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8 德妃惨死

    庶女有毒

    138 德妃惨死


      宫中对食的陋规早已有之,有的主子还经常名正言顺地将宫女赐给太监,不过大多数都是他们“情投意合,互相倾慕”的,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看百合落到如此田地,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千金小姐们纷纷掩住了面孔,露出极为同情的表情。
     
      皇后的脸上露出莫大的惋惜,道:“也许是德妃不知道你过着这样的苦日子,她向来心地善良,应当不会见死不救——”
     
      百合一个劲儿地摇头:“奴婢去求过德妃娘娘,可她根本就不听,还说奴婢不识抬举,说跟着周象是奴婢的福气!”
     
      皇后仿佛吃了一惊:“德妃居然知道?她不肯帮你?”
     
      百合无比的悲愤:“是。周总管在陛下跟前那么有面子,是一等一的红人。德妃娘娘把我赐给他,就是为了笼络他,让他惟命是从!可我实在活不下去了,与其死在他手上,不如拼着一死也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见到计划一切顺利,太子心中暗暗高兴,面上却皱起眉头道:“你若是真的有冤屈,为何不来禀报我母后,她才是六宫之主。”
     
      百合哀哀哭道:“周象十分阴险,威胁若是吐露半个字就寻了错处打死奴婢,奴婢实在是不敢说啊!可是昨日被奴婢不幸听闻了娘娘和他的密谋,料想过了今日就是死期,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次全部说出来,只求陛下怜悯,给奴婢一个全尸!”
     
      众人越听越是惊骇,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在皇宫大内,这太监总管实在是太恣意妄为了!
     
      皇帝显然也是怒到了极点,逼问道:“你究竟听见了什么!”
     
      百合哭的泪流满面,声音都哽咽了:“奴婢……奴婢听见——”
     
      拓跋玉突然起身,大声道:“父皇,一个宫女的话,您也相信吗?她必定是为人所收买!请您不要相信她的胡言乱语!”
     
      太子立刻皱眉道:“七弟,我知道你关心你母妃,但一切自然有父皇做主,你还是听完再说吧!”
     
      拓跋玉不是在为自己的母亲说话,而是他相信德妃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她是早知道皇帝对莲妃的宠爱的,并且莲妃是自己送进宫的人,对自己的大业也很有帮助,跟她翻脸丝毫没有好处。虽然德妃之前和她产生了不少矛盾,却还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更不必在这种场合下毒,德妃爱子心切、冲动行事是不错,却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
     
      皇后冷笑一声,道:“百合,你还不继续往下说?”
     
      百合泪水还是一个劲儿地往下流,道:“是,昨日晚上周象喝醉了,回来胡言乱语,说德妃娘娘命他伺机给莲妃娘娘下毒——”
     
      德妃闻言大惊,疾言厉色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何曾这样做过?不过是一句醉言,就能拿到这种场合来作证吗?”
     
      百合咬牙,随后从怀里取出一样小瓷瓶,道:“奴婢不是胡言乱语,奴婢有物证!这东西是从周象身上得到,正是刚才太医所说的两种毒药的混合物,若是陛下不信,大可以一试。奴婢只是宫中的下等宫女,这种价值连城的东西若非是主子们所赐,便是卖了奴婢也买不起,请陛下明鉴!”
     
      不错,鹤顶红和鹧鸪霜都是十分稀少的宫中禁品,绝不是一般宫女能够持有,这宫女所言句句都戳中皇帝的心思,他的眉心隐隐有暗火跳动,道:“好!好!德妃,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皇后也故意惋惜道:“德妃妹妹,你也真是太妄为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纵然是嫉妒莲妃得宠,你也不该忘记她肚子里还有龙种,你这么做,岂不是连陛下的孩子都不肯放过吗?”
     
      莲妃更是气得面色发白,跪倒在皇帝膝下,忍不住泪如雨下:“陛下,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否则,这宫里,臣妾再也不敢呆了!”
     
      皇帝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搐起,和太阳穴突起的青筋一般,昭示着他发自心底的愤怒。太子适时地添上一句:“后宫妇人之心,实在是太过恶毒,父皇,若是您不严惩,只怕从此后宫永无宁日!”
     
      李未央的神色略含了一丝冷漠,只是在视线与莲妃对上时,露出了一分不动声色的笑容。
     
      七皇子拓跋玉膝行到台阶下,一个字一个字地道:“父皇,儿臣敢以性命担保,母妃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她平日里是如何对待您的,这二十年来她又是如何为人处事的,父皇您是最知道的,您不是一直说母妃是温柔敦厚的人吗?为什么要听信一个宫女的说辞,简简单单就相信了母妃有罪呢?”
     
      德妃同样是泪如雨下,面色不胜哀戚,道:“陛下,臣妾真的是无罪的,原本也是出于好心才让周象照顾百合,谁知百合竟然被人收买来陷害臣妾,臣妾心里真是冤枉得很,实在不知道哪里做错了,竟然要被人这样陷害——”
     
      德妃的确是存了用百合收买周象的意思,但那也是百合的造化,被打被骂又如何,难道这样就可以背叛主子吗?居然还说她毒杀莲妃,她会有那么愚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事吗?这种事情,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在陷害她,她倒了霉,七皇子自然受到很大创伤,最大的受益者不是莲妃,而是皇后和太子!真是好毒辣的心思!
     
      “哈哈哈……”皇帝突然爆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众爱卿可都听见,这真是地地道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德妃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无辜的,那么朕问你,周象是朕身边的太监总管,你无缘无故会那么好心将身边的贴身宫女赐给他,难道是他们情投意合吗?还是你根本早已别有用心,今天是毒害莲妃和她腹中的骨肉,明天是不是就准备杀了朕,立你自己的儿子做皇帝?”
     
      “陛……陛下……”德妃跪在地上,张口结舌。
     
      “来人!”皇帝一声呼唤,殿外进来数名禁卫,“将德妃先行羁押,待查明罪责后再作处治!”
     
      数名禁卫一拥而上,连拖带拉地把德妃拽出大殿。七皇子拓跋玉正要求情,皇帝冷哼一声道:“难道你真的跟你母亲串通一气吗?”
     
      拓跋玉顿时一惊,从向来疼爱自己的父皇身上,他如今只看到了无比的冷酷和阴寒。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一向对他母妃温和可亲,对自己赞不绝口的父皇,是一个翻脸无情的男人,他根本不会顾忌丝毫的夫妻之情、父子之情,他的心里眼里只有他的皇位。德妃让自己的贴身宫女和他身边的太监总管对食,早已犯了大忌,让他起了疑心,这样一来,一切都会变得不可收拾。皇帝自然疑心德妃的目的,顺便也会连拓跋玉一起牵扯进去……而这样的计划,一定是太子和皇后所为,因为他们才是既得利益者。
     
      拓跋玉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目光中隐含着得意的皇后,不由垂下了头,道:“父皇,儿臣不敢。”
     
      皇帝冷哼了一声,道:“好了,把周象和百合也全部带下去,分开关押,不允许他们串供,等宴会结束,着刑部尚书亲自审问!定要把事情查的一清二楚!”
     
      拓跋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却看到对面李未央那种异常平静的眼神,她的眼睛里没有同情,只有嘲讽。他立刻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若是你一早对拓跋真等人赶尽杀绝,若是你之前没有妇人之仁,今天德妃就不会被皇后等人构陷。是你自己的错误,是你害了你的母妃,是你的优柔寡断和一时的仁慈,使得一切演变成今天这样的结果。
     
      拓跋玉此刻,才感到了李未央的聪明和先见之明,她不肯给敌人丝毫的机会,哪怕是杀戮殆尽,哪怕是满手鲜血,她也要赢得胜利,因为她深知只要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对方就会像狼一样扑过来咬断你的喉咙。拓跋玉感到呼吸困难,他握住酒杯的手甚至在颤抖,他不敢抬起头来看皇帝严厉的眼神,因为他稍微流露出一点的不满就会给德妃带来灭顶之灾。
     
      还有机会的,还有机会的!父皇只是将母妃关押,未央一定会有办法救下母妃!只要求她,一定有法子!拓跋玉的眼中依旧留存着希望,而他也同时看向了李未央,目光里充满着渴求。
     
      孙沿君充满了同情,悄声道:“你瞧德妃娘娘真可怜,刚刚还高高在上的,现在居然就沦为阶下囚了,还不知道要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实在是太惨了!”
     
      李未央冷冷一笑,目中流光溢彩,口中淡淡道:“很多事情都是人自己选择的,她若是当初不心怀鬼胎地命百合去和周象对食,百合也不会因为受到虐待而心怀怨恨,更加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出卖自己的主子,你以为背叛主人有什么好下场吗?她若非被逼到了极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当然,这其中还需要别人的挑唆和收买,但能让她豁出性命作出这种决定,真正的源头还在德妃身上,是她将身边的弱点推到了敌人的身边,是她自己给别人制造了机会。”
     
      敌人是不会心慈手软的,他们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来攻击你,直到你被打趴下为止,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一直会掐住你的脖子,直到你彻底断气。
     
      李未央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异常平静,好像在说眼前的天气不错,不知道明天是不是晴天这样的话题,可是孙沿君却露出异常惊讶的神情,她低声道:“你是说,德妃娘娘是被人冤枉的?”
     
      李未央失笑,道:“要不你以为呢?德妃在宫中这么多年,会轻易就被这么一件小事扳倒吗?阴沟里翻船这种事情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对手预先堵死了你的路。”
     
      孙沿君更加讶异:“你明明知道真相的,为什么刚才什么都不说?”
     
      李未央笑了:“今天这宴会上,知道真相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真相如何,还在于圣裁。陛下喜欢谁,谁就是清白无辜的,陛下相信谁,谁就是受害者,陛下讨厌谁,谁就要倒霉,道理就是如此简单。我想,今天的七皇子也终于明白这一点了。”
     
      孙沿君张口结舌:“拓跋玉?”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目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成者王侯败者寇,他这样身处高位的人原先没有切身的体会,只有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一时心软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他才会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孙沿君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想说李未央有点过于残酷了,可是她心底却有个声音在说,未央是对的,若是对自己的敌人过于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看到刚才那一幕,众位大臣面上都是十分的惶恐,整个大殿那么多人竟然是鸦雀无声。
     
      看到殿内平静下来,皇帝冷冷说:“也许臣卿感觉到今日之事突然,其实不然。朕感觉到德妃暗中兴风作浪已有很久,而她意欲加害于莲妃也有时日。今日不过一起爆发出来而已,这样也好,不管是后宫的钉子,还是前朝的奸人,朕一个都不会放过。”说着,他若有若无地停顿了一下,观察大臣们的反应。只见大臣们都微低着头,惟有太子抬眼看着皇上,神色中有一种惊惶不安。皇帝冷笑一声,道:“太子,你觉得刚才朕所说的,还有什么疏误不妥的地方吗?”
     
      “父皇,刚才您所言句句确凿。朝中诸多大臣也早已看到,今日的德妃已经太过恶毒,儿臣提议,须将她的罪恶详尽告白于天下,方可使众人心服口服,后宫安宁。”
     
      皇帝冷冷一笑,道:“就依你所言吧。”说着,他一挥袍袖,率先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甚至都没有和一直饶有兴趣看着大历宫廷内斗的漠北四皇子打个招呼。
     
      李元衡显得很兴奋,在他们漠北,女人们也是一样争风吃醋,不过大多数都是用掐架来解决,这样的勾心斗角还是少有的,他看得出来,今天的德妃是最大的输家,可是看起来,赢家也未必是志得意满的皇后啊!反倒是那个一直柔柔弱弱的莲妃,既博取了同情,宠爱又是更上一层楼。
     
      皇帝都走了,其他妃子们便纷纷离开,皇后看了莲妃一眼,微笑道:“你今日受惊了。”
     
      莲妃温柔道:“多谢娘娘替臣妾做主。”
     
      皇后微微一笑,扶着身边女官的手走了。
     
      宫门前,孙沿君刚刚上了马车,白芷正要搀扶李未央,却突然听见身后一道脚步声快步地追了过来。李未央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她停住了动作,转过身来,正是拓跋玉无疑。
     
      李敏德远远瞧着,不过唇畔含了一丝冷笑,不动声色。
     
      拓跋玉满面的焦急,明知道宫门口有太多的眼睛,却也顾不得许多。好在此刻天空正飘起雨丝,人们忙着上车上马,无数的篷布竹伞撑起,一时也无人顾及到这个角落。拓跋玉向李未央点了点头,李未央就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多话,和他走到一处较为僻静的走廊下,这才站住了脚步:“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殿下有话就说吧,我还要赶着回府。”
     
      看李未央的神情,拓跋玉心里已经明白数分,今天的一切其实她都知道!压下胸中一口闷气,只是定定地看着她:“你……还在生气?”
     
      “我气什么?”李未央露出惊讶的神情,抬起头与他正视。
     
      “我母妃先前对你无礼再三,你都没有与她计较,我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这次帮助她脱困。”
     
      “你让我帮你母妃脱困?”李未央扬起眉头。
     
      “对。”
     
      “凭什么!”李未央冷笑道,“德妃娘娘如斯高贵,恐怕容不得我这样的小女子去搭救吧!七皇子,你以为说两句好话我就会伸出援手,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帮你?从上次你不听我劝告开始,我觉得咱们的合作就结束了吧!”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拓跋玉一下子挡在她面前:“别走——你听我说句话!”
     
      李未央冷冷地站住脚,拓跋玉咬牙,不由地道:“……母妃的过错,我愿意一力承担,今天落到这个地步,也全都是我的不是。若我能早一点下定决心,母妃也不会被人陷害,所以你说的对,我没有资格来求你为我办事。”
     
      李未央只是冷冷地望着他,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我知道,如今让你相信我绝不可能,所以我愿意用自己的全部财产来交换母妃的性命。”拓跋玉漆黑的眸子在夜里看起来带着无数复杂的情绪,他喜欢李未央,并且深深了解这个女人,她从不和他谈感情,她只肯谈交易。如果自己付出财产就能够换回母妃的性命,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未央嗤笑一声,道:“你以为我稀罕那点钱?”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拓跋玉的金银珠宝不能让张德妃免于灾祸,对于她李未央来说也没有多大用处,不值得她冒险出主意救人。她不由分说又要抬脚,拓跋玉道:“你那天说的话象几巴掌扇在我脸上一般,我从来没听过这些……我怨谁恨谁都没用,全都怪我自己!未央,这一次算我求你——”
     
      “走开。”李未央目光更冷,“七皇子有这份心趁早对别人使去,我可当不起——”
     
      拓跋玉情急之下道:“未央!”这一声叫得极为凄厉,带着十二万分的愧疚、悔恨,还有无穷无尽的悲伤。
     
      李未央原本已经要离开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她回过头,认真地看着拓跋玉,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她的心是冰冷无情的,她可以眼睁睁看着张德妃倒霉,不,或者说德妃落到这个地步,是她和莲妃一手推波助澜,因为她厌烦了德妃那种居高临下的嘴脸,有心要让她品尝一下一无所有的感觉,当然,当她看着德妃坠入深渊的同时,代表着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拓跋玉这个盟友。可是此刻见到他这副模样,李未央突然想起曾经在冷宫中绝望的自己。
     
      看着亲人因为自己的愚蠢和懦弱丧失性命,那种痛苦,绝非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拓跋玉从不曾经历过,当这种痛一下子来临的时候才会越发的鲜明,同样的,他心中也必定会燃起对太子和拓跋真的怨恨,而这种怨恨,终会将他推向和从前截然不同的道路。想到这里,李未央突然微笑起来,道:“你真的要求我救你母妃?”
     
      拓跋玉的眼睛燃起一丝希望,他不由自主往前走了两步:“只要你肯答应,我可以用一切来交换!”
     
      李未央的面上微笑更甚:“我只有一个办法,但实话说,但若用得不好,这个办法不但不会成功,还会成为德妃娘娘的催命符。你愿意冒险吗?”
     
      拓跋玉从未有过如此的感激,他快速地点头,道:“我相信你!”
     
      张德妃被皇帝软禁,拓跋玉使尽了一切手段,才将李未央让他做的事情办妥,然后,他紧张地站在宣德门外,焦急地等候事情的结果。
     
      皇帝正在莲妃的宫中,这时候,一个太监走到皇帝身边,禀报道:“陛下,德妃娘娘派女官送来一个匣子,说是要呈献给陛下的。”
     
      “德妃?”皇帝无意间反问了一句。
     
      “是的,陛下。”太监恭顺地回答。
     
      皇帝冷冷道:“撤下去。”就在这时候,莲妃柔声道,“陛下,臣妾刚才一时义愤,现在想来,毕竟臣妾也没有真的受害,德妃娘娘必定是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了,您看,是否从轻发落?或者,至少看看这匣子里是什么再说。”
     
      皇帝叹了口气,抓住莲妃的手道:“终究还是你懂事,这个德妃,太让朕失望了,若非看在她毕竟生下七皇子的份上,朕是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的。”
     
      此时,太监已经看准了机会,双手捧着匣子给皇帝。木匣制做得非常精致,是紫檀木的,还描着金,皇帝只隐约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倒像是德妃初进宫的时候自己赐给她的珠宝匣子,没想到一直保留到现在,顿时心肠就有点软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今天的事情朕也过于武断了,会不会冤枉了德妃呢?”
     
      莲妃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陛下说的是。”
     
      “啪”地一声,木匣打开了,此刻其他人一下子全屏住了呼吸。莲妃突然看到皇帝僵直地坐在那里,脸色灰白,眼珠也不会转了,像一个木头人似的。莲妃不由好奇,以为德妃装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由探头来看,却只是一个用红丝带编结而成,形如桃状的结子,两枝结子纹路盘曲回旋,扣与扣连环相套,编织得既结实又饱满,分明是同心结的形状,中间却被人剪成两段。
     
      “哎呀,是同心结!不过,怎么这同心结还被人剪断了——”莲妃仿佛有三分的不解。
     
      同心结是用来表达男女之间相互爱慕的信物,虽然德妃身处后宫,可她和皇帝之间自然也有他们的故事,当年德妃初进宫的时候,皇帝曾经很是宠爱过几年,甚至于还和她一起亲手编织过一个同心结作为定情之物,可是没有想到,如今见到这同心结,居然已经被德妃剪断了。皇帝眉心隐隐有戾气一闪而过,她这是在威胁朕,朕的做法让她心寒了,所以要和朕彻底了结啊!好大的胆子!他想到这里,猛地一挥手,蒋匣子丢在了地上。
     
      “给朕传旨,立刻招德妃觐见!”皇帝冷冷地下令,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情意。
     
      德妃死定了!莲妃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像是惋惜又像是早已预料到的神情。人的命运竟如此之微妙?德妃的生死竟悬系于一个小小的同心结!
     
      当天夜里,皇帝劈头盖脸地痛斥德妃,丝毫也不听她解释,甚至让她跪在雨中整整一夜。原本个性就颇为清高的德妃哪里受得了这种待遇,实在觉得过于委屈,更加想不通按照儿子的意思送去的同心结怎么会变成了碎片……她回去以后就用酒服下了一锭金子,一起吞进了肚子里。等拓跋玉得知这件事,在宫门口跪了一天才让皇帝允许他请了太医,可是此刻德妃已经奄奄一息,太医一个劲儿地说:“晚了……太晚了……”
     
      拓跋玉听到这话,当场就差点晕过去,只能强忍着巨大的悲痛看着垂死的德妃,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德妃因为白酒和金子一起吞下了肚子,是生生腹中坠胀疼痛而死,断气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闭上,死的极为悲惨。
     
      拓跋玉刚从皇宫里出来,上马的时候竟然没有踩稳脚踏,一脚踩空,整个人就栽了下去,昏迷不醒。
     
      消息传来的时候,李未央正在写字,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眉头一皱,随后便是停下了笔。
     
      “怎么会这样呢?”她洁白的面孔,便浮现出一丝疑惑。
     
      今天的李未央一身浅碧色丝褶缎袄裙,层层叠叠的裙裾犹如流水一般铺陈开,仿佛泛着粼粼波光,此刻李敏德的目光正不经意地停在她袖口的褶皱上,随意地伸出手抚平后,才满不在意地道:“怎么了,超出你的预料了吗?”
     
      “我对拓跋玉说,让他母妃送一件旧时情意的东西去给皇帝,让他念及旧情,想起德妃往日里的温婉可人和贤良端庄,虽然不至于立刻让德妃摆脱困境,至少也不会雪上加霜才对。怎么会突然引起皇帝的暴怒呢?这——实在是不寻常。”
     
      李敏德微笑起来,道:“你的做法原本是没有错的,可以让皇帝惦念昔日之情。只可惜——”
     
      李未央抬起眼睛看他:“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什么内情才对。”
     
      李敏德的笑容更深:“说是内情,却也不算,我只是比你多知道那么一点儿。虽然出事以后封锁了消息,但是也不会一丁点儿都透不出来。据说那天晚上德妃按着你的意思送了同心结过去,谁知暗中被人动了手脚,把原本好端端的同心结给剪碎了,你说皇帝看到了之后会是个什么想法?是个男人都会觉得这是在德妃不识抬举,心怀怨愤吧?”
     
      李未央奇道:“被人动了手脚?皇后?”
     
      李敏德只是露出一抹微笑,悠然道:“当然,皇后,太子,不过是被人牵动的木偶,背后那个人,一直在暗中窥测着。”
     
      莫名地,李未央就叹了一口气,道:“是拓跋真啊。”
     
      李敏德的声音低迷了起来:“怎么,救不了德妃,很不开心?”
     
      李未央一愣,随即失笑,道:“她本来就是必死之人,我不过是给拓跋玉一个机会,让他认清这一点而已。从出这个主意开始我就说过,贸然行动很危险,当然,若是不动,同样必死无疑。”
     
      “我还以为,你——”李敏德勾起嘴唇,自嘲一笑,“是为了拓跋玉才帮忙的。”
     
      李未央的笑容如常,可见是真的不在意:“德妃死或不死,都无关乎大局,我其实并不关心。我只关心拓跋真下一步有什么行动。”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似笑非笑地看了李敏德一眼,“不过让我惊讶的是,你连吉祥殿都敢烧,事后还能毫发无伤地从宫里走出来,当真是不简单。”
     
      李敏德微笑得让人心醉:“不要小看我在宫中的人脉啊……”
     
      “那么,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呢?”李未央早知道李敏德神通广大,却没想到他在宫中也有这样的耳目,这样想来,就等于是大历宫廷中有越西的探子了。这倒是不奇怪的,各国互派细作,潜伏下来就是几十年,只是,越西皇帝连这样的细作名单都交给了李敏德,可见他是多么爱护这个儿子。
     
      “我知道蒋华秘密与皇后太子勾结,想要置你于死地。但是他们太天真了,就凭他们那点儿三脚猫的伎俩,是没办法做到一丝风声都不透的。从蒋华邀请漠北皇子进宫开始,我就察觉到了不对,却故意按兵不动,放任他们胡来,因为只有在最关键时刻出现,令他们功败垂成,才能看到他们郁闷到吐血的脸……”李敏德的笑容显得格外善良,却让旁边的白芷和墨竹听得面面相觑。
     
      关键时刻才出现,把对方打得溃不成军,这算是一种什么心态,好像,有点扭曲吧。
     
      原来从漠北四皇子出现开始他就已经怀疑了……这下轮到李未央自嘲:“我以为我的消息算是灵通了,可是连莲妃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却早已事先防范了。”
     
      李敏德凝视着她,放柔了声音:“你顾忌着拓跋真,所以在宫中不敢布下太多的耳目,主要的消息来源是莲妃。但有的时候,皇帝也未必完全信任她,这个时候,就需要动用其他的人手了。”
     
      李未央笑了笑,一双眼睛就像清澈的水晶,水晶之下,依稀有花朵在悄然绽放。她心想,比起李敏德,自己还是过于谨慎小心了,若非是他一把火烧了吉祥殿,只怕自己就得费好一番功夫才能摆脱掉那个漠北四皇子了。
     
      李敏德却自顾自地低下头,指着她的那幅字道:“什么事情持之以恒都会越变越好,你看,刚开始你的字真的很丑,现在不是大有进步吗?”
     
      李未央:“……”你就不能稍微含蓄一点吗?
     
      李敏德只是笑,明眸灿灿如星,浅笑脉脉生温:“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李未央无语了半天,李敏德虽然是个男子,但笑容一起,眼睛就会变成两道弯弯的钩子,足以勾动任何人的心,让她原本想要反驳却也反驳不得。低下头仔细瞧了瞧自己的字,不由叹息一声道:“画虎不成反类犬,我的书法,终究是不成啊。”
     
      这个世上,并不是你努力就能改变一切的,譬如李未央的书法,就是无可救药了。写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太大的进步,不要说成名成家,就连普通的闺阁千金都不能比,真是可惜可叹,她不由得觉得很失望,丢下了笔,对白芷道:“好了,收起来吧。”
     
      李敏德瞧着她失望的样子,便笑道:“今天是放生节,要不要出去看看?”
     
      李未央挑起眉头,道:“放生节?”是啊,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放生节,怎么她倒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呢?在大历民间有个习俗,把每年的二月十六定为放生节,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放生一些动物,而且要去专门的放生地,或是郊外或是放生池,权作功德。
     
      “老夫人说今年她就不去看放功德了,却已经准备好了放生的鸟,说是请你代她去放了。”白芷这才把刚才罗妈妈特地来说的话告诉李未央。
     
      李未央点点头,责怪地看了一眼白芷,道:“怎么不早说呢?”
     
      白芷很有点委屈,刚才看到小姐那么专心致志地写字,她一时没敢开口而已。
     
      “去准备马车吧,咱们不走远,放了生就回来。”李未央这样道。
     
      白芷和墨竹听了,知道可以出去,一时都欢喜起来,忙不迭地就去准备马车,不到半个时辰,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李未央坐在马车上,看着马车靠垫后头一溜儿的鸟笼子,不由失笑:“老夫人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可是精心养护的鸟儿,这都要放了吗?”
     
      这一回,李老夫人一共放生了十八只鸟,除却这马车里放着的六个鸟笼子,后头的乌棚马车里还有十二只,这些鸟原本都是老夫人挂在走廊底下,有好些是养了几年的。平日里这些鸟儿一只都是几十两银子,外头极难寻到的珍稀品种,此刻却全部都要放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四弟偶感风寒,有点咳嗽,老夫人这是心疼他,说如果多放生,多积累阴德,老天爷感到了她的诚心,就能让四弟早日康复。”李敏德带着笑容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瞳仁透着淡淡的琥珀色,让人心悸。
     
      李未央的心情就有了那么一点温暖:“有她老人家的照拂,敏之也可以幸福了吧。”
     
      “对,纵然没有老夫人,还有李萧然,他为了最后那点血脉,也会好好保护四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可是……他还有一个儿子。”李未央突然这么说道。
     
      李敏德笑了笑,道:“从你逼蒋华说出李敏峰的地点开始,他就已经死了。”
     
      “死了?”李未央一怔,随后道,“可我派去的人没能找到他,说明在这个问题上,蒋华说了假话。”
     
      “不,一半儿真一半儿假,照着他说的方向,我搜罗了很久,花了一个月才找到人。只是我没有杀他,杀了他的人是他自己。”李敏德这样说着,目光像掠过水面的清风一样落到她脸上。
     
      “这是什么意思?”李未央不由蹙眉。
     
      “意思就是,他日夜躲避,焦虑不安,终于染上了一种疫病,等我的人去了那里,他已经断气了。”李敏德毫无感情地说着,只是平静地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李未央有点始料未及,又有点惊讶,最终化为一抹笑容:“这样,很好。”李萧然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敏之,永远也只有敏之,为了让他的血脉传承下去,哪怕豁出性命,他也会培养敏之成才。
     
      “这样,你就不需要再为四弟做什么了。”李敏德补充道,面孔带了一丝奇怪的笑意。
     
      李未央看着他,莫名就有了点困惑。这样的困惑,让她向来冰冷的面容多了一丝正常这个年纪会有的不安。李敏德的笑容更深,却没有对自己的话作出丝毫的解释。
     
      马车停在了整座京都最高的望湘楼边上,李敏德专门在这里包下了一个清静的厢房,下人们都去放生了,连白芷和墨竹都撒丫子跑开,追着赶着要去放小鸟。李未央倚着回廊,坐着看她们欢天喜地的模样,不由微微笑了起来。楼下很多人都在放生,李未央的目光凝在其中一个少女的身上。那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掰开一个大寿桃,里头竟然飞出了一只小鸟,扑棱棱地张开翅膀,飞向天际。大伙儿仰望天空,无不拍手称快。
     
      李未央看着那少女,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宽大的长袍,肩披云肩,脚蹬红靴,看起来装扮和京都人完全不同。就在她向对方望过去的同时,对方也注意到了她,便抬头向她微微一笑,露出一口亮闪闪的牙齿。
     
      李未央突然不笑了,因为她分明看见,那少女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正是漠北的四皇子李元衡,此刻,他也目光炯炯地向楼上望了过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