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0 自私自利

    庶女有毒

    130 自私自利


      入秋后,天渐渐冷了,白芷知道李未央生性畏寒,便赶紧招呼人在屋子里升了炭火。
     
      入夜,光透过雕花窗棂上的薄薄窗纸,把淡淡的影子,照在泥金描山水围屏上,与镂空熏箱中跳动的炭火相映成趣,整个屋子里增添了一种宜人的温暖和宁静。
     
      李未央枕着缎面的锦绣软枕,眯着眼睛看看窗外的天光,口中慢慢道:“拓跋玉已经快要回来了吧……”
     
      她现在可是极其盼望着拓跋玉的归来呢,希望蒋家人喜欢她送的这份大礼。
     
      最近这段时间,李萧然在皇帝身边的地位越来越高了,朝中大臣们是敏感的,当他们发现李萧然日渐受宠,尤其是这次皇帝对救驾的蒋家毫无封赏,甚至大为斥责之后,更是益发肯定这种判断,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这场站队中偷偷向他靠拢,李萧然的实力在不断的增强。
     
      李萧然为此倒是对李未央有了三分感激,他没想到这个女儿在他看来全无章法的乱攀咬,居然也让皇帝疏远了蒋家,三日前,蒋厉已经上了请求回京丁忧的折子,不出一日,皇帝已经下旨,准奏了。因此,蒋厉不日便要交出兵权回京,这样一来,蒋家就剩下一个蒋国公独撑大局了。
     
      白芷看见李未央似乎睡不着,便低声道:“小姐,您还在忧心么?”
     
      白芷在几个丫头里面,是最聪明,学习能力最强的,但是她毕竟是个丫头,很多事情她并不懂得。李未央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忧心,而是很期待。如今不光是我们,蒋华也已经开始行动了,如今的南疆,怕是不太平,但越是如此,就越是有趣。”
     
      白芷就露出疑惑的神情。
     
      李未央淡淡道:“百多年来,大历的南疆一直饱受沂南国轩辕氏的滋扰,他们仗着人强马壮,勾结南疆边境一些城市的富商,时不时就来劫掠,偏偏等大军压境,他们就又都不见踪影了,所以这个顽疾从来都无法真的彻底根除。最近的十年来,沂南已经有了新的统治者,开始忙于建设和发展城市,局势已经相对安定,长此以往,南疆自然不需要蒋国公。偏偏在皇帝就预备要换将的时候,南疆又开始不太平了,而且还不是小打小闹,是大军压境,你说,是因为沂南国无事生非呢,还是另有缘故?”
     
      白芷吃了一惊:“小姐的意思是?”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轻声道:“我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皇帝派拓跋玉过去,未必不是有试探蒋国公的用心,但拓跋玉若是处置不当,反倒会被诬告成动摇军心的祸患,我相信蒋华一定是早已做了充足的准备,设了陷阱等着拓跋玉去钻,可是到底谁会落到陷阱里,一切还是未知数……”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似乎是睡着了。
     
      白芷看了一眼李未央沉静的睡颜,轻轻的笑了笑,替她将被子掖好,便悄悄退了出去。
     
      第二日一早,拓跋玉果真回朝,而且一回来立刻进宫,上了一道奏章,弹劾蒋国公“拥兵自重,怯战纵贼”。
     
      太子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数遍满朝,除了蒋国公之外,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将领可以统御南疆大局了,由此他得出一个结论——在南疆战乱平定以前,蒋国公都是安全的,可他没想到,拓跋玉竟然一回来,立刻上了这道奏章。
     
      但最震惊的人是蒋华,按照他的布置,拓跋玉不但应该死在南疆,而且是以谋逆的罪名成为大历朝的罪人,可他不但平安回来了,而且神采奕奕、一鸣惊人。
     
      太子匆忙带着蒋旭、蒋华等人进宫,想要为蒋国公说好话,可是皇帝却没等他们开口,已经勃然大怒道:“好好看看这些奏章!”
     
      蒋旭抬起头来,却见到四个小太监,抬着个红铜色的木箱进来,木箱正好落在了蒋旭的脚底下,发出砰地一声闷响,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理发颤。等到打开一看,满满的都是奏章,蒋旭有点胆战心惊地看着蒋华,对方却冲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惊慌,先安定下来再说。
     
      皇帝随手拿起一本奏章,丢在了蒋旭的脸上,奏章啪的一声发出脆响,蒋旭连忙跪倒在地,皇帝冷冷道:“参将周物天参蒋明远贻误军机!”
     
      没等蒋旭说话,皇帝又再拿起一本念道:“兵部侍郎霍兴参蒋明远截留军费!”蒋旭又是一阵心惊,皇帝不等他沉下心来,接连念了七八本,全是参劾蒋明远的奏折。一本本有着坚硬外壳的奏折打在蒋家众人的身上,每一下都生疼无比,蒋旭浑身发抖,而蒋华已是满面压抑的愤恨,他拼命地俯下身子,克制住内心的暴怒,不敢让皇帝看出他的真实想法,就算皇帝念了这么多,箱子里的奏章还是满满的,可见有多少人上了弹劾的奏章!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人里面,甚至有许多是蒋家的旧部,为什么他们会反过来咬蒋家一口?怎么可能?天底下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甚至于他们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皇帝一字字道:“拥兵自重、靡费军资、贪赃枉法,避敌怯战?天下还有这样的臣子吗?”说到这,皇帝的声音变得无比尖锐。
     
      蒋华额头上的冷汗再也控制不住的留了下来,他终于知道拓跋玉是干什么去了,密探传回来的消息是他根本没有去视察,整日里游山玩水,玩的不亦乐乎,原来自己都被拓跋玉的假象欺骗了,他根本就是去收买人心的!
     
      此刻,蒋华终于回过味儿来了,拓跋玉早已兵分两路出发,一边是他带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从京都走,另一边是他请了镖局押送了一百箱的金银珠宝秘密前往南疆,李未央让拓跋玉安排人手去收买人心,凡是愿意倒戈的,便给予他们难以想象的财富,不愿意或者假意投靠的一律杀了,管他是淹死也好,从马上摔死也好,只要不肯上奏章一概暗中除掉,就是为了怕他们走漏消息。当然,为了防止蒋家知道,事先在选择官员的时候,李未央就依靠着她曾经的记忆和拓跋玉从南疆收集回来的消息,一一为拓跋玉作了甄别,哪些人唯利是图,那些人贪图享受,哪些人是死忠派,哪些人是非除不可的——所以,真正因为不肯投靠而被暗杀的,不过一人而已,正因如此,才没有惊动蒋家人。不过,实际上是李未央多虑了,蒋海一死,蒋旭救驾的举动又被世人诟病,蒋家已经无比落魄,根本顾不上面面俱到了。
     
      在这一点上,李未央没有心慈手软,她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错过就很难再有,而拓跋玉则犹豫过,最终也还是同意了,便是他不动手,到了南疆地界,蒋家人也很难让他逃回来。若非准备充分,他早已死在那里了。现在,他站在大殿上,冷声道:“蒋将军,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蒋旭几乎是勃然大怒,他的修养再好,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被皇帝怀疑与责难,尤其这样的分明是诬告,分明是早有蓄谋!
     
      蒋华拼命的拉住父亲的袖子,心中长叹一声道:李未央啊李未央,你好狠毒啊!他在床上足足躺了两个月才能爬起来,现在才终于明白,当时李未央为何要故意激怒他,因为他心高气傲,无法接受失败,很容易就会倒下,一旦他倒下,就无暇再顾及南疆的计划,一切便只能依靠蒋国公一个人,这样才容易给拓跋玉空子,她竟然从那时候就开始准备……他低声道:“父亲,不可怒——”
     
      多亏了蒋华在一旁提醒,蒋旭才从迷蒙中惊醒,他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已经淌出了泪水,拼命乞求道:“陛下,臣父绝对不会作出这些事情,一切纯属诬告啊……”
     
      “那就让他回京都解释吧!”皇帝冷声道。
     
      太子一听,面色顿时变了,立刻道:“父皇,您想想看,南疆现在的局势,万不能离了蒋国公啊!万一那沂南有所行动,岂不是无人可以抵挡——”
     
      皇帝依旧声音冰冷道:“你的意思是,没了蒋明远,朕的江山就要倒了!”
     
      太子一惊,立刻道:“父皇,儿臣不是这个意思!父皇明鉴!”
     
      “若他真的忠心耿耿,何故沂南滋扰两月,他都按兵不动?任由沂南对我南疆数个城市烧杀抢掠?朕要他干什么吃的!”
     
      蒋旭立刻道:“臣父早已安排好,不日将对沂南进行一场大战——”原本蒋华的计划便是如此,派人秘密与沂南达成协议,纵容他们烧杀抢掠三个月,然后蒋国公将会举行一次大的战役,沂南再作出全面溃逃的模样,让皇帝以为一切都是蒋国公的功劳。毕竟只有让皇帝意识到劫掠后惨痛的后果,看到他的民众死伤无数,他才会意识到蒋国公的重要性。反正到时候就说蒋国公需要时间来准备战争,想必也不会受到过多责难。
     
      纵容沂南屠杀普通百姓,这样残酷的做法,蒋华却都能做得出来,他已经不是一个为国尽忠的谋臣,他现在,只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赢得胜利。
     
      “他什么时候行动?!那他为什么不让朕知道?”皇帝怒道,“每月两次的军机折子,他说的都是废话!没有半点提及他的计划!”
     
      蒋旭连忙叩头:“微臣可用身家性命担保,蒋家绝无二心。”只要等蒋国公平定了战乱,到时候这些参劾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拓跋玉淡淡道:“蒋国公拥兵自重早已是人人皆知,以至于民间有俗谚曰‘北皇帝,南蒋公’,这天下,他是要与父皇平分吗!”
     
      这一句话,是李未央交给他,叮嘱他在最关键的时刻说出来,果然,皇帝勃然大怒道:“拟旨!即刻捉拿蒋明远进京是问!钦此。”
     
      “父皇!”太子连忙跪倒在地,膝行到皇帝跟前:“父皇,请您再给蒋国公一个机会!不要冤枉了忠良啊!”
     
      皇帝阴着脸对太子道:“机会?都已经要和朕平分天下了,朕还给他什么机会!”
     
      蒋华连忙叩头道:“陛下,请容微臣说两句话!”他官职卑微,若非太子送他进来,连面君的机会都不会有,更加不可能有资格在皇帝面前说话,但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了!“陛下,蒋国公当然可以回京解释,但这次的事情,未尝不是沂南的一个陷阱,临阵换将是军中大忌!求您再给蒋家一个机会,让臣的祖父戴罪立功吧!”
     
      拓跋玉皱起眉头,他在犹豫,李未央让他说的话,他已经说了一半儿,还有一半儿,他在考虑,是否真的要说出来,她当时说,若是到了紧要关头,只需要提醒皇帝,蒋明远当年是桐馨太子的老师。当然桐馨太子曾经有十四位师傅,不只是蒋明远一个人,但这对于盛怒中的皇帝而言,绝对是在提醒他,蒋明远很早便对他夺位有不满之心——
     
      可是拓跋玉不忍心,他若是提起这件事情,皇帝必定暴怒,一定会在朝中进行新一轮的清洗,把所有曾经帮助过桐馨太子的人都拉出来再整治一遍,到时候又是一阵腥风血雨,这种事情在皇帝在位的这些年里已经发生过四次,每一次都要死数千人,是十分残酷血腥的结局。就算蒋家当初并没有帮助过桐馨太子,皇帝都绝对不会相信,反而会迁怒,甚至是动了杀心!因为在他的眼中,桐馨太子这个人,就是他的逆鳞!
     
      在曾经支持过桐馨太子世家之中,甚至有不少是拓跋玉如今的臂膀,若是、若是皇帝连他们一起迁怒,又该怎么办?李未央的意思,分明是要他牺牲那些人,借以把蒋国公置诸死地……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样的决心。
     
      机会稍纵即逝,就在拓跋玉犹豫的瞬间,蒋华已经连续说了十几个不该召回蒋明远的理由,就连太子也是连连叩头不止,替蒋国公求情。
     
      皇帝顿了片刻,目光在拓跋玉的脸上扫过,却见他还在怔愣之中,不由慢慢道:“命令副将军暂且接替蒋明远的职务,让他回京来解释吧。”
     
      不是被捉拿,而是自己回京解释,皇帝的话,分明是退让的极限了,若是真的要捉拿蒋明远,只怕军中一定会暴动,到时候剧本就会按照李未央设定的来演,但现在,已经比最糟糕的结局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只是回京都接受调查,只是如此而已——
     
      拓跋玉猛然一惊,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努力在瞬息之间就大打折扣了,他的脸色微微一白,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着蒋家人离开之后,退了下去。
     
      宫中,拓跋玉从大殿里出来,先去拜见自己的母妃,张德妃。
     
      张德妃住在怡然宫,坐落于碧波湖畔,清幽宁静,湖光水色,正是风光最为秀丽之处。自从上次受惊,张德妃便一直卧病在床,不过一个夏天之后,身体已经开始康复,拓跋玉到了院子里,却发现张德妃正坐在树下自己和自己下棋,女官们则站在一边守着。
     
      看到拓跋玉,张德妃微笑起来:“回来了?”
     
      “是,给母妃请安。”拓跋玉行礼,张德妃立刻将他扶了起来。
     
      拓跋玉看了一眼棋盘上被大片黑色棋子包围着的白棋,微微笑道:“母妃真有兴致,若要下棋,怎么不找其他人陪?”张德妃笑了笑,别有深意的看了儿子一眼,悠然道:“现在宫里的人都往莲妃那里走,陛下都已经数月不曾上门,更何况其他人呢?”
     
      拓跋玉看了一眼母亲,德妃红润的面颊上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带了一丝试探。他苦笑道:“瞒不过母妃。”张德妃叹了口气,道:“周大寿是你送进宫的,你还给你母妃送了个对手来,也罢,只要对你有好处,母妃的那点宠爱又算得了什么呢?”说完了,又仔细看了一眼棋盘,状似不经意问道:“据说你不想娶正妃,还把你舅舅都给驳了回去?”
     
      “不错。”拓跋玉神色淡然,似乎早就料到有此一问。
     
      “为什么?”张德妃转头瞥他一眼,目光之中似有冷意。拓跋玉心头暗叹,终于还是来了:“现在朝中是多事之秋,立妃之事可暂缓几年。”
     
      张德妃眉头一皱,“还几年?你都多大了,至今还没有子嗣!你这是着了什么魔?!竟然到现在还说什么暂缓!”“三哥不也一样——”
     
      “他不同!他没有高贵的身份也没有母亲扶持,高不成低不就的,你跟他能一样吗?”张德妃呵斥道。
     
      拓跋真其实这两年已经订了一门亲事,还是皇帝亲自赐婚,便是应国公的嫡女,然而这位小姐还未过门便已经香消玉殒,拓跋真“伤心”之余,婚事反而一年拖过一年了。只有拓跋玉最明白,应国公这样的门第,若非皇帝赐婚,拓跋真是瞧不上的,这位应家小姐原本身体康健,好端端的却突然得了急病就这么死了,实在是让人怀疑。但这话向张德妃说,却是不管用的。
     
      这两年,谋臣们也劝他早日立正妃,他们的话他都可以驳斥,可是对面是他的亲生母亲,纵然心里不情愿,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站着,聆听教诲。当然,听着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他是绝对不会娶别人的!“你还在想着那个李未央?”张德妃不动声色。拓跋玉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又缓缓吐出一句惊雷:“我早已说过,若是母妃不同意我娶她,我便终身不娶正妃!”
     
      这不是陈述句,而是肯定句。张德妃淡然的脸色终于变了,勃然怒道:“你是真的被狐狸精迷住了心窍吗?!”
     
      拓跋玉跪倒在地,认真道:“我早已说过,她不但值得我爱,更值得我敬重,若非是她,我根本没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更加没法子抗衡太子和拓跋真!今后我也一样需要她,请母妃恩准!”他早已向张德妃叙述过无数次,李未央不仅是个闺阁千金,还是一个厉害的谋士,可是张德妃却不肯听他的解释。
     
      张德妃凝视着儿子的眼睛,看到那里藏着毫无退让之意的执着,暗自叹息一声:“你还是执迷不悟——我早已说过,你心里爱谁也好,有没有深厚的背景也无妨,大不了封个侧妃也就罢了,但是你非要让她做正妃……”她严肃的盯着拓跋玉漆黑的双眸,一字一句说得极慢:“好,就算我承认她聪明,她对你有帮助,可她的名声呢?不管被冤枉也好,反击也好,她逼死长姐和外祖母,都是有迹可循的!你当我在深宫之中,就听不到外面人对她的议论吗?玉儿,母妃原先是希望你娶一个可以帮助你的正妃,现在却变了,我只希望你能娶一个端庄的、大度的、普普通通的大家闺秀做你的正妃。如今她李未央便已经双手沾满鲜血,到处被人议论,将来若她真的做了你的正妃,你是要这辈子只守着她一个人吗?”
     
      不管自己怎么反驳,李未央的厉害之名,是人人都在谈论的,拓跋玉紧抿着唇,沉默着不发一言。张德妃长叹一声,眼神忽而变得锐利:“母妃知道你喜欢她,但李未央既不能做你的正妃,也不会成为大历的皇后,你明白吗?!若是选择了这样的女子,将来你会承受数不清的议论,你还怎么去争夺那个位置?你说的对,她是个厉害的谋士,但她绝对没办法成为一个贤德的妻子!你若是坚持要娶她,我就算死了都没办法闭眼!”这话简直是锥子!说到最后已经是声色俱厉,字字珠心。
     
      张德妃的逼问,几乎让拓跋玉喘不过气来,“母妃!”拓跋玉忍不住膝行上前,但他望着张德妃微微发白的双鬓——原来并不怎么明显的,可自从那件事之后,张德妃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下来。原本想要出口的辩驳,突然就迟缓了——
     
      张德妃眼看儿子动摇了,又加了一记重锤:“我说了这么多,就是让你明白,你身上不只是继承着我的希望,还有无数人的性命,你若是任性而为,只会害的无数人跟着你遭殃啊!”
     
      拓跋玉只是沉默,难堪地沉默着。张德妃静静地瞧了他一会儿,慢慢说道:“李未央年纪也不小了吧,你说的对,她是个好姑娘,聪明而且善于谋断,不该孤独终老,你有两个表兄还没娶亲,正好她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不如——”
     
      张德妃说的人表兄,指的并非是那个与九公主青梅竹马的张枫,而是他那两个芝兰玉树的哥哥,一文一武都是京都闺秀争抢的对象。在张德妃看来,不管把李未央嫁给谁,拓跋玉都不能死心,但若是嫁给他的表兄,可就完全不同了。你拓跋玉再喜欢,总不能去惦记自己的表嫂吧,这简直是大逆不道的。
     
      “母妃!”拓跋玉心底一冷,心里像是漏了一个洞,漫出无边无际的苦涩来,“母妃!她不会答应的!”张德妃冷笑一声道:“你怎么知道她就不同意呢?你不是她,怎能替她决定?更何况,你当真如此确定她喜欢你?要知道,她可是口口声声不愿意嫁给你的!”拓跋玉一瞬间僵硬在那里,仿佛被人挖开最不愿为人知的伤疤,张德妃显然知道他心高气傲,这些话像一个无形的耳光扇在他脸上,火辣辣的抽疼。是,李未央从来没说过喜欢他,更不曾提过要嫁给他,一切不过是他自欺欺人的幻想,所以他一句话都无法反驳。张德妃看着他,慢慢道:“你好好想清楚。”拓跋玉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张德妃转过身来,对着一旁的大树道:“出来吧,县主。”
     
      李未央从树后走了出来,张德妃目光复杂地看着她:“你全都听见了吧。这次我叫你过来的原因,想必县主也很清楚了。”李未央重新走回到棋盘之前:“很清楚,非常清楚,再清楚不过。”
     
      张德妃充满期盼地看着她:“我希望你劝说我的儿子,让他早日纳正妃,早点开枝散叶。”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敢问娘娘,您让我去劝说?我凭什么立场去劝说?因为七殿下喜欢我吗?娘娘,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你自己管不好儿子,却要我来帮你管吗?而且你还不是求,你是命令,凭什么?当她李未央是个软柿子吗?有本事在这里欺负年轻小女孩,你怎么不去跟皇后斗一斗,帮你儿子早日争取到皇位。刚才她在树后早已把两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更加明白了张德妃的用心,可,这干她什么事?拓跋玉不肯娶正妃,或者他喜欢她什么的,跟她都没有一丝半分的关系,她为什么要为他的选择负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追根究底,他们是合作关系,张德妃却用一副让她应该为拓跋玉负责的态度来要求她,这个女人,脑袋是不是坏了?
     
      李未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一个冷情到极点的自私鬼,对她没好处的事情,她为什么要去做?可惜,张德妃从头到尾都以为自己拖着她的儿子,半点没想到她根本对那个了不起的七殿下毫无兴趣。
     
      “娘娘,该说的我已经向七殿下说清楚了,但他要怎么做,我完全没办法阻止。”
     
      “那就嫁给罗国公府的张博,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礼部侍郎,又是一等一的优秀,多少的女孩子想要嫁给他!”
     
      “娘娘,我的婚事连陛下都没有过问,你凭什么对我颐指气使?”李未央本可以态度好一些,甚至可以哄骗着张德妃,可她已经忍受了这个女人很久,从今天她入宫开始,这个女人就开始咄咄逼人的要求她嫁入罗国公府,甚至不惜用谈氏和李敏之相威胁,这个德妃,真的是日子过的太舒坦了,迫不及待要给彼此找一点麻烦!李未央觉得,有些人就是得寸进尺的,你让着她她却不知道,反倒三番四次来挑衅,既然如此,她根本不必客气了!
     
      张德妃惊讶的望着她,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娘娘,你的品级是正二品,我的品级也是正二品,论大历的规矩,我不需要向你行礼,可我还是恭恭敬敬的行礼了,这是因为我尊敬你是长辈,但这并不意味着您可以随意的摆弄我的人生!若是您真的想要让我嫁入罗国公府,那就去向陛下说吧,看他是否会答应!”李未央冷冰冰地道。
     
      张德妃当然已经说过,而且不止说了一次,但是每次都被那个新宠莲妃搅黄了!此刻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张德妃恨的眼睛发红,指着李未央几乎说不出话来。
     
      “娘娘,我帮着你儿子一步一步接近那把椅子,这不是出于义务,你把我惹急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若是我真的生气,掉转头去帮助太子,拓跋玉又该如何?我劝你,有空的时候就不如喝喝茶、赏赏花、养养鸟,不该掺和的事情别掺合,不该管的事情别管,否则的话——”李未央目中寒光毕露,丝毫都没有对张德妃的敬重,显然已经是不耐烦到了极点。
     
      张德妃的眼睛已经瞪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她一辈子养尊处优,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而且李未央还警告她可能会去帮助别人?这怎么可能?!她以为李未央虽然嘴巴里拒绝,可是心里还是死心塌地地爱着拓跋玉的,不然她为什么要帮助他呢?问题的关键只是自己不同意她做这个正妃,伤了对方自尊心而已。原本德妃觉得只要自己威逼利诱,李未央再委屈,为了拓跋玉好还是会嫁入罗国公府,并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她的智慧和谋略还是可以为自己这一方所用。可是现在,她这样强势恶劣的态度,让张德妃突然意识到,长久以来,自己都错看了这个小姑娘!
     
      她被李未央一步步逼到了死角,竟然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气的浑身发抖。
     
      “娘娘,我进宫这么久,也该告辞了。”李未央微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拍掉了原本就不存在的灰尘,“外头风大,您多保重吧。”
     
      李未央从德妃的宫中出来,却瞧见拓跋玉在门口等着她,面色十分的不好。
     
      “你什么都听见了?”拓跋玉盯着她。
     
      相比较他隐隐的激动,李未央依然冷静的可怕。
     
      “我说过,正妃只有你一个人。”拓跋玉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拓跋玉瞬间宛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立刻哑口无言。
     
      她盯着他的眼睛,淡然地说了一句:“那侧妃呢?”
     
      拓跋玉一听,叹息一声,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而他不可能只娶一个正妃,这在大历朝开国百年来,从未有过。他的身份和地位,早已决定了他身边不能只有一个女人。
     
      李未央笑了笑,知道了他的答案,慢慢道:“七殿下,希望我们彼此之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如往常亲密合作,你明白吗?”
     
      拓跋玉看着她清冷的眸子,几乎说不出一句话,说起来,李未央才是最清醒的那个,既然不能保证做到,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跟她比起来,自己简直是愚蠢至极。
     
      数月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与太子和拓跋真的明争暗斗、南疆的危机四伏、大堆大堆的事情忙的他焦头烂额,无力分心它事,同时也心安理得地享受李未央在自己身后大力的支持和帮助。她的设想周到和紧密布置实在让人沉溺,几乎要叫他以为李未央爱着自己,如同自己爱着她那样。但是以为,终究只是自以为而已。其实他心底明白,她对他没有感情,不过是合作而已,他涩然苦笑着,所以刚才面对母妃的咄咄逼问,现在面对着她的断然拒绝,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他真的,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刚才在大殿上,你有按照我说的做吗?”这才是李未央最关心的!
     
      拓跋玉的面色微微一沉:“父皇命蒋国公进京解释一切。”
     
      李未央的笑容慢慢落了下来:“你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她给了他这么多次机会,每一次他都作出让她失望的决定!看来,她真的不能再对拓跋玉寄予厚望了,这个人,骨子里就缺乏了那种皇帝需要具备的狠毒,而令人恼怒的是,那狠毒偏偏是拓跋真所具备的!李未央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探访一下柔妃娘娘了……
     
      拓跋玉刚想要向她解释真正的原因,却突然被人打扰。
     
      “见过七殿下。”忽然一个太监的尖细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是奴才从宫门口经过向拓跋玉行礼,拓跋玉从沉思中惊醒,点了点头。
     
      李未央望了他一眼,再也不多说什么,行了个礼,转身走了。
     
      拓跋玉完全呆住了,一直以来,李未央都是用一种期待和鼓励的眼神看着他,可刚才,她的眼神,分明是失望和冰寒,像是在看一个没用的废物。他让她失望了吗?因为他太心软,放纵了敌人,是不是?!
     
      拓跋玉的身体,隐隐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寒冷侵袭。他,要被她彻底舍弃了吗?!不,这绝对不可以!三皇子府
     
      宽敞的书房之中,拓跋真的书桌上堆满了美女图,拓跋真坐在椅子上,房里只有一盏烛火嗞嗞烧着,照得他深沉的侧脸忽明忽暗。他的目光却没有落在那些美人图上,只是阖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探子禀报道:“今日德妃娘娘招安平县主叙话,在宫门口,县主遇上了七皇子。”“说的什么?”拓跋真蓦然睁眼。
     
      那探子冷汗刷的下来了,结结巴巴道:“这……没有听清。”
     
      “哼!没用的东西!”拓跋真垂下眼帘,冷冷呵斥了一声。
     
      探子匍匐在地上,偷眼瞅着情绪阴沉的主子,试探着问道:“要不要奴才想法子去七皇子府探一探。”还有一颗暗桩在那里。
     
      “……不必了。”拓跋真疲惫地闭上眼,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探子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赶忙恭敬地退了出去。拓跋真的眉头皱得更紧,眼睛盯着桌上的美人图,这些女子都是各大世家的名门千金,谋臣们已经为他做出了甄选,且不论相貌如何,对他都是十分有用的。娶了任何一位,都能让他的实力大为增强。
     
      若是往日,他一定会好好挑选一番,从中挑选出最有力的,毫不犹豫娶了——哪怕她是个丑八怪!他只要利用手中的权力登基为帝,一统天下!可是现在,他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越看越心烦,忽然间大袖一挥,“刷”的统统扫到地上去了,画卷乱舞,一下子全都沾了尘土。
     
      原本在所有画卷之下,还有一幅他自己所画的画像,此刻终于露了出来,他一怔,却发现自己无意中勾画的女子,竟然极端酷似安平县主李未央。他看着画上巧笑倩兮的美人,不由伸出手,指尖轻轻触碰着宣纸上淡墨线条,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候,一个闷雷打断了他的思绪。马上就要下雨了,拓跋真走到了窗边,深沉漆黑的双眸遥遥望见天边滚滚乌云,沉寂冷然宛如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
     
      重新回到桌前,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将画卷提起,突然一撕两半,随后冷笑了一声:“李未央,你想要嫁给拓跋玉?没那么容易!我得不到的,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得到!”
     
      李府,秋风起了,屋子里显得有点冷清,李未央甚至能听见屋外的呼啸的风声和云层之上的雷声。烛台上的烛火微微摇晃着,将她纤细的影子老长地投到素白的墙壁上,让人觉得说不出的冰冷。
     
      李未央放下手里的书,怔怔的看了一会儿自己的影子,白芷道:“小姐,要休息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我还不困。”
     
      就在这时,李敏德正好从窗子翻进来——这个动作显然他做的时间很长,爬墙翻窗熟稔无比。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道:“身体刚好就开始闹腾,若是再病了我可不会管你的!”
     
      李敏德微微一笑,道:“怎么会病?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
     
      才怪,每天晚上痛的死去活来早上却若无其事的人不知道是谁!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又跑来做什么?”
     
      “我去买了茉莉阁的点心,一起吃嘛!”他笑嘻嘻地说道,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里头还热腾腾的冒着热气,显然是刚买回来的。李未央嘴角牵了一下,却又板下来:“这么冷的天还跑出门——”话说了一半,他却已经若无其事的掀开了盒子,取了一块点心塞进了她的嘴巴。
     
      满口生香,好吧,茉莉阁的大厨的确比她的小厨房做的还要精致,让人没办法拒绝。随后,李敏德绕到她身后,若无其事挂上完美的温柔笑容:“在看什么书?”
     
      “与其说是书——”李未央掩住了封皮。
     
      “是蒋华的著述?”李敏德微微吃惊。李未央笑了笑,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这个人虽然卑鄙,可是兵书写得不错,要不要看?”
     
      李敏德露出嫌弃的表情,李未央笑道:“不感兴趣就算了。”
     
      李敏德笑了笑道:“看他的兵书,不如去探他的底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名录,道,“这是他在军中十年内所做的每一件事,事无巨细都有记录,也许比兵书还有用。”
     
      察其人观其行,比所谓的著述要有用得多。李未央的眼睛里微微露出惊喜,接过来道:“你是如何得到的?”
     
      李敏德叹了口气,道:“当然是费了一番功夫,不过,有用就好。”
     
      李未央看着他,反倒笑了:“卖乖可要不得。”翻了翻手中的册子,李未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当然,偷偷找人去盯着拓跋玉,更是要不得。”
     
      她显然是知道自己派人去盯着七皇子了,在烛光下看,李敏德那双淡琥珀色瞳仁格外的清澈剔透,他弯起眼眸,笑容明亮和煦:“他空长了一张冷清的脸,却那么没用,你真的不考虑,换个人选?”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