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1 晴空霹雳

    庶女有毒

    111 晴空霹雳


      就在此时,天空中飘下一张黄纸,飞落于地面。太监连忙上去捡了,道:“陛下,您看!”
     
      尹天照在台上大声道:“此人虽美貌聪慧,但天生有克君之相。此人活着,恐怕对皇诈不利!”
     
      此刻天空的铅云更加厚实,旋转速度加快,上面电蛇缠绕,似乎随时都将脱离而出,良久,铅云能量似乎集聚到了界限,一道雷电轰出,突然从天而降,划破了半片天际,竟然正中尹天照的头顶,他正说的眉飞色舞,却突然惨叫一声,身体如同死猪一般,从足足四米高的台上滚下来,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一下子溅起无数血浆,骨头都摔碎了,引来站在台下的一名宫女的惊声尖叫,那尖锐的叫声一下子打断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于连皇帝都来不及仔细看那纸上的人,就被自己敬重的仙道人被雷劈死的事实震在当场。
     
      正在雍德殿前宽阔的屋檐下站着的人们同样目瞪口呆地看到了这一幕,刚才还在台上呼风唤雨的道人尹天照如同破布一般被由天上陡然降落的电蛇击中,所有官员呆若木鸡,皇帝大声叫道:“快!快去看看道长如何了!”
     
      立刻有太监不顾从头降落的暴雨飞奔而去,然而他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副如丧考皮的模样:“陛下,道长的身体被闪电烧焦,面目全非了。”
     
      皇帝捏紧了手里的纸,无比震惊,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一幕,看在拓跋真和武贤妃的眼睛里,也是无比的震撼,拓跋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让蒋家亲眼看着李未央扶诛,他和武贤妃亲自安排了这一出戏,为了让这出戏真实可信,尹天照认真测算了天时,依据他所懂得的一些天文知识,算到今夜会有狂风大作、倾盆大雨,这样的异象,最适合用来宣布箴言,因为皇帝笃信道教,所以宫中大小事宜全都要经过测算,尹天照说今日最适合,那宴会自然于今日举办,可拓跋真万万想不到,原本装了避雷针的高台上,怎么会引来了天雷!真是太糟糕了,尹天照是他精心寻找才送进了宫,原本能派上更大的用场,竟然这样轻易就折在了这里!
     
      这时候,人群中一个道人冲了出来,大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皇帝一看,竟然是周天寿,不由勃然大怒道:“你师傅遭此不幸,有何之喜!”被雷劈死的人,那都是犯了罪过的人,可是皇帝实在想不通,尹天照这样的道人为何惹怒了天地!
     
      周天寿满脸喜色道:“陛下,我道门有无数的修者,大部分会死于修炼途中,只有极少数能修到渡劫期,我师傅的修行便到了此步,只缺了一道天劫就能飞升,可是这天劫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很多人等不到天劫就这样死了,而我师傅却是得道高人,刚才他意外碰到了天劫,若是安然度过,也就直接成就金仙之位啊!”
     
      “可是……成为金仙,自当白日飞升,又怎么会就此被劈得焦黑呢?”皇后实在忍不住道。
     
      周天寿叹了一口气,道:“娘娘有所不知,这身躯焦黑,说明师傅是没能度过,将来只能做个散仙了!”
     
      听说尹天照没能成功渡劫,反而不得不抛弃肉身变成了散仙,皇帝吃了一惊,不由道:“尹道长是得道高人,他为何过不了天劫呢?”
     
      周天寿脸上的喜色稍微收敛了,又露出一丝神秘之色:“陛下,天劫乃是万中无一、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师傅凭着自身的修行,本可以安然度过,可惜刚才他泄露了天机啊!”
     
      泄露天机?这么说尹道长没有能够成功渡劫是因为被说了真话被老天给惩罚了?众人的脑中不由自主都这样想到,不能怪他们迷信,平日里尹天照说要下雨便有大雨,说求雪就会下大雪,比钦天监都要灵得多,更何况刚才尹天照在台上挥舞了片刻,便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实实在在的天有异象,再加上眼前这周天寿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实在是由不得人不信。
     
      李未央微微笑了起来,九公主却一直捂着眼睛,道:“那尸体抬走了没有!”李未央淡淡道:“公主,那不是尸体,那是尹道长的仙壳呢。”说完,她看了一眼已经隐没在人群中的李敏德,他正好也向她看过来,眼睛里含着笑意。
     
      李未央终于明白,李敏德说多加了点东西,是什么了。他想必是在那台上的避雷上动了手脚,不,或许是在那老道士的身上动了手脚也不一定,李未央很想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看着那尹道士经过闪电,轰隆,倒地,翻白眼,最后外焦里嫩,这一幕,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尹天照擅长算卦、天象,不知他可算到,今夜是他的死期呢?原以为他是算出了天命所归才投靠拓跋真,害的李未央紧张了很久,但现在看来,不过是个凭借着对天象的了解招摇撞骗的道士而已……
     
      周天寿再度行礼道:“陛下,师傅豁出性命也要泄露天机,请陛下好好看看这纸上的人,一定要除掉这个祸害啊!”
     
      皇帝闻言,真的展开纸,认认真真地端详片刻,随后,如同他也被雷劈中了一样,面色变得异常难看。
     
      皇后吃惊地看着他,也去看他手中那张纸,结果看完了之后脸色也极为古怪。
     
      纸上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这个漂亮的女人皇帝很熟悉,这个女人有足足二十年的时间都睡在皇帝的卧榻之侧!皇帝勃然大怒,啪地给了正站在一旁得意洋洋等着李未央倒大霉的武贤妃一个耳光!武贤妃毫无防备,一下子被打地整个身子都歪了过去,啪的一声竟然从高高的台阶上滚了下去,钗环滚落了一地不说,更是摔得满身泥水。
     
      纸上除了一张酷似武贤妃的脸,还有一行字,武氏者,乱天下。
     
      这张纸被捏地死紧,皇帝的手指着武贤妃,面上无限愤怒:“你这个贱人!竟然是你!竟然是你啊!”
     
      尹天照说有人克了皇帝,害得他经常生病,这个人的命数还很硬,能克大历的天命,颠覆皇帝的江山!
     
      九公主恐惧地抓住了李未央的手臂:“好可怕,武贤妃娘娘怎么会是妖星啊!”
     
      李未央在这一瞬间,看到了蒋南投来的不可置信的眼神,然后,她看到拓跋真飞奔了出去,从台阶下搀扶起武贤妃,大声道:“父皇,您这是怎么了?!”当着永平侯一家人的面,他的脸上无比的关切,事实上他的确是关心,生怕武贤妃有个三长两短,他的皇帝梦就此完结。
     
      可是这时候,他还没想到皇帝的暴怒,已经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了,而且,这怒火还是他们自己挑起来的!
     
      皇帝几乎是暴跳如雷:“你的母妃,居然就是妖星!朕这么多年对她多么宠爱,她竟然要祸害朕的天下!”这时候,他联想起了南方的水灾,西边的兵祸,北边的干旱……这样一想,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生,武贤妃果真是个天生的灾星啊,她带来这么多的祸患,老天爷不是早已有了先兆吗,他竟然没有发现!
     
      倾盆的大雨落下来,砸在武贤妃和拓跋真的身上,拓跋真倒是还好,武贤妃的妆容已经全都花了,白白的粉末变成了水从脸上滑下来,重重的胭脂花成了一团,原本精致的妆容变成了无比可笑的脸,她放声大哭:“陛下,陛下,臣妾没有,臣妾冤枉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明明那纸上的人应该是李未央,怎么会变成自己呢!
     
      李长乐看着,不由自主捏紧了手帕,真是该死!这就是蒋天所说的计划吗?这帮蠢货,全都搞砸了啊!拓跋真是自己将来要嫁的男人,他的母妃弄成这样,他还能讨得好吗?
     
      拓跋真现在真是气得头都要炸开,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自己陷害李未央的举动已经变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明知道救不了武贤妃了,可他还是得救她!因为她名义上可是他的养母,若是她现在要死要活自己却不闻不问、明哲保身,那么全天下的人都会对他寒心,更不用说那些朝臣了,所以明知道求情只会引来雷霆之怒,他还是得求到底!
     
      “父皇,母妃是无辜的!她静心伺候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是知道的啊!”拓跋真嘶声喊道。
     
      皇帝身边的莲妃满是同情地道:“陛下,贤妃姐姐怎么看都不像是妖星啊……”
     
      武贤妃死死地咬着下唇,唇上几乎都沁出了血,颤抖着喉咙道:“陛下!陛下!您要相信臣妾啊!”
     
      此时,永宁侯府的人,也都已经跪了一地:“陛下,陛下,娘娘冤枉啊!”
     
      一直与武贤妃交情不错的皇后想到太子还需要拓跋真这个帮手,幽沉乌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忌的光,徐徐道:“陛下,此事还是斟酌一下,莫要冤枉了贤妃妹妹才好。”
     
      太子也连忙站出来道:“父皇,贤妃纵然有什么不对的,您看在三弟的面上,饶了她吧!”
     
      永宁侯府的人们,也充满期待地看着皇帝。
     
      皇帝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包括太子、拓跋真、武贤妃……又扫过皇后的脸,一时之间,竟然犹豫了。
     
      莲妃轻轻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陛下,这件事情弄成这样,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看尹道长,真是可怜……”
     
      想到那尹天照,皇帝的眼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可怕的光芒,李未央忍不住低下头,掩住了眼睛里的笑意,莲妃啊,这出戏,还要多亏你的精彩演出。有些话,还是要合适的人去提醒一下的。
     
      敏德能够找出这么一个女子,想必是费尽了心思的……
     
      皇帝的眼睛越来越冷,看着武贤妃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一丝往日的温情和宠爱,现在他的眼中,武贤妃已经不是一个他宠爱多年的女人,而是一个妄图谋害他江山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纵然错杀,也绝对不可以放过一个!他挥了挥手,道:“将武贤妃拖下去,立刻处死!”
     
      此时的皇帝,极为无情,冷酷,简直和往日里判若两人,就连皇后都暗暗心惊,一旁的诸位妃子们原本想要求情的都不敢再开口,原本幸灾乐祸的也觉得帝王翻脸无情……唯独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皇帝迷信道教,经常吞下丹药,那种东西会造成他性情暴躁易怒,更加多疑……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宁肯错杀一千,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了吧!所以武贤妃纵然有永宁侯府做靠山,纵然无数人为她求情,皇帝在盛怒之下也绝不肯原谅她,没有人可以祸害他的江山,没有人!
     
      武贤妃被吓得花容失色,往日里的高贵、端庄,全都已经不见了,她拼命地叩头道:“陛下,一日夫妻百日恩,您不念在臣妾服侍您这么多年,多少念在三皇子的份上啊!陛下,不要相信那道士的话啊!”
     
      皇帝冷声道:“拖下去!”
     
      武贤妃拼命地大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是冤枉的啊!陛下,臣妾还有话要说!”只要说出尹天照的话是假的,只要拆穿他的身份,只要说明他们曾经串通尹天照做的事情,她就还有一线生机,诬陷县主跟祸害江山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了!武贤妃立刻要站起来——
     
      拓跋真紧张地盯着武贤妃,他突然意识到,不能让她继续往下说了,若是她继续说下去,那皇帝就会知道他们让尹天照陷害李未央以讨好蒋家的事情,更会知道他的目的和野心在于皇位,因为不管是武贤妃还是三皇子,根本没理由跟李未央过不去,而皇帝只要略加盘查,就会知道他们安排尹天照进宫和拉拢蒋家,本来就是别有所图!到时候不要说皇帝,就连太子和皇后,也会彻底跟他翻脸的!他失去一个母妃,永宁侯府可能还会支持他,因为他还是武贤妃的养子,但他绝对不能让武贤妃说出什么不该说的来,那样,一切都全完了!所以他飞快地扶住武贤妃,似乎想要支撑她一般,然而武贤妃却突然身体痉挛起来,猛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拓跋真,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老大,死死盯着他,几乎要沁出血来,可是口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没有任何人发现异样,所有人都以为武贤妃是因为惊痛过度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李未央却突然上前走了几步,从外人的角度只会以为拓跋真扶着武贤妃,可李未央却不这么想,就在刚才,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一个念头,拓跋真的戒指是带着机关的,而且这机关可以杀人……
     
      这时候,皇帝的命令已下,哪里理会武贤妃的不对劲,径直拖了就走,拓跋真拼命地拉着,却被皇帝安排的侍卫强行拖开:“母妃!”拓跋真大声地喊着,仿佛伤心到了极点,武贤妃却只是喘着粗气,十指用力抓着地面,想要抓住什么可以救命的依靠,然而她早已失尽了力气,只在地上抓出几条深深的暗红血痕,触目惊心,就被太监们拖走了。
     
      永宁侯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却不敢冲上去救下女儿,只是老泪纵横地去搀扶起拓跋真,道:“殿下!殿下节哀!”他抬起头看向皇帝,眼底隐藏着的是恨意,只不过这恨意只是一闪而逝,根本没有人看见,众人只见到他老泪纵横道,“陛下,老臣替女儿谢恩了,只是三殿下无辜,请陛下不要牵连他啊。”
     
      皇帝冷冷地瞪着他们,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大雨已经打湿了拓跋真和永宁侯的衣服,让他们看起来无比狼狈,皇帝终于慢慢道:“算了吧,朕不会怪你们的,只会处罚那妖星一人,看在她抚养真儿的份上,就赐她鸩酒一杯吧。”
     
      显然,他早已走火入魔了,相信武贤妃就是那妖星,可见若是当初武贤妃的计划成真,李未央如今会有多惨,皇帝对枕边人尚且如此狠心,对李未央还会有丝毫留情吗?李敏德冷笑一声,武贤妃真是咎由自取,至于拓跋真,失去了武贤妃,永宁侯还会那样一如既往支持他吗?现在看来这两人还是紧密团结的,可是以后呢?武贤妃才是联系武家与拓跋真的纽带,现在等于断了他一条臂膀,而且是一条极为重要的臂膀!
     
      拓跋玉一直在旁边看着,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和李未央有关系,可是他又说不出有什么关系,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问一问周天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很快,太监过来回禀道:“贤妃娘娘已经升天了。”
     
      皇帝松了一口气,转头对皇后道:“今日是皇后办的宴会,原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只是这关系到大历江山,不得不彻查此事。”
     
      皇后一直用着武贤妃,上次虽然因为九尾凤簪的事情生出些许嫌隙,但到底有点伤感:“臣妾实在想不到,贤妃妹妹竟然就是那妖星,唉,这也是她的命。”
     
      莲妃的面上,仿佛也是悲悯的神情,只是同时,她的目光却含了一丝得意。
     
      九公主瑟瑟发抖,拉着李未央的胳膊道:“未央姐姐,今日的宴会也要散了。咱们回去吧。”
     
      李未央站在原地没有动,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目光闪闪发亮。九公主十分奇怪地看着她,却不知她究竟在等什么,不过这时候大殿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动,众人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更不知道在皇帝下命令之前,是该回去继续饮宴还是就此散了,所以李未央的行为并不突兀,反而显得十分正常。
     
      “宴会继续。”皇帝看了一眼永宁侯难看的脸色,慢慢地道。
     
      李未央垂下了眼睛,皇帝的个性她很清楚,属于那种打死你还要你感恩戴德的类型,今天他突然震怒处死了武贤妃,却绝不容许永宁侯有丝毫的不满,不过,对于永宁侯来说,失去一个女儿固然痛心,但皇帝一定会给予补偿的。果然,等众人回到座位上,皇帝已经和颜悦色地道:“永宁侯,你最小的孙女,今年也有十七了吧。”
     
      永宁侯面色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脸上的肌肉很难才能控制住不抖动,沉声道:“回禀陛下,微臣的孙女乐陵的确已经十七了。”
     
      皇帝点点头,道:“朕记得,她还尚未婚配吧。这样,睿儿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两个孩子正合适啊!今日就给他们赐婚吧。”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还是暴风骤雨,现在皇帝的笑容却变得无比和煦,半点看不出刚才的震怒,这帝王之心,实在是太难以捉摸了。
     
      梅贵妃讪讪地笑道:“陛下,睿儿年纪还小,何必这样心急?更何况,三皇子真还没有纳妃,睿儿怎么能抢先呢?”开什么玩笑,武家那丫头可是出了名的泼辣!
     
      皇帝微笑道:“这是两回事,真儿的婚事么,朕会放在心里的。至于武乐陵么,就赐给睿儿做正妃吧。”
     
      李未央不禁微笑,拓跋真原本跟永宁侯算是一家子,但唯一联系他们的纽带就是武贤妃,一旦这根纽带断了,拓跋真就玩不转了,皇帝这么做,一是要警告拓跋真,防止他因为养母被杀一事心生怨恨,二是要让永宁侯知道,皇恩浩荡,可以让你死,也可以捧你上天,五皇子的正妃之位,可是无数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
     
      永宁侯再无他想,和五皇子拓跋睿一起谢主隆恩。拓跋睿站起身的时候,还向李长乐投来感情复杂的一眼,若非她和拓跋真的事情……拓跋睿是豁出性命也要娶了她做正妃的。
     
      李未央恰好看到那含冤的眼神,不由忍笑低下了头。拓跋睿啊拓跋睿,还真是个难得的情种,只是不知道他若是看到李长乐上次被毁掉的容貌,是否会当场失色。
     
      有了刚才那一节,众人的神情都有点尴尬,笑容也变得敷衍,就连皇后和妃子们都是心不在焉的,皇帝淡淡道:“不是安排了歌舞吗?”
     
      皇后连忙道:“还不快让歌舞上来助兴。”话是对太监们说的,可是声音却有一丝干涩,明显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舞蹈是歌舞司精心准备,莲妃为皇帝亲自编排的,跳舞的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身姿如柳、面容如花,远观之仙乐阵阵、舞姿优美,这样的舞蹈换做平日一定会有人好好欣赏,可现在,所有人都是心不在焉,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刚才武贤妃原本还高高在上,一会儿之后就被处死的那一幕。
     
      帝王之怒,实在令人胆寒!
     
      九公主到底是少女,心思没有那么多,很快便安静下来,认真地观看歌舞,可是一旁的李未央,却仍旧在等待,甚至有了一点莫名的焦虑。她准备了很久,就等今天,如果一切顺利,将蒋家就此扳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他们先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子进宫,再安排周天寿得宠,随后静伏不动,让蒋家以为她毫无行动,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等这么一个时机!一个有力的时机!找到一个可以颠覆蒋家的时机!
     
      歌舞很快便欣赏完了,皇帝笑道:“那领舞的少女跳得不错,让她过来,朕要给她奖赏。”
     
      太监立刻宣召了那少女上来,刚才隔得远看不出来,可是现在离得近了,众人才看到她生得花容月貌,我见犹怜,虽然比不上莲妃的美貌,却也是一等一的美人了。那少女盈盈袅袅地走上殿来,皇帝一看之下,龙心大悦,当众赏赐了一块玉如意,心中想着晚上便让那少女侍寝,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忽然,那个少女高声奏道:“启禀皇上,奴婢有事禀奏。”
     
      皇帝一怔,皇后和其他人也是一愣。
     
      “什么事?”皇帝条件反射地回答。
     
      少女抬起头来,原本柔美的眼神如同一柄利剑拔出了鞘,寒气四溢,竟让所有人的目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她的手一扬,原本托在手上的玉如意立刻被扔了出去,带起一阵尖锐呼啸的声音。原本她掩饰在袖中的右手立刻露了出来,那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剑。玉如意一下子砸中皇帝身后的太监,此刻少女手中的短剑已经快如闪电、势如惊雷般向皇帝刺去。
     
      电光火石的瞬间,皇帝身侧的禁卫首领已经反应过来,大叫一声,快步迎上少女,短剑硬生生被他架住,少女忽然发出一声长啸,不知按了什么机关,短剑竟变成一柄长剑,随即飞快地变招,剑势平荡,与禁卫首领何啸错身而过,接着顺势一削,剑光的来势锐不可当,直往皇帝而去!皇帝匆忙之间一把抓住右侧的宫女,那剑光划过一道圆弧,竟然来不及完全闪避开,霎那之间利刃从那宫女的腰腹之间划过,原本好端端的宫女立刻血溅当场,命丧黄泉。
     
      这一交手的功夫不过刹那之间,很多殿内的人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看到宫女惨死当场,殿中的诸位才反应过来,竟然是有人行刺!当即,也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
     
      “救驾!”
     
      尖锐刺耳、声嘶力竭。
     
      整个大殿乱成了一锅粥。
     
      “昏君纳命来吧!”
     
      就在少女行动的同时,原本在一旁垂手肃立等着领赏的十余名歌舞伎向殿内冲去,支援少女,剩下的人则紧张地望着殿门,准备阻挡进殿救援的禁卫,为同伴争取时间。
     
      七皇子拓跋玉飞身上去,两个刺客挡在了他的面前,拓跋真落后一拍,竟然被一个舞姬缠住,而此刻那少女剑势一转,立刻又向皇帝刺去,这一剑的威势比上一剑更盛、更快,眼看着已经快要到了皇帝的眼前。
     
      “叮当……”一声脆响,随着着宛如金石交错的一声扬起,少女急如迅雷般的剑势竟然生生被弹地一偏,紧擦着皇帝的脖子划了过去。皇帝惊慌望去,却是在这个紧张瞬间,原本瑟瑟躲在皇位之旁的莲妃拼着一死砸了小几过来,硬生生地砸歪了少女手中的长剑。至于莲妃自己,也突然扑了上来,死死抓住刺客的腿,凄切喊道:“陛下快走!”
     
      皇帝大为震撼地看着莲妃。
     
      少女却连看都不看莲妃一眼,一脚将她踢开,拔剑又刺过来:“昏君,我慕容氏已经向你臣服,你却出尔反尔,撕毁降书,破坏协定,屠我城亡我国,纳命来吧!”
     
      从舞女中扑出的几个刺客还没有到皇帝的座前,众妃已经是一片混乱,殿门又被刺客把住,殿中到处是四散奔逃的人,刺客根本不看是谁,到处乱杀,殿内更是惨叫连连,混乱不堪。也分不清是主子是奴才,一个个连滚带爬,哭声震天。紧急关头,李敏德已经到了李未央的跟前,只是他身上没有武器,便护着李未央和九公主向大殿的西侧避身过去,一路没有遇见刺客,倒是九公主被自己慌乱的宫女们踩得差点跌倒,李未央连忙扶住她,三人望着殿内紧张的局势,面色各异……
     
      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的神情,计划变了!原先她的交代不是这样的!该死!为什么这少女会拔出剑,为什么她会喊出这样的话!李未央下意识地看了莲妃一眼,却和她抱歉愧疚的眼神撞了个正着!李未央现在终于明白了一切,是她,临时改变了计划!
     
      拓跋玉和拓跋真等人此刻都被刺客缠住,没办法再向皇帝靠近一步,眼见剑光瞬间即至眼前,皇帝吓得连滚带爬,就在此刻,一柄长剑洞穿了少女的腹部,她的剑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之中,迟迟没有落到皇帝的头上,随后,她倒了下去,就倒在御座之侧,与皇帝仅仅半步之遥。皇帝吃惊地望着眼前救驾的人,却是满脸杀气的蒋南。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一颗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莲妃咬着嘴唇,面色变幻不定,她甚至不敢去看李未央的眼神,她毕竟违背了他们的预定,临时改变了计划!可是现在,她还有机会——蒋南救驾了又怎样,根本没有办法抹杀蒋家的罪过!
     
      李未央却深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李敏德就在这时候,拍了拍她的手,像是能体会到她内心的失望一样,李敏德轻声道:“先看看再说吧。”
     
      李未央点了点头,转身去看惊恐失措的九公主,柔声地安慰着她。
     
      随即,前来支援的禁卫们越过混乱的大殿赶到了,按照宫里的规矩,内廷的饮宴这些禁卫应该回避,因此都安排在门口守卫,宫内杀声一起,众人立刻知道,连忙想冲进殿内解救,可是殿门偏偏毕竟狭小,禁卫们空有人多的优势,却在殿门口被慌乱涌出来的太监宫女们堵住,后来禁卫不得已,谁往外跑就一起杀掉,根本顾不上杀的到底是什么人了!局势很快被控制住,最后只余下一片狼藉的大殿,十余名刺客倒卧在地上,每个人身上都有着无数的伤痕,原本紧身的舞衣破碎褴褛,尸首血迹斑斑。殿中原本整齐华丽的桌几都散乱一片,精致的银烛台被推倒在地上,满地的碎片和血迹,叫人看了触目心惊。皇后和张德妃等人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恐惧,宫女们赶紧上去搀扶她们,柔妃却哇地一口,先行呕吐了起来,显然是被这可怕的场景吓得失去了心神。
     
      大臣和女眷们也从各自躲藏的地方爬出来,脸上都是无比的惊慌。蒋旭刚才赤手空拳,却一连杀了数个刺客,蒋南那把救驾的长剑,也是他们从刺客手中夺下的。
     
      皇帝随即而来的震怒可以理解,从他登基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天子还从来没有被人用剑指着鼻子,面临被杀的窘迫境地!
     
      整个大殿都被封锁了起来,所有参加殿内宴会的人,谁都没办法离开,尽管他们之中有人需要救治,有人摇摇欲坠,但皇帝下令,封锁宫门,彻查此事。所有的刺客都已经死了,即便她们之中有活下来的,也都是提前服毒,没等禁卫军抓住她们便已经断气,没有留下半点的活口。可是,要进入宫殿必须经过仔细的盘查,更不用说这些舞女都是从民间搜罗而来,总有蛛丝马迹,所以皇帝震怒地命令京兆尹和刑部官员立刻去查,这边,莲妃匆忙跪下,泣不成声:“这舞蹈是臣妾编排的,臣妾没有察觉到她们包藏祸心,臣妾有罪啊!”她的模样梨花带雨,看着就是无比的如若,任谁也不会怀疑她和刺客有什么关系。
     
      皇帝想到刚才那么混乱的场面,她一个女流之辈却敢于冲上来抱着刺客的腿,这已经是对自己无比忠心了,他心念一动,却是将她搀扶了起来,道:“若是没有爱妃,寡人已经尸首一具,你何罪之有啊!”编排舞蹈也未必就是参与行刺,刚才皇后和张德妃等人都吓得呆住了,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她们毕竟养尊处优,高高在上,哪里见过眼前这种刀兵相加、血花四溅的场面。只知道心惊胆颤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平时的什么为皇帝尽忠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甚至于上去救驾都忘了,相比之下,更显得莲妃的不同寻常。现在皇后她们说什么都没有用,谁让她们在危险发生的时候丢下了皇帝,只顾着自己逃命了呢,这本来就会很大的罪过,皇帝没有问罪,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皇后的脸上便露出了极端难堪的神情,妃子们都垂下了头,谁也不敢吱声,刚才她们之中,四个得宠的贵嫔死了两个,高位的妃子们倒是没有事,可看现在的情形,皇帝怪她们没有去做肉盾,所以,很不高兴。就连太子和五皇子,都默不作声,刚才他们也被刺客缠住,根本无暇脱身,更不用说去救皇帝了。作为儿子,他们明显也是失职的,只不过,谁会想到殿内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这么多年来都是风平浪静,突然冒出这么多的刺客,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陛下,刚才那刺客所言,似乎是跟慕容氏有关。”一旁,拓跋玉皱眉道。他刚才听到了那刺客喊出的一句话,而且这句话很明显,就是皇帝此次被刺杀的真正原因。
     
      慕容氏……皇帝的眉头皱得死紧。慕容氏是大历西边的一个边陲小国,他下令攻伐,蒋家为统帅,因为慕容氏宁死不降,故而国破家亡,皇室成员一个都没有活下来。他们回来向自己报仇,倒是有可能的……但是,为什么刚才那女子会说,慕容氏投降后被杀呢?皇帝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莫非当年慕容氏的覆灭另有原因?还是有人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想到自己被人蒙在鼓里,皇帝觉得有一种受人愚弄的感觉。
     
      李未央看了莲妃一眼,却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喜色,不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她与莲妃,有共同要对付的目标,蒋家,只要他们能够精诚合作,报仇指日可待。然而,莲妃太心急报仇了,竟然改变了一早说好的计划。从那少女突然拔出长剑,大殿内涌现刺客,李未央就知道,这个计划被硬生生的改变了。她面上无限的惶恐,仿佛受到了惊吓的模样,可是心中却升起了一种焦虑,莲妃啊莲妃,你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就可以让蒋家受到致命一击,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心急!
     
      现在,就连李未央,都不能预测此事的走向了。如果成,蒋家败,如果不成,就极有可能连自己都要牵连进去……李未央的头脑,此刻快速转动了起来,突然冒出了慕容氏的事情,她是否还能按照原先的法子,将蒋家置诸死地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