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6 和亲人选

    庶女有毒

    136 和亲人选


      他看得正是女宾席,少女们哪里见过这样*而且直白的目光,一下子都红了脸,纷纷避开了他的目光。李元衡感到十分的无趣,却在此时突然注意到了一个少女,她看起来和别人都是那么的不同。
     
      李元衡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了不少的姑娘倾慕他,可是那些女子纵然都是用羊乳来包养皮肤,却没有一个生得如同她一样,那皮肤白得就好象羊脂一般,那双眼睛竟然仿佛天上的寒星,带着淡淡的冷芒。
     
      李元衡看到那眼神,不由自主便想起了他在草原上看到的猎豹,冷幽幽的,闪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神秘和阴暗的气息,这和那些娇弱的小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一时之间迷惑了,大历朝的少女们不都是风一吹就倒的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少女?光是看她的面容,他便知道她的心肠也一定同样坚硬。
     
      她是谁呢?李元衡的脑海中突然想起曾经有人送到他手里的画像,立刻把两个人重叠在了一起。哦,原来是她!他的心中,马上涌起了一阵窃喜!
     
      李未央察觉到对方看过来的眼神,不由皱起眉头。这样直接而没有礼貌,这已经不是风俗习惯的问题,而是对方的眼神仿佛自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这样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
     
      李敏德第一个注意到了李元衡的表情,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冷地望着对方。
     
      “四皇子千里迢迢来到我大历,自然应当热情接待,来人,赐座。”皇帝微笑着挥了挥手,道。
     
      李元衡落座后,周围的人都对他十分感兴趣,纷纷询问起这位四皇子的事情。
     
      孙沿君毕竟出身将门,对这位漠北四皇子颇有耳闻,悄悄对李未央道:“这个四皇子从小母亲早丧,他自己跟着外祖长大,精通骑射,擅长治兵,同时也很喜欢咱们的文化,听说还特地请了我们这里的老师,专门教导他弈棋音律。他十六岁就开始有自己的封地,有自己的五万亲兵,很是了得呢!”
     
      一个皇子居然有自己的亲兵,而且达到五万,这在大历是绝对不可想象的,李未央听了这话,不由又盯着那皇子看了几眼。
     
      “其实,一个没有母族支持,十六岁便被逐往边远封地的小皇子,明显是个弃子,但我父亲说,他跟其他人不同,在漠北的地位很高,隐隐有替代漠北大皇子的趋势,是实权派人物呢!”孙沿君看到李未央感兴趣,又悄声说道。
     
      不止下面的小姐们窃窃私语,台上的皇帝也盯着李元衡,淡淡道:“四皇子,听说大历的商旅经过漠北的时候,闹得很不愉快,是吗?”
     
      李元衡不慌不忙地道:“陛下所言,我也一直有所耳闻,那是一些胡作非为的人打着漠北骑兵的名义干的,我们漠北土地广博,人也同样良莠不齐,与大历比邻而居,难免发生一些不好的滋扰事件,终归是我们漠北没有能约束好自己的国民,我这次来大历,早已向我父皇建议,今后若再有人滋扰大历的商旅,一定会受到漠北法律的严惩!”
     
      李未央听着这番话,不由笑着摇了摇头,道:“这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倒叫别人没办法责怪他了。”可见,这位四皇子骨子里是个狡猾的家伙,她低下头,掩住了唇畔的微笑。
     
      皇帝显然也被噎了一下,随后道:“你们严刑峻法,那些人必定有所收敛,只是漠北地广人稀,我们的商旅经过的时候,难免会遇到一些漠北人的劫掠。而且这些人很精通地形,即便派出官兵也很难捉住。那你们又如何保障大历商旅的安全呢?”
     
      李元衡的脸上,就露出了为难的神情,道:“这个——我们只能尽力而为罢了。”
     
      就在这时候,拓跋玉微笑着道:“也不是没有法子,我们大历的各地都建设有驿站,可以给商旅提供方便,同时又可以互相照应,既然四皇子如此想要修好,不妨在漠北设立这样的驿站,定可以确保商旅的安全,促进两国之间的来往。”
     
      李元衡的一双鹰眼钉在了拓跋玉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这位说的是,若在漠北设立驿站,花费并不太多,却能够让各地相连,加深联系,又能保护贵国商旅,的确是一举多得的好事。”他的脑子也在迅速的转动,设立驿站对他们漠北来说,同样会有益处,便于他们控制各地的情况。而他,也能够利用这种机会建立更多的据点。
     
      皇帝显然很满意,道:“漠北四皇子,这件事情你做的了主吗?”
     
      李元衡大笑道:“这是有利于两国的好事,又有什么不能做主的呢?只要陛下也同意,我立刻派人沿线勘察情况,确定道路的取向和驿站的地点。等到驿站建设好之后,我们漠北会派人拨给钱粮,以资费用。不过,驿站的管理,不方便让大历人插手,这一点,还请您见谅。”
     
      这是自然的,虽然主意是大历提出,但如果连驿站管理都交给大历,漠北等于在国内安插了探子,所以李元衡的要求并不算过分。所以皇帝笑道:“也不必全都是你们出钱,我们可以提供一半资金,毕竟建立起来以后,对两国都有很大的好处。”
     
      李元衡微笑道:“正是,驿站建立起来以后,希望大历陛下也有机会来做客,使我国民一睹您的风采!”
     
      皇帝被吹捧的更加开心,哈哈大笑起来。
     
      看见皇帝高兴,其他人的脸上自然应景地出现笑容。李敏德一直关注着蒋华、拓跋真、甚至是漠北四皇子之间的动静,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直觉,这位四皇子来者不善。有时候,他的直觉是很准的。
     
      不多时,众人便开始互相离开自己的座位敬酒,大殿内变得无比的热闹。李未央静静望着,显然并不感兴趣,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人影闪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眼前的视线。
     
      李未央正在想自己的心思,突然被这一吓,不由一怔。李元衡不知道是自己吓到了她,还惊讶地问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他倒是真心问候,但如此不见外的态度让李未央不由自主皱起眉头,她冷淡地道:“不知四皇子有何贵干?”这里可是女宾席,李元衡怎么会丢下别人跑到这里来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李元衡显然是很受姑娘们欢迎的,半点没有想到自己这次被人讨厌了,他下意识地坐在李未央的右边空位上,主动送出一杯酒给她,李未央只是略一低头,便看见了他手背上刺的狼头。
     
      漠北以狼为图腾,男子身上多有狼形刺青。李元衡手背上的狼头颇为狰狞,正张着血盆大口嘶号,好一副凶猛的样子。李未央冷冷地望了一眼,随后收回眼神,转而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在我们那里,美丽的姑娘都是会喝酒的,你如果会喝酒的话,就陪我喝一杯吧。”
     
      李元衡一双眼睛里闪动着热烈的光芒。
     
      孙沿君勃然大怒:“你这个人好没礼貌,怎么这样粗鲁!”
     
      李未央连忙看了孙沿君一言,示意她不要冲动,在孙沿君的世界里黑白是非如壁垒般分明。旁人待她好一分,她便用十分来还报,若是惹恼了她的朋友,她也是同仇敌忾,只是这种场合,不便与人起争执。
     
      “不过是喝一杯酒!”李元衡立刻皱起眉头,上来就要拉扯李未央的袖子,孙沿君更加生气,没等李未央开口,她想都没想就一巴掌打了上去。这一拍之力甚小,却让两人都是一震。李元衡本能地翻脸,立刻高高扬起了手臂,眼看就要打孙沿君一巴掌,可还没等他的手挥下,已经被人一把抓住:“四皇子,贵国皇室有动手打女人的习惯吗?”
     
      李元衡吃了一惊,瞪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翩翩公子,见那人笔挺乌黑的眉下那双清透凤目纤尘不染,顾盼间横波流转,不知天上人间,世上最珍贵的明月星辰都不足以与他双眸争辉,李元衡向来自诩英俊少年,见到个比自己更出众的出来阻拦,当下脸色变得很难看,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冷声道:“你是谁?”他向来自诩文才武略,从不曾这么轻易被人扣住手腕,这少年看起来十分年轻,力气却这样大,甚至他的骨节都在隐隐发痛,这可是从未有过的!
     
      试图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然而却无法甩脱,李元衡不由气急败坏,怒喝道,“你明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样,是不要命了吗?”
     
      “究竟谁无礼在先,是非自有人心!我何惧之有?!”李敏德丝毫不在意,一笑作答,脸上神采奕奕,两道漆黑长眉仿佛能振翅而飞一般。
     
      李元衡锐利双目眯成了一条线,敢在他面前用这种口气说话,当世再无第二个人,此人日后必不是凡俗之物。他究竟是谁?刚想要问清楚,却突然听见李未央淡淡道:“他是谁都跟你没有关系,四皇子,你这样嚣张跋扈,是瞧不起我大历人吗?”
     
      李元衡一怔,随即看向李未央,只觉得她那双眼睛里光芒闪动,既似井水般悠然沉静,又如云霞般多姿善变,只一眼就叫他不禁看得痴了,暗叹道:“这少女容貌不过清秀,怎么一双眼睛却是如此出众,叫人看的错不开眼去。”待他醒了神,才发现四周已经有不少人对他怒目而视了。
     
      他突然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在民风彪悍的草原,在那里,他的四个妻子都是偶然看中了之后扛走的,只要抢到就归他所有,在这个所谓的礼仪之邦,他如今的举动显然是极端无礼的——而且明显已经引起公愤了。他转头,拼力甩开了李敏德的手,随后挤出一丝别扭的笑容道:“不用如此生气,我不过是对你有些倾慕,这酒你不喝,我自己喝下去就是了!”说着,他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这位小姐千万恕罪。我性子鲁莽,见你这样漂亮,有些手足无措,不小心冲撞了你,请看在我初到贵地,不识礼数的份上,饶我这一次。”
     
      他刚才那么无礼,现在却又表现的无比愧疚的模样,倒让孙沿君有点吃惊了,她狐疑地盯着对方,生怕他再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然而他却只是一脸期盼地看着李未央,像是在等待她说什么。
     
      李未央神情十分的冷淡,略道:“四皇子,我并没有生气,请您回去吧。”
     
      李元衡看她笑容虽然谦恭,竟丝毫没有热情,只有冷意,隐隐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不禁非常懊恼。但是他不好当众发作,只有苦恼地笑笑:“我也不是故意吓你,只是不懂礼节罢了,你又何必这样讨厌我呢?”
     
      “四皇子,照大历礼法,男人不可以轻易碰触姑娘们的身躯,像你刚才那样伸出手来,实在是无礼之极。又怎能怪别人不喜欢你呢?”李敏德目光一闪,嘴边浮起一丝冷笑,俊逸绝伦的脸上露出几分煞气。
     
      李元衡见他玩话里有话那一套,便冷笑一声,转头用他那微棕的眸子盯住李未央的眼睛,沉下嗓子继续说:“我习惯了遵从我们漠北的风俗习惯——一时改不过来。”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四皇子,你现在已经远离了漠北。在这里只有大历的法律。你如果还遵循漠北习惯的话,在这里会格格不入的,我想,这不是你出使大历的初衷吧。”
     
      没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还挺难对付,李元衡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我倒是觉得,漠北的习俗要比你们大历舒服的多,若是你去了漠北,一定不会再想要回到这里来的。我们那里十分的自由,而且更加尊重女子个人的意愿。要知道,你们大历的姑娘必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们漠北的少女却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草原上骑马射箭。我们那里和大历最不同的,就是不浪费女人的青春。女人只要什么时候想要嫁人,都可以嫁。不像你们,女儿出嫁必须得到尊长的允许,这多不好!而且我们还允许女子死了丈夫以后再嫁,避免了女人孤苦,孩子无人奉养的情况,依我说,在这一点上你们该向我们学习才对。”
     
      孙沿君震惊地听着,一脸莫名惊骇。
     
      李未央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你们的婚姻是很自由,可是女人却不被当做人看待。大历朝虽然崇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至少不会强迫女子丧夫后改嫁。而你们却是儿子继承父亲的女人,弟弟继承哥哥的女人,甚至于罔顾女子自己的意愿也要贯彻到底,这真的是自由吗?不过是男人的自由而已。”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不以为意,但李元衡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难道你认为这样不对吗?若是让女人改嫁给别人,岂不是让好好一个家族分崩离析,还导致各族之间血脉混杂,这真是太糟糕了!”
     
      说到底,大历的婚姻是门当户对,漠北的婚姻是夫死改嫁,这两者跟女子本人的意愿都毫无干系,不过是由男人们决定了一切,然后女子遵从而已,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李未央听他说的理所当然,决心不再搭理他,便只是淡淡道:“四皇子何必生气,风俗习惯不同而已,没什么好争辩的。”
     
      李元衡不动声色地看着李未央,眼中的狡黠之意更盛,他平生见过的美人多如牛毛,能当得起“绝色”二字的也并非没有,只是相处的时间长了便会觉得索然无趣,唯独眼前这人虽为女子,却听闻她颇懂谋略,这种女子才能给人带来极致的驾驭快感:“听了这番话,我更觉得你这个人——有意思。”说完,就起身离去,再也没有回过头,倒是引来身后一连串的议论。
     
      “看,那漠北的四皇子居然跑过去跟安平县主说话呢!”
     
      “是啊,仔细瞧瞧,她长得也不错,皮肤白白的,眼睛也很有神!”
     
      “跟她大姐比起来还是差远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我说,漠北四皇子真是没有眼光,咱们不都比李未央漂亮吗?”
     
      “嘘,小点声,她往这边看过来了!”
     
      李未央听到了这些议论,不过请风过耳,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李敏德却突然轻声在她耳边道:“要小心这位四皇子。”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略一点头,而李敏德已经若无其事地走到男宾席,主动去向周大寿敬酒去了,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不由陷入了深思,漠北四皇子突然跑过来说这么一阵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口口声声都是婚俗,难道是想要在大历娶一个妻子回去吗?可若是为了和亲而来,必定是以公主匹配,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还没有漂亮到能够让对方从一堆千金小姐中单独相中的本事吧。想到这里,她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席位,而蒋华也恰好在这个时候转开了目光。那眼神,褪去了平素的冷静、理智、疏离和漠然,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复杂杀机。徐徐流动在眼底,隐微却让人无法忽视。
     
      李未央心头微微一动,仿佛抓住了什么。
     
      蒋华想要杀她,李未央是早已知道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他的情绪已经失控到了这个地步。李未央低下头,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着李元衡落座,一直关注着他一举一动的拓跋真突然起身走到他面前,敬了他一杯酒。李元衡微微一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拓跋真低声道:“不知四皇子此来,意欲何为?”
     
      李元衡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望向对面不远处坐着的那位少女,一字一句道:“我……想要殿下的帮助。”拓跋真一愣,随即轻轻笑了一声,道:“不知道四皇子需要我帮什么忙,若是我能够做到,自然不遗余力。”漠北的势力,他自然是很想要的。
     
      李元衡笑道:“我是来娶妻的,而且我要大历朝最聪明最优秀的女子。”
     
      拓跋真目中浮现一丝趣味:“大历朝最尊贵的莫过于我的皇妹九公主,如今最漂亮的则是武安侯家的嫡长女,最有才学的是张大学士的幺女,不知道阁下看中的是哪一位?”
     
      李元衡的脸上浮现出势在必得:“若说我全部都要呢?”
     
      拓跋真朗声一笑,英俊的面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你可当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不过,若是你真的想要迎娶这三位,我自然有法子让你如愿以偿。”
     
      李元衡笑道:“不必了,其实我早已看中了一位佳人,就是安平县主!”
     
      拓跋真的脸色猛地变了,在那一瞬间,他的眼中几乎出现了狰狞的神情,可惜李元衡丝毫都没有注意到,拓跋真压着心头的怒火,道:“李未央吗?论起容貌她不是最好的,论起才学也是平庸之辈,地位么,虽然有个县主的名头,却不过是空有名声,四皇子定然不知道,她的母亲不过是伺候李丞相的一个洗脚丫头,此事众人皆知,你身为漠北皇子,娶回这样的女人,不怕被人耻笑吗?自然应该选择真正的金枝玉叶,比如我皇妹这样的女孩子!”
     
      “此言差矣,”分明听出对方话语中的不快,李元衡面色不改,仍是微笑着,口中却忽然道,“敢问一句,她若是毫无本领,怎么会被贵国皇帝封为县主的呢?不瞒你说,我不喜欢娇滴滴的大历公主,也看不上那些动辄吟诗作曲自命风流的名门千金,我就喜欢她这样聪明狡猾的姑娘!你也不用瞒着我,她的一切事情我都已经听说过,我就要她!”拓跋真闻言一怔,随即看了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蒋华,顿时明白了什么,一时竟然默然。原来如此,听闻漠北四皇子喜欢四处游历,之前曾经多次造访过大历,与不少的大历贵族交友……若是他看上了任何一个女子,哪怕是自己娇贵的皇妹,拓跋真也绝对不会吝惜,因为漠北的支持对于他登上皇位十分有利,可是对方看上的竟然是李未央。
     
      他那么喜欢,那么想要得到的女子!在他的心头,这个望而不得的少女已经变成了日日夜夜的期盼,可谓是稀世珍宝,他怎么舍得把她送给别人!然而此时此刻,拓跋真看着李元衡微微含笑的平静神色,忽然惊觉,这人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势在必得!拓跋真心内虽无比愤恨,面色却只是一派如常。顿了顿,轻描淡写道:“原来你早已做好了决定。”李元衡的笑容扩大了几分,不紧不慢道:“不知您可否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拓跋真心头一震,微微扬起眉头,道:“你希望我怎么帮助你?”“殿下大概不知,我刚才去试探过这个姑娘,看来她并不喜欢我,要得到她,一定要用非常的手段。”见拓跋真的脸色一变,李元衡顿了顿,又道,“难不成你也喜欢她吗?”之前太子党倾力一击未能灭绝了七皇子拓跋玉,倒把自己弄得个不三不四,无处着落。朝野之中已有人开始议论说,五皇子的事情十分蹊跷,他毕竟不是蠢人,明明向陛下求情也有机会转圜怎么会想到要逼宫呢?怕是被真正幕后黑手栽赃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吧。杀了五皇子的皇帝回过神来之后也怀疑上了此事,原本拓跋真和蒋华联手,打算一举连同七皇子一起除掉,到时候皇帝纵然后悔也不会如何,要找出气筒不过是太子一人而已,于他拓跋真都没有妨碍,甚至还是大大的有利。毕竟太子为了打压兄弟连自己的发妻都能杀了,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这样的储君绝对没有人拥护,当初那件事——根本就是他给太子挖的陷阱。
     
      可惜,拓跋玉不仅没有倒,还有功劳,并且获得了皇帝的赞许。如今陛下回过神来,追究起太子的过错,他拓跋真也没法坐收渔翁之力。相反,正因为七皇子的存在,他才需要太子挡在前头。如今皇帝的心思明显动摇,京都里文武百官胡疑不定,左右观瞻,流言蜚语充斥着市井民间。若是漠北的力量愿意支持自己,等于多了三分胜算!因此拓跋真怔忪片刻,忽然大笑,道:“不过是个女子,如同一件衣裳,又有什么甩脱不得呢?既然你喜欢,让与你又何妨!”他顿了顿,微微前倾了身子,看着对方道,“可我必须提醒你,李未央绝不是好收服的,只怕你没办法降服她,反倒会为她所害,如此不能掌控的人,你还愿意将她迎娶回去吗?”李元衡顿时呆住,皱眉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对方温润如玉的笑意中,似是隐约闪过一丝冷冽,他一怔,只觉得周身不寒而栗。他直直地看着对面的李未央,许久后,突然笑道:“我们漠北男人和你们不同,对付女人有自己的法子,她若是听话便好,不听话用鞭子和刀也要叫她驯服,你放心就是!”
     
      李未央这样聪明的人若是用武力可以驯服就好了,拓跋真心头冷笑一声,眼前这个四皇子分明是受人蛊惑,一门心思要娶李未央回去,却全然不顾是否会被对方反咬一口。他若是用鞭子和刀对付李未央,只怕不到三天没了性命的人反而是他才对,李未央可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手软的。他当即笑了,退后一步,拱手拜道:“既然这样,那就先恭喜四皇子早日赢得美人归了。”正要离开,李元衡却低低道:“你们……怎么好像都怕她?”拓跋真顿了顿,回头却笑得平静。何止是怕,简直是畏惧如虎,没本事的男人要是把李未央娶回家,就等于供了一尊阎王回家,等着看吧,李元衡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而李未央也终究会属于他拓跋真,自己的东西,无论遗失多久,终是要拿回来的。他并没有回答对方的疑问,只是转身离去。
     
      李元衡见他如此,当即怔住,直到蒋华说话,才回过神来。蒋华道:“怎么了?”
     
      李元衡皱眉道:“我怎么觉得每个人提起李未央都怪怪的,你不是告诉我,她是大历朝最聪明最难以驯服的女子吗?”
     
      蒋华笑道:“正因为她聪明骄傲,所以一般男人都驾驭不了,但四皇子你可不同,难道你也怕她吗?”
     
      李元衡不由自主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嗤笑一声道:“看她那小胳膊小腿的,恐怕禁不起我一鞭子,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蒋华见他跃跃欲试的样子,却只是微微一笑,把深意藏在了眼底。他低声道:“要迎娶这位佳人,你今天就该动手了。”
     
      李元衡一愣,扭头道:“这么快?”
     
      蒋华只是微笑,仿佛善意的提醒:“好姑娘人人都喜欢,你若是迟了一步,人可就被别人抢走了,你要知道,今天的宴会上,陛下可是要为他的儿子们选妃的。”
     
      李元衡毕竟是漠北人,没有蒋华那么多弯弯绕绕,当即点头道:“好,我这就向李家提亲。”
     
      蒋华却制止了他:“不要当面请求,这样若是被李丞相找借口回绝了你就没法子再转圜了,依我看,你去向陛下说,让他来保媒最好。”
     
      李元衡想了想,赞同道:“好兄弟,你说得对,应该这样!”说着,他站起来,高兴地向着皇帝走过去,在太监通报后,他径直走到皇帝面前跪下,认真地说了几句什么话,从蒋华的角度就看见皇帝的笑容微微一顿,随即仿佛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旁边的莲妃脸上有焦急的神情一闪而过,随后她快速地向皇帝说了什么,可皇帝却看了一眼李元衡,摇了摇头,莲妃的脸上便显得更加急切,可就在这时候,皇帝突然开口高声道:“李爱卿,朕听说你有一女德才兼备、娴淑知礼?”皇帝口中的李爱卿,也就是李萧然,听到皇帝突然点名叫他,马上站起来,可是等听清了皇帝说的话,他反而愣了片刻。德才兼备、娴淑知礼?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李未央吧,她如今算是整个大历最彪悍的姑娘,没有人敢上门提亲了。说的这是李常笑吗?
     
      可是皇帝却提醒道:“朕说的是你的女儿——安平县主。”
     
      李未央抬起头,看向了皇帝,这一时刻,她突然明白了对方要做什么,不由轻轻扬起了眉头。孙沿君露出紧张的神情,她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然而此刻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皇帝身上,没有人察觉从刚才开始,李敏德的座位上就空无一人了。不过,纵然有人发现,也不过以为他是去如厕,并不会作其他的念想。
     
      就在这时候,李萧然恭敬地道:“臣深感惭愧,未央自幼娇纵,教导无方,所谓的德才兼备、娴淑知礼都是谬赞,当不得准的。”他一时有点蒙,不知道皇帝突然问起李未央是什么用意,难道说是要给皇子们赐婚吗?可是李未央的出身,纵然有个县主帮衬着,也不过是嫁给皇子做侧妃而已……皇帝可能在这样的场合提出来吗?他觉得有点不妙,虽然从心底不喜欢这个女儿,但李未央毕竟是姓李的,她的将来密切关系到李家的未来,不得不谨慎行事。
     
      皇帝笑容可掬,显然是并不在意李萧然怎么回答,毕竟他只要一个结果,正准备继续往下说。
     
      莲妃笑道:“陛下,依臣妾看,安平县主她——”还没说完,皇帝已经挥手阻止了她要说的话,莲妃十分焦虑,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却不敢再多说什么。最近皇帝越发多疑,自己纵然想要帮着李未央,却也不能做的太明显,若是让他起了疑心,反倒是害了对方。
     
      “李爱卿过谦了,安平县主的聪明才智,朕心里是有数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朕今日没别的意思,不过是想为她做个媒。”随后皇帝笑道,“刚才漠北四皇子对朕说,入京时曾经偶然得见安平县主,自此就对她恋慕不已,茶饭不思、非卿不娶,因此他来向朕请求迎娶县主为妃,朕为他的深情所感,当下就决定做这个媒。”
     
      李未央听到这里,只觉得无比的可笑,也十分佩服李元衡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今天他们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就变成茶饭不思、非卿不娶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如此信口开河皇帝居然也相信吗?不,他不关心李元衡是否真的喜欢她李未央,皇帝关心的是和漠北联姻之后会带来多大的好处。恐怕当初他是想要让九公主来做这个联姻的棋子,可那毕竟是他自己的女儿,多少有点舍不得让她去漠北吃苦,所以今天的宴会明面上是放出风声要为皇子们选妃,骗了各家如花似玉的女儿来,根本目的是为了选出一个和亲人选。
     
      一切都是顺水推舟,而且连莲妃都被蒙在鼓里。李未央微微垂下眼睛,自己还是小看了蒋华,他竟然能将一切操纵到这个地步。不论是李元衡还是皇帝,现在都在为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以为沾了多大的光,却不知道,真正在背后偷笑的人是蒋华。
     
      大历离漠北十分遥远,光是在路上就要走两个月,一旦离开京都,离开李家的势力范围,离开李敏德的保护,一切还不是任由蒋华处置吗?他大可以派人在中途杀死她,然后把一切罪过扣在漠北人的头上,说他们以和亲的名义骗取皇帝信任。若是起了战火,皇帝必定再次重用蒋家。或者,他根本不必费心,她自小在平城长大,适应了南方温和的生长环境,纵然回到京都也是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可若是去了风沙漫天、民风彪悍的漠北,再多的聪明才智也只是对牛弹琴,只怕不过两年就得客死异乡了。那样,不必浪费蒋家一兵一卒,李未央这个人就从京都名正言顺地消失了,好歹毒的心思!
     
      蒋华此刻正在微笑,他丝毫不怕李萧然不答应,皇帝换走了他的一个女儿,自然会从其他方面补偿他,而且李萧然顾全了两国的体面,促进了交往,必定会受到朝野上下的交口称赞,的确是个稳赚不赔的主意。果然,李萧然迟疑了。他的心中正在激烈地斗争,李未央如果留在大历,将来想必还会惹出许多麻烦,她的聪明才智过了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她是如此的桀骜不驯……不如把她远远嫁出去,今后生死都跟李家没有关系,纵然死在异乡,也算是为国效忠,这对李家才是最稳妥的。可是老夫人那里……电光火石之间,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这是陛下保媒,一切都怪不得他,纵然老夫人知道了又如何?李元衡也不是什么糟糕的对象,位高权重、年轻有为,是漠北皇位的有力争夺者,比起嫁给京都的普通勋贵之家来,无论是身家还是资历都明显更胜一筹。而且天子做媒金殿赐婚,是求也求不来的恩宠,同样也是不能随便拒绝的恩宠。这种时候,逆着皇帝的意思行事,绝对是没有李家的好果子吃的。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她正一手把玩着琉璃酒盏,眼帘低垂,几乎透明的脸上全不见喜怒哀乐,李萧然一股嫌恶之意顿时涌上心头,这个丫头心机深沉,诡谲莫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令人毛骨悚然,今后嫁得越远越好!
     
      所有人在此刻都屏住了呼吸,孙沿君几乎连自己的手都握痛了,可是一旁的李未央却浑然不觉,仍是微微含笑,很认真地看着酒盏里面的琥珀色液体,像是在静静想着自己的心事,半点也不担心这件婚事一样。
     
      拓跋玉捏紧了手里的酒杯,几乎要站起来,可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德妃的眼神,那眼神里不仅仅是警告,甚至还带着哀求,那是母亲对他的哀求,她在说,就这样吧,让她离开吧,她是不会属于你的——拓跋玉的心头一痛,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能阻止吗?如果他阻止,他又能说什么呢?让李未央嫁给他吗?她不会同意的!
     
      就在这时候,众人只听见李萧然大声道:“臣遵旨,谢吾皇隆恩。”
     
      李未央挑起眉头,面上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李萧然,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么便宜就卖掉女儿,哪儿这么容易!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