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191 君子好逑

    庶女有毒

    191 君子好逑


        李未央容色美丽,言语温柔,可字字句句都逼得裴宝儿无路可走。裴宝儿心头对李未央怨恨到了极点,只是这情形她无论说赔还是不赔,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只怕要丢死人了。她想到这里,立刻眼泪汪汪地望着裴后,眼里满是哀求。

        李未央冷笑,这裴宝儿倒是很聪明,想要让裴后将她保下来。只不过,她若是能让对方得逞,就不叫李未央了。于是,她淡淡一笑,道:“裴小姐,我知道皇后娘娘向来疼爱你,可这件事情的确是你不对在先,我们已经提出了折中的法子,不曾要求你赔偿金银,只是希望你把那宝匣送来养玉而已,你如今这样看着皇后娘娘,是希望她为你求情么?唉,你也太不懂事了,难道要让娘娘因为你闯下的祸事烦恼么?”

        噗嗤一声,却是怀庆公主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裴后扫了她一眼。一旁的大名公主连忙拉了拉她的衣袖,怀庆公主猛地醒悟,心怀恐惧地看了一眼裴后,悄悄地垂下了头去。今日临安公主未来参加宴会,其他公主不是裴后所出,自然不像临安和安国公主那般恣意妄为。

        尤其是这怀庆公主,虽然是越西公主殿下,母亲的位份也很高,是成穆贵妃孙氏,只可惜早已去世,所以她从小就战战兢兢的,生怕被裴后不喜欢,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有时候裴宝儿仗着出身裴家还给她使绊子,她也不敢多言,今天见到裴宝儿被这位郭小姐逼得无路可走的窘迫样子,她一时觉得解气,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很快,她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自己的母族孙家早已经没落,舅舅们也不得力,根本无法与其他世家大族相比。郭嘉敢和裴宝儿叫板,自然是有整个郭家做她的后盾,只要郭家一天不倒,裴后就不会放下身架当众为难对方,可是自己呢?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公主,宫中指派给她的人多是老迈无能、偷懒怠慢的,所以身边连个得力臂助都没有,根本比不上出身煊赫、父兄强势的郭嘉。连笑一声都要看别人的脸色,怀庆公主心头发酸,眼睛几乎要流下眼泪来。

        大名公主看着怀庆的表情,也不由替她着急。裴皇后平日里很少理睬她们这些公主,甚至派了严厉的姑姑来监视,不允许和外人过多交往。但她深深知道,裴后留着她们,不过是因为将来还有利用价值,可以拿来笼络朝臣,但若有一点的不听话,后果一定……不过,裴后只是淡淡看了这边一眼,也许没有特别注意到什么,应该不会有事吧。

        裴宝儿当然也听到了怀庆公主的笑声,她心头恼恨,却也越发着急。因为李未央刚才说的这一句话,裴皇后若是出言帮她,就变成了以大欺小,用权势压人,裴后向来看重声名,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开口帮助自己,那,该怎么办呢?

        郭夫人差点要为自己女儿鼓掌了,在她看了,裴宝儿这种丫头,就该受一点教训!

        李未央温柔道:“裴小姐,想好了么,你是给那玲珑宝匣,还是给十万两黄金呢?我可以等,你慢慢考虑,实在无需着急。”

        裴宝儿闻言,眼泪立刻流了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到了衣裙上,立时染湿了上面的美丽海棠花。

        李未央望着她那种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头越发好笑。嗯,其实她不该哭的,这样的神情总是让人不好的联想……

        周王站了起来,蹙眉道:“郭小姐,你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裴小姐都已经哭了。你这样,未免有失大度。”

        李未央闻言,回头望了周王一眼,却是露出为难的神情,随后用手抹了抹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周王诧异:“你这是做什么?”众人闻言,也都好奇地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是讲道理的,不是来胡搅蛮缠,若她真的和从前一样句句如刀,现在裴小姐怕是要在大殿内吊死了。当然,这并非她变得良善了,而是她在意郭家的名声。今天赢了裴宝儿易如反掌,但若因此给众人留下一个郭家女儿过于跋扈的印象,那就得不偿失了。李未央只是微笑道:“我在看自己有没有眼泪。”

        周王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哪里来的眼泪?”

        李未央作出无奈的模样:“是啊,裴小姐污染了我家的宝玉,本是她的失误,我们宽宏大量,不让她赔偿银子,只是一个玲珑宝盒而已,这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裴小姐掉了几滴眼泪,就让大家觉得是我们的错,这眼泪真是好用,所以我也赶紧找一找,看能不能引来大家的同情。”

        李未央的眼睛黑白分明,神情十分认真,语言虽然犀利却不失俏皮,这一回连旁边的皇子们都忍不住笑起来。周王愣了半天,脸色发红的同时,却也明白李未央这是借着讽刺裴宝儿在提醒自己,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什么,终究怕再被这样“温柔的奚落”,所以忙不迭地坐下了。一旁的秦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女孩子之间的事情,你就别搀和了,不然郭小姐也跟着一起哭,你可怎么办哟。”

        周王想了想,自己也觉得好笑。是啊,他和裴宝儿也没有什么关系,根本没有必要为她这样说话,郭嘉嘴巴厉害,这算对他留情了。

        元烈看着李未央,发现了她身上的一些变化。若是从前,她肯定会让周王下不来台,恐怕还要气得当场发怒,因为李未央最擅长的就是抓住别人的弱点猛踩,踩到对方彻底倒下不可。可是这一回,她却用开玩笑的方式让周王明白过来,这样一来,不必结仇也能解决问题。可,这并不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

        那么,这是什么让她改变了呢?元烈默默望着她,目光复杂。

        连周王都退缩了,裴宝儿四下望望,如今没有人敢公然帮她。想来也知道,谁会掺合到裴家和郭家的斗争中去呢?她最后看了一眼裴皇后,然而得不到任何回应,她在瞬间明白了裴后的意思,便咬牙道:“好,我回去之后便立刻将玲珑宝匣送去郭家。”

        李未央露出微笑,道:“那么,就先多谢裴小姐的知错必改了。”

        裴宝儿咬牙,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还不忘瞪了那怀庆公主一眼。她经常入宫陪伴裴皇后,也常常拿怀庆公主取笑,却不料这个胆小鬼今天居然敢跟着郭嘉一块儿嘲笑她!

        胡顺妃看到这里,冷笑一声道:“惠妃姐姐,你这个侄女儿可真是厉害呢,三言两语间就把裴家的宝物据为己有了。”

        郭惠妃眼波悠悠在她面上一转,恍若无意道:“哪里,裴小姐知错能改,才是真正的名门闺秀呢。”

        裴宝儿这一跤摔下去,生生摔掉了裴家珍藏多年的宝物,心头恐怕要滴血了,偏偏郭惠妃这口气,七分真实三分嘲讽,裴皇后听在耳中,不由冷笑一声。她的面上笑容越发深了,只是责备地看了一眼裴宝儿,道:“宝儿,这一回都是你自己太不小心,让郭小姐也跟着受累了。”说完,对身后馨女官吩咐道:“郭小姐的衣服湿了,去把我那件红羚孔雀羽的织锦裙子拿来给郭小姐换上。”

        郭夫人连忙道:“娘娘,这可使不得!这是逾矩了啊!”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这裙子只是家常穿穿,上面又没有绣龙画凤,算不得逾矩。”裴后淡淡地笑道。

        郭惠妃却微笑道:“娘娘一片好意,你们就领受了吧。听闻这件衣裙乃是用孔雀头上的红睛绿羽再加了金丝制成,整个绣衣局耗费半年的时间才做出来的,这可是娘娘的恩典啊。”完全是不客气的样子。

        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还在犹豫道:“这裙子如此贵重,怕是……”

        裴后笑容十分温和,道:“这裙子虽然贵重,但颜色过于艳丽,实在不适合我这个年纪的人穿,今天宝儿无礼,惊吓了郭小姐,这衣裙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吧。馨儿,带着郭小姐去换上。”

        李未央只是低下头,微笑着领受。裴皇后此举是在向众人表明她的大度,更何况,依照裴皇后的手段,也还没有低级到会在衣裙上动手脚的地步,所以她毫不愧疚地接受了。跟着馨女官去殿后换了衣裳,再出来的时候便让人眼前一亮,那瑰丽明艳的颜色穿在李未央的身上简直像是量身定做的,衣袂绣了栩栩如生的牡丹,花瓣丰神凛冽,像是盛开在碧树枝头一样,观之流光溢彩,美轮美奂,实在漂亮的不得了。

        李未央笑容灿然,黑亮眸子无半丝阴霾,她的宁静与淡然将衣裳衬托更加耀目,简直将那种优雅的美丽散发到了极致,看得一众人等都有点发怔。元烈明亮火热的眸子便落在她那如梨花般纯净的脸颊上,笑意有了几分温柔,裴宝儿固然艳色惊人,可是李未央的身上有一种特别恬静的美丽,淡雅如初荷,让人觉得神秘而温柔。他心中暗暗想,是啊,这世上谁能比得过我的未央呢!

        元英也看着这样的李未央,明明平淡眉眼,骤然添了难以言喻的风情,他微微觉得惊诧。刚才的李未央虽然同样一身华服,却到底比不上如今穿着的这条裙子,古典雅正,又透露出一种特别的韵味。跟昨天见到的那个低眉顺眼的表妹,实在是判若两人。他觉得奇怪,不免再打量她一眼。她已然回到了席位之上,却是瞳仁漆黑,如幽深的潭水,冰凉幽静,不见涟漪。脸上那温柔的笑,就如一副面具,一直没有变过,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这样的女子,似乎更加令人心头酥软。

        元英向来不喜欢身边的狂蜂浪蝶,一直洁身自好,他知道自己的婚姻将来要拿来作交易,因为他是皇室子弟,但是,郭惠妃却突然提出,让他和郭家的女儿结亲。娶了郭嘉,意味着从此之后他不必防备后院失火,更加不必担心妻子的娘家会给自己带来威胁,因为郭家这么多年来,都是他们坚强的后盾。纵然心中不爱郭嘉,他也自信,可以做到尊敬她、爱护她,让她和郭家人都觉得满意。后来当他真的和这个郭嘉接触,他才觉得,她气质清雅,举止婉约,早已褪了稚气,显得格外优雅妩媚,但也太难让人猜透心思,实在是很特别。现在看来,简直是特别得太过了。

        怎么办,原先在他的想法中,应该娶的妻子是个需要精心呵护的花朵,可如今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人家实在不简单呢!看着一旁郭夫人骄傲的微笑,元英叹了一口气,不由想,也许娶她,真的是个好主意?

        郭夫人看到李未央回到自己身边,低头微笑,道:“这衣裙是绣衣局绣活最顶尖的漠荷女官亲手绣的,她可是临绣世家的第十九代嫡传绣娘,刚才你穿的那一件,单看也不错,可是和这件一比,顿时分出高下了。”

        郭夫人出身高贵,向来挑剔,对做的衣裳,不管是布料、裁剪、缝制、绣工都是十分挑剔的,连她都赞不绝口,可见这衣裳的美丽了。

        李未央自然知道,这件衣裙光说布料,便是一等一的,绣工就更加不用说了,纵然郭夫人也花费了大价钱找来最好的绣娘,却也做不到这样栩栩如生的技艺。这并不奇怪,大都绣活最好的人,全部都被集中在皇宫里,再加上这衣裳是为皇后做的,绣娘们自然是费尽心血,与其说是一件裙子,不如说是一件艺术品。

        原本自己反将一军,任是谁都会气得**吧?

        这个裴皇后啊……确实不同凡响!

        那美丽的衣裙穿在李未央的身上,反倒衬得她潋滟温柔,一时引起所有目光的关注,裴宝儿的神色一瞬间僵直。

        裴珍失笑,道:“宝儿,这不是你一直缠着皇后娘娘讨要的裙子么?娘娘还说过,等你满了十八岁,这裙子便送给你的。”

        裴宝儿眼睛都气得红了,她一直瞧不起郭嘉,只觉得她眉眼清秀却绝对不出彩,可是如今,这件衣裳上了身,却显得异常夺目。

        这件华美的裙子,她撒娇耍赖好几次,裴皇后才许诺以后送给她的,可今天却给了这个郭嘉!凭什么!这本来该是属于她的啊!她愤然,怎么能这样对她?凭什么这般对她?她不由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上去让对方脱下来。

        瞧着李未央青葱十指端起酒杯,脸上带着微笑,裴宝儿更是怨怒到了极点,但她不是傻瓜,知道裴皇后已经把裙子送给了李未央,就是变相警告自己,不要再做出什么损害裴家名誉的事情。姑母那个性……裴宝儿浑身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端起酒杯,道:“郭小姐,今天都是我的错,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说着,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声音轻轻软软的,十足可怜。

        她今天已经成了所有人的笑话,必须想方设法挽回自己的形象!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面上十分温柔,声音更是和气:“裴小姐说哪里话,你也是不小心。”全然不在意的模样。

        周王笑道:“这样才好么!”男人之间有点事情也就打一架、喝杯酒,嘻嘻哈哈就过去了,谁知道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居然为了弄湿一条裙子也要勾心斗角大半天,这是什么心态呢?!现在看到这两个人握手言欢,他才觉得自己刚才那顿奚落没有白受。

        一直没有开口的元烈笑道:“裴小姐不必自责,郭小姐向来是最大度的,她既然说不计较,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谁没有做错事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口口声声都是在维护李未央……

        裴宝儿心头却更加恼怒,她不明白郭嘉为什么能拥有一切,郭家人、旭王都是这样的爱护她,生怕她受到半点伤害。而自己,虽然表面锦衣玉食、受尽宠爱,可事实上,父亲只是见她美貌,从小就当做棋子培养,所以她也必须耗尽心思,去争夺所有人的关注,裴宝儿的眸子里荡起阴冷的涟漪,半晌才平静下去,喃喃开口问:“这就好了。”

        李未央的笑容自然而优雅,眼神却在裴宝儿的面上蜻蜓点水般掠过,她的眸子深不见底,却似带着一层薄霜般冰凉,叫人心惊,裴宝儿猛然觉得,眼前的人和那高高在上的某人竟然有一丝相似……

        不,不是容貌,不是气质,而是眸子里的阴冷。

        明明裴后风华绝代,李未央人淡如菊,可是这两个人的眸子里,在你不留神的时候却会流露出一种严肃狠鹫的神情,似择人而食的猛兽,叫人……害怕!

        裴宝儿不由自主地盯着李未央看,然而对方却毫不在意地转过了眸子,不再注意她了。

        裴珍瞧见妹妹表情怪异,便问道:“宝儿,你还好吗?”

        裴宝儿心头一跳,猛地醒过神来。自己一定是多心了,裴后是何等厉害的人物,这个郭嘉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怎么能和裴后的手段相比呢?但不知怎么的,她却心有余悸,刚才起的那种恶念竟然也消了几分,决定暂且观察一番,看看这郭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若是再贸然动手,自己就真的沦为一个蠢货了……

        众人见李未央换了衣裳出来更加出众,又见到郭惠妃脸上的笑容,心头都是各自计较起来,郭家权势很盛,值得拉拢,既然这个郭嘉既有几分姿色,又是郭家心头宝贝,这样的人当然是身价百倍了!

        不多时,众人便纷纷起身,再一次开始敬酒,有些人若有似无地往郭家这里凑,都被元英不着痕迹地挡掉了,旁人瞧见,越发肯定心头猜测,郭惠妃这是想要亲上加亲,让郭嘉成为静王妃了……唯独元烈,只把一双眼睛定定看着李未央,像是要从她脸上瞧出什么来。李未央知道他心思,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元烈便立刻明白过来。联姻是真的,不过她不同意!心头略略放松,他这才转身去应酬其他人。

        一片忙乱之中,怀庆公主趁着众人到处串席,没有人太过注意她,便悄悄走到李未央跟前,期期艾艾地问道:“郭小姐?”

        李未央看了这个少女一眼,对方的眼眸深而明亮,此刻正微微含笑,温顺地看着她,眼睛里竟然有一点憧憬的光,李未央微微一愣,眼中有点莫名的神情。

        郭夫人介绍道:“这位是怀庆公主。”

        怀庆公主?李未央从前都将目光放在和裴后相关的人与物上,对这位怀庆公主只是有个大略的印象,原来眼前这个柔柔弱弱却十分美丽的少女,便是传闻之中成穆贵妃孙氏留下的孤女。可是,她怎么会找上自己呢?

        “这杯酒,是敬你的。”怀庆公主饮了酒,腼腆一笑,怕裴后猜疑,不敢多聊,又不声不响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李未央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却突然听见身旁一个声音道:“她是受多了裴宝儿的气,感激你今天所为,你呀——算是为她出了口气呢。”

        李未央转头,便瞧见了元烈,他容貌俊美,雍容风流,刚刚走到女宾席,便令旁边的小姐们注意到了,忙不迭的心生遐想,脸红心跳。郭夫人看到他,只是微微一笑,便附耳和旁边的夫人说话去了。虽然不太喜欢元烈这个突然冒出来追求自己女儿的家伙,但郭夫人也知道自家混小子们是如何对待那些追求者的,所以感佩元烈的努力和坚持,再者,婚事到底如何,郭夫人觉得还要看女儿自己的意思。

        若是她喜欢什么人,郭夫人也会喜欢。他们这样的人家,绝不能再出一个郭衍了。

        元烈微笑道:“怀庆公主在这宫里,地位连个高级的女官都不如,裴宝儿总是欺负她,郭澄调查那么多资料,没有告诉你么?”

        从郭澄阻挠他们见面开始,元烈对那个人就有点意见,若非看在李未央面上,他早就收拾他一顿了。

        李未央听出了他话里头的酸意,摆明了是对她看重郭家很不满……好吧,姑且将这酸酸的语气当成是失落。她只是微笑道:“恐怕日子难过的不只是怀庆公主吧。”

        元烈点点头,眸光雪亮:“是啊,不光是她,非裴后所出,又没有显赫的母妃护着,更加不能像皇子那般建功立业的公主们,日子都不好过。”不过是将来笼络人心的工具而已。“只是,这怀庆公主找上你,可能是为了讨好郭惠妃。毕竟她不能从裴后那边讨到好处,想要换个主子也未必没有可能。”

        李未央失笑,道:“是真心还是假意,我倒未必分辨不出。”

        元烈随着她笑了起来,是啊,他的未央八面玲珑,又目光毒辣,看人很准,谁真心谁假意,她总能分辨清楚,在这一点上,根本不必他担心。可他就是爱操这份心,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雪白的肌肤,他的心仿佛跳动得越发厉害,不由道:“你今日真美。”

        这话,他说得真心实意。

        她向来不喜欢奢华的装扮,可是今日这个样子,更加令他眼神瞬间迷醉,李未央微笑,道:“还要多谢裴皇后的大方。”

        元烈挑唇一笑,眸光更深:“我说的可不是裙子——”这种机会,应该大大表白一下钟情才是么,可惜周围这么多碍事的人,一个个假装交谈,却目光灼灼地盯着这里,好像等着捕捉旭王殿下和郭家小姐的风流韵事。

        可,那又如何?!他就是要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李未央是属于他的。不管她是当初的安平郡主,还是如今的郭家小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他们再觊觎,看看就算了,要是敢动歪脑筋,就要好好摸一摸自己的脑袋还能在脖子上挂多久!

        “旭王殿下,这杯酒是敬来给我的么?”元英看到李未央和元烈站在一起,竟然是出奇的和睦,元烈的俊美那般耀目,可李未央站在他旁边,那份特别的气质丝毫也不觉得突兀,仿佛他们天生就该站在一起……元英想到郭惠妃说的婚事,喉咙有些涩意,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笑容。

        元烈挑起眉头,心道这个家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容忍郭澄等人在李未央身边蹦跶,全是因为那些人都把他的心上人当妹妹,可这个表兄,怕是有别的心思吧。他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更甚,道:“听闻水月楼的花魁娘子特意在静王府门口等了三天,要见静王呢,不知现在人可还在那里吗?”

        那日去酒楼应酬,随行的官员玩笑似地请来了花魁娘子,偏偏元英在众人面前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这女人就以为能攀上枝头,整日里到处堵着他,但如今,他早已将这个麻烦处理掉了……可,元烈竟然会知道,还当着李未央的面提出来,摆明了是给自己难堪么,这个人,还真是阴险得很,看那边郭夫人虽然远远坐着,却仿佛已经皱起了眉头,元英笑道:“旭王莫要取笑我了,你每次出门,那些年轻小姐们都要派人驾车追着你的马,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地给你送定情信物,这种盛况便是当年我父皇,也不过如此了……”

        “静王谬赞了,狂蜂浪蝶本来就是过眼云烟,我可是连人家的面都没见过,怎么及得上你,静王妃还未进门,就先要认下一个儿子了!”元烈脸上神情未动分毫,不过含笑而立,眼中带着十足的讽刺。

        那花魁娘子到处跟人说怀了静王骨肉,自己可根本没碰过她一个指头!元英脸上的笑容有点发僵,他发现,再好的涵养碰上这种专门踩人痛处的家伙都无计可施。他怎么觉得,眼前这个俊美的公子,分明是个地痞无赖的个性呢!抓住你的一个把柄就猛烈地踩下去,踩见了血都不松开!

        元英的表情很快恢复如初,道:“这就不劳旭王费心了。”元烈不再多言,走到他身边,拍拍他肩膀,语带双关地说:“这话应该我告诉你,不该多心的人,就少操点心吧。”未央是我的,你要滚远一点!

        李未央带了点莫名的神情瞧他们两人,分明乌眼鸡似地,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模样。正巧郭夫人拉着她去认识其他人,她便转头将他们丢在身后,不再理会了。

        一圈应酬下来,李未央一直面带笑容,仪态端方,看得上面的诸位妃子都十分惊奇。大家都说郭家女儿是个天生的大家闺秀,如今看来,还真是这样,一时人人瞧她,目光都热烈三分,显然是在打着歪主意。

        陈贵妃多饮了几杯,便向裴后告罪,郭惠妃便主动请缨,携了她去偏殿歇息,其他的妃子们也都或是说话或是欣赏歌舞,不曾过多注意其他。此刻,胡顺妃终于不再掩饰心头怒意,道:“皇后娘娘,您瞧那惠妃,越发放肆了!”

        裴后叹了口气道:“说了你多少次,却总是不知道收敛,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你那样去刺她,她能饶过你么!”

        胡顺妃强行压住心头的妒恨,道:“娘娘说的是,只是这郭惠妃总是仗着她娘家,在宫里横行无忌,连娘娘都不放在眼睛里,我这也是看不过眼……”

        这分明是挑拨了,可裴后是何等样的人,她不过微微一笑,却是转了话题,道:“你瞧,郭小姐真是讨人喜欢呢!早就听闻旭王对她一见钟情,如今连静王都上心了。”

        胡顺妃顺着她的目光向下看了一眼,顿时怔住,随后,目中浮现出一丝异样的神情。

        裴后叹了一声,绝美的面上笑容依旧,道:“郭小姐温和美丽,端庄大方,的确是招人喜欢。”

        胡顺妃脑海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无数念头,最终冷冰冰地道:“她若是嫁给静王,自然是亲上加亲的好亲事,郭家必定更加死心塌地地扶持他。若是嫁给旭王,那旭王的位置可就算彻底坐稳了。怎么看,这都是块香饽饽,难怪这样多的人喜欢。”

        裴后的笑意更深,道:“一家女百家求,这种盛况,我倒是很多年没有见到了。”

        胡顺妃的目光在李未央的面上掠过,慢慢变得冰寒,道:“是啊,这样的容貌和出身,不管是谁娶了她,今后都是一大助力。”

        裴皇后一双碧清妙目,往她脸上一转,蓦然叹了口气:“说的是呢,孩子们一个一个都长大了,如今静王到了议亲的年纪,湘王也快了吧。我越发觉得自己老了……”

        胡顺妃面上有些不解,她不明白,裴皇后的话题怎么都转的这样快,让人摸不着头脑,当下便道:“娘娘说的哪里话,宫中的女子哪一个有您这样的美貌呢?便是天上的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了。”句句都是恭维,却显然没有说到裴后的心坎里去,她不免更加惶恐。

        裴后却笑了笑,道:“上次你和我说,看中了封平侯的嫡女,我倒是觉得,这婚事不好。”

        封平侯是老牌权贵,在朝中算得上德高望重,而他的女儿也是大都出名的美人,又有什么不合适的呢?胡顺妃有些微的错愕,更何况,明明在说郭家,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来,自己上次不过那么一说,试探一下裴后的态度,可现在,她分明是不赞同了……胡顺妃也是聪明人,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一旁的宫女见胡顺妃出神,连盏中的茶不冒热气了都不知道,忙添了点水,馨女官向她们挥了挥手,她们便乖觉地后退了半步。胡顺妃已经明白了裴后的意思,心头狂喜,脸上却为难道:“的确,封平侯夫人过于严苛,怕是教导不出大气的女孩子来。可是元盛心气高,一般的姑娘他还真的看不上……前倒是有一个极好的人选,只是人家门第太高,怕是咱们攀附不起。”

        裴皇后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湘王是正经的皇子,又有谁家的姑娘攀附不起呢,顺妃你实在是多虑了。”

        胡顺妃心头大喜,裴皇后今日所言,分明是在提点她三条。一则,郭嘉若是嫁给元英,郭惠妃的风头必定更盛!二则,若是郭嘉成为旭王妃,那么自己的长姐胡氏就再也没办法斗得过旭王,更加不可能将王位从他的手里头抢回来!三则,元盛婚事的最好人选便是郭嘉!郭嘉是郭氏的心头珍宝,捏住了她,就等于捏住了整个郭家,到时候就连郭惠妃,都不得不在她面前收敛!退一万步说,纵然元盛得不到郭家的支持,那两家也一个都别想得到!

        胡顺妃的美目之中闪过一丝阴狠,低声道:“若要成事,还需要娘娘的帮助了……”

        裴后声音轻柔里有丝疏远与淡漠,恩威并施的尺度拿捏很好:“哦,是么?看来顺妃的心中,已经有主意了。”

        胡顺妃回过头来,微笑,道:“娘娘,您就等着瞧吧。”

        ------题外话------

        小秦:我觉得,我把女主丢进了渣人堆里……

        编辑:我代表元烈

        oooO↘┏━┓↙Oooo

        (踩)→┃你┃←(死)

        \(→┃√┃←)/

        \_)↗┗━┛↖(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