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2 步步紧逼

    庶女有毒

    122 步步紧逼


      赵月从上往下地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由扬起笑容,小姐预料的果然没有错。她飞身从梁上跃下,行动却快的惊人,犹如鬼魅一般漂移,转眼之间,人已经稳稳当当落在了窗口。
     
      此刻,屋外的十余人早已兵器出手,沉香向他们悄悄做了个姿势,告诉他们里面的人熄灭了灯,已经入睡,正是动手的好时机。只要他们冲进去,迅速制服那个会武功的丫头,然后勒死李未央,一切就水到渠成。
     
      然而刚刚推门而入,便听到一句冷冷的逼问:“你们是谁?!”
     
      李未央突然从床上坐起,眼睛雪亮地盯着这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没有一丝惧怕。
     
      领头的沉香表情微愣,李未央的神态,半点都不害怕,这怎么可能——
     
      “怎么,你们少爷这么怕我,怕到要冒险在这里杀了我?”李未央眼睛里带了一丝冷嘲。她的声音冰冷,却带着一丝奇异的独属于少女所有的娇媚。
     
      “杀了她!”沉香当机立断,立刻下了命令!
     
      原本被李未央吓了一跳几乎忘记自己目的的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兵器亮出,冷光幻作冰凉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猛击而来。然而就在此刻,屋外、窗户、房梁、床后悄无声息地跃出无数黑影,无声无息地包围了这十余名黑衣人,仓皇之中,他们仿佛听到女子软语低喃:“半夜里饶人清梦,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
     
      第二日一早,蒋月兰按照事先约好的,来敲李未央的房门,这时候所有的蒋家人都在大厅里守灵,皆是一夜未睡,李未央虽然是名义上的外孙女,可实则是个外人,她不主动提,也没有人要求她不睡觉守着,但第二天一早,她还是必须到灵堂去的。
     
      蒋月兰深吸一口气,才吩咐丫头上去敲门,以为理所当然地会看见一地残红,她几乎微微闭上了眼睛,真是抱歉啊县主,虽然我和你没有仇恨,但彼此立场不同,我若是站在你这边,将来还怎么依靠蒋家的力量呢?!所以,只好对不起了。
     
      门,轻轻地打开了,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令她无限惊恐的事情。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俏丽的丫头,柔声道:“夫人。”
     
      这两个字仿佛是一道催命符,蒋月兰惊恐之余,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栽下了台阶。
     
      “母亲!你这是怎么了?!”李长乐同样迫不及待地赶来,刚到了走廊上,便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上来扶住对方,心中暗自责怪蒋月兰没胆子,不过是几个死人而已就吓成了这个样子,刚要抬头呵斥蒋月兰的丫头没照顾好主母,一抬头却看到了白芷温柔的面孔,顿时惊呆住。
     
      “夫人,大小姐,二位这是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白芷在心里补充道,脸上却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
     
      李长乐吃惊地望着她:“你……你……你怎么——”怎么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然而让她更加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李未央一身素服,施施然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此刻花园的空气里混合泥土芬芳,天空如洗纯净,湛蓝幽静,日光照在李未央白皙的面上,她的眼中粼粼波光闪动,倒映的一切更加清澈,然而看到这张脸,李长乐不由自主的,心脏跳得快要从胸腔跑出来了!
     
      李未央则一脸的不悦:“白芷,既然母亲和大姐来了,怎么也不请她们进屋子里去坐一坐?!”她声音很柔,面容浅淡如春花,无比的绚烂。
     
      李长乐的牙齿,恐惧地开始发抖,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在做梦,随后觉得这飘出来的一定是鬼魂,最后,她开始怀疑蒋华根本没有动手!一系列的思想斗争都在瞬间发生,李长乐的脸色变了数次,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发抖的手脚。
     
      就在这时候,蒋华也慢慢走了过来,他却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为昨天一整个晚上,沉香都没有带着人来向他回禀,不过是对付三个弱女子……虽然直接杀了更容易,但不能留下明显的伤痕,所以蒋南计算过,勒死一个李未央,最多不过一个时辰便能清理干净,可直到天亮,他都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好不容易等从灵堂出来,他立刻到了这里,他要亲自看看!
     
      可是真的等他看到面色平静的李未央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哎,未央不过是晚起片刻,不但惊动了母亲和大姐,现在连三公子都惊动了,实在是罪过。”李未央一副愧疚的样子。
     
      李长乐咬紧了嘴唇:“你……昨日睡的可好?”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当然不好。”
     
      蒋华便凝眉看着她,却听到她接着道:“本来外祖母去世,我也该去灵堂守一个晚上才好,不然心中总是不安,辗转反侧都睡不着。不过,这儿的环境倒是极好的,静悄悄的,丫头伺候的又精心——”说到丫头,她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道:“说起来,一大早起来就没有见到那个叫沉香的丫头,对了,你们见到她了吗?”
     
      蒋华算是现场唯一一个保持镇定的人,但他的脸上,肌肉也是在隐隐的跳动。他垂眸,深吸一口气,压制心头的短暂惊惧。再抬眸,他的目光自然又疏离,而后道:“这丫头必定是不知跑去哪里偷懒了,待会我便吩咐人去找,现在,去大厅吧。”
     
      说着,他第一个离开了这个院子,他甚至不需要向屋子里看一眼,因为他知道,那里一定平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李未央,他自以为看透了她,实际上,他根本不曾了解过这个心机深沉的丫头!不,也许他该思考一下,将这个小女孩当成自己的对手来看待,而非只是一块绊脚石!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少女!就让他拭目以待,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李长乐和蒋月兰对视一眼,蒋月兰勉强笑道:“未央,我们先去大厅等你。”随后,便拉着李长乐,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了。
     
      白芷哼了一口气,道:“他们可吓坏了,本来还以为会看到咱们惨死呢,真是活该……”
     
      “对,大好戏码啊,看到大小姐的表情没有,像是吞了一只死苍蝇……”赵月赞同笑道。
     
      李未央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以为这就算完了吗?不,她还有大礼送他们呢!
     
      到了大厅门口,原本大厅里已经很稀很轻的哭嚎声,在看到李未央之后,突然间变得密集而高亢起来。李未央充耳不闻,缓缓走上去,郑重地上了一柱香,蒋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全身素服,眼神复杂地盯着她,她却浑然不觉的模样。
     
      在一群痛恨她的人之中,李未央居然还能露出这么平静的表情,姑且不论她到底是真的无所畏惧还是在装腔作势,都足够让蒋家人惊讶的了。然而真正让他们惊讶的事情还没有完,就在所有人都盯着李未央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面无人色地闯了进来:“不!不好了!”
     
      蒋旭先站了起来,皱眉道:“为什么在灵堂上喧哗?!”
     
      来人满头的汗水,却是蒋府的管家,他惊恐道:“姚大人——姚大人那里出事了!”
     
      蒋旭和蒋华对视一眼,不敢耽搁,快步向大厅外走去,众人见状,纷纷地跟着离去。
     
      白芷小声道:“小姐,咱们去吗?”
     
      李未央扬起眉头,道:“去,怎么不去?这么好的一出戏,错过多可惜。”
     
      蒋家众人到了姚长青居住的客房,却见到向来注重干净整齐的姚大人头发不梳、赤脚站在门口,面色极为难看。看到这一幕,蒋旭连忙上去:“姚大人,你这是——”
     
      姚长青没有说话,抬起手指向着屋子里指了一下,蒋旭皱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放眼望去,书案之上文房四宝俱全,柜子左上角一只青花瓷瓶,插于其中的兰花兀自绽放,这一派祥和的场景本来跟无数个平安无事的早晨一样,可是地上、桌子上、窗户上,甚至于床上,却挂满了尸体,而最令人觉得恐惧的,是床上的那具女尸,似乎连眼睛都没有闭上,死死地盯着某个空洞的地方。众人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寒风一阵阵的扑面而来,也不敢出声,全身骨头都咯咯的轻颤着。跟在蒋旭身后不远处的蒋兰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丫头赶忙架住她。李长乐和蒋月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的神情。
     
      蒋旭暴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姚长青同样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时候才回过神来,道:“我一大早起来,便看到床上那个人举着匕首要杀我,我用力一挣扎,她的胳膊却断了……”他说话的时候,仿佛还带着做梦一样的表情。
     
      现在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姚大人住在蒋家,早上醒来却有这么人要刺杀他?这实在是太严重了!蒋旭连忙道:“昨天晚上究竟是谁在守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管家讷讷地道:“老爷,奴才已经问过那些护卫,谁都没有发现异常啊!”
     
      蒋华的面色陡然发白,他实在无法遏制内心的震惊,这屋子里死去的人,分明是他派出去的死士,连同沉香在内,一共十一个人,全都在屋子里!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有一瞬间几乎怀疑,是这些蠢货走错了房间,进了姚长青的屋子!可这怎么可能?!李未央住在内宅,姚长青住在外宅,八竿子都打不着,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到了这里?!
     
      不多时,仵作慌慌张张地来了,他得到的消息是,姚大人住在蒋家,结果遇刺了!这下子,可慌了手脚,但是等他到了这里,却发现姚大人毫发无伤,只是受了点惊吓,姚长青厉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查验!”
     
      仵作立刻进去,众人看到他卷起袖子,逐一摸了死者肩臂,又去托头。尸身早已僵直,为看清死者面容,只好将尸体向后扳躺于椅背之上,李未央转过头去,仿佛不忍心看的样子,一旁的蒋华死死盯着她,若非众人在场,他几乎想要揪着李未央问清楚,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芷惊叫一声:“那不是沉香吗?”
     
      众人面色大变,尤其是姚长青,立刻追问道:“你认识她?”
     
      白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她是蒋家的丫头啊!昨天就失踪了,听说是一直在蒋家伺候的呢——”
     
      这一刻,蒋华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而姚长青则阴沉地盯着蒋家人。
     
      不多时,仵作走了出来,恭敬地行礼,随后说道:“血已凝固,身体已僵,如此看来,一定死于昨日深夜。”
     
      姚长青点头,口中喃喃道:“他们昨天夜里是来杀我的,可是甚至尚未来得及杀死我便丧了命,这就奇了。”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姚大人,这说明你有老天爷庇佑啊,不知是何人替你除掉了这些祸害。只不过,这些人稀奇古怪的死在屋子里,着实是叫人觉得奇怪。”
     
      姚长青听了双眉紧蹙起来:“昨天夜里我明明派人看守着院子门口,这些人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仵作又道:“属下查看了墙壁、小窗、风道,却都没有查获,的确很奇怪——不知蒋大人家中可有秘密的进口……”
     
      但凡世家大族,百年之家,多少在家中都有地道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就像是李家那处假山后面的地道,便是直通后屋,这件事情,仅有少数的一些人才能知道,而且绝对不会向外透露分毫。仵作小心翼翼地说着,实际上很惶恐,这种事情,原本是轮不到他多言的,可是事关重大,却又不得不问!
     
      蒋旭的面色一变,随后道:“客房里根本没有秘密嵌板,更加没有密门暗道,进出此房非经这房门不可!”
     
      他说的斩钉截铁,李未央却勾起了唇畔,抬眼看见蒋华面色凝重,便淡淡道:“三少爷这是怎么了?被吓着了吗?”
     
      蒋华猛地抬起头盯着她,目光里透露出无限的复杂,他实在是太想知道,李未央究竟是怎么把那些人悄无声息地送到姚长青的房间里去的!外面有那么多护卫,她到底怎么杀了人又送到这里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不,事情必须从头想,李未央既然能够逃过追杀,那一定是早已安排了人手保护她,可这些人又是怎么进来的?!莫非她知道蒋家地道在哪里?!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蒋旭却也是想到了这一层,若是有人通过蒋家四通八达的密道进来,那密道又是谁透露出去的呢?他咬牙道:“姚大人受惊了,我立刻安排其他房间!”
     
      姚长青心道这岂止是受惊可言,这件事情一定要禀报陛下,一夕之间十多个人死在他的房间里,而且里头还有一个是蒋家的丫头……他几乎怀疑,蒋家人为了掩盖蒋老夫人死亡的真相,刻意要杀死他,却不知被什么人先行得知给阻止了,然而蒋家这种用心,实在是太歹毒了!
     
      实际上,要是蒋家人真想杀姚长青,那么多杀手怎么会莫名奇妙死在他房间里呢?这么明显的疑点,姚长青却视而不见,他只觉得,若是没有蒋家的包庇和默许,这些人根本没办法冲破外面的重重护卫进入他的房间,现在蒋家人还在他面前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但他现在又不能立刻离开,否则会显得他怯懦——
     
      “立刻把房间清理干净!”蒋旭厉声呵斥,转过身来又对姚长青道,“姚大人,请。”
     
      姚长青的脸色特别难看,道:“有劳了。”他决定,立刻下令让京兆尹府衙里面的高手全都过来守着,绝不能再让蒋家有机可乘!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蒋家!
     
      众人都面带惊慌地离去了,唯独蒋华走到李未央面前,突然停下了脚步,慢慢道:“我五弟,是否在你手里?”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你说呢?”
     
      蒋华在那一瞬间,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里的密道,是他告诉给你的?”
     
      李未央面容平和,看在蒋华的眼睛里却是恼怒到了极点,“我和五少爷是好朋友,他告诉我一些秘密,也没什么奇怪的,是不是?”
     
      “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往外说的!你究竟把他怎么了?!”蒋华俊美的面容,有一瞬间的狰狞。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三少爷,你真是高看我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能将你五弟怎么样呢?”
     
      蒋华显然不信,他往日见过的女子之中,可从来没有过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还能面不改色站在他面前的,纵然那些人不是她亲手所杀,却也是她所指示!这个女子,简直令人发指!这时候,他已经记不起是自己吩咐那些人去送命的,反倒将所有的错误都怪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白芷见蒋华目光中露出杀意,一时害怕,却挺身站在李未央的面前,蒋华双眉一抬,眼中寒光四射,竟骇得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李未央一把扶住了白芷,柔声道:“不要紧,难道你还担心三公子在这里与我动手吗?姚大人可还在蒋家住着呢!”
     
      蒋华的牙齿不禁微微作响,凡是斗心之术,必须要掌控对方的心理,原本他以为自己看透了李未央,现在才发现,自己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他的心头,漫上一阵的寒意。半晌才又重提起了精神,道:“难道你杀了他?”
     
      李未央失笑:“你说我杀了五公子?”说着,她的眼睛里淡淡流过一丝嘲讽,“不,蒋天救过我弟弟的一条性命,所以,我非但不会杀他,还会善待他,现在只怕他正睡得香呢,三少爷不必担心,我何时平安离开蒋家,五公子便何时被平安送回来。”
     
      “你以为用他的性命便可以威胁我——”蒋华只冷冷的看着她,眼前的少女身上穿着极为朴素的蓝色祭服,却反而显得朱唇皓齿,光艳照人,可任谁也想不到,她的心思竟然如此厉害。
     
      李未央的笑容越发从容:“我从来没有威胁过你什么,一切只是因为你先问我,五公子是否在我手上,我才告诉你,我请了他去做客而已。三少爷,请千万不要误会,我是很好客的,五公子愿意住上十天半个月或是一年半载,这都没有关系。啊,对了,今天早上我还没有用膳,这就先去了,告辞。”说着,便微微一笑,带着赵月和白芷两人从容离去。
     
      旁边的管家一直在指挥人处理那些尸体,这时候走出来,看见蒋华还站在原地,不由走了过来,刚要说话,看了蒋华一眼,却发现他额角白里透着青,隐隐有几根淡蓝色的血管突突的轻跳。
     
      管家一直看着蒋家这五个少爷长大,知道三少爷是个极其内敛的人,如今这模样,显然一副郁结在胸的样子,不得已道:“三少爷,您还好吗?”
     
      蒋华轻声道:“没事。”
     
      “可是——”
     
      蒋华却一直冷冷盯着李未央走远的背影,直到完全都看不到为止,管家等了许久都不敢再开口,一直听他仿佛长长的吁了口气,才低声道:“三少爷,屋子里的那些人……”
     
      蒋华听到这句话,猛的回过头,管家见他眼中冷然一簇幽火,竟吓得把那半句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蒋华冷冷瞪了他半晌,才略一挥手:“都找地方先安置好。”
     
      管家立刻吩咐人将那些杀手用麻布包裹装着抬出来,蒋华看在眼里,越发恼怒,这十一个人可是他精心培养的顶尖高手,怎么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半夜里甚至没有听见任何的声响——不过,这要怪他自己,为了杀李未央,他命人悄悄撤掉了那里的护卫。现在看着这些死去的尸体,他的眉宇间仿佛有杀气一闪,转瞬却又暗了下去,看着管家轻轻说道:“府里的规矩,你们懂么?”
     
      管家连忙道:“奴才明白,绝不会有流言传出去的。”
     
      蒋华不再言语,转身就走,步子迈得又急又快,随从吴峰跟在他身后小跑了几步,气喘吁吁的道:“少爷……三少爷……”
     
      蒋华突然重重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吴峰吓了一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少爷息怒。”
     
      蒋华站了一会儿才道:“滚。”
     
      “可是……”吴峰犹豫。
     
      “快滚!”蒋华狠踹了他一脚,他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慢慢退了下去。三少爷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不,或者说,这世上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还从来没有失控过!
     
      蒋华独自站着,脑子里嗡嗡作响,李未央应该死的!她怎么会没有死!五弟又怎么会在她的手里!他相信不管李未央怎样严刑拷打,蒋天都是知道轻重的,绝对不会将蒋家的地道告诉对方,可是除了这种可能,他实在没办法解释那些人究竟是如何悄无声息地被杀死的!他的眼前一时是李未央笑盈盈的脸,一时又是她云淡风轻的冷笑。他漫无目的的乱走了几步,心头一团郁火,烧得实在难受,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坐实李未央谋杀的罪名,趁此机会除掉这个祸害!其实,他不必这样着急的,国公夫人一旦下葬,这件事情的真相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李未央最终还是会坐实谋杀外祖母的罪名,身败名裂!只要等待,等待而已!
     
      在丧礼期间,姚长青开始竭力地在府中寻找证据,现在他已经完全站在李未央一边了,不管怎么看蒋家人,都觉得他们十分的可疑,然而他仔细调查了那些杀手,除了一个沉香外,其他人身上找不到丝毫线索,他又盘问了每一个奴婢,查验了每一样物品,都是一无所获,唯一的方法,似乎还是在于验尸之上,但是不管他如何游说,蒋家人都坚持不肯验尸,他也无可奈何。
     
      国公夫人陡然在丧礼上去世的消息一下子惊动了整个京都,每天一大早,蒋府门外的大街上,就停满了密密麻麻的轿子、马车。这些车轿上,无一例外的挂着白纱灯笼,上面前写着个大大的蓝字“奠”字,客人们一个个神情肃穆,带着奠礼到门上来。一身重孝的蒋家人忙得脚不沾地,要给来宾一一行拜礼,姚长青看到这场景,自然不好再打扰人家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日子一天天流逝,心中更加忧虑。
     
      陛下早已下了圣旨,要在十日内破案,若是这样下去,等到十天后,他就必须将李未央带回去复命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又是他的大姨子,虽然他素来铁面无私、秉公执法,可他也不想还没娶老婆就得罪了李家的人,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了。
     
      今天,便是发棺的日子,只要过了今天,李未央谋杀的罪名便被坐实了。姚长青担心地看了一眼李未央,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悲伤或者焦虑的神情,她只是很淡漠,如同前来吊唁的其他客人一样,带着淡淡的肃穆,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姚长青纳闷了,这小姐为什么一点都不心急呢?她难道不知道,过了今天,一切都完了吗?
     
      八个仆人把棺材杠往肩上一搭,就要把棺材抬起来,一身素服的蒋家人按照习俗,全都大哭了起来。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八个壮汉竟然抬不起一个棺材来,抬了好几下,长凳上的棺材纹丝未动。蒋旭不由皱眉,一个棺材不过一百来斤,国公夫人的身量小,加起来不过二百多斤,八个人一个人平均分也没多少斤,哪有抬不动的道理。
     
      宾客群中走出了一个人,一身道服,却是皇帝的新贵周大寿,他面色肃然道:“这是国公夫人不舍得离开,还是要大哭!”
     
      一般情况下,死者家属必须死命的哭,哭到肝肠寸断是最好,这当然是有讲究的,大哭是让死者看到心软,就会让棺材抬起来。
     
      李未央冷眼瞧着蒋兰等女眷几乎哭不出来,完全都是在干嚎,不由冷笑了一声,盯着那棺材的眼神,带了一丝嘲讽。一般的人上了年纪,都会提早预备下棺木。国公夫人原先预备的棺木一直寄存在蒋家别院,谁知去取的时候,蒋家人却发现了那棺材上奇怪地出现了无数白蚁,生生将那副上好的楠木棺材蛀空了,一时又到哪里去找呢?好在孙将军和气,主动出让了自己原先给自家母亲准备的好木材,料想孙老夫人撑个一年半载的还不难。
     
      表面看就是如此,可事实上,这棺材的来历却并非如此简单。李萧然先是去向孙家说明,自己有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木,是早已准备好为李老夫人百年后用的,现在蒋家出了这件事,他觉得理所当然该尽心,所以愿意将这棺材送给蒋家,但因为两家有嫌隙,便把这个好人让给孙家做了。孙将军毕竟是个武将,哪里想得到李未央早已在棺材上动过手脚了呢?当下毫不犹豫地担了这个好人的名头,喜滋滋地去了蒋家。
     
      此刻,蒋家人见周大寿如此说了,不由放声大哭。八个人再次起棺,哪想这次不但棺材没抬起,倒是一抬之下咯嘣一声绳子断了,棺材啪的一声摔回长凳上,蒋家人的哭声一下子止住了,众人也都目瞪口呆,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啊!
     
      蒋华盯着那原先绑着棺材的绳子,不由起了疑心,这绳子足有大拇指粗,怎么可能会断呢?
     
      众人议论纷纷:“国公夫人这是不想走啊!”“对啊!难道是有什么话要吩咐家里人吗?”“难说啊!她死的冤枉,保不齐是要人为她报仇雪恨呢!”“好邪门,百年来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事!”
     
      在民间,如果两家人有矛盾,便会有一种恶毒的咒骂方式,诅咒你家死人了没人抬,意思是说你们家人缘不好,死了人也没有人管。还有更狠的话就是:你们家死了人抬不出去,那就是骂人家说你们家就是坟地,死人只有到了坟地才不往外抬。所有人都是这么理解这话的,看到这情景,众人都惊恐地看着这口棺材。
     
      原本哭的最凶的李长乐,眼珠子都瞪得快要掉下来了!她死死抓住蒋月兰的手,显然是十分的惊恐!
     
      李未央淡淡地道:“舅舅,只怕是外祖母有什么冤屈没有伸吧!依照我看,还是应该开棺验尸才对!”
     
      蒋旭沉着脸不说话,蒋海勃然大怒:“李未央,你到底安什么心!非要开棺验尸!”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姚大人,您说呢?”
     
      姚长青冷着脸道:“大公子,我相信李小姐是无辜的,若是她真的有罪,为什么非要开棺验尸呢?”
     
      蒋海冷哼了一声,别开了脸。
     
      蒋旭面色冷沉道:“姚大人,干扰家母的亡灵,恕我们实在做不出来,未央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无辜,还是另外找法子吧!”说着,又招呼了八个仆从,拿来杠子,一共十六个人再次把棺材绑好,又去抬棺材,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众人使了吃奶的力气,这下总算是把棺材抬起来了。
     
      蒋旭松了一口气,然而李未央却冷冷地看着,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蒋家人又是大哭起来,这叫起灵哭,一是表示悲痛,二是让鬼魂注意该随着棺材动身了。十六人抬的棺材刚离了长凳,咔咔的两声作响,抬棺材的两根杠子应声断裂,棺材竟然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这重重的一落,把众人的眼睛看得都要脱窗了。怎么会,这棺材怎么会这么重!难道说真的有鬼怪作祟?!如此怨气足的鬼还从没有人遇到过,最多是有夜间出来给人托梦,或是出来吓一吓人。哪里见过大白天就闹事的,可见是有天大的冤屈啊!
     
      一时之间,大厅里面的议论声音几乎盖过了蒋家人的声音:“蒋大人,还是验尸吧!”“是啊,这情形不对啊!老夫人有冤屈啊!”“对对对,只怕凶手不是三小姐,老夫人这是不想冤枉好人啊!”“快验尸吧,虽然惊扰亡灵,但总比让凶手逍遥法外的好啊!”“就算是做法事,这天气也不成啊,还是验尸快!”
     
      超度的法子最是好,可是时间最是长,少的要三天,长的要七七四十九天。这问题就出来了,大夏天的,别说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三天尸体也臭了,所以唯有开棺验尸一途了,洗刷了国公夫人的冤屈,自然一切烟消云散。
     
      这些人的话,让蒋家人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棺材就放在这里,抬是抬不走了,大夏天的,虽然用冰块镇着,但是再放上几天尸体还是会臭,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坚持己见,就实在是太令人怀疑了!
     
      要不是有人看到,光天化日之下哪会相信有这种事。仆人们如今都六神无主,现在是让哪个抬哪个也没敢上前了,都在后面看着。
     
      周天寿冷冷道:“蒋大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固执了!若是再执迷不悟,才是有悖孝道!违逆天意!”
     
      蒋旭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盯着那副棺材,良久都沉默着。
     
      “还是开馆吧!”这时候,太子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凝重地道。
     
      众人纷纷行礼,太子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必多礼,随后太子看着那口棺材道:“父皇知道有这等奇异的事情,特命我来看看。”
     
      蒋旭心头一惊,消息怎么会传的这么快?!这不过小半个时辰,已经传到了皇宫里,是皇帝早已盯上了蒋家,还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满城皆知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太子已经为难道:“父皇口谕,若是果真抬不动,证明必然有冤屈,一定要开棺验尸。”
     
      实际上,他原本是想要进宫让皇帝下旨处死最有嫌疑的李未央,然而莲妃却在旁边说起这则消息,说国公夫人的棺材居然抬不出去,又加油添醋地说凶手必定另有其人,皇帝立刻改变主意,让太子过来开棺验尸……太子隐隐觉得不对劲,却没办法拒绝,立刻快马加鞭赶来了。
     
      “既然是陛下口谕,蒋大人,你还是遵旨吧。”周天寿冷冷地看着他道。
     
      蒋旭还是不肯松口,只因他觉得李未央非要逼着他们这么做,开了棺材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太子看着周天寿,不由问道:“道长,您觉得该当如何?”
     
      周天寿淡淡一笑,道:“等我听清楚国公夫人的话!”
     
      满场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瞬的望着周天寿一步步走到棺材前站定,深深吸口气,随后便从袖中掏出一柄乌木剑,闭上双眼,道:“急急如律令!”众人站在一旁,见他念念有词了一阵,然后用二指在剑刃上一抹,随后在棺材上画出一道结界,这才低喝一声,却仿佛老夫人的口气,连声音都酷似,道:“汝等身为蒋家子孙,竟不思为母报仇雪恨,实乃罪不可恕!”
     
      一直以来的众说纷纭,此刻终于有了定论,众人不禁一片哗然,有吃惊的、有愤怒的、有好奇的、有恐惧的,反正没有不动容的,立刻有人高声道:“开!快开棺!”“对啊!,快开吧!”“不能让老夫人白死啊!一定要查出凶手!”“没听老夫人说吗,不开馆验尸才是大不孝呢!”
     
      蒋旭猛地四处看,却见到人群中人头攒动,根本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然而这声音却像是从数个地方传出来的,有男女老幼,根本就无法辨别!
     
      李萧然走了出来,淡淡道:“还是开棺验尸吧,这也是国公夫人的意思。”
     
      人群中的李敏德一身蓝色祭服,遥遥向李未央点了点头,李未央垂下眼睛,淡淡露出一丝冷意:这可是你们自己要逼着我在大堂广众之下戳破你们的阴谋,哪怕是身败名裂,也怪不得我了!
     
      到了这个地步,蒋家人已经根本没办法阻止开棺了!蒋旭默然站到了一边,其他蒋家人的脸色都是极端的难看!尤其是李长乐,更是死死地瞪着那口棺材,她不知道,这棺材如果真的打开,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很恐惧,恐惧地马上就要晕倒了,但是在众人的面前,她只能死死攥住自己的手帕,几乎说不出一个字来,可是实际上,她恨不能惊声尖叫起来!
     
      棺材约六尺长、两尺高,棺材盖没有钉死,而只是用一长条宽油纸围着棺材盖下密匝匝糊了一周。姚长青用力推了一推,发觉那棺材盖相当沉重,一个人不易打开,他立刻挥了挥手,吩咐人立刻过来抬起了棺材盖。
     
      “开始检验吧!”姚长青沉着地下了命令。
     
      众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样的奇景,可是百年难得一见!蒋华却只是盯着李未央,死死地盯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可以预见,这棺材仿佛一个带有灾难的盒子,一旦打开,一定会对蒋家造成极大的打击……可是现在,他竟然一时想不到任何的法子来阻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