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71 覆水难收

    庶女有毒

    171 覆水难收


        拓跋真落败后,朝中的风向又开始倒向了拓跋玉,无数朝臣争先恐后向他送礼,生怕自己不能及时和未来的帝王搭上线。拓跋玉心中喜悦,面上却淡淡的,在他看来,他有今天,全部都是他自己的努力,实则跟这些趋炎附势的大臣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有一个人却是例外。所以,他特地在望江楼摆下一桌酒席,宴请李丞相父女。

        布置豪华的雅间之内,李萧然笑道:“七殿下,你不必如此客气,能够为你效劳,也是我的福气。”

        拓跋玉微微一笑,这个老狐狸,从头到尾都是坐山观虎斗,表面上向他示好,私底下却从来不肯沾染分毫争斗,就怕受到连累,若非看在李未央的面上,他根本不会多看他一眼。“李丞相客气了,父皇的圣旨还没有下,我现在还不是未来的储君。”

        “哎,殿下说的哪里话,现在谁不知道,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对不对,未央?”李萧然说着,笑盈盈地望向李未央。

        李未央手中捧着酒杯,只是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

        拓跋玉看着李未央,满腔的情意偏要掩蔽在暗潭之下,而那隐隐显现的幽光,却仿佛别有深意。

        “你怎么这样心不在焉的,殿下亲自宴请,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李萧然不悦,口气中颇有责怪她不识抬举的意思。

        李未央乌色眸子一瞬不瞬望定拓跋玉,似笑非笑道:“殿下介意吗?”

        “当然不介意,我相信,不论什么时候,郡主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拓跋玉微笑着,这样说道。

        李萧然看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流动,不由叹了口气,心道这可真是孽缘。若是当初李未央肯服软,听他的话嫁给拓跋玉,那如今,莫说是一个小小的郡主,已经是有皇后之份了。李未央若是做了皇后,李家也就跟着飞黄腾达。如今虽然已经是丞相之家,可与权势滔天的权臣还是有着很遥远的距离。他不甘心,若是能够更进一步,更进一步,那该有多好!

        还有机会的!李长乐毁了,李敏之还是个孩子,一切振兴家族的希望就在李未央的身上。她过去走错了一步,是太年轻不懂事,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如今拓跋玉对她的心思,谁都看得出来,若是李未央能够……皇后之位已经被娉婷郡主占了,但为李家争取更多的利益,这是极为简单的。李萧然今日来之前,已经明示暗示,李未央却故意装作不明白,完全将他的话抛诸脑后,他简直恨得咬碎了牙齿。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不想拿女儿去换取富贵,但他既然是李氏家族的掌舵人,必须一切从家族利益出发。哪怕是李未央不愿意,他也非要逼得她愿意不可。女人么,只要成了人家的人,一切都会乖乖的了。再聪明,再厉害的女子,都是一样的。李萧然这样想着,主动敬了拓跋玉一杯:“来,再喝一杯吧。”

        拓跋玉看着李萧然眸中神色变幻,微微一笑,道:“李丞相先请。”

        两人推杯换盏,李未央却明显心不在焉,根本没有注意他们的动作。她的目光穿过庭院,看向外面院子里的一树梅花,雪如棉絮,一络一络,落在梅花之上,却是掩不住的殷红,看上去艳丽逼人。她不由自主便想起那个人笑得弯弯的眼睛,温柔而多情,莫名心头便软了下来。

        拓跋玉分明瞧见她若有所思,却是心头冷笑一声,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杯盘发出一声脆响,李未央一瞧,却是李萧然不小心摔了杯子。他袖子湿了半边,淌下一长串水珠子,自己仿佛也是愕然,失笑道:“我这是一时高兴,多饮了几杯,殿下不要见怪!”

        拓跋玉当然不会责怪,笑着道:“来人,替丞相换盏。”外面立刻便有婢女应声,进来替李萧然换了杯子。李未央看了他们一眼,心头冷笑一声,面上却是淡淡地笑着。

        李萧然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道:“我怎么觉得头越来越沉了,唉,人老了就是不中用,才喝了三五杯便这样。”

        拓跋玉似乎有点吃惊地跟着站起来:“这……是否需要先行派人送您回去?”

        李未央的眼在李萧然的脸庞划过几圈,才一笑:“父亲不是千杯不倒吗?”

        李萧然身体陡然一晃,手不由自主地轻颤,难以遏制的垂首,不敢迎视她的目光:“今日实在是喝得太多,也罢,我去厢房歇息一会儿就是。”

        李未央眼睛稍稍一扫李萧然之后,轻笑出声,道:“父亲,您还真是操劳了。”

        李萧然不由愕然地看着她,几乎以为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

        拓跋玉眼眸中暗流汹涌,含笑地望着李未央,开口道:“来人,送丞相去隔壁厢房歇息吧。”

        李萧然不敢再看李未央的眼神,眉头微皱,婢女忙上前帮他系上斗篷,挑了帘子,早有人张开了油纸伞,替他遮蔽好风雪,李萧然便走出了雅间。

        帘子一掀开,便有一阵冬日的寒气闯入,一不小心便钻入了心头,直接刺到骨子里。李未央抬眸向那人背影望去,李萧然步态微快,身姿有些踉跄,仿佛真是喝多了的模样,却走得那样快,仿佛身后有鬼在追。

        李未央冷笑一声,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声音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凉意:“有一阵子,我很怨恨他。”

        李萧然总是喜欢牺牲别人,来成全他自己的富贵,可她为什么就要注定被他牺牲呢?凭什么?他作为一个父亲,为她贡献了什么吗?他总是口口声声为了家族,可是家族的荣耀总是由男人来享受,却要女人去奉献自己。如果她不答应,他便会说她不知感恩,忘恩负义。若非他是敏之的亲生父亲,是老夫人的儿子,她何至于容忍这么久?

        “现在呢?”拓跋玉若有所思地问道。此刻,他的面容俊美,眼如深潭,眸子里的感情仿佛下一刻就要喷薄而出,把一切都燃烧殆尽。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在意的人,何来怨恨呢?”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是斩钉截铁的冷漠。的确,若是她根本都不曾把这个人放在心上,怎么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愤怒呢?李未央留着李萧然,不过看在李老夫人再三求情的份上,他若是还继续这样不知轻重,用父亲的名义来教训人,就别怪她对他不客气了。

        拓跋玉不再追问,看着李未央,眉眼带笑,那笑里,却似乎多了些未知的含义:“不说这些了,我能有今日,都是你的功劳,来,先敬你一杯。”

        李未央眉眼却很平静,并没有感染到丝毫的兴奋:“殿下言重了,未央并没有做什么,一切都是殿下自己的功劳。”

        从皇子被封为亲王,拓跋玉的地位已经十分稳固。再加上五皇子、太子、拓拔真一个接一个地倒台,现在能够有资格得到皇位的,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了,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利,难怪那么多人会争着抢着巴结讨好,连李萧然都坐不住了。

        拓跋玉看着李未央,道:“你刚才,一直都心不在焉,在看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在看外面的梅花,你看,开得多艳丽。”

        拓跋玉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微微一笑,道:“这么美丽的花,到了春天万物复苏反而凋谢了,真是可惜。若是你喜欢,我可以请人为你专门培养……”

        李未央望了他一眼,道:“殿下,有些东西,不是你想留,就能留得住的。这又是何必呢?”

        这话听起来不着边际,可拓跋玉心头却猛地一惊,几乎以为李未央看透了他的心思,勉强笑了笑,道:“未央,你说话有时候真的叫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的真心,总是不让我看见呢?”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道:“哦?殿下想要看我的真心吗?只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怎么拿出来给你看呢?”

        拓跋玉的笑容慢慢变得冷漠:“不,你有,你当然有!只不过你的心思都给了他,所以不曾认真地看过我!未央,我有哪里不如他呢?论身份,论地位,论权势,论对你的用心,我敢说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超过我。我爱了你这么久,可为什么你情愿做一个空有虚名的郡主,也不肯做我的皇妃?我就这样让你厌烦吗?”

        李未央放下了杯子,口中语气添了三分冷凝:“殿下,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不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不喜欢?呵,简单的一句不喜欢,就能抹杀他的心意吗?他是这样的爱着她,她却仅仅用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他!拓跋玉盯着她,面上慢慢笼罩上一层落寞:“你可知道,从母妃死后,我对一切就已经失去了兴趣,可为了得到你,我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为了得到我?”李未央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突然笑了起来。

        拓跋玉皱眉:“你笑什么?!”

        李未央慢慢地,叹了一口气,道:“不,殿下,你一直在欺骗自己。你一路杀了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事,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自己。你是想做皇帝的,纵然你一直不肯承认,一直表现的无关紧要,可你问自己一句,你争夺这个皇位,真的是为了我吗?”

        拓跋玉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一双漆黑的眸子夹杂了怒意:“你可以不接受,却不能否定我的心意!”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若我让你现在放弃皇位,和我在一起,永远离开京都,你愿意吗?”

        拓跋玉心中一震,迅速涌现出一丝奇异的痛感,他却说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下意识地道:“为什么?”

        他不明白,现在一切都尽在掌握,皇位眼看就是他的,只要他登上皇位,自然不再需要朝阳王,不再需要娉婷郡主,到时候这个天下,他可以亲手送到李未央的面前,哪个女子不喜欢这样的荣耀,她再冷情,也该知道离开了京都,等于放弃了辛辛苦苦得到的一切!

        李未央看着他,笑容中带了一丝嘲讽:“不要问我为什么,只要回答,你是否会答应。”

        拓跋玉心头一沉,身子一颤,背后微微沁出凉意,立刻道:“未央,这根本没有必要——”

        李未央收起笑意,一句一句语气稳妥道:“所以你看,在皇位和我之间,你更爱的是江山,所以不要再动不动说,你这个皇位是为了我而夺,我担不起。”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拓跋玉外表十分强悍,内里却是一个害怕负责的人。他不愿意承担杀戮,所以一直装作对皇位不感兴趣。他不愿意担负恶名,所以一直做他的逍遥皇子,下意识地却对德妃所做的一切视而不见。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他却拿为了她做挡箭牌,实际上却是在欺骗他自己,麻痹他自己的所有感觉,包括愧疚、怨恨、复仇之心。仿佛只要是为了她李未央,他所做的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这个人,实在是太复杂,一开始连她都没有真的看透他,以为他是真的爱她到了极点,可刚才问出那一句,她却已经可以肯定,在他心中,皇位根本就是极端重要的,他汲汲营营,付出一切,表面是为了她,真正的潜意识里,还是为了权位。

        拓跋玉听了这些话,仿佛是一阵冷风逼近了骨子里,透心彻凉,他慢慢地走近了她,道:“李未央,你说这些话,不过是因为你不爱我,所以你想要伤害我,打击我,甚至用放弃皇位来逼迫我!你明明知道,我付出了这么多,终于距离它这么近,根本没有必要放弃。若是你觉得这皇位阻碍了你我,等我登基,我会想方设法废掉娉婷,给你想要的名分!”

        废掉娉婷郡主,给她名分?!李未央突然想笑,看,男人们竟然抱着同样的想法。朝阳王对拓跋玉争夺皇位大有帮助,所以他娶了娉婷郡主,可却从未好好对待过她,甚至还想着将来废掉她,然后另外娶自己喜爱的女人。利用完了就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这种举动,和拓跋真又有什么区别呢?简直是如出一辙!可惜,她李未央不屑做李长乐,也绝对不会干涉别人的婚姻,他娶了娉婷郡主,却得陇望蜀,再在她的面前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样,只会让她极度反感!

        “拓跋玉,你口口声声说是爱我。可若是你真的爱我,当你母妃那样羞辱我的时候,你在哪里?若是你真的爱我,当我被人设计陷害和亲的时候,你又在哪里?若你真的爱我,何至于会为了区区的一个皇位,就娶了娉婷郡主呢?拓跋玉,你应该对自己诚实一点,你争夺皇位,不是为了我,而是因为你骨子里就是想要皇位。”李未央目光渐渐变得冰冷,面上连最后一点笑容都消失了。

        拓跋玉冷笑了一声,道:“未央,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我是真的爱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你。”

        李未央看他执迷不悟,轻轻摇了摇头,道:“拓跋玉,娉婷郡主是真心爱你,为何你看不到她的好,总是执迷于我呢?我容貌不及她,出身不及她,甚至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还有一颗你永远也捂不热的心肠,你对我的喜欢,能够持续多久呢?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做了皇帝。你的后宫里会有各种各样的美人,你为了笼络臣子们,每一个你都不能晾着,到时候你又能分出多少心思给我?我和她们不同,我什么都可以跟别人分享,只有我的夫君,我不会和任何人分。如今,我好不容易才放下过去的包袱,可以真正地走出来,可是你非要让我回到那种无望的生活里去!我不会成为你的金丝雀,既然你说你是爱我的,那么,你能放我**吗?”

        每一个人都是自私的,美好的、想要的东西总是千方百计地握在手心里。哪怕是死也不肯放手。但是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让他幸福吗?就像孙沿君,不管做了什么,都是为了让她爱的人高兴,为了他的一个笑容,她什么都能够做。拓跋玉若是真的爱她,为什么不能放了她呢?

        拓跋玉望着她,眼睛里慢慢流露出悲哀的神情:“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你知不知道,从母妃死了之后,我一下子变成众矢之的,多少人盯着我,在找我的错处。可我都熬下来了,每当我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告诉我自己,只要撑过去,总有一天你会来到我的身边。”

        李未央望着他,叹了口气,尽管拓跋玉舍不得皇位,但他对她的感情,一直是真的,她可以不接受,却没必要践踏这份感情。这就是她一直退让的原因,因为她知道,他从来不曾欺骗过她,想到这里,她缓下了口气,道:“你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德妃一直反对你和我在一起,甚至千方百计阻挠,你问自己一句,是不是她越阻挠,你的反抗之心就越强呢?你对我的爱,并不纯粹,掺杂了太多太多连你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你让我如何能够接受呢?”

        拓跋玉的表情变得茫然,蒙上尘的心吊了起来,一下一下,摇摆不定。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什么都不知道,她所说的那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看着她,清冷的眸子,洁白的面孔,无一不是他梦中心心念念,他爱着她,他一直告诉自己是为了她而努力,现在他的一切却被她全盘否定了,不可思议,仿佛梦在瞬间崩塌了。为什么,他一直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啊!他向前走了一步,李未央突然闻到他的身上,有一种沁人心脾的香味。

        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却继续踏前一步,几乎半拥着她,用一种绝对强势的姿态,将她轻压在桌子之上,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气随着他身体的靠近,变得越发浓郁,李未央蹙眉:“拓跋玉,你这是做什么?”

        拓跋玉的语气很清淡:“你说的那些话,无非是让我放手。让你去和那人双宿双栖,对不对?”

        李未央张了张口,想要否认,可是那沁人心脾的味道,却让她觉得莫名的不舒服,她向外看了一眼,下意识地要张口。拓跋玉却笑了笑,道:“你在找你那个婢女吗?刚才我想法子,调开了她——”

        李未央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拓跋玉,我一直觉得你是正人君子,虽然你和拓跋真一样争夺皇位,可你一直是有底线的,不是吗?这种龌龊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吗?”

        拓跋玉慢慢地笑了,眼睛里却有一点泪光,那样的悲伤,力气却很大,不容她挣脱:“未央,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呢?从前,我不肯争夺皇位,拓跋真却视我为劲敌;我手下留情,太子和皇后迫死我的母妃;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是你告诉我,要狠心,要争夺,要不顾一切,现在我抛弃了自己的良心,抛弃了自己的本性,你却不要我了,为什么?因为你刚才所说的,我不肯放弃皇位?还是你觉得我是为了跟母妃赌气才更加爱你?不,或许这些都是真的,但我对你的感情,却也是真的。可你不接受我,原因却是你喜欢上了别人,你喜欢那个人——”

        他万千努力换来的不过是她的无情无义——在此之前,他觉得李未央多少是对他有感情的,可后来才知道,她不过是利用他,利用他的身份、他的野心成为她的工具!

        李未央,你太聪明,聪明到连我的心都要算计,可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痛!

        你利用我对付蒋家,对付拓跋真,我都知道,但我一直故作不知,甘心情愿被你利用,只求你对我能有一丝一毫的回应,可你没有!既然如此,我也不会放你离开,哪怕得到你、占有你只能得到你的憎恨也无所谓,换不到浓烈的爱,不如变成永不磨灭的恨!我要在你的心中永远最重,超越李敏德!

        李未央想要推开他,他却加大了力,原本一直温柔无波的双眼瞬间变地凌厉,“我知道你谨慎小心,如果药下在酒水食物之中,你一定会发现,可若是带在我自己身上呢?你一直防备的人是你父亲,你生怕他会卖了你,却没想到我会卑劣到对你下药,是不是?在你心里,我一直不是这种人,对不对?可,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的卑劣的事。”他的嗓音略显嘶哑,却带着一丝低迷的暧昧,在她耳边轻声回旋。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是,她利用他,可她说得明明白白,各取所需而已,现在他却用这样的受害者面孔来责怪她?岂不是太可笑了吗?他难道不曾得到好处,难道不曾暗自窃喜——

        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衣结,李未央倒也并不挣扎,只那么定定立着,黑眸如冰似雪,明明映出了他的倒影,却又好似什么也没有瞧见,轻声道:“住手吧,我不想你太难看。”

        拓跋玉不理解她所说话的意思,然而,李未央却突然推开了他,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倒坐在地上,身体不小心勾到旁边的美酒佳肴,哗啦啦地洒了一地,甚至沾染了他的衣袖。

        李未央慢慢地道:“娉婷郡主,你应该将你家的殿下好好扶回去,他喝醉了。”

        帘子掀开,娉婷郡主站在门外,她的目光和拓跋玉对视,莫名就带了一丝颤抖。随后,她快步走过来想要搀扶拓跋玉,却被他一把挥开:“滚!”

        拓跋玉来之前,已经事先服下了解药,所以才能抵御麻骨散的香气,可偏偏娉婷郡主换了药,还偷偷送去了给李未央,这显然变成了一出闹剧。拓跋玉实在难以想象,娉婷郡主哪里来这样大的胆子,居然敢和李未央联手对付他!

        娉婷郡主美丽的脸上,流满了泪水:“殿下,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拓跋玉刚才挥开她的时候,手不小心落到了碎瓷片之上,被割得鲜血淋漓。可他却死死地盯着她,那一双眼睛原本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可是此刻却充满了恨意,而那恨意,全都是冲着娉婷郡主而去的。

        娉婷这样做,完全是担心拓跋玉会受到伤害,若是他真的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李未央是不会原谅他的,若是事情闹大了,只会危害拓跋玉的声名,明明,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的一切毁于一旦吗?所以,她才会买通婢女,偷偷换了他的药——她真的没有一丝的私心,若是拓跋玉喜欢这世上任何一个其他的女子,她都可以忍痛让他娶回来,甚至可以让出这个位置。可李未央根本不曾喜欢过他,这样的勉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可能会引来他的怨恨,可真的面对这样的眼神,她还是心痛得抬不起头来。

        李未央看了这两人一眼,不由摇了摇头,向门外走去,帘子掀起的瞬间,拓跋玉看着李未央的背影,突然大笑出声:“未央,你终究有一天,会是我的!纵然你可以拒绝我,想一想你的母亲,你的弟弟,他们可以拒绝吗?”

        这是威胁,毫不掩饰。

        李未央勾起唇畔,说什么爱难自拔,不一样是仗势欺人、为所欲为?!

        若她不够强,只有被人欺凌,被人胁迫的份儿。

        李未央回过头望着拓跋玉,那是一种全然陌生,冷到决绝的眼神:“殿下,咱们的盟约,到此已经一刀两断,我也不会再是你的朋友!”

        拓跋玉愣住——她要彻底与他决裂,与他分道扬镳?!他忍不住要站起来,然而却一下子又摔倒在地上,娉婷含着眼泪要来搀扶,却是不敢。

        “拓跋玉,你最好记住——”李未央冷冷地望进了他的眼睛,“我不喜欢威胁。还有,那个位置看起来离你很近,可你一辈子也坐不上去。要是不信,咱们打个赌?”

        说着,她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拓跋玉握紧了拳头,李未央,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屈服!总有一天,我会坐上那个位置!

        李未央出了门,才看见赵月满面焦急的模样急匆匆赶来,她笑了笑,道:“不必说了,我都知道。”

        赵月上上下下看着李未央,关切道:“小姐,那你没事吧。”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走吧。”

        “不等老爷了吗?”赵月有一些吃惊。

        “他?现在应该是醉得厉害,不过,明天早上,他就会醒了。”李未央冷笑了一声,上了马车。

        第二日一早,李萧然在御殿前看见拓跋玉,想要上前打招呼,然而拓跋玉却被一群大臣亲亲热热地围着,他根本插不上嘴,想到昨天的失败,他心头一阵焦虑。此次上朝,皇帝召集在京官员一个不落的到场,这必定是要宣布太子人选了!

        若是拓跋玉今天就做了太子,将来怕是更难讨好!未央这个死丫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这样想着,看着拓跋玉面上胸有成竹的笑容,不禁对李未央更加恼怒。若非一个月前老夫人已经带着谈氏敏之回乡省亲,他一定会逼着老夫人好好管管那丫头!

        龙椅之上,皇帝威严端坐。行过君臣大礼后,朝阳王微笑着上前,道:“陛下,如今储君之位一直空悬,恐怕会动摇国本,应当尽早确立太子人选才是!”他是拓跋玉的岳父,当然是希望皇帝尽快册封,及早昭告天下,这样,他的宝贝女儿也就变成太子妃了。

        皇帝看了一眼拓跋玉,他的面上十分恭敬,态度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可是却藏不住眼底的笃定,皇帝心头冷笑,慢慢开口说道:“朕也早有此意了,宣旨。”

        满朝文武全部跪下听旨,一时声势浩荡。司礼太监捧出一卷圣旨,拓跋玉看在眼里,露出一丝笑容,未央,看见了吗,我马上就是太子了,你可以拒绝我,可以抗拒皇命和天意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少时登基,至今已过数十春秋,可感上苍。惜年事渐高,于国事,有心无力,恐不多时。为防驾鹤之际,国之无主,亦念国中良嗣、俊才辈出,固特立储君,以固国本。皇八子拓跋聪,俊秀笃学,颖才具备,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今册封拓跋聪为太子,诸亲王、大臣佐之,以固朝纲。另封辅国公姬康,并加封太子少师一职,全力辅佐太子,钦此!”

        众人完全都呆住了,看着一向并不起眼的八皇子,还有那素来在朝中沉默寡言的柔妃的兄长姬康,两人越众而出,微笑着叩谢圣旨,人们还在巨大的震惊之中,大殿上死一般的寂静。

        朝阳王和李萧然听到皇八子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呆住,等听到最后,甚至连嘴巴都合不上了。而拓跋玉,整个人都惊骇地跪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来不及收起,父皇竟然会把皇位传给一直并不出众的八皇子,他的皇弟!看着拓跋聪谢恩,看着皇帝的脸上露出慈父的笑容,拓跋玉整个人如遭雷击,根本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怎么会!这到底是——

        电光火石之间,他明白了一切。皇帝一直眼睁睁看着他们彼此争斗,他自己却不断从中收回权力,从那二十万兵权,到禁军直接调度的权力,甚至还包括蒋国公手中的五十万大军!一切都是在演戏!这些年来,皇帝一直宠爱自己,给自己希望,让自己以为深得隆恩,让太子和拓跋真充满妒恨,可事实上呢,皇帝是喜欢自己,可他更喜欢的人是八皇弟!所以,他眼睁睁看着他们这些人互相厮杀,甚至故意将那二十万军队送给自己,挑动一切的疯狂争斗,然而不管他们如何,八皇弟却从来都不参与,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伪装成一个弱小的皇子,安静地看着!

        他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童年时候的一个情景,那时候,他曾经看见父皇抱着柔妃,坐在凉亭上,周围没有一个宫女,他们在说话,柔妃叫了父皇的名讳,这个记忆很模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清晰地浮现了出来。他终于明白,在柔妃娘娘被人**之后,父皇为什么突然冷落了她,他终于了解,为什么宫中风云变幻,柔妃娘娘却永远屹立不倒。因为陛下最心爱的女人,就是柔妃!而他最希望登上皇位的儿子,就是拓跋聪!可笑,他们这些人拼了命去争抢,不过是在为拓跋聪登基做好准备!之前父皇留着拓跋真不杀,是要用尽他最后的一点价值,若是真有意传位与他,又怎会让自己担下这**手足的骂名。

        他的手上,早已沾满了鲜血,而他的八皇弟,从头到尾都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默默地学习着帝王之道,为君之道!皇帝自己是靠着杀出一条血路登上皇位,到了他的继承人,却是百般呵护,万般保护!一切种种早有预示,不过自己太过心急太过愚蠢,忽略了就在眼前的**!哈,哈哈,太可笑了,简直是——太可笑了!拓跋玉身子一晃,几欲昏倒,嗓子里涌上一腔血腥味,咬牙死命忍住,才没有当场喷出来。

        原本混乱的头脑之中,突然想起了李未央昨日的话。

        她说,他虽然离那个位置很近了,可惜永远也坐不上!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棋子,只不过下棋的人,是皇帝!

        不,应该说,他以为她拉拢了柔妃,现在看来,李未央真正的盟友,是皇帝——

        众人上前去恭贺拓跋聪,不管是多么惊讶,他们都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拓跋玉没有了圣眷,手上只有罗国公府的那二十万人,而八皇子的胞妹九公主马上就要下嫁罗国公府,罗国公会不会情愿谋逆也要支持拓跋玉呢?这绝对不可能——所以,这场夺嫡之战,胜负已分,拓跋玉顷刻之间从权力的巅峰跌落在地,而且输得彻彻底底,再无翻身的余地!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方才还在巴结讨好他的官员,全都一拥而上去讨好新任太子!而人群之中,拓跋聪面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然而那锐利的眉眼,却与皇帝如出一辙。

        拓跋玉心头恨到了极点,他恨皇帝,也恨李未央,更恨的人是他自己,想要强自按捺,然而却眼前发黑,身体摇摇欲坠,李未央啊李未央,原来,你对我的报复在这里等着,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就让我品尝到了从云端跌落地狱的滋味,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啊!你真是,好狠的心肠!

        “殿下,你应该上去恭贺八皇子,不,是太子!”朝阳王毕竟老谋深算,八皇子刚刚登上太子的位置,将来还有机会,不必那么着急。然而他提醒拓跋玉的时候,却见他的面色极度青白,可怕至极,连忙道:“殿下?!”

        拓跋玉一口鲜血终于喷了出来,朝阳王惊愕到了极点,然而拓跋玉捂着胸口,突然狂笑起来——

        马车之上,李未央遥遥看着京都的方向,叹了一口气。她并不希望拓跋玉难堪,虽然她从来都知道皇帝的心思。从前,拓跋真在除掉了太子和拓跋玉之后,同样明白了皇帝的心思,但他却选择连八皇子一同除掉,这是因为他的心足够冷酷,从来没有受到来自于皇帝的父爱,所以他毫不在意,可以在皇帝册立太子之前,谋划着除去了羽翼未丰的八皇子。可是拓跋玉不会,他太清高,太骄傲,这样的个性,和皇帝的刻意培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跟拓跋真最大的不同在于,他经不起那么多的失败,也禁不起那么多的欺骗,尤其是来自于皇帝——他最敬重的父亲,他以为真心疼爱他的人。

        就像万千宠爱在一身的莲妃也一定想不到,她不过是皇帝用来保护柔妃的靶子而已,和从前那些消失的宠妃一样。这世上,每一个人都在拼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只不过,拓跋玉想不到,他并不是那个被保护、被心爱的。

        “小姐,咱们一定要离开京都吗?”赵月不解地问道,“咱们可以把老夫人和少爷他们接回来了啊!”

        李未央轻轻笑了笑,道:“狡兔死,走狗烹,难道这道理只是针对别人的吗?父亲的举动,陛下早已看在眼中,他不会喜欢这种三心二意的墙头草,所以他的丞相,已经做到头了。我们为什么要和他绑着一起遭殃呢?”

        赵月吃惊,道:“难道小姐你让老夫人回乡省亲是为了——”

        李未央慢慢地看着窗外的景色,道:“我是希望他们平安。”老夫人,谈氏,敏之,那些都是她的亲人,可她却一直要和他们保持距离,生怕因为自己,会有人伤害她们。但是从今以后,她可以好好地关心他们,照顾他们,不用再顾忌那么多,李未央想着,不由笑了起来。她已经给敏德留下了暗号,让他处理完事情就来找她,她会等着。是啊,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再也不会有纠缠悲伤和绝望,眼前就是平凡美好的时光,是不是?

        马车行驶了整整两天,才到了李未央一早准备好的别院。赵楠在外面道:“小姐,到了。”

        李未央下了马车,快步向别院里走去,可是等她走到门口,却突然顿住了。赵月快步跟上去,看见了院子里的场景,随后,她整个人都呆住,然后她大声叫道:“大哥,大哥!”

        赵楠察觉到不对,飞奔而来,瞧了那门内的场景,却是白芷的尸体,满地的鲜血。李未央握紧了拳头,向院内走去,白芷,墨竹,罗妈妈,一个一个,全都是她最熟悉的人。屋子里,老夫人在座位上僵直地坐着,胸口已经被利刃穿透,而谈氏和敏之却不见踪影。李未央以手覆眼,一点一点的热泪从她的指缝中无声地流淌而出,她从来不曾哭泣过,哪怕再痛苦,路再难走,她都无惧无畏,可是现在——她猛地转身,快步冲了出去,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打开,却都见不到谈氏和敏之,那些记忆一下子回来。

        “姐姐——”送走他们之前,敏之亲热地叫她。

        她却只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谈氏道:“娘,好好照顾自己。”

        谈氏依依不舍地望着女儿,道:“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走?”

        她摇头,可却突然发现裙子被人拉住,低下头,胖乎乎的敏之抱住她的腿,谈氏怕她生气,连忙来拉他,可是小敏之只是拉着她的裙子不放,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自己当时明明心软了,却不肯哄哄他,轻轻推开了他,可他却一不小心就跌在了地上,摔得哇哇大哭。她弯腰去抱他,他突然止了哭,用力地圈住她的脖子,身体还是一抽一抽,眼泪一闪一闪的,可也没有大哭大闹,她擦了他的眼泪,终究狠心道:“若是再哭,姐姐就再也不去看你了。”

        敏之却还是死赖着,不愿松手,谈氏不忍心再看李未央为难,终究抱走了他,回头望着未央,眼睛却是红的:“我们等你来——”

        李未央点点头,望向不远处马车上的老夫人。老夫人只是对她淡淡笑了笑,她已经过了这种能肆意流泪的年纪,但却依旧聪明睿智,听到李未央请求她们离开京都,她便知道,要变天了。李萧然太过执迷不悟,为了保全李家最后一点血脉,老夫人不得不作出决定。

        帘子落下,再也看不见亲人的面孔……李未央却以为,她们很快会再见。

        她想不到,老天爷却在她最开心的时候,给了她致命一击。

        终于找到了那间屋子,李未央一把推开,谈氏躺在地上,已经停止了呼吸,屋内榻间,依旧是一股挥散不去的血腥味。桌上半躺着一个披肩,簇新的,绣着丝竹,谈氏说过,要给她做一个披肩,冬天用,很暖和。

        李未央一怔,不自觉地踉跄了一下,那门槛,那么低那么低,却绊倒了她。再一点点,就到了……她向前伸手,指尖几乎就要触及谈氏面孔的刹那,四肢却如灌满了铅水动弹不得,下一刻便软倒在地——如此狼狈,如此不堪——怎样都站不起来。

        赵月同样泪流满面,拼了命来搀扶她,可却不知为什么,李未央整个人仿佛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根本都搀不起来。赵月惊恐,她从未见过小姐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都是那样的镇定,那样的冷静,可现在,她仿佛就要崩溃了——

        “小姐——”赵月害怕地叫了她一声。

        李未央一动不动,仿佛连流泪都忘记了。

        赵月一叠声地叫着李未央,可她始终没有说话。赵月的心一下子坠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小姐是不是——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个声音,让李未央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是哭声!是敏之的哭声!是不是!赵月你听到了吗?!是敏之!”李未央突然站了起来,像是一下子重新活了过来,她死死抓住赵月的胳膊,迫问道。

        赵月吃了一惊,她四顾,可是却根本没有看到四少爷的影子:“小姐……或许……”或许是你听错了,但这话她不敢说。

        李未央却松开了她,开始到处寻找,像是疯了一样,赵月担心地看着,以为李未央是承受不了打击才会这样,然而最终,李未央却终于找到了假山的角落,她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个瑟瑟发抖的孩子,“敏之!敏之!”

        赵月惊讶地看着,她看了赵楠一眼,彼此的眼中都是不可思议。四少爷竟然藏进了假山之中,怎么会这样?从尸体看来,那些杀手已经走了一天一夜,难道敏之一直躲在这里,一点都没有动弹?

        李敏之小小的身体上沾染了好多污渍,漆黑的大眼睛满是泪水,看见李未央的瞬间,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的波动,依旧小心的,轻声地哭泣着,将自己抱成一团。李未央却死死地抱住了他,像是抱着最珍贵的宝贝,敏之,敏之,还好你活着,谢谢你还活着——

        一滴眼泪从紧闭的双目中淌下,直至最终的泪流满面,她只留下赵月赵楠,其他的护卫全部派到了这里来保护,可还是保护不了他们,为什么,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杀了老夫人和她的亲生母亲!

        十三骑快马一路冲进了庄园,元烈风一般的赶回来,那样的匆忙,甚至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为了刺杀蒋国公,他费尽了心思,身上又添了无数的伤口,可是那又怎样,只要让未央开心,受再多的伤,留着这条性命回来见她就好!原本是一路往京都而去,可他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调转马头,一路向这座秘密的别院而来。然而他下马的瞬间,却看到赵楠跪倒在地上,立刻,他的心头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从未有过的惊惧,甚至都顾不上诧异:“出了什么事!”

        “小姐……小姐带着四少爷走了……奴才已经找遍了这附近的所有地方,甚至连京都都回去打听了,可是……一无所获……谁也不知道小姐究竟去了哪里——”赵楠面上是无比的愧疚悔恨,出事之后,小姐仿佛沉静了下来,一心一意照顾四少爷,他还以为小姐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放松了警惕,他早应该想到,李未央那么平静的外表之下,一定是已经决心去寻找杀害老夫人和夫人的仇人!而赵月,竟然也不知所踪,一定是尾随而去了!他真是没用,这样的大活人都看守不住!

        这一刻,赵楠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主子的脸。

        她走了。

        竟然没有等他回来——

        在那一瞬间,元烈冷得浑身发抖,明知道那人已经丢下了他远走,却还是舍不得放开手,慢慢地,他反而勾了勾嘴角,慢慢现出些笑意来。他牢牢地望向不知名的远处,黑眸里波澜起伏,声音中满是柔情:“未央,我会找到你的,不管你在哪里——”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