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39 追求之道

    庶女有毒

    139 追求之道


      蹬蹬蹬蹬,不一会儿,便有敲门声响起。
     
      李敏德不悦地盯着推门进来的人,冷道:“漠北四皇子,不知你不请自来,算是什么道理?”
     
      李元衡便只是笑道:“小兄弟,上回咱们交过手,我知道你武功不弱,但你不想在这里打起来吧,那多难看!”他的态度,显然十分的友善,甚至于带了一丝爽朗,叫人没办法生出讨厌的心思来。
     
      赵月和赵楠都同时警惕地盯着李元衡,面色十分不善。李元衡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少女,正眼睛珠子乱转,不一会儿,眼睛就定在了李敏德的身上,开始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她生得十分漂亮,弯弯的细眉有如两勾新月,小巧挺直的鼻子,柔软嫣红的菱唇,那双眼更仿佛是盈盈的秋波,清清亮亮的,只要一眼,就能摄去人的魂魄,除了皮肤因为漠北长期的风沙稍微显得有些粗糙之外,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李未央见她眼神顾盼间盈盈流淌,甚是迷人,心中就明白她是看上李敏德了,不由摇了摇头,这个月的第几回了?每次敏德上街,总要引来不少小姐围观,更有言行大胆上来示爱的,听说上次还有个小姑娘丢了肚兜到他的马车上……真够大胆的啊,可见一张漂亮的皮相有多么的重要。这些女子从未和敏德相处过,便直言说喜爱想要结成连理,这才是李敏德极端厌恶她们的原因吧。世上没有人会喜欢莫名其妙的爱慕,更别提只是为了虚无飘渺的容貌。
     
      想到这里,李未央有几分了解敏德的心情了,被一群狂蜂浪蝶包围着肯定不舒坦,难怪上次他会毫不留情地动手收拾九公主。大概正如他所说:“收拾着收拾着就习惯了。”
     
      “安平县主,这是我妹妹和畅公主。”李元衡看到李未央关注他妹妹,显得很是高兴,赶紧介绍道。
     
      和畅公主性格显得很是爽朗,快步走上来,对着李未央扬起笑脸:“我是漠北六公主,第一次跟随兄长来到大历,你就是安平县主吗,我哥哥说要娶你回去做妃子!你会跟我们一起回漠北吗?”
     
      李未央无语,李敏德冷笑一声,道:“只怕你哥哥的美梦还没醒,陛下已经取消了这门婚事,那就是一锤定音,绝无更改了。”
     
      李元衡不服气道:“只要我喜欢安平县主,我就可以带她走,关你们大历的皇帝什么事?他管天管地,还管人姻缘吗?本来就不需要他允许!”
     
      这一番话说的惊世骇俗,听得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大概他们的观念里,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大胆的,但漠北皇子毕竟不是大历朝人,他对本国的皇帝不尊敬,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李未央淡淡道:“的确不需要陛下允许,但需要我的允许,这婚事,我说不成,那就是不成的。”
     
      李元衡愣住,好像一副受了很大打击的样子。
     
      和畅奇怪地盯着李未央:“为什么呀?我哥哥有很多的土地,还有好多的奴仆,他的牛马也是整个漠北最壮实的,草原是最肥美的,还有他还没有正王妃,你若是嫁过去了以后,就是正妃啊,他所有的侧妃都要听你的话呢!多威风啊!比你在这里憋憋屈屈的过日子要好多了!你看,我随时随地高兴出门都能出去,可是你们这里的大家闺秀出门都得一帮人跟着,多烦人啊!”
     
      李未央看着一脸诧异的和畅,不由笑道:“你哥哥的财富可都是属于他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没有兴趣替他管理牛羊,也不想管理他的侧妃们,我就愿意舒舒服服地在京都过我受拘束的日子,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和畅的脸上就露出失望的神情,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仿佛李未央不肯嫁给李元衡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一样。
     
      李元衡却显然并不在意李未央的拒绝,他笑道:“我知道,你们大历的女孩子就是矜持的很,明明愿意也要说不愿意的。”
     
      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对牛弹琴这四个字。李未央笑了笑,不再多说,只是道:“若是不嫌弃,坐下来喝一杯茶吧。权且做个朋友。”
     
      若是换了一般千金小姐,此刻躲避对方还来不及,再大方也要觉得尴尬的,可是李未央却显得落落大方,显然并不在意那天殿上发生的一切。
     
      漠北四皇子越发觉得自己眼光很好,不由拉着妹妹坐下,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客气了,刚才跟你们的百姓一起放生,还挺有意思的,不过走了这么远,我也渴了。”
     
      此刻,白芷和墨竹也一前一后进了屋子,她们见到这诡异的场景,也听到了刚才外面随从的话,知道屋子里面的人是漠北皇子和公主,一时有点噎着了。瞧瞧他们家小姐在干什么,居然是招待之前求婚被拒绝的漠北四皇子啊!虽然这婚事作罢了,可小姐就一点不尴尬吗?
     
      “白芷,替二位客人倒茶。”李未央吩咐道。
     
      白芷连忙上前,替他们倒了茶。和畅公主丝毫也不顾及美女形象,端起茶杯咕嘟咕嘟都给喝了下去,然后吐了吐舌头,道:“没有我们的酒好喝。”
     
      漠北人善于饮酒,而且善于酿造工艺,他们的酒很烈,却畅销于各国之中,李未央很早就已经闻名,此刻听了也并不觉得奇怪,道:“酒是酒的味道,茶是茶的味道,这里的茶是用冬天的第一场雪烧开的水来冲泡,所以有一股特别芬芳的梅花味道。”
     
      和畅公主明显不相信,低下头又喝了一口,点了点头道:“是啊,真的如此呢!”
     
      李元衡笑道:“早就听说安平县主你才智出众,名声远扬,我当日在漠北就仰慕已久。当时我还怀疑,到底你是不是如传言所言那么聪明能干,现在我就放心了。”言谈之中,俨然还没有死心的样子。
     
      李敏德面色不善,这个漠北四皇子实在不蠢,看这漂亮话说的,半点不比大历风度翩翩的公子们差,还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真诚,听他这么说话,分明是有继续争取的意思,不知道未央会不会有点心动呢?他这么想着,便悄悄观察着李未央的神情。
     
      李未央脸上的笑容十分恬淡,慢慢道:“四殿下莫要取笑我了。这茶的冲泡法子众人皆知,并不单只有我知道。再加上我足不出户,更加不可能有什么名声传到漠北去。”
     
      李元衡摇摇头,召唤侍从取来一幅画卷,笑道:“我说以前就认识你,县主可能不信,但是见了这幅画卷,你自然就知道我不是说谎了。”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那幅画卷。李未央看了一眼,画里面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正坐在一盘棋跟前凝眸深思,她的神态亲切自然,眼神顾盼流光,俨然正是她的模样。
     
      李敏德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变了。
     
      李未央奇道:“四殿下,这幅画你是从何得来?”
     
      李元衡道:“这幅画是三个月前我的一位京中好友听说我要来这里挑选新娘,立刻派人送来给我的。他还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让我知道。”
     
      不得不说,李元衡表面上倒是一个很坦诚的人,也很难让人讨厌。李未央微笑起来,道:“那个人,可是蒋家三公子蒋华?”
     
      李元衡飒然一笑道:“正是!四年前我乔装来到大历游历,在北冥山遇到一位文武双全,亦师亦友的相知莫逆,等我回国后才知道,他是将门之子,因边关无战事,又有人替他领军,才得以闲散了两个月,四处游玩,正巧与我碰上,得以结为朋友。”
     
      他言谈之间,丝毫也不避讳和蒋华的交往,看起来十分的坦荡磊落。久未说话的李敏德看着对方,眉头微微一皱,漠北四皇子今日这般示好,他自然明白是为的什么,眼见他又不断地讨好李未央,心里不由更厌烦此人。
     
      “漠北四皇子是何等人,怎么会相信别人的三言两语呢?”李敏德突然开口道。
     
      李元衡便笑道:“李公子,我当然不会随便相信旁人,即便是至交好友也是一样,这次我来大历,是亲眼见到了安平县主的,她不但聪明,又生得如此美貌,我一见倾心,又有什么奇怪呢?”
     
      李未央的确是个美人,当然大历的美人多了去了,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抵不上漠北四皇子就号这一口冰山美人的,李敏德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不简单。刚才他们明明是偶遇,此人身上却带着李未央的画像,哪儿有这么巧合,分明是一早盯上了他们。不由不让人感叹,这个漠北四皇子果然只是外表潇洒大度,内里可绝对不是草包,而且对待女子的心思十分的了解。
     
      他先说出对李未央仰慕已久,惹人好感,接着送上画卷,尽现诚意,在众人面前诉说对李未央的情意,又是侃侃而谈和蒋华的交情,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刻。若是一般人,知道李未央和蒋家的仇恨,定然要掠过蒋华这一段,可是这样一来,一旦被知晓也就更容易招人怀疑,可他却毫无保留地全都说了出来,显得十分真诚,仿佛是他的一腔热诚被蒋华利用了,还能引起同情。若李未央是一般女子,自然要被他打动了。此人不可小觑,李敏德暗自警醒道。
     
      李元衡面带笑容,认真道:“我不喜欢大历人虚头巴脑的那一套,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真心的喜欢你,希望你能跟我回去做我的王妃,若是你不喜欢我身边有其他女人,我也可以为她们做妥善的安置。我甚至能够向你保证,将来你生下的儿子会是我全部财产的继承人。”
     
      李敏德的表情变得似笑非笑,这家伙的追女人技巧实在是高,口口声声别无他意,行动处却是处处有意,但又露出这一副真诚地不得了的样子,还作出这种惊世骇俗的承诺,哪怕李未央是铁石心肠,定然也会被打动了。
     
      可是李元衡显然还没有说完:“我知道我们漠北比不上大历繁华,可是我可以为你建造一座豪华别院,保证里面的风景和你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样的。我甚至还可以从大历购买这里的物资运去漠北,供你每天使用,不过我知道,你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子,不会在意这些,但这的确是我的心意,希望你能够接受。”
     
      李敏德在心里翻白眼,李元衡还真是一茬接着一茬,未央最喜欢吃京都的玫瑰膏,茯苓饼,这东西都是京都的特产,运到你漠北去早就发霉了,哪怕找厨子去做,你漠北那个鬼地方也是鸟不生蛋,种不出来的!哼,千里迢迢运送算什么,真以为拿出一副画,说了两句漂亮话,就能打动未央了吗?真是太天真了,这一年来我什么法子没用过,结果都失败了。我们未央又聪明又漂亮,再加上大业未成,理想远大,才不会跟你这样的蠢人相守一生。
     
      他原本不刺激对方,不过是想让李未央亲口拒绝,好让对方彻底死心,却没想到李未央接下来说的话让他彻底愣住。
     
      李未央竟然面色微微发红,缓缓道:“多谢四殿下如此厚待未央,只是婚姻大事,绝对不可以这样莽撞决定,还请你原谅——”
     
      这句话说得大有学问,厅中人都能听懂,李未央是给了三分希望的,并不是当场就拒绝了。
     
      李元衡立刻无比欢喜,道:“那明日下午我在郊外打猎,请县主一块去散心,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当然不可以——李敏德暗地里咬牙切齿,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
     
      李未央却微笑着道:“自然可以。不过未央不通骑射,怕是要贻笑大方。”
     
      李元衡早已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道:“这个不妨事,我教你就是——”话说了一半,意识到自己有点鲁莽,连忙道,“我妹妹的骑射功夫也很棒,让她教你就是。对不对,和畅?”
     
      然而那边的和畅公主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李敏德,整张脸都是带着桃花的,压根没听到她哥哥在说什么,被他一个眼神丢过去,浑然像是丢进了水沟里,黑咕隆咚,毫无反应。
     
      李未央突然站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一言为定。今日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告辞了。”
     
      李元衡立刻笑道:“是,是,县主慢走。”一副得到佳人青睐心满意足的样子。他一直亲自送了李未央上马车,看着她的马车消失,还迟迟不肯离去。
     
      马车上,李敏德也不看她,只是望向窗外,此时已是日暮时分,几缕夕阳为他的侧颜勾勒出极好看的弧度,然而他眸光倦懒,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又很是勾人恻隐之心。
     
      李未央失笑:“你又摆出一副这种样子做什么,嫌我刚才没理会你吗?”
     
      见她主动开口,李敏德才缓缓转动,将视线投落在她身上,对她扬起一个勉强而落寞的笑容道:“我以为你完全把我忘记了。”
     
      看你们那么亲热,好像是好朋友。那种男人居然也能忍耐的下去——李敏德的脸上分明这么说着。
     
      这个家伙又在装死了,李未央心中不由自主冒出了这个念头,她微笑着把茶杯推过去:“别生气了,喝杯茶吧。”
     
      “未央,你就不必开解我了。我知道你对那个漠北四皇子很有好感,他毕竟风度翩翩又身处高位,嫁给他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才怪,他忍住磨牙的冲动,心中暗自腹诽,那种又蠢又壮的男人到底有哪里好啊!
     
      李未央的手一抖,不由自主笑容有点诡异,不是她疑心病重,实在是李敏德说话的口吻太过哀怨。一不小心,茶杯就撒在了手上。滚烫的茶水一下子烫红了她的手,她轻轻一皱眉,还没来得及吩咐白芷什么,手就被另外一个人握住。
     
      李敏德好看的眉头紧皱,一脸掩饰不住的心疼:“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未央刚要说没有关系……谁知下一刻,她完完全全呆住了。
     
      不光是李未央,马车里的几个丫头也都愣住了,这马车空间这么大,她们却突然觉得这里的温度一下子上升了,墨竹立刻捂住脸,却又偷偷张开两根指头去看。直到赵月面无表情地挡在了两个丫头跟前。
     
      李未央还在张口结舌,李敏德居然把她的手指含进去了!一直感受到温热的口腔包裹,她都说不出话来,可他却还嫌不够一样,舌尖细致的舔舐过她被烫伤的手指。
     
      现在哪怕脸皮再厚,心肠再冷,李未央的脸也一下子变得滚烫。
     
      这个人知不知道羞耻啊,丫头们都在这里,他却视若无睹、旁若无人——啊!她一朝英名都毁在他手上了!
     
      李敏德若无其事地松开她,心疼道:“下次不要这么不当心。”
     
      李未央忍了半天才把心头这口气忍下去,反复呼吸几次,她勉强道:“在人前绝对不能有这种无理的举动,下次再犯我就踢你下马车!”
     
      李敏德琥珀色的眼睛闪了闪:“我记住了,人前不可以。”
     
      李未央松了一口气,李敏德却接着道:“没有别人在就可以了吧。”
     
      李未央刚松了的那口气立刻又变成恼怒,斥责刚要出口,却看到他垂下的睫投落了淡淡阴影,那温柔委屈的眼神,叫她忍不住就把话给咽了下去。许是他的皮相太过美好,美好到一时连她的眼睛都被迷惑,李未央鬼使神差地愣住了。
     
      笑意染过他的眉眼,李敏德弯眸微笑,这笑容,能够让所有的星辰黯然失色。李未央心头一跳,刻意别开了眼神。
     
      李敏德像是看不出她的不自在,当然知道不能逼迫太甚,只是转开话题道:“未央是怀疑那个四皇子,才刻意给他接近的机会吗?”
     
      李未央皱眉,这才回过头来,他一会儿正经一会儿不正经,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了。淡淡地嗯了一声,显然她还在意自己刚才的失态。
     
      李敏德微笑:“那我也要一起去。明天。”
     
      当所有人都离开,雅室里只留下李元衡与和畅公主。这时的和畅却跟刚才天真烂漫、心直口快的模样判若两人,径自从座位上站起,亲自倒了一杯茶,奉给李元衡,道:“四哥,这安平县主心思颇深,你想要通过联姻来驱使她,只怕不容易办到。”
     
      李元衡微微一笑,李未央这种女子,心机深沉、狡猾诡辩,最恨的是别人跟她耍花腔,最喜欢的是大度磊落的人,这一点,光是看她身边的好友便知道。她会选择孙沿君这种心直口快,心思却不多的女孩子,分明对她没有什么帮助,可她却还是留着对方在身边,这就说明她的防备心特别重,很难相信那些蓄意接近的人。要想打动对方,必须想法子让她觉得你敞开了心扉,说的都是实话,若是有半句被她怀疑,再想靠近,难如登天。
     
      李未央既然怀疑他是蒋华教唆而来,他就明白告诉她,而且他还作出被蒋华利用的样子,让对方不再怀疑他的来意。
     
      “其实,真要联姻的话,九公主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样一来,四哥你要夺取大业,也能有更大的帮助。”和畅继续观察着李元衡的表情,悄然说道。
     
      李元衡一声冷笑:“你懂什么?一个一无所有的庶出女儿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她的价值比九公主要重要得多!你没见过她的大手笔,自然不会懂。据我所知,拓跋真之所以处处受制于人,丢掉盘算多年的力量,全都是拜她所赐。只有这样的女子,于我的大业才最有助益。更何况,我既然已经与蒋华达成了协议,就不会轻易更换人选。不管她有多么难以得到,我都要成功!”
     
      李未央不是好对付的,这一点李元衡不是没考虑过,在大殿拒婚之后,他曾经想到过要违背对蒋华的承诺,换一个人选,可是每次一想到李未央那双闪烁着寒光的眸子,他的心脏便会觉得沸腾滚烫,久久不能平复,到底还是中意那与众不同的女子,旁的脂粉那么容易得到,也就毫无感觉了。
     
      “可是我觉得,那蒋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过是借着咱们的手,拔掉一根眼中钉而已。看他被李未央气得那模样,就知道这女子必定是个煞星。”和畅还是不依不饶,娇艳容色带了一丝莫名的情绪,似是醋意,又似是不甘心,叫人难以窥探分明。
     
      李元衡喝了一口茶,脸上的笑容更冷,道:“我与蒋华是各取所需而已,他若真心与我联手便罢,否则,我也有治他的狠招。”
     
      和畅公主深知李元衡苦心经营多年,即便是在大历各地都安插了不少眼线暗子。偏于一隅的漠北岂能满足他的野心,这天下才是他真正想要染指的东西。所以他才会想要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实际上却是拓跋玉身后谋士的李未央。但是凭借着她的直觉,李未央今日对李元衡表现的十分亲近,仿佛真的有几分被感动的模样,可是她的眼底却没有一丝半分情意。
     
      和畅也是女子,自然知道当女人对一个爱慕自己的男人有好感或者受到了感动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是刚才,她没有看到李未央的眼睛里有丝毫的感情,半点都没有。李元衡蓄意要得到李未央,一方面是因为蒋华对李未央的那些骇人听闻的描述,另一方面,则是男人的自尊心和征服欲作祟。大概世上少有他得不到的女子,他下定了决心要对方心服口服,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将李未央当成一个真正的对手看待,可是和畅觉得,李未央却在无权无势的情况下走到今天这局面,岂是好对付的,又怎么肯轻易为人所用,只怕靠近她的人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这些话,她委实不好对李元衡讲,因为李元衡这些年在漠北发展的极为顺利,一路势如破竹,连漠北大皇子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有点失去了平日的谨慎与小心,错估了李未央也不一定,这一切都是很危险的。
     
      和畅在这里想得入神,不由自主皱起眉头,李元衡却突然一把将她抱在膝盖上,调笑道:“妹妹不是看上了那李家的小子,担心我会杀了他吧?不如,我把你许配给他加以笼络,你觉得呢?”
     
      和畅心中吓了一跳,知道对方是在试探,脸上赶紧堆出娇嗔的笑容,一双玉手点了点他的额头,道:“四哥真的好坏,人家心里明明只有你,却要说这些话——真叫人难受。”
     
      要是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帝王家,龌龊多。而所谓漠北高贵的和畅公主,她的母亲不过是一个弱小部落首领的新婚妻子,却被出来巡视的漠北皇帝一眼看中,强抢回宫后,不足十个月就生下了她。她的确不是漠北皇室的女儿,但她在皇宫之中长大。每天只能和母亲抱在一起瑟瑟发抖,漠北皇帝特别嗜酒,每次喝完酒之后就会用鞭子胡乱发泄,她无数次和母亲一起遭到无缘无故的鞭打,明明他平日里看起来是那么仁慈大度的皇帝,可是喝了酒,就再也不像是个人。
     
      终于有一天,被鞭打的母亲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痛苦呻吟,却不敢求饶,这是她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母后,后来,这个柔弱的女人就自尽死了,留下她一个人活在冰冷的漠北皇廷。为了保护自己,她先后委身于大皇子、二皇子、六皇子,每遇到一个对她有所帮助的男人,就会竭尽所能的利用,而她每次都会付上身体做为代价。将领、诸侯,都牢牢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最后,她选择的人却是四皇子李元衡,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男人,而她,需要这个男人。
     
      因为,她要活下去,哪怕再辛苦,她也要活下去。而且,她还要往上爬,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爬到最高的地方,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辱她!
     
      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在看见李未央的那个瞬间,她突然意识到,对方和她是一样的人。尽管她的保护色是无耻、虚荣、轻浮,而那个女子的保护色是她的冷淡和冰冷,但她们骨子里,都是一模一样的人。她们内心同样充满了仇恨,没有任何救赎的可能,这种人一旦有了翻身的机会,必定会拼命地撕扯敌人的胸膛,直到他流干净最后一滴血。
     
      她们都是双手染满鲜血的女人,所以,第一眼的时候,她就看透了李未央。就在她仰起头的那个瞬间,仿佛能够看尽那个人的灵魂深处,可她不知道,李未央是否也穿透重重的保护色看透了她。
     
      若是李未央和她有同样的感觉,那今天李元衡的举动在对方的眼睛里,无疑是一场闹剧。她敢肯定,李未央会让所有戏弄她,敢于觊觎她的人付出代价!就如同她一样!
     
      李元衡却在观察着和畅,他敏锐地注意到了她的心不在焉,不由伸出一只手揽住她的雪白颈子,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李未央今日倒茶的那只手,纤弱白皙,看起来十指纤纤,柔软动人。他真的很想知道,那只手是怎么在暗中推动一切的阴谋,又是怎么逼得聪明绝顶的蒋华走到这一步来的。下意识地,他握住和畅的手指,握在掌中反复把玩,自觉情趣无穷,滋味比以往经历过的任何人都要好。
     
      李元衡看着的是和畅,脑海中想到的却是李未央,而且越想越不堪,和畅明知道对方那种猎艳心态,却还是故意放软了身体,伏在他怀里轻轻厮磨。李元衡笑了一下,趁势拦腰抱起了她,向一旁的美人榻走去……
     
      直到第二天出门,李未央也没有告诉李敏德她到底为什么要去赴约,但李敏德竟然也耐住性子不问。
     
      只是这一回是骑马射箭,不好带着白芷和墨竹,李未央便只带了赵月,李敏德却只吩咐赵楠跟从,李未央回头好奇地看着他。
     
      李敏德看着她,不由解释道:“这次不能带太多人去,我总觉得对方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若是让他发现我是越西人,会很麻烦。”
     
      从前李敏德曾经在人前暴露过暗卫的力量,然而在大历,少有人了解越西的底细,包括拓跋真都怀疑那是李家隐藏的力量,并不曾疑心太多,可是李敏德这一次却这样谨慎,可见事态不同寻常。
     
      “你派人去了解过李元衡了?”李未央想到了这个可能。
     
      李敏德点了点头,道:“漠北除了皇后所生的大皇子地位最尊贵外,还有四个皇位有力的竞争者,包括二皇子李元霖,他的母亲是大历人,他本人精通奇门遁甲之术,是个文可定国武可安邦的人物,很受漠北皇帝看重,可是很奇怪的,他在两年前巡视漠北边境,却受到流寇袭击,死于毒箭。三皇子李元笑,十七岁开始便有了八万兵甲,镇守漠北的南部,是个十分厉害的武将。可是他在一次追击流寇的途中竟然无意坠马,被抬回领地之后不到三天就死于非命。六皇子李元晋,天神神力,力拔千斤,而且颇有谋略,外祖又是漠北的一等功勋之家,原本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
     
      “可是他也死了?”李未央猜到了下面他要说的话。
     
      李敏德点点头,道:“不错,他的死因很离奇,据说是因为看中一个副将的美妾,后来竟然被那美妾给杀了。可奇怪的是,那女人手无寸铁之力,到底是如何勒死一个天神神力的人呢?”
     
      李未央却笑了笑,道:“二皇子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厉害,怎么会轻易被流寇所杀,那些随行保护他的禁军侍卫难道是死人不成?再说那三皇子,一个擅长骑马、镇守边疆的猛将竟然会从马上摔下来,岂不是说鱼儿在水中淹死一样可笑?还有六皇子,死的更是无比蹊跷啊。”
     
      李敏德笑了笑,道:“正是如此,据我调查,这些事情无一不和四皇子有关系。所以,他一样是个狠角色,不亚于拓跋真的狠毒。”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成大业者自当不拘小节,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比起拓跋真,她反倒觉得李元衡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大不了,至少人家是用施展手段去对付自己的竞争者,而不是借刀杀人去对付一群手无寸铁的妇孺,李未央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又浮现当初在太子府的那一幕,不由皱起了眉头,转身道:“咱们走吧。”
     
      李敏德微微一笑,听说从德妃死了以后,拓跋玉已经有足足十多天不曾踏出府门半步,可见是真的痛不欲生。他却是很开怀,毕竟没有比看见情敌灰头土脸更开心的事情了,尤其是拓跋玉不再来烦扰李未央,他更觉得高兴。
     
      看见那个小白脸就不高兴——李敏德心中这样想到,浑然忘记自己比人家生的还要俊俏。
     
      出了城,到了约定的地点,李未央下了马车,便看见一身骑装的李元衡正拉着一匹浑身雪白的马站在那里等着。李未央含笑道:“四殿下。”
     
      李元衡笑容满面,道:“县主没有失约,我很高兴。”一旁的和畅也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却拿眼睛偷偷去看李敏德,仿佛真的被他迷住了一般。
     
      可是这时候,李未央却不露痕迹地看了和畅一眼,和畅敏锐地注意到了她的眼神,两人目光相碰的瞬间,和畅只觉得心头跳了一下。
     
      她看穿自己了!一定是!她立刻明白过来,眼里登时去了对李敏德的迷恋之色,换上一丝洞察一切的微笑。她隐约知道,李未央早已看穿了她的伪装,那么李元衡呢,李未央是早已知道他要做什么,故意依约前来的吗?若果真如此,李未央的心思,着实深沉的太过可怕了。和畅打了个冷战,脸上的笑容却更甜蜜了,跑上来握住李未央的手。
     
      触手冰凉——和畅脸上的笑容不改,道:“未央,我能这么叫你吗?”
     
      李未央笑容十分和煦,像是很喜欢和畅公主一般地道:“这是自然的。”
     
      李敏德却仿佛看不到旁人,他的眼中只看到李未央,此刻阳光微熹,她一脸淡淡透红,清爽宜人的笑容,显得神采奕奕。他很少见到她露出这种笑容,像是不设防,却又像是洞悉一切。他有点好奇,这次李未央究竟要做什么呢?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察觉他目光的异样,李未央回过头来。
     
      李敏德琥珀色的眼睛闪了闪,道:“没有。”
     
      和畅的眼睛在李未央的脸上一掠而过,还是落在了李敏德的身上。从刚才开始这个男人就没有看过她一眼,这怎么可能呢?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不受到她蛊惑的男人呢!
     
      此刻的和畅还不知道,她的容貌虽然美丽,但比起当年的李长乐还略逊一筹,李敏德对李长乐尚且不屑一顾,更何况她呢?然而正因为和畅一直无往而不利,看到李敏德看都不看自己,不由有点恼怒,可她却将这恼怒全化为更甜蜜的笑容,挽住李未央的手,指着那匹雪白的马儿道:“未央,你看,这马是我们从漠北带来的,一日能行千里,是真正的千里驹,跟你们大历的那些软脚虾可完全不同呢!”
     
      李未央付之一笑,却听到李元衡不赞同地责备她:“和畅,怎么说话呢!”
     
      和畅公主吐了吐舌头,一副顽皮模样道:“哥哥别生气嘛!我只是开个玩笑,未央都这么大度不跟我计较呢!”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这浑身雪白的马儿身上,的确如他们所说,这是一匹世所罕见的名驹,不但身形雄伟壮实,毛色白得发亮,而且黑瞳炯炯有神。
     
      “这匹马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它还没有名字。”李元衡笑容爽朗地道。
     
      李未央发现,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心机深沉可怕,可当他蓄意讨好一个女人的时候,还真的很难拒绝他。想来也是,若非没有前生的经历,也许她很容易就会被拐走了,想到这里,她好奇地看了一眼那匹马,道:“真的送给我吗?”
     
      李元衡大力地点头,道:“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和畅抢先笑道:“出云好不好?听起来很威风。”
     
      出云,出云,李未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和畅微微一笑,道:“倒是个好名字。”
     
      在这个瞬间,和畅几乎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洞察之中,她笑起来,可是笑容却藏了一点忐忑。
     
      第一次有被人看穿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却不是很糟糕,和畅心想,她喜欢李未央,喜欢这个和她一样隐藏着无数秘密的女孩子。若不是立场相对,她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和她成为朋友!若是她愿意站在她这一边,那就更好了!那些男人算什么,她可以把他们全都踩在脚底下!她相信,李未央也一样会有这样的想法!
     
      有些人很奇怪,你虽然和她相识不久,却好像一见如故,甚至于觉得对方是知己。现在的和畅就有这种感觉,非常微妙,而且这让她选择对李元衡隐瞒了一切!对,她不预备告诉他,她想要亲眼看看李未央究竟会做些什么!
     
      这想必,非常、非常、非常有趣!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