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08 腐烂到底

    庶女有毒

    108 腐烂到底


      第二天,就是李长乐脸上拆纱的日子了。之前蒋五一直用纱布替她裹着脸,但是在拆下纱布之后,一切就都没办法隐瞒了。
     
      整个晚上,蒋五都惊惧的没办法睡觉,十分恐惧第二天的到来。于清晨半梦半醒之中突然被人叫醒,那丫头满面惊惶:“卢公,小姐……小姐……”
     
      蒋五已经被梦里面李长乐的脸所魇住了,他梦游一般直直地坐了起来,被这丫头一叫,整个人头痛欲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松了口气,还好,易容还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担心被李未央发现他的身份,他对这个少女有一点恐惧,总觉得自己若是被对方发现了身份,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匆匆梳洗完毕,他硬着头皮,走出了院子。因为他是男眷,不方便住在内院,所以特地在东厢安排了客房,此刻他必须穿过重重院门,才能进入内院。
     
      昨夜下过一场雨,院子里芭蕉碧绿的叶子一低头,一颗露水如珠地滑落下来,清脆一声砸在蒋五的头上,裂为数瓣。他心中更加郁卒,恨不得立刻就掉头回去,可眼看着已经到了门口,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李长乐已经早早起来,盛服而坐,身上的桃花衫子上钻钿华美,粉底玉兰的长裙绚丽地让人转不开目光,厚厚的纱巾依然裹着她的脸,刘妈妈站在一旁面色如常,丫头们却都粉面如土,一直低着头。
     
      一想刚才的梦魇,蒋五只觉得一阵晕眩,那种马上要赴死一般的恐惧如冰刀般直入胸膛,冷气直嗖嗖往上串,走过门槛的时候,他几乎一脚踩空,赶紧用手扶着门才没有滑跌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李长乐端坐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声音极好听,若她还是当年的模样,蒋五恐怕很高兴,但此刻,他实在有点笑不出来。丫头们一个接一个如蒙大赦地退了下去,李长乐的目光隔着面纱仿佛有穿透力,让他几乎想要跟着那些人一起出去。他勉强坐到雕背靠椅上,几上的茶已经凉了,桌子上有蜜饯瓜子芙蓉饼梅子燕窝酥几色茶点,偏偏谁也没心思去动,屋子里安静得有些怕人。
     
      蒋五不得已,终于走过去,小心道:“我帮你拆了纱布。”
     
      李长乐早已迫不及待地取下了面纱:“快一点!”
     
      蒋五没说话,手持剪子,咔嚓一声,剪开开了她脸侧的纱布。带着无数血丝的白纱布一圈一圈落在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蒋天却不敢看她的脸,只是低着头,看着她宽大的衫袖上的绣花。李长乐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走到镜子面前,可是却没想到,她看到的依旧是一张满目疮痍的脸,她惊叫一声,猛地抬起绣凳,砸向了铜镜,铜镜的面被生生凿出一个坑,吓得檀香整张脸都发青了,连声道:“小姐……小姐……”
     
      李长乐却猛地回过头来,发狂一般地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砸了,很快,一间漂亮的房间就被她砸的满目疮痍。刘妈妈和檀香都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去劝说,李长乐盛怒之下,极有可能下令将她们都拖出去痛打一顿,这两日,屋子里已经有三个丫头莫名其妙的被打的皮开肉绽了。
     
      李长乐砸完了所有的东西,突然阴测测地盯着蒋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足足有半刻的时间都没有说话。蒋五心中有点害怕,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李长乐慢慢地道:“我记得,你小时候不是长这个样子?你能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蒋五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刘妈妈,对方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李长乐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长乐却走近了一步,逼道:“我要看,你摘下面具给我看!”
     
      蒋五被她奇怪的语气说的头皮发麻,不由道:“好!不过你不要再发脾气就是!”说着,他吩咐檀香去准备水和布巾,檀香手脚利索地送来了,他走进内室,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他从帘帐中走出来的一瞬间,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蒋天本人的眉眼十分俊俏,偏带妩媚多情。跟他四哥比起来,少了点英武,却多了点风流,虽然生的不是凤眼,却流转顾盼间清俊秀美,但凡个正常人,见了他,是没有不惊艳的。檀香第一个看得呆住了,刘妈妈也大为惊奇,虽然她早已知道这是蒋家五少爷,但五少爷是很少在蒋家露面的,所以她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他的脸,不由也是一阵怔住。但回过头来,立刻担心李长乐受到更大的刺激,要知道她现在这张脸毁成这样,看见个漂亮的丫头都要找茬教训,更何况蒋天这样出色的容貌呢。
     
      李长乐却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刘妈妈越发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候,李长乐突然扑了过去,一把抓住蒋天的袖子:“蒋天,你有法子的是不是,你既然可以戴面具,我也可以的对不对?!你是见过我之前的容貌的,你觉得我有办法忍受这样的脸吗?!我不能!我不能啊!这种日子生不如死!蒋天,不,五弟,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求求你……”她哭了起来,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握得那么紧,紧到她的身子都微微地发起抖来。
     
      若是平日里,蒋天一定很高兴有女人投怀送抱,可他这几日亲眼看到李长乐的残忍。头发都掉光了,她便强迫院子里的丫头都剪下长发给她,做成漂亮的发套戴在头上;因为一个丫头有漂亮的眼睛,她便悄悄找了借口将人挖了眼珠子赶出去,甚至卖到了下等窑子里,而这仅仅是因为她自己毁了容,所以不能忍受美丽的丫头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曾经的李长乐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勾出内心黑暗的疯子。
     
      李长乐抬起头,那样深的两汪潭水似的眼睛,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面容倒影在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清绝的滟滟的波影,可是那眼睛周围,却是可怕的、几乎可以说得上腐肉的东西,仅仅是靠近,都有一股难以容忍的恶臭,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仅仅是保住她的性命,可是却没办法彻底祛除这毒素,而她的皮肤,也注定不可能恢复如初了……
     
      她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臂,像铁钳一样紧,他痛呼出声,她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领襟:“五弟,帮我,帮帮我!李未央那个贱人,我不能让她得逞!”
     
      她身上淡淡的腐肉的味道让他几乎呕吐,想要抽离,可是她抓住他的胸襟,眼睛里淌下大滴的泪水落在他的手背上,他刹那间心软了,松了手,轻轻地抚去她脸上的泪水,叹了口气,温柔地说:“你要我怎么办?”
     
      “你的那张脸……你一定可以做出一张跟原来一模一样的脸!不,更漂亮的!我要更美的!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蒋天却低声道:“表姐,你冷静一点,我早已想过这个法子!”
     
      李长乐的眼睛里一下子涌现出无数的希望,蒋天慢慢说下去:“我的这张脸,耗费数巨暂且不说,最重要的是,它没有毛孔,所以不能跟真脸一样,所以只是紧紧贴在皮肤上的,我原先的脸没有问题,所以可以覆盖于上,但是你的脸……如果戴上假面具,你可以想象,原本结痂的疤痕会全部脱落、腐烂,而原本没有结痂的地方也会变得更加可怕……”
     
      蒋天一边说着一边感伤:“而且这张假面具,每天最多戴几个时辰,其余的时间你如果戴着,必定是不行的,难道你希望你自己的脸全部腐烂吗?就算你可以忍受那种疼痛和折磨好了,你的疤痕没办法呼吸,只会不断的溃烂,你必须不断的消炎、吃药,总有一天你会死的……你明白吗?”
     
      檀香的眼睛越睁越大,几乎变得极为惊恐,她可以想象,如果大小姐戴了那种东西,以后她自己的脸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无疑是饮鸩止渴……所以她连忙道:“大小姐,使不得啊!如果你弄了那种东西在脸上,以后自己的脸烂了怎么办?而且蒋少爷说了,还会送命的啊!”
     
      李长乐的声音却越来越冷,越来越厉:“我不管!我绝对不要再顶着这张脸!五弟,你帮我做!现在就帮我做!”
     
      蒋天震惊地看着她,他实在无法理解,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怎么还能往死路上去走,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在他看来,美貌固然重要,但没了性命也要保住美貌,这是他根本做不到的!尤其,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肤腐烂也非要挂着那张假皮,这简直已经执着可怕到了极点了!作为一个男人,他当然不能明白李长乐的想法,要知道,对于一个美女来说,她情愿少活十年二十年,也要保持自己的美丽和青春。
     
      蒋天摇了摇头:“不!我不可以这么做,这是害了你!祖母也不会同意的!”
     
      李长乐冷冷盯着他:“你不肯?”
     
      蒋天反复地摇头,然而李长乐突然松开了他,走到了桌子边上,猛地捡起一块已经砸碎的花瓶碎片,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我死了,你对外祖母没办法交代吧!她是不会原谅你的!”
     
      外孙女是骨肉中的骨肉,国公夫人最疼爱的就是李长乐,甚至远远超过了对其他的孙子……这点蒋天当然是知道的,他还知道国公夫人听说她毁了容,当时就晕倒了,而且一病不起……若非如此,她早已跑到这里来兴师问罪了,可是李长乐现在却半点没想到这个,她只关心自己的脸,甚至连国公夫人是否恢复健康都没有问一句……这太令人心寒了。蒋天望着她,面色一点点沉寂下去:“好,我答应你。”
     
      既然是你自己要戴上面具,那一切的后果都要由你自己承担,你以为只是肌肉腐烂吗?一张原本就靠着药物才能阻止溃烂的脸现在非要蒙上一层不能呼吸的死皮,可以想象最终这腐烂会逐渐蔓延到头颅、颈项,最后到全身……李长乐真是疯了,但他不准备再阻止她了,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这可是她自己选择的!说实话,他已经受够了这个外表美丽,骨子里残忍的大小姐,让她保留着美貌到死吧,这张假脸最多不过维持个一年,等这张脸开始破裂的时候,她的性命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蒋天进入自己的药房,在里面足足呆了七时辰,直到半夜才从药房里面出来,李长乐从来没耐心等这么久,可这一次,她一直等着,直到蒋天捧着锦盒出来,她亲手揭开,里面是一张薄如蝉翼的假皮。
     
      “这世上动物的皮中,最薄的是人皮,但是最轻的却是鲛皮,只不过这不能透气,而且过个一段时间就会开始裂缝,每天晚上都要摘下来放进香料盒子里面保存才能保持不坏……因为它毕竟不是真人的皮肤……你要想清楚才是。”
     
      李长乐的目光落在盒子里,痴痴的再也移不开眼去,根本听不见蒋天在说什么。她一把抢过盒子,瞳中灼灼是火,笑的像着了魔似的,“我能恢复容貌了,李未央,你一定没有想到,我能恢复容貌了,哈哈……”
     
      “但愿如此吧。”蒋天深深地叹息着。
     
      李长乐没有将那张脸藏多久,很快,众人在花园里见到了她。
     
      阳光很好,可是正在喝茶的老夫人却觉得在中午的日光下彻底地晕眩起来,她轻喘起来,用手支着额,“这是怎么了?!”
     
      李长乐走过来,面上带着微笑,虽然她的表情还有些不自然,但那张脸的的确确和从前一模一样,上面没有丝毫的破损:“老夫人你是怎么了?”
     
      老夫人仔细端详着她的脸,转头轻声问道:“未央,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李未央看到李长乐的容貌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惊,随后是诡异,一个人的脸受伤了,有可能在短短的一个月中就恢复原样吗?虽然她对卢公的医术没有质疑,可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她相信奇迹,可她不相信神迹。一道伤口尚且需要很久才能复原,更何况那天她分明看见,李长乐的脸已经面目全非。
     
      刘妈妈满脸喜色地道:“老夫人,这要多亏了卢公啊,他的医术真是天下无双,小姐拆了纱,脸上竟然已经恢复如初了!”
     
      二夫人揉了揉眼睛,几乎说不出话来,旁边的李常茹也是惊讶的完全没了声音。
     
      “这……竟然真有这样的奇迹!卢公的医术当真神了!”老夫人虽然无比的惊讶,可是见到李长乐的脸恢复了,脸上还是露出高兴的神情,当然这高兴中少了点真心,多了些厌恶,看到檀香战战兢兢地站在李长乐的身后,就斥责她道:“大小姐刚刚康复,谁叫你把小姐扶出来走这么远的?”
     
      李长乐抢话答道:“天气这么好,我想出来走走,怎么,老夫人不想看见我?还是三妹不高兴看见我的脸好了?”
     
      “当然不是……”李未央慢慢地说:“大姐能够康复,我自然是满心欢喜,看来,咱们真要重重酬谢卢公了……”她越说越慢,一双眼睛直直地瞅着她,最后微笑地,一字一顿地说:“大姐,你的脸比从前更加的光彩照人了,不知卢公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李长乐冷笑一声,道:“三妹要是想知道,大可以在自己脸上划一刀,到时候让卢公也帮你治病,不就好了吗?”她的脸,根本没办法透气,仿佛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她甚至能够听到疤痕裂开的声音,那种皮开肉绽的痛苦,她正一点一点地品尝着,可她拼命地忍着,因为她哪怕是死,也要给李未央看一看她的脸,她要让对方知道,她李长乐,永远是天下第一美人!
     
      老夫人望着她,蹙眉:“长乐!你在说些什么呢?”
     
      老夫人偏帮李未央,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李长乐并没有继续回答她的问话,只是低下头来自顾自地微笑,忽然,她猛地抬起头来,那眼睛里充满着压抑的,难以隐藏的恨意,直直地面向李未央的方向,道:“三妹,大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咱们姐妹之间,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说是不是?”言毕便凛然扭过头去道:“檀香,我走不动了,扶着我回去。”
     
      她突然地出现,立刻又要走,这是怎么了?李未央轻轻皱起眉头,却见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皇后娘娘的宴会,我可以参加吧?”
     
      老夫人吃惊地看着她,脖子僵硬地点了点头。
     
      李长乐点头,仿佛她突然出现就是为了这场宴会一样,随后她扶着檀香的手,飞奔一样地走了,李未央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随后垂下眼睛,陷入了沉思。一旁的二夫人握紧了帕子:“这怎么可能!她的脸明明毁成那样!怎么会恢复如初!难道卢公的医术真有那样神奇!”
     
      老夫人沉思片刻,道:“上次敏之的病,也是他想的法子,难怪人家都说他是神医,看来的确如此!生肌活骨,这真的是非同一般啊!”
     
      李未央却并不相信,因为卢公当着众人的面说过,对方的脸根本没办法康复了,怎么会眨眼之间就全好了?而且,李长乐的脸如果真的完全恢复了,她何必这样着急走呢?简直就像是再待下去就会晕倒一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可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让一个面貌全毁的人恢复原先的美貌呢?李未央此刻,并没有想到李长乐在这种美貌之下所忍受的那种可怕的折磨,而这种折磨,绝对比顶着一张丑陋的脸更为恐怖。
     
      直到李未央回去,都还是若有所思的,连白芷跟她说话,她都没有听见。
     
      李敏德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李未央坐在躺椅上,清冷的目光却是落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神情十分的奇怪。白芷见他进来,正要通报,李敏德却挥了挥手,道:“罢了。”
     
      他轻轻地走近,低声道:“怎么了?”
     
      李未央回过神来,有些神情恍惚的看着他的脸……还有他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她微微笑道:“怎么有空跑到这里来了?”最近可是都不见人影。
     
      李敏德目光深深看着她,突然说:“摊开手。”
     
      于是李未央摊开了右手。李敏德微笑,将油纸包拆开一角,然后取出一块糕点放到她手心:“刚出炉的,吃吧。”
     
      “哦……”李未央下意识地将那香气四溢的桂花糖糕放进了嘴巴里,香香软软的,叫人心醉。
     
      李敏德又看了她一会,然后吩咐白芷取来一个莲花碗,然后将每一只装满糕点的油纸包拆开一角,倒出些吃食。红枣糕、如意酥、桂圆糕、吉祥酥……一下子便将小碗塞满,红红绿绿的煞是好看。
     
      “吃吧。”他将盛满糕点的莲花碗递到她的面前,看起来静如止水的脸上,似乎一直在笑。
     
      李未央还有点蒙,下意识地就听话地一连吃了好几块糕点,等吃完了,才突然想起道:“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子了。”
     
      到底还是蒙混不过去……李敏德叹了口气,道:“你是在为李长乐的事情心烦?”
     
      李未央愣了愣,随后点头。
     
      李敏德笑了笑,道:“捅了马蜂窝?过后才来担心吗?”
     
      李未央不由道:“李长乐?马蜂窝?嗯,这形容倒是很贴切,不过为了敏之,再来一次,这个马蜂窝我还是会捅的。”
     
      李敏德修长的食指弯起,抵住唇畔,笑得不可自已,李未央奇怪地看着他。
     
      仅仅只是半年,她这个三姐,只到他的眉心,需要略抬头看这个曾经的小男孩了。
     
      不同于往日的素净,今日李敏德穿的甚是华贵,用纯金线织成的绸衫,衬着里面的月白中衣,显得格外的神采焕然,黑发束成一束,长长的垂带甩过肩头,俊俏面庞潇洒帅气,一双乌眸清亮有神,其中洋溢着热情的光芒,挺直的鼻梁下,是两片含着笑意的温润双唇,红润得像涂了一层薄薄的胭脂,身形看上去是那样的英挺,腰带上,挂着金柄短剑和玉佩。
     
      “你今天怎么这副打扮?”李长乐不再纠结李长乐怎么突然恢复的问题,转而好奇道。
     
      李敏德笑完了,正色道:“陪你赴宴啊。”
     
      “陪我赴宴?”李未央一愣,随后看向一旁的白芷,白芷扶额道:“小姐,奴婢已经说了三回了,今日是皇后娘娘的宴会,请了很多人呢!你再不梳洗打扮,今天一定会迟到的。”
     
      李未央“哦”了一声,随即揶揄地看着李敏德:“穿的这么漂亮,去见九公主?”
     
      这两年,九公主追李敏德追的更紧,若非她出宫不容易,恐怕三不五时就要在李家见到她了,可惜,李敏德却好像对她完全没意思,总是冷冰冰地对待人家,完全都不可爱。果然,李敏德听她提起九公主,却只是淡淡笑道:“快去换衣服,再晚就真的要迟到了。”
     
      李未央听话地站起身,走到半路又回过头,奇怪地看了一眼李敏德,白芷道:“小姐,怎么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怪道:“以前都是我指挥他,现在这小子动不动就指挥起我来了。”
     
      赵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意识到被李未央横了一眼,立刻转过脸去。
     
      宫中举行宴会,李未央很少参加。可这次是皇后娘娘下的帖子,各家都要派人参加,李未央还是得去的,只是她到底不喜欢太过华丽的妆容,只是用了一条碧色宝石的璎珞,交错挽在头发中,隐隐的光芒若隐若现在乌发中,宛如将夜晚的星光会聚在了发中,最大的一颗碧色宝石,拇指般大小,恰好垂在额头间。因为是正式场合,她也不得不换上老夫人特意准备的衣裙,在绸缎面料上覆了一层薄如蝉翼的紫纱,精美的刺绣隐在纱下,行走间灵动而美丽。
     
      李敏德看到她的一瞬,眼睛一亮,笑赞道:“谁说李长乐才是天下第一美人,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你打扮过的样子。”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这世上大概只有他敢在她面前说美人两个字了。有了从前的遭遇,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听别人说美丽两个字。美丽,不过一张皮囊,丢了也就没有了,是她最不在意也是最厌烦的东西。如果她有李长乐那样的美貌,她的过去也许不会过得那么辛苦了。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虽然知道这是不符实的溢美之词,被人夸赞的感觉,还是很好。
     
      “虽然已是春天,可宴会是在晚上,所以风会很大。”李敏德柔声道。
     
      “不会,宴会在室内,只会热呢!”李未央随口回答。
     
      “白芷,回去替你们小姐取一件披风。”李敏德回头。
     
      李未央皱眉,道:“都说了不必麻烦。”
     
      “去吧。”李敏德挥了挥手,白芷竟然应声而去。然而等她转过身,自己却也奇怪,从前只听小姐的吩咐,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三少爷的身上竟然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让她不自觉地就听从了他的命令。
     
      不只是白芷,李未央都有点惊讶。她略略迟疑,转头看着他,道:“什么时候连我这里的丫头都收买了?”
     
      “这是她们懂得从善如流。”李敏德笑道。白芷动作麻利,片刻就将披风送上,赵月要替李未央穿上,李敏德却扬手接过,“今天的宴会,李长乐也会去,不只是她,蒋家的人,都会去。”
     
      李未央扬起眉头:“你怕了吗?”
     
      李敏德失笑,道:“你觉得呢?若是我怕,何必陪你一起去,怕的该是他们。”语毕,她见他清俊面上隐隐荡着无尽的欢愉,明明她也该跟着感到高兴,但此时鼻间发涩,心里略略疼痛起来。
     
      这个少年,在她的身边,是不是也被迫成长起来了呢?如果没有她,说不定他能在一个正常的环境里,做一个正常的人,读书习武,娶妻生子,这时候,李未央已经忘记了李敏德非同寻常的身份,她希望,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必和她在一起面对这些本不该他承受的东西。李长乐、蒋家、拓跋真、武贤妃……这些人,其实跟李敏德都没有什么关系,可因为她李未央,害的敏德必须时时提防、处处小心。那些人既然能拿敏之下手,那么这几年来,敏德是否也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承担了很多很多……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提到过。低下头,看见的是他修长的手指,他的皮肤极白,可是指腹却有着薄薄的茧,那是用剑的痕迹,李未央觉得有点心疼,有点内疚,也许,她只顾着自己,都没有问过他将来想做什么,而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事情都计划好了,习武、读书,他都是独立完成的,她曾经许诺三夫人的事情,并没有完成,甚至于,不要说他真实的身世,连他平日里和什么样的朋友结交,都不知晓。
     
      李未央目不转睛直看着他。他笑着,面上含着醉人的笑,手指灵巧地帮她层层系结,李未央看着他,慢慢觉得有了一丝怪异,这样简单的动作,他的神色间却隐着细微满足。她的心底原本清澈明净如镜,可是此刻却产生了些微的涟漪。不知什么时候,眼前的孩子已经长成了少年,他们之间,距离是不是太过近了,近的她甚至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
     
      不自觉地,她轻声道:“敏德,你有朋友吗?”
     
      他轻轻抬起头,夜风扫面,他的发丝抹上月华,如星空静静奔流的夜河,然而面上只是微笑道:“我不需要朋友。”
     
      那语气,非常的笃定,李未央不由自主皱起眉头。
     
      “我有你就够了。”李敏德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知为什么,这原本可以理解为两人相依为命的一句话,却让李未央下意识的,微微后退了一步。
     
      “出去的时候,披上连帽披风。好了,走吧。”李敏德仿佛没有察觉,只是微笑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白芷她们,却发现她们都是低着头,一副没有看见的样子,她不禁沉思,不知何时,自己身边的这些丫头看见李敏德来,竟然连通报一声都免了……
     
      老夫人今日不去,其他人已经出发,李未央出来的最晚,新上任的管家行礼道:“县主,您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这就是其他人不肯与她同行的原因,李未央有属于自己品级的华丽马车,而这一点,恰恰是这李家其他人根本没办法忍受的,她倒也不在意,只是问道:“大姐和母亲呢,都出发了吗?”
     
      管家笑道:“回禀县主,大小姐和夫人已经出发了,夫人吩咐下来,她们会在宫门前头等着县主一起进去。”
     
      各家的女眷都是一道儿的,她们不愿意等也不行,李未央笑了笑,起身上了马车。
     
      “今天有四十八家要进宫,只怕官道会堵上一两个时辰。”马车夫恭恭敬敬地请示,“是否从其他路上绕道?”
     
      李未央想说,堵就堵吧,总好过去走不安全的路,谁知李敏德却道:“不能迟到,绕路。”
     
      那么简单利落,直接下了决定,李未央有一瞬间,完全哑然。
     
      李敏德看见她在盯着他,不由眨了眨眼睛,委屈道:“怪我多事?”
     
      李未央无语,这时候她能说什么呢?既然他已经说了绕路,难不成还能让马车掉头吗?算了,她挥了挥手,托腮倚着小桌闭目。
     
      白芷就着烛光,小心地取出绣花绷子,继续绣没做完的活儿,赵月则低着头,认认真真坐在角落里擦软剑。
     
      李未央闭着眼睛,却感觉到一阵轻暖暖的视线落在她面上,让她觉得心里很别扭。
     
      这样,她怎么睡得着呢?
     
      “到皇宫还早着,休息半个时辰吧。”
     
      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却的确因为过于疲劳,眼皮越来越沉重。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握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识地紧紧握住。
     
      春寒料峭,尤其是晚上,风真是大啊,早知道,还是不该那么早就撤掉暖盆,她模模糊糊地想着,有人靠近真是温暖。逐渐进入梦中的李未央微微苦笑,梦境和现实开始交叠,为什么从前,没有人肯给她一点温暖呢?若是在她被打入冷宫的时候,李家的人愿意向她伸出援手,这该有多好呢,她不用他们救命,哪怕只是一句关怀的话语,那毕竟也是亲人的感觉,可是,什么都没有。如今的老夫人,看似很疼爱她,实际上,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份疼爱了……原来,她已经谁都不信了,但还是为了想活下去而假装信了。虚假的温暖啊……她不由地,将那只手握的更紧。
     
      “小姐……”白芷张口欲言,这样不妥,真的不妥,实在是太不妥了。她跟着小姐这几年,看多了人家姐弟之间的相处,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李敏德对李未央好的太过分了,那眼睛里的光彩,连她这个丫头都没办法忽略……可,这怎么行呢?他们是堂姐弟啊,纵然三少爷身上没有李家的血脉,可是有一日他冠上李姓,他现在作为就是……*。这两个字在白芷的脑海中闪过的那一刹那,她浑身都僵硬起来了。白芷下意识地,就想要开口提醒李未央,可是李敏德在这时候,突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轻变。
     
      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眼神,白芷却觉得浑身颤抖起来。她的眼睛里,有一丝的惊恐。
     
      赵月却一直认真擦着自己的剑,仿佛那上面能开出花来,她的确是认了李未央为自己的主子,这些日子以来,她也是真心的佩服她、尊敬她,甚至隐隐带了一丝崇拜,但不管她怎么敬重李未央,她真正的主子都是李敏德,所以她明明也看出了李敏德那过于炙热的眼神,她也只能当做什么都看不明白。只不过,她偶尔会想,若是有一天主子和小姐发生矛盾呢?她该怎么办?
     
      李敏德只是向着烛火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白芷立刻明白过来,连忙熄掉了一盏烛火,却也同时松了一口气。
     
      马车里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李未央不知道,李敏德看着她的神色隐隐带着满足,他的右手就这么被紧紧攥在她的手心里,他有一种冲动,想要抚平她心底每一道伤痕的渴望……
     
      哐的一声,马车剧烈的晃动一下。
     
      李未央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道有点颠簸啊。”李敏德微笑,眸子熠熠发光,“等到了宴会,看到讨厌的人,只怕吃不下什么东西,刚才那些点心你也没有吃几块,剩下的我都带来了,要不要先用些点心。”
     
      李未央的目光有点模糊,慢慢移到他俊秀得出奇的面容上。仅仅是容貌而言,她见过太多俊美的男人,英俊挺拔如拓跋真,清冷如月的拓跋玉,甚至连那个嚣张的蒋四,都算是个皮相出众的美男子,可这些人和李敏德比起来,毫无疑问都要略逊一筹,难怪九公主总是说,他比她的哥哥们都要俊俏,李未央这一瞬间想的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到底什么样的人家,才能生出这样浓墨重彩的少年。
     
      还没等她完全清醒,马车又是撞击一声,她倒进他怀里。他下意识双手护着她的头,待到车子稳住,他才扶着她坐好,朝她笑道:“没事么?”
     
      李未央皱眉,外面真的发生了事情?!
     
      有人在外面叫着:“李未央!”
     
      那是蒋四的声音?李未央的神智已经完全清醒了,很多人都会选择绕道,在这里碰到蒋四,只怕是要找麻烦,她下意识地要掀开车帘子出去,却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点心盘,一下子点心滚落了一地,李未央怔住。
     
      李敏德却小心捧起她的双手,替她擦干手上的脏污。
     
      外面的喧哗越来越大,她要掀开车窗,李敏德却突然伸出手遮住她的双眼,波澜不惊道:“别看,只是一条疯狗乱吠。”
     
      原来,早在李未央和敏德说话之时,赵楠却骑在马上,微眯眼,看打头的一名男子骑马冲撞而来,似乎并未看见他们这列车队一般,分明是故意找茬!他冷笑,跃马而出,迎上那男子,两方人马只听见空气金石撞击的脆响,再回神时,赵楠竟然被蒋南生生打落,浑身尘土。
     
      “手下败将,竟敢在我面前显摆!叫你主子出来!”蒋南冷冷地,高高在上。平心而论,赵楠武功很高,可若是论起在战场上的实战经验,他要远胜于对方!
     
      李家护卫全都面露惊诧,他们从未受过这等耻辱,见到蒋南的队伍如此张扬,都已经怒在心头,再加上赵楠是他们中武功最高的人,今日对上,却被人狠狠奚落至此,如何能按捺住心中怒气,竟同时举起了手中兵戈!
     
      “武威将军!马车里是安平县主!”赵楠从地上恨恨爬起,一挥衣袖,擦掉了手腕上一块血迹,狼一样凶狠的眼神投注在蒋南身上。
     
      蒋南哈哈大笑道:“叫她滚出来!”他当然知道她在马车里,他就是为了羞辱她而已。
     
      赵楠面上现出无限的怒意,他冷冷笑了一声,两手成环,轻在口中发出一声长哨,黑夜之中,竟然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一批黑衣人,蒋南不由皱眉道:“胆小鬼,叫了帮手来么?”
     
      赵楠冷笑一声,道:“你尽可以试试!”蒋南不过是仗着一点战场上的经验压人,只不过两军对敌跟如今的局面可是两回事,若论起一对一,他或许不是对手,但若是主子的暗卫出动,蒋南就要横着回去了!
     
      蒋四带了不少人,李未央在马车里听到有杂乱的马蹄声,不由想到蒋四身边有一批出色的护卫,这些人都是跟着他在战场上多年拼杀的,手上染满了鲜血,今天他若是铁了心要闹事,自然不会轻易离去,李家的护卫能挡得住吗?
     
      “我的人在外面,不要紧。”李敏德轻声笑了笑,却并不将那些人放在眼里。
     
      “你不明白,他们不是普通的护卫,蒋四若是执意要见到我,我出去就是!他还敢杀我不曾?!”李未央冷冷地道,她原以为今日的宴会蒋家会发难,可现在蒋四又是想要做什么!
     
      李敏德却按住她的手,道:“他不配。”
     
      李未央有一瞬间的愣住,外面明灭的光影透过帘子,将李敏德的脸照映出一丝的冷漠,他的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嘲讽:“应该让他知道,横着走的是螃蟹,而螃蟹,总有一日是要任人鱼肉的。”
     
      ------题外话------
     
      编辑:你准备拿李长乐怎样
     
      小秦:腐烂到底
     
      编辑:男主呢?
     
      小秦:路人到底
     
      编辑:女主呢?
     
      小秦:冷酷到底
     
      编辑:如果仅仅把白豆腐当成暗恋着,你不觉得,十二三岁的少年不能谈恋爱吗
     
      小秦:我有没有和大家说过,敏德比未央小呢?从来没说过==具体的原因,明天会说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