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83 鸿门宴会

    庶女有毒

    183 鸿门宴会


        李未央目送着蒋南的背影远去,面上的笑容慢慢消失。蒋南这个人,绝非一般的莽夫,他聪明、机警,有决断,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骄傲。可如今,显然他已经能够克制自己的傲慢了——进入公主府,意味着他已经放下了自己过去的身份和骄傲。

        从前李未央能够和蒋家抗衡,最大的益处是她孑然一身,硬石头一块,可蒋家却是精美的玉器,两相碰撞,损毁的自然是玉器,这一点,蒋家人也都明白,所以他们作出任何一个决定,都要好好考虑清楚带来的后果,行事难免缩手缩脚,没法全力施为。可是现在呢,情形仿佛调过来了,豁出去不要命的人,变成了蒋南,而李未央却还有敏之要照顾,所以她并不准备赔上自己的性命去报仇。

        啧啧,这一出戏,怎么看都不好上演呢。李未央想了想,反倒轻轻地笑了笑。

        郭澄就在此刻走到了她的旁边,满面都是笑容:“怎么,确认过了吗?”

        李未央面上含了一缕淡薄的笑意,道:“是啊,的确是蒋南没有错。”

        郭澄叹息一声,道:“堂堂的将门子弟,煊赫世家,居然沦落到了为人男宠的地步,当真是可怜。”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不可怜。若是忍辱负重能够达到目的,他就算是成功了。”

        郭澄低头默默片刻:“说得是,有了公主的襄助,蒋南脱离这个身份也是指日可待,看来,你还是要多加小心。”

        李未央的笑意仿佛水中的波光,一闪而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再如何小心,该来的也还是要来的。饮水思源,因为郭家我才能到这里来,同样,郭夫人对我的善意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所以,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尽力不连累郭家,三哥不必担心。”

        郭澄望着她,面上流露出一丝诧异:“我并不是这意思,我不过是关心你而已。”虽然李未央可能并不相信,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待人总是表面疏离、冷淡,可对郭夫人却是孝顺有加、有求必应,对他们这些人也十分敬重,从无算计谋划,他总有一种恍惚的错觉,仿佛李未央真的是他的小妹郭嘉。下意识地跟着她,也不过是希望这种美好的错觉能够持续的久一点。因为若是李未央真的和蒋南斗起来,势必牵连到临安公主,他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才会出言提点。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我要是连这点保全自己的本事都没有,早已经成为了一抔黄土了。”她看了郭澄一眼,悠悠道,“我不想因此连累郭家……”

        郭澄失笑,道:“郭家和裴皇后本来就是死敌,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之说。只是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因为娘亲的身边不能没有你。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你帮助……”

        李未央思忖片刻,却是摇头,道:“不,这件事情,我应当自己解决。”她不喜欢亏欠别人的人情,尤其是郭家。是,她是依靠着郭家进入了大都的权贵之中,但在相处之中,她察觉到了郭夫人那种毫无保留的爱女之心,越是亲近,越是觉得亏欠,也就越会束手束脚。所以,她宁愿什么都自己来。

        郭澄惊讶地看着她,一时无语。良久,他才道:“不管你是否接受我的帮助,你已经是郭嘉了,这个身份无论如何不会改变。这也意味着,你的一切都和郭家的荣辱绑在了一起。更重要的是,有郭家的庇护,总比你在外头风刀霜剑好过多了。其中的道理,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李未央颔首一笑:“我不是已经接受了郭家的庇护吗?”虽然她不想惺惺作态,可少亏欠对方一点,她也能少受一点郭家的影响。近来,这一家人的温暖和善意,已经让她不知所措了。

        郭澄被她说得愣住,随后他笑了起来,道:“不管你怎么说吧,我都等着你主动开口。”说完,他眨了眨眼睛,道,“你瞧,有人在等你。”

        李未央回过头来,却是旭王元烈快步向她走过来。他走到她的身边,面色沉沉地看着郭澄一眼,郭澄立刻后退三步,笑道:“我只是说两句话,立刻就走!”随后,他向后退了三步,脸上还带着笑容,飞快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李未央吃惊,看着元烈道:“这是怎么回事?”

        元烈一双眸子晶亮,神采飞扬,听到李未央的问话,他脸不红气不喘地道:“没什么,大概是他有点事要去处理吧。”之前郭敦听说他总是来郭府找李未央,便以为他有心追求,深恐刚刚回到郭府的妹妹要出嫁,会让娘再次陷入落寞,索性找上了旭王府,再三警告元烈,不准他再靠近郭家一步,然而元烈是什么人,怎么会听他的劝告,根本是丝毫都不放在心上,继续我行我素。

        郭家三兄弟堵住了门,元烈就从墙头上跳下来。他们堵住了墙头,元烈更绝,挖了地道进入郭家后花园,把郭敦气了个半死。有一次他在路上拦住了元烈,气急败坏地要跟他打一架。虽然郭敦出身名师,但元烈从小也是经受过严苛的训练,所以郭敦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反倒是身上挂了彩,一旁的郭澄上来劝架,却被两人的拳风伤了一张俊脸,一只眼睛都青了,他生怕露馅,足足有两天都没敢在郭家露面。从此之后,元烈更加热情地往郭家跑。外面到处疯传,说旭王元烈在宴会上对郭家的小姐一见钟情,使出十八般解数百般追求,想要早一点娶回家做王妃。

        如今郭敦一看到元烈,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冷哼一声转头就走,而郭澄这个无辜的劝架者,却是个爱记恨的,表面笑嘻嘻地说不在意,转头竟然命人堵住了旭王挖了三天的地道,还很不要脸地在地道里头熏了烟,硬生生把预备去见李未央的元烈堵了回去。元烈深深感到郭家兄弟的小心眼,于是转换策略,利用密信把李未央约出去。但郭澄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直悄悄观察,居然发现了小蛇传书的秘密,用一种吸引小蛇的金兰花扭转了蛇的方向,那一封封的密信也送到了他的手里……

        当然,旭王元烈也不是好惹的,若非看在李未央住在郭家,不好下狠手的份上,恐怕他早就让暗卫谋杀郭家兄弟好几回了。杀了几个回合之后,双方慢慢摸准了一个相处之道,只要元烈不对李未央过分热情,也不提出非分的许嫁要求,郭家兄弟便默许他们的来往。

        说什么约法三章,这些人简直是得寸进尺,也不想想自己和未央认识多少年了,硬生生横插了一杠子。元烈在心里暗自腹诽,脸上的笑容越发绚烂,几乎晃花了远处花园里小姐和婢女们的眼睛,他看着李未央,笑眯眯地道:“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李未央的笑意慢慢浮起在唇角,似一朵乍然怒放的青莲,在阳光下闪出明艳的丽色:“听见了又如何?”

        元烈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我有解决的办法,你要听吗?”

        李未央挑起眉头看着他:“什么解决的办法?”

        元烈温柔的笑意绽开:“你嫁给我,做我的旭王妃,到时候,既不会连累郭家,又能随心所欲地做自己的事!好不好?”他的目光,期盼的闪闪发亮,俊美的容貌熠熠生辉,换了任何人,都不会舍得拒绝这样一个美男子,尤其李未央知道,他对她一往情深。而且,这主意听起来荒唐,却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成为旭王妃,获取了更多的力量,但同时,她所做的一切就和郭家没有了直接的关系。

        可是,她为什么在犹豫呢?尽管她对他并非无情,可她却并没有想要立刻嫁给他。

        印象中,似乎有个人温柔地对待她,许诺一辈子好好疼爱她,可是后来呢,那一双怨毒愤恨的双眼,一句句痛彻心扉的怒斥,还有那一道赐死的圣旨,她也许永远都忘不了那样的过去,她并非无心无情,只是害怕,在害怕人心的变化而已……更何况,她能给元烈全心全意的爱吗?纵然她可以,现在的局面,容许她说爱吗?元毓虽然死了,可蒋南呢?幕后的黑手——裴皇后呢?

        “未央,你在想什么?”有个声音一直在唤着她。

        李未央突然惊醒,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颤抖着的双手被人紧紧包裹在掌心,用炙热的温度捂着,“未央,你还好吗……”

        抽回手,她轻声地道:“我没事。”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元烈是想要坐实某些传言吗?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元烈是何等聪明的人,他看到李未央的举动,心里如何能不明白呢?心头倏然闪过一丝疼痛,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当真了吗?”

        李未央略微吃惊,随后明白了过来,他却已经一本正经道:“你心里只有敏之,什么时候能回头看看我呢?我一直在你身后啊!”

        李未央被他半真半假的话说的一时哑然,良久,她轻轻地笑了起来:“怎么会想起跟一个孩子吃醋呢?”

        他别过脸去,掩住了琥珀色眸子里的伤痛,唇畔的笑容越发淡薄:“岂止是孩子,就连郭家的人,我都不想你亲近他们。”

        李未央诧异,不由道:“为什么?”

        他突然转过头来,一双眼睛里似乎有极为复杂的情感:“未央,除了我以外,你还有很多人。可我除了你,就一无所有了啊。”

        李未央心头巨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却仿佛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克制住了全部的,他不想吓到她,尽管他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再笑出来。他甚至不曾告诉她,她突然离开之后的每一天,他是如何度过的。他甚至没办法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到处都有她的影子,他一直都恍惚着,不肯相信她会丢下他离开,明明她答应过的,却对他食言。每次他推开门,都仿佛觉得她会站在那里对他微笑,近得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她,随时随地可以看到她的脸……他肯回到越西,肯接受旭王的身份,一直一直到处搜寻而没有发疯,全都是因为他相信,她一定会在哪里等着他,等着他找到她。

        她知道他这样执着,会害怕吧,连他自己有时候,都会感到恐惧。所以这一切,他都不会让她知道的。

        “好了,你该进去了,郭夫人在找你。”元烈微笑着说道,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李未央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到郭夫人面上露出焦虑不安的神情,她停顿片刻,只能先进去安抚她……

        元烈望着李未央向郭夫人走过去,琥珀色的眸子变得深邃。他曾经无处可去,无人可依,那种被全天下放弃的痛苦,那种被人轻视的耻辱,那些不能漠视的苦难,那些难以向人叙说的心情,一直珍藏在他的心底。不管多么艰难,他都记得,和他一起度过那段日子的人是李未央。只有在她的面前,他可以畅所欲言,只有在她的身边,他才能展现出最真实的自己。不管她如何逃避,她和他之间都有着不可隔断的联系,这种联系,在这些年的朝夕依恋里,正一点一滴渗透到彼此的骨髓中,不能忘怀。

        元烈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未央,终究有一天,你会点头的。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不远处的走廊下,临安公主看到了这一幕,她轻声问一旁的蒋南,道:“这位郭小姐,就是安平郡主吧。”

        蒋南点了点头,漠然道:“是。”

        临安公主挑起了眉头,声音变得冷漠:“这么说,我妹妹是死在她的手上了?”

        蒋南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道:“是啊,安国公主便是被她折磨死的。”李未央永远是李未央,走的每一步棋都是那样险,却每一次都能够化险为夷。过去,他曾经憎恨她,却又如蒋华一样欣赏她,甚至这其中,带了一丝让他都没办法否认的心动。在他看来,她是足够匹配他的女人。可是当他的名誉和蒋家毁在了她的手上,他的心头就只剩下刻骨的仇恨了。这仇恨日日夜夜地折磨着他,让他坐立难安,让他废寝忘食,每天只想着要如何报仇雪恨。

        当蒋华带来安国公主的死,蒋南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所以他通过临安公主将一切透露给了裴皇后,理所当然,李家要付出代价。原本他以为,一切都会随着裴后的报复而结束,可当他再一次在大都看到李未央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死。不仅如此,她还成为了郭家失散多年的千金,原本元毓可以戳穿她的身份,却被她反过来利用了一把。哈,最后反而是燕王丢掉了性命。蒋南原本对元毓的死充满疑问,可是在看到李未央的那一天,便瞬间将一切串联了起来。

        她找上门来了,就算他放手,她也不会放弃这不死不休的仇恨。可惜,他不会永远是那个被李未央耍的团团转的男人。

        “她居然还敢来大都,可真是胆大啊。”临安公主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安国是她的妹妹,虽然从小骄纵任性,又总是喜欢争强好胜,可她们毕竟是嫡亲的姐妹,她这样死在了别人的手上,而且这凶手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临安公主的心中竟有一种出奇的愤怒。当然,临安公主是不会想到裴皇后的恶行,纵然知道,她也觉得李家人该死。所有敢于挑战元家皇室权威的人,都该死。

        “可是,她为什么会和旭王走得那么近。”临安公主的目光在元烈的身上顿住,拧起了描画的很精美的长眉。

        蒋南冷笑一声,他也早已认出了那俊美夺目的旭王殿下,便是当年李未央身边的李家三少爷!他慢慢地道:“旭王一直钟情于她,让他们这样勾结起来,情况会变得更复杂。公主要除掉李未央,便先从这位旭王的身上着手吧。”

        临安公主想了想,道:“皇叔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在外头有这么一个儿子,偏偏在他重病期间才突然冒出来,原本就让人觉得十分奇怪,这事情我母后也一直很留意,偏偏皇叔一口咬定这是他的儿子,叫人无从着手。既然他钟情李未央,我们不如想个法子,让他们反目成仇就是了,只要把他拉拢到我们这一边来,解决李未央也不是难事。”

        蒋南看了临安公主一眼,面上神情似笑非笑:“公主可有把握?”

        临安公主甜美地笑了笑,道:“当然,不过这也需要我逢场作戏,你舍得吗?”

        蒋南强忍着心头的厌恶,微微一笑,道:“只要于大局有益,又有什么不舍得呢?只是不知道你要怎么做?”实际上,他根本不愿意看见临安公主这张脸,偏偏她还喜欢卖弄风情,以为世上的男人度可以任由她捏在手心里搓圆揉扁。

        临安公主微微一笑,神情妩媚:“男人么,总是有把持不住的时候,李未央若是亲眼瞧见,必定恼羞成怒,这样一来,他们的同盟便也不攻自破了,不是很有趣吗?”

        临安公主最喜欢的便是棒打鸳鸯的事情,这仿佛是她闲极无聊的一种爱好,看到朝中哪位大臣与妻子感情特别要好,她总是想要借机会破坏一番,惹得人家反目成仇、夫妻离散她才开心。这和安国公主出于自己不能为人妻子的愤恨完全两样,不过是临安公主的一种消遣,证明自己魅力的一种方式而已。而到目前为止,她几乎是无往而不利的,当然,蒋南是个例外。不过,她不相信再有例外的发生!元烈不过是个在民间长大的年轻人,她只用一点手段,便能够让他上钩!

        她美丽的面上含着一丝志得意满的笑容,转头向着婢女道:“去请旭王殿下。”

        宴会开始之前,元烈却被请到了临安公主用于宴请贵客的小厅之中。他以为所有的宾客都在此处,但看到独自一人的临安公主时,他不易察觉地蹙了蹙眉头,道:“公主,这是何意?”

        “早已听说你回到大都,却一直无缘多叙,旭王既然来了,何不坐下来喝一杯酒呢?”临安公主巧笑倩兮,妩媚的面孔带着说不尽的风情。

        凭相貌而言,临安公主比李未央更成熟、更娇媚,但那又如何呢?在元烈的眼中,不过红粉骷髅而已。他微微一笑,很有礼貌地道:“公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临安公主笑道:“哎呀,那真是可惜,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你的身世呢!”

        元烈止住脚步,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冷笑,道:“哦?我的身世?不知公主都知道了什么?”裴皇后虽然一直怀疑,却从来没有确认过,难道临安公主知道了什么吗?这一刻,元烈很想知道这一点。临安公主扬起笑容,道:“你坐下再说。”

        元烈微微一笑,慢慢坐下。临安公主掩住了眸子里的得意,靠过去道:“你先喝了这一杯酒,咱们慢慢谈。”她喜欢俘虏男人,尤其是依靠自己的美貌,让男人主动俯首称臣。今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蒋南的面前,证明自己的魅力。所以,她一边递过去酒杯,一边焦急地观察着元烈面上的表情。然而,她却发现他漫不经心,甚至没有将目光投向她美丽的面孔,这怎么可能!她有海棠花一样娇媚的容貌,有堂堂公主的身份,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在她的面前走神……

        元烈漂亮英挺的两道眉下,琥珀色眸子反射着晶灿的光芒,高而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这个男人有着……不可思议的完美容貌。尽管心仪着蒋南,临安公主还是不能不为元烈的俊美震撼。而且,她总觉得这俊美看起来,似曾相识。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怎么偏偏钟情那个看起来很寻常的李未央呢?随后,她在心头比较了一下自己和李未央,果断地觉得自己远胜于对方。思及此,她收拾起些微的失落,换上最动人的微笑,道:“旭王,为什么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元烈看了她一眼,眸子里带着一种嘲讽。

        与他短暂的视线接触,临安公主的面上便微现出红晕,薄薄一层春色,更添娇美,“我是真心想要和你成为朋友,有了我的帮助,我那位皇叔留下的厉害婶子,也没办法再找你的麻烦不是吗?”旭王府的斗争很激烈,旭王妃的背后还有胡顺妃的支持,元烈再如何厉害,也不能对自己的继母过分严苛,否则定然会被人戳脊梁骨……可若是裴皇后肯出面施压,胡家必定要收敛。在临安公主看来,这是个极好的买卖,当然前提是,元烈肯倒向他们这一边,反过来对付李未央,甚至包括她背后的郭家。裴家的势力可以帮助他走到什么地步,他理所当然知道该如何选择吧……临安公主抚弄着鬓边的发丝淡淡浅笑,恰好露出完美的笑容。

        元烈的表情十分冷淡,道:“哦?公主不知道,我的母亲已经回胡府养病了吗?”那个老太婆,早已被他收拾地不敢乱跳了,若非看在过世的旭王份上,他早已经让她打包滚蛋,何至于容忍到今天呢?

        临安公主吃了一惊,面上浮现一丝惊骇。但她很快镇定下来,笑道:“尽管如此,旭王的那些老家臣,一样不承认你的身份吧?!”

        家臣的忠心是从世子从小培养的,不管元烈如何优秀,那些人也不会轻易承认他的身份,但在元烈看来,这不过是时间问题,他有的是手段让那些人臣服。现在,他很想知道临安公主约他来这里,究竟是想要干什么,总不至于是为了说这些废话吧。

        临安公主见他神情冷淡,便不再说这样的话题,反而百般地挑逗、引诱,然而元烈不是装着不懂,便是借故闪开,临安公主见了,心头恼怒起来。难道自己的魅力和权势都没办法打动对方吗?!怎么会?!还是李未央就那样出众?她的眼神向屏风背后飘去,蒋南以为她没发现,每次提到那个女人,他的眸子里都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吗?那可不只是恨意!

        临安公主越发愤怒,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她越是想得到。眼波流转之间,她又生一计,说道:“皇叔曾经有一幅画送给了我,可惜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元烈挑起眉头,像是要看她还有什么把戏。临安公主咬牙,从一旁取出一幅画来,徐徐展开,却是一幅春宫图。

        可见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勾引自己了,旭王又怎么会送她这样的画呢?元烈冷笑了一声,临安公主的手已经落到了他的肩膀上,身子也站起来,挨得很近。她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然而元烈的脸上并没有寻常男人看到这种画,会出现的那种心乱神迷不能自持的神情。他慢条斯理地一一浏览,十分从容自然,脸上看不出一丝邪念。临安公主眼睛轻轻一横,看到一双精美的绣鞋踏进了厅内,她心头得意,身体已经将要碰到了元烈的腿上,等那人进来,便应该看见他们是如何亲密的……谁知道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椅子响了一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四仰八叉地摔在了地上。

        李未央刚刚掀起帘子,就听见临安公主惨叫一声,立刻就愣住,随后,轻笑出声,道:“公主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元烈摊手,道:“你瞧,我是无辜的。”

        李未央打量了一眼临安公主铁青的面色,点头道:“我知道。”这种姿势掉在地上,臀部都要摔成两瓣儿了,还真是一点都没有留情。看样子,元烈是早就知道临安公主的想法,故意给她难堪。这个人,还真是小心眼得很。

        临安公主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勃然大怒道:“元烈,你好大的胆子!”

        元烈把春宫图甩在了她的脸上,微微一笑,道:“是啊,公主殿下,我的确胆子很大,但愿你下次勾引男人的时候,好好选择一下对象才好。”

        李未央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元烈看都不看临安公主一眼,追着她离去。临安公主怒气冲冲地把一桌子的酒菜全部推翻在地,一旁的屏风后面走出一道人影,却是一直默默观察着情势发展的蒋南。他看着临安公主的怒容,心头充满了讥笑,面上却是冰冷地道:“公主,我早已说过这个法子行不通的。”

        临安公主的面上闪过一丝阴狠,道:“给脸不要脸,就不要怪我无情!”

        ------题外话------

        昨天到了晚上六点才更新,我第一次感到了拖稿的快乐……原来欠债不还就这种赶脚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