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7 针锋相对

    庶女有毒

    157 针锋相对


        白芷、墨竹提心吊胆地看着一直个性冷淡的李未央用这样刻薄且冷漠的态度对待别人,尤其这个人,还是一直很亲近的三少爷。

        李敏德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道:“未央,这茶冷了,我重新倒一杯,好不好?”

        李未央冷冷道:“李敏德,我真的受够你了!一直缠着我你不烦么?你不烦我都烦了!每次看到你这张脸,我就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救你!”

        不,这不是她的心里话。

        她明明,从来没有后悔过,不仅如此,她甚至是感激的,满怀欣喜的。李敏德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这一点,非常重要。

        李敏德的神情却异常平静,甚至看不到一丝怒意:“未央,我不会走的,不管你说什么。”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你从前就依赖我,现在你有自己的势力,有自己的暗卫,可是你还是一直像条狗一样呆在我身边,这不过是你下意识地依赖我,你害怕去面对外面的世界,害怕去面对你自己的敌人,说什么留在我的身边,根本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逃避你的仇恨,你不过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李敏德怔了一下,眼底深深地受伤,可是面上却是笑容:“未央——”

        李未央语气更冷:“你是为了等我对你动心吗?这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喜欢你,我对你永远不过是那点怜悯!可是你死缠烂打,只会磨掉我最后的一点怜悯,让我连看到你都觉得厌烦!所以,趁着我还没有赶你走,自动自发地消失!”

        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她不是这样想的。她不过是希望他有自己的人生,不要跟在她这样一个只有仇恨的人身边,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她的身上,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李敏德:“不,我喜欢在你身边,哪怕……”

        李未央打断他,声音异常冷酷:“好了,你已经浪费了我最后一点耐心,我真的不想再和你说一个字,因为怎么说你都不会懂!”

        李敏德愣了一下,突然探身,仿佛是要替李未央拉过锦被,可是还没等他碰到她,她的手已经推了他一下,她的指甲很尖利,他的脖子,立刻显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李未央眼底飞快地闪过一丝不忍,随后别过脸,像是已经无法再忍受和他说话:“快出去!”

        李敏德在原地,像是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看着她,眼睛里除了受伤,却是痛苦,但他没有再说一个字,只是静静站了一会,才缓步走了出去。

        白芷蹲下了身子,仔细收拾着地上的碎片,墨竹却是抿着嘴巴,没有说话。李未央抬起眼睛,盯着墨竹欲言又止的模样,冰冷地道:“你要说什么?”

        墨竹低下头,道:“奴婢不敢。”

        李未央不再望她,翻了个身,看向床内的雕花,冷声道:“都出去吧!”

        墨竹还想要说什么,白芷却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多言。墨竹咬住嘴唇,跺了跺脚,转身走了。白芷却叹了一口气,将碎瓷片都收拾了,才低声道:“小姐,你这是何苦?”

        就在她以为李未央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见她的声音轻轻传来:“白芷,留在我身边的人,好像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你说是不是?”

        白芷一愣,连忙道:“小姐说什么?你是乱想了,今天的事情不过是个意外。”

        “是啊,也许是意外,也许是跟我没关系,但若是有关呢?老天爷或许在警告我,我是一个不吉祥的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敏德陪在我身边呢?”

        白芷见她这样说,不由心疼地低唤:“小姐。”

        李未央轻轻一笑:“我没事。”顿了顿,她却突然出声问:“我刚才是不是很过分?”

        白芷的眼睛里含着一丝泪光:“小姐……”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要犹豫不决,李未央狠下心肠,道:“我是为他好。”

        天色已经蒙蒙发亮,屋子里,老夫人手捏佛珠诵声不止,李敏康守着孙沿君的尸体不让人碰,管家鞠躬不已:“二少爷节哀,可这人总还是要收拾的啊,总不能一直这样。”

        二夫人拽住李敏康的袖子:“傻孩子,松手吧。你媳妇儿都没了,你这样又有什么用?”她心里想着,媳妇儿没了还能再娶一个,这样伤心坏了身体怎么办?她只有这样一个儿子,哪里舍得让他也跟着倒下呢?只不过,这一回李敏康却是没有理睬她,兀自眼睛发直地盯着孙沿君。

        老夫人慢慢地叹了一口气,孙媳妇的眼睛是睁着的,孙子试图给她合上,却没有任何用处,这是死不瞑目啊。到底什么人这样恶毒,竟然用了这么毒辣的手段,简直就像是在蓄意报复。孙媳妇到底和谁结下这样的死仇呢?老夫人想着,不由摇了摇头。

        二夫人还在说:“这是君儿这孩子没福,在咱家这些日子,也不算委屈了她——你赶紧去歇下,哦,我得吩咐人准备点艾草为你去秽避邪,毕竟她是咽了气的,你挨着她这么久,实在是不吉利——”这话说出来,原本孙府跟过来的丫头妈妈们,都禁不住地对二夫人怒目而视。

        看着李敏康没有反应,二夫人狠了狠心,道:“来人,给我把二少爷拉开。”立刻便有四个仆从过来,硬生生地把李敏康架走,李敏康拼命地挣扎,毕竟是文弱书生,竟然挣不脱五大三粗的仆从,脸上只是涕泪横流,完全不见往日里端方的模样,屋子里已经是一团混乱。

        就在这时候,众人突然听见一声清冷的女声:“全部住手!”他们向门口外望去,却见到李未央一脸面无表情、身上穿着素净的衣裳,显然刚刚已经特意去换过,她冷冷地道:“二少夫人刚刚去世,你们在这里闹什么!”

        二夫人冷眼瞧她:“我说郡主,你跑到这里来发号什么施令!我们这一房的事情,需要你安平郡主过问吗?你可别会错了主意!”

        李未央脸上划过一丝冷笑,“二婶,你有空在这里闹,不如想想,待会儿怎么跟孙将军和孙夫人解释为好!人家好端端的女儿嫁过来这么快就没了,你要如何交代!”

        二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是啊,其他事情都好说,孙家那边可不是好招惹的,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哑然,随后结结巴巴道:“怎么……怎么交代,这分明是他家女儿不贤,在外头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现在落到这个下场,我没有责怪他们养出好女儿,败坏了我家名声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李未央的笑容变得无比冰冷,转头问管家道:“听见二夫人说什么了吗?待会儿孙家来人,你就全部如实告诉他们,并且这些话都是二夫人说的。”

        “李未央,你别太嚣张了!”这话怎么能去亲家那里说,孙大人可是个武将,生气起来说不准直接就把自己给砍了!她想到这里,不由满面怒容地道。

        李未央转头对老夫人道:“老夫人,您看呢?”

        老夫人慢慢转着手里头的佛珠,淡淡道:“老二家的,你就不要得理不饶人了,你刚才闹得我脑壳疼,若是再这样不知道轻重,就分家另过吧。”

        二夫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刚才的举动已经引起了众怒,谁也不肯帮她开口说一句,就连她亲生女儿李常茹,面上都是一副被吓到的神情。二夫人茫然地看了一圈,找不到任何的外援,她突然才明白,李未央在这个家里已经到了一手遮天的地步。“好!好!你们自己处理吧!我再也不想管了!”她甩了袖子,夺门就走。

        “娘!”李常茹叫了一声,可是看了一眼老夫人的神情,却还是没敢叫她回来。

        李未央冷冷望着她的背影,转而看向二哥李敏康。他的眼角还有微干的泪痕——从来直挺挺的腰板儿已经佝偻了下来,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这屋子里,他痛失爱妻,才是他们之中最悲伤的人。旁人看来,李敏康或许可怜,但是李未央瞧着却不是这想法。孙沿君选择他,是将一生都托付给了他,他此刻却只知道悲伤,甚至都没想去追查凶手。她摇了摇头,这终究是个无用的男人。

        她走到孙沿君的床边,伸出手,替她合上了眼睛,可是,等她的手离开,那双眼睛还是兀自睁着。李未央淡淡道:“二嫂,我会查出凶手的。”说着,她又轻轻拂过一次。

        这一次,孙沿君的眼睛奇迹般地闭上了。

        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刚才他们已经试过,可是毫无用处,可是李未央居然能够让孙沿君闭目,这说明了什么?李敏康动了动唇,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来……

        天还没亮,噩耗都传遍了各家。孙将军痛失爱女,亲自进宫去请求皇帝,皇帝下令恩赏孙氏三品淑人,这样一来,丧礼规制立刻便提高了,从李府看过去,整整一条街道白灯挂素,前来吊唁者众多。

        就在这时候,李老夫人却突然病了,说了连夜梦到孙沿君,又梦到去世的老丞相,早上醒转也是老泪纵横,因而越发的病体沉重,整个李家现在都是一片愁云惨雾。李未央知道,如今李老夫人的年纪越发大了,还不知道能撑多久。若是她一走,李萧然就要丁忧,还不知道会给整个局面带来怎样的变数。

        所以,李萧然可以说是李家最紧张的人,他甚至顾不上孙沿君的丧事,便日夜守候在李老夫人的病床跟前。李未央与罗妈妈说完话,正巧碰见李萧然满面愁容地走出来,他此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微驼着背,抬眼看见李未央,叹了一声:“我已经吩咐找最好的大夫,可惜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

        李未央看了一眼李萧然,慢慢道:“父亲,老夫人年纪大了,有个头疼脑热都是寻常,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才是。”

        “我知道,”太医也说过,老夫人的身体要好好将养,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他总是担心老夫人真的走了,自己的仕途……所以才会拼了命也想要让老夫人再多活十年二十年的。“未央,你母亲现在是凡事不管,家中的事你要多用心了,你年纪虽轻,该立的威势都要立起来。”他慢条斯理地如同在闲话家常,顿了顿又道:“……我都忘了和亲的事情,你这心里想必也不好受——”

        “父亲的心思。”李未央口气很淡,“女儿自然是明白的。”

        李萧然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未央。这个女儿,他越来越看不懂了……他发现,这个女儿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变得更有魄力,更加冷淡,那一双漆黑的眼睛也变得更加冷沉,顾盼之间从未有过这个年纪的少女应该有的天真烂漫,不小心望过去,有时便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似乎没有人再能猜透她心中所想。他垂下眼睛,叹了一口气,道:“父亲身边能依靠的,只剩下你了。”

        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从前他总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不把李未央放在眼里。可是现在,他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但事实上,他才不过四十多岁而已,便显得这样心事重重,步步为艰。

        李未央微笑,道:“是的,父亲。”

        孙沿君的丧礼办得很隆重,看在李萧然和孙将军的面子上,意外地来了不少显贵。永宁公主算是第一个意外之外的客人。按照道理说,孙沿君这样的身份,永宁公主根本不需要到访,不止如此,哪怕派个人来送吊仪,便已经是极为客气了,可她亲自来了,一下子所有人都分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全部愣在那里。

        永宁公主是来见李未央的,她吩咐人放下了丧仪,点名要见李未央。

        李未央足足拖了她半个时辰才肯见面,而且,脸色十分的冷淡:“公主亲自前来实在辛苦,请上座吧。”

        永宁公主见她面色不善,不由有点忐忑,却强自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她进了花厅,然而等婢女送了茶水上来,公主却不喝茶,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未央。

        李未央淡漠地瞧着她,道:“公主这样看我做什么?”

        永宁笑道:“这里不好说话,咱们另外找个地方——”

        李未央微笑:“公主,这里是我李家待客的花厅,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永宁公主咬牙,道:“未央,燕王殿下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李未央挑眉,道:“哦,这么说公主今天不是为了吊唁,而是为了未来夫婿而来?”

        永宁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李未央,你不要揣着明白当糊涂,我不过是——”

        李未央淡淡道:“公主不过是担心未央伤害燕王殿下而已。”

        永宁呼吸有点急促:“他是越西的燕王,你若是把他如何,你要如何向越西交代,如今联盟刚成,你这是要破坏合约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公主,你口口声声都是和谈,可实际上你若是真的关心两国的关系,就不会做出帮助元毓欺骗我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破坏和谈。所以,你这分明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真正的口是心非。”

        “李未央!你大胆!你可知道只要我去向父皇和太后说明——”永宁公主面上终于无比急切。

        李未央下意识地转动了一下手里的茶杯,口气非常平静:“公主是要去说,你为了一个男人,不惜出卖大历,甚至为替他报私仇将我骗到他那里去……哦,我倒是忘了,你一定不知道,七皇子就因为这样,捣毁了越西在大历的据点,发现了一批出卖大历情报的官员和将领,你说,若是这件事被陛下和太后娘娘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是你为了自己的夫婿出卖了国家,到时候,他们还会同意你这样嫁去越西吗?”

        永宁公主的额头渗出冷汗,她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她不过以为元毓是想要找李未央出气而已,那个所谓的据点,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元毓真的是为了利用她才刻意讨好?就算是这样,这门婚事已经成为定局,她不想再做一次寡妇!她定了定神,声音变得柔缓:“未央,你聪明过人,七弟曾经多次夸奖过你,我不想跟你为敌,我不过是希望能够平平安安嫁去越西。算是我请求你,放过他吧!”

        永宁公主向来高高在上,还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她跟皇帝可以发脾气,因为她捏准了皇帝的愧疚,知道他必定不会与自己较真,但李未央不会,永宁公主知道对方是个很聪明,很冷静,而且很无情的人,她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惹怒了对方,若是再用身份压人,她倒是不怕李未央会如何,只怕元毓的小命不保。

        “未央,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这个——我一定会补偿你的,我在这里答应你,只要你肯放过元毓,我什么都肯为你做。”永宁郑重地道。李未央铁石心肠,哀求更是没有用,不如用此来交换一个条件。

        “公主,你马上要嫁去越西了,你的这个承诺,真的有用吗?”李未央提醒道。

        永宁知道对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干脆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我不管去了哪里,都是大历的公主,李未央,你杀了元毓,除了泄愤之外,对于大局并没有什么好处,可你若是放了他,我会欠你一个人情,十年,二十年,不管什么时候你来找我,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我知道你现在总是一帆风顺,可将来不管是谁登基,对你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三弟不会放过你,七弟你也不想要,但他们是男人,而且手掌权力身居高位,一旦真的惹怒了他们,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也许有一天,你会需要我的帮助。”

        李未央没有动,也没有接那块令牌。

        永宁公主静静望着她,知道她在衡量,便继续道:“纵然你永远不需要,可留下一条后路,又有什么不好?”

        李未央笑了,她慢慢道:“公主,一块令牌永远不过是死物,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永宁冷笑了一声,道:“李未央,你太小看我了。既然给了你承诺,我便不会变卦。若我有违此誓,愿遭天打雷劈,永生永世沉沦地狱,再无翻身之日!”

        大历人发誓是为求信,证明自己心地真纯,让天地为我证明,表明这个心是真的。将生命交于天地神灵作证,一般人是绝对不会违反自己的誓言,而这誓言,也是绝对不会随便发的。可是李未央却不信,拓拔真那种人便可以轻易违背自己的誓言,永宁是他的姐姐,未必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况且,她并不需要永宁公主的帮助,这种誓言没有存在的必要。

        但是,永宁说得对,现在杀了元毓,对自己没有太大的好处,还会招来永宁公主发疯一样的怨恨。李未央并不担心招来报复,不过,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好,我答应你,到时候你离京,新郎官会完好无损地出现。”李未央微笑着回答。

        永宁松了一口气,她相信李未央,随后她慢慢道:“如此,我便敬候佳音。”说着,她便要起身离去,李未央突然道:“公主在大历生活多年,最重要的依仗就是皇帝陛下,如今越西和大历结盟,公主可以平安无忧,但若是有一天两国翻脸,公主的日子会很难受。所以,请公主保重吧。”

        永宁公主一愣,脚步也停滞了片刻,随后她头也不回地道:“多谢你的提醒,可惜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说完,便快步走了出去。

        李未央送走了永宁公主,独自在花厅里坐了一会儿,直到有人来禀报说三皇子和三皇子妃到访,李未央有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她皱起了眉头,拓跋真和安国公主,他们来干什么?但是很快,她便想到,李萧然在朝中一枝独秀,李家的丧事,三皇子自然要亲自到访才显得慎重,或许,表面上看,他是代替太子来的,真正的目的,恐怕没人会知道。

        李府的花园从湖泊那里分成内园和外园,中间用花木、甬道等间隔开来,并没有十分明确的界限,但是内外却是分明,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发现有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正抱着一个小男孩哄着。那男孩子,生得粉雕玉琢,眼睛大大,却是不停地揉眼睛,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怎么都哄不住。

        李未央脸色一沉,道:“敏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乳娘见到李未央来了,顿时吃了一惊,赶紧从安国公主怀里接过李敏之,道:“四少爷,赶紧下来,郡主要生气了。”

        安国松了手,李敏之躲到乳娘的怀里,黑亮的大眼睛含着眼泪,警惕地盯着安国公主。安国笑道:“郡主这是怎么了,我是看你弟弟生得漂亮,又十分可爱,刚刚抱起来,你就过来了,是怕我伤害你的弟弟吗?”

        李未央口气十分客气:“敏之是个小孩子,自然很怕生的,公主还是不要太过靠近的他的好。”

        李敏之到了乳娘怀里,就不哭了,可见他很不喜欢安国公主。安国公主却仿佛对他很感兴趣,认真看了一会儿,仿佛觉得心情十分愉快,笑道:“想不到李府的四少爷这样认生。”

        李未央冷笑,李敏之不是认生,是敏感,所有对他心怀恶意的人靠近,他自然而然就会嚎啕大哭起来。那一张笑呵呵的小脸会立刻就哭花了……可见,敏之是个天资聪颖而且心怀警惕的孩子。李未央轻声道:“公主是来参加丧礼的么?”

        安国公主笑了笑,道:“是,三皇子正在前厅,我一个人闷得慌,便跑到这里来了,郡主不介意吧。”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这里是内院,但公主是女眷,所以自然是无妨的。只是这时间正逢多事之秋,我家祖母不能起来迎接您了。”

        安国面上奇怪道:“李老夫人病了吗?”

        李未央点头,自然道:“是啊,我二嫂这次突然罹难,家中人都很伤心,老夫人表面上没有妨碍,可是不过两天就病倒了。说是总瞧见二嫂死的惨状,唉,也是凶手过于狠毒了。她怕是不知道,用越残忍的法子杀人,那人的灵魂就越是会在阳间徘徊不去,老夫人这次病得古怪,怕是二嫂缠着要她做主呢!”

        安国公主手一颤,用冷淡的声音道:“哦,原来她是惨死的么?”

        李未央敏锐地注意到了安国公主的不安,却装作没有看到,只是叹了口气道:“是啊,二嫂死得太惨,死了之后眼睛都合不上呢。再加上她是出身将门之家,煞气本来就重,怕是死了之后天地都不敢收,只能任由她在阳间游荡。我二哥也是痴情,天天守着她的尸体不肯放手,还特地弄来了一个什么还魂咒,说是可以让她夜间托梦,告之他究竟谁是杀人凶手。”一副感慨的样子。

        安国公主勉强笑道:“这种无稽之谈,你怎么都相信呢!所谓鬼神之说——”

        李未央微笑,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公主若是火旺低,还是不要在这里久留,免得鬼魂缠身。”

        安国冷笑一声,道:“我堂堂金枝玉叶,怎么会怕这些!”

        李未央见她如此也不多言,径自走到一边去,李敏之不知道家中有丧事,睁大了一双眼睛听着不远处的梆鼓声,很苦恼的模样。李未央走到他面前,轻轻抱起了他,两岁的敏之,已经自己能跑能跳,小嘴吧嗒吧嗒道:“姐姐,姐姐……”李未央微笑,他便伸出手去拉她的木钗,一下子弄乱了她的青丝,李未央反而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脑袋。

        安国公主摸不清李未央的心思,不由皱起了眉头。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若是二嫂还活着,再过一年,家中就要有小孩子出世了。”

        安国公主正在愣神,心不在焉地道:“是啊,真是可怜。”

        李未央逗弄敏之的手顿住了,敏之好奇地瞪大黑眼睛看着自己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变得很安静。李未央看进了敏之的眼睛,孩子的黑色瞳孔,天真,干净,一尘不染,没有任何一点的忧愁和烦恼。真好啊——她微笑,将敏之还给了乳娘,道:“带四少爷回去吧。”

        安国觉得这里的气氛莫名地很压抑,眼前的李未央虽然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那双眼睛仿佛洞悉了自己的秘密,让她十分的不安,她咳嗽了一声,恢复了往常高傲的模样:“好了,我得走了。”

        李未央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一双古井般的眸子在安国的脸上停留片刻,轻声道:“多谢公主前来吊唁,公主慢走。”

        等安国公主带着大批的随从浩浩荡荡地离开,李未央的笑容沉寂了下来。一旁的赵月走了出来,她原本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守着,仿佛李未央的影子一般,明明在阳光之下,却令人视而不见。“小姐——”

        李未央淡淡道:“是安国公主所为。”

        赵月不由惊诧,她突然明白了李未央的意思:“安国公主?可是怎么会?”

        李未央面容变得冰冷:“安国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她必定有所图谋。在我刚才说起二嫂怀孕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半点的惊讶,仿佛早已知道这一点。可是当时二嫂告诉过我,她怀孕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可是刚才安国甚至没有问一句,不是很奇怪吗?”

        赵月不由皱眉:“可这不过是小姐你的猜测,未必是真的。”

        李未央冷笑,她的牙齿微微咬了起来,一个字一个字道,“刚才我说起二嫂的冤魂在李家游荡,你看见没有,她的表情和声音都在颤抖,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安国公主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敌人,这事情必定要很慎重,赵月不安道:“可是小姐真的能确信吗?”

        李未央微笑:“是啊,这是我的猜测。可是这京都谁会如安国公主一般的残忍,会选择这样可怕的死法!”

        赵月不说话了,她想要反驳李未央的话,可她知道,小姐的猜测是对的。但她的内心也存在着一种不敢置信:“小姐,奴婢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安国公主对二少夫人下这种毒手。”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是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安国公主虽然残忍,但她并不是个十分愚蠢的人,她刚刚嫁入三皇子府,还没有站稳脚跟,不会轻易和人结仇。更别提孙沿君身份特别,既是李家的媳妇,又是孙将军的爱女,安国纵然看自己不顺眼,也不会轻易去动孙沿君,这样太冒险,也太愚蠢。是什么促使她做出这样的行为呢?

        不远处,李敏德静静望着李未央,他的眼神,如晚间波光潋滟的湖面,泛起层层耀眼夺目的光亮,又似万千缠绕的细丝,一根根,一点点紧紧缠绕在那抹纤细的身影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赵楠看着自家主子失魂落魄的表情,不由叹息:“主子,越西已经连发十二道书,催促您尽快动身回去。”

        李敏德淡淡道:“现在我不能立刻离开大历。”

        赵楠脸上现出急切,道:“属下知道主子舍不得郡主,可是郡主身边会有人照料的,您这是何苦——”

        李敏德回头,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冬日里的寒冰,一下子冻结了赵楠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可是李敏德只是目光冷淡,并没有责骂他的意思,赵楠默立良久,终究壮起胆子道:“主子,您回去越西,还会碰到更好的女子——”

        李敏德突然笑了:“你说的对,我若是想要娶个美貌的、聪明的、贤惠的,都是应有尽有,可李未央呢,世上只有一个李未央而已。如果不是她,其他人又有什么意义?”

        赵楠不说话了,他不能理解这样的感情,他也不想明白,他只知道,越西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一个月内将少主人带回去,不惜一切代价。

        花厅里,三皇子拓跋真好生安慰了一番李家的二少爷李敏康,仿佛真心将他当成朋友一般看待,李敏康毕竟是宽厚的人,正逢大难,遇到三皇子这样纡尊降贵的人,并没有多想,不免有些感动。

        二人正说话,廊外就是一阵脚步声响,须臾间,安国公主招招摇摇地掀帘进来,朝三皇子行了礼,她在外面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面对三皇子,这只是她的夫君,一样要行常礼。

        拓跋真淡淡点头,随后对身后的李敏康道:“二少爷要节哀才是,我改日再来看望你。”说着,他便和安国公主一起离开。

        上了马车,安国公主换了神情,变得十分不安。拓跋真冷眼望着她,却在她抬起眼睛的瞬间,放柔了神情,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说去看望安平郡主么,回来怎么就这个样子?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么?”

        安国公主嘟起嘴,依着拓拔真,道:“我走到哪里人家都要敬重我三分,偏偏这个李未央,好像从来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安国公主似乎一直对李未央怀有敌意,这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几乎是从她嫁过来开始,三天有两天会向他说这样的话,仿佛是在故意试探他的反应,看他对李未央是什么样的想法,今天这话一听便知又是针对李未央,拓拔真按下心头陡起的不耐,尽量和颜悦色地道:“她毕竟是太后的义女,辈分上比我都要高,连皇姐见到她都要礼遇三分,你何必跟她争夺一时长短呢?这又有什么所谓?”

        当我不知道你的心,你压根就是忘不了那个狐媚子!安国公主冷笑一声,“明明是一副冷心肠,却还要装作清高的模样,真是天生的下作!”

        还是不依不饶!他的耳朵都已经听出老茧了,拓跋真也不再耐烦,凝了唇边笑意,冷冷地道:“这话别再让我听见第二次——你也是金枝玉叶,若是这话真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待你!你堂堂一个皇子妃,说这种拈酸吃醋的话,何等的失态!”

        拓拔真原本打算利用安国公主对付李未央,可是这个女人进府之后,新婚第一日便借口小日子来不肯同房,拖了足足半个月却又说身体不适,他要招其他人侍寝,她却寻死觅活,甚至还将他一双美貌侍妾的眼睛都给挖了出来!这样的女人,何等的刁蛮任性!对他来说,女人偶尔争风吃醋也罢了,但若有一点真地冒犯了他的权威他就半点也容忍不得——无论多贵重的女人都不能娇纵过了头,否则无法无天起来,谁还辖制的了她?

        安国公主一愣,随即眼泪汪汪起来:“拓跋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说过会好好对待我的!现在成了亲,却翻脸不认人!李未央到底有什么好,能够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不过是个狐媚子!还是个阴森森的狐媚子!你解释清楚!你说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家里那么多不要脸的还不够,你还要惦记着她,你把我放在什么地位!”她这话说出来,已经是怒到了极点,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拓跋真狠狠给了一巴掌。

        她完全呆住:“你——”

        “下一次,不要在我面前撒泼,我很厌恶!你要记得!”拓跋真甩开帘子下了马车!

        安国公主自小在家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待遇,但无奈一颗心第一次见到拓跋真的时候就完全遗落在他的身上,却没想到这才新婚半个月就得了他一个耳光,顿时恼恨地起身把马车里精美的陈设砸了一地。一旁的婢女惊慌失措地看着公主,头垂得低低的,却听见安国公主咬牙切齿道:“李未央,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那声音,仿佛是野兽在磨牙,带着极端的可怖。

        ------题外话------

        小秦:我发现,每次一到大开杀戒的前夕,大家就格外开心,这说明孩纸们内心充满了黑暗气息啊……

        编辑:真正黑暗的人是你吧==

        小秦:(⊙o⊙)…才不会,我是顺应民意的小秦

        PS:还有孩纸找不到小秦的微博,请搜索新浪微博“潇湘秦简”,那啥,因为孙姑娘的死,我的微博被大家评论淹没了,我是娇弱的食人花,乃们要怜惜,>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