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64 万虫啮体

    庶女有毒

    164 万虫啮体


        已是日上三竿,李府中仍然一片安静。李未央慢慢悠悠地走下了地牢,赵月低声道:“小姐,孙将军已经审问了一夜了,他们什么都不肯交代。”

        孙将军毕竟出身沙场,手底下凶悍兵卒无数,用刑的法子也是非同一般,这四个人能在他手底下扛这么久,实在不可小觑。

        赵月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神情,道:“小姐,依奴婢看,还是直接杀了算了,何必那么麻烦。”

        “这个世上没有撬不开的蚌壳,同样也没有永远不说话的嘴巴。他们活着,比变成尸体要有用得多。”李未央微笑着回答,一路下了台阶。这是她第二次来到李家的地牢,上一回,她在这里对付蒋兄弟,可以说大获成功,可是这一回,她面对的却不是少年成名的将军,而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蒋海这些人再如何狠毒,他们都是要面子要脸的,一旦攻破他们的思想防线,就能够将他们从心理上彻底击溃,但这些暗卫,却是一群没有自尊没有底线的人,你无论如何羞辱他们,他们都不会动容,所以,很是棘手。

        孙将军本名孙重耀,是一名赫赫有名的勇将,虽已年过半百,却因长年的行伍生涯而依然威武健硕,举手投足之间威风凛凛。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异常难看,看见李未央下了地牢,不由开口道:“郡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虽然语气严肃,可眼睛里却略有关怀之意,很显然,他是觉得李未央一个小姑娘若是看到地牢里面血迹斑斑会受到惊吓。

        李未央瞧了一眼一边墙上挂着的四个人,微微一笑,道:“孙将军还没有什么进展吗?”

        辛苦了那么久,孙将军才抓住这些人,原想好好折磨一番就杀掉,谁知李未央却说留着他们还有用,所以他才耐着性子陪他们磨蹭了这么久!想要从他们手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他手上审问过的军中奸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还从未遇到过这样嘴硬的,折腾了一个晚上,连个姓名都没有问出来,却已经将所有可以用的刑罚都用过了。然而,这些人不仅不开口,甚至没有抬起眼皮子看他一眼,叫他万般手段都付诸东流,气得干瞪眼却毫无办法。

        “我的人打断了三条皮鞭,可惜,谁也不肯透露一个字。姓名、年龄、身份,什么都不说。”孙将军实实在在地道。

        对于女儿的死,他虽然没有妻子情绪那样激动,心中却是一直压抑着巨大的悲痛。孙沿君从小就是他的掌上明珠,性情天真活泼、善良无私,正因为如此,他心中实在担心她在外面吃亏,所以她出嫁之前,他已经千叮咛万嘱托,要她在外面处处小心谨慎,少说话,不要做不该做的事,尤其是要多听婆家的教导,以免惹祸。谁知刚刚嫁过来,便发生了这种事,若是早知道如此,他情愿回绝女儿的要求,直接将她嫁给自己的副将,放在眼皮子底下好好看着一辈子,也好过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李未央看着孙将军发上寒霜,心中微微酸楚,口中道:“孙将军,对付这些人,我有我的法子,你将他们交给我吧。”

        孙将军诧异,道:“郡主,你不怕吗?”

        李未央语气很淡:“怕,我怕鲜血、怕惨叫,我甚至连地牢里的灰尘和老鼠都害怕,但想到沿君死得那样惨,我便什么都不怕了。所以,请你将这些人交给我,让我为她尽一份心力。”

        孙将军一愣,随即道:“好,我相信你。”

        李未央笑了笑,道:“那就请你先出去休息,我已经吩咐下人准备了厢房,等你歇息好了,父亲说要请您品茗。”

        孙将军点点头,自己到了李府,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李萧然不可能不知道,最大的可能是因为内疚于孙沿君的死,而故意卖这么一个面子给自己,甚至还暗中给了不少方便。人家这样客气,他总要拜会一下主人的。他思及此,道:“那我便先离去,有任何需要随时叫我。”

        待他离开,地牢里又恢复了安静。

        李未央这时才缓缓地转身,仔细打量着挂在墙上的四个血肉模糊的人。

        孙将军显然对他们恨到了极点,全部都下了恨手,一个晚上下来,基本都是鞭痕累累了。李未央微笑着看向那个面上有疤痕的人,道:“别的我都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究竟是谁侮辱了孙沿君。”

        四个人都没有反应,甚至没有抬起头来看李未央一眼,像是对她的存在毫不在意一样。

        李未央冷笑,果然都是硬骨头。

        旁边站着的是孙将军专门留下的行刑者,见他们不肯回答李未央的问题,顿时一鞭鞭地狠狠抽下去。这四人从刚开始的闷哼,直到最后声音渐低,直至无声,却还是一动不动,不肯开口。

        李未央面色恬淡地看着他们,道:“我有很多法子能够让你们开口,只是,我不喜欢那些残酷的法子,我现在好好的问话,你们便好好地回答,我也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这样不是很好吗?”

        四人之中,突然领头的那名刀疤男子抬起了头,慢慢的盯着李未央旁边的赵月,无声地笑了笑。

        赵月不禁战栗起来,她悄声道:“小姐,奴婢认识他,他叫惊蛰,是一等的暗卫。”

        “哦,惊蛰。你瞧,一回生二回熟,咱们这不就算是认识了吗?”李未央很温柔地笑了笑。

        惊蛰冷笑一声,低低地说了一句话,赵月没有听清,皱眉凑前再听,却听得惊蛰笑道:“不过是个小贱人,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赵月勃然大怒,道:“小姐,这狗东西居然敢骂你,让奴婢一剑杀了他吧!”

        李未央说话却是不紧不慢的,看着惊蛰的脸,慢慢地道:“舌头本来就是用来说话的,你骂我,倒是也没有骂错。我之所以让你活着,并不是心肠软,而是想要让你知道,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你信不信,很快就轮到你求我,求我杀了你。”

        她的语气温柔,神情也很平和,这四个人看在眼睛里,对她都是十分的轻蔑,在训练的时候,为了测试他们的忠诚度和忍耐力,他们什么样的严刑没有受过,李未央的微末伎俩,他们怎么会放在眼睛里呢?

        李未央吩咐人在一旁准备了椅子,奉上热茶,显然是预备一直看下去。赵月看到四个人不屑的神情,心头不由冷笑,你们小瞧我家小姐,待会儿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痛不欲生了。

        李未央吩咐道:“取我吩咐的东西来。”

        赵月按照李未央的吩咐,取来了一罐粗盐,随后李未央瞧着她手里那一罐子的盐巴,叹息道:“你们知道吗,孙沿君刚刚嫁了人,想着和喜欢的男人一生一世。”

        随后,她手一抬,吩咐人将盐巴抹在了惊蛰的全身。立刻,惊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盐巴洒在伤口上,原本皮开肉绽的伤口带上剧痛,比原本的鞭打还要残酷十二万分。惊蛰脸色立刻变得惨白,额头冷汗密布,随即痛得几乎要昏过去,然而旁边的人早已用钢针刺入他的耳中穴道,不容许他昏迷,只能硬生生承受着这种仿佛一万把刀一齐割肉的痛苦。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语气低沉,道:“不仅如此,她还怀孕了,欢天喜地地告诉我,她马上就要为人母亲。”

        惊蛰仍旧是一声一声地惨叫出口,李未央轻声笑起来:“她不是你们的敌人,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我很想知道,你们动手的时候,有没有片刻的不忍呢?”

        惊蛰一口血水吐出来,虽然身上剧痛难忍,可是口中却还是冷笑连连。但旁边看着他的其他三个人,面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因为这时候,行刑者按照李未央的吩咐,竟然又取来一个罐子,从里面掏出蜂蜜涂在了惊蛰的身上,越是伤口的地方,涂抹的越多,**的晶体在惊蛰身上凝结,让他整个人的身上混杂了鲜血、**和甜蜜的味道,诡异到让人难以想象。

        惊蛰等人根本不知道李未央到底想要干什么,抹盐巴自然会让人疼得发狂,蜂蜜又有什么用,难道是要甜死他吗?惊蛰强忍住身上的剧痛,大笑道:“你黔驴技穷了吗?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别在大爷跟前装模做样了!”

        李未央低下头,微笑了一下,道:“我坐的还是太近了,都闻到甜蜜的味道了呢。”

        旁人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什么,就在这时候,行刑者再次走过来,手里拎着一个铁桶。惊蛰等人原本还不以为然,可是等他们看清楚铁桶里的东西的时候,脸色全变了。

        “我听说,蚂蚁、爬虫、老鼠这些东西最喜欢蜂蜜的味道,而且我还在蜂蜜里面加了蜜糖,那味道一定好极了。”李未央静静地道,神情竟然有几分天真,像是很认真地探讨着这个铁罐子里动物是否会真的喜欢这些味道。

        不等惊蛰反应过来,那行刑者已经把一铁罐子的东西从头到脚倒了下去,在瞬间,蚂蚁、爬虫、老鼠爬满了他的全身。

        “啊啊——啊——”惊蛰的惨叫声让所有人都呆住了。尤其是一直对行刑无动于衷的其他三个人,他们惊恐的看着惊蛰的身上密密麻麻的蚂蚁,黑色拇指盖大小的爬虫,甚至还有三只灰扑扑的老鼠咬住了他的伤口,惊蛰原本全身都是伤,皮肉绽开,这样的万虫啮体之苦,惨过一刀刀的凌迟之刑。

        李未央的声音很平静:“这老鼠我已经饿了一个晚上,虫子吃的是长在山间的断肠草,他们的唾液本身就是毒液,会让你浑身的伤口剧痛难忍,肿胀不堪,至于蚂蚁……想必不用我说了,是不是痒得很舒服?”

        惊蛰的身体在片刻之间,开始肿胀、溃烂,整个人甚至连眼皮都爬满了蚂蚁,那种伤口疼痛加倍再加上奇痒入骨,让他真正明白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拼了命的惨叫,就在这时候,蚂蚁闻到蜂蜜夹着血腥的气息,黑压压地爬进了他的眼睛、鼻子、耳朵,让他浑身剧烈的颤抖。

        惊蛰发出一声声极尽凄厉的惨叫,如同坠入十八层地狱。

        这些暗卫现在才知道,李未央的惩罚,比他们所经历过的任何一种酷刑都要残忍,而且,这种难以忍耐的折磨,会让人彻底发疯的。半个时辰之后,惊蛰全身的皮肤都已经溃烂,蚂蚁钻入了他的五脏六腑,他已经没办法说出半个字了。

        李未央微微一笑,看着旁边的三个人,道:“再过一个时辰,他这副皮肉就要被蚂蚁吃光了,你们是不是也想试一试?真的十分有趣!”这甜蜜之中带着恶毒的声音,让其他三个人连骨头都在哆嗦。突然,惊蛰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仿佛他的舌头和声带已经被蚂蚁咬断了……

        左边一个人再也不敢抗拒,第一个开口,道:“当时**孙氏的人就是惊蛰,就只有他一个人!我没有干!我真的没有!”

        另外一人也唯恐落后:“是,都是惊蛰一个人!安国公主最信任的就是他!”

        李未央看着另外一个沉默的人,如果没有记错,上一回安国公主是管他叫灰奴,道:“哦,是这么一回事吗?”

        此时,惊蛰整个人已经被可怕的蚂蚁和爬虫淹没了,没有惨叫声,没有呼吸声,只有动物“吱吱”地吮吸血肉的声音。唯独灰奴面色闪烁不定,最后道:“我……我不知道……”

        李未央的笑容更深,吩咐行刑人将铁桶里剩余的蚂蚁靠近了灰奴:“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人撒谎的,对付撒谎的人,我会比那些不开口的更加残忍。”

        灰奴还没等那东西靠近,已经惨叫一声,道:“震断她心脉的人是惊蛰,**她的是他们俩,划破她肚子的人是安国公主……我,我是负责将她丢在那个巷子里头——”

        哦,原来是这样。李未央转头打量其他两个人:“这么说,你们俩都是在撒谎了么?!真是让我失望啊。”她挥了挥手,道,“将他们丢到发情的公牛栅栏里头去,一直到断气为止。”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内容却十分的血腥可怕,谁都知道发情的公牛一旦疯狂起来是不分公母的,甚至最后还会活生生地被挑破肚子或者被牛蹄子践踏而死,那两人越发恐惧,拼命挣扎,可是李未央却吩咐人挑断了他们的手足筋脉,直接拖出去了。

        灰奴恐惧地看着李未央,他从来不曾遇到过这样可怕的女人,安国公主是喜欢折磨人,却也没有这么可怕的法子,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出来的!竟然这样奇异而残酷!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你好奇我是怎么想出这么奇怪的法子来的吗?这不奇怪,我呆过的地方,多得是折磨人的法子,不过,这些法子我都熬过来了,你们却熬不过来,可见所谓的暗卫,是有多无能啊。”

        赵月闻言,奇怪地看着李未央,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什么。事实上,在冷宫之中的生活可不止步步生莲这一种惩罚,那些**扭曲的太监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会手下留情,不会闹出人命,但这样一来,折磨就要加倍了。

        “灰奴,你知道我为何单单留下你一个吗?”李未央这样问道。

        灰奴看都不敢看旁边已经被蚂蚁啃食地只剩下一具骷髅包着皮的人,努力让自己的目光集中在李未央清秀的面孔上,但这种效果实在是太过微弱,让他根本没办法说话。李未央挥了挥手,旁边的人立刻处理掉了惊蛰的尸体,她淡淡道:“现在开口说话吧,记得要诚实一点。”

        看了刚才三个人的可怕下场,谁还敢不诚实呢?灰奴恐惧地点了点头,一旁行刑人的头都垂着,不敢往李未央的身上看,而赵月却是十分的满意,这些暗卫手上鲜血无数,他们并不只是为了执行任务,杀人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闲下来甚至还比较谁杀死的人更多,其中不少无辜的老弱妇孺,这种人,死有余辜。

        灰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单独留下我,但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办的,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李未央微笑,道:“只要你服下这一颗药,我就让你知道你应当做什么。”

        灰奴看了一眼赵月送到嘴边上的红色丹丸,狠一狠心,一仰脖子吞了下去。

        李未央声音分外温柔:“你这样听话,我自然不会杀你了,用的着你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过,这药丸吃下去,每十天就要服一次解药,否则的话,只怕你的痛苦要比惊蛰还要多个十倍百倍的。”

        灰奴深深低下头去,咬牙道:“灰奴见过主人。”

        用这种残忍的法子让暗卫折服,李未央本不屑的,但他们杀死了孙沿君,还用那么残酷的法子,从头到尾没有半点的人性,对付这种人,心慈手软只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说到底,这些杀人如麻的杀手,骨子里都是犯贱的,你好好地说,用金钱收买,他们还看不起你。只有让他们认识到,你比他们还要残酷无情,他们才会向你低头。这就是强者,只有强者,才能让别人畏惧、佩服。当然,这种法子因人而异,不是对每个人都适合的。

        从地牢出来,李未央却听闻拓跋玉到访。她走到凉亭里,却见到拓跋玉满面微笑地站起来,道:“你来了。我准备了一些糕点,带来给你品尝。”

        这个时候?这种方式?李未央一怔。

        “你在想什么?”拓跋玉轻声地追问道。

        李未央原本看着一碟碟精致的点心,随即转头,和拓跋玉目光相接,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没什么。”

        “这是我特地从景州请来的名厨,他做的乳卷最为地道,香甜可口不说,吃一个便停不下来。你试试看?”拓跋玉吩咐一旁的婢女为李未央布菜,然而她的表情却很寻常,连碰都没碰一下。

        拓跋玉望着她,“没胃口?!”

        李未央笑了笑,道:“多谢七殿下的美意,只是你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却是不合时宜的。”

        当然不合时宜,人人都知道她是安宁郡主,是太后的义女,这拓跋玉的辈分比她还要低一倍,经常跑李府说是来看望李萧然,谁不知道是来看她的呢?毕竟七皇子对她有意,实在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最奇怪的是,拓跋玉明着要争夺皇位,既然如此就应该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另外选一个名门淑女追求,总是追着她跑,算什么呢?

        拓跋玉示意一旁的婢女为李未央舀上碗汤:“如果吃不下点心,喝点酒酿圆子也好,这是天山上的珍珠圆,有养颜美容的效果。”

        李未央手里捧着碗,汤不沾唇,便放下碗:“你何必这样。”

        “我心甘情愿的。”拓跋玉这样回答。

        李未央长长地吐了口气,嘴角微漾:“那我还真是得多谢你的美意了。”

        “你也需要我的帮忙,不是吗?”拓跋玉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双手握紧,指头压得泛白。“关于如何摆脱他——”他突然看向不远处,那里似乎遥遥站着一个人影。

        李未央早已发现李敏德站在那里,只是不想拓跋玉也发现了。她垂下眼睛,语声淡淡道:“这是我自己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拓跋玉脸色变得冰冷,眼神也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很快,这痛苦被愤怒所取代,她明明应该是残忍无情的,若是她真的想要拒绝什么男人,多的是法子,可偏偏她却对李敏德没有办法,这到底说明了什么,李未央自己或许没有意识到,但一直看着她的拓跋玉却明白了过来。

        他这样的喜欢她,为了她而改变自己的原则,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可是她却已经调转视线,开始喜欢别人了,他自己就站在她面前,她却根本没有看到他。拓跋玉咬牙,等李未央注意到他的不对,却已经松开了眉头,微笑道:“你这是怎么了,既然把我当成朋友,又有什么话不能说呢?”

        拓跋玉表现出特别关心,李未央的态度反而更加冷漠,道:“我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殿下还是多关心你的大业才是。”

        拓跋玉别过头,双手握紧,就怕当场被李未央气到不能自控,会当众失态。

        那边的人越走越近,似乎有要过来的意思,李未央却突然靠近了拓跋玉,声音在他耳畔轻柔地吐着:“七殿下,既然你真心要帮忙,不介意我利用你一下吧。”拓跋玉一愣,李未央已经冲他微微一笑,亲自替他夹了一块乳卷,道:“确实很是美味,你尝尝看。”

        她是为了做给那个人看,根本不是真心关怀他。拓跋玉恼恨到了极点,可是转念一想,若是能就此让情敌滚得远远的,对他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对李敏德,他不敢随便动手,因为直觉对方在李未央心头的分量,他不得不一力隐忍。现在李未央主动要赶走那人,他求之不得。

        “你开口,我没有不答应的。”他微笑着,竟然想要握住她的手。

        李未央不露声色地错开了他的手,只以笑容示谢:“那么,就多谢了。”

        她美目潋滟,波光流转,让拓跋玉心头震颤不已,可惜这样的温柔,这样的美丽,却只是为了另外一个男子,拓跋玉心里不由感觉插了一把刀那样痛苦,脸上却微笑道:“对了,安国公主那里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显然是相信了灰奴的说法,其实照我说,那些暗卫实在没有留下的必要,不如除掉以绝后患。”

        李未央喝了一口茶,道:“我留着他自然有我的用处,你放心,不会耽误大事的。”

        “他们敢来刺杀你,就不能留下活口——”拓跋玉想到若不是李未央早有准备,此刻早已不能坐在此处,不由眼底燃出火焰。

        “我不是平安无事吗?”

        拓跋玉直勾勾地瞧着她:“可是我会很担心。”

        凉亭里,李未央和拓跋玉坐在一起,郎才女貌,言笑晏晏,坐的又是那样近,一对璧人的模样,叫人看了心头火起,可李敏德却压抑住怒火,走上去,微笑道:“七殿下怎么会在此处?”

        “七殿下——”李未央刚刚说出几个字,却慢慢改口,道,“权起带了点心过来,一起尝尝吗?”

        权起是拓跋玉的字,而且,在大历一朝,只有彼此很亲近,才会叫一个人的字,更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是大历的七皇子,这世上敢这样叫他的人,还真是没几个。可现在他却露出欣然的神情,道:“三公子,一起品茶吧。”

        李敏德面上带着笑容,目光却是冰冷。

        “七殿下,听说朝阳王有意将聘婷郡主许给你,虽然因为皇后娘娘的丧事耽搁了,可聘婷郡主却放出风声,此生非你不嫁。你现在跑来向未央献殷勤,怕是不太好。”

        拓跋玉的面色一沉,斩钉截铁道:“我不可能迎娶聘婷郡主。”

        李敏德俊美的面容却是带着笑容,只是那笑容里含了嘲讽:“哦?不可能吗?朝阳王一月内连登三次七皇子府,总不会只是单纯拜访吧。”

        事实上,李敏德早已探得消息,朝阳王已经和拓跋玉暗中勾结到了一起,能让朝阳王放弃中立站到拓跋玉一边,除非是皇后之位。既然拓跋玉已经决定迎娶娉婷郡主了,现在跑到李未央面前来献殷勤就实在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拓跋玉的脸色发生了一丝变化,他担心李未央会介意。她的身份如今是他的姑母,怎么也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为了继承大统,他必须迎娶一个身份门第都与自己匹配的皇子妃。而聘婷郡主,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还是在犹豫。若是选择迎娶聘婷郡主,他就失去了赢得李未央心的机会。但反过来说,若是想要得到李未央,就要先一步得到皇位,而朝阳王是现阶段一个很有力的帮手。他表面上看是个闲散王爷,不管兵权,但却是皇帝的表弟,当年还是帮助皇帝夺位的关键人物,更是唯一一个活到今天的异姓王,想也知道朝阳王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了。他肯上折子请求皇帝册立太子,这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儿。可是朝阳王很难下手,权势名利地位美人他应有尽有,唯一的烦心事就是眼高于顶美貌过人的聘婷郡主的婚事,这也是拓跋玉最好的下手方法。

        从前的拓跋玉,绝对不屑拿自己的婚事做交易,可是为了得到李未央,为了皇位,他如今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但当自己的举动被李敏德洞悉,他觉得异常的难堪。但与此同时,还有一种隐秘的期待,他希望李未央说点什么,愤怒也好,嫉妒也好,一点点都好。

        李未央却是慢慢地笑道:“哦?真有这种事?聘婷郡主倒是一个不错的对象,只是朝阳王不好相与。若是聘婷为正妃,你再想要娶其他的侧妃,就会有不小的麻烦。”

        拓跋玉和李敏德都是一愣。李敏德努力压下心头涌动的戾气,道:“既然七皇子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该避嫌才是。”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柔声道:“大局为重,我本来就不是在意名声的人,想必权起也不会介意,是不是?”

        拓跋玉一愣,李未央这样说,分明是在告诉李敏德,她并不在意拓跋玉要娶妻的事情,甚至于,她不在乎名分。的确,如果拓跋玉登基,那他会拥有很多的妃子,李未央作为太后义女的身份,绝对不能明目张胆地嫁给他。但前朝也有公主终身不嫁却有情人的情况,拓跋玉不能给李未央名分,却可以给她实实在在的权力和地位,甚至于超过所有女人的荣宠。这一点,在座的三个人全都心里明白。

        拓跋玉心中有一瞬间的狂喜,在李敏德戳穿他和朝阳王的暗中往来之后,李未央却说了一句类似于表白心迹的话,让他心中燃起了希望。也许李未央是在意他的,只不过她的感情过于内敛,没能表达出来而已——然而,等他看清楚,李未央的眼神是看着李敏德的时候,他的心头,一瞬间涌上无限的怒火。他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另外一个人。

        “这是你真实的心意?”李敏德静静望着李未央,见她轻轻点头,他惨然一笑。“那,我无话可说了。”他悄然转身,背影直挺而孤寂,脚下一个踉跄,却险些从台阶上摔下去。

        李未央面色微微一变,差点站起来,然而等她醒悟过来,却是依旧坐在那里。

        “你真是狠心,这样对我,又这样对他。”拓跋玉突然笑了起来,却不知道是笑李敏德当局者迷看不出李未央的真实心意,还是在嘲笑自己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一心一意要得到李未央。

        他今天已经彻底明白,李未央的心思在谁的身上。这个女人,冷血无情得很,若是不关心的人,哪怕你死在她脚底下也不会多看一眼,不管你多爱她,怎样哀求她,她都会毫无反应,可是今天为了李敏德,她竟然对自己表现出从未有过的亲热,甚至给出一种模棱两可的暗示,若是他不知道**,只怕要高兴得发狂,可是现在眼睁睁在这里坐着,却要看他们在对彼此演戏,对他拓跋玉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风声呼呼而过,听起来仿佛是谁呜呜的哭声。李未央站起身,道:“七殿下,请回吧。”说着,她便毫不留恋地转头离去,甚至没有意思要听拓跋玉说什么。

        他低下头,捏紧了手中的茶杯,突然笑不可抑,一旁的婢女们看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高贵清冷的七殿下突然怎么疯魔了,一个人到底在笑什么,可就在此时,却看到他砰地一声捏碎了茶杯,手上变得血迹斑斑,他却浑然不觉,起身拂袖而去。

        这到底——是怎么了?

        李未央走到花园,却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腕,一把拖入旁边的假山。赵月在一旁刚要动手,却被一把长剑抵住了脖子:“不要动。”

        赵月一惊,跺脚道:“大哥,你疯了!”

        “主子有话要对三小姐说,与你无关。”赵楠面色难得冰冷地道。

        “任何违背小姐意愿的事情我都要阻止,你快走开!”赵月不以为意地要推开他的剑尖,然而却不意对方的长剑划破了她纤细的脖子:“大哥,你疯了?!你居然对我动手?!”

        “赵月,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和使命,你我到这里来,唯一的目的便是保护主子,你却整天只知道跟在三小姐的身边,你忘记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了吗?”赵楠厉声呵斥道,端方的面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赵月一愣,随即道:“你和父亲都是一样的,总是告诉我,练武、练武、服从命令,可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工具!你们让我来保护主子,我来了。主子让我保护小姐,我也一直尽心尽力。可是现在,我想要留在小姐的身边。因为这么久以来,她是第一个嘴上说我只是个奴婢,背过身去却会为我向燕王讨回公道的人,哪怕她自己身处逆境,她也要那六个护卫的人头为我出气。大哥,这一点你和父亲都不会为我做的!”

        这一回,轮到赵楠完全怔住,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这个什么都听他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一个坚毅的少女,行事作风都很强硬,也许她自己还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模仿着李未央。她崇拜她,憧憬她内心的强大,所以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她,这种神奇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赵月对于任务的归属感,成为她心中的精神支柱了——赵楠觉得这样的发展很糟糕,因为对于护卫来说,保护好主子是职责以内,可赵月对李未央这样崇拜,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任务了。他刚要说什么,赵月却一把挥开了他的长剑:“大哥,我之所以不跟你动手,是因为小姐没有让我这样做。下次你再敢用长剑指着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楠眼神一暗,这孩子竟然是认真的,如果他要伤害李未央,恐怕她会拔出长剑来拦在他的面前——李未央给她吃了什么药,竟然能让她这样死心塌地的,他难以理解。

        李未央刚要挣脱,腕上却是一紧,被一只冰凉的手紧紧钳住。身子一时不稳,踉跄的被扯进了李敏德的怀中。她有片刻留恋那温暖,然而终于,悄悄隔开了他,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两双眼睛,不小心碰在了一起,却是李未央先移开了眼睛。

        李敏德抚摸上李未央的脸,一个多月以来,他从未曾经历过如此销魂噬骨的相思,明明近在咫尺,她却总是对他视而不见,他的心,空空落落,不管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也没办法舒缓他心头的寥落寂寞。赵楠请求他立刻回国,可他却浑不在意。因为,他爱的人在这里,他不管去到哪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没有勉强自己再做任何无意义的等待,他主动来找她,没有想到,她在他面前做出刚才的那一幕。

        他是那样的了解她啊,她根本不是那种可以容忍男人三妻四妾的女子,若她真的喜欢拓跋玉,她早已可以嫁给他,为何要选择在他面前说那样的话,这一切都是为了逼走他!她这么做,必定是有所顾虑,让他怎么还能忍得住心头的躁动!

        “你到底,还要躲多久!”如同一把钝刀子在心头来来回回的割,从不曾说过的话,就这样轻易的脱口而出,“你知不知道,你的戏演得很拙劣!”

        李未央怔住了,原来她的举动,拓跋玉知道,他,竟然也知道。是啊,他们都是世上难得的聪明人,怎么会看不穿她的把戏呢?

        看着她,李敏德心痛的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发誓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然而她却还是对他演戏,不肯放下包袱,是否,他真的做的太少,以致她如此不安,不敢相信他的感情。“未央,你真的能一辈子躲避吗?”

        李未央看着他,他的面容映在她的眸光里,似乎有轻微的波动。

        李敏德,不,元烈,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就在刚才她以为自己已经骗过他了,现在才知道,他狡猾地如同诡诈的狐狸,轻易洞穿了她的心思。甚至于他还这样霸道,不允许她继续逃避。想到这里,李未央轻声地问道:“敏德,你可以给我什么呢?”

        李敏德看着她,慢慢道:“你想要什么?”

        李未央声音柔软的似涟漪的春水,却带着数不清的寒意:“我要天底下再也无人敢欺辱,我要实实在在的**,我要至高无上的权力,我要天底下最高的地位,你——能给我吗?”

        李敏德怔住,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半天不语,似要把她刻入自己的眼中,慢慢的,他的手抚摸上她的脸颊,滑过,拢入发间,忽然用力,唇几乎是恶狠狠的啃噬了过去。李未央呼吸一窒,不由张开嘴,唇齿相依时,他的吻隐隐的带上了一丝恶狠狠的味道。她一时的混乱,竟然忘记了拒绝。他长驱直入,毫不退缩,狂野地索求,迷乱地挑逗,充满了情意绵绵的纠缠。

        良久,他突然松开了她,扬起唇畔,自信地道:“这有何难?只要你想,我就为你去夺、去抢,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送你想要的一切!”

        ------题外话------

        编辑:擦,被你的蚂蚁虫子和老鼠吓到了!

        小秦:你不是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吗——

        编辑:太扭曲了,(⊙o⊙)!

        PS:看到今天的月票,我深感欣慰,若是大家的热情都是这样的高涨,不再整天捂着票票威胁我,我就马上解决安国!月票票啊,我深爱之!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