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3 找上门来

    庶女有毒

    113 找上门来


      莲妃面色一白,难道自己在对方眼中,藏不住半点心思吗,正心悸时,李未央道:“放心吧,既然那些人是你慕容皇室的死士,而且都已经死了,谁也不会知道你是谁的。”
     
      莲妃抬起眼睛,细细的眉毛微拧在一起:“你不怪我?”
     
      李未央慢慢道:“当然怪你,你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而且你刚才的做法,是将我们都置于险境,一着不慎,所有人都要给你陪葬。”
     
      莲妃的脸色一点点变得更加苍白,唯独殷红的嘴唇看起来更加明晰,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她的眼睛里浮起一丝期待:“可那宅子还在,告状的民女我也还留着,明天我就找人上书——”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来不及了。”
     
      莲妃的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李未央望着她,片刻后,微微一笑道:“蒋家已经有了防备,我想,没等陛下派人去,那宅子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娘娘,若是你今晚将那告状的民女送上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或许还有三分希望,可惜,你走错了这步棋。”
     
      莲妃的脸上,同样是痛惜的神情,李未央相信,对方的心里,现在比脸上的表情还要痛苦,她轻声道:“可是我理解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换了是我,家人蒙受不幸,我也想要不惜一切为他们报仇的,作为慕容皇室,你想要恢复皇室的尊严与荣誉,为他们平反昭雪,实在是无可厚非的事。只是,你太过心急了,只要今天能扳倒蒋家,一定会查到慕容皇室的事情,到时候你的仇自然而然就报了。”
     
      莲妃美丽的脸孔此刻已经染了泪,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是一个聪明人,若非被报仇蒙蔽了心扉,她一定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李未央还在继续往下说:“莲妃,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不是报仇心切,也不是违背了我们的约定,而是你用错了报仇的方法,甚至于,你在皇帝的身边,你却不了解你要讨好和控制的这个男人。”
     
      莲妃的心顿了一下,再看向李未央,见她脸上虽然依旧带着那种懒散的、平静的笑意,但乌黑发亮的眼眸中,又有着难得一见的真挚,只不过,也是一闪而过,立刻就换成了别的情绪,“娘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知是不是外面风雨声有点噪杂的缘故,李未央的这句话竟飘忽的几乎听不真切。
     
      莲妃抿了抿唇,深吸口气,才再度开口道:“愿闻其详。”
     
      李未央望着她,脸上带着笑容,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那瞳仁深深,倒映出她的影子,如此影子重叠影子,仿若没有尽头。
     
      “慕容心——”李未央唤了一声,用从不曾用过的称呼,每个字都像是在炉火中淬炼过一般,说出来时,掷地有声,“你出身皇室,可是大历的这位天子,与你慕容氏那位多情风流的天子截然不同,你与他同床共枕、呼吸相共,可你并不了解他。”
     
      外面的风一下子大了起来,雨丝凄迷地打在殿堂,将大殿内的帘幔吹的不断飞舞。
     
      李未央的声音,一字一字,传入耳中,那么鲜明——
     
      “我们这位天子,聪明、多疑,他的聪明让他从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登上帝位,他的多疑让他喜欢将大臣们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是,聪明的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聪明过头,就喜欢作茧自缚。他的确是个十分英明的君主,可以采纳一切他觉得有用的政论,这也是哪怕我只是个闺中之女,他也敢破格用我的法子的原因,只是陛下同时又是个多猜疑而又刚愎自用的人,断事之时好标新立异,以此震慑群臣。”
     
      “你知道,我父亲身居高位不假,可也有很多人嫉妒他,想要谋夺他的相位,所以这些年来,弹劾他的奏折像雪花一样多,可我的父亲在陛下面前,却总是作出一副诚惶诚恐而又十分可怜委屈的样子,每次都会豁出尊严跪在陛下面前,显出孤立无助的样子,自认有罪、未能尽职,以至得罪臣僚,请求罢官归去。他越是这样,陛下越是不允,反倒觉得他忠诚不二,造成被别人孤立攻击,所以一直保护着他,相信着他,这就是我父亲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对皇帝的了解早已超过了他的对手。”李未央一字一句地分析着,说出让人震惊的话。
     
      “今天陛下明明预备放过蒋南了,可是我父亲说了两句话,他就动了杀心。知道这是何故吗?因为我父亲把蒋南和蒋家捧得很高,让皇帝觉得,蒋家超出了他的控制,他可以容忍臣子贪污受贿,容忍他们结党营私,容忍他们谋取私利,甚至容许他们虚报军功、杀害无辜,但他决不能容许一个臣子超脱于他的控制之外!”
     
      莲妃盯着李未央,几乎听得入神了。
     
      李未央继续道:“只不过,了解皇帝这个毛病的人,蒋旭也算一个,所以他抢在皇帝要杀蒋南之前,演了一场戏,让皇帝觉得自己的一个决定就能颠覆蒋家,让他觉得蒋家只是他的一条狗,根本不足为惧,所以,蒋南仅仅是丢掉了官位,却保住了性命。若论起对皇帝的了解,你不及我的父亲,若论起对局势的把握,你不及蒋旭,他们两个人,都对皇帝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可是在皇帝的眼里,他们不过是臣子,但这臣子,却实际上操控了皇帝的决定。”
     
      李未央口中说着让莲妃目瞪口呆的话,面上的表情却很平静。而莲妃,明明和她不过是半步远的距离,却觉得对方的神态超然于外,仿若置身于很遥远的地方,注视着一场与己无关的斗争——这多么可怕。
     
      莲妃觉得恐惧、忧虑,她突然意识到,今天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李未央说得对,跟庞大的蒋家作对,必须要了解你的对手,了解你的帮手,了解你能操控的一切力量。她对局势没有足够的驾驭力,对皇帝的逆鳞根本都没有把握得清,所以才会一败涂地。
     
      李未央在微笑,“表面上看,一切决定都出于圣裁,可是只要你足够了解他,你就可以真正的操控他,让他以为一切的决定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可实际上,全都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他,让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当然,这很危险,如果你让皇帝察觉到了你的意图,就会作茧自缚、万劫不复。所以,这是一个游戏,只有当你了解了游戏的规则,你才能有机会赢,而最要命的是,现在你的对手早已比你早一步了解了皇帝的性格,知道他在意什么,软肋在哪里,你又凭借什么来赢呢?”
     
      莲妃的脸上,如她预料的露出了错愕之色。李未央笑了笑,道:“如果民女告状成功,我告诉你会发生什么。皇帝会立刻派人去核实此事,然后就会发现蒋家建造了一座不逊于皇宫的豪宅,在这个豪宅里有比皇宫还要多的珍宝,比皇冠上的东珠还要大的明珠,比皇宫里的鲎还要大一号的望君归,然后皇帝会暴怒,臣子们会求情,陛下会命令廷议,然后言官会骂的蒋家人不敢出门,中途蒋家还会组织势力反扑,陛下的态度会软化,让蒋家人误以为这件事情没有那么严重,随后蒋国公会被迫回京解释,可是不论怎么折腾,最后蒋家还是会被冠上谋反之命,诛灭九族!”李未央的声音越来越快,显现出声音的主人的急切之心半点也不逊色于莲妃。
     
      “到时候原先他们做错的事情都会被人翻出来,那么你慕容家的血案当然会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他们愚弄皇帝、欺君罔上的证据!当然,还有第二个可能,那就是皇帝扣住了蒋家人,可是蒋国公却反了,这样就更好了,出师无名、谋位不正、八方声讨,蒋家一反,必死无疑。所以,他们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你说,这不是很好吗,既不用弄脏了自己的手,又痛快淋漓地报了仇,可是今天你看看,大闹了一场,折腾出了个什么虚报军功,却只是让人家出了点血,没有动摇根本,多可惜啊。”
     
      一步一步一步,李未央说的无比镇定,莲妃几乎不敢想象,对方其实早已将一切都谋划好了,这么嚣张这么笃定……可她隐隐觉得,若是今天按照李未央的剧本走下去,一切都会如她所说的发生,因为李未央实在对皇帝,太过于了解了……
     
      “我……我用错了罪名。”莲妃忽然有点想笑,但不知道为什么,笑意到了唇边,却转成了苦涩,“我真是愚蠢啊……”她垂下头,幽幽叹息,“所谓欺君罔上,又怎么比得上谋反之心呢,错失良机,悔恨晚矣……”
     
      就在此时,莲妃的臂上一紧,抬眸,看到李未央神色坚毅:“机会多的是。”停了一下,加深语气道:“不过,你要听我的。”
     
      李未央的语气斩钉截铁,那清冷美丽的脸孔,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与力量瞬间扑面而至。
     
      莲妃惊愕地看着她,眼睛里突然就有了信服……
     
      对,她可以设计他们一次,当然可以设计他们第二次。
     
      只要自己和她合作,总有一天可以报仇的!
     
      莲妃的眼睛里,一下子涌现出狂喜:“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李未央笑道:“等。”
     
      莲妃有一丝迟疑:“到什么时候?”
     
      李未央微微一笑,“到你可以控制皇帝,到你可以左右他的决定,到他离不开你,到你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其他人,这个其他人里面,包括我父亲,更包括蒋家。”
     
      莲妃震惊地看着她:“我……我有那样的力量吗?”
     
      李未央失笑,道:“你当然有!因为你不光具有美貌,还有智慧,最重要的是,你豁出性命救了皇帝!当然,这是你自己安排的,不过他并不知道,相反,你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宠爱的女人,因为你做了连皇后都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你表现得好,终究能够掌控帝王之威,让他为你而喜,为你而怒,为你杀人!”
     
      帝王之威……
     
      皇帝拥有无上权威,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可以肆意更改别人的命运,凭借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拥有一切,只要你控制了他,早晚有一天,你就可以为你的皇族报仇!
     
      李未央的眼神很清楚的传达了那些话,而莲妃也看懂了,于是她眼底悲凉的迟疑、无奈的挣扎逐渐地退去,变成了一种势不可挡的坚毅之色。
     
      仿佛是催眠一般,李未央拉住莲妃的手,带着她走到廊下,她们两人的裙子都沾了水,沉甸甸地粘到小腿上,每走一步都格外沉重,可是,李未央依旧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很平静也很顽固地拉着她,一直走到走廊的边缘,指着遥远的地方道:“你看,那是什么?”
     
      莲妃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一对蒋氏父子还跪在大殿外面,浑身都已经湿透,不管风雨如何可怕,他们一直咬牙坚持着,摇摇晃晃也不肯离开。
     
      “娘娘,你看懂了吗?”李未央微笑着问道。
     
      莲妃咬牙,道:“苦肉计。”
     
      李未央的笑容带了一丝清浅的冷酷:“那么,你该怎么办呢?”
     
      莲妃微微一笑,笑容美丽而让人不能直视:“我已经明白了,多谢县主的指教。”
     
      李未央退后两步,轻轻行礼,道:“臣女告退。”
     
      看着李未央和敏德一起离去,莲妃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和手腕上因为做戏而留下的伤口,笑了起来。
     
      皇后将蒋氏父子一直跪在大雨里面的事情告知了皇帝,皇帝不信,自己亲自去看,果真在滂沱大雨里面看到了两人,蒋旭见到了皇帝,立刻脑袋触地请罪,蒋南咬牙,也跟着以头触地。
     
      “知罪了吗?”皇帝沉声道。
     
      蒋旭已是涕泪纵横,颤声道:“陛下,千错万错,都是臣的错,都是臣教子不严。只要能让陛下息怒,臣现在就请皇上加重对我们父子的治罪!”他的表情恰到好处的转为羞愧,竟挤出几滴泪水,颇有些哀伤之感,只听他哽咽道:“微臣之子虚报战果、浮躁不堪,陛下纵然杀了他,微臣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相比较那个刚刚失去女儿一脸隐忍模样的永宁侯,蒋旭的表现更让皇帝觉得舒心,他心道自己的惩罚是不是重了点,毕竟蒋旭本人是没有什么错的,皇帝面沉似水的看他们一眼,有些厌烦的挥挥手道:“算了,起来吧!”
     
      “臣,谢主隆恩。”蒋旭心头升起了一丝希望,期待着皇帝继续说下去,依照他的了解,皇帝会安慰他两句,然后等一年之后,军权还是有希望的。
     
      可就在皇帝马上就要说什么的时候,太监突然跑过来,低声说了两句话,却见到皇帝的脸色勃然大变:“什么,莲妃受惊过度,高烧不止?”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陛下——”蒋旭心头一着急,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一步。
     
      皇帝却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快步离去了。太监连忙跟着撑伞离去,没人再关心这两父子了。
     
      蒋南皱眉道:“父亲,咱们回去吧!”
     
      蒋旭猛地回头,左手用力地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滚!滚!滚!真是个活畜生!”他仰天长叹一声,脸上已经根本分不出什么是泪什么是雨水,他只知道,今天他们蒋家,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未央在马车上,却掀开了车帘,看着外面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的天空,眼神放的很远很远——
     
      她其实,很惋惜,惋惜的心头都要滴血了。
     
      这样好的机会,今天本可以让蒋家吃不了兜着走的!一次失败对方有了防备,再想动手一切又要重新布置,她怎么可能不无语,怎么可能不痛惜!偏偏她还得在莲妃面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不能让莲妃失去信心,如果要对付蒋家,莲妃将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人!有她在皇帝的身边,一位内应二为合作者,实在是再好不过!
     
      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李未央回过头来,看见李敏德笑弯了的眼睛:“说不后悔,其实后悔死了吧。”
     
      李未央长叹一声,道:“早知道另外选个听话的美人了。”
     
      李敏德摇头道:“傻瓜,哪儿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像是你说的,美貌的女子容易找,但是对蒋家恨之入骨绝对不会背叛咱们的,那就很难找了。况且,莲妃是个聪明的女人,经过这次的教训,她自然会知道,谁才能帮助她,她又该跟谁合作,职司——”李敏德对着天空深吸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悠悠的吐出去,再睁开眼睛时,表情已恢复如初,然后淡淡道:“可惜了咱们的一番布置。”
     
      李未央微笑道:“你别装无辜了,老实说,今天在那老道士的身上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李敏德无辜地摊手道:“我哪有做什么呀!是他自己黑心,遭了天谴而已。”
     
      李未央失笑:“台上的避雷针纵然被动过了,他也未必会被天打雷劈,你还有什么法子?”
     
      李敏德终于到道:“我买通了他的道童,在他的鞋子里插了两根大头针……你知道,纳鞋底的时候也会出现意外的么,也是他自己坏事做尽,恶有恶报。”
     
      李未央惊愕片刻,心道你比我还狠辣三分呢,原先她不过是让他破坏那台上的避雷针,却没想到她只让他做了初一,他倒好,连十五都给做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未央看着沉沉雨丝,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李敏德轻声道:“不必觉得惋惜,为了某个目的而不竭余力的去努力,这过程本身就是有意义的。更何况,咱们杀了那害人的老道士,不知道救了多少无辜的少女,这也是功德。”
     
      李未央笑道:“这也是功德吗?”
     
      李敏德正色道:“自然是了。”
     
      看他说的理直气壮,李未央不由笑了,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你说的对,颠覆蒋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刚才我劝说莲妃的话,可是轮到我自己,却是着急了。”
     
      李敏德微笑,他的声音好似一段织锦,更似一泓清泉,凉阴阴的,缓缓流过她的心田:“不管你要得到什么,都要有耐心的,不是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阴霾心路好似被拨开重云,一缕缕金色阳光照进来,人也明媚几分,不由微笑起来,李敏德被她的笑地心头发软,突然想起了曾经品尝过的花酿,灼烈中带着清香,一缕缕侵入心田,填入四肢百骸。
     
      回去以后,李未央先去拜见了老夫人,她知道,这位老太太一定没有睡,在等她告诉她宴会的结果,果真如此。老夫人听到老道士被天雷劈成焦炭,不由阿弥陀佛了一声,听到武贤妃被处死的时候,却只是淡淡摇了摇头,至于后来听说晚宴上遇到刺杀,不由拉着李未央左看右看了半天,发现她并无损伤这才安下心来。李未央看到老夫人眼睛里的神情不似作伪,心中倒是有些愧疚,好生安慰了老夫人这才退了出来。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停了的大雨,李未央不由想到,到底人心还是肉长的,老夫人虽然对她存了三分利用的心,却总有一分出自真心的关怀,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第二天一早,白芷送了帖子进来。信笺格外精致,那蝇头小楷也漂亮工整。
     
      李未央唇角微翘,是孙沿君要来拜访,她心中很喜欢这个热情又爽快的人。
     
      孙沿君是个着急的人,当天下午就到了,李未央吩咐人上了甜点,孙沿君脸颊白皙红润,眸子亮晶晶的,笑眯眯地吃着点心喝茶,跟她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你家那个大姐,非要跟我抢着走,我才不管她是谁,只说一句:不让!”孙沿君笑道,“咱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她平日里低眉顺目,娇滴滴的,我看着腻歪,所以就伸出脚绊倒了她……”
     
      李未央听了直笑,“幸好我没有得罪你!”
     
      孙沿君得意道:“谁让她自己没用,一下子就从台阶上摔下去了呢?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居然是个癞子啊,真是笑死人了!”
     
      李未央摇头道:“我大姐只怕是恨死你了。”
     
      孙沿君不轻易惹事,但是不怕事!李长乐非要跟她抢道,她自然毫不手软了,只不过她只想着让对方出丑,没想到居然捅破了一个大秘密,不由得意道:“我才不怕,李丞相得了这么个大美人做闺女,宝贝得紧,真真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才将她宠得这样矫揉造作、自以为是,我就是不喜欢……”
     
      孙沿君性情,说到底是有点泼辣的,对于看不过眼的人,就喜欢给她点教训瞧瞧。
     
      只不过昨天刚招惹了李长乐,今天就敢上门,这丫头也是个狠角色啊。李未央心中想到。
     
      “现在她可出名了,外面的人现在到处传呢,说李家大小姐生了皮肤病,一头秀发都掉了,满头都是癞子呢!”说完,横了李未央一眼,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种消息多难得啊!”
     
      李未央咳咳,忍不住笑起来,眸子熠熠。
     
      白芷和墨竹都笑起来,小姐难得有朋友,平日里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今天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这孙小姐了。
     
      孙沿君看着李未央,心中也是觉得很亲近。回去以后,她娘后来说,李家这个三小姐年纪这般小,处事却冷静,听人说话的时候很专心,却不像孙沿君一样小孩子作风一惊一乍的,只是安静听着,这是懂分寸,叫她多和她亲近。
     
      李未央笑完了,道:“好了,咱们说正经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做我二嫂?”
     
      “胡扯!”孙沿君涨红了脸,一下子跳起来,咬牙跺脚道,脸颊红的滴出血来。
     
      李未央真诚道:“我真是不知道,你居然对我二哥有意思,我还以为上次李长乐那么挑衅,这门婚事算是吹了……”
     
      孙沿君低声道:“我原本也是要推了这婚事的,结果无意中,却在街上跟他碰上了。”说着看到李未央笑脸盈盈,赶紧板下脸道,“不许笑,你再笑我就不说了!”
     
      李未央道:“好,我不笑,你说吧。”
     
      孙沿君重新坐下来,小声道:“那天在街上,我看见一个青年的书生从马蹄下救了一个小孩子,结果自己笨手笨脚,还不小心撞翻了人家的水果摊,弄的满身是伤,居然还不记得带银两,差点叫人家药堂赶出来,好在他及时自报了家门,说自己是李丞相府的二公子,又是国子监的学生,但是也够丢脸的了,那么大个人,帮忙还帮的一团乱。”
     
      李未央看着孙沿君,却是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仔细想了想这场景,李未央只觉得这二哥的确十分之丢人,不过跟他往日里那种端方的君子模样,倒是很相称的。
     
      “沿君,我二哥……容貌不出众,头脑也不是特别聪明,将来在官场上,未必能走很远,而且,你若是嫁给他,还会有一个自私短利的婆母。”李未央提醒道。
     
      孙沿君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他那样的男子靠得住!明明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却敢去帮人,长得不算顶英俊,但笑起来的模样好看极了,让我觉得很好,很安心!”
     
      李未央不免有些感触,怅然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男子……”
     
      “是啊,你不要笑我,我就是觉得他那样的人,说权势不过尔尔,说容貌也不出众,可是待人好,性子直……这样我才心里踏实。未央,你不知道,我曾经也很喜欢七皇子……我也会偶尔想着他,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他……娘总是说,要找个对我好的,我就想,如果是你二哥这样的人,会对我好的。”孙沿君缓声道,脸不免又是微红。这样的话,若是平日,她不可能开口说出来,但是她觉得,李未央不是多嘴的人。
     
      李未央笑了笑,道:“你说的对。”如果当年的自己也能这样想,也许不会落到那个地步。每个女子嘴上说不求富贵显达,实际上未尝没有一丝半分做人上人的心思,可是孙沿君却更实际,更豁达,这样的女子的确更美好,更值得人爱。
     
      “那……两家是不是定了婚事?”李未央笑道。
     
      孙沿君脸色更红了,道:“我娘说,她立刻就安排这件事。”
     
      李未央失笑,道:“放心好了,我二哥之前的婚事被搅合得够呛,估计一时半会儿的是跑不掉的。”
     
      孙沿君伸出手就来掐她:“好,就算我着急好了,我着急嫁过来收拾你这个多嘴的小姑子!”
     
      李未央只是笑,也不躲避,过了片刻道:“外头还有什么消息吗?”
     
      孙沿君凝眸想了想,道:“还有一件事,蒋家好像出大事了。”
     
      昨天一夜,蒋家人彻夜未眠,从皇宫里出来,蒋旭便没有和蒋南说一句话。大夫人急坏了,这两个人都在雨地里跪了一个多时辰,保不齐要生病,所以赶紧烧好了洗澡水,准备好干净的衣服,准备让他们回来好好休息。
     
      可是回来之后,蒋旭却是难得的大发雷霆。
     
      蒋海看到情况不好,便立刻劝走了大夫人和妻子韩氏,把伺候的人都撵出去,自己留在了书房:“父亲,你也别怪四弟,当初那件事也不全是他的错!当时的监军可是梁王,他一心一意要查抄慕容氏的财产,若是让慕容家轻易投降,皇帝必然给个封号,那他们的财产也就动不了了!四弟也是为了打发梁王啊!现在出事了,便把责任一股脑推到四弟身上,这也太过分了!”
     
      蒋旭冷笑一声,道:“不要给这小子脸上贴金了,什么梁王,梁王那性子是什么样我不知道吗?皇帝哼一声连个屁都不敢放,他还敢贪人家的财物吗?分明是他蒋南好大喜功,简直是大言不惭!”
     
      蒋南再也忍不住了,腾地一下子站起来:“父亲!是我做的事情,一人做事一人当,慕容家一千多口人全都是我杀的,那又怎样,哪个朝代不是一将功成万古枯!难道轮到我蒋南就是罪大恶极了吗?!他拓跋氏的江山,不也靠我们蒋家守着吗,若是把我们全都杀了,他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
     
      “狂妄之极!”蒋旭气急败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睛里充满了嘲讽:“你到今天都不明白!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教导都喂了狗了!这天下,缺了谁都照样转,没有你,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呢着这个位置呢!现在咱们父子的兵权都被夺了,你看不到多少人在背地里开心的笑吗!”他越说越生气,脖子上青筋暴起,指着蒋南的鼻子痛骂道:“见过狂妄自大的,没见过你这样的,蒋家算什么东西,没有天恩,咱们全都得回家种地!”
     
      蒋南震惊地看着难得暴怒的蒋旭,完全不敢置信,一时间竟愣在那里,嘴唇翕动着说不出话来。
     
      蒋海赶紧打圆场道:“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刻意陷害咱们家!所以我们彼此之间就不要伤了父子和气才是!老四,你少说两句,不要再惹父亲生气了!”
     
      蒋旭冷笑一声,道:“听到你大哥说的话了吗?他说得对,是有人要害咱们,所以你这个德行,更加中了人家的计,更让人家开心的要死!说到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不是好大喜功、不是乱杀人,而是你狂妄自大、藐视皇恩,甚至连累的皇帝遇到刺杀,若是今天陛下有半点损伤,我们全家都要给你陪葬!”
     
      蒋南看着蒋旭,眸子里隐隐有火光在跳动,但是他却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父亲说的是对的,今天,是因为蒋旭在场,才救了他的性命,所以,他的态度自然软了下去。
     
      蒋海连忙送上茶水给蒋旭,“父亲,您消消气,千万不要跟老四计较,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蒋旭长叹一声,道:“是啊,是个孩子,我以前还以为咱们蒋家有你们支撑着,就能屹立不倒了,现在我才发现,你们才是惹祸的源头啊!这件事情,只怕瞒不住你们祖父了,还不如我自己写信去请罪。”
     
      祖父是个暴烈的脾气,极有可能当场打死蒋南,蒋海担心,连忙低声道:“父亲,祖父的六十大寿马上要到了,您看是不是暂且缓一缓,等那边宅子建好了,送给祖父做寿,他的气也能消了。”
     
      蒋旭皱眉:“宅子?什么宅子?”
     
      蒋南连忙道:“是老家的族人特意为祖父建的,说是将来祖父颐养天年所用——”
     
      蒋旭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站起来,道:“孽障,现在外面到处在揪咱们的小辫子,还大兴土木,简直是蠢货!赶紧吩咐他们停工!”
     
      蒋南满面为难:“这——是他们的一片心意,而且已经建好了,方圆百里的大宅子,怎么能停下呢?”
     
      “方圆百里?”蒋旭一听,猛地冷汗直流,“立刻吩咐停下——不,仔细检查一下这宅子!”
     
      蒋海皱眉道:“父亲,您这是——”
     
      蒋旭慢慢又坐了下来,“我总觉得今天这件事只怕不光是慕容氏参与其中,你想想看,慕容余孽能够混入宫中,说明他们一定有内应,而且蓄谋已久,今天宴会上那莲妃句句将我们蒋家置诸死地,说不准,她和慕容氏有什么关联,一定要仔细查查她的底细!还有今天那尹天照的死,我也觉得透着十二万分的蹊跷,还是要小心的好!”
     
      蒋海看了一眼蒋旭,虽然觉得他未免想的太多,但还是习惯性地遵从道:“是。”
     
      蒋南却突然拔腿站起来向外走,蒋旭大声道:“你去哪儿?!”
     
      蒋南冷冷道:“我有事情要做!”
     
      蒋旭更加怒不可遏:“逆子!你没听陛下说要咱们闭门思过吗!你现在跑出去是要别人戳我们脊梁骨?!”
     
      蒋南冷笑一声,回过头道:“父亲,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去把那个背后做鬼的捉出来!”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蒋旭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大声道:“滚!滚得远远的!有本事你再也别回来!”
     
      蒋海连忙道:“父亲,您千万不要生气——”就在这时候,国公夫人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这里闹什么!”
     
      屋子里的两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屋子里,李未央正听着孙沿君继续往下说:“听说昨天回去以后,国公夫人听说二十万的兵权都没了,气得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呢,现在蒋家招了大夫集体会诊,为了防止别人说他们树大招风,连太医都没敢请!”
     
      “哦?国公夫人不行了?”李未央扬起眉头,颇感兴趣道。
     
      孙沿君笑道:“那老夫人身子骨一向健朗,最近大概是打击受多了,先是魏国夫人,然后是大女儿,接着又是孙子的官位没了,儿子的兵权也成了泡影,本来花团锦簇,现在却是雪上加霜,你瞧瞧,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李未央微微一笑,如果那老太婆早点断气,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要怪她心狠,对付这个恶毒的老太太,还就得这么毒辣,从心理上毫不留情地给她一刀!
     
      孙沿君吃了茶,却左右在花园转了两圈,没能看到二公子,也没能看到倒霉的大小姐,固然有点失落,可是李未央陪着,倒也不算很失望,过了半个时辰,便笑眯眯地走了。
     
      白芷双手奉上一杯清茶,说:“这位孙小姐真有意思,她是要嫁过来的,还这样得罪大小姐。”
     
      李未央笑道:“她这种性格,的确是太容易吃亏了。”
     
      白芷笑了笑,转而道:“只是,奴婢怕蒋家怀疑到小姐头上来。”
     
      这一点李未央不是没有顾虑过,不过只要一想起对方那嚣张的模样,心肝肠肺便会一同堵着,不如放手一搏,于是说:“无妨,我已安排下了后手。他们若偃旗息鼓便罢,否则,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李未央在花园里,看着满园的鲜花盛开,听白芷汇报近日里各院子里的情形。
     
      “大小姐从昨天回来就没出过门,一直在屋子里呆着,除了卢大夫谁都不肯见。”
     
      “哦?卢公?”李未央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笑起来。
     
      白芷见她笑得奇怪,不由道:“小姐,是不是派人打听一下。”
     
      李未央摇了摇头:“不必管她了。”李长乐突然恢复容貌的事情,李未央一直很好奇,可如今,此人已经无法掀起大的风浪了,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白芷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赵月拦在了凉亭的入口处,满面警惕地看着来人。
     
      李未央抬起眼睛,看到的却是一个长身玉立,依旧神采飞扬的年轻男子。
     
      李未央微笑道:“三殿下是来看望大姐的么?你等等,我即刻命人去请。”
     
      拓跋真却盯着她,目中隐隐暴露出一丝诡谲的情绪。
     
      李未央不由地皱起眉头,她还从来没见过对方露出这样的神情,竟是如此的古怪——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