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14 秦晋之好

    庶女有毒

    114 秦晋之好


      拓跋真只是定定地看她:“……还在生气?”
     
      “生气?”李未央惊讶,“三殿下说的生气,未央不知道是何意。”
     
      拓跋真苦笑了一下:“我上次不过是说了几句重话,难得你气到今天。”
     
      李未央几乎愣住,她完全不记得上次拓跋真说的什么话,至于生气,那更是天方夜谭,她都不曾将这个人的言行放在心上,怎么谈得上生气呢?这个三皇子,敢情是太自以为是了吧。
     
      “我从来不曾生过你的气。”因为你不配,李未央在心中补上了这句话。
     
      “既然不生气就好,我还担心你的心中一直怀着怨愤,所以昨天晚上的宴会才看都不看我一眼。”拓跋真微笑着道。
     
      自己最大的助力死了,他居然还有心情跑到李家来,李未央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的坚忍,但她只是微微一笑,道:“殿下,我去请大姐,你稍等吧。”
     
      李未央刚刚站起来,拓跋真却站在了她的面前,赵月警惕地盯着他,可惜没有李未央的吩咐,她也不能动。
     
      拓跋真道:“别走——你听我说句话!”
     
      李未央冷冷地站住脚,拓跋真看着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地道:“……我不是来找你大姐的,我想找你——”
     
      李未央双眼抬起,眼神迅速变化,惊讶,疑惑,嘲讽,以及一些连拓跋真都分辨不出的神情夹杂在清丽的眼眸中变幻不定,最后又都消失不见,只留下彻骨的寒冷,像是结冰的水面,晶莹剔透不染尘污,然而,却没有一丝的温度。拓跋真在这样目光的注视之下,不知不觉中双眼也好像被雾气笼罩,只有丝丝幽光间或闪现。
     
      “我从前对你的态度的确不见得很好,但那并不是我故意为之,因为从小就见惯了那些人为着自己私心利益挖空心思讨好我,所以我从来就不敢相信谁。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目的的交往,每一个朋友,对我都是有用的,甚至于刚开始判断你,我也是用对我有用和无用来判断。”拓跋真艰难地说着,“我知道,之前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令你不屑,若是真心求娶,自然应当向父皇禀明,可等我想清楚了这件事,却又出了母妃的事情,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说明白,但你总要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拓跋真说不下去了,脸上的神情竟然是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
     
      李未央细细听来,似乎他的每一句都发自肺腑——让她几乎以为他完完全全出自真心。如果,她对他不够了解,她一定会相信他的,因为没有人能拒绝他这么真挚的眼神,这样深沉的感情,这么动听却恰到好处的诉说。
     
      “我不会娶你大姐的,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哪怕是因此和李丞相交恶,哪怕是被万人唾弃,我想要娶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我会向父皇请求,让他把你嫁给我,让你做我的正妃,请你原谅我,从前我是太骄傲了,我只知道怎么去讨好人、笼络人,却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甚至于从前对你的态度那么奇怪那么容易变化,是因为我自己都没办法摸清楚自己的心,我弄不懂自己到底是喜欢你还是防备你,是憎恶你还是爱着你。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的对待你,学习怎么去爱一个人,你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吗?”
     
      李未央望着拓跋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但她没有开口,甚至于没有说一个字,可她的眼神,仿佛给了对方莫大的鼓励,他继续往下说道:“从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们重新认识一次,我不是三皇子,你也不是县主,我们只是两个偶然重逢的年轻男女,你只要记得我是拓跋真,我知道你是未央,这就足够了,抛开那些所谓的身份,你也能认识到一个真正的我,好不好?”
     
      李未央看着他,良久,却突然笑了起来,她慢慢道:“殿下,你的养母刚死,你就跑来和我说这些话,你觉得合适吗?”
     
      终于她还是提到了武贤妃的事——拓跋真顿了顿,轻声道:“未央,我必须向你坦诚一件事,昨天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蒋家的人收买了尹天照,让他想方设法诬你为大历的妖星,然后让父皇杀了你,这是他们要为蒋柔报仇而设置的陷阱,我不能瞒着你,因为这件事情里,我的养母也参与到了其中。我必须请求你的原谅,因为母妃她希望我能够继承大统,希望得到蒋家的支持,所以她不惜拿无辜的你来做人情……我本可以什么都不告诉你,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对待我自己的良心,昨天看到母妃惨死,我问我自己,若是看到你死在我的面前,我是否能接受,后来我发现只要这么一想我就心痛如绞,我根本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的眼前,所以我希望再也不要发生这种事,只要你愿意,我会想办法化解你和蒋家之间的仇恨……”
     
      换了任何女子,听了这一番情真意切又带了无数疼惜的话,都会心动吧,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慢慢道:“殿下,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呢,你应该知道,我们彼此的立场,并不相同吧。”
     
      拓跋真脸色发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似是对她的不信深受打击,勉强道:“我为什么这样,已经告诉过你了。”
     
      李未央悠悠道:“我当然是知道的,能让一个男人不顾一切,除了爱情,恐怕就没有别的了。但那是普通的男人,若是要让三殿下不顾一切,只有权势了。”
     
      拓跋真嘶声道:“我不求你现在就站到我这边来,但我求你不要用刻薄的话来刺伤我的心,求你不要站在七弟那边来对付我,我不在意你帮着他对付我,可是我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李未央扬起笑容,眉角眼梢却隐含冷冽,终于慢慢道:“三殿下,这世上能毫不愧疚地说出这种话的人,也只有你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今天一起都说完吧。”
     
      拓跋真惊讶地看着李未央,他以为她会心动的,可是她却表现得很淡然,他以为她多少会感受到他的真情,可她却是没有一点的感动,为什么?女人不都是相信这些废话的吗?他以为——从前这可从来没有失败过……他暗地里握起拳头,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地认真:“未央,你问我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来对你说这些话,我只是不想彼此后悔,若是昨天晚上你真的被处死,我可能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至于武贤妃,我自己的亲生母亲就是死在她的手上,我又怎么会为她伤心!”
     
      “我自有记忆以来,看到最多的情形就是我的亲娘在哭,她出身卑微,父皇一时兴起临幸了她,她就生下了我,后来还被封为嫔,我娘长得不算好看,但是歌声却美极了。每当我听到她的歌声,就会忘记我们有多么不幸。可是在宫中除了父皇的宠爱她一无所有,因为别的人对她又是嫉恨又是嘲讽,纷纷落井下石,总是想方设法欺负她。她生性柔弱,对一切都逆来顺受,以为这样别人就能放过她,只有武贤妃娘娘对她一直很好。因为我娘保护不了我,所以那个时候的我,甚至连下等的小太监都能偷偷背着人欺负我。后来……终于发生了那件事,父皇说我娘勾结外臣意图谋朝篡位,我不信,拼命地哭,拼命地求,可是我把头都磕破了,也没有人肯为我娘说一句话。”
     
      “武贤妃将我接到她的宫中,说从此后她就是我的母妃,可我不听,半夜里偷偷跑回去,结果亲眼看到了那群太监勒死了我娘,那时候我只有四岁,瑟瑟发抖地躲在一边,甚至都不敢去救她,等人都走了以后,我抓她的手拼命摇,一直叫,她却怎么也不醒。我觉得好害怕,一边叫一边发抖,连哭都哭不出来。”
     
      拓跋真陷入回忆里,他的声音隐隐在发抖,李未央看着他,这些话,他过去从来没有对她说过,哪怕是八年的夫妻、耳鬓厮磨,他没有对她透露过半个字。
     
      “我是皇子啊,拥有当今世上最高贵的出身,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太子拓跋玉他们可以锦衣玉食一呼百应,而我连唯一的娘都要被人夺走?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
     
      拓跋真的拳头慢慢的握紧,声音一下子放得很沉:“我不甘心!所以我自己回到了武贤妃的身边,向她请罪,说以后会好好做她的儿子。后来我发现,当初设计陷害我娘的人就是武贤妃!这些年来我忍辱负重,什么都听她的,她说东我绝不向西,她替我向李丞相许诺,我便同意娶你大姐做侧妃,我这么做不是惧怕她,是因为她对我有用,她能帮我站到那个最高的位置上!”
     
      “每一天我都很矛盾,她虽然设计杀了我的母亲,可她对我也是真心的好,为我谋划一切,所以我不能怪她,不能恨她,我只是日日夜夜都无法安寝,未央,你能理解我吗?昨天母妃要害你的时候我是多么的紧张,几乎都想要为了你反抗她,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有了反抗她的心思,幸好最终你没有事,否则我会多么难过——”
     
      李未央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
     
      拓跋真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为什么突然发笑?”
     
      李未央擦掉了本就不存在的眼泪,凝望着他,眼睛里是无尽的嘲讽:“三殿下,这些话留着向我大姐说吧,她才是你的未婚妻呢。虽然我也很想和你言归于好,可毕竟身份有别,以后还是请您离我远一些。你爱我也好,恨我也罢,跟我都没有一丝半毫的关系,至于你的过去,我也不感兴趣。”
     
      拓跋真盯着她,目光里隐隐透露出一丝愤恨,可他强压着这种恼怒,压低声音道:“我刚才所说的,你全然都不信?!”
     
      李未央慢慢地笑了笑,看着远处飞过的白鸽,声音带了一丝冷凝:“信,我都信,殿下的话中,至少你所说的,关于昨天宴会的话是真的,关于你母妃的话也是真的,关于你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更是真的。”只可惜,你说这些话的目的,却只是为了让我屈服,从前的法子得不到,立刻就换了一副真情相对的模样,若非对拓跋真太过了解,她的确是会当真的。哪怕是自己亲娘的死,哪怕是他卑贱的出身,哪怕是提起这些过去对他来说无异于刀割,只要可以成功,都可以拿出来谋算。
     
      这就是拓跋真,这样的人,对别人狠毒,对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只是,我是不是信,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不论你是真心爱我,还是为了谋求别的,我都不在意。因为我不爱你,永远都不会爱你,不管你怎么说、怎么做,哪怕把心掏出来给我看,我也没办法爱你,所以咱们走不到一起去,三殿下,不要白白费劲了,还是好好花点心思,去讨好对你有帮助的姑娘去吧!”
     
      说完,李未央已经出了凉亭,两个丫头急忙跟上去。
     
      拓跋真望着她的背影,左手却猛地攥着自己的胸口,皱着眉急促地喘着气,明明只是演戏给她看罢了,昨天晚上的一切本来就是他策划的,武贤妃不过是从犯,他的的确确是想要李未央的性命,不光是为了讨好蒋家,更是为了她敢拒绝他!正是因为昨晚的失败,他意识到了李未央的价值,一个能够将他的全盘计划打乱的女人,他对那些不肯投靠的臣子和部属,同样是费尽心思,不惜一切代价,既然如此,一个这么聪明的女人,可能对他的大业极有帮助的女人,他绝不能轻易放弃!
     
      他相信,女人都是心软的,李未央之所以拒绝,不过是高傲,高傲的女人也是女人,一样有心底最软弱的地方,只要用对了法子,他就能够打动她。他的身世,和她一样,都是卑贱的,他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比之高高在上的七皇子拓跋玉,他跟她才是最相同的一类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是多么的相似、多么的匹配,只要他稍微用点心思,她就能被他所拥有,到时候,她的智慧和用心一样可以为他所用。
     
      可是为什么,他说了这么多,甚至放下了自尊心和骄傲,她却依然无动于衷,说什么不爱,爱是什么!拓跋真不懂!一点也不懂!女人要的爱,他不是试图展现在她的眼前吗?为什么她还会拒绝!为什么看她毫不留情地转身就走,为什么他的心,至此还能为她如此尖锐地疼痛着!?
     
      他的心也会痛,这是为什么?这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呢?太可笑了!
     
      拓跋真快步走下了台阶,声音变得很冷:“李未央,不要再靠近拓跋玉。”
     
      李未央停住了脚步,声音冰凉:“殿下,我与他之间的事,何劳费心。”
     
      拓跋真几乎是立即跑到了李未央的面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狭长的眼睛中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地迸裂出狠厉之色:“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从今往后最好都断个干净!”
     
      赵月的软剑,一下子架在了拓跋真的脖子上,可是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因为他知道,李未央不可能在这里杀他。
     
      李未央的确不会,她阗黑的双眸如望不见底的深滩,无惧地迎视过去:拓跋真唯一乐衷的只会是权势地位!待到他真能成为一国之君傲视天下之时,这世上再没有人能压制的了他——到时候,他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必须变成她的,包括李未央,可她讨厌这样,讨厌为人所制,讨厌被人觊觎,不是你拓跋真看中的东西就要变成你的,她是人,她的人生由自己决定,再不为任何人所左右!
     
      “赵月!”李未央冷声道。
     
      赵月的长剑轻轻一送,脖子上尖锐的刺痛让拓跋真一下子惊醒,李未央摆脱了他的钳制——而后后退一步,声音漫漫扬扬地响起:“殿下,请恕我不便相陪了。”
     
      拓跋真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却最终平和了脸色:“李未央,从来不会有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会是我的!”
     
      然而李未央并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显而易见,他今天的努力,在她看来一钱不值。
     
      她要他放弃?他拓跋真这一生有失败有蛰伏有挫折,却独独不可能有放弃!李未央,你明明懂得我却太自以为是,如今情势的确于我不利,但是对于皇位,执念早已经深入骨髓,他这一生永难割舍——拓跋玉只是个失败者,最终你只能属于我——我不在乎等上多少年,直到我真地能掌控天下——
     
      那时,你将无处可逃。
     
      两天后
     
      “听闻县主受了风寒,四小姐都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见到县主平安无事,她也就安心了。”
     
      受了风寒?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李未央看了一眼眼前的人,不由笑道:“四姨娘,你的消息真是灵通啊。”
     
      四姨娘已经生了两个女儿,却依旧身段娇弱似扶柳,看似苍白的脸色带着一份淡淡的愁绪,分外惹人怜惜。难怪,纵然过去有了美貌的六姨娘和绝俗的九姨娘,父亲都没有完全忘记她。看到四姨娘唱做俱佳的脸孔,李未央忍不住就觉得好笑,四姨娘这些日子可都是在巴结新夫人,怎么突然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李未央想着,这四姨娘能够在大夫人眼皮子底下养大两个女儿,也算是府里的一个角色,便抬了抬手,淡笑道:“姨娘快别这么说,我一向知道你和四妹的心意。”
     
      四姨娘连忙赔笑道:“四小姐被新夫人叫去,说是准备新鲜的花样子要给老夫人做抹额,不能来看望。”
     
      李未央笑着摆了摆手,“无妨”地说着,便让白芷给四姨娘上茶。
     
      看李未央面带笑容,四姨娘顿时大喜。她本是低贱出身,能在李家存活到现在,自然有她的厉害之处。她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审时度势,察言观色,谁更厉害,谁是占据优势的一方,她在明白之后就会做出判断,从前大夫人厉害的时候,她可以虚以委蛇,跪在对方脚底下好生伺候,后来为了女儿的前程,她又可以立刻跟大夫人翻脸,反过来帮助李未央,李未央打击大夫人的时候,她总是恰到好处地插上一脚……
     
      但是新夫人进了门,她却开始和李未央保持距离,因为她需要时间观察,看究竟是新夫人厉害,还是李未央狠辣。这两天她听说蒋南的武威将军没了,蒋家还丢了二十万的指挥权,心中感觉到李未央的确是很有神通,不免心中想要来卖个人情,因为如今这个李家的庶出女儿早已不是昔日的模样,完全是一飞冲天,势不可挡,听闻她还和七皇子走的很近,引得拓跋玉的倾心……
     
      四姨娘觉得,李萧然这些年对她的情已经越来越少,尤其是新夫人进门之后,他的感情更是淡漠,不过这种事情她看得很开,男人的千般宠爱,万般柔情,其实都是假的,自己没有儿子,将来也没有个依靠——一定要多找靠山,绝不能将宝都压在新夫人的身上!而且四小姐马上就要许人了,她必须要想法子,不能让新夫人为所欲为,只有女儿嫁得好,她的后半辈子才有指望!
     
      四姨娘眼底那一抹坚决的光芒滑过,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县主,可否屏退了丫头?”她轻声地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白芷,白芷立刻会意,便命屋子里其他的丫头们都退了出去。
     
      四姨娘松了一口气,这才道:“今天我来,是要告诉县主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李未央看着她,面色沉静,既没有表现出过度的好奇,也没有显现出兴趣。
     
      四姨娘有点着急:“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
     
      白芷吃了一惊,连忙看向李未央,小姐的终身大事?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笑了笑,道:“四姨娘的意思是——”她的声音如同清泉流水,音色婉转动人,听不出一丝主人的喜怒,即便是四姨娘这样惯常会看人脸色的,也不禁产生了些许畏惧。这大宅子里,往往看不清喜怒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四姨娘靠近了两步,道:“县主是聪明人,我便实话实说了,昨夜老爷在我房间里留宿,却是无意中说起了一件事。他说,蒋家向他说起了你的婚事。”
     
      李未央目色流光,微微一凝,瞬间眉头舒展开,才缓缓开口,“哦?是么?”
     
      四姨娘望着端坐在上方,笑意盈盈的李未央,深吸了一口气,道:“县主不想知道,老爷都是怎么回答的吗?”
     
      李未央的眸光明亮,她看着四姨娘,慢慢道:“若是父亲已经答应了,姨娘还会站在这里吗?”
     
      四姨娘悚然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问题,的确,如果李萧然首肯了,那么李未央也就是被他舍弃的人,四姨娘何必到这里来一趟呢?一个没用的人,她怎么会向对方提供有用的信息呢?!李未央看着四姨娘骇极变色的脸孔,侧过身子,对着身边的白芷玩笑道:“瞧瞧四姨娘这脸色,想来我定然是猜对了的。”
     
      白芷微微一笑,低下头去:“小姐说的极是。”
     
      李未央笑道:“四姨娘可真是的,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何必还用这样无用的消息来交换呢?”
     
      自己在对方面前无所遁形,四姨娘周身彻底冰凉,如同过水一般。她只觉得一张嘴巴张合似有千斤重,两鬓的乌发不由自主地流下一滴冷汗,汗渍也随着一丝恐惧往背上攀爬,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气氛逐渐变得凝滞。“县主,我——”
     
      “姨娘喝口水吧,有什么话慢慢说就是了,何必如此着急。”
     
      李未央的笑容很和煦,看不出半丝的喜怒,让四姨娘原本想要开口的话,一下子全都堵在了喉咙里。是,原先她是想要用这个消息来和李未央讲条件的,可还没等她开口对方就已经猜到了结果,让她的消息有用也变得没用了,李未央的心思真是细腻又准确,让她不得不佩服。四姨娘莫名觉得心虚,只因,她刚踏入这屋子里,尚未掀开自己的底,李未央已然将她的牌摆了出来。她还用什么和对方谈条件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四妹妹也马上就要到定亲的年纪了吧。”
     
      四姨娘汗如雨下,背上的衣衫已经因为不安而露出些微的汗渍,她抬起头,陪笑道:“这个……”
     
      “我听说,母亲的意思是,让四妹妹嫁给五皇子做侧妃。”李未央淡淡道。
     
      四姨娘的笑容,有了瞬间的压抑,随后道:“什么都瞒不过县主,是,夫人是有这个意思。”
     
      李未央笑了笑,道:“是啊,五皇子相貌儒雅,母妃又是梅贵妃,看起来的确是门好亲事,当初的夫人,不也是这样说的么?”现在的新夫人,居然又是旧事重提,准备将李常笑送去做探路石。
     
      不过是一个庶女,李萧然是不会怜惜的,四姨娘原先不也没反对过么,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李未央打量着四姨娘,轻声道:“怎么,姨娘不喜欢五皇子府的那位嫡妃?”
     
      在宴会上,皇帝已经为五皇子拓跋睿赐婚,娶的是永宁侯的孙女武小姐,四姨娘之前还眼巴巴地觉着这是一门好婚事,一转脸就又求到自己这里来,必定是跟这个武小姐有关系了。李未央心道,四姨娘啊四姨娘,你想要和我谈条件,可是不过几句话就漏了底,如今心慌意乱,走的棋一步不如一步,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想如何?
     
      四姨娘一下子被看穿了心思,惊诧抬头,看到李未央眉梢藏着的笑意暗含锋利,不禁一颤,不得不开口道:“那位武小姐,从小被娇惯坏了,性情十分的泼辣厉害,我已经派人去打听过,她身边的贴身婢女每半年就要换一次,永宁侯自己都不知道想了多少法子要治住她,还曾有一次将她关在祠堂里逼着她改掉坏习惯,谁知她却宁肯不吃不喝三天三夜也不肯改了脾气,最后被放出来,竟然还拿着剪刀要杀当初向老侯爷告状的乳娘……对待自己的乳娘尚且如此,对待丈夫的妾又会如何呢?”
     
      李未央沉默不语,四姨娘继续道:“县主,若是四小姐性子和你一样,五皇子这头的确是个好婚事,再不济也是个亲王侧妃,可是偏偏常笑是个懦弱无能的人,她连我的一半本事都没有学到,将来又怎么能在五皇子府立足呢?只怕会被皇子妃虐待而死。常喜已经不顶事了,我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真怕连她都折了进去,那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县主,常喜心眼不好,我也是个容易得罪人的,这些我都认了,我也不怕报应,为了活下去我什么都敢干,但是常笑从来没有害过你,甚至总是为你说好话,你哪怕看在都是李家女儿的份上,帮她一把吧!”四姨娘猛地双膝跪地,拉住李未央的裙摆。
     
      白芷连忙去搀扶她,四姨娘却死命摇头,赵月也过来,四姨娘明明害怕她,却也不肯站起来。直到李未央亲自来搀扶,四姨娘才充满希望地问道:“你——答应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四姨娘是想让我去找老夫人,替四妹妹求情吗?”
     
      四姨娘期期艾艾地看着李未央,道:“县主愿意去吗?”
     
      李未央望着她,仿佛看到七姨娘的眼睛,是,四姨娘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李常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上辈子李常笑就是死在了这位武小姐的手上,这辈子难道要看着她悲剧重演吗?李未央点点头,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四姨娘破涕而笑,只要李未央答应下来,就还有一线希望。
     
      “只是老夫人也认为这是一门很好的亲事,”李未央沉思片刻,却慢慢道,“所以,若是四妹妹真的想要推拒了这婚事,不如另外想法子。”
     
      “法子?能有什么法子?若是老夫人都不肯帮忙,那常笑真是死路一条了!”四姨娘又开始焦急。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道:“四姨娘,若是有人向父亲说,五皇子曾经向陛下求娶过大姐,现在如果把妹妹嫁给他,不免引人非议,以为我们李家的女儿都嫁不出去了,非要捡着五皇子一个人,尤其是会叫陛下觉得李家这女儿换来换去,有攀龙附凤之心,反倒不美。”
     
      四姨娘眼珠子转了转,立刻明白过来,李萧然是个很谨慎的人,五皇子可是求娶过李长乐的,还被皇帝严厉斥责,若是现在李家再把四女嫁给他,未免让皇帝觉得李家别有所图,这样反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李萧然才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虽然女儿的婚姻大事是由主母做主,但在咱们家,蒋月柔毕竟是继室,父亲的意见才是决定性的,明白了吗?”李未央轻轻巧巧地提醒着对方。
     
      四姨娘已经绕过弯儿来了,可她还是有顾虑:“我之前已经求过老爷,他却说子女的婚事应该是夫人做主的,现在我若是再去说——”
     
      李未央失笑,道:“放心吧,这话我会向老夫人说清楚的。”
     
      四姨娘大为高兴,连声道谢,这时候才松缓了神情,道:“县主大恩,我和四小姐都会记在心里头。关于我刚才说的那件事,老爷的确是回绝了,这个县主真是猜得不错。”
     
      李未央点点头,白芷却道:“不知是为蒋家哪位公子向小姐提亲?”
     
      四姨娘低声道:“四公子。”
     
      蒋南?的确,他纵然没了官职,也是一等的功勋之家,身份上也挑不出什么大错。李未央压下心中异样,慢慢道:“那父亲又是如何回绝的呢?”
     
      四姨娘笑了笑,道:“老爷自然是说小姐的婚事陛下做主,只是蒋家不会轻易罢手,恐怕还要再掀波澜,若是让他们抢着去请了陛下的恩旨,婚事板上钉钉,县主,你今后的日子可是难捱了。”
     
      白芷皱起眉头,四姨娘这话可太不中听了,但却的确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如果李未央嫁入蒋家,等待她的绝不是什么好事,首先国公夫人就不会放过她,而蒋四公子对她也是百般的厌憎,这样的婚事,蒋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未央轻轻一笑,若淡淡的云影:“看来人家是恨毒了我了。”寻常是绝不会用子孙的婚事来作筹码,国公夫人真是专横霸道的可以。
     
      四姨娘难得真心道:“县主,老爷可以回绝蒋家,却不能回绝皇帝,你还是早作打算的好,蒋家那些人……哪怕为着大夫人,也绝不会放过你的。若是真的嫁过去,恐怕不到半年,就会传出你不幸的消息。”
     
      白芷横眉道:“他们敢!”
     
      四姨娘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小丫头真是什么也不懂,过去这种事情不是没有的,那周宣德当初何等的厉害,是先皇跟前的第一等宠臣,可他的独女被陛下赐给了与周家世代为仇的庞冲将军府,原本是想要他们两家通过秦晋之好能够冰释前嫌,谁知到那庞冲可是半点都不买账,那位如花似玉的周小姐当初可是京都第一才女,有才有貌德行出众,不也是……成婚不到四天就没了吗?那可是天子宠臣的独生女儿,周宣德闹到金銮殿,庞冲却说他女儿自己病死的,好端端的,哪儿来的病?!连先皇都气得当场将那庞冲拉出去廷杖呢,可那又怎么样,周小姐可是活不过来了!一旦人嫁过去,生死就捏在他们的手心里。你想想看,关上门随便他们怎么弄死人,开了门只说是病死的,到时候县主一个人在那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是何等的绝境!”
     
      这些话,李未央心头当然知道是真的,她也知道,若是自己露出一丝的慌张,四姨娘很快就又会倒戈了。所以她微微笑道:“多谢四姨娘提醒,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至于四妹妹那里,你放心就是。”
     
      四姨娘观察着李未央的神情,见不到半点不安,心中放了心,笑道:“那我就告辞了。”
     
      去荷香院的路上,李未央在走廊上缓缓而行,身边的白芷几次抬头,欲言又止。
     
      李未央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她的神色,直到看她再也忍不住,才目视前方,淡淡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白芷实在藏不住,不放心的道:“小姐,您不觉得四姨娘自己是不敢将这消息透露给您知道的?”
     
      李未央轻笑着看向前方,道:“她一方面的确是为了四妹妹的婚事,另一方面,是父亲让她来试探我的。”
     
      白芷心中焦急:“老爷?他莫非真的要把小姐嫁过去?小姐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明知道蒋家那边对你……”
     
      李未央道:“不过庶女而已,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还会为我抗争吗?”
     
      “小姐?”白芷惊骇的望着李未央,她害怕,李未央真的会落到周小姐的下场。
     
      李未央看她一脸恐慌,却突然笑了起来,语气平静道:“你不必多想,他若是真的想要把我这么便宜贱卖了,也不会让四姨娘来试探我了。看样子,父亲是想要看看,我到底有多少底牌,是否值得他为我直接和蒋家杆上了。”李未央行动举止见步履隐隐透出思虑之意,她脸上的笑容,却变得充满了嘲讽和冷意。
     
      李未央还没有到荷香院,便被人请到了李萧然的书房。
     
      李萧然的书房里,清一水的黄花梨木摆设,雕花描金,奢华尊贵,叹为观止。李萧然当然不会先在那儿等着女儿,直到李未央进了书房半个时辰之后,他才从蒋月兰的屋子里换过了衣裳,这才回到书房,李未央已经在等着了,李萧然看着她,一时竟是无言。
     
      原以为她不说诚惶诚恐也该是满面小心,她倒好,坐在那儿喝茶,脸上半点儿心思都没露。
     
      李萧然面上满是心事,沉吟了半日,才道:“蒋家向我提亲了,要为蒋南娶你做正妻,两家再结秦晋之好。”
     
      ------题外话------
     
      我昨天想了想,其实未央嫁给蒋南也挺好的,估计不到三个月,蒋家就死绝了,你们就不用愁了……
     
      噗——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