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81 血债血偿

    庶女有毒

    181 血债血偿


        元毓当时只是一时恼怒,吩咐人将画舫全都砸了,谁知那画舫之上却是早已安排有护卫,一言不合那些人竟然听从出云的命令要对他动手!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在激烈的冲突之中,他的后脑被人重重一击,硬生生被打入了水中。一咕噜下去喝了很多水,原本整个人就要往上浮,却不知怎么被两只冰冷的手往下拉,他拼命挣扎,眼前却是很快陷入一片漆黑。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然而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监牢之中,而且不管他如何咒骂、哀求,都没有任何人回答他。他刚开始以为掳走他的人一定会很快出现,可后来才发现,他仿佛是被人遗忘了,根本不曾有人来过这里,每天固定的时辰都有一个又聋又哑的看守送来一碗清水,就靠着这一点水,他撑过了好几天。

        周围寂静的没有丝毫的声音,往日里声色犬马和锦衣玉食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可是睁开眼睛,眼前却是冰冷的墙壁,他悲凉地发现,自己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不知过了几天之后,整个监牢里第一次亮起了火把。紧接着,有脚步声在台阶上响起,随后,元毓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双镶嵌着珍珠的绣鞋,上面不染纤尘。他的视线慢慢向上移动,浅蓝色的衣裙,洁白的脖颈,最后是那一双古井般的眼睛。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忘记这双眼睛。

        “果然是你——”元毓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可怕。他早该想到的,李未央是设计陷害他的人。是啊,他威胁了她的安全,知道她的过去,她怎么会饶过他呢?之前在宴会上装作若无其事,根本是在这里等着他吧!

        李未央笑了笑,道:“怎么,见到我不开心?哦,我明白了,燕王殿下是不喜欢这个环境么?”

        她这样一说,元毓才第一次看清了他住了很久的地方,这是一个很空旷的牢房,到处阴暗潮湿,外面挂满了刑具,上面血迹斑斑,空气里那种发霉和腥臭的味道让人难以忍受。当他看不到的时候,尚未觉得这环境有多么可怕,现在看在眼里,越发觉得毛骨悚然。紧接着,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哪里——随后,他暴怒:“你疯了吗?!”老天,他竟然被关在王府的地牢,而这几天过去,他根本都没有意识到。

        谁会想到这就是囚禁他的地方,这怎么可能,李未央这个疯子!

        李未央轻轻地笑起来,慢慢地道:“燕王殿下,这地方可是你一手创建的,现在用来关押你自己,是不是很有意思?”

        元毓一把扑过去,抓住冰冷的栅栏:“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私自囚禁我,你可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处罚?!你会被处死的!听见没有李未央,你真的发疯了吗?”

        李未央叹了口气,元毓当初建立这座地牢,用来关押所有敢于反抗他的人,或者说,是替裴皇后秘密除掉一些她不想见到的人,可他断然想不到,最后他竟然会成为被审判者,关押在这个地方,人生真是一场绝妙的讽刺,不是吗?她看着眼前的元毓,那张比女子还要漂亮的脸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无比消瘦,衣衫破烂,气息衰弱,使他看上去格外颓唐。更重要的是,因为过于恐惧,他眼中的光彩全被磨平了,与从前那个英俊潇洒的燕王判若两人。

        此刻,突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元毓,把你关在这里的人是我。”摇曳的火光之下,永宁公主从一旁走出,她的面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冷眼看着正在受苦的元毓。

        元毓大怒道:“永宁,你背叛我?!”

        永宁公主冷笑一声,道:“我一心嫁给你,追随你千里迢迢来到越西,可你是如何回报我的呢?你不但羞辱了我的女官,甚至害的我流产,这还不够,你还教唆着那些侧妃来让我难堪,逼得我避入庵堂!你说我会不会放过你?!”她是一个国家的公主,身上流着最高贵的血液,她可以容许伤害,却不能容许欺骗和侮辱。元毓一次又一次地妄图欺骗她,把她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她怎么可能放过他?!

        元毓不敢置信地看着永宁,他无论如何不能理解,永宁公主居然真的背叛他了!她明明是个那么愚蠢的女人,任由他捏在手心里的,一切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他心念急转,面色大变,扑倒在栅栏边上,眼睛里变得满是泪水:“永宁,你救我!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以后一定不会再惹你生气,你想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可以为了你驱散那些侍妾和侧妃,以后也绝对不会再亲近除你之外的女人!你跟她说,放过我吧!”

        永宁一震,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哭就哭,丝毫都不觉得丢人。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燕王殿下,你演戏的功夫可是越发好了!”

        元毓勃然变色,厉声道:“李未央,都是你,是你哄骗了永宁,是你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是你设计了这一切!”说着,他又转头向永宁公主,满眼哀求,“永宁,你为什么要听信一个外人的话来害我?难道你忘记了吗,咱们是夫妻啊!难道你想要再做一次寡妇吗?”

        李未央轻轻笑了起来,道:“燕王殿下,永宁公主已经做了第二次寡妇了,难道你在地牢里,没有听见外头正在办丧事吗?”

        燕王元毓的脸色变得惊恐,他看看面色平静的李未央,又看看丝毫不曾动容的永宁公主,他几乎不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已经做了第二次寡妇,这话的意思是——很快,他脸上就连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你们——你们竟然——你们竟然敢!”元毓指着他们,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殿下害怕了吗?”

        元毓的面容完全扭曲,他们捏造了他的死讯,这也意味着,他们确信,他没办法活着见到外面的太阳了,这世上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燕王元毓这个人。

        他张大嘴巴,却欲言又止。李未央知道他想问什么,于是道:“燕王殿下在水里消失的第三天,便有人在河上找到了你的尸体。”

        元毓喃喃地道:“可我还活着。”

        “是啊,你还活着,可在如今大都所有人的心目中,你已经死了,而且,浑身被水泡烂了,连原本的模样都瞧不出来。”李未央轻轻巧巧地道,语气十分平静。

        元毓的身体剧烈一震,像受了什么无法承受的力量似的,面孔变得一片死灰:“裴皇后不会相信的,她一定不会放过你!”

        李未央微笑,道:“不,她会相信的,燕王殿下这么爱慕那位出云小姐,可知道她真正的入幕之宾是谁吗?”

        元毓盯着李未央,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很多原本他忽略的线索附浮现在脑海之中,的确,出云当时明显是在等人,却不是在等他,那么,李未央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让永宁公主将自己约了出去,借机会制造矛盾。但出云不过一个小小的歌姬,纵然无数人不惜重金吹捧她,她也没有胆量敢公然拒绝自己,更别提让她的那些护卫与他动手。这只能证明一点,出云背后的人,权势远在自己之上。大都之中,这样的人屈指可数……

        李未央见元毓的表情异样,仿佛好心提点道:“裴后的亲生儿子,那位雍文太子殿下,便是出云小姐的入幕之宾,怎么,燕王殿下身为裴后的亲信,居然不知道吗?”

        元毓的神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刚才的震惊转瞬被覆盖不见,只余下刺骨寒冷的惊恐,裴皇后自从大历事件之后便疏远了他,再加上他娶回来一个大历公主,多少为裴后所不喜,连带着雍文太子也一并对他冷落了。若是出云真的是太子的情人,他从前一定会知道,可现在,他竟然忽略了这样重要的消息……

        永宁公主冷笑道:“你不必惊讶,全怪这出云身份太低,连做太子的红颜知己都不够格,太子自然不会到处张扬,更加不会告诉你这么一个已经没用的人。”其实,她也十分奇怪,为什么李未央会知道这样重要的消息呢……她不明白!

        李未央唇边的笑意让人望之心中冰凉:“殿下,你想知道我为何会发现这个秘密吗?”

        元毓盯着李未央,那眼神无比凶狠,仿佛要将她撕裂一般。李未央淡淡一笑,不以为意道:“那天跳完舞,我亲眼瞧见出云的身上掉出了一个香囊,原本这没什么好躲避的,她却显得很紧张,立刻将香囊收藏了起来。刚开始我也没有特别留意,直到我的贴身丫头向我说起,出云小姐的那个香囊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太阳印迹。我陡然想起,这个印迹,应该是属于越西皇室的,出云绣好这个香囊,定然是为了送给某个皇室成员。但若是出云与皇室子弟来往,传出去也不过是风流韵事,美事一桩,但她却一直以清倌儿自诩,从不曾向人透露她的秘密情人,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的身份太低,攀附上对方,会给他的名声带来很大的影响。那么这个人是谁,就已经呼之欲出了不是吗?”

        从李未央来到大都的第一天,她就仔细了解过越西的皇室成员,包括裴皇后和她最心爱的儿子雍文太子。若说大历的太子在所有人的过度呵护之中,显得过于平庸,而这位越西太子,就走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道路。裴皇后十分溺爱女儿们,但对太子的管教却十分严格。雍文太子五岁的时候便跟着皇帝出猎,第一次五箭射出,射中一只苍鹰四只兔子,而其他的孩子这个年纪甚至连弓箭都拉不开。若仅是这样,那雍文太子不过是一个武夫,但他长到八岁,不管经史子集还是诸子百家,无一不精无一不通,不但言辞温雅清朗,更兼勤奋到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地步,据传他的书法,八体俱备,如铁画银钩,美得难以形容。

        不止如此,这位太子殿下对自己的要求更是严苛到了常人无法做到的地步,他的府里除了太子妃和皇帝亲自赐给他的侧妃之外,从来不曾纳过一个美妾,也从未留下任何的污点。这世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庸文太子越是表现得完美,李未央越是觉得他伪装得很好。自我克制到了极点的人,反叛的愿望也越强烈。他不收美妾,不亲近女色,并非他不喜欢美人,也不是对太子妃多么痴情,而是对于皇位的渴望已经超越了一切,或者说,他对于自身完美形象的爱护,到了近乎扭曲的程度。

        而今,从出云的身上,她隐约看到了其中的端倪。他一边塑造出一个勤于政务、不问女色的形象,一边却和青楼名妓出云来往,若是这消息传出去,那这么多年来他表现出来的清誉就会毁于一旦。人们都会觉得,这个太子不过是假正经,那他们对他其他的行为也会产生怀疑。所以,太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但一个人做的越是隐秘,越容易被人发现。他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见面的地方也选在大庭广众之下,到时候他只要乔装改扮,谁会想到夜晚大摇大摆地来到出云船上的,会是向来不涉足秦楼楚馆的雍文太子呢?

        正因如此,裴皇后要保护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当然不会容许流言蜚语的产生。所以当她得知元毓的死跟出云扯上关系,立刻便会去调查出云的背景,不可能不发现太子和对方的关系……这样一来,她绝对不会让出云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也就是出云在事发后就销声匿迹,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的原因。当然,并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雍文太子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在裴皇后的眼皮子底下将出云悄悄送出了大都……不管是哪一种,出云都不会在人前出现了,更加没办法当时发生的事。

        “李未央,你从动手开始,就知道太子和出云的关系,并且故意设计我入局,因为你知道,裴后为了掩饰太子的秘密,一定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李未央淡淡地道:“说的不错。”元毓必须死,哪怕是为了雍文太子的荣誉。

        元毓委顿下去,许久方喃喃地道:“你果然是个心肠毒辣的女人,他一点都没有说错。”

        李未央微笑,道:“他?哦,你说的是蒋南吗?”

        元毓猛地抬起头盯着她:“你知道他也在大都?”

        李未央的目光变得没有一丝感情:“是啊,我亲眼瞧见他在你身边出现,燕王,你们干的好事啊!”

        元毓一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未央笑着抚了抚袖口上的织锦流苏,慢慢地道:“你们杀了我娘,杀了我的祖母,杀了我的心腹……这些,都忘记了吗?”

        元毓哈地笑了一声,道:“你真是满口的胡言乱语,你家那些人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时候我可在越西!”

        那时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说明他根本早已知道李家人什么时候遇害。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是啊,你是在越西,可这件事,你、蒋南、裴皇后,必定都是知情者、参与者,你纵然不是主谋,也是个帮凶。”

        元毓看着李未央的面容,心头的恐惧越来越大,变成黑洞将他的勇气一点点吞噬殆尽。他希望自己有点尊严,哪怕是死,也少受点羞辱……可面对李未央,他连求死的话都不敢说。他越是想死,那人越是不会让他死。这一点,他心头还是很明白的,因为李未央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李未央看他惊恐,曼声道:“温小楼,你说该如何处置他呢?”

        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他盯着牢笼里的元毓,面上带着冷酷的笑容:“他对小蛮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我想……当然是越惨烈的死法越适合他。”

        元毓震惊地望着温小楼,李未央摇了摇头,道:“元毓,你怕是不认识这位公子了……那天晚上可是他把你拉上岸的呢!”

        元毓满面的骇然,这么说,那双冰冷的手……就是这个男子!

        “元毓,你让那些畜生糟蹋小蛮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也会沦落到任人宰割的一天吗?”温小楼靠近了栅栏,目光阴冷地盯着元毓,元毓看到那眼神,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随后,他扑向了另外一边,向永宁公主伸出手去:“永宁,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的手拼命地伸出来,想要抓住永宁公主的脚踝,永宁往日里总是梳得一丝不乱的精致华髻有几分散乱,青丝拂上她没血色的面庞,仿佛一朵凋零的花朵,她深吸一口气,硬下心肠向后退了一步。就在此时,元毓的手却突然被踩住了,他痛得大叫,温小楼却用上了力气,牢房里几乎能听见骨节碎裂的声音!元毓痛得钻心,却终究想起了小蛮是谁,他怒骂道:“那女人不过是个下九流的戏子,李未央你真的要因为她就杀了我吗?!一个戏子算什么东西!一个贱人!贱人!”他口中怒骂不绝,在地牢之中特别清晰,温小楼气得浑身发抖,几乎恨不能一剑杀了元毓,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却阻止了他。

        温小楼猛地扭头:“你要放过他?!”

        李未央的叹息轻得恍如云烟:“你差点中了他的计,却还恍然不知吗?”

        温小楼一愣,随后看向元毓,却见到他的面上掠过一丝绝望的神情。若是刚才李未央不阻止温小楼,现在他已经不用再面临这种恐惧了……

        温小楼突然明白了过来,元毓刚才是故意激怒他,意图痛痛快快地受死……他咬牙,小蛮死之前受了那么多折磨,他竟然还想痛快的死,这世上哪儿有这么容易的事!他冷笑一声,道:“元毓,片皮、溺杀、囊扑、五马分尸、腰斩、烹煮,你喜欢哪一个呢?或者每一个咱们都试一试。”

        元毓恐惧地盯着他们,尖叫道:“永宁,你就眼睁睁看着我死吗?”

        永宁公主别过脸去,冷声道:“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李未央轻笑道:“怎么,温公子想了这样久,就这么些老把戏吗?”

        温小楼看向李未央,却见她的眼中波光闪动,仿佛是划过漆黑天际的流星,有那样璀璨的光影……他微微一笑,道:“那依着你的意思,该如何呢?”

        李未央的笑容很轻,很温柔,元毓看来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十日后,郭府的马车驰入闹市,这是一辆十分豪华舒适的马车,帘子就有两幅,却都是透明的轻纱帘,隐隐约约地看到外面的景色,而不为外面的人所看见。马车一路经过市集,经过的行人瞧出马车上有郭家的族徽,便都恭敬地避让在一旁。

        郭澄骑马行在车旁,看见李未央掀起了帘子,不由微弯身,笑道:“马上就要到书斋了。”

        不过是去买两本书,顺便散散心,郭夫人都要派了儿子和护卫亲自护送,若非是自己百般阻止,她还要陪着一起来,生怕李未央有什么闪失。看着郭澄英俊的面孔,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郭夫人这样的爱女之心,让她实在不忍心拒绝,而这位三哥呢,似乎从那天的宴会开始,就对她十分的好奇,总是三不五时找点借口观察她,显然对她还是很不放心啊。

        就在此时,人群之中起了骚动,郭澄勒住马,问身边的护卫道:“前边怎么回事?”

        护卫打马上前,不一会儿便回来禀报道:“三少爷,前头是有街头卖艺的人。”

        “哦?!”这一路走来,卖艺的多了去了,也没有引起这样大的骚动,人群都在往那个方向涌去,郭澄有点惊讶。随后,他问道:“嘉儿,前头很乱,要绕路吗?”

        李未央掀起了车帘,面上却是饶有兴趣:“乱?天子脚下有什么可乱的?”

        郭澄微笑,道:“是有人在前面卖艺,吸引了很多人去瞧。”

        李未央看了一眼,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道:“我很久没有出来了,都不知道外面竟然这样热闹。”言谈之间,仿佛很感兴趣。

        郭澄想了想,道:“那就让车夫在前面停一停,看看再走。”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如此,就多谢三哥了。”郭澄挑眉看着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拢得严严实实。

        一个面容丑陋的人在卖艺,他的脸上满是疤痕,上下眼皮打不开,没有耳朵,嘴巴只是一条永远没办法张开的细缝,脖子上系着一条长长的铁链子,他蹒跚地移动着自己那双弯曲的腿,晃动着头颅,在足足有三米高的木头架子上做出各种各样的怪异动作,孩子们见到此情此景都一下子兴奋地大声叫了起来,围观的其他人更是大笑不止。

        “这个卖艺的太有趣了啊!”

        “是啊,你看他长的多丑!还没有手呢!对,他的嘴巴好可怕,是不会说话了吧!”

        “啊!你看,他做的动作好奇怪呢!好像在呼救!”

        “什么呼救啊,他本来就是个怪物,被驯兽人从树林里捉来的!好像是个野人!”

        人们窃窃私语,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瞧见了温小楼,他正站在人群之中,看着高高在木架子上扭动呼救的人,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突然,他的目光和李未央相遇,于是,他向她点了点头,像是致谢,最终只是微微一笑,隐没在人群之中。

        “听说是驯兽人在树林里捉来的野人,天生就不能说话,没有手也不能写字,于是驯兽人就强迫他做出各种动作,当成怪物一样的展览,卖艺为生。”郭澄看着李未央平静的侧脸,轻声地道。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真可怜啊。”

        郭澄淡淡一笑,道:“是啊,明明是在呼救,却没有人听懂。”哪怕听懂了,又有谁会在意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所做的一切呢?

        这时候,驯兽人的篮子已经伸到了李未央的面前,她看了赵月一眼,略一点头,赵月丢下了一块银锭子,驯兽人立刻笑逐颜开,连声称谢。

        李未央只是很平静地看了那架子上的“怪物”一眼,慢慢地道:“他不是怪物,只是个卖艺的。”一个元毓曾经说过的,下九流的艺人,还是一个被人称呼为怪物的艺人,注定要度过这样被人取笑、受尽折磨的下半辈子。想到这里,李未央的面上露出一丝很浅很浅的嘲讽,随后,她转头,道:“咱们走吧。”

        郭澄再次抬起头,看了那嗷嗷呼救的怪物一眼,勾起了唇畔。李未央平日里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为什么忽然在这里停下呢?难道这卖艺的人有什么古怪?然而,他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那不过是一个驯兽人,带着自己从林子里捉来的丑陋怪物在卖艺,就像是卖艺的猴子,这样的场景,经常可以见到……

        他不再多想,快步追上了李未央。

        而此刻不远处的一座二层的酒楼上,一个年轻的男子正负手站着,他的目光原本正不在意地在人群之中逡巡,却突然发现了李未央离去的背影,然后,他的目光凝住了,震惊的神情在他的眸子里一闪而过……

        李未央,你居然来到了越西!蒋南握紧了栏杆的扶手,面上在一瞬间露出无比狰狞的神情。

        ------题外话------

        ==圣诞节平安夜不能出去玩,总是不断加班加班加班,于是我默默地把元渣渣拖出来又虐了一遍……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