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27 残酷刑罚

    庶女有毒

    127 残酷刑罚


      太子专门辟出了十几间客房,让受伤的客人们诊治,这些人的身份皆非同一般,连整个太医院都出动了。其中,王太医惯来是给李家诊治的,所以很是相熟,不用李未央吩咐便去看李敏德。
     
      李未央在门外站着,觉得身体一阵发冷一阵发热,只是静静瞧着众人奔来忙去,不时听见刺耳的哀嚎声。她原本应该进去,可现在她却只希望冷风能够把她吹的清醒一点!
     
      蒋月兰和李常笑因为当时去看望怀孕的庶妃,不在花园内,侥幸逃过一劫,太子当时身边有拓跋真和很多护卫保护,所以他也毫发无伤。真正惨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女眷,如花似玉一般的小姐们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原本这就是太子妃寿宴,来者多是各大家族的娇贵小姐们,全都是在家里千宠万宠的,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遇到刺客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一共死了十二位。太子看到这等惨状,不免唏嘘不已,连忙吩咐人去各家报丧,并且将还活着的人安排了房间休息。
     
      李未央冷冷望着这一幕,大脑中却在急速地思考着。太子安顿好伤者,已经亲自进宫去了,他要向陛下禀报这一切,刺客不但光天化日进入太子府胡乱杀人,甚至于还持着诛杀叛逆的罪名。叛逆,谁是叛逆,太子吗?这是太子妃的寿宴,参加宴会的绝大多数是女眷,为什么要连他们都一起屠杀,更像是在挑起仇恨而不是在杀人。
     
      “吓到了吗?”突然有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李未央回过头来,却看见眼前的人已经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锦缎长袍,腰束八宝琉璃玉带,面若冠玉,剑眉星目,端的是一副皎若玉树的好相貌,不是拓跋真又是谁!
     
      “我的身上都是血,怕吓到你,所以才去换了衣裳。”拓跋真解释道。
     
      李未央目光冷冷地望着他,不发一言。
     
      “刚才我让你躲在假山里,都怪你那个丫头,把敌人都给引来了。”拓跋真见她不语,立刻道。
     
      看到人被长剑切成两半、血花四溅那种血腥的场面,任何人都会无法忍受,李未央自己且不说了,她在冷宫里看过的可怖场景何止这样,赵月则是接受过严苛的训练,白芷呢?虽然上次已经见过杀人的场景,可那是有心理准备的,这一次,不要说她,连李未央都无法忍受那么残酷的场景,几乎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现在拓跋真居然还把引来敌人的罪责怪在一个丫头的身上。
     
      拓跋真看着她发白的脸色,竟然出乎意料的柔声道:“我一定会查出是谁做的好事。”
     
      拓跋真的个性其实极为酷似本朝皇帝,前一瞬间还是和风细雨,忽而就能变成雷霆暴怒,眼见他如此做小伏低,仿佛对她无比在意的样子,换了旁人还不知道要如何开心。李未央却只是静默了半晌,答非所问道:“听说五皇子妃武乐陵平安无事,而且还保护了几位女眷。”
     
      拓跋真顿了顿,点头道:“的确如此,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很蹊跷,既然那些刺客是见人就杀,怎么会放过她呢?这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吗?”
     
      李未央盯着他的眼睛,淡淡道:“殿下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跟五皇子拓跋睿有关系。”
     
      拓跋真慢慢道:“这么个……自然要进一步调查。无论如何,太子妃也不幸罹难,太子很是伤心,再加上各家都死了不少人,这件事情肯定不能善了了。”
     
      李未央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那洞悉一切的眼神让拓跋真几乎无法直视她的面容,但他强自按捺了,只是道:“你放心,待会儿我就安排人手,平安送你回去。”
     
      李未央不再看他,冷淡道:“不必了。”说着,越过了他向客房的方向走去,那里,王太医正在为李敏德诊治。
     
      拓跋真痴痴地望着她转身,刚才他经过花园碰到的那些千金小姐,无一不是又哭又笑,庆幸劫后余生,还有主动找上他寻求安慰和庇护的,偏偏李未央是如此不同。拓跋真心里又酸又涩,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却不由得探出了手,还未等他开口挽留,李未央却突然回身,道:“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明白。”
     
      拓跋真微微扭曲了面容,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
     
      李未央望了他半晌,忽然间微微一笑:“出事到现在,你看到蒋家的人了吗?他们可有损伤?”
     
      拓跋真呼吸更加紧促,却低声道:“蒋家女眷跟你母亲和四妹一起都在蒋庶妃处,所以平安无事。”
     
      李未央的面上隐约有一丝阴沉,却轻声道:“原来如此。”
     
      在这个瞬间,拓跋真几乎以为对方看透了什么,然而李未央的脸上却异常平静,转身进了客房,不再回头。
     
      屋子里,王太医拧着眉,查看着李敏德胸前的伤口,那样从后到前被这么穿过,他只看一眼,就觉得可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李未央问王太医,“他怎么样?”
     
      王太医轻叹了声,“铁箭已经拔出来了,只是,箭头上有毒,想要化解这毒,不是朝夕之事,只怕他熬不过——”
     
      李未央忍不住僵直了后背,急声道,“熬得过!他一定可以熬过!”
     
      王太医点点头,小心翼翼的道,“只是这个伤,实在是太重了,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单是伤口,偏了一点,并没有穿透心脏,但加上不知名的毒,就实在很难说了。
     
      李未央看着昏迷不醒的李敏德,目光中渐渐燃起一丝冷芒,仿佛在冰中燃烧的火焰,叫人看了心惊胆战:“我知道怎样能够救他。”
     
      尽管王太医说了不准病人移动,李未央却坚持要带着李敏德回李府,其他人见她如此执拗,却也无可奈何。赵月同样受了伤,只是在肩膀,并不是很重,负责主要守卫的人便成了赵楠。可是刚刚上了马车,李未央便向赵楠道:“蒋家人回府的路,务必给我堵死了,逼着他们从永华门走,然后你们换了衣服,径直赶向永华门伏击,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把人给我带回来!”
     
      赵楠道:“小姐的意思,属下明白,只是此中手段难免过激,会不会惊动外人。”
     
      李未央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眼中却是说不出的狠戾:“蒋华等人必定留在太子府帮着他们收拾残局,我只要蒋家的主子,不管是哪一个都好!这其中自然有不必惊动外人的法子,马儿受惊疯跑,无意中丢了一两个人,还不是很容易的么?”
     
      赵楠一愣,随即意识到李未央不是在开玩笑,立刻低头道:“是,属下立刻就去安排。”
     
      “一切都是为了你家主子的性命,不容有失!”李未央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赵楠办事效率极快,而且深刻地领会了李未央的意图,半个时辰后,蒋天便被押在了李府的地牢。若说起李家这座地牢,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过人住了,到处都是灰尘,耗子满地爬,实在是恶心至极。可是李未央却选择了此处关着蒋天,与上次的情形一模一样。
     
      蒋天大叫:“李未央,你这个小贱人,你又来这一套!”他在蒋家被关的时间长了,实在耐不住,就趁着今日府中忙乱,偷偷溜了出来,谁知刚走到街口,就被人拦截了来,一次就罢了,这绑架的玩意儿还来两次,真当他蒋天是孬种吗?!
     
      就在此时,只听见牢门发出咔哒一声响,随后李未央缓缓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一身柔美的衣裙上还带着鲜血,可见她回到府中都没来得及换下衣裳,地牢里没有光线,只是点起了火把,火光衬着她淬玉似的一张脸,乌黑的眼珠幽幽的绽着古井一般的冷光。
     
      蒋天一抬眼,李未央乌黑的眸子有似冷箭,异常冰冷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要你为我家主子诊治,我们就会放了你。”赵楠冷冷地道。
     
      蒋天嗤笑一声,道:“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我家主子在太子妃的寿宴上受伤,还中了毒。”赵楠虽然不耐,却不得不道。
     
      蒋天哈哈大笑:“活该!真是太可惜了,怎么死的人不是你呢李未央?!不过,从今后少个人保护你,你的死期也快了吧!”
     
      经过蒋家三公子的教育,蒋五的胆子明显肥了不少。他知道李未央不可能杀了他,因为他们找上他,说明李敏德的伤势非同一般,只有他能救!若是李未央杀了他,李敏德也得跟着陪葬,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救这个人的,反正李未央不敢对他如何。只要他这一回扛住了!
     
      赵楠勃然大怒,抬脚便将他踹倒,揪起他衣襟,正反扇了他十几记耳光。蒋天疼的龇牙利嘴,也不也声,只冷冷的瞪着他,赵楠恨的攒足了力气狠踹他心窝。
     
      李未央突然开了口,道:“把人带进来。”
     
      蒋天睁大了眼睛,随后看着自己的大哥蒋海被押了进来,蒋海十分的狼狈,头低垂着,满身都是灰尘,连一只胳膊都被人打断了,明显摆出了奇怪的姿势。
     
      “你——好大的胆子!”蒋天怒道,蒋海是护送蒋大夫人和二夫人去参加宴会的,当然,同行的还有蒋家三公子蒋华。
     
      其实本来李未央是让赵楠掳走蒋家的女眷,可惜蒋华独自留在了太子府,却很谨慎地让蒋海护送他们回去,半路上,赵楠的人和蒋家的护卫缠斗起来,原本赵楠已经抓住了蒋大夫人马车的缰绳,谁知却被蒋海挡住了,无奈之下,赵楠便命令所有人集中攻击蒋海,把他强行带了回来。
     
      说起来,这是个意外,但对李未央来说,不管是抓住了蒋家两位夫人还是蒋海,效果都是一样的。
     
      “你不敢杀我大哥的!你绝对不敢的!”蒋天暴怒地盯着李未央,他想起三哥曾经说过,李未央不过是虚张声势,她不敢动用私刑的!
     
      “蒋家仇人那么多,谁知会是谁动的手呢?”李未央叹了口气,目光平静地说着,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中反复火烧一样,若非是强自按捺,她早就把蒋家兄弟的头拧下来了!
     
      “会查到的!一定会查到的!大伯父和三哥一定会找到这里来!”蒋天立刻大声道。
     
      李未央勾起唇畔,道:“等他们来了,你们的骨头都化成灰了,找得到什么?”
     
      蒋天的脸色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他不敢相信,李未央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你当京都是你随意妄为的地方吗!还有皇帝,还有禁军,你竟然私自掳人——”
     
      李未央嗤笑一声,道:“禁军?陛下?现在他们都在忙着寻找那些杀入太子府的刺客,顾不上你们了。再者,刺客连太子府都敢进去,区区一个蒋家,他们又怎么会放在眼里?你放心好了,我的人做的很干净,外人看来不过是寻仇,说起来前朝的礼部尚书大人也是在大街上被人公然杀死的,最后不也找不到凶手,不了了之么,我不过有样学样,又有什么可怕的?”
     
      蒋天没想到李未央骨子里竟然这样蛮横可怕,一时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被打昏的蒋海突然醒了过来,他一动,就觉得自己的胳膊钻心的疼,他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不由冷笑了一声:“李未央,你是想用我的性命来威胁我五弟吗?小贱人,我们不会上你的当的,最后你还是得毫发无伤地将我们送回去!”
     
      李未央听了这自信狂妄的话,却显得面色平淡,波澜不兴,而那眼中冷冷的一簇幽火,却叫人十分的害怕。她淡淡问道:“两位可想清楚了么?”
     
      蒋海嗤笑一声,道:“小贱人,如果你在半个时辰内再不放我们回去,我三弟就会找上门来,到时候你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好好想吧!”
     
      赵楠脸色一变,上去狠踹了他一脚。李未央却微扬了手道:“大公子,当时的宴会上,有人看见蒋家三公子手中持着一柄弓箭。”
     
      蒋海面色一变,李未央一直盯着他脸上的神色变化,此刻长吐出一口气,慢慢道:“我明白了,这笔账,我是一定会跟他算的!不过——不是现在!如今我只是想要请个大夫替敏德治病,既然你们如此固执,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蒋海冷笑一声,他在军中有什么可怕的刑讯手段没见过,只要熬过半个时辰,蒋华得了他们失踪的消息,一定会知道他们就在这里。到时候李未央只有死路一条!他对蒋华的手段和心机都很有信心,绝对不会出问题!
     
      李未央看着一脸无谓的蒋家兄弟,微笑道:“这次的事情,你们蒋家有参与吧,死了那么多人,是不是很开心很痛快?原本你们不惹到我,我是不会管的,但你们非要自寻死路,怪得了谁呢?蒋华伤了敏德,我便从你们身上讨一点利息,十分的公平。”
     
      蒋海根本不惧怕什么鞭子火钳烙铁夹棍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军中这些不过是小儿科,他以为,李未央使出的手段也是如此,可是,李未央却慢慢道:“今天的宴会上,刘小姐因为脚小,跑不动,所以惨遭杀戮,那种声音真是叫人难忘,蒋海,你应该听见了吧?”
     
      蒋海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只是冷冷望着她,面色极端冷肃。
     
      “脚小,是因为男人都喜欢女子摇曳生姿,婷婷袅袅,可是却不知道女子为了他们的喜好,拼命折磨自己,尤其这位刘小姐,听说还保留着前朝裹脚的习惯。大表哥,我想要让你也尝一尝,这小脚的滋味。”
     
      赵楠眼睛眨也不眨,一柄长剑已经将蒋海左脚削去了一半儿,蒋海的惨叫声几乎掀翻了屋顶。李未央微笑道:“这就受不得了?来人,把大表哥扶起来。”
     
      黑衣的护卫在地上铺下钢针板,强扯着蒋海起来,硬逼着蒋海一步一步踏过钢针,如注鲜血顿时留下十数道血痕,蒋海没想到李未央如此残酷,口中咒骂不绝,李未央微笑道,“还有一个呢?”眨眼之间,蒋海的右脚也少了一半儿,蒋天听见自家兄长那一声惨嚎,吓得倒退了半步,拼命往后退去。
     
      李未央的笑容在黑暗中如同盛放的花朵,幽谧而美丽,带着一丝毫无感情的陈述:“过去冷宫之中,那些守门的太监穷极无聊,便想出了一种很有趣的法子,他们烧红了铁板,逼着那些失宠的宫妃在铁板上跳舞,还取了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叫步步生莲。”那时候,她的双足全都断了,根本没办法跳舞,那些人就逼着她在铁板上,一点一点爬过去,她全身的皮肤都因此而剧烈的灼伤,那种痛苦,远比地狱的烈火还要可怖。
     
      蒋天睁大了眼睛,看着战场上的勇武将军蒋海发出惨嚎,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李未央不是在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她是认真的!她不惜杀了所有人,都要逼着他去救人!
     
      听着那一声接一声的惨号,几乎不成人声,已经被斩断了一半儿的脚掌还要在钢针上行走,留下一个接一个的血印子,那场景太可怕,连强压着蒋海的黑衣护卫脸色都变得煞白,李未央却微笑道:“你们明知道当时的宴会上都是无辜的女眷,却帮着太子策划这样一场屠杀,全部都该死。”
     
      蒋天大叫道:“没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们吧!你放过大哥吧!”
     
      李未央微笑道:“不知道?那我就让你知道。今天毫发无伤的只有蒋家人,哦,不,或许你那个假惺惺的三哥会受点伤吧。太子府中太子妃惨遭杀害,被她邀请来的女眷死了十二个,其他的也都受了重伤,现在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就有二三十人!我猜,待会儿皇帝就会查出那些刺客都和五皇子有关联,然后大家就会说,是啊,为什么唯独五皇子妃平安无事,而且还能保护着其他女眷呢?这是不是说明,五皇子妃是有备而来的呢?然后,证据会越来越多,五皇子的身后还会牵连出如今不在京都的七皇子,这时候大家就会觉得,这两个人勾结起来想要图谋不轨。五皇子是在京都伪造太子谋逆的证据意图逼宫,七皇子是秘密绕道去罗国公的驻地想要里应外合。接着蒋国公为国除奸,出兵杀了拓跋玉这个逆贼,而你蒋天,又会拿着事先准备好的解药去装你的神医,救下无数的人,重新赢回蒋家的声誉,你说是不是?”
     
      蒋天整个人委顿在地,用一种极度惊恐的神情看着李未央:“这一切太荒谬了,都是你编造出来的!”
     
      李未央冷笑一声,对,这一切不过是她的猜测,只是现在——她基本已经确定了,慢慢道:“五皇子本来就是个愚蠢的人,这事情也不算是冤枉他。我想,是你们撺掇着太子拿捏住了五皇子什么不得了的错处,逼着他提前行动。那些刺客的到来早已在你们的预料之中,就张开了网等他行动,可以说,害死那么多人的并不是五皇子,而是你们这些设下陷阱的人!”
     
      蒋天一个劲儿地往后退,几乎爬到了墙角。
     
      李未央的笑容从始至终带着惋惜:“当然,我说的不完全准确,为了取信于皇帝,你们一定已经罗列了无数的证据,只是,你们究竟是为了太子这样做,还是为了拓跋真呢?”
     
      蒋天的眼神,已经到了恐惧得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没想到李未央这么快就联想到了这么多,甚至于问到了关键处。
     
      蒋海刚才已经几乎昏死过去,却靠着强大的意志力一直撑着,此刻喘息着张开了一条眼缝道:“小贱人——有种就杀了我!”
     
      李未央向蒋天笑道:“我都说了只是收一点利息,瞧你大哥多心急。”蒋天早已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未央向他微微一笑,他便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
     
      如此酷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蒋天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李未央了!他刚要答应救人,然而蒋海人形已褪,面色惨灰,却强自厉声道:“不许应!你敢应——”蒋海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赵楠踩住了心口。
     
      不愧是在战场上打滚过的男人,真是够强硬啊。李未央低头,微笑了片刻,再抬起头来,问道:“真的不救么?”
     
      蒋天发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我……我……”
     
      李未央悠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记得,今天宴会上吃的是烤羊肉吧,那味道可不好,太膻。”她招了招手,立刻便有人抬来一个铁架,他们把蒋海的衣物剥了,将早已鲜血淋漓的他绑上去,李未央垂下眼睛,道:“刘小姐死之前不久,还睁着眼睛说,这世上最美味的就是刚出生的嫩羊羔的味道,我却觉得不然,蒋天,你信吗?”
     
      蒋天实在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惊恐地看着,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吓得尿了裤裆。蒋海却是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
     
      看蒋天害怕,却仍旧不肯救人,李未央喟叹道:“动手吧。”
     
      赵楠早已得了吩咐,开始给铁架加热,慢慢的,蒋海只觉得滚烫的热度从脚下升起,原本已经痛的失去感觉的脚,仿佛又开始有了感觉,却是惨烈无比的痛苦,他要大喊出声,却被一块抹布堵住了嘴巴。
     
      蒋天看着那铁架一点点烫熟了他大哥的皮肉,赵楠举着铁刷,将蒋海大腿上的熟肉慢慢刷下,随手丢进了托盘,顿时发出一阵可怕的焦炭味道。
     
      “我知道,大表哥是了不得的英雄人物,这点痛苦还是受得了的。”李未央微笑着,蒋天却恐惧地看着赵楠捧着托盘里向他走过来,他不由大叫着,试图阻止对方的靠近,可是赵楠却越走越近,蒋天盯着那肉块,拼命弯下腰,下意识地呕吐,几乎连黄水都要吐出来。
     
      李未央淡淡道,“人家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们感情这样好,肉么,自然也要同吃才好。”
     
      蒋海自诩英雄人物,不管是什么可怕的刑罚都不会让他变色,但是如今眼看着自己的四肢变成白森的枯骨,苦楚倒也罢了,这其中惊惧难熬的滋味,已经让他快要发疯了!他两眼一翻,彻底昏厥了过去。
     
      李未央淡若柳丝的笑了一下,慢慢道:“蒋天,我的耐心很有限的,你说,要不要——”
     
      蒋天连滚带爬,扑倒在她脚底下:“我救人!我救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李未央叹了口气,声音温柔的如同对待情人一般:“你心怀仇恨,我好害怕你伤害我的亲人,这该怎么办呢?”
     
      蒋天咬牙:“我怕死,绝不会这样做的!”
     
      李未央笑了笑,抚摸了一下他的额头,道:“真是好孩子。”
     
      蒋天却一下子瑟缩到一边,李未央道:“送蒋神医去治病吧。”
     
      蒋天被人提起来,已是一副极度狼狈的样子,轻声道:“放……放了我大哥……好不好……”
     
      李未央轻轻望了他一眼,他的心脏就几乎跳的失去了节奏,完全都是惊恐。
     
      李未央淡淡道:“我已说过,蒋家杀了这么多人命,需要付出一点利息。你去吧。”
     
      蒋天不敢再说,他怕触怒李未央,她的做法可怕至极,若是他再多说,恐怕她连他的性命也不会放过。从前在军中他看到过三哥他们审问犯人,已经觉得无比残酷,可是李未央——却比他们有过之无不及,落到她的手上,当真是生不如死。他开始后悔,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要主动招惹她……
     
      赵楠吩咐人把蒋天押着去治病,然后看了一眼昏迷的蒋海:“小姐,他怎么办?”
     
      李未央看着蒋海,微微一笑,道:“我听说这位大表哥,有一位十分喜爱的红颜知己。”
     
      赵楠不知道李未央此刻突然提起这个是什么意思,只是迷惑地看着她,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照着我的吩咐去做就好。”
     
      “是。”
     
      屋子里,蒋天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才进去看诊,等他诊断结束,开了药,一回头却瞧见李未央站在他身后,立刻吓了一跳,但看李未央脸色平静,并没有拿他开刀的意思,这才道:“我已经帮他解了毒,不过,他伤得很重,不能轻易移动,也不可以碰到水。最好让他躺床上静养,什么都不要做。”
     
      李未央看了一眼旁边特地请来的一位老大夫,对方确定地对她道:“我也检查过,没有大碍了。”
     
      蒋天这才松了一口气,怪道李未央敢让他来看诊,原来这里还有个大夫,若是他刚才动了手脚被看出来,现在怕是没命在了,李未央点了点头,道:“我送你出去。”
     
      蒋天胆战心惊地跟着李未央走出去,走到门口突然跪倒在她面前:“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和你对着干了!只要你放过我,我从此以后离开京都,绝对不会再踏入这里半步!”他和他的兄弟们不同,他不是什么沙场英雄,他不过是个大夫,没事的时候治病救人,高兴的时候找些美人相伴,根本不存在和李未央作对的理由,更何况他也没那命治人家,还不如早点认清现实滚蛋的好。
     
      李未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望着他。
     
      蒋天更加害怕,连连磕头,道:“我知道你觉得我无赖,但求你饶了我这条性命,我再也不会帮着三哥他们害人了!”
     
      看着一个好端端的风流公子吓成这个样子,李未央不由微微一笑,突然对赵楠挥了挥手,蒋天吓得要死,死死抱住李未央的鞋子:“放了我放了我!不要杀我!”
     
      赵楠失笑,一把将他提起来:“小姐说了不会杀你就是不会杀你,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像是个男人!快起来!跟我出去吧!”
     
      蒋天还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盯着李未央,生怕她反悔。然而对方却微微一笑,道:“你记得自己发过的誓言,今生今世不要回到京都来,否则——”
     
      “没有否则!没有否则!我绝对不会再回来!”不要说他自私自利不顾蒋家,他只是个普通人,不想得罪李未央这样的煞星,也不忍看着蒋家陷入绝境,不如早走早超生,反正蒋家并不差他一个儿子,让他们自己去争夺吧!蒋天暗暗下定了决心,便跟着赵楠身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白芷悄声道:“小姐,您真的要放走他?”
     
      李未央淡淡道:“人们都说蒋华是蒋家最聪明的儿子,可是我觉得,并不尽然。”
     
      白芷奇怪地看着自家小姐,不明白她说这句话的意思,然而一转头,李未央却已经进了屋子。
     
      李未央现在看到敏德身上那伤口还是感觉有些心悸,只觉得怕是今天晚上都没办法睡着了。三少爷屋子里的丫头都是他的心腹,此刻见到三小姐,立刻都退了出去,白芷和墨竹便也守在屋子外头,替他们看守着,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
     
      出人意料的是,蒋月兰得知李敏德受伤,亲自来看了三四回,却都被白芷等人阻拦在了外头,白芷只当她是假惺惺,根本没放在心上,墨竹却觉得她的神情有点奇怪。
     
      “你看到夫人那表情没?好像是真关怀啊!”
     
      “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不必理会!小姐说谁来都不用管!”
     
      墨竹悄声道:“是啊,咱们小姐也很担心三少爷呢——”
     
      白芷低声道:“看见就行了,别多嘴,小心小姐惩罚你。”
     
      “哼,我才不怕,我觉得小姐嘴巴无情,可实际上根本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对七姨娘,对三少爷和小少爷,都是那么好。”
     
      白芷横了她一眼:“就你多嘴!”
     
      墨竹笑道:“说不准小姐对三少爷——”
     
      白芷一怔,当即变了脸色,斥道,“大胆,小姐的心思又岂是你能猜到的。”
     
      “我,我这不是担心小姐么,这么凶干什么……”墨竹叹了口气,看着白芷严肃的脸色几乎不敢再开口了。
     
      房间里,李敏德自昏睡中陡然惊醒,睁开一看,映着白朗朗的日光,竟是李未央明亮的双眼。他心里不十分相信,不觉用力撑着坐起来,想要看个仔细。他伤在胸口,哪里能使力,才一动就痛得“哎哟”了一声。李未央慌忙伸手扶住他的肩,揽住他慢慢躺下,柔声问他:“你好些了?”
     
      李敏德不答,昏昏沉沉出神一会儿,忽然又闭起眼睛,近乎自语地说:“我已死了,难道这是在做梦?”
     
      “满口胡言乱语!你还活得好好的。”李未央望着他,不由自主地笑了,心头那口气也松了一些,“没事了,你很快会好起来的。”
     
      哪怕是动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疼,喉咙里干燥的灼烧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未央……”
     
      李未央握住了他的手,轻柔地道:“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可能没办法待太久,晚上我会来看你的。”他却握紧了她的手,有些紧张的看着她,总觉得这个人总没有办法握在手里。
     
      这时候,外面的白芷送了药进来,李未央亲自接过来,调好了温度,舀了一勺子,轻轻送到他的嘴边。他张口含住,用力的咽了下去,胸口痛的厉害,他眼底却已渗出点温柔笑意来。
     
      “这件事,跟太子、拓跋真、蒋家都有关系——”他的喉咙,清晰地发出这几句话。
     
      李未央喂了他一口药,微笑道:“是,跟他们都有关系,我知道,你不必心急。今天这件事,我不过找他们讨了点利息,等你康复了,一起和他们算总账就是了。”
     
      李敏德露出一丝怀疑的神情:“我伤的很重——”怎么会平安无事的?!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绑架了蒋天,逼着他医治你。”这件事情,她不打算隐瞒,“而且,我还斩断了蒋海的脚,把他架在了烤架上。”
     
      “你……”李敏德一急,情急之下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痛的连五脏六腑都快挤在一处,抽的缩成了一团。
     
      李未央没想到他这么激动,不由又惊又气又怒,“你这是做什么,不要命了。”
     
      “你怎么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他紧张的捏牢了她的手。
     
      李未央一愣,道:“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你死吗?”
     
      李敏德摇头,蹙眉道:“蒋家人会找上门的。”
     
      李未央微笑着道:“不要紧,蒋天已经离开京都,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想要见到我了,而蒋海,我已经将他送去该去的地方。”
     
      “现在的法子,最好是杀了他灭口。”李敏德轻叹一声,道,“就是冒险了些。”
     
      李未央松了他的手,站起身道:“我不能耽搁,只怕蒋华现在已经找上门来了。”
     
      李敏德咬牙,对白芷道:“吩咐人进来,我要起身。”
     
      李未央不由沉下脸,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千方百计把你从阎王那里拉回来,你这是在跟我做对吗?”
     
      李敏德摇头:“蒋华不是好对付的,我该在场。”
     
      李未央心中微震,随后道:“这么逞强,你是成心要让我不安吗?还是故意气我?”
     
      李敏德一怔,随后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未央,“你在意我的是不是?”
     
      李未央无语,她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到了这个地步却只会在乎这种细枝末节无关紧要的事情,她沉住气,道:“你若是不好好休息,我就再也不来看你了!”
     
      李敏德望着她,半天没有开口,竟然将她的手重又捉在手里,脸上浮出个甜蜜而狡黠的笑,“我应该谢谢他们,若非他们,你也不会这样照顾我——”
     
      李未央一愣,他已经捉住她的手,将手轻轻贴在他的伤口处,李未央只觉得那里一热,他伤口的热度仿佛要通过她的掌心,一路烧到了心里。
     
      李敏德的脸因为发烧而染上一层胭脂般的色彩,像是绚烂在树梢的艳丽桃花,他勾着唇微微一笑,“晚上,要来看我。”
     
      李未央抽回了手,慢慢道:“好。”
     
      从屋子里出来,李未央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白芷悄悄观察她的神情,却看不出她的半点喜怒,更加无法分辨出她究竟对李敏德有没有半点情意,或许是有的,但可能不是三少爷希望的那样,白芷心中悄悄想着,不由叹了口气。
     
      此时,赵楠已经回到门口,恭敬道:“小姐,蒋家三少爷就在大厅等着您。”
     
      哦,果然找上门来了,李未央微微一笑,这个蒋华,速度还真是不慢。
     
      蒋华一直坐在客厅里默默喝茶,甚至没有说一句话,脸色也十分的平静,仿佛自家兄弟失踪的事情他完全不知情,直到丫头禀报说,我家小姐来了。他才抬起头来,就看见李未央慢慢走进了大厅。
     
      她已经换了一身素净的藕荷色衣裙,看起来清秀温和,蒋华不由一阵恍惚,他的心中对她鄙薄厌恶到了极点,偏又抓不到她丝毫把柄。她心思缜密,手段毒辣,看似莽撞偏是花样百出,却又生了那样清秀的一张脸,蒋华每一想到她的脸,唯一残留在心中的感觉就是——想折辱她,想看她求饶,看她发疯!
     
      看着眼前这个人,用柔弱纤细四个字来形容是毫不过分的,然而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却是她坚韧的心智,在蒋华认识的人里,再也找不到她这样妖娆狠毒的女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