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1 故布疑阵

    庶女有毒

    141 故布疑阵


      皇帝很快下了罪己诏,并且开了粮仓,开始给受灾的各地平民放粮。动荡的人心很快平定下来,受灾严重的地方原本预备出逃的百姓们开始返回家乡重建家园,而本来损坏就不算太严重的京都,也正在重新修整之中。
     
      表面上,局势暂时平定了下来,可实际上,京都的人们也都开始蠢蠢欲动。首先是皇帝下旨命令原本在半路的蒋国公返回南疆镇守,以应对那边的时局,接着对蒋家的态度颇有松动,十天之内连续招了蒋旭进宫三次,而且是御书房单独议事,一时之间京都议论四起。这样的消息传到李未央的耳中,她却是仿佛无知无觉,表现的十分冷淡。
     
      原本就是预料中的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未央看着连李萧然都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在书房里找了谋士们探讨局势,她却自顾自地养伤、睡觉,看着丫头们清点财物损失,然后对砸碎的古董花瓶表示一些惋惜之情,间或安慰一下损失惨重的孙沿君,过的就跟其他家里那些个千金小姐们没什么两样。
     
      然而,九公主却突然给李未央下了帖子,李未央手中捏着那烫金的帖子想了半天,才想起这约的地点是在一处别院。
     
      “小姐,您要赴约吗?”白芷悄声道。
     
      李未央叹了口气,把帖子随意地丢在一边,道:“公主相约,自然是要去的。我想,她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
     
      白芷的脸上就露出奇怪的神情,这当口,九公主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李未央呢?而且那帖子里头的措辞似乎十分恳切,定然是有求于人。但和亲的危险已经没了,九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知道李敏德必定会阻止,李未央倒没有告诉他,反而亲自赴约,因为她有直觉,九公主是真的有要紧事。等一路到了别院,白芷扶着李未央下了马车,九公主竟然亲自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李未央立刻奔了过来,眼神里带着急切:“未央姐姐!你快去看看七哥!他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拓跋玉?李未央的目光有一瞬间变得冷淡,反倒不着急了:“哦,七殿下怎么了?”
     
      “德妃娘娘死了以后,他就一直守着她的宫殿不肯出来,甚至不肯让人下葬,直到最后地震的时候,他还抱着德妃娘娘的尸体不放。后来被倒下的柱子砸伤,护卫强行将他带了出来。”九公主的面色十分的不安,“可是他——每日里除了高烧昏迷,就是醒着也不肯吃药——我想要去禀报父皇,可是父皇母后都为了地震的事情烦恼,我实在是不忍心再让他们担心,可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啊!”
     
      九公主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涌现出泪珠,怕惹得李未央讨厌,赶紧抬袖擦泪,“七哥一直很坚强,从来没有这样过,地震是死里逃生了,可他要是这样下去,还是得等死——”
     
      李未央抿了抿嘴,表情复又微笑:“公主,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可没有办法让德妃娘娘死而复生啊。你找我来又有什么用呢?”
     
      九公主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知道七哥他喜欢你,也许你的话他会听的!我想要请你试一试,哪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你帮一帮他吧!”
     
      李未央看着九公主眼底盈盈的泪光,不由慢慢道:“七皇子其实很幸福,他没了德妃在身边,至少还有你这个妹妹对他这样关怀。可惜,我帮不了他的,谁都帮不了他,除了他自己。”
     
      “不要紧!你就去看他一眼!就一眼!算是我求你,好不好未央姐姐?”九公主泪眼莹然,显然李未央是她最后的期望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我就去看望他,但我只是去探病的,你明白吗?”不是来治病的,这是两回事。她没有责任和义务承担别人的期待,不过,她也很想知道现在拓跋玉到底成了什么样子,能够让九公主这样着急。
     
      九公主破涕为笑,认真道:“未央姐姐,多谢你了,以后但凡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说不定——我哪天还真需要你的帮忙,先记着你的话了。”
     
      九公主郑重地点了点头,漂亮的脸蛋儿却还是哭花了,李未央不再多言,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到屋子里,扑鼻就是一阵血腥味,地上一片狼籍,李未央看了一眼,果然见到拓跋玉坐在屋子中间那一把黄藤木椅子上,只是半睁着眼,表情十分麻木地看着不知名的地方,而他肩头的绷带上却是透出大片的血,可见的确如九公主所说,他是不肯让人治疗的。
     
      李未央轻声道:“七殿下。”
     
      听到她的声音,拓跋玉忽然有了生气一般睁大了眼睛,然而在看清她面容的那个瞬间,却别过脸哑着声音道:“你不是彻底放弃我了吗?为何要出现在这里?”
     
      李未央脸上的冷淡与刚才在屋子外面判若两人,倒像是有几分真心关怀:“纵然做不成盟友,我以为咱们至少还是朋友。知道你如今这个样子,我也应当来探望不是吗?还是你不希望再见到我?”
     
      拓跋玉只是冷冷地笑道:“我这么个废物还值得你的关心吗?”
     
      “你这说什么话——”
     
      “我不是傻瓜!”拓跋玉盯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有着伤痛,“皇后和太子联手杀死了我母妃,而我却没有办法救下她,我这样无用的人,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你不必欺骗我,我知道长久以来,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你的帮助,甚至在母妃面前不能说出一个不字,在你的眼睛里已经等同于一个废物了,不是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七殿下,你这是怪我的方法没有能救下你母妃吗?所以你要在这里自暴自弃,准备伤重不治而死?”
     
      拓跋玉突然定定看着她,那目光无比的冷冽,这使得他清俊的面孔竟然带了一丝狰狞:“哪怕是死,也好过这样无能地自我唾弃!”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打击——简直可以说惨败,他的一时错误决定,放过了敌人,结果就连自己的母妃都死在对方的陷阱里!这都是因为他自己——这样的事实让向来高傲的他根本没办法接受!
     
      李未央不再笑了,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如同结冰的湖面:“原本我不打算说实话,既然你有自知之明,我就不用再说那些粉饰太平的话了!不错,你有今天都是咎由自取!我早就警告过你,对敌人残忍是为了活下去!可是你却因为那点小小的利益,担心自己人会受到牵连,就放过了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对蒋家、对太子、对拓跋真,一次一次又一次!你说得对,都是你自己的错!德妃就是被你的摇摆不定害死的!”
     
      拓跋玉的脸在瞬间刷白,他没想到李未央当面这样斥责他——
     
      “怎么?心虚?还是后悔了?”李未央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既然生在皇家,就该努力地拼命地活下去。要不然,趁着现在赶紧滚!没有人会留你的!因为你这样的废物,多的是人顶替你!或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最终的结局,你、罗国公府、你身边的那些谋臣,那些依附于你生存着的人,他们全都会死!一个一个接着一个死在你面前!”
     
      拓跋玉突然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大,缠绕着他肩头的绷带已经被浸透成深重的一片血红,他此时早已经被激怒地狂性大发,扑过去抓住了李未央的肩膀,他的脸上虽然带笑,却狰狞扭曲地令人胆寒:“李未央!你懂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
     
      李未央眼中冰冷,毫不犹豫,快速地给了他一个耳光,那耳光响亮,让拓跋玉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下意识地踉跄着倒退半步,手臂竟然颓然地松了开来。
     
      李未央目光漠然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为什么选中你?因为拓跋真恨你,因为他最嫉妒的人就是你!因为你一出生就拥有一切他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捧着你、帮着你,因为我要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要看到他被自己最憎恶最瞧不起的人踩在脚底下的样子!不光如此,我之前以为你虽然不够狠辣,至少是个敢作敢为、顶天立地的男人,不会怨天尤人,不会因为丁点儿挫折就一蹶不振!可是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我真是眼睛瞎了,才会以为你有本事和拓跋真一斗,现在看来,你早晚死在他手上!所以,快滚吧,不然你还得亲眼看着拓跋真屠杀你的朋友、亲人!看着他踏平你的王府!看着他登上皇位!”
     
      “住口!你住口!”拓跋玉回身,竟然已经从一旁抽出了匕首,寒光闪闪的匕首眼看就到了李未央的耳畔,他却突然停住了,眼睛里的情绪说不清是爱还是恨是怨还是毒。
     
      李未央看着寒光闪动的匕首,却是淡淡一笑,根本看不见任何的畏惧之意:“怎么?听着刺耳吗?不妨告诉你,拓跋真幼年便已经亲眼看着亲生母亲死去,可他为了大业可以忍耐一切,明知道武贤妃就是杀母仇人也可以笑着叫她母妃。你能吗?拓跋真为了成功,可以一次一又一次对着太子摇尾乞怜,你能吗?拓跋真为了皇位,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杀光一切反对他的人,你能吗?跟他相比,你不过是个懦夫!为了一点小事就在这里寻死觅活,你真是过的太顺利了!看看如今的你,连握匕首都握不稳,有什么资格向我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子发泄怒气,简直是不知所谓!”
     
      拓跋玉打了个激灵——她的字字句句,痛骂声声,带给他仿佛灵魂深处的震撼!将匕首猛地摔至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何曾想过真的动手——对李未央,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拓跋玉在她面前跪了下来,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哪怕肩头的伤口早已是鲜血横流,他也全然不知道一样,他只是像是丧失了刚才的那股暴怒和劲头:“对不起——我……我昏了头,我——我从没这样失败过——眼睁睁看着母妃因为我自己的错误丢了性命!未央,我——我好恨我自己——”
     
      李未央知道,最合适的机会来了,她今天来,便是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她叹了一口气,原本的冰冷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反而蹲下了身子,温柔地道:“七殿下,你是陛下心里最喜欢的皇子,这就是你比拓跋真优势的地方。我知道德妃娘娘的死对你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可如果你就此一蹶不振,谁能帮她报仇呢?你想想看,太子和皇后,还有拓跋真,当然还有在幕后策动一切的蒋华,全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你要让他们这样继续嚣张下去呢?还是要做握着匕首的人,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撕碎呢?”她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带着一种蛊惑的力量,拓跋玉慢慢地抬起头来,盯着她。
     
      李未央的笑容十分的美丽,然而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柔软,她慢慢地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亲自递给了拓跋玉,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让他的手握住了那把匕首。拓跋玉终于握紧了,哪怕是匕首的利刃已经划破了他的手心,鲜红的血滴落下来,他也浑然不觉,只是认真地看着匕首,一言不发,像是入了迷。
     
      李未央微微一笑,起身打开房门,没有再看仍旧在发呆的拓跋玉一眼,随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迎上九公主急切的面容,李未央道:“让他一个人好好待一会儿吧,我想,你很快会见到他振作起来了。”
     
      明知道太子和皇后的计划,明知道他们策划着要用德妃的死来打击拓跋玉,明知道德妃和拓跋玉之间的母子感情非同一般,明知道拓跋玉唯一的软肋可能就是他的这位母妃,李未央眼睁睁看着莲妃去推波助澜没有阻止,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她需要拓跋玉的力量,在她抗衡拓跋真的时候,拓跋玉将会变成一把刀刺进对方的胸膛。但这一把刀,实在是太钝了,她不得不亲手将他打磨地快一点。德妃的死,罪魁祸首是太子和皇后,当然还有拓跋真,可想而知,拓跋玉的仇恨会有多深,而这种仇恨,将会抹掉他最后的一丝怜悯和软弱。
     
      这样,才是最好的。因为拓跋玉平日里太过顺遂,因为他太过优秀却从来没有失去过,不懂得失去的人就没有动力,没有必胜的信念……以后,一切就大不相同了。
     
      李未央坐在马车上,外面摇曳的阳光不时透过车帘落在她的脸上,留下明灭的光影,在这一个瞬间,她仿佛是一个处在光明与黑暗之中的人,根本叫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小姐,奴婢觉得——您对七殿下太过冷漠了一些。”墨竹很小声地道。
     
      李未央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却是微微一笑:“他不过是我的盟友,我又为什么要对他心慈手软。”
     
      墨竹和白芷对看一眼,白芷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再说下去,可是墨竹还是很同情那个外表冷漠内心却多情的七殿下,小小声地道:“可是他那么喜欢您——”
     
      “他对我的喜欢,最初是因为我对他有用,不是吗?”拓跋玉不会喜欢一个完全没用的人,就像他最开始在村口的凉棚见到她,不过觉得她有趣而已,却没有动手帮助她的意思。
     
      墨竹觉得很奇怪,道:“那您对三少爷——”她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当下脸色都被吓白了。
     
      李未央听到这里,面色却是变得柔和了许多,她没有回答墨竹的话,尽管这时候连白芷都好奇地盯着她。他们作为旁观者,都觉得她对李敏德不同吗?
     
      或者,的确是不同的。
     
      李未央笑了笑,垂下了眼睛,然后轻声道:“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马车里的两个丫头同时竖起耳朵,倾耳聆听。
     
      “他喜欢我,没有原因。”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眼神放的很柔很柔,用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道,“不计较身份,不在乎得失,纯粹只是因为我是我,而这样的喜欢我。我是李未央呢?还是别人呢?或者我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都不在意。能这样的被人喜欢,其实真的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啊。”她轻轻地叹息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感情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未央命白芷磨墨。此时,窗户半开,风吹进来,吹散了屋子里的墨香。李未央持着毛笔,凝望着几案上的纸张,眉间微皱,迟迟不肯落笔。
     
      这字还是这样丑,她都说了不要再写,却还是控制不住又拿起笔。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自外推开,进来的人,是李敏德。
     
      他把一个锦盒往桌子上一丢,然后转身朝她走过来:“那个家伙一日三顿饭这样送礼物,看到是真的准备骗你芳心了。”
     
      李未央嗯了一声。
     
      “前天是比鸡蛋还要大的夜明珠,昨天是千金难寻的蓝田玉璧,今天是永远都不会干的墨,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吧。”李敏德这样说道。
     
      李未央又嗯了一声。
     
      李敏德忍不住道:“他还预备约你明天见面,你要去吗?”
     
      李未央笑了笑,还是嗯了一声,终于落了笔,却是写了一个炎字,李敏德目光闪烁了几下,索性往几案上一坐,侧过身来,很近距离地仔细打量着她写的这个字,突然挑高了眉头道:“火候差不多了吗?”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
     
      李敏德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什么时候动手?”
     
      李未央的笑容更清淡:“我猜,漠北的军队如今已经在北方边境集结,对方很快就要动手了,所以,私奔之约,大概也快了。”
     
      “可是,他这么容易相信你吗?”李敏德望着她。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像是感慨道:“所以,总还是要演一场戏的呀。”
     
      李敏德看着她,忽然微微一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这出戏对你来说有点难,情窦初开的少女么,你自己觉得像不像?”
     
      李未央诧异的抬眸。
     
      李敏德的目光深邃清透,有着难以形容的明亮,望着她,望定她,一字一字道:“除非你自己知道,如何表现一个对男人有爱慕之心的女孩子,否则,你很难取信于人。”
     
      李未央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么一句,惊诧过后,反倒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是啊,情窦初开的少女啊,还真是不好演。”
     
      漠北四皇子与南安侯府的嫡女定亲一事很快传开,大家都说他们二人可谓是美人英雄、相得益彰。可是却又有很多人开始传扬另外一个消息,说是漠北四皇子看中的是李丞相府上的三小姐,那位赫赫有名的安平县主。据说这漠北四皇子生的英俊,更兼得文武双全,又是漠北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安平县主因为过分厉害的名声横竖是不好嫁人,于是便也想要顺水推舟去漠北做个有权有势又有品的四皇妃,将来还有可能坐上漠北皇后的位置。谁知皇帝刚刚答应了这门婚事,那边吉祥殿就走水了,皇帝觉得不吉利,便抹杀了这婚事,反倒让南安老侯爷捡了个现成女婿。
     
      不过,如今眼瞅着地震了,陛下保不齐又得觉得不妥当,动点什么别的心思,而且漠北四皇子明摆着没看上那个南安侯府的小姐,反倒是跑李丞相府跑的很勤快,礼物如同流水一样地送,大大展现了一把漠北皇室的富裕,显而易见是还不死心。不过他没能感动李未央,倒是羡慕坏了京都的无数千金小姐。她们开始觉得漠北是个很荒凉的地方,怎么也比不上京都的繁华,所以原本谁都不肯嫁过去,但是现在看到一箱子一箱子往李丞相府送的礼物,眼睛珠子都直了,发现自己完全错误地放过了一个乘龙快婿。
     
      五日前李丞相府门前开了布施摊,结果有人蓄意闹事,差点把安平县主给伤了,正好漠北四皇子在,正好英雄救美,这样一来,原本一直不为所动的李未央似乎也不好再板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了。于是漠北四皇子又上了折子,请求皇帝更换和亲人选,但皇帝正为地震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便再也不肯随便改换心意,漠北四皇子索性就一天跑三趟皇宫,闹得皇帝都烦了,索性让三皇子拓跋真全权处理此事。
     
      但拓跋真自然也是不肯更换和亲人选的,所以他好一通太极,硬生生把漠北四皇子的纠缠给挡了回来。不过,当漠北四皇子说到李未央也默许嫁给他的时候,拓跋真还是变了脸色。
     
      拓跋真从皇后的坤宁宫里出来,刚走到永安门口,却碰到了一个本来没想到会遇见的人。
     
      他唇边挂着的完美笑意顿时凝结成一抹动弹不得的僵硬——
     
      李未央!
     
      李未央微微地扯了扯嘴角,冷淡地看着他:“三殿下。”
     
      拓跋真笑了,依旧是往常那样轻轻淡淡教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安平县主今天怎么进宫来了。”是啊,打从她再三回绝他的心意,互相争斗就是他们逃脱不了的宿命——但他会让她明白,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她必须依附于他才能生存下去。
     
      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淡地打了个招呼,李未央便要从他旁边走过。长长宫道上,惟有李未央从他身边慢慢走过的脚步声,渐渐地弥漫开来,一下一下地敲击在他的心上。
     
      “安平县主。”
     
      李未央停下了脚步,美丽的浅蓝色裙摆随着风飘飘扬扬。
     
      “或许你还欠我一个解释?”拓跋真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悸动,冰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讽意,“我以为你是不愿意嫁给漠北四皇子的,所以吉祥殿那把火,我倒是不意外。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转回身来,却见拓跋真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她身后,他身上的淡淡熏香只隔着锦衣缎袍,层层地浸染上来,让她厌恶地向后退了半步。
     
      “你这么怕我?”拓跋真挥了挥手,旁边的宫女太监便识趣地退下,见到没人在场,他脸上那抹刻毒阴冷的笑意更加深刻,“我倒是忘了!时至今日你还怕谁?好一个安平县主——把漠北四皇子骗的团团转!不,或者你连我们都在戏弄!外面人人都在说,漠北四皇子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连皇帝赐给他的妻子都跑诸脑后了,三天两头就往丞相府送礼物,这样喧嚣尘上的流言我每天都在听说!看来我从来没有看透过你,两面三刀、狐媚无耻——这就是你的本性!”
     
      李未央冷眼瞧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拓跋真按捺不住的嘶吼与平日的压抑沉稳的语调大不相同,像是根本已经走在失控的边缘。
     
      她冷冷一笑:“三殿下,原本我是对这门婚事不满意,可是现在我觉着漠北四皇子挺好的,人英俊不说,事事以我为先,这个答案你还满意?”
     
      “你疯了?!”拓跋真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厉声道。
     
      李未央像是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心思,只是微笑道:“与你何干?”
     
      与他何干?是啊,她李未央是他什么人呢?她要做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哪怕她先是讨厌李元衡现在又反悔,这都是她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他拓跋真来管!她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情人,他在这里愤愤不平个什么劲儿!拓跋真明知道这一点,也无数次警告过自己,但人的理智和感情都是分开的,他没办法摆脱心里这种强烈的屈辱感。李未央宁可选择一个区区的漠北四皇子,都不选择他!凭什么!
     
      他心里剧烈地抽搐了一下,自己迈前了一步,近地几乎呼吸相闻。他直直地看着她,竭力平静地道:“李未央,先是拒婚,接着再是和那人走得那么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若是往常,他一定能准确地判断出李未央的真实心意,但是当他沉浸在极度的怨恨和嫉妒之中的时候,他就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了,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李未央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对李元衡很有好感,因为他虽然同样手段狠辣,杀人如麻,至少他是一个真小人,而不是一个伪君子。三殿下,我到底要做什么,你不妨再等一等,也许很快你就会明白了。”
     
      “李未央——”拖把真咬牙切齿地笑,不顾一切地逼近了她,居高临下地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臂膀之间,几乎是贴在背后的墙壁之上,“我不会让父皇更改和亲人选的,哪怕你后悔了也是一样,漠北四皇子不可能名正言顺地迎娶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未央压下心头的冷笑,面上却作出冷漠的样子:“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虚名吗?三殿下,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是听你操纵的。”
     
      依然是这种不可一世的模样,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对他低下头!哪怕是说一句软话,他也不必费尽心思因为得不到而情愿毁掉她!他憎恨永远得不到她的青睐,更憎恨她永远用这么冷漠的眼神望着他!
     
      拓跋真的目光如电,如刃,紧紧盯着李未央,他知她最会装模作样,更知她这一语一字后必都藏了弯弯心思,这一双貌似清湛无辜的眼,含着多少的蔑视与轻贱!
     
      脑中一热,捏着她的下巴就伏下头去——
     
      “拓跋真!”李未央勾起了唇角,声音轻柔却冷如飞雪凝霜,“在此地,在此刻——你——向来高贵沉稳的三皇子,要轻薄安平县主吗?”
     
      拓跋真如遭雷击,动作完全僵住了。指节僵冷不已,只消一动,就觉骨头都在轻嚣。
     
      李未央太了解他了!他的确不能这样做!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他的大业!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有片刻的疏忽!他缓缓地松开,无力地垂下手,挫败地吐出一口气——李未央,你分明算准了我的举动,却还要逼得我失控,实在是太毒辣了!
     
      李未央动作轻柔地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给他一个轻蔑的微笑:“告辞了。”
     
      拓跋真一直眼睁睁地看着李未央扬长而去,远处的宫女匆忙跟上,李未央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宫巷尽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牢牢控制所有人的心思!你不喜欢李元衡的时候就敢在宫中放火回绝了这门婚事,现在你看上他了,就准备反悔要嫁给他!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这门婚事有任何的变故,你——李未央,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元衡!拓跋真握紧了拳,脸上是一片骇人的狰狞: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是我的!
     
      出了宫门,李未央才松了一口气。跟拓跋真打交道,每一个表情都要斟酌,每一句话都要提前想好,若是一个疏忽,便会被对方抓住把柄、猜到心中真实的意图,
     
      所以,她怎么会不提前准备好呢?好像说了很多话,其实句句都在误导他,以为她对李元衡动了心。对漠北四皇子动心——这话骗骗外人还行,想要欺骗拓跋真,实在是不容易。只有虚虚实实,故布疑阵,才能让他相信。说到底,她演技不好,需要继续磨练。
     
      宫门口的马车上,一个锦衣少年正坐在车头等她,像是已经等了许久。她今天来给太后请安,并没有带丫头进宫,自己想要上马车,可是才一动,便疼的直吸气。脚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却一直强忍着。
     
      李敏德眼睛微微一闪,飞快地伸手接住她,力道甚轻,托着她的腰让她上了马车。
     
      她愈发愕然起来,抬眼就见他挺俊的侧脸,不由自主便叹了口气。“我说过一个人进宫就好了。你何必跟来等着呢?”她轻声地道。
     
      李敏德没有说话,只是吩咐车夫回李府。到了府门口,赵月立刻迎了上来,扶着李未央一步步走进自己的院子。可是刚刚走进自己的院子,高高的门槛却是让人望而却步,李未央忍住脚疼就要往里头跨,谁知整个人竟然一下子悬空。她完全震惊——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某人竟然将她抱了起来。
     
      “赵月,关门。”他丢下一句,赵月吓了一跳,赶紧把院门关了起来。啧啧,她家少主子真是太有魄力了,也不怕人瞧见。
     
      李敏德步子极大,绕过走廊,直入里面房间。
     
      “放我下来。”李未央不知为什么觉得脸上发热,赶紧道。
     
      可他却没理她,前方便传来了人声——
     
      “小姐……”却是白芷迎了上来。
     
      他的步子微顿,却又继续向前走去,大步绕过说话之人,低声吩咐道:“去找大夫过来。”
     
      白芷却像是看的习惯了,半点反应都没有,理所当然地应了一声,甚至没有解救她家小姐于水火之中的意思。
     
      李未央无比地恼怒,几乎要大声吩咐他赶紧放下她。
     
      李敏德突然垂下眼睛,看了她一眼。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深深埋藏的心疼,她顿时就哑然了。
     
      走到美人榻之前,他猛地站住,将她整个人放了下来,嘴唇微动:“很严重吧。”
     
      李未央咬牙道:“我没事。”
     
      他扬眉,语气冷戾:“你倒真是敢豁出去,就不怕这只脚废掉吗?”看着她那不敢挨地的左脚,他脸色又变,“真的很疼?”
     
      她皱眉,刚要说话,他忽然蹲下身来,探手握住她的脚踝,脱掉她的鞋子,露出她那已是红肿不堪的踝侧左脚踝。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手掌用力一压,她明明想要忍住疼的,却不小心痛得叫出声来。他起身,低声道:“还好。”
     
      她便赶紧道:“都跟你说了没事!”
     
      李敏德蹙眉,一张脸难得不悦,阴沉沉的:“我都跟你说过了,演戏不必那么费力,只要传一些流言出去就好!”
     
      李未央看他模样,便轻声道:“拓跋真不会相信的,今天在宫里头的巧遇,我是费了心思的,希望能骗他三分。”拓跋真是疑心病很重的人,若要骗他,非得她亲口说不可。
     
      白芷拎了药箱进来:“小姐,大夫马上就到了,先抹点药油吧。”
     
      李未央蹙眉,道:“我都说了不必兴师动众的!”可是看了一眼李敏德的脸色,她忍住接下来的话,妥协道,“好吧,我晚上还要赴宴,不要抹了太多,味道太重。”
     
      李敏德听了,不由道:“现在京都还有宴会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自然是有的,而且是非去不可。如今京都灾民暂且稳定下来了,永宁公主特地办了一场宴,邀请京都各家的贵夫人和小姐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捐款,这可是太后娘娘的意思,而且她今天还特地向我提起了,你说我能不去吗?”
     
      李敏德凝神细想了一会儿,扬声道:“赵楠,今晚你陪着三小姐过去。”
     
      九公主今天也要赴宴,不止如此,她为了表示慎重,特意绕道来接李未央。公主的銮驾亲自来接,这样的殊荣绝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可以享受到的。李未央却是没有表现出多么惊喜,反倒是把二夫人看得眼红不已。待至城南永宁公主府时,天色已暗,府院外面一溜的青色宫灯,十分的古朴大气。上一次来,树上都是彩带,高阁楼台无不点灯,这一次却显而易见的朴素了许多。可见灾难当头,公主也不得不收敛。
     
      因为是永宁公主亲自下帖子,所以满朝上下有封号的贵人都来了,千金小姐也是不少,只是她们都远远站在一边用艳羡的眼神望着,因为九公主一直站在李未央的身边,所以谁都不敢上去搭话。
     
      九公主眼睛看着热闹的宴会,口中却问道:“三公子……还好吧。”
     
      李未央一怔,随后停下了手里的酒杯,笑了笑,道:“公主何故这么问?”
     
      九公主的眼睛里莫名有一点水光:“父皇要为我赐婚了。”
     
      李未央的眼睛停在了九公主的身上,这些日子以来,她的个头拔高了不少,身形也显出了少女的窈窕与美丽,可是眉眼之间,明显染了一丝轻愁。她垂下眼睛,看着酒杯里的琥珀色液体,仿佛看到那个人的眼睛,口中的话便多了几分感慨:“赐婚么,公主也到了出嫁的年纪。”
     
      “我母妃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又哭又闹的,真是像个小孩子。”九公主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却没有笑意,手中的酒却一杯接着一杯。
     
      李未央倾身夺了她手中的酒,笑道:“你喝多了吧?”
     
      九公主脑袋一歪,顺势枕在她肩头,也不顾旁人的目光,眯着眼望着不知名的地方,轻声道:“我可没喝多,我若是喝多了,我可就不管不顾地去见他了,今天,我过门都未入——”这句话的尾音拖得格外长。
     
      李未央侧眸,看着她年轻的面孔,突然就有了点说不出的复杂。
     
      “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他啊,哪怕他从来不曾把我放在心上,我也是日日夜夜都念着他,想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九公主的目光飘乎迷蒙,李未央叹了一口气。
     
      对面的宴席忽然响起一片笑声,不知是那些千金小姐们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李未央看着看着,却发现对面的鲜艳面孔之中,有一人赫然便是那漠北的和畅公主。顿时,她的心情就像是浮动的光影,开始明暗不定,今天晚上,又会发生一些什么事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