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69 万劫不复

    庶女有毒

    169 万劫不复


        就在监军与拓跋真僵持之际,突然有一人快马加鞭地冲进了军营:“陛下有旨,宣三皇子即刻回京奔丧!”

        奔丧?拓跋真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而那刘监军面色却变得难看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按照事先的约定,应当是三皇子聚众谋反,他们负责将他拿下,就地正法才对。为什么,皇帝会突然下了圣旨?!

        拓跋真微微一笑,向着宣旨太监道:“这里的军务——”

        宣旨太监道:“陛下已经另派合适人选担任此次的统帅,三殿下不必担心。”

        拓跋真跪下,向京都方向遥遥叩头,一脸诚恳道:“父皇英明。”他的神情是那么认真,让刘将军见了恨不能一剑砍下他的头颅才能解恨。

        李未央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幕看在眼睛里,轻轻一笑若淡淡的云影,道:“短短一夜之间,陛下却改变了主意,我真是太小看拓跋真了。”

        赵月不敢置信:“都到了这种地步,拓跋真还能有什么法子脱罪?”

        李未央冷笑一声:“那就只有先回京都才能知道了。”她转身,却又回头望了拓跋真的方向一眼,面上的笑容变得冷酷,拓跋真,你果真不可小觑,每一次把你逼到了死局,你却能绝境逢生,可是这一回,你要如何才能摆脱谋逆的罪名呢?

        李未央回到京都,才发现情况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原本十六名大臣上书参了拓跋真一本,说他假借出兵为名,私下里却是意图谋朝篡位。然而不知怎么回事,一向德高望重的梁御史却突然上书,为拓跋真鸣冤,并连夜跪在皇帝宫门前头,说拓跋真是受到了奸人的陷害,同时列举了拓跋玉的十大过失,另外附上这一年来拓跋玉送给不少朝中重臣在各地购置田产的契约,以及他用钱财收买的封疆大吏名单,那一本账簿上写满了名字,足足有上百人,详细到了每个人贿赂多少,何时何地何人经手等等……这本奏章交上去,皇帝震怒,满朝哗然。

        “未央,三皇子为他自己留下了后手。”李家书房内,李萧然一边感叹,一边道。

        李未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拓跋真当年收买朝臣足足用了十年,而拓跋玉想要一蹴而就,纵然做的再干净,也会留下一些把柄。只是她没有想到,拓跋真竟然能将这些把柄一一搜集起来,并且隐瞒到了今天,只等着在关键时刻拿出来,给拓跋玉致命一击。

        先是太后被人毒死,接着皇帝遇刺,然后孙重耀率禁军袭击宫门,偏偏拓跋玉就那么巧合地出现了,如同救世主一般,拯救了皇帝和皇宫中所有人,一下子在赢得了朝中绝大多数大臣的支持和百姓的民心,这不是太巧合了吗?这个道理,原本皇帝在震怒之下需要过一些时日才能想起来,那时候拓跋真已经被处决了,可是梁御史的这一道奏章连夜奏上来,却是一下子提醒了皇帝,救了拓跋真的性命。

        李未央不由摇了摇头,都说圣心难测,可谁也没有拓跋真这么明白皇帝的心思,连谋反都能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还真是很难不让人佩服。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狡猾的人了,他不求立刻给自己脱罪,而是要把拓跋玉一起拉下水,想也知道,对于他来说,时间拖得越久,皇帝的疑心会越大,他越有机会真正摆脱谋反的罪名。

        “孙重耀不是下了刑部大牢,难道他什么也没有说吗?”李未央突然想起了这个人。

        李萧然喝了一口茶,眉头皱得死紧,道:“他已经死了。”

        李未央愣了一下,随即道:“死了?”在这种时候?在刑部大牢?

        “听说他是故意求死,用一根筷子穿透了咽喉,死状极为痛苦。说是畏罪自杀,可你听说过下了刑部大牢,到了酷吏手中也有机会自杀的人吗?”李萧然冷笑了一声,慢慢道,“虽然咱们心里都清楚幕后主使究竟是谁,但孙重耀的证词才是最重要的。只有他肯指认拓跋真,才能落定他的罪名。毕竟当初他们何时商议谋反、如何谋反,全部都是私底下进行,拓跋真行事又万分隐秘,孙重耀一死,咱们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不错,从头到尾拓跋真利用孙重耀谋反一事,都是李未央根据灰奴的消息和她对拓跋真和孙重耀的了解,再加上很多零散的现象推断出来的,而这些都不能作为直接的证供。抓住孙重耀以后,他便是最好的人证,足够证明拓跋真和他之间的阴谋。然而,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竟然在刑部大牢里畏罪自杀——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原本拓跋真在那二十万将士面前所说的话,也可以作为证据,毕竟他煽动军队进入京都——然而,现在三皇子却反咬一口,说是听信了错误的消息,误以为七皇子谋反作乱,这才想要带着士兵们掉转头来攻击京都。”李萧然看李未央若有所思,便这样告诉她。

        原来拓跋真是早有准备,李未央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嘲,却是不急不忙地问道:“那陛下呢,如今是什么反应?”

        李萧然见她面上不见慌张,不由几分惊诧,沉吟片刻,回答道:“陛下连夜召了几名心腹重臣进宫,然后下令禁闭宫门,不再招见大臣嫔妃。禁军也已经新换上了统领,调防频频一改往日气氛,宫门侍卫全是生人。所以,现在到底他的心意如何,我也猜不出来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父亲,你是真的猜不出来吗?”

        李萧然看了一眼李未央,不由感叹这个女儿像是狡猾的狐狸,非要榨干自己最后一点心思才满足。他微笑着说道:“原本看来,这场赌注最大的赢家该是七皇子,可是我现在觉得,最大的赢家是陛下才对。”

        “哦?何以见得?”

        “陛下先是收回了原本交给七殿下的二十万大军,经拓拔真的手过了一遍,就交给了周国有,再是替换禁军首领为伯进,接着还有那五十万统帅,启用的是久已不问世事的长平侯……周国有曾为了陛下挡剑,伯进是陛下一手提拔,长平侯原本也是战功赫赫却因为年纪渐大不问朝事,非到万不得已,陛下不会启用。这些人虽然能力未必多强,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陛下的忠心是无人可以超越,现在这七十五万人全都牢牢控制在他手上,难道他还不是最大的赢家吗?”李萧然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李未央的神情,仿佛要从她的面上窥探出什么一样。

        李未央只是叹息一声,道:“父亲,你不必如此,我哪里能神通广大到预料到一切后果呢?我是真心要帮助七皇子的呀,再者说,如今陛下将拓跋真暂且押回府中看管,并未说就此放过拓跋真,你又何必这么心急呢?”

        李萧然淡淡一笑,他觉得这件事情没有李未央说的这样简单,可一时之间却也参透不了究竟是什么缘故,便只是道:“希望陛下能够早点决定吧。”

        三皇子府,总管亲自捧着午膳到了拓跋真的书房,从回到京都开始,拓跋真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对外面的一切视而不见。为了京都风声鹤唳,拓跋真已有三天没有合眼了。可是,陛下那里一直没有消息,谁也猜不透这个皇帝的心思,谁也不知道他最后会如何定罪。拓跋真是要谋反,可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作证的人都已经死了,若是皇帝愿意放过拓跋真,这件事情可以揭过去,但若是他不愿意,那拓跋真也必须引颈赴死。总管不知道拓跋真为何还能如此镇定,心中这样想着,不免万分同情三皇子。

        “殿下,您的午膳。”总管小心翼翼地道。

        “放下吧。”拓跋真淡淡地道,突然将手中一枚血玉收起。

        总管看着,不由有几分好奇,却不敢多问,只是看拓跋真吃两口饭又放下,似乎并没有胃口的样子,低声劝说道:“殿下,您多少用一点饭吧,事情都还很难说,您总是要撑着的。”

        总管是当年拓跋真亲生母亲留下的旧人,当年他的母亲因为被诬陷而赐死,不少人被杀,连带着全族都遭到流放。虽然她的家族门第很低,可也有数百人受到牵连。拓跋真单独建府后,秘密找到当年存活下来的部分人,将他们召回府中,并且想方设法避过武贤妃的耳目,在他看来,只有这批人,对他才是真正忠心耿耿的,永远也不会背叛他的人。

        总管对拓跋真充满了感激,遭逢大难能够存活下来的不过二十多人,大部分人已经死在了流放的路上,包括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若非拓跋真及时搭救,他恐怕已经因为忍受不了那种痛苦绝望的生活而自尽了。

        拓跋真只是微微一笑:“我吩咐你办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是,刑部已经打点好了,绝对不会有人查到孙重耀的死因。这个蠢东西,居然敢背叛殿下,他落到这个下场实在是罪有应得。好在咱们早有准备,若是让他签字画了押,殿下想要脱罪,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拓跋真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孙重耀一死,拓跋玉就会死心吗?若非我早有准备,早已说定若是天明后还无成功讯息,便请梁御史连夜参奏他一本,我连这喘息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可咱们在梁御史身上花的功夫也实在不少——”总管想到这几年拓跋真在梁御史身上花费的心思,不由感叹道。

        梁御史这个人十分顽固,从来不肯为任何人美言,可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心爱之处,梁御史的宝贝便是唯一的儿子梁战,偏偏这梁战是个败家子,这些年来不知道输了多少钱财在赌坊,梁御史为官清廉,受人尊重,骨子里更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要维持着全家的光鲜,不得不咬牙给儿子还了所有的债务,为此不惜卖掉了在乡下的祖宅。拓跋真知道了,第一件事便是高价买回这座宅子,悄悄还给了梁御史,而且不曾索取分毫回报,梁御史当然感激在心,千方百计才打听到背后帮助他的人是拓跋真,便深觉拓跋真是个十分有心的人。可他却不知道,诱使梁战赌博的人,同样是拓拔真——当然,这个秘密只有拓跋真自己知道而已。他明白梁御史是个十分聪明的人,所以送了人情给他却不自己出面,反而要对方按图索骥找到他身上,跪着求着来报答他。

        拓拔真的笑容含着一丝冷冽:“只要关键的时刻能发挥作用,那我们所付出的代价便是值得的。”

        “可惜皇子妃也不在,不然还能帮帮您。”总管叹息着道。

        拓跋真突然嗤笑了一声,道:“她?哦,我倒是忘记了,这两日都没有见到她,她究竟去了何处?”

        总管的面上也显出疑惑之色:“宫中发生**的那一天,三皇子妃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人怒气冲冲地出去了,却再也没有回来。奴才悄悄去打听了,后来有人说——有人说皇子妃在某处遇到了乱军,那些人……”

        拓跋真面上掠过一丝寒光:“乱军?乱军只在宫内,什么时候乱到大街上来了?哼!”

        总管心中也是这样想,但却不敢开口,想了想,他犹豫道:“奴才这就派人去找,兴许——”

        “不必了,现在这种风尖浪口,我没心思去管她,既然她不回来,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拓跋真冷酷无比地道,半点没有夫妻之情。

        总管还要说什么,拓跋真说了句,我累了,总管赶紧躬身告退。拓跋真取出怀中的血玉,面上的冷笑变得更甚。前世冤仇?他从来不相信这种鬼东西。李未央之所以跟他为敌,不过是为了帮助拓跋玉而已,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把自己当成是敌人,不管他如何讨好她,她都不愿意走到他身边来。

        拓跋真从来不会给任何人机会,但对李未央,他却已经破例无数次。可惜,每一次都是让他失望。尽管如此,他却不认为自己已经输了。

        走到窗边,他打开了窗户。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却都是雪珠子,一点点击打着屋檐上的明瓦,一阵阵冷风吹进来,拓跋真身上感到寒冷,下意识地握紧了手心里的血玉。这玉十分古怪,一直带在身上,竟然像是带了几分人的体温,触手生温,想到梦中的那些场景,拓跋真心里顿时焦躁起来,他一向心硬如铁,狠毒自私,行事只问是否对自己有好处,从来不管他人死活。如今却被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梦境扰乱了心情,梦中那人绝望和怨恨的表情一直侵扰着他,令他懊恼不已。

        他越想越是恼怒,将那血玉啪一声摔在地上,血玉竟然从中间摔碎,生生流出一股奇怪的液体,竟然有几丝血腥味道。拓跋真眼睁睁看着,面上诡异一笑,李未央,你以为自己可以轻易赢过我吗?真是太天真了。

        三天后,皇帝下了圣旨,孙重耀被定为此次事件的主谋,京都之中的不少官员都因为孙重耀谋反而被株连,其中一批是往日里孙重耀的同袍,与他相处融洽,来往较为频繁,被怀疑参加了谋反,足足有五十余人,所有人都被判斩首,连同他们的亲眷足足有上千人,全部流放到最荒凉的地方,一辈子贬为罪民。另外一批,则是拓跋真的亲信,不少人都是**厚禄,于是一队队禁军冲进了往日煊赫无比的府邸,抓住人就走,这些**多数是被皇帝关入天牢或是秘密处决,于是京都到处人心惶惶起来。

        坐在马车中隔了帘子,李未央仍能听见雪落之声,沙沙的,风吹入车内,伴着寒冷的气息。马车绕过午门,远远便听见窗外有哭喊的声音传来,不用看,李未央便知道那是刑场在处决犯人。孙重耀谋逆案牵涉太大,皇帝下令集中处刑。午门外几乎被血洗成遍地红艳,哭声、骂声、求饶声和凄厉的叫声混成一片。李未央没有掀开车帘,只是在马车里安静地坐着,赵月在一旁看她的神情,道:“小姐,陛下这回的圣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自然是要整顿朝纲,革除旧弊。”

        赵月很不理解:“此次的主谋被认定为孙重耀,与他有私的一律严办,这样一来,陛下不就是摆明放过三皇子了吗,可是为什么还要秘密处决一批三皇子的支持者呢?”

        李未央听着外面可怕的声音,口中淡淡道:“这是为免以后其他皇子造反生出事端,也是为下一个继位的皇帝扫清障碍。”

        皇帝不仅仅处决了拓跋真的那些支持者,还将拓跋玉狠狠斥责了一顿,说他戾气太重,命他回府思过,这就是说明,皇帝见自己儿子们一个个不得善终,到底还是心软了,没有处决拓跋真,可却对他和拓跋玉都起了防范。

        “小姐,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赵月明显有几分忐忑,留着拓跋真,早晚有一天会有祸患。

        李未央端着茶盏,拿茶盖徐徐撇着浮沫,淡淡道:“是啊,斩草需要除根,更何况拓跋真这把草,早晚要一把火烧掉的。”她一边说,一边闭目片刻,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唇际笑意渐渐加深,眸中光色潋滟道:“处决了那些人,马上就是太后的丧礼吧。”

        亮如白昼的雪光,将她的瞳燃得异常明亮,但只是瞬息之间,那光芒就消失了。

        初六,太后丧礼。从早上开始,便有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降落,风搅雪,雪裹风,仿佛在预示着此时不平静的朝局。整个宫中放眼望去,满目都是白色的幛幔、白色的屏风,白色的几案,白色的孝服。冷风吹过,一片呜咽之声响在耳边。

        李未央进入大殿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番场景,这里既有皇帝的儿女们,也有宫中的柔妃、莲妃和其他的嫔妃们,他们的眼泪就像是流不尽一样。前些日子皇后死的时候哭了三天三夜,现在还得哭,不但要哭,还得哭的惊天动地不可。不过,这些人也许是哭得太久了、太多了,已经挤不出眼泪来了。所以,现在与其说他们是在哭,不如说是在干嚎更准确。但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从外表上还是看不出破绽来的。

        李未央站在众人之中,用帕子掩住了面上的表情,其实太后对她不算好,毕竟曾经算计过她几次,可也不算太坏,在永宁公主出嫁之后,太后几次三番想要找她重新修好,显然这个老妇人,并不是那样的残酷无情。也许是人的年纪越大,越会觉得杀戮没有止尽,希望能够平息事态。然而太后绝对想不到,拓跋真会为了皇位毒杀她,拓跋玉为了坐实兄弟的罪名而漠视。当时李未央本可以留下那毒杀太后的女官,可清况过于混乱,她实在没办法预测留下此人的后果,万一让她逃跑了,出去大肆宣扬太后的死,自己也要遭受无妄之灾,所以干脆一刀了结,但这样也留下了一个隐患,如今没人能够证明毒杀太后的究竟是谁了。

        拓跋玉一直在远处看着李未央,目光幽深。从那次在宫中分开,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她,不过他知道,她很平安,这便已经很好了。

        李未央突然抬起眼睛,无意之中眼神与拓跋玉目光相撞,拓跋玉只觉得似乎有什么熠熠的光芒在昏昏的大殿内一瞬间亮了起来。不由就有些动容,甚至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把她揽在怀中。

        “七殿下?”旁边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拓跋玉一下子从自己的想念之中惊醒,回头看了一眼,却是一张美丽的面孔。“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娉婷郡主的脸上写满担心,拓跋玉却只是冷淡地看了她一眼:“我没事。”

        娉婷郡主看了一眼李未央的方向,心头微微酸楚,却不得不压下这种情绪,轻声道:“那就好。”

        七殿下喜欢安宁郡主,这件事情早已人尽皆知,娉婷曾经阻止过这门婚事,可惜,很多事情是由不得人的。若是可以,娉婷也不想夹到两人之中,可是——未央说过她从来不曾喜欢过拓跋玉,那么,她是不是可以期待,等拓跋玉对未央死心的时候,能够留心到一直站在他身侧的自己呢?娉婷郡主没发觉自己的想法这样天真,她一向被朝阳王捧着长大,对一切都是充满希望的,却不知道人的心从来都不是光努力便可以。

        就在这时候,前头微微有些骚动起来,只听见有人惊呼一声:“娘娘,您没事吧?”

        李未央抬起眼睛一看,却是一直跪在前面的莲妃倒了下去,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地搀扶着她到了侧殿,莲妃悠悠转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众人,道:“我没事,只是伤心过度罢了。”

        伤心过度,李未央听着这句话,还真是颇有几分嘲讽,她慢慢走上来,对众人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有我在这里就好。”

        女官们面面相觑,可是看莲妃和李未央神情仿佛不同寻常,便都知情识趣地退了下去。

        莲妃眼眸如波,朝着李未央瞧了一眼,柔声细语:“未央,你果然知道我的心意。”她顿一顿,“我不过是晕倒,你便知道我是想要单独见你。”

        李未央笑而不语,望着她淡然道:“莲妃娘娘的心思,未央当然明白的。”

        莲妃端起了茶杯,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喉咙,刚才哭得太久,她都几乎跪不动了,此刻当然要抓住机会歇口气,随后,她放下茶杯,道:“我一直没机会见你,也就没办法问你一句,之前在宫中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知我知道,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呢?”

        说的是孙重耀逼宫的事——李未央笑笑:“莲妃娘娘心中有数,又何必来问我呢?”

        莲妃面色微微一变,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心中有数?!”

        李未央不卑不亢道:“莲妃娘娘自从蒋家倒后就变了,你已经不需要复仇,所以一门心思都想着要钻营自己的泼天富贵。可是这富贵,却也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我以为你至少还会讲究道义,却没想到,你半途投奔了拓跋真。”

        莲妃勃然变色,道:“你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莲妃娘娘心中最清楚。陛下还没有做出决定,拓跋真又曾经找过你的麻烦,你却还是义无返顾地投靠了他,真是叫我吃惊啊。”李未央微笑着道。

        莲妃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足足有半刻说不出话来:“原来你早就怀疑我了。”

        李未央嗤笑一声,道:“莲妃娘娘太聪明,可是最近做事却心急了些,你总是追问我很多事情,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若非你这样做,我也不会心中生出怀疑。”

        莲妃的面色慢慢平静,只是悠悠叹息了一声:“这样说来,还是我自己露出马脚,但你也不应怪我,即使我的容貌多么美丽,都有容颜消退的一天,小心翼翼就可以留得住风华正茂吗,帮助拓跋玉,我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太妃,一辈子守在宫里,光有富贵有什么用呢?可是拓跋真却许诺我,封我的儿子为江夏王,封地兰州,我可以风风光光地离开京都,去过更**的日子。”

        拓跋真比拓跋玉厉害的一点,正在于对人心的把握。他很了解莲妃的不甘寂寞,也明白她的权力欲望,只是,他这么刚愎自用的人,真的能够容许自己的国家有一个自成一国的太妃和小王爷吗?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娘娘虽然是我送进宫的,可为自己打算并没有错。只不过,狡兔死走狗烹,拓跋真并不是好相与的人,娘娘,怕是你还没有走出京都,就会变成第一个香消玉殒的妃子。”

        莲妃不笑了,神情变得越发冷漠,她轻轻拍了拍裙子上的褶皱,站起了身子,刚才的疲惫和劳累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慢慢道:“李未央,这世上不会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我劝你,还是给你自己留下一条后路吧。”

        李未央的眼睛如同一口古井,看着清透乌黑,却有让人浑身一凛的彻骨寒意,她步步紧逼道:“莲妃,你曾经帮着我们做了那么多,你以为拓跋真还会放过你吗?你想一脚两船,左右逢源,但我告诉你,只有立场坚定的人,才能活得长久一点。”

        莲妃面色不善道:“李未央,我也已经帮你这么多了,你还有没有良心?”

        李未央唇角含了一缕恰如其分的笑意,意味深长道:“良心?我早就没有了。怎么,莲妃还有吗?”

        莲妃神色遽变,如蒙了一层白蒙蒙的寒霜一般,随即更加恼怒。聪明人有个通病,就是太过于相信自己,莲妃当然也是个聪明人,同样犯了这个毛病,她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是个例外,可李未央很清楚,没有例外。在拓跋真的手上,从来不会有一条没用的走狗,他总是喜欢去旧迎新的……

        莲妃足足有半响都说不出一个字,最后,她看着李未央冰冷的神情,口气软了下来,轻声道:“未央,我只是一时糊涂,更何况我也只是和拓跋真私底下见了几次面,并没有透露给他什么重要的讯息啊。”

        那是因为我一直防范着你,你根本没有机会告诉他什么事!李未央心头冷笑,面上却是一副为难的神情:“你都已经投靠了他,我还能相信你吗?”

        莲妃美丽的眼睛里开始涌现出泪水,道:“未央,你一直是我的朋友,我向来耳根子软,被人一说就动容了,现在我已经知道错了,未央,你就饶过我吧,我再也不会帮助他了!只求你看在我帮助过你那么多次的份上,再给我一个机会!”说着,她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水盈盈地抓住李未央的裙角。

        那眼神,那表情,简直是可怜到了极点,任何人见了都要心动,都要以为她已经诚心悔悟了。李未央心头叹息一声,轻声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莲妃充满希望地抬头看着她:“未央,我自己死不足惜,但小皇子是无辜的啊,你若是将此事告诉七皇子,他绝对不会放过我的!也不会饶了小皇子!”

        这样声泪俱下,甚至不惜拿自己的孩子来说项,就是希望打动她——李未央看着她,心头掠过一丝嘲讽,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莲妃娘娘,你还是快起来吧,我受不起这么大的礼。”

        莲妃一咬牙,道:“你若是不肯原谅我,我便长跪不起。”

        李未央脸上露出一丝波动,就像是被莲妃打动了一般,道:“我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吧。”

        莲妃立刻露出了破涕为笑,道:“好,从今往后,我绝不会再辜负你,若违此誓,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李未央别有深意地笑了笑,道:“娘娘何必发这样的誓言,未央相信你就是。”

        莲妃得到李未央的再三保证,心满意足地离去。她离去后不久,拓跋玉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面上笼罩着一层寒霜,显然已经听到了莲妃所说的话。李未央看着他,微微一笑,道:“都听见了?”

        拓跋玉冷笑一声,道:“原来咱们的盟友早就已经背叛了,你若是早说,我就不会让她有机会活到现在。”

        李未央笑了笑,道:“她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若你趁着乱军杀了她,反倒是会引来陛下的怀疑,无谓因为她影响了大局。”

        拓跋玉的面上却还是憎恶的神情不减,李未央却转了话题,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拓跋玉轻轻勾起了唇畔,漆黑的眸子流光溢彩,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道:“我已经在苍岭伏下一队弓箭手,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百射箭好手,外围还准备下五百黄金卫封死每一条退路,任他武功盖世也不可能逃脱性命。”随后,他停顿片刻,道,“只是,他已经**入绝境,还需不需要咱们这般冒险。”

        李未央一笑,道:“七殿下,如果每件事都要掂量一下值得不值得去做,那么这件事情根本不用去做。若是想要赢,就不要瞻前顾后,停驻不前,你只能往前看,往前冲。一个回头,就是万劫不复。”

        拓跋玉神色微变,似是自言自语:“未央,你总是比我狠心。”

        李未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哦,是吗?”

        拓跋玉只觉得她那一眼仿佛要看穿他全部的心思,当即心头一凛,笑了开来:“这是自然,我心肠太软,做事瞻前顾后,多亏了你从旁提点,若是我有朝一日去了心腹大患,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他这句话说出来,仿佛情意无限,可听在耳中,却让人有一种奇怪的毛骨悚然之感,李未央明明听出来了,却仿佛没有感觉到,只是微笑道:“那就先行多谢了。”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无限,却是各怀心思、步步杀机。此时,窗前闪过一道人影,一闪即逝,李未央抬起眼皮,掠过一眼,唇畔掀起一丝冷笑。

        太后娘娘的棺椁出宫那一日,全部人都要一直送行到苍岭。苍岭是距离京都最近的一座高山,高三百六十丈,与皇帝未来安葬的陵园相距不远,且苍岭南为峭壁,北为陡岩,形状如同一条苍龙昂首向天,含有皇家尊严之意。皇帝早已命人在苍岭山南面搭建了栈道,在山腰处建宫门,建设墓道,然后深入五十丈建造宫殿。经历两年时间,宫殿才完工,皇帝命人用铁浆灌注在石条之间,只等太后百年之后,将棺木放置其中,随后封闭墓道,再拆除栈道。这样一来,这宫殿下面是悬崖,上面飞鸟难落,真正与山川结为一体。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防止贼人偷盗,更重要的是,不管多少年过去,换多少朝代,都没有人能够打扰太后的安宁。

        李未央这样向赵月解释的时候,赵月听得目瞪口呆,半天才道:“陛下这等心思,真是世所罕见了。”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是啊,陛下是天底下难得的聪明人。”可如果换做是她,根本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只用因山而葬,不用起坟,不用棺椁,凿开一个洞穴放入棺木,不陪葬金石玉器自然无人来偷,临着悬崖峭壁自然安全无比。再简单一点,索性一把火烧了,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不管后世谁做皇帝,都可获得万世安宁。

        说到底,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帝,全都是看不开的聪明人。千方百计守着,就能守得住吗?

        太后出殡,百官随行,禁军护驾,有上万人出动。一路前行,终于到达苍岭山下,祭祀开始,皇帝行三跪九拜礼,王公百官命妇均随行礼,皇帝履行职责完毕,看着棺椁被送进去,墓道封闭,士兵们砍断了栈道,众人便可以回去了。就在这时候,有人向皇帝禀报道:“陛下,苍岭右侧发现了孙重耀党羽的踪迹——”

        孙重耀谋反一事后,有人闻风而逃。苍岭地处偏僻,多是崇山峻岭,孙重耀的旧部会挑选上这里并不奇怪,只是在太后下葬的时候这批人居然还敢出现,这就实在是太过大胆了,不,甚至可能是另有图谋。皇帝目光冰冷地看了拓跋真一眼,拓跋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道:“父皇,请容许儿臣将他们捉拿回来。”

        拓跋真去抓这批人,一方面和这些人划清界限,另一方面可以向皇帝剖白忠心,再合适不过。皇帝点了点头,挥手道:“去吧。”

        拓跋真目送皇帝御驾离去,转身刚要上马,却突然有一个护卫悄悄靠近了他,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张纸条。不远处,有一名女子向他瞩目,他分明认出这女子正是莲妃的亲信德女官,他微微一笑,用袖子挡住旁人的视线,打开,一目十行地看完,随后整个人怔住,片刻后,他将纸条攥紧了,冷笑一声,李未央,你想让我死,哪儿有那么容易!

        ------题外话------

        大家威胁我,拓跋真不死不给月票,我说,全都把月票交出来,不然拓跋真就不死了,坚定地不死了!

        五毒教人已经太多了,加不进去了,请要加入的亲加群:172292381庶女有毒,验证码是书中角色的名字,>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