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58 陷阱重重

    庶女有毒

    158 陷阱重重


        丧事办理的很顺利,虽然孙夫人在丧礼上哭的昏了过去,可是孙将军还算是通情达理,知道这件事情实在和李家是没有多大干系的,只咬了牙发誓,定要在一个月内找出幕后凶手。

        屋外,雨水格楞格愣打着窗,带来淅淅沥沥的响动。李未央坐在房间里,手里捧着针线和绣活。白芷端过来一碟香气四溢的点心,瞧了她一眼,却在小几上放了,不敢随随便便地出声打扰。墨竹见天色晚了,忙着在里间整理床铺,白芷见李未央神情倦怠,便将烛火点亮了一些,悄声道:“小姐,天色已经晚了,您怎么还不歇息?”

        李未央慢慢地绣好了芙蓉花下的金色鲤鱼,口气平淡:“只有最后几针,绣好了就去睡。”

        白芷看着李未央,不免觉得奇怪,这几日,李未央平静地异常叫人心惊。孙夫人在李家大闹了一场,被孙将军强行带回去了,就算这样,小姐都没有出面,只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静静地刺绣,可是小姐明明说过,要追查杀死二少夫人的凶手的。再者说,李未央平日里虽然并不刻意与孙沿君亲近,但每次对方来这个院子,白芷看得出来,小姐是真心高兴的。

        但她不明白,小姐如今为何能够如此冷静。

        墨竹收拾好了床铺,出来见到李未央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不免道:“小姐,这烛火看了会伤眼睛的,明儿白天再做吧。”她显然也很疑惑,因为李未央并不是一个喜欢做针线活的人,而且,往日里她都会坐着看书,极少碰针线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李未央不会刺绣,不过是她对女红没有太大兴趣,所以就连李敏之的小玩意,都是交给丫头们去做的。她对待亲弟弟尚且如此冷淡,手里的东西又是绣来给谁的呢?

        李未央没有回答,墨竹闷了一回,便问:“小姐,你绣的是小孩儿的肚兜?”

        白芷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再乱问,随后她走上去,给李未央添了茶水,道:“小姐若是需要,奴婢准备了一些。”

        李未央凝神想了想,“不,这要自己亲手做,才算是心意。”她很快收了针,抖了抖手里的红色肚兜,端详了片刻,问白芷道:“绣得好吗?”

        白芷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过来,点头道:“小姐的针线活做得很好。”把墨竹在一旁看得更加不明所以。

        李未央吩咐墨竹,道:“舀火盆来。”

        这天气,还没到用火盆的时候吧,墨竹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看白芷向她使眼色,这才反应过来:“奴婢这就去!”她刚走到门口,却见原本守在外头的赵月突然拎了火盆进来,一直放到李未央面前。李未央摸了摸手里的肚兜,微笑了一下,随后把肚兜丢进了火里,看着那火舌将那小肚兜卷了进去,很快,绣着荷叶莲花锦鲤的肚兜就被火焰付之一炬。

        墨竹心疼地道:“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才做好的!”她明显不如白芷和赵月有眼色,一直都没有会过意来。

        然而李未央却没有发怒,只是淡淡道:“送给我的小侄子。”

        墨竹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白芷,白芷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而蹲下了身子,靠在李未央脚边,柔声道:“小姐,您别太伤心了。”

        李未央微笑,道:“我不伤心,我不过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白芷看了一眼火盆里跳跃的火焰,不敢再多说了。倒是赵月咬牙道:“都是那个安国公主!”她稍稍迟疑,还是问,“小姐,您预备怎么办。”她不像白芷和墨竹,她知道李未央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李未央轻轻瞥了她一眼,叹道:“赵月,很多事情是不可以心急的。”

        赵月牙齿咯吱咯吱作响:“全是因为那公主实在太嚣张了。”

        李未央神情很平静,眼睛里也是漆黑的看不到一点光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国公主如今正是红人,要扳倒她,不是一时一日之功。”安国公主是拓跋真的正妃,若是要安国死,拓跋真必须先死。这两个人,是一体的。她要找安国公主报仇,先要除掉拓跋真。或者……把这两个人绑在一块儿收拾掉!这样一来,现在就更不可以轻举妄动了。

        赵月不禁怔住,李未央继续道:“难道你以为光靠着蛮力就可以报仇么?你应该看得到,当我和安国公主交谈的时候,她身后那四个顶尖的一流高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你。你曾经说过,你和你大哥联手,不过能挡住那人一时半刻,你又有什么把握可以接近安国公主并且杀了她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将对方置诸死地,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是,奴婢相信小姐。”

        李未央无声地笑了笑,那笑意淡淡的,像冷风中胜放的花朵。白芷看时辰不早,便走过去放下帐帷,轻声道:“小姐,永宁公主明日便要启程了。”

        李未央将针线全部丢在了一边,道:“是啊,赵月,你吩咐他们,把元毓放出来吧。”

        赵月有点不情愿:“小姐,这人那么恶毒,索性一刀杀了算了。”

        李未央微微笑道:“杀了他?天底下岂有如此便宜的事情,他不是喜欢女人吗,所以我把他丢进了女人堆里,这几天实在够他受的了。这一辈子,怕是他再也不想见到任何的女人了。至于放他回到越西,一则是因为我答应了永宁公主,二来,他害得越西损失了最重要的据点,多年努力功亏一篑,回去之后自然有人收拾他。三来么,杀了他,只会过早惊动裴皇后,这样一来,再想对付安国公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赵月点了点头,李未央的想法是对的,杀了元毓是小事,坏了下面的计划,则是大事,她想想还有点不甘心:“那小姐明日要去送永宁公主么?”

        李未央看着跳跃的烛火,眼睛里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送她?不,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明天,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第二天一早,李未央便收拾入宫,只是这一回,她不过在太后宫中少坐片刻,便听闻莲妃来了。莲妃是因为太后最近总是体弱咳嗽,特地送了亲自熬的雪梨羹送过来。看起来很不经意,可是等李未央告辞出来,莲妃却也找了个机会一同离开。

        亲自迎了李未央进入自己的莲池宫,莲妃方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道对身边宫女道:“我头痛,去我的匣子里舀点药来。”那宫女明白她的意思,不多言便悄然退了下去,莲妃看着李未央,低声道:“太后那边似乎气得够呛……”

        刚才李未央就瞧出来了,太后是为永宁公主的决定气死了,但她绝对想不到自己竟然这样胆大包天反将一军,此刻正是骑虎难下。李未央轻轻吁了口气:“太后总以为一切都能掌握在她自己手心里,可惜,她老了……”

        莲妃愈加惊疑:“那元毓是你们……”

        李未央泠然道:“旁人不陷害我,我自然也不会无故找茬。但若是刻意找我的麻烦,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如今,不过稍加回敬而已。”

        莲妃微微变色:“你……真的好大胆!”她越想越好笑,不由道,“不过,这也是活该,太后和皇帝总以为别人都要任由他们揉捏,舍不得自己女儿就舀别人家的孩子和亲,真是阴毒!如今正是报应!”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上一次我教你说的话,你可曾都如实说了。”

        莲妃切齿道:“说是说了,皇帝发了一回脾气,回头却还是顾忌皇后,竟然容忍了那太子的糊涂行为!我本来以为太子一朝就被扳倒,却没想到至今他也没提起废太子的事情。那个张美人,根本早与太子勾结,每次见到她我就厌恶,总是一副狐媚惑主的轻佻样子。可惜皇帝总是下不了决心,否则,太子早已……”

        李未央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慢慢道:“我听说,太子此刻正在皇后宫中侍疾。”

        莲妃微微颔首,道:“是,皇后娘娘病得很重,已经有半个月精神不济了。我瞧着她,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李未央微笑道:“陛下不肯处置太子,便是还存有疑虑,或者他心里这把火烧得还不够,咱们加上一把柴就是!”

        莲妃听她说的,反倒露出疑惑之色:“你的意思是——找机会推太子一把?”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注视着莲妃美丽的脸孔,一字字道:“找机会?等到什么时候才是机会?如今太子在宫中,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莲妃倒吸一口凉气,诧异道:“现在?”她隐然忧道,“这,怕是来不及……”

        李未央笑了笑,随意地拨开了旁边的一只金橘,吃了一瓣儿,道:“来得及,怎么会来不及呢?宫中的人手,你早已布置好了。须知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你不加把火,等别人缓过神来对付你,就太晚了。”

        莲妃微微失神,口气也不自觉软了下来:“未央,我真是有点怕——”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娘娘,你正值妙龄,又有小皇子,该为自己打算才是……”

        莲妃一惊,原本她除掉了蒋家,可以说为自己的家族报了仇,她又生下了皇子,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地过自己皇妃的好日子,无需再和李未央等人串谋做一些掉脑袋的事情。但李未央说的没错,她年纪太轻,而小皇子年纪又太小,皇帝在的时候,尚且能够保护她们母子平安,可是皇帝死了以后呢,谁能确保她一世安康?尤其是,皇后和蒋庶妃都是那样的厌恶她,将她看成是李未央和拓跋玉的同党,她已经不能独善其身了。若是她能够帮助拓跋玉继承皇位,至少可以确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李未央的手轻轻搭在莲妃纤白的手上,低低道:“你不是心狠,不过是为自己打算而已。”她语气一凛,旋即沉声道,“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稍纵即逝,你要好好想清楚。”

        莲妃听得李未央语气沉稳,心下也稍稍安定,忙道:“我当初进宫的时候,因为不听你的劝告差点闯下大祸,在拓跋真陷害我的时候若非是你我也不能逃脱,所以我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帮衬着我。如今也是一样!既然你敢说,我就敢做!”

        李未央的目光在她脸上轻轻一转,见她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不觉道:“太子倒下,拓跋真就失去了最好的挡箭牌,如果能借此机会将皇后与太子的势力连根拔起,拓跋真的羽翼就断了,这将是最好的收成。”

        莲妃旋即会意,本擎着茶盏的手僵硬了一下,随即,就渀佛没什么事似的继续细细抿了一口:“你的意思是说,要借机会将这把火烧到拓跋真的身上。”

        李未央微笑,只是沉静道:“对,烧得越旺越好。”

        晌午,皇帝正在午睡。这一个月来,他身体越渐瘦削,精力也慢慢变得不济,平日里都是靠周大笀的丹丸维持精神,偶尔宠幸妃子,也都是去莲妃宫中。这两日,连千娇百媚的莲妃也无法提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多是一人独自休息。

        突然,半梦半醒中,他看到外头一片喧哗,不由披衣起身,高声问道:“张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礼太监张铭匆匆进来,自从大太监死后,他便逐渐代蘀他陪伴在皇帝身边。此刻他匆匆赶紧来,禀道:“陛下,是皇后娘娘的寝宫走水,现在侍卫们正在救火,您放心,奴才在外面给您护驾呢,绝不会让人打扰您。”

        皇帝心中一惊,皇后宫中怎么会突然走水呢?他心中泛起不像的预感,问道:“皇后呢?可安好吗?”

        张铭连忙回答道:“是,皇后娘娘已然安全接了出来。”他看了一眼皇帝的脸色,想到刚才得到的回禀,面色不安地道,“只是……太子殿下却没找到。”一国储君凭空消失,这件事传出去,简直是贻笑大方!看刚才皇后的脸色,分明也是不知道此事!

        皇帝把脸色微微一沉:“什么叫没找到,太子不是在宫中伺疾吗?这时候跑到哪里去了?!”

        张铭有些神色不安,偷眼望去,却是不敢说话,皇帝微怒,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张铭冷汗淋淋地道:“奴才也不知道,不过刚才经过盘查,说是,有人瞧见太子殿下带着两个侍卫去了——”说到这里,已经是战战兢兢了。

        皇帝渀佛一头冷水从上浇到地,冷道:“去了哪里?!”

        张铭完全都不敢说话,连连在地上叩头道:“太子……太子……奴才也不敢妄自议论啊!请陛下不要过于烦恼,以免伤了身体。”

        皇帝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冷冷道:“好了,立刻派人将整个后宫全部封锁起来,尤其是皇后!不许她离开半步!你给朕带人,一间宫殿一间宫殿地搜查,朕要看看,青天白日里,这个畜生敢做什么!”

        他声音并不大,却那样清清楚楚,眉宇间神色宛如出了鞘的刀剑。

        宫内一间一间搜查起来,等到了莲妃宫中,看到莲妃和李未央都坐着,桌子上放着十二碟鲜果蜜饯和点心……张铭小心道:“莲妃娘娘,奴才奉陛下的命令,到各位娘娘的宫中搜查,请娘娘行个方便。”

        莲妃自椅背上稍一欠身,眉尖微蹙,问:“发生了什么事?”

        张铭当着众人的面,恭敬道:“陛下听说皇后娘娘宫中走水,心中不放心,只是让奴才仔细将各个宫中看一遍,希望不要再引起这样的祸事。”

        莲妃望住李未央,唇际凝出薄薄笑意,答:“我这边自然是很小心的,你若是不放心,便仔细搜查一番吧。”

        张铭抬起眼角,撇了那一旁坐着的安平郡主,只见宫内的菱形窗亦折着射入外面的阳光,顺着李未央黛色的青丝流淌,流过雪白的肌肤,别有一番曲折动人的美态。李未央不置可否地笑着,闲散地坐着,半个身子斜倚着靠背,微微抬起下颚,从眯起的细密睫毛间看着自己,他忙低下头去:“是。”

        张铭带着人,走马观花地搜查了一遍,回头正要向莲妃告辞,却听见李未央向莲妃说了什么,引得莲妃笑不可遏,髻上的那支金步摇衔的一串足金流苏,随着她的笑声,轻微地晃动。见他过来,莲妃的神色变的极快,似嗔非嗔眯起了眼,淡淡道:“搜到了吗?”

        张铭低下头,道:“娘娘这里干干净净,奴才只看到娘娘在与安平郡主饮茶。”

        “那便快去别处吧。”李未央微微笑道,声音缱绻似的,浅浅淡淡,不知为何听在张铭耳朵里,却让他身体一抖。这个少女,明明在笑,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张铭带着人退了出去,莲妃竟然主动给李未央倒了一杯茶,笑容妍妍道:“郡主,这是今年的极品龙井,你尝尝看。”

        李未央看了一眼莲妃的笑容,却敏锐地注意到她颤抖的手指,微微一笑,从她手中接过了茶杯:“多谢。”

        莲妃心里在恐惧,在害怕,她担心,这件事情无法成功,反而会招惹来杀身之祸。但,世上很多事情便是如此,你付出的越多,收获的越多;冒险越多,越接近胜利。

        过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蓦然,门外一声低咳,莲妃慌忙起身,道:“怎么了?”

        银丝帘子后面的宫女回禀道:“娘娘,德女官回来了。”

        莲妃和李未央对视一眼,随后她轻轻撸了撸鬓角凌乱的足金流苏,方才道:“让她进来。”

        德女官进来的时候,是脚步轻快的。

        莲妃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心中一松,几乎是用平心静气地,甚至带点温柔的口气:“那边,如何了?”

        德女官垂眼,唇际只略有笑意道:“他们在张美人所居住的长春宫找到了太子殿下,当时,太监和宫女们一个一个吓得脸色都白了……”

        李未央笑意浅浅,优雅而自若,眸中似有一簇极明亮的火光一闪而过:“哦,竟然出了这等事,陛下想必是气坏了。”

        德女官微笑,道:“是,那些人发现太子在长春宫,却是不敢进去捉人,反倒折回去禀报了陛下,陛下怒气冲冲地赶到,进了宫殿之中正巧撞见太子和张美人搂在一块儿,当下气得冲上去狠狠给了太子一脚,太子没有防备,一下子撞在墙上,整个人晕了过去。陛下还说——”

        莲妃的脸上现出一丝急切:“陛下说什么?”

        德女官低声道:“陛下还说,立刻诛杀太子!”

        莲妃的脸上露出喜悦,她看了一眼李未央,然而李未央秀眉下的眼抬了一下,随即又垂下,才缓缓开口道:“陛下不过一时冲动而已。”

        德女官继续道:“郡主说的是,陛下是一时冲动,被几个太监和侍卫统领拦住了。”

        李未央似乎早在意料之中,望着面上露出不安的莲妃道:“太子是储君,哪怕有罪过,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处死,必须昭告天下。”

        是啊,与自己的庶母厮混,的确不像个样子,这种罪名,皇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莲妃想到这里,心下稍定,道:“那后来呢?”

        德女官道:“后来陛下便吩咐人将太子软禁起来,不许任何人探望。而且,将长春宫中的人全部处死。”

        莲妃急忙道:“那张美人呢?”

        德女官道:“张美人已经被陛下吩咐,赐了白绫一条。如今怕是已经没气儿了。”

        莲妃的脸色隐隐发白,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德女官,还是道:“你先下去吧。”

        德女官退了下去。莲妃似乎有点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功亏一篑,怎么会这样呢?”张美人一死,这事情就被皇帝掩盖了。

        李未央眼底那一簇簇火焰,灼灼直欲燃起来一般:“莲妃娘娘何必这样心急呢?”

        莲妃的眉头为难地蹙了起来:“我不是心急,不过此事太过重大!刚才说陛下连长春宫的下人们都处死了,若是无法扳倒太子,真是可惜了我那个死士。”

        李未央微笑,道:“她当然是大有价值,若非她长期埋伏在张美人的身边,你又如何得知太子和对方有染。若非她逐步获得张美人的信任,你今天的那个锦囊和假信又怎么能送到太子身边呢?”

        今天,是莲妃安排自己一直安插在张美人身边的宫女,秘密送了一封信和求爱锦囊给太子,故意约了太子在张美人宫中见面,并且经过一番巧妙安排,设计两人滚到了床上去……皇后宫中那一把火,其实不过是在皇后宫殿之后的草丛中点燃,但每次遇到走水,宫中的主人都是要躲避的,所以到时候自然会发现太子不见了。

        李未央这样做,根本上就是故意设计太子!莲妃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事情该往何处发展,她道:“那么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极艳丽的,也是极残酷的:“皇后娘娘宫中突然走水,想必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我们突然听闻这个消息,自然应当去探望的。”

        莲妃惊讶地看着李未央,道:“你的意思是——”

        李未央口气恬淡,却没有多做解释:“走吧。”

        皇后因为宫中突然走水,被迫暂时移居到凤鸣殿内。她因为精神不济,半倚在引枕之上,神色也是极为倦怠,此时宫女上了一杯茶,皇后尝了一口,就问道:“太子呢?找到了没有?”

        宫女忐忑地道:“娘娘身体不适,无需操心这些,奴婢们正在寻找,一有消息便来禀报您。”这话就是说谎了,皇后宫中的人全都出不去,怎么可能去寻找呢?外面的消息更加无法传递进来,所以他们对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压根一无所知。

        皇后想要说话,却觉得一阵头痛欲裂,她扶住额头,刚要开口,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

        “你们这是干什么?关着皇后娘娘么?”

        “莲妃娘娘息怒,奴才们不过是奉陛下的旨意——”

        “陛下是防止外人耽误娘娘休养,谁让你们在门口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了!简直是不知所谓!”

        皇后没听清外面说什么,却隐约觉得是熟悉的声音,不由皱眉:“是莲妃?这个时候,闹什么?”

        殿内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样子,是莲妃要进来,却与侍卫们起了纷争。

        皇后高声道:“请莲妃进来!”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答应,就连宫内的宫女和太监,都只是低着头,跪倒在地上。当皇帝命令侍卫在这里看守,他们就意识到,宫里的风向变了。

        宫外,莲妃满面怒容,可惜侍卫们却完全不敢放她进去。李未央微笑着道:“陛下的命令之中,只是说不允许皇后娘娘随意进出,并没有说不让别人进去探视吧?你们眼前的可是莲妃娘娘,想想清楚,嗯?”

        看守宫殿的侍卫首领一愣,随后露出犹豫的神情。莲妃是宫中最炙手可热的人,他们真的没有必要得罪她的。

        “况且,我既然要进去,自然会一力承担这个后果。”莲妃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必须要竭力表现。

        侍卫首领愣住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转眼就变成满不在意模样,道:“既然你执意不肯,便算了吧。娘娘,咱们去陛下宫中求一道旨意,再来探视也一样。”

        莲妃冷冷一哼,这轻轻的声音渀佛一条鞭子,抽在了侍卫统领的心头,成为压断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一咬牙,道:“娘娘,请。”

        莲妃微笑,大获全胜,率先进入殿内,李未央也随着她款款走过,唇畔的笑意亦渐渐加深。

        皇后知道有人来访,勉强坐直了身体,只见些许的阳光斜斜映在莲妃身上,她莲步款款,步步间却似乎有熠熠的光,在一瞬间点亮了整座黯淡的宫殿。皇后同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莲妃身后,低眉顺眼的李未央。她心头冷哼一声,瞥了莲妃一眼,问:“有什么事?值得这样大声喧哗。”

        莲妃与李未央分别向皇后行礼。皇后淡淡挥了挥手,算作免礼。她因面向着日色,神色越发的阴暗,片刻后缓缓道:“到底怎么了?”

        莲妃垂下头,眉宇间都是柔顺,道:“听闻娘娘宫中走水,臣妾与安平郡主便一同来看望。”

        “哦?一同?这倒是巧了。你们有这样的好心思?!”怕是来看我怎么还不死的吧!皇后心中冷笑。

        莲妃默不作声,雪白眉下的眼极快的抬起,扫过皇后,复又安静垂下:“娘娘,您多虑了,臣妾等的确是来看望您的。”

        皇后心头愤愤然,眼角搀杂了焦怒和讥讽,似不堪重负地伏在引枕上,声音越发尖锐:“本宫没事,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莲妃看了李未央一眼,没有说话。李未央淡淡道:“皇后娘娘,我们本是好意来看望您,这一回,怕是出不去了。”

        皇后发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句话说出口,她渀佛察觉了自己的失态,不由紧抿了嘴巴。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刚才的喧哗,乃是侍卫们奉命看守娘娘,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现在我们进来了,再想要出去,怕是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皇后眉心一跳,望向宫女,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奉命看守我?外面那群人,不是来保护我的吗?”

        宫女们都垂下了头去,谁也不敢开口回答。

        李未央现于唇角本就极淡的笑容迅疾地敛去,眸光忽的散射出凌厉:“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找到了,您不知道吗?”

        皇后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她变得异常困惑,死死盯着李未央的脸:“你说什么?”

        李未央微笑,声音渀佛一层淡淡的烟雾,说出口就散了:“皇后娘娘,我说,太子已经找到了,只不过,是在长春宫里面找到的。”

        这一刻,殿内那样的安静,静到众人可以听到胸口里心脏的跳动,这种安静,可怕得让人难以接受。皇后的表情,渀佛被李未央的这一句话彻底撕碎了,她猛地站了起来,身体却摇摇欲坠:“你再说一遍!”

        宫女一惊,忙劝道:“娘娘病体未愈,不宜动怒,还是先歇息吧。”

        皇后反手,狠狠地给了那宫女一个巴掌,那声音,几乎响彻了整个宫殿。随后她快步向殿外走去,走到李未央身侧的时候,猛地盯住她,恶狠狠道:“你等着,回头再找你算账!”随后,她便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半点都没有皇后会有的仪态,可见她已经震惊恼怒到了何等地步!

        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冷笑,可惜啊皇后娘娘,我是等不到您的教训了,永远都等不到了。

        莲妃道:“现在咱们要如何呢?”

        李未央口气渀佛惋惜,道:“皇后娘娘怕是要出事,咱们还是跟着去看看吧,也算尽了一点关怀的心意。”

        莲妃终于微笑起来,深以为然道:“这是自然的。”

        两人带着宫女刚刚走到殿门口,便看到皇后和那群侍卫僵持着。侍卫首领跪倒在地上:“皇后娘娘,陛下有令,您不得随意离开这里!”

        没等他说完,皇后就暴喝出来:“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拦着我!”说着双眉猛地立起,喝令左右:“快把这大胆的东西乱棒打死!”然而,周围没人动作。因为侍卫首领不过遵命行事,他的背后,可是皇帝。

        然而皇后却是恼怒到了极点,她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李未央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那么,皇帝是真的在长春宫捉住了太子。长春宫,那里住的可是张美人……老天,太子到底是闯了什么祸!

        一旁皇后身边的宫女一直胆战心惊地跟在皇后身边,想劝又不敢劝,此刻见事情闹大了,不得不出声劝阻:“娘娘……”

        “住口!”皇后勃然大怒,竟然从一旁的侍卫腰间抽出一把长剑,架在了侍卫首领的头颅上,“叫他们放行!”然而,侍卫首领一动不动,所有的侍卫便也都跪在皇后面前,封死了她要出去的路。皇后一咬牙,众人眼前已经一片血红,那侍卫首领的头颅掉在了地上。

        莲妃没想到皇后竟然发怒到了这种地步,生怕她会迁怒自己,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就像被浸在冰水里一样彻骨寒冷,心里想呕,却又呕不出来。就在她要往后退的时候,李未央一把抓住了她。

        莲妃看了她一眼,李未央向她点了点头,莲妃这才稍稍定心。是,皇后现在可没心情跟他们计较。皇后越是暴怒,这事情越是难以收场,她们的目的,就是要闹得越大越好!

        正在僵持无措的时候,忽然又传来一阵骚乱,宫人们都伸长了脖子,接着全部面如土色地缩回来:皇上来了。

        众人还在愣神,皇后已经脚步不停地闯了过去,扑倒在皇帝的脚下,她此刻的模样显得异常苍老,本就只能算得上端庄的容貌,在半白的鬓边还垂着几丝乱发的情况下,看起来十分的衰败。

        皇帝原本听闻侍卫的禀报,说皇后哭闹着要出去,刚刚到了这里便瞧见她眼角带着泪痕,扑倒在自己脚底下,虽然他厌恶太子,连带着也厌倦了这个皇后,可毕竟她是他的结发妻子,他勉强道:“你这是怎么了,还在生病,闹什么!”

        “陛下!”皇后连连泪水道:“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臣妾,纵容着那些人来欺负我!先是关我在殿内,后来又让人来羞辱我!臣妾是您的结发之妻啊!”

        皇帝皱起眉:“谁羞辱你?”

        “她!这个不要脸不知礼的狐媚子!”皇后手一扬,指着面色发白的莲妃,“她是什么?不过是一个借着妖言惑众的道士入宫的女子,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仙吗?居然跑到臣妾的宫中来,百般羞辱臣妾!”她虽然气急败坏,还不至于忘记莲妃才是主要敌人,她也知道牵扯了李未央毫无用处,预备先将莲妃一棒子打死,就如同她对待德妃那样。

        莲妃刚才已经经过李未央面授机宜,知道该如何应对,此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只是流泪叩头:“陛下,臣妾不过是听闻娘娘宫中走水,特地来看望而已。这件事情,臣妾已经向太后禀报过的……”

        在来看皇后之前,莲妃特地去太后宫中请了脀旨,不过,刚才她并没有将此事透露给皇后知道。皇后一听,心知对方反将了她一军,不免气得面色发白,猛地道:“我是皇后,你一个小小妃嫔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相比较皇后的咄咄逼人,莲妃磕了个头才柔柔弱弱道:“陛下,臣妾不过是出于关心才去看望,却不料娘娘如此震怒,都是臣妾的错,请陛下责罚。”

        “胡说八道!”皇后怒到极点,竟然不管不顾,指着莲妃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贱人,装什么可怜!分明是你和安平郡主商议好了来羞辱本宫!”

        “好了,住口!”皇帝不理她,径自走上前去,亲自扶起莲妃,转头冷冷道:“多少人在看,你若还要自己几分尊荣体面,趁早住口!”

        “我还要什么尊荣体面!”皇后从来没有受到如此冷遇,上一次对待德妃,她还是大获全胜,可是如今面对着莲妃,皇帝分明是已经不再重视自己这个结发妻子的意见!当众被如此呵斥,从此后连奴才们都不会再敬重她这个六宫之主!她越想越气地发抖,怒声道,“陛下,你要宠爱这个狐媚子,全部都由着你,但我的儿子,不准你动!他一定是被人冤枉了!”

        皇帝听到她提起太子,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皇后见他面无表情,心中一惊,只不过因为皇帝向来尊重她的缘故,她向来强势惯了的,很少像其他妃子一样软语哀求,都是直接向皇帝发怒便可以达到目的,此刻不禁道:“站住!”

        皇帝冷着脸,回过了身,只是神情却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皇后大声道:“从前你宠爱拓跋玉,如今你心爱你那个小儿子,我和太子在你眼睛里什么都不是!你不如就干脆废了我!也好给她们挪位置!”

        她这句话,从来都是杀手锏。她知道皇帝最看重面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废后,所以每次当她说出这句话,却都是可以成功的。然而这一次,却彻底激怒了皇帝,他猛地呵斥道:“好,这可是你自己不识抬举!”

        皇帝的目光和皇后的接触的时候,一瞬间一股怒火裹着怨恨就从他的眼中冒了出来,转眼间把他整张脸都烧得红若灼炭。

        皇后不敢置信,就像被定住一样直直地看着他,突然身体软软地向后便倒。宫女们赶紧拥上前去扶着她,皇后勉强站住,手却在不停地颤抖,心砰砰跳得快要蹦出来,胸口也是一片冰凉。她感到皇帝此次一怒非同小可,他虽然一声没有吭,但那怒气似乎能把天地都掀翻。

        李未央微笑,皇后出身高贵,又生下太子,皇帝十分敬重她,这从当初九尾凤钗一事里就能够看出来,可是,皇帝的心随时会变的。太子的所作所为一次次让皇帝心寒,他原本想要看在皇后的面上饶恕他,但太子却又跑到了张美人的床上。听说和看见,完全是两回事,尤其是被当众发现!这一次,皇帝绝不会再容忍太子,而对于这个总是喜欢发号施令的皇后,也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题外话------

        从皇后和太子开始咔嚓,然后拓跋真和安国,就酱紫。

        <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