一声,只见李未央身后不远处的赵月只一步就迈到李长乐的身边,抓住她的胳膊一拉,李长乐还维持着要打人的姿势,整个人却像风里的纸片一样飘着跳起来,一下子离开李未央好远,狼狈地摔在地上,面纱啪的一声碎了,她原本的嚣张和狠毒一下子烟消云散,整个人变得无比惊慌,檀香赶紧跑过去,脱下外袍,用衣服遮着她裹着纱布的头和脸。
     
      孙沿君和孙夫人对视了一眼,虽然没有看清那阴影里的人,却都觉得有什么不对。
     
      李未央的面上是无限的抱歉,大声呵斥赵月道:“你这丫头,是怎么做事的,这么没轻没重的,还不快去把大姐扶起来!”
     
      蒋月兰看势头不好,赶紧走过去搀扶李长乐,谁知被她一把推开,一下子撞在地上,胳膊都撞青了,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却还要陪着笑脸,对已经走到这边的赵月道:“赵月,还不快把大小姐送回去!”她知道,李未央身边这个丫头,是会武功的!
     
      李长乐想要用力甩脱赵月的钳制,可赵月的力气岂是她能动的了的,老夫人冷冷道:“你们都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扶着小姐回去!”
     
      立刻便有丫头妈妈们上去要按住李长乐,就在这时候,刘妈妈出现了,她快步走过来,一把推开众人,道:“大小姐是尊贵的人,岂是你们这等下贱东西可以碰的!”随后,她将李长乐揽紧,护着她不被任何人看到容貌,不卑不亢地道:“老夫人,大小姐脸上过敏,心里也难受,所以冒犯了贵客,还请您恕罪。”
     
      老夫人盯着刘妈妈看了半天,深吸一口气,才挥了挥手道:“去吧。”
     
      李长乐被带走之前,突然回过头,透过衣服的缝隙,那双可怕的眼睛冷冷盯着李未央,其中的恨意仿佛要将她当场抽筋剥皮。孙沿君站在李未央的旁边,都感觉到了那股诡谲的寒意,不由自主握住了李未央的手。
     
      这个李家大小姐,现在变得好可怕!
     
      孙沿君悄悄地想着,刚才她没看见李长乐的容貌,否则更要做噩梦了。
     
      二夫人惊魂未定,拿帕子按着心口直喘气:“大小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李长乐被带的远了,在场的人心头的寒意却挥之不去,李未央慢慢看着,脸上却慢慢出现了一丝冷凝的神色,她并不担心李长乐的报复,但她却顾忌蒋家,若是对方明着来问罪,李家大可以对付,但至今对方没有动静。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这样对付李长乐,蒋家却按兵不动,这不寻常,太不寻常了……
     
      “未央!未央!我要走了!”孙沿君向她告别,今天她受了太多惊吓,实在不想再在李家呆下去了,“咱们在皇后娘娘举办的宴会上见吧。”
     
      李未央回过神来,拉了拉孙小姐冰凉的手,微笑着道:“好,慢走。”
     
      院子里一片静悄悄的,蒋五进了屋子,他看见李长乐竟然坐在镜子面前,不由自主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五表弟,你是怕我这张脸吗?”李长乐冷笑了一声,道。
     
      当蒋五透露自己身份以后,李长乐便这样称呼他,不过她的语气,没有一次不是让人觉得冷嘲热讽的。
     
      蒋五安慰道:“表姐,我跟你说过,你的脸会恢复的,前提是你要听我的话,不要出去吹风。”他只能这样哄骗她。
     
      李长乐从前还是相信他的话的,因为在他的帮助下,她的脸已经不再流污血了,可她今天看到李未央风光地坐在宴会上,就再也忍不住了,重重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扫下了桌子,厉声道:“我到底还要顶着这张可怕的脸多久!你说,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全部恢复!”
     
      一辈子都不可能了……蒋五不敢说,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已经在想法子了,相信这一天,不会很远的,你一定要有耐心……”
     
      李长乐怒声道:“可你看看我这张脸!我连出门都要戴着面纱,还不如死了好!”
     
      如果李长乐死了,国公夫人还不将自己骂死,蒋五连忙道:“万万不可,李未央的所为,就是为了逼死你,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不然祖母知道了有多伤心啊!”
     
      “她现在根本就不管我!”李长乐猛地回头,逼近蒋五。
     
      蒋五的冷汗流了下来,他立刻解释道:“祖母早就安排好了,她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什么时候!”李长乐咄咄逼人地道,她一天也不想再等了!
     
      蒋五保证道:“快了!就是最近!我保证,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见到李未央的脸了!”
     
      ------题外话------
     
      编辑:围观群众强烈呼唤男主,你聋了吗?
     
      小秦:……我听见了,他是召唤兽。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