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61 祸上加祸

    庶女有毒

    161 祸上加祸


        柔妃看到这种情形,顿时目瞪口呆,而她身后的宫女太监们更是全部都面无人色。

        柔妃反应过来,对身边宫女大声道:“快去请陛下过来!”随后,她指着那护卫,厉声道,“把他扣起来!”

        宫女太监们立刻行动起来,七手八脚地抓住那护卫,柔妃看了一眼那香炉,若有似无地移开了视线,宫女们冲过去,匆忙间给安国公主简单地穿上衣服,然而安国公主还是昏迷着,根本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

        皇帝得到这消息,快步赶到以后,看到殿内场景,再听柔妃说了情况,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上直泼而下,心中一片寒冷,他缓缓问道:“三皇子去了哪里?”

        太监冷汗淋淋地道:“三殿下和其他人一起在外面守丧。”

        皇帝面如寒霜,道:“连自己的妻子都管不好,发生此等伤风败俗的事情,还守丧?!叫他立刻滚进来!”

        柔妃在一旁,仿佛也是受了惊吓的样子,口中却缓缓道:“陛下不要过于烦恼,以免伤了身体。”

        皇帝看了她一眼,眼神放软,道:“朕的儿子们一个一个都不省心啊,居然接连闹出这样的事。”随后,他转脸吩咐一旁的太监,冷冷道:“好了,快些传令下去,将这殿内所有伺候的宫女太监侍卫全部监禁起来,不得有误。”

        外面,柔妃派来的宫女找到了拓跋真,禀报道:“三殿下,柔妃娘娘有请。”

        拓跋真皱眉,道:“这种场合,我怎么可能走得开!”

        宫女面上露出难色,拓跋真追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按照道理说,柔妃娘娘自然也要守丧,但是她身体不适,莲妃请示了皇帝,特别批准她先回宫歇息,她却说要去看望一下安国公主,便先行离去了。这时候却突然来请拓跋真,明眼人都看出来是和安国公主有关。

        拓跋真第一个想法就是,安国公主又在无理取闹,因为这种情况实在不是第一次了,平常情况下他可以容忍安国的这种行为,但是现在他不准备再纵容她了,不管她预备干什么都好!

        然而宫女十分的坚持,她轻声道:“三殿下,这次情况真的和往常不同,柔妃娘娘说了,请您亲自去一趟!”

        拓跋真厌烦地想着安国那张脸,道:“好,我马上就过去,你请柔妃娘娘稍等。”安国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装病把自己骗过去?拓跋真可以肯定,因为这个招数安国已经用过无数次,让他倒足了胃口。

        一个女人可以不聪明,但愚蠢到这个份上,实在是令人厌恶了!

        拓跋真赶到的时候,见那护卫脸色惨白,被**于一旁,而安国公主则身上穿着衣裳,衣摆稍有凌乱,却是紧闭着双眼,毫无知觉。依他的聪明,立刻明白了什么,只觉得七窍生烟,恼怒万分,一个踉跄就要跌倒,却被一旁太监扶住。皇帝怒道:“拓跋真,你看看你的妻子干的好事!”

        拓跋真此刻心中怒到了极点,恨不得一剑杀了安国公主。但,他毕竟是个极聪明的人。如今是皇后丧期,安国再恬不知耻也不会选在今天做出这种令人恶心的事情来,必定是有人设计陷害。然而,她竟然乖乖就中招了!还被人当场捉住!他以为她多少还有点脑子,却不想竟然如此大意!居然还被皇帝知道了——拓跋真目光一闪,却不敢说话,默然不动。皇帝怒道:“怎么,你听不见朕的话的吗?”

        拓跋真立刻道:“父皇,这一定是有人陷害安国。”

        皇帝原本只是气急攻心,拓跋真这一句话让他冷静下来,他阴着脸道:“柔妃,你仔细说说刚才的情景。”

        柔妃美丽的面孔浮现了一丝同情,道:“刚才臣妾身体不适,陛下特别恩准臣妾回自己宫中,又听说安国公主在这里休息,臣妾所居的宫殿离这里不远,于情于理,臣妾都应该来看望一下,谁知刚刚进来,便瞧见安国公主不着寸缕……被这侍卫抱在怀里,两人正在行……行那龌龊之事……”柔妃的脸色越来越红,而皇帝的脸色越来愈黑,几乎有崩坏的趋势。

        怎么一个两个三个全都是这种不要脸的胚子!

        “父皇,安国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其中必定有什么缘故!切莫不可相信表面所见,她纵然真的与人有染,又怎么会挑选在这种极为不恰当的时候!安国虽然任性妄为,却还没有这样的胆子!请父皇明察!”拓跋真飞快地道。

        柔妃温和的目光落在拓跋真的面孔上,慢慢道:“臣妾也相信,安国公主是受人陷害的——”

        皇帝扬起眉头:“哦?爱妃也这样看,为什么?”

        柔妃是宫中最与世无争的一个人,当初入宫的时候皇帝很是宠爱了她几年,那时候,几乎日日与她守在一起,冷落了六宫粉黛,后来还有了一子一女,在宫中的地位更是任何人都比不上,一度还有传言说她会取代皇后成为国母。她的这份宠爱,连如今的莲妃都望尘莫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后来身体却渐渐变得虚弱,三天两头的生病,不得不婉言谢绝皇帝的恩宠,渐渐地,皇帝对她的心也就淡了,柔妃也从一个受到独宠的美人变成了如今淡漠地生活在深宫的落寞妃子。当然,所有人都知道,柔妃的个性十分的温和,连带着也很少参加宫中的宴会,但皇后丧礼这种场合,她还是必须参加的。而皇帝对她虽然恩宠淡了,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怜惜,她不过轻轻咳嗽了几声,便让她回去休息——这才让她发现了安国的事。

        柔妃看了一眼拓跋真,惋惜道:“三殿下,你和安国公主,至今没有圆房吧。”

        拓跋真一愣,随即道:“这……”

        皇帝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面色一沉,道:“真儿,是否你冷落了公主——”如果拓跋真冷落了安国公主,那么她另外寻找慰藉也就不是那么奇怪的了,否则他实在想不通,安国公主有什么理由舍弃拓跋真去选择一个侍卫。

        拓跋真咬牙,他不知道柔妃是否参与了这次的陷害,但他可以肯定,柔妃一定知道些什么!他盯着柔妃,道:“敢问娘娘是如何知道的!”

        柔妃红唇吐出一口气,石破天惊地道:“安国公主之所以不肯跟你圆房,正因为她是石女。”

        拓跋真面色一变:“娘娘,你说什么?!”

        柔妃道:“我说,安国公主根本不是正常的女子,刚才所有人都看见了的,她没有……没有……”她说不下去了,脸色越来越红。

        皇帝的面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他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由恼怒道:“你原先不知道?”

        拓跋真面色发白,他怎么会想到安国公主是石女,他之前调查过,没有任何的特殊现象说明她是石女!可是,若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为什么不肯圆房呢?难怪每次他进入她的房间,她就会莫名很紧张,原来这就是她的秘密!她根本不能和他圆房!他不由咬牙切齿,这安国居然隐瞒了一切,欺骗了他!简直是不可原谅!不光如此,她自己不能侍寝,还不允许他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这是要他拓跋真永远守着她这个心灵扭曲的疯子!

        真该死!他一下子跪倒在地,向皇帝道:“父皇,儿臣一直以为她是小日子在,才没有与她圆房,后来她更是多次找借口说自己身体虚弱而推诿。儿臣也怀疑过,但这种事情的确很难向别人提起,没成想她竟然会一直隐瞒着这种秘密,实在是匪夷所思!”

        发现安国公主的秘密,实在是个意外,并不在预想之中——柔妃叹了口气,看着面色阴森的皇帝,道:“陛下,三殿下真是受委屈了,居然娶了这样一个正妃,听说她还善妒自私,一连杀了他好几个侍妾——这种牺牲,全都是为了国家。陛下仁慈,还是不要怪罪他了。”

        柔妃所言,字字句句都是在帮着拓跋真,可是皇帝听来却十分刺心,受委屈?这正妃难道不是他自己愿意娶的吗?善妒自私?拓跋真居然也能容忍她?难道说——这个儿子是有什么别的心思?

        皇帝这个人十分多疑,柔妃不说还好,一说这局面更加难看。试想,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容许自己的妻子是一个石女,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杀了他的侍妾,不想让他有子嗣。所以,皇帝自然会觉得拓跋真是看上了安国公主的地位和权势,暗地里别有所图。他若是个普通人,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偏偏他是皇帝的儿子,对别国公主有所图,这可就不单纯了。很多事情,不说出来的时候大家心里有数就算了,皇帝也不会过度计较,可是放到台面上来,就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拓跋真知道不妙,连头也不抬,爬到皇帝跟前,匍匐着求情道:“父皇,儿臣没想到安国会有这样的毛病,但如此一来,也就证明了她不会与人私通,请父皇从轻处理。”

        皇帝皱起眉头,目光冰冷地盯着拓跋真。在宫中发生这种行为,不论是公主还是皇子妃,全部都是要秘密处死的,因为秽乱宫廷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但是,安国公主毕竟是他国公主,若是轻易处死,只会变成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但若是不处理,皇室还有尊严在吗?

        柔妃道:“陛下,安国公主是否石女的问题先放在一边,先好好查一查她到底是被何人陷害的才是啊。”

        拓跋真没想到柔妃会帮助自己,不由得大声道:“柔妃娘娘说的是!父皇,请您彻查此事!”

        皇帝的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他慢慢道:“来人,招陈院判来,给安国公主好好看一看,到底她为什么至今未醒过来!”

        太监应声去宣召,就在这时候,九公主一身素服地从殿外走进来,还未进门便道:“三**,我和安宁郡主来看望你!”刚一进门,便看到跪了一地的人,她吓了一跳,道:“这……这是怎么了?”随后她看到了柔妃和皇帝都在,当下露出极为诧异的眼神:“父皇,母妃,你们怎么——”

        皇帝的脸色很难看,他本来不希望惊动任何人的,但看这种情况,这事情是瞒不住的。不过,九公主是皇室公主,而李未央,也是太后义女,这事情让他们知道,倒也算不得外泄。只是,拓跋真会更加难堪罢了。

        柔妃赶紧把九公主拉过去:“你怎么来了?”

        九公主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露出无辜:“母妃,女儿是听说你身体不适,才赶过来看看,结果在你宫中扑了个空,宫女说你顺路来了这里,我便拉住安宁郡主一起过来了。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她四下看了一眼,随即呆住,“三哥三**这是怎么了?”

        柔妃脸上的神情流露出一丝尴尬,拉住九公主不知道如何解释。李未央却轻声道:“公主,咱们还是先行回去吧,我看陛下和你母妃都有要事处理。”

        柔妃摇了摇头,与李未央交换了一个神色,面上却淡淡地道,“陛下,您看怎么样?”

        皇帝摇了摇手,道:“你们都留下!”若是让他们贸贸然出去,说出了什么,那皇室的尊严就丢尽了!看样子必须让柔妃好好告诫他们一番才是!

        柔妃明白了皇帝的意思,立刻轻声将情况挑选要紧的交代了一番,当李未央听到安国公主居然是石女的时候,不由挑起了眉头,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也是没有料想到。

        这时候,陈院判匆匆赶来,见到殿内情况,脸上露出无比惊讶的神情。皇帝皱眉道:“快去检查安国公主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昏迷不醒。”

        从李未央进来以后,拓跋真便闭目蹙眉,片刻之后再张开眼,双瞳中已燃起了细小的火苗,他突然明白了过来,只是此刻,他的明白无济于事,他必须找到证据,证明今天的一切都是李未央所为!

        陈院判不知这宫中的事情怎么都是接二连三,不由忐忑,道:“是。”他赶紧上去给安国公主把脉,而刚才,宫女们已经替安国公主简单穿上了衣服,并且放下了帘子,陈院判研究了一会儿,回神道:“陛下,安国公主这是——中了催情香。”

        催情香?皇帝嫌恶地道:“宫中哪里来的这种肮脏的东西!”

        陈院判心想,外头想要寻找这个还真是不容易,因为催情香的配制很困难,所用的香料也十分名贵,宫内却不同,过去妃子们为了助兴,或多或少都会用一些,宜情而已。只不过安国公主今天,明显是药量用过了。而且,除了催情香之外,似乎还有某种香气,他却一时也无法立刻分辨出来,更加不敢随便乱说,只能隐瞒了这一节。

        柔妃温和道:“陈院判,这宫中你好好检查一遍吧,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陈院判闻言,道:“是。”随后,他便在殿内仔细检查起来。

        拓跋真盯着李未央,目光冷峻,甚至藏了一丝愤恨,而李未央见他如此愤怒,唇边就噙了淡薄的笑。

        殿内众人各自默然无声,只听到外面的痛哭之声,远远近近的传入耳内。可是这种时候,传出这种声音,实在是令人觉得心烦意乱。皇帝杯子里的茶温丝未动,而那边的柔妃则是面上为难至极,九公主忐忑不安,拓跋真面无表情,唯一一个局外人李未央,则是根本看不出她的情绪。

        陈院判终于检查到了那香炉之上,随后他再三确认后,回禀道:“陛下,是安神香,不过在安神香的粉末之中,微臣还查到了一些薛艳草的粉末。这种草药,能够让人心智迷乱、神魂颠倒,作出不能自已的事情来,安国公主到了如今都还没有清醒,是因为这种药物若是下在安神香之内,很难让人察觉不说,还能加重安神香原本辅助睡眠的作用,让人昏迷不醒,不管你想什么法子,都要睡足一个时辰——”陈院判看皇帝的脸色越来越可怕,不由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连声音已发不出。

        众人都愣在那里,安国公主真的是被人所陷害啊,竟然连证据都找到了!柔妃突然咳嗽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引人侧目,九公主担忧道:“母妃,你难道忘记吃药了吗?”

        柔妃温和地笑了笑,道:“不妨事的。”

        皇帝看了柔妃一眼,目中的寒光变得温和许多:“不舒服就不要强自撑着,先回去歇息吧。”

        柔妃摇了摇头,径直道:“若是这样回去了,我心中实在不安,还是应当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才好。”

        皇帝点头,这才向着陈院判道:“所以,是有人故意在殿内点燃了此香?!”

        陈院判点了点头,拓跋真冷笑一声,道:“父皇,可见安国是被人陷害的了!”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石女,她现在已经是三皇子妃,他再不喜欢她,也不能不救她,因为救下她就等于救了自己!若是一个皇子妃在皇后丧期作出伤风败德的事情,皇帝绝对不会轻饶她,到时候连自己都要被人诟病,他不能留下这样的把柄在别人手中!随后,他猛地看向李未央,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一点心慌的痕迹。

        可惜,李未央黑亮的眸子,不过现出一点寒光,幽邃而凛冽,却像此事与她无关一样,从头到尾没有说半句话。

        彻头彻尾的旁观者,李未央扮演的角色,就是如此。

        柔妃又咳嗽了一阵,忍不住让身边宫女取出药丸,仰首吞了几丸下去,又从袖拢里抽出手帕掩唇咳了几声,半晌才缓过一口气:“这就好了,能够证明安国公主是无辜的,现在只差揪出这幕后黑手……”

        九公主喃喃道:“究竟谁这样大胆,居然敢在宫中动手?”

        她这话,是向着李未央说的,显然是在征询她的意见,李未央眉头似是不经意微微一挑,过了片刻方道:“公主,这就要询问这殿内的宫女了,既然是安神香,普通人是不可能接触到的,更别提这宫中的外人了?”

        柔妃和九公主显然都很赞同这种说法,皇帝皱了皱眉头,道:“今日到底是谁在殿内伺候!”

        所有人都看向那个一直被护卫押着,跪在角落里,垂着头颅的粉衣宫女。

        外面的哭声越来越大,魆魆的,一声赛过一声好像鬼叫一般。皇帝已经没了耐心,正要发怒,一名太监壮着胆子道:“回禀陛下,是锦儿。”

        叫锦儿的宫女,突然用双膝挪动着,一点一点挪动到了皇帝的跟前,护卫们见到这种情况,几乎以为她有什么企图,纷纷拔出了刀剑,然而柔妃却道:“陛下,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皇帝见那宫女从始至终没有别的举动,便挥了挥手,护卫们收了刀剑,退回各自守护的地方。

        皇帝冷声质问道:“这安神香,可是你动了手脚?是何人指使你的?”

        拓跋真觉得那锦儿神情有几分不对,起身道:“父皇,请你将这宫女交给儿臣,我一定能让她说出实话!”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道声音道:“陛下,此举不妥。”

        皇帝回头看过去,仿佛情不自禁就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柔妃淡淡转头,却不出声,望定李未央,微笑着静待她说完。

        李未央声音平静,听不出丝毫的异样,甚至于她的口气是软软的,当然,只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的绵软里含了淬毒的针:“陛下,安国公主是三皇子妃,这案子当然不能交给他来审问,否则便有不公正的嫌疑。”

        安国公主是皇家的媳妇,她在国丧时作出这种事,若是不能证明她的清白,便只有死路一条,不管她是不是别国公主,结局都是一样的。可她毕竟是拓跋真的妻子,她一死,拓跋真便会成为众矢之的,就连越西都不会放过他——他们会把这笔账记在拓跋真的身上,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所以,不管拓跋真是否喜欢安国,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袒护她。

        这一点,皇帝自然是明白的。他也不想处置安国公主,所以才更有必要找到幕后的主使,查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使得对方出这样狠毒的法子来陷害安国。

        外面的哭声很大,几乎掩盖了李未央的声音,因此,她的话明明缭绕盘旋,近在耳畔又仿佛彼岸天边。李未央美目之中似乎又别有深意,皇帝面上纹丝未动,心底却忍不住一震。

        “陛下,请您亲自审问吧,臣妾也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柔妃这样道。

        安国公主就在此刻突然嘤咛了一声,从迷蒙之中醒来,众人听见了声音,都回过头,用各色的目光看着她。她一愣,随即刚才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头脑,顿时面色变得惨白,她盯着那锦儿,想起了那神秘的香味,立刻明白过来,怒声道:“你这个贱人!是你!是你陷害我!”说着,她快速地爬起来,不顾一切就冲上去给了锦儿一个耳光。这一巴掌力气极大,将锦儿整张脸都打得歪在半边,锦儿冷笑一声,却是毫不在意,安国公主怒到了极点,竟然不顾仪态,一顿拳打脚踢,皇帝怒喝道:“还不抓住她!这样成何体统!”

        立刻有四名宫女冲上去,将安国公主拦住,她却披头散发,凄厉哭道:“父皇,我是被冤枉的!是有人下了药,故意陷害我啊!”

        李未央冷笑,陷害你?这都算是轻的,如今你所受到的羞辱,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

        皇帝点了点头,望着那锦儿道:“你听见刚才所有人说的话了?若是你什么都不肯说,朕便将你交给三皇子,他会想方设法让你说出实话的。”

        锦儿自嘲一笑:“事到如今,奴婢没什么不能说的,不错,的确是奴婢所为。”

        安国公主怒声道:“父皇,你听见了!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说着,她怨恨的目光投向李未央,第一个念头就是对方设下陷阱来陷害她,只可惜现在她没有证据!不!只要咬死了锦儿,一定能够查到李未央的身上!

        安国公主的想法,拓跋真也有,所以他冷声呵斥:“锦儿,你为何要做这大逆不道之事?”

        “大逆不道?”锦儿发出一声轻笑,上身挺得笔直,眼睛里仿佛藏着一条阴毒的蛇,“我是为了我的姐姐报仇而来!”

        九公主奇怪道:“你的姐姐,是什么人?”

        锦儿冷冷地道:“我的姐姐便是张美人宫中的宫女如织,张美人被陛下发现和太子幽会,所以连累我姐姐如织一起被处死,我当然要为她报仇雪恨!”

        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拓跋真感觉不妙,直觉告诉他,这个宫女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若是让她继续说下去,怕是会说出什么不好的来!他立刻道:“父皇,您不要听信这宫女巧言令色,还是将她交给儿臣,相信经过认真审问,她一定会说真话的。”

        李未央慢慢道:“这是要严刑拷打么?三殿下,这样出来的证供怕不是真的吧。还是你为了安国公主脱罪,竟然要使出这种手段?”

        安国满面愤恨,一双美目几乎喷出火来:“李未央,我有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陷害我?!”

        李未央望住她紧绷的脸庞,轻柔地对她微笑:“公主何必这样咄咄逼人,我不过是对事不对人而已!”明明轻言细语,可对于安国公主来说,却是极大的刺激。她实在是无法容忍李未央露出这种笑容,仿佛她一早设计好了陷阱等自己跳进去,安国公主实在不明白,自己虽然憎恨李未央,可到底还没来得及动手,李未央为什么如此憎恨她?!

        她这样的人,根本没办法理解朋友的含义,更加不明白,当李未央看到孙沿君惨死的时候,那种滔天的怒火。

        安国还要说话,拓跋真怒声道:“还不住口!”安国公主一怔,意识到自己要是再多言,只怕皇帝会更加震怒!她这辈子从来都是高高在上,还没有如此窝囊过,若是在越西宫中,母后绝对不会给任何人这样的机会来陷害自己的!而拓跋真,她的丈夫,应该保护她的人,却在这时候只想着大局,她觉得心寒的同时,更加无比的愤怒。如果可能,她恨不得扑上去抓花了李未央那张镇定自若的脸孔。

        正是这张脸,总是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最恶毒的话!李未央才是那个心思最深,最恶毒的人!安国公主打定主意,不管她能否脱罪,都要让她的暗卫秘密杀了李未央,出了这口恶气!

        柔妃见提到张美人和太子的事情,皇帝的脸色便涨得紫红,不由心头冷笑,面上却不解道:“锦儿,你姐姐是因为替张美人传递消息,才会被陛下处死,你怎么能怪罪到安国公主的头上去呢?这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好像真的是不明白,认真问询的样子。

        锦儿秀气的面孔上浮现一丝古怪的笑容:“张美人从小生活困苦,无所依靠,却因为生得美貌,被三殿下看中,秘密地对她进行培训,然后悄悄送入宫中。刚开始她还不知道自己所来是为了什么,后来才知道三殿下派她到陛下身边,是为了监视陛下的一举一动。并且,三殿下还派张美人故意邂逅太子,并且接二连三制造偶遇,让莲妃瞧见,误会太子和张美人早已有染,并且借着莲妃的口来污蔑太子,这件事——使得张美人痛苦不堪。”

        拓跋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胡说什么!”他这一声虽是压着嗓子喊出来的,但仍是一直窜入每个人的耳中,清晰听闻。

        李未央面色寻常,这张美人,最初的确是拓跋真训练出来的,只不过,他却借太子的手,故意将这张美人送进了宫中,将来如果皇帝查出张美人的身份不对,也只会怀疑太子,不会怀疑拓跋真。可谁知道太子过于愚蠢,竟然和一个探子产生了幽谧的风流艳事,拓跋真千万个算计,却料不到此处。李未央第一眼在宫中看见张美人,便已经认出了她的身份,只不过……她一直若无其事,把此事放到最有用的时候才爆发出来罢了。

        皇帝额头上的青筋毕露:“你继续说下去!”

        锦儿开始流出眼泪,看起来似模似样,仿佛真的十分悲伤:“而我的姐姐,正是被派来伺候张美人的宫女,她无意中发现了主子的秘密,却因为同情张美人的遭遇,所以一直秘密地帮助她打掩护,不让她被其他人发现。谁知就在皇后生病,太子在宫中侍疾的那天,安国公主秘密找到我的姐姐,给了她一百金,要她给太子传递一封情信还有一个示爱的锦囊,我姐姐不愿意,安国公主便说我娘和弟弟都在她的手中,姐姐不得已,只能听从她的吩咐——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三皇子和安国公主的阴谋,他们的目的,便是要诬陷太子,将皇后和太子置诸死地!”

        “你还不快住口!”拓跋真猛地站起来,厉声道。他已经明白,李未央是挖好了一个接着一个的陷阱等待着他,她根本是算计好了一切,在皇帝面前爆发出来!

        皇帝的脸上,阴晴不定,目光在拓跋真的面上游曳,让拓跋真心惊胆战,他知道,自己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因为皇帝的目光,已经开始变得阴冷起来。

        拓跋真大声逼问:“我若是那个陷害太子和张美人的幕后黑手,何必为他们求情!”

        锦儿冷笑:“那不过是障眼法而已!你平日里和太子走得那样近,又一直作出兄友弟恭的模样,若是你当时不肯求情,只会引人疑窦而已!你这么做,正好可以洗脱自己的嫌疑,还留下一个友爱兄弟的好名声!可怜太子一直都不知道,陷害他的人就是你!”

        皇帝怒声道:“你是说,太子当时也是被人陷害?”

        锦儿毫不犹豫道:“是!张美人是受到三皇子的指使,故意想方设法勾引太子殿下!那天,太子来的目的,根本是为了拒绝她,让她谨守本分,不要再做出对不起陛下的事情……然而,那天我姐姐因为受到胁迫,在殿内的海棠花上用了这种薛艳草,所以太子才会情不自禁……若非如此,陛下你想想看,一国储君怎么会在青天白日里和张美人苟且呢?”

        锦儿的话半真半假,当时根本是李未央设计了太子,而非拓跋真,但锦儿却一股脑儿全部栽赃到了拓跋真的身上!皇帝是一个极端多疑的人,他一直觉得事有蹊跷,现在听到这话,对锦儿的证词已经有了三分的相信,他盯着拓跋真,脸色越来越可怕。

        拓跋真若是可以动手,早已一剑砍掉了锦儿的脑袋,但此刻,他知道自己必须冷静!而安国公主,早已是怒容满面了。

        锦儿却毫无畏惧地看着拓跋真和安国公主,道:“你们夫妇两个人,狼狈为奸、陷害太子,事后更借由此事杀了我姐姐灭口,就连我的亲娘和弟弟都没有放过,若非当初我被过继给了别人家中,姓名都改了,旁人不知道我和姐姐的关系,你们连我都要一起除掉!三皇子,其实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是不是?但是你一定没有想到,早在安国公主找上我姐姐的时候,她便想法子传了消息给我,让我多加小心!若非是我,这秘密一辈子都要被人湮灭!你就是想要借着张美人的手除掉太子,早一步登上皇帝的宝座!”

        “她说的可是真的?”皇帝眼皮一跳,深深克制住,然而,他没有暴怒,这种情绪太过反常,反令人担心。

        拓跋真脸颊肌肉微一抽搐,手心冰凉粘湿全是冷汗,立刻道:“父皇,儿臣若是真的做出这种狼心狗肺的事,情愿遭天打雷劈,堕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皇帝不吭声了,他默默地看着拓跋真,像是第一次认识他,那眼神,幽幽的,不像是在看儿子,而是在看一个隐藏很深的敌人,拓跋真心里打了个寒战。他没想到,自己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竟然会栽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张美人手上。

        锦儿厉声道:“陛下,您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调查张美人的过去,奴婢相信您若是彻查,一定能查出蛛丝马迹来!”

        拓跋真额头上冷汗滚落,面上却是无比镇定:“你们早已想好了要诬陷于我,自然是没有证据也要捏造出证据来的!可惜父皇绝对不会相信你的谎言连篇,父皇,儿臣若是真的有心谋害太子,以前多得是机会,为何要选在现在呢?”

        安国公主完全怔住,她想不到,陷害自己的人,根本目的并不在于她,而在于拓跋真。不,或者说他们两个人,根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也逃不脱!

        然而,皇帝却望着他许久不作声,他似乎思虑很深,目光幽幽只是出神。不知过了多久,回头问道:“柔妃,你看怎么样?”

        柔妃咳嗽了两声,温柔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为难:“陛下,您真是为难臣妾了,臣妾一个女子,如何能断案呢?臣妾只是觉得,三皇子素来与太子交好,怎么会无缘无故陷害太子呢?难道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都是在蒙蔽我们,若是果真如此,他的心机岂不是太可怕了?臣妾相信,三殿下并不是这样的人才对,陛下应该彻查此事,还给他一个清白。”

        她的话中所言,仿佛在为拓跋真开脱,可是皇帝却冷笑了一声,是啊,若是拓跋真果然一直与太子交好,却在背后捅他一刀,还将一切掩盖的如此完美,那他实在是太可怕、太可怕了!这等心机,用在夺位之上,还真是屈才!他心中这样想,却冷冷望着锦儿道:“你可有证据?!”

        了解皇帝心意的拓跋真一听,一颗心如同半浸在水里,脚底下透心泛上凉来,皇帝信了,他已经相信了一半儿!

        安国公主第一次觉得手足无措起来,她不知道只是追查一个幕后主使,竟然会牵扯这么多事!事实上,在越西的宫廷中,争权夺势一直比大历要厉害得多,可惜,她一直被裴皇后庇护着,再加上是女子,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力,谁也不会无缘无故来找她的麻烦,都是对她退避三分的,但是这件事,不但将她卷入,还把拓跋真也拖下了水!这背后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未央静静地看着,脸上从始至终没有流露出丝毫得意的表情,神情始终是淡然的,仿佛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再能入她的心。

        锦儿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大声道:“奴婢知道陛下不会相信,所以奴婢也不强求您相信!终究有一天,您会明白你身边的这个三皇子,是多么的富有野心而且狠毒,他天天盯着你的皇位,却还要做你孝顺的儿子,做太子诚恳的兄弟,哈,他才是大阴谋家!奴婢该说的已经都说完了,也已经为姐姐报了仇,让三皇子和安国公主也尝到了被人陷害的滋味,奴婢没什么好说的了!”说着,她猛地站了起来,一头向墙壁上撞去,旁人还没来得及阻止,便见到她血流满面地倒了下来。

        陈院判连忙去瞧,面色发白道:“已经……死了。”

        皇帝长久不说话,就在众人都为这沉默胆战心惊的时候,他突然开口:“招太子上殿。”

        柔妃提醒道:“陛下,太子已经被废了。”

        皇帝突然大怒,面色赤红道:“那就让废太子入宫!”

        皇帝这是要干什么?为太子翻案吗?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惶恐的神情,拓跋真抬起眼睛,盯着李未央,若是他的目光有实质,恐怕李未央早已被他撕成碎片……

        ------题外话------

        编辑:我觉得,你得留着安国

        小秦:尾毛

        编辑:你看大家多么喜欢她啊,我觉得她比切糕党都恐怖啊

        小秦:(⊙o⊙)是吗,那我让她惨痛地活着好了,越惨痛越好。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