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43 蒋家覆灭

    庶女有毒

    143 蒋家覆灭


      太后的茶杯啪嗒一声磕在桌面上,她整个人都站了起来,脸色铁青铁青的,有一瞬间几乎以为刘太妃勾勾搭搭的老毛病又犯了,可是一想却不对,当年刘太妃和景王爷那事儿,毕竟怪不得他们俩。从前他们明明是青梅竹马,打小儿一块长大,偏偏先帝爷为了打压这个嚣张的弟弟,招了这刘太妃进宫来,拆散了一对活鸳鸯,事后也多有后悔之处。等先帝驾崩,景王爷确实很是舍不得刘太妃,每年到京都来都要特地来见面,但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绝没有逾越的地方,太后这才容了他们。这些年,彼此年纪都大了,景王爷渐渐淡忘了这回事,刘太妃送了两回信却没有回音,当然也不得不作罢,这事情就算彻底了结了。
     
      太后想到这里,又慢慢坐了下来,刘太妃跟景王爷的事儿那是老黄历了,她那时候还年轻,现在都多大年纪了,就连原本养在宫里头的俊俏戏子都驱散了去,怎么会起别的心思。是自己多心了……那么,就是漠北四皇子强行掳走了太妃,可他掳太妃做什么——一抬眼,却见到九公主面色煞白,看着不对劲儿,赶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九公主的声音发颤,像是极度惶恐不安,眼睛珠子都不会动了:“太后……原本……原本今儿我说了要和刘太妃娘娘一起去祈福的,可是后来您宣召,我昨儿个夜里便派人向太妃娘娘说不去了——”
     
      太后的脸色一瞬间发僵,她突然明白了漠北四皇子这是打算干什么!敢情他要的人不是李未央,不是如今的南安侯千金,而是九公主啊!仔细一想,漠北四皇子的身份原本就该配一个公主,可是皇帝却偏偏不舍得自己的女儿远嫁异国,换了谁都会不高兴,可漠北四皇子却半点没流露出别的意思,现在却在这儿等着!明明出发的日子回报上来的是十天后,却突然提前出发不说,还劫持了刘太妃,不,他是想要劫持九公主,等一切已经变成既成事实,皇帝还非得承认这个姻亲不可了!
     
      不止如此,如今漠北蠢蠢欲动,还有大军在边境集结,皇帝已经派了人去看着漠北皇子,有心留下他来做个人质,没想到他竟然提前一步行动,还要拎着九公主一块儿,分明也和皇帝一样的打算,姻亲、人质!
     
      好!好!这个漠北四皇子,实在是太好了!太后气得手脚冰凉,几乎站都站不稳,李未央向九公主使了个眼色,九公主连忙上去安慰道:“太后莫要生气,不是说拦住了吗?只要拦住就好了!”
     
      小太监期期艾艾地道:“刘太妃是救下来了,车马也抢了,可惜漠北四皇子和那和畅公主,早就跑的没影儿了!”
     
      太后怒声道:“都是干什么吃的!蠢货!全都是蠢货!”她一想,自己这是连太子都骂进去了,当下抿住了嘴巴,一个字也不说了。
     
      李未央垂下头,一副很不安的模样,心中却冷笑,自己上回那出戏,的确没有白做,拓跋真是真的信了她喜欢李元衡,甚至还怀疑那马车里的真是她,这是以为她要私奔啊!想也知道,太子出猎怎么会那么巧合撞上李元衡,一切都是出自拓跋真的设计,李未央轻轻勾起了唇畔。
     
      九公主脸色惴惴不安,道:“太后,这回多亏了太子哥哥,不然刘太妃可是——”
     
      太后叹了一口气,道:“着人将刘太妃赶紧送进宫来。”
     
      太监忙禀报道:“太子殿下已经亲自送了刘太妃进宫,只是先派了人来禀报太后一声儿,怕您受惊。”
     
      太后点了点头,一抬眼瞧见李未央,不由头痛,这事儿不该叫她听见啊,心道赶紧让她回去,事后再敲打敲打,想必不会乱说,刚要吩咐李未央可以退下了,谁知就见到刘太妃跌跌撞撞进来了。
     
      太后迎了上去,刘太妃被宫女搀扶着进来,一看到她眼中就涌出了灼人的泪光,那是在经历一场莫名其妙的灾难之后见到亲人的真心的惊喜。所以,她向太后扑了过来,几乎是嚎啕大哭。
     
      见刘太妃吓成这个样子,九公主就有了点愧疚,她下意识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也同样望着刘太妃,神情肃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九公主咬咬牙,自己可不是为了算计太子和三哥,完全是为了帮助已经处于弱势的七哥,这次是七哥亲自拜托她做好的事情,她一切都要听从李未央的安排,决计不能因为一时之间的心软而功亏一篑。再说不论是太子还是拓跋真,他们都在算计着她的婚事,明摆着没安好心,这一点母妃也是再三警告过她的,从今往后不可以再犯傻把那两个人当成亲人看待——九公主虽然单纯,却也不是蠢人。她把愧疚压下去,赶紧道:“太妃娘娘回来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李未央看着太妃,的确是没有什么损伤,不由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对刘太妃抱歉了点,但她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要受一些惊吓。
     
      刘太妃本想要大哭一场,看到有外人在场,不由梗了梗脖子,努力把已经冲上心头的眼泪咽下去,但眼圈依然红着。
     
      “见过太后。”虽然一直在平抑自己的情绪,她的声音还是有些颤动。
     
      太后赶紧道:“回来就好!可算没出大事,唉,怎么会碰到这种事——”
     
      这一下刘太妃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其实她倒是没有受到什么过大的惊吓,马车被抢了之后对方还没来得及查看就匆忙一路飞奔下山,她被颠簸了一下就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听见太子的人在外头盘查,便壮着胆子喊了一嗓子,就被救了回来,但这时候不哭,怎么显得出自己委屈呢?所以哭的越发大声。
     
      见到她流泪,九公主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刘太妃,她到底没那李未央那么心黑手狠,羞愧地低下头去:“都是因为我连累了刘太妃……”
     
      “不,”刘太妃立刻不哭了,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星来,义愤填膺道:“都怪我这张脸惹祸!早知道那天宴会我就不出去了,省得被那个寡廉鲜耻之徒瞧见,差点败坏了我的名声!”
     
      所有人都愣住,包括李未央,有一瞬间大家几乎都说不出话来,这刘太妃到底在说什么?
     
      刘太妃没注意到她们的神色变化,又悲戚地续了一句:“我都已经是个老女人了,为什么一个个还不肯放过我呢?”她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神经致般恨声恨调地说:“这漠北皇子也太可恶!我当时就想好了,要是他对我无礼,我就干脆以死明志……”
     
      太后惊诧地看着她,心头一瞬间生出无限荒谬的感觉来,难道——刘太妃是以为对方真冲着她来的?
     
      李未央同样十分惊讶,她突然意识到刘太妃在说什么,对方分明是觉得漠北四皇子是看中了她的美色,才会做出拦路打劫的行动,这——是否过于自恋了一点。
     
      太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不管怎么样,能平安回来就好啊!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说了。”
     
      刘太妃听了这话之后更加愤怒,几乎大吼起来:“他居然还敢在外头说什么这马车里是他的新婚妻子,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太后娘娘,您一定得让陛下把他捉回来千刀万剐!一定要千刀万剐!”
     
      太后哑然,安抚了好半天,才把刘太妃送走了,随后她看了一眼九公主,道:“你送安平县主出去吧。”
     
      九公主点了点头,向太后行礼后,与李未央一起退了出去。
     
      一出来,九公主就笑道:“刘太妃太奇怪了,我刚才还很内疚,被她这么一哭,我差点笑出来,看她年纪都那么大了,怎么会以为漠北皇子是冲着她去的啊,真是太可笑了。”
     
      李未央却没有笑,只是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刘太妃不过是没缓过劲儿来。”等她知道漠北四皇子的真实目的并不在于她,只是错掳了人,还不知道要为今天说的话悔恨成什么样子。
     
      九公主又道:“只是七哥明明也安排了人手准备在半途上把刘太妃救回来,再给漠北皇子扣个强行掳人的帽子,怎么会被太子抢先下手呢?”
     
      李未央叹息道:“这种事情,太子殿下怎么会容人专美于前呢。”事实上,她已经特别关照过拓跋玉,若是太子或者拓跋真有所行动,就让他不要沾手,趁早把这个仇给他们去结。现在那李元衡,只怕把太子也一起恨上了。
     
      九公主看她一眼,宽慰道:“未央姐姐,现在那漠北皇子逃跑了,你也不必再躲着他,想必他不敢再回头的!而且今后他都不会再踏入京都一步了,居然强行掳走太妃,明天这事情传遍天下,他要成为各国的笑柄了,真是可悲。不过,到底还是可惜没有抓到人啊,若是抓到了来个人赃并获,漠北皇室可要被气死了。”
     
      九公主到现在还以为她是在帮着李未央摆脱李元衡,甚至于她觉得李未央这么做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可费了这么多心思,怎么会如此简单?李未央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认真解释,九公主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就算完了吗?好戏不过演了一半儿。
     
      九公主看李未央若有所思,便又道:“这一路逃过去,没有物资和接应,那漠北皇子也是要吃苦头的——算是给他一个教训!惩罚他总是来纠缠你!”
     
      李未央的笑容更深,却是没有再多言。
     
      此刻的李元衡正是无比的狼狈,他等了半日都不见李未央来,便猜到她不肯跟自己走,可这些日子以来他被她勾得实在是心痒痒,想到被这个女人耍了一把,他实在是不能甘心,便索性听从蒋华的吩咐,和他里应外合避开了皇帝的眼线,提早离开京都不说,还将李家的马车给劫了。可惜刚刚走出城门口就撞上太子的马车,他知道如今皇帝动了扣他做人质的心思,又怎么会让太子发现他提前离开呢?可惜狭路相逢,他不得不丢了李未央和护卫们,仅仅带了和畅一路逃出来。
     
      他们一路狂奔,竟不休息。身后则是皇帝吩咐了一千禁卫军策马紧追。为了躲避追兵,李元衡与和畅两人换了装扮,一路往北边而去,只是他们二人平日里都是锦衣玉食,钱袋还是放在随从身上,如今两人都是身无分文,根本没法子走多远,追兵又四处搜查,他们只能就地躲藏在逃难的人群之中。走了整整四天都没有离开大历的边境,反倒因为过度盘查而滞留在绥城。
     
      然而就在此刻,转机突然到来,先是有人莫名为他们安排食宿,又是送上银钱和马车,他无比警醒,正要捉住来人询问个清楚,却突然认出对方正是蒋家的管家,蒋管家赶忙递上出关的文书,告知他们一切都是李未央设计的,害的他们错误掳走了那太妃娘娘,这才受到皇帝的通缉,如今之计只能乔装改扮尽快离开大历。
     
      李元衡原本尚且存了十二分的怀疑,可是见到出关的文书便也不再多想,仔细检查了一遍真伪之后,便带了银钱、四轮马车,雇了车夫上路。一路轻车简从,就靠了那出关的文书,才顺利地离开了大历的边境。
     
      从马车里探出头,和畅突然笑道:“四哥,咱们马上就要离开大历了!”她原本是最警惕不过的,可是这长时间的压抑和对追兵的莫名恐惧,再加上眼前就要见到漠北的军队,令她开始有点放松了警惕。
     
      李元衡点了点头,道:“我总有一天会报这次的仇!”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绝对不能就这么放了李未央!这样一想,李元衡的神情越发阴厉。其实他们并没有完全摆脱大历的追兵,这些人仿佛阴魂不散似的,一直紧跟着不放。李元衡知道,皇帝特地派了七皇子拓跋玉率兵一路急追,如今到了两国交界处,正是彼此都紧紧盯着的地界,原本的一千禁军早已和边境上的十万大军汇合在一起了。
     
      虽然前面就是漠北的五十万军队,但李元衡不敢冒险停下,只是拼命向前奔逃,他已经决定,等他到了漠北,立刻起兵攻击大历。不过区区十万人,原本就势单力孤,再加上大历地震之后,正是元气大伤,此刻起兵进攻实在是太好不过了!等他一路打到大历国都,就砍了那李未央的头颅来泄恨!以报这个丫头的戏弄之仇!
     
      和畅看了李元衡阴冷的表情一眼,不由摇了摇头,她原本以为李未央有多么了不起的计划,却原来只不过是戏弄了他们一场,还不是让李元衡抓住机会逃了出来吗?将来会引起多么可怕的后果,只怕那丫头还不知道呢!等到大历血流成河,李未央一定会为今天轻率的戏弄而后悔!当初她以为李未央跟自己是一类人,还真是高看她了!李未央不过是个无知又仗着小聪明戏弄人的蠢货而已!
     
      前面就是万里草原,马车一路向前狂奔,李元衡哈哈大笑,等他回到军队之中,掉转头来就会杀了拓跋玉!
     
      就在此时,漠北的哨兵已经发现了他们。
     
      看向那面军旗,金色的旗帜上是一只黑色的狼头,李元衡不由心中一阵狂喜。位于前列的先头军队早已得到消息,在此等候四皇子的到来,却显然没想到他们身后还有追兵,马车一路奔入队列之中才匆匆停下。
     
      “后方有十万骑兵,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李元衡大声问道。
     
      “殿下,五十万人已经集结完毕,陛下早已有旨,就等着殿下下令。”立刻便有将领回答了李元衡的话,并且还要向他行礼。
     
      “非常时期,俗礼全免。立刻摆开阵势,准备迎敌!”李元衡跳下了马车,飞快地转身上了一匹战马,和畅也同样紧随其后。
     
      听到四皇子下令,立刻有士兵摸出一只牛角号,吹了起来。
     
      就在此时,拓跋玉已经率领前锋军队到了此处,他冷眼望着李元衡跑入队列之中,却只是大声向下命令道:“传令下去,纵火。”
     
      那些跟来的数万士兵齐声应是,立即将手中的火把点燃了,扔上了草原,随即退了回去。正是冬末,草木都已经干枯,天干物燥,风助火势,再加上风向从南向北,立刻在整个草原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李元衡暴怒道:“还不快找人扑灭火势!”
     
      拓跋玉还真是狠毒,谁都知道,草原上着火最是麻烦,因为火势猛,速度快,火头高,再加上草原开阔,河流少,火借风势将会迅速蔓延——尤其是对于漠北人来说,火灾发生后的牲畜卧盘形成暗火,有时长达几个月,留有死灰复燃的隐患,是极为危险的。但是草原风向多变,所以大历人绝对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火攻,因为有时候风向一变反而会造成己方的惨烈伤亡!
     
      再者漠北五十万人分批集结,并不曾惊动过大历,他们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用火攻势!拓跋玉明明只是追击自己,怎么会带着火把,难道是蓄谋已久——李元衡还来不及想这些,他只觉得自己足足有五十万人,哪怕一人吐一口唾沫也能想法子把火势控制住,却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巨响,自己的队伍中爆发出无数惨烈的哀号,他回头一看,却是那辆一路带着他们的马车突然爆炸,火势一下子蔓延开来,无数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在火上翻滚,发出异常惨烈的叫声。
     
      那马车,那马车被动过手脚!李元衡难以置信地盯着,明明是蒋华和他约定,让他们漠北出兵,这样皇帝就会重新启用蒋家,可是现在蒋华竟然敢用这样的马车来陷害自己!
     
      拓跋玉骑在马上,冷冷地望着对面的火焰翻滚,目光冷峻。周大寿说的没有错,今天的风向不会影响到大历,只会让漠北人伤亡惨重!而那辆马车也在大火的高温之下突然发生了爆炸,时机恰到好处!
     
      火焰已经烧过了千里草原,李元衡命手下士兵迅速断火道,却无济于事。他恨声道:“蒋华,你好!你太好了!原来一切都是你和他们联合起来害我!走着瞧吧!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显然,他已经将一切扣在了蒋家身上,他甚至觉得蒋家故意引他入京都,就是为了诛杀他,那所谓雪中送炭的马车,分明是加剧火势的催命符,蒋华,你实在是太狠毒了!什么盟约,根本就是为了让你蒋家重新得势的幌子!
     
      漠北士兵们不可能顺风跑,因为他们跑不过火势,他们不得不迎着风跑过来,可这样就落入了拓跋玉的包围圈。这一场仗打下来,二十万军队被俘虏,剩下的二十万人活活被烧死,李元衡只带着十万人仓皇逃走,拓跋玉兵不血刃,大获全胜。这种蹊跷的获胜之法,纵然连大历的士兵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赢得了胜利。
     
      拓跋玉望着眼前的熊熊烈火,长眸闪亮,脑中闪过李未央最后那颇有深意的笑容,不禁扬唇,低声道:“李元衡,再见了。”
     
      这场大火熊熊燃烧了一天,一路向北而去,浓烟滚滚,已是越烧越远,到了傍晚才在一场大雨之下熄灭。然而这一仗,却已经是重创了漠北人,往后十年,他们都没办法兴起大规模的战事了。
     
      此时的大历都城,却是一片宁静。“咣当”一声,本已落了锁的李家大门又被人打了开来。
     
      白芷为李未央掌灯,一路光影摇曳,李未央的身后,一轮素月清辉轻拍院墙,那微黯的朱色上似是蒙了层纱,朦胧缥缈如在梦中。
     
      李敏德迎头赶上来,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平常,丝毫也看不出刚刚和李未央一起谋划了五十万人的生死大事:“蒋家的管家已经离开了大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想这样做,一把火烧过去,漠北损失的不只是草地,今后的一年里,不知道会饿死多少牛羊,损伤多少百姓。只不过,大历一场地震,引来了漠北五十万大军,蒋华为了夺回兵权不惜出卖国家,他们自然会纵容漠北得到无数城池,这样才会轮到蒋家来力挽狂澜,我决不能容许蒋家人再掌权!”而且,按照惯例,漠北的军队所到一处,动不动便屠城,杀戮无辜平民,凌辱妇女,残害儿童,此皆是禽兽所为。这一把火下去,漠北皇帝不得不带百姓去往远处重新寻找水草丰美之地,纵然今年过去,明年草重新长上来,那漠北损失了五十万大军,也没办法再重新振作了。
     
      李敏德看着她,半晌方道:“我没想到你会把这个功劳送给拓跋玉,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他了。”
     
      李未央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冷淡地道:“是啊,我已经放弃他了。可是目前看来,他是最好的人选。这样的功劳,我宁愿送给一个陌生人,也不会送给蒋家和拓跋真的。相反,太子此次的鲁莽行动,却放跑了李元衡,可想而知,在两相对比之下,他会受到多大的责难。”
     
      听到这一句,白芷和墨竹面面相觑,李敏德却是心头大震:“我以为你是不舍的那些无辜的平民受难。”
     
      李未央笑了笑:“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要蒋家再无翻身之地。”要拓跋真望着那皇位,永远都得不到!至于其他……不过是顺带而已,她没有做好心人的必要,也没有做救世主的心。
     
      李敏德只是微笑,为了李未央的心愿,他什么都可以做,他微笑道:“李元衡此人锱铢必较,他现在觉得蒋华出卖背叛了他,一定会很快讨回来。”
     
      赵月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没有出声,此刻终于忍不住道:“可是,他不是应该先找咱们小姐报仇吗?”
     
      李未央回过身,看着赵月充满困惑的表情,只是柔声道:“不会的,他是一个特别高傲的人,他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背叛别人,决不能容许别人背叛他啊。我跟他之间,本来就不是朋友,我戏弄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蒋华,却是将他的五十万大军送入了死地,说不定,他现在觉得蒋华根本是设计了一场局去害他,你说,他会怎么对付蒋家呢?是恨不能将他们撕碎吧。”
     
      李未央虽然和李元衡相处的时间不久,却看透了对方的性格,他和拓跋真一样,最看重的是大业,蒋华“破坏”了对方的大业,让那五十万大军有来无回,他也必定彻底丢失了漠北的皇位,一回去只怕就要接受惩处,可想而知,他会有多么憎恨蒋华,怕是不顾一切也要先报了这个仇吧。
     
      蒋华,是你想要设计我的,就不能怪我狠毒。更何况,你一直想要的是我的性命,我自然也要如此回报你了。李未央看着夜风起,声音越发轻了:“已经要到春天了吧,这风都不觉着冷了。”
     
      蒋府,两日后的一个清晨。蒋华每天夜里都会头痛,不点上浓香根本就没办法入睡,可尽管如此,他依旧醒的早。隐隐听得窗外鸡啼声,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叫了一声贴身丫头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大亮,屋子里的烛火燃的欲尽,他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就看到屋子里有两个死人,两个都是守夜的丫头。他的目光一凝,一股寒意自背脊升起,快速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甚至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快步走了出去。外面的院子,都是尸体。他不看那些下人一眼,几乎是一路飞奔,刚走到门口,便见到了一地的护卫,都已经被人割断了喉咙。
     
      走廊屋宇之上明珠碧玉闪闪生辉,可他却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呕吐起来。很快,他不得不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他父亲的院子里去。院子里碧瓦红墙,庭院之中花木茂盛,鸟鸣声清脆异常……一只雀鸟停在一旁的窗台上,歪着头静静看着蜿蜒的鲜血从房内地面缓缓流出,停在了门槛之下便再也流不出来。
     
      从门槛进去的时候,蒋华一个踉跄,整个人被门槛扳倒,摔得十分狼狈,他抬起头,盯着床上的人,目光已经完全都不会动了。
     
      蒋旭和蒋大夫人并肩躺在床上,两人都已气绝身亡,房里物品完好无损,房门紧闭,但蒋旭的头被人砍了数下,虽然仍旧连在身上,却已经是无比的可怖……
     
      京兆尹姚长青赶到蒋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这座异常寂静的大宅,在早晨负责送菜的小贩从后门进去的时候,一切都爆发开来。姚长青得了报,连轿子都来不及坐,一路打马飞奔而来,快步地冲进了蒋家,一路上看到数百具尸体,他一时惊骇,蒋家竟然藏了如此之多的暗卫,不,这里还有四五十人左右,并非蒋家的暗卫,那么,他们是杀手?——可现在他已经没法子再管这些,他迫切地需要知道,蒋家的主人们是否还活着!他不知道主人的屋子在何处,只能一路带着护卫们向里搜寻,最终找到了蒋旭的房前。
     
      刚刚进了屋子,却见到房里又是遍地鲜血,屋子里有迷香的气息,可见杀手是用了药的……姚长青的目光在屋子里搜索,掠过床上的两具尸体,最终落在了屋子的角落里。那个角落里有一个灰扑扑的影子,一个人的脖子垂着,像欲死的蝴蝶的,徒劳的挣扎着。他坐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光影生生拖出了一片黑影,铺在地面上,看起来十分的阴森。
     
      “三公子——”姚长青愣住了,盯着那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蒋家一夕之间全部死光了,为什么?蒋旭、蒋厉、蒋洋,蒋家两位夫人——杀手甚至连蒋家的鸡犬都没有放过,是怎么样的仇恨要做到这个地步?而为什么蒋华一个人却活了下来?
     
      可这不会是仁慈,单独留下蒋华,更像是异常残酷的刑罚,让他活着看全部的亲人死于非命。可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蒋家是百年大族,暗地里藏有那么多的暗卫,重重森严的守卫,蒋旭和原本去迎接蒋国公却半途返回的蒋洋,甚至是回家丁忧不过半月的国公府二房老爷蒋厉,全都是用兵如神的将领,他们怎么会毫无察觉就这么被人杀了,这究竟是一股怎么样可怕的力量?
     
      一系列的问题在姚长青的脑海中盘旋,让他几乎都陷入了迷蒙之中。他不得已,上前一步问蒋华,意图从他身上得到真相。
     
      蒋华慢慢地抬起头,盯着姚长青,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又仿佛没看到,亦或者是看到了也根本不在意,他径自起了身。
     
      姚长青上去拦住他,然而蒋华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掀翻在地上,愤恨地发出一声嘶吼!是漠北人!他知道是漠北人!那些人留下了狼的图腾!在他父亲的脸上,刻下了狼的图腾!
     
      是!他蒋华是跟漠北人有密切的来往,甚至可以说他早已背叛了国家,但这只是那些蠢蛋以为的背叛!如今的皇室早已腐朽,总有一天要被取代,他们蒋家世代功勋,人才辈出,为什么不可以取拓跋氏而代之!但这个念头,他从来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过,甚至连祖父都不知道。
     
      蒋华一直在秘密地与漠北,与南疆人联系,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有用的,他全部都可以交往,可以利用!漠北这么多年来,在大历布置了一批秘密的力量,是他蒋华为他们训练的队伍!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只为了有朝一日派上用场!他有谋略,李元衡有野心,他们一个要蒋家的千秋万代,一个要漠北的霸权,他们是亲密的合作伙伴,虽然彼此都存在着戒心,但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为对方训练秘密武器——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死士对付漠北大皇子,对方也可以出卖漠北的军报给他换取合适的利益!他们都可以说是叛国者,但同样的,他们都是战争胜败的操纵者!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真相!
     
      哪怕被李未央逼成这个样子,蒋华也从来没有想过动用这支队伍,因为不到万不得已,这些漠北人决不能出现在京都!他不会因为一个愚蠢的女人放弃谋划多年的局面!可是现在,看看李元衡究竟做了什么!他竟然用蒋华训练出来的秘密杀手,反过来杀光了蒋家的人!是的,全部都死了,除了他蒋华!简直是可笑,天底下竟然有这样可笑的事!
     
      蒋华想起了那封战报,拓跋玉原本是追击漠北四皇子而去,却迎头碰上了早已在大历边境之处集结的五十万漠北军队,是,大家都知道漠北人在秘密集结,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发动进攻,偏偏被拓跋玉撞上!不仅如此,他还完美地击退了这支庞大的军队,用一种骇人的法子,火攻。若是当时风向发生了变化,拓跋玉必死无疑,大历的十万军队也是全军覆没,然而他赢了,赢得兵不血刃,赢得堪称完美!
     
      皇帝龙心大悦的同时,放弃了原本要启用蒋家的打算——那时候蒋华都不明白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原本李元衡不是说过掌控住了李未央吗?可为什么最后他掳走的人却变成了太妃?李元衡不光成了全天下的笑柄,还将五十万军队葬送在了一场诡异的战场上。
     
      如今,蒋华看着满地的尸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李未央的面孔。
     
      她在微笑,悄然的,无情的,充满了冷漠的嘲讽。
     
      她一直默不作声,与李元衡虚以为蛇,让他以为一切胜券在握,只等着李未央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可实际上,她一直在策划着,让李元衡逃亡,让漠北惨败,看他和李元衡结成死仇!他早该猜到的,在蒋家管家莫名其妙消失的那个晚上,他早该想到的,李未央一定是用了法子让李元衡以为一切都是他蒋华策划的,盛怒之下的李元衡只会不顾一切后果杀了蒋家泄愤,但却会留下他蒋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秘密杀手杀了全部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蒋华的至亲,居然是死在他一手训练的杀手手中,笑话,天大的笑话!
     
      姚长青看着状若疯癫的蒋华,连忙吩咐人上去看住他,可是蒋华虽然摇摇晃晃的,力气却是奇大无比,他突然走向了一旁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点燃了火折子,淡蓝色的火焰一点即燃,摇曳着扑向半空中,很快蒋家屋子里的床幔全部烧着,蒋华瞪着那火势冷笑。
     
      “快!快去救火!”姚长青大声地喊着,他简直是难以置信,蒋华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情,他竟然纵火焚烧蒋旭的尸体——“快拉住三公子!”
     
      护卫们冲上去,牢牢按住蒋华,蒋华只觉得喉头一阵腥甜,那血就像关不住闸门似的喷涌而出!他低下头,见到自己的胸前满是鲜红的血迹,他却开始狂笑不止!
     
      他好后悔,真的好后悔,若是他不曾替李元衡训练这批人,蒋家人就不会死;若是他不曾让李元衡进京,蒋家人就不会死;若是他不顾一切先动用了这批力量,现在死的人就是李未央!李未央,你步步为营,以退为进,诱敌深入,就只为今朝这致命一击!
     
      李未央啊李未央,你心机之深,用心之毒,世上再也无人可以比拟!
     
      最终,他一手掩住胸口弯下腰去,众人只见这向来最是聪明睿智,骄傲不可一世的蒋家三公子,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哭的蜷成了一团!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