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0 众矢之的

    庶女有毒

    120 众矢之的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蒋旭,他的面色极度难看,大声吼道:“太医!快点去请太医!”此时,他几乎顾不得面色惊慌的太子,更加不能顾及众多的客人。
     
      太子震在当场,脸上还是无数的血点,直到一旁的太子妃递上了帕子,他才惊醒过来,回头看了太子妃一眼,他却转身扶住了面色惨白的庶妃蒋兰:“兰儿,不要害怕!”
     
      蒋兰的脸色却是从未有过的苍白,竟然推开太子快步走上前去,颤抖着跪倒在国公夫人面前。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脸色却是变得很奇怪,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感慨,外人看起来,却觉得她受到了惊吓,所以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大厅里发生的事情像是一出戏,而她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出戏,由始至终,感觉到一种异常诡异的平静。
     
      蒋旭四处派人寻找蒋天,然而一无所获,蒋天仿佛人间蒸发,竟然不曾在祖母的寿宴上出现。不得已,他匆匆唤来了太医,大厅里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不由自主地围了上去,浓重的压迫感沉沉的压下来,令李未央觉得这里的空气有一种压迫感,令人觉得厌恶,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没事吗?”有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李未央回头,却是李敏德已经越过众人走到了她的身边,面上露出关切的神情。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又向人群里望去。那边的太师椅旁,围了蒋家的嫡系,外人根本没办法靠近,而李长乐也是急慌慌地冲过去,极为失措的模样。
     
      穿过重重人群,刘太医的话传了过来:“蒋大人节哀,老夫人已经没气了……”视线中,便出现了蒋旭暴怒的脸,还有蒋海大声地呵斥:“刘太医,你不要胡说,我祖母刚刚还好好儿的!”
     
      刘太医闻言,面色同样很不好看,对于一个大夫来说,没什么比质疑他的医术更羞辱人的了,他笼在袖子里的手气得抖个不停,大声道:“大公子,没气了就是没气了,我还能说谎不成!你若是不信,自己瞧瞧就是,连脉搏都没了!”
     
      蒋旭听闻母亲突然暴毙,只觉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坎里,根本说不出话来,而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明明是六十大寿的好日子,刚刚还看到老夫人中气十足、身板硬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断气了?!
     
      蒋兰突然悲戚道:“祖母!祖母!您究竟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
     
      太子看到心爱的庶妃满面悲伤,哀戚不已,连忙焦虑道:“刘太医,国公夫人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呕血,即刻就去了?”他刚刚擦掉了脸上的血渍,可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蒋海也连忙道:“刘太医,我祖母数日前曾受风寒,一度病得很重,是否是因为这个——”
     
      刘太医摇了摇头道:“不,这并不像是普通的外受寒邪之症……”
     
      李老夫人远远瞧着,只觉得越来越不对,不由心头猛跳,升起一股不祥之兆。仿佛为了应证她的话似的,刘太医下一句就是:“事实上,国公夫人是中了毒。”
     
      蒋旭闻言,立刻面色大变:“中毒?”
     
      刘太医点点头,取出银针,在国公夫人喷出的血中试验了一下,才举起银针给众人看,他的两片嘴唇轻轻张开,牙齿闭合间却突出冰凉的字句:道:“国公夫人的确是中毒而死。”
     
      众人看到那银针的针尖上,的确是隐隐发黑。
     
      蒋旭不禁闭了闭眼睛,一时间手心冷汗如雨,脑中两个字不停回旋,那就是——中毒!竟然是中毒!究竟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寿宴上下毒!
     
      众人面面相觑,国公夫人可是一品夫人,又是蒋国公的发妻,太后亲自下了懿旨要大家为她庆贺六十大寿,可偏偏在寿宴上,原本十分健康的国公夫人突然暴毙,死因是中毒。这一事件就好比千层巨浪掀天而起,一旦查实,牵连必广。而他们偏在这一刻,站在这里,亲眼目睹这一巨变的发生,注定了再难置身事外!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蒋兰更是泣不成声道:“太子殿下!请你为祖母做主啊!”
     
      果然,太子闻言震怒,拍案道:“真是岂有此理!是谁?是谁胆敢对国公夫人下毒?一定要好好彻查,揪出这个凶手来!”
     
      这一声令下,众人顿时哗然。
     
      京兆尹和刑部尚书都走了出来,姚长青道:“殿下,此事宜尽快禀报陛下,并且将整个蒋家封锁,防止杀人凶手就此逃脱!”
     
      蒋老夫人的饮食都有专人负责,绝不会发生误食而产生中毒的情况,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定是谋杀,而且还是在向太后、向陛下挑衅的谋杀,你们不是要大张旗鼓地给蒋夫人庆贺生日吗,看看现在的结果?!可想而知,皇帝一定会极端震怒。
     
      太子点点头,道:“来人,立刻进宫去禀报父皇,并且封锁整个蒋家,张大人,姚大人,请你们二位给我好好审问,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刑部尚书张辉面色凝重,和姚长青对视一眼,同时应了一声:“是。”
     
      另一边,一直默默注视着一切发生的李敏德轻声道:“我看这儿一时半会闹不完。”
     
      李未央淡淡看了蒋家众人一眼,目光却是落在了哀哭不已的李长乐的身上,慢慢道:“当然,人家还没有闹大,怎么会就此收手呢?咱们做好准备吧!”却是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样子,李敏德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蒋旭命人将国公夫人立刻安置于偏厅,吩咐家中人准备丧服等事宜,又请所有的客人都在大厅坐着等候,接着安排京兆尹的人开始检查整个大厅、会客厅,甚至于国公夫人的卧室,要查清楚到底人是在哪里中毒的,又是谁下的毒。太子庶妃蒋兰眼睛通红,仿佛是强忍着悲痛,和蒋旭等人正在说话,而李长乐则以袖掩面哭泣不止,露出无比哀伤的样子,其余众人则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神情。
     
      五皇子拓跋睿看了十分伤心的李长乐一眼,似乎想要上去安慰,可是想到上次看到李长乐的那个光秃秃而且上面爬了虫子的脑袋,不由自主就觉得无比的恶心,给自己做了好几次的心理建设,都没办法让自己的一双腿走到那个大美人身边去,不得已,他转开了目光,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三皇子拓跋真道:“三哥,咱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总不能怀疑我们吧?”
     
      拓跋真将目光从蒋家众人的身上收了回来,沉吟着道:“你没有听太子说么,必须找出凶手,才能离开这里!”换句话说,如果找不到凶手,大家就都得在这里留着,哪怕你是皇子也一样。
     
      五皇子拓跋睿冷哼了一声,道:“他还不是被那个蒋兰迷住了,什么都听她的!蒋老夫人又不可能是咱们下毒害死的,扣着这么多人干什么,简直是贻笑大方!”
     
      拓跋真没有言语,只是目光不由自主转向了那边正在和李敏德说的李未央身上,几日不见,她的面容不改清冷,神情也是一如既往的低调,穿着上更是丝毫不引人注意,可是她坐在那里,已经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眉眼飞扬处,神采秀致到了顶端,一言一行好似盛开绚烂的花海,叫他不由自主便向她看去。这并不是李未央特别美丽,而是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人,便会不自觉地追逐她。最后还是拓跋睿开口打断他:“我实在坐不住了,还是去看看姚长青到底了解了什么!”说着,拓跋睿便站起来,向一旁面色凝重的京兆尹走过去。
     
      拓跋玉此刻就站在姚长青的身侧,向他道:“可以进行详细的检查,进一步缩小范围,既然国公夫人是被毒死的,那说明凶手有机会接触到她,这大厅里二分之一的人就都排除了嫌疑,因为他们没办法进入内宅,更加不可能在国公夫人的饮食或者接触的物件下毒。(氵昆氵昆小说网)”
     
      姚长青点点头,道:“的确如此,缩小检查的范围之后,我们会重点检查国公夫人身边的近身婢女,看看能不能从她们的身上找到线索。”
     
      就在这时候,檀香惊呼一声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众人立刻向李长乐望去,却见到她的面色极为苍白,整个人都倚靠在檀香的身上,仿佛马上就要晕倒的样子,蒋兰从小与她熟悉,感情也很不错,连忙上去道:“长乐,你没事吗?”
     
      蒋大夫人皱了皱眉头,赶紧道:“长乐身子向来柔弱,今天一向疼爱她的老夫人又突然去世——恐怕是禁不起打击,还不赶紧把人扶着进去休息?!”
     
      蒋兰便吩咐檀香道:“扶着你家小姐去我以前住的绣楼吧!”
     
      “不劳烦了,我去客房歇息片刻就好。”李长乐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正要靠着檀香走出大厅,却突然见到李未央站了起来,微笑着道:“大姐,这——恐怕不妥吧。”
     
      众人望着李未央,却只看到她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蒋兰皱起眉头,道:“这有什么不妥的吗?”
     
      李未央的视线落在李长乐的身上,语气平静:“外祖母刚走,没有人不伤心,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所以我觉得,还是请大姐稍微忍耐一下,至少等案情水落石出,再者,你这样关心外祖母,又怎么不等抓到凶手再离开呢?”
     
      李长乐的身体晃了一晃,露出些微不敢置信的神情,道:“所以三妹的意思是,我即便是不舒服,也必须留在这里吗?”
     
      蒋兰美丽的面孔带上一丝冷凝,转头盯住李未央,道:“安平县主,你这样……未免对长姐过于苛刻吧。”
     
      “兰妃觉得我苛刻吗?”李未央重复了一遍“过于苛刻”这四个字,似乎有点意外,但很快面色一肃道,“我不过是合理的怀疑。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人人都有嫌疑,太子妃,您说是吗?”
     
      太子妃闻言一愣,没想到李未央会问到自己身上,一时十分惊讶地看着她,李未央淡淡道:“这里虽然是蒋家,可地位最尊贵的却是太子殿下,既然太子妃也一起到了,这件事情,咱们自然是要尊重您的意见,您说呢,应该让人独自离开这个大厅去休息吗?”
     
      太子妃冷冷地看了一眼蒋兰,她看得出来,李未央和蒋家很不对付,同样的,她和蒋兰也很不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蒋兰要护着李长乐,她何不护着李未央呢?女人的逻辑有时候就是这样简单,刚才她还觉得李未央可有可无,现在立刻就感觉她变得面目可亲起来,不由露出一丝冷意道:“兰妃,这里是蒋家,我们本该尊重主人的意思,不能随便插手。况且事情牵涉到国公夫人的死,实在是非同小可,当然,我说这话不是怀疑李大小姐的意思,只不过……县主说得对,任何人都有嫌隙,皆不可轻易放纵。李大小姐需要休息,在这个大厅里面当然也可以休息,来人,赐座。”
     
      李长乐没想到太子妃会插嘴,脸色更加难看,只能勉强谢过了座,正要走到椅子那里去,却仿佛不经意地踉跄了一下,檀香一个人没能架住,眼看又要栽倒,一只手伸过来,稳稳地扶住了她。
     
      回头,看见的正是李未央。
     
      李未央声音轻柔地道:“大姐,你可要千万小心才是。”
     
      李长乐简直恨透了眼前这个人,却又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前发作,柔弱地环视一圈,可是李萧然面色凝重,李老夫人表情漠然,舅舅和表哥们正在商讨丧事,庶妃蒋兰已经不敢再反驳太子妃的意思……最终,她只能恶狠狠地盯着李未央,转过头去:“多谢。”
     
      声音十分僵硬,同时她悄悄后退了一步。
     
      李未央看了一眼她充满仇恨的表情,淡淡一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现的模样,道:“不必客气。”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大厅里的众人只能分散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当然能进入这个大厅的客人都是有地位有权势的人,而普通的贺客早已在外面被控制了起来。但要这些人就这么干坐着,却也是十分的痛苦,于是他们情愿站起来,观看原先要送给老夫人的贺礼。
     
      拓跋真的目光落在了一件很特别的礼物上,他站了起来,走到那漆屏前细细观赏。见这漆屏共有四扇,每一扇上都雕刻着一幅精致的图画。画面上镶嵌着金银、翠玉、珍珠、玛瑙,无疑是一件珍贵的古董。他不由道:“皇兄,这是你的贺礼吗?”
     
      太子殿下愣了一下,随即走过来,看了一眼这华丽的屏风,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这个礼物兰妃替我准备了有三个月,本想着今天让老夫人高兴一下,谁知她还没见到屏风就这么去了,白费了兰儿一片心意。”
     
      蒋兰被提到伤心之处,自然是忍不住又擦了擦眼泪,道:“殿下,我从小是在祖母的膝下长大,和她是最亲不过的,但求您看在我的薄面上,一定要为祖母主持公道!”
     
      蒋家二夫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她很快垂下了眼睛,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李未央看在眼睛里,却并不觉得奇怪,谁都知道蒋家非常看重嫡庶之别,家中的儿子侍妾很多,却少有庶子庶女。这个蒋兰,既是蒋家孙子辈中唯一的女性,也是蒋家这一代里唯一的庶出,这身份十分的尴尬而且微妙,国公夫人竟然将她接到自己身边养大,后来更是送入了太子府,让人不得不感慨。现在看到蒋家二夫人的神情,李未央越发确定,蒋家二夫人不喜欢这个蒋兰,而且是,很不喜欢。当然,这并非她关心的重点,所以她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仿佛没察觉的样子。
     
      此刻,一名衙役快步走了上来,众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瞪大了,等着看他们调查的结论。
     
      姚长青连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衙役大声道:“回禀诸位大人,属下在国公夫人待客的小花厅里,发现了一件奇特的东西。有个托盘里面装着今年新鲜上供的蜜枣,余下的托盘里则是芙蓉糕、蝴蝶酥这些寻常见到的点心,再就还有一些瓜子、蜜饯,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特别,谁知在茶几的下面发现了一只死老鼠,还有一只滚落在地的半颗被啃咬过的蜜枣,随后便查问了花厅里的丫头,知道这房间每天有人打扫,若是有死鼠一定会被人发现,决计不会留存到现在,所以这老鼠必定是刚刚死去的,便立刻让仵作解剖了这只死鼠,结果发现——”
     
      蒋旭抢先一步站起来,喝问道:“发现什么?”他问出口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越过刑部尚书和姚长青追问这件事情并不妥当,但死的是他亲娘,所以谁都不会和他计较,姚长青也点头道:“你继续说!”
     
      衙役继续往下道:“仵作解剖死鼠后,竟然在它的肚子里发现了些许的蜜枣果肉,于是便对这些蜜枣起了疑心,回头将地上残余的蜜枣果肉检查了一番,终于发现了毒药是从何而来的。”
     
      从出事以后就一直很沉默的蒋家三公子蒋华不由心中一动:“你是说凶手是将毒放入了蜜枣之中?”
     
      衙役立刻道:“是,属下在发现蜜枣有毒之后,立刻命仵作详细检查,终于发现除却这一颗有毒外,其他的十三枚蜜枣中还有两枚有毒,由此可见,凶手的作案时间不够充分,使得他不能在每颗蜜枣之中都下毒,当然,这也说明他很亲近国公夫人,才能有这样的机会。”
     
      蒋华慢慢地摇了摇头道:“他根本没必要在每颗蜜枣里面下毒,只需要确保有毒的被我祖母吃掉就好了!这人好狠毒的心思!”
     
      就在他们提到蜜枣的时候,李未央的神色已经出现了变化,这变化十分微小,除了站在她身边的李敏德,甚至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一点。
     
      下一刻,那原本柔弱的李家大小姐突然站起来,一张粉面苍白地直如枝丫上透白的积雪一般,脚下微微一个踉跄,身边檀香忙牢牢扶住了,她失声道:“三妹,你为何要害外祖母!”
     
      这一道声音传出来,所有人便都望向李未央。
     
      李未央面色虽然没有大的变化,眼中的清冷却与这冰雪并无二致:“大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眉心一跳,脸上却平静无波:“李大小姐,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庶妃蒋兰猛然站了起来,冷冷道:“太子妃,你还没有听她说完,怎么知道她是信口开河!长乐,继续说下去!”
     
      太子妃冷漠地哼了一声,道:“也好!李大小姐,你把话说说清楚,什么叫是安平县主害了国公夫人。”
     
      李长乐眼中泪水滚滚而落,仿佛她自己也是不敢相信的样子,指着李未央道:“你……是你将那果盘递给了外祖母,那蜜枣也是你亲眼看着她吃下去的,除了你,别人根本没可能碰过那东西——”
     
      李未央神色一冷,眼波悠悠在她面上一转,冷冷道:“大姐,你说错了吧,碰过那果盘的除了我,还有我们的母亲,是她先将果盘递给了我,更何况,这屋子里的丫头们也一定碰过果盘,若非不然,这果盘是自己飞进了屋子里面吗?!”
     
      李长乐怒声道:“可是他们都没有理由去害外祖母,母亲和外祖母一向亲厚,身边的丫头们也都是忠心耿耿,她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拓跋玉听得不对,立刻呵斥道:“李大小姐,你没有证据,何故说出这样恶毒的话!”
     
      李长乐却露出疾言厉色的模样,她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恨不能在李未央的面孔上狠狠刺出两个血洞来,继续恨声道:“是我亲眼所见,是屋子里所有人都亲眼所见!母亲,是不是你亲眼看到我三妹将那蜜枣递给了老夫人?”
     
      蒋月兰脸上露出惊诧之色,仔细沉思片刻后才回答道:“这……倒的确是真的!”
     
      李长乐又望向一直在国公夫人身边服侍的几个丫头,她们面面相觑,仔细回忆当时情景,却只能点头附和。
     
      “表小姐说的是,当时只有县主捧着那果盘的时间最长!”
     
      “是啊,老夫人就是从她手里取了那枚枣子!”
     
      “对对对!只有县主才能有机会下毒啊!更何况其他人也不可能会谋害老夫人的!”
     
      众口铄金,所有人都认为是李未央下了毒,因为当时在那个小花厅里,只有她有这样的动机,李长乐是老夫人的亲外孙女,国公夫人一死,她的后台便倒了一大半儿,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冤枉李未央而谋害自己的靠山。而对于蒋月兰来说也是如此,她是凭借着蒋家的势力才能嫁入李家并且很快立足,她有什么理由要害死国公夫人呢?至于蒋府那些丫头们,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可是李未央却不同,当初她为了蒋南的事情在金殿上和蒋家闹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所有人都听说过那时候国公夫人对她破口大骂的事情,或许她就是因此怀恨在心,才趁着这个寿宴找机会杀死国公夫人……这一切的推断看起来合情合理,唯一一个有动机有机会杀死国公夫人的,便是李未央了!
     
      众人怀疑的目光如同利剑向李未央看了过来,就连李老夫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未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看着李长乐道:“大姐,你说是我毒杀了外祖母吗?就因为我曾经碰过那果盘?还是因为我和外祖母曾经不睦?就算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了她,难道我不怕事后败露连累自身吗?”
     
      李长乐的声音在颤抖,仿佛站不稳的样子:“三妹,我没想到,到了现在这时候你还在狡辩,也许你就是趁着热闹的寿宴动手,想要趁着人多忙乱而逃过责罚,刚才若非在那死老鼠的身上发现了异常,谁都很难想到那蜜枣有毒的!外祖母吃的每一样东西,在放到桌子上以前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查,所以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这只能持续到你进入花厅之前,等你在那里面下了毒,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李未央看着李长乐狠毒的眼神,突然嗤笑了一句,道:“大姐,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既然你们说我下毒,那么我是用什么手段下毒的呢?我身上一定带着毒药吧?毒药在什么地方?!我的裙子里面吗?”
     
      李长乐面色冷凝地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三妹,既然你信誓旦旦地说你没有下毒,那么你敢让人检查吗?”
     
      李敏德看着李长乐笃定的神色,不由冷笑了一声,却只是低下头,没有开口,这一出戏实在是太精彩,李长乐居然能想出这么一招嫁祸到李未央的身上,真是多亏了她愚蠢的脑子!想来也是,众人一定会认为,这世上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嫁祸别人的,国公夫人当然也不会,所以凶手一定是在花厅里,而现在,唯一和国公夫人有过仇怨的人变成了众矢之的。
     
      拓跋玉皱眉,第一个道:“李大小姐,口说无凭,你仅凭自己的猜测就要搜身,未免太过武断了!”
     
      李长乐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咄咄逼人地盯着李未央,眼睛里闪过一丝雪亮的恨意:“三妹,你敢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李未央望着她,面上渐渐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嘲讽,那嘲讽看在李长乐眼睛里,就以为对方已经被她逼到了绝路,不由继续道:“若是你不敢,就只能证明——”
     
      李未央慢条斯理地站起来,道:“我问心无愧,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李长乐的脸上,就露出一种奇特的笑容,这笑容让在旁边看着的孙沿君的心里,莫名就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仿佛李长乐预料到一定能从李未央的身上搜出什么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孙沿君走到李未央的旁边,拦在她跟前道:“李大小姐,你这般咄咄逼人,想叫未央当众被搜身吗?”
     
      李长乐冷笑一声,道:“当然不必当众搜身,这里有太子妃在场,只要她在,便可以作证,单独找一间屋子好好搜查就是了!”
     
      李未央黑冷的眸子在她面上轻轻一刮,笑道:“好!既然要搜,便该都搜查一遍,万一有漏网之鱼呢?大姐如此大公无私,想必不会介意吧。”说着,她看向原本也在花厅里呆过的蒋月兰等人,露出一种探询的神情。
     
      李老夫人开口道:“的确,这件事情不能仅凭长乐你一人的怀疑就坐实未央的罪名,若非人赃并获,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可若是只搜查未央一个人,又太不公平。既然要搜,便该一起都搜查了才是。”她显然是帮着李未央的,而且这件事可非同小可,若是寻常人遇到早已变得惊慌失措了,可李未央却十分镇定,李老夫人不禁希望,她的确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李长乐轻轻一嗤,带了几许轻蔑之色:“祖母,不光是三妹,我、屋子里的丫头们你,甚至是母亲,全部都可以接受搜查!不如就请太子妃作证,如何?”
     
      太子妃看了李未央一眼,沉吟片刻,道:“太子意下如何?”
     
      太子点了点头,道:“这样才是最公平的,来人,立刻去准备一间空屋子。”
     
      太子妃站了起来,道:“要我亲自去看,才是最公正的,对了,兰妃可有兴趣一同前去?”
     
      蒋兰不得已,只好站起来道:“太子妃先请。”
     
      众人看着这一幕,面上都露出些微的寒意。若是待会儿真的查出什么,那可就是谋杀朝廷一品夫人,理所当然的死罪,虽然李未央信誓旦旦地说明自己无罪,可要是在她身上搜到了证据……
     
      李老夫人的脸色最为忧虑,她隐约觉得今天的事情十分的古怪。仿佛有人故意针对李未央所为,可是,她实在是不明白,国公夫人活着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不管是李长乐还是蒋家的人,根本不可能要用谋害她来陷害李未央,这跟杀鸡取卵有什么区别?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做这种蠢事!
     
      李长乐是第一个被搜查的,太子妃命人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她的衣物、香囊,甚至连头上的发饰都翻来覆去地看了,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接下来是蒋月兰和其他的丫头们,可同样的,她们的身上也是一无所获,最后一个,则是李未央。因为受到众人的怀疑,她被检查的时间也是最长的,等她走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看见太子妃领着她出来,不由纷纷问道:“查到什么没有?”
     
      李长乐冷笑着望向太子妃,一定会查到的,她有这个自信!然而,太子妃在众人注目的情况下,却是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李长乐的笑意在一瞬间似被霜冻住,眉目间还是笑意,唇边却已是怒容。她的笑和怒原本都是极美的,此刻却成了一副诡异而娇艳的面孔,越发让人心里起了寒噤,她立刻看向那个叫含香的婢女,刚才是她领着李未央去更换了被茶水打湿的裙子——可是含香的脸上,在这个瞬间同样露出了震惊和茫然之色,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怎么会什么都没有搜查到?!明明让那丫头将药缝在裙子的卷边缝隙里的!李长乐不再多想,抢先一步上前道:“即便搜查不出东西,也不能证明三妹的清白吧!”
     
      李萧然怒斥了一声:“长乐!你怎么说话呢?!”他不是想要帮着李未央,只是在这个时候,李未央关系到李家的名声!
     
      李长乐悲伤地看着李萧然道:“父亲,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从小疼爱我的外祖母就这么枉死吗?”
     
      李萧然冷声道:“长乐,那你要怎么样!让京兆尹将你妹妹带回衙门吗?”
     
      李长乐洁白的贝齿轻轻一咬,仿若无意道:“在事实没有认清楚之前,只能委屈三妹了。”
     
      李老夫人第一个反对道:“这不行,哪儿有大家小姐进衙门的道理!”
     
      蒋旭面如寒霜地道:“李老夫人,这件事可关系到我母亲的性命!若是你们不肯给出一个交代,我们是不能善罢甘休的!”
     
      太子也面露难色:“这样看来,真要麻烦安平县主随姚大人回衙门了。”
     
      京兆尹衙门岂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李未央是大家闺秀,又是安平县主,她若是进了衙门,纵然能够平安出来,也会变成整个京都的笑柄。拓跋玉皱起了眉头,刚要为李未央说话,然而他却听见李未央先开了口。
     
      李未央面对层层的威逼,却慢慢地道:“大姐,你真心要查出外祖母的死因么?”
     
      李长乐神色冰冷,厉声道:“这是自然的,我绝不会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李未央露出似笑非笑地神情,李长乐不由要发怒。一旁的李敏德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沉成了一汪不见底的深渊,慢慢沉着脸道:“既然大姐执意如此,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众人都看向这位俊美得让人不敢直视的李三公子,他的目光比寒冬里的雪色还冷:“只要验尸,便能查出更多的线索,就不会仅仅拘泥于所谓的蜜枣,而是能够进一步知道国公夫人究竟是何时中毒、以及是何人下毒了。”
     
      李长乐面色一白,只觉得掌心湿湿的冒起一股寒意,大声道:“不可以!”
     
      这一声,引起了蒋三公子蒋华的注意,他那一双眼睛细细将这位表妹瞧了又瞧,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等别人开口,李长乐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连忙道:“外祖母已经去世,就该让她好好的入殓,怎么可以去动她的尸体?实在是太不敬了!”
     
      姚长青也在摇头,他当然知道应该验尸,但是从本朝的惯例来看,仵作只是用来查验物证,同时对尸体只进行体表的检验,并不是进行尸体解剖。过去他也曾经遇到一个案子,有个叫周成的男子到朋友家中喝酒后,回到家里腹中巨痛,禁不住连连呕吐,居然从口中吐出了十几条毒虫。他见自己吐出这么多虫子,吓得精神崩溃,居然一命呜呼了,弥留之际,他告诉妻子张氏,等自己死后要剖开自己的肚子,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虫子在作怪,并且找到证据去告那在背后害他的朋友。
     
      张氏遵从丈夫的遗愿,在丈夫死后亲自剖开尸体检查。这件事被邻居知道后,就到姚长青处告发她破坏丈夫的尸体。虽然这件事情情有可原,但姚长青还是把张氏抓了起来,另外,又因周成的儿子周进不阻止母亲损毁父亲尸体的行为,连他也被一起抓了起来。
     
      大历的律法只是规定:伤害死尸的,要处以四年苦役;妻子伤害丈夫,应判处五年苦役;儿子不孝顺父母的,处以死刑。这三条法律都不能直接适用于这个案件,姚长青在这件事情上,和当时担任刑部尚书的史大人产生了分歧,他认为张氏是忍痛遵从丈夫的遗言,周进作为儿子也没有阻止的道理。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动机,并不是残忍伤害丈夫遗体,应该可以宽大处理。
     
      可是史大人却觉得,周进犯了不孝的罪名,而张氏则应作为妻子伤害丈夫的案例来处理。他们彼此争锋相对的结果是由皇帝来判断,皇帝并没有考虑太多,很快就批示按照刑部尚书的意见判决此案:两人都是死罪——现在,居然又碰到这种事情,他下意识地看了如今担任刑部尚书的张辉,对方可是当初那位史大人的得意高徒——
     
      果然,下一刻张辉勃然大怒道:“安平县主,你难道不知道验尸是对死者的羞辱吗?!还是你不清楚我的恩师曾经判过这样的案件!当时陛下的旨意你不知道吗?!看在你年纪小不懂事,本官不与你计较,不要再满口胡言乱语了!”
     
      这个案子十分离奇,当初是很轰动的,便连黄口小儿也知道。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敢问大人一句,陛下当初判那位张氏有罪,是为了什么?”
     
      张辉立刻道:“当然是因为她开棺验尸——”
     
      李未央笑道:“不,是因为她私自解剖尸体!所谓损毁丈夫的尸体,便是其罪!若是她通过官府的仵作,公开进行解剖,那便不是罪过,而是为其夫君申冤了!更何况本朝的法典中虽然没有说死者一定要验尸,可却没有说一定不可以验尸!陛下的圣旨也只是说女子不可私下里轻易损毁丈夫的尸体,并没有不可以要求官府来验尸不是吗?!”
     
      张辉一愣,仔细一想顿时哑然,他重重咳嗽了两声道:“就算如此,也要死者家属同意才是!蒋大人,你可同意?!”
     
      蒋旭的脸色铁青道:“戮尸弃骨,古之极刑!这当然不可以!”不要说是将遗体解剖,就是将亲人的遗体暴露在众人面前由人翻检,也会被视为奇耻大辱,是对亲人遗体的亵渎。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们道:“你不是想要找出外祖母的死因吗?不是要还她一个清白吗?现在百般阻挠又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虽然我大历的法典没有规定一定要验尸后下葬,但是你们情愿看着杀害外祖母的凶手逍遥法外也不肯验尸,又是什么道理?!难道你们情愿包庇凶手?!”
     
      蒋海气急败坏道:“李未央!你太过分了!祖母生前横死、本已不幸,你自道是与我祖母伸冤,却分明是要害她身后还要被削骨蒸肌,再受荼毒,你的心肠果然是恶毒之极,你怎么忍心!”
     
      李长乐泣不成声道:“是啊三妹,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