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02 郭府大宴

    庶女有毒

    202 郭府大宴


        郭舞回到府中,向**详细地说明了一切。**听闻她在齐国公府的见闻,似乎十分惊讶,他沉吟良久,才慢慢道:“若是果真如此,那赵月倒是一个可用之人啊。”

        郭舞想了想,却是摇头道:“父亲不要高兴得太早,我瞧那郭嘉不是寻常人物。听闻她和赵月相依相扶来到越西,赵月武功高强,又忠心耿耿,是她的亲信婢女。上一回,在临安公主府上,蟒蛇在前,那赵月还拼了命地救她。可见她们两人之间并不容易生出嫌隙,若是李未央今日的表现是故意做给我看的,那她的用心就值得怀疑了。”

        **闻言愣了愣,正要说话,却听见屋外传来一阵笑声:“郭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啊!”

        父女两人一听顿时面色变了,**率先站了起来,霍然打开书房的门,却看见一位贵公子站在门口,他身着锦衣,面色红润,身形颀长,面容俊美,不是蒋南又是谁呢?**脸上堆出笑意,“啊,原来是南公子,有失远迎。”他心中却在暗自嘀咕,这蒋南居然不声不响来到府上,而他的护卫居然无一人察觉,可见对方武功实在深不可测。

        他这样想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把人迎了进来,高声命令外面人倒了一杯茶,纡尊降贵地亲自奉给蒋南,才笑道:“不知南公子刚才所言是何意啊?”

        蒋南微微一笑,却是看着郭舞,并不作声。

        郭舞同时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位南公子相貌俊美不说,也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不知怎么甘心在临安公主府上做一个男宠。不过,听闻临安公主对他千依百顺,言听计从,可见此人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她想到这里,微微一笑,道:“是啊,刚才南公子莫名夸赞我,是何意呢?”她的面色十分天真,仿若只是随口一问。

        蒋南嗤笑一声,道:“我夸赞你,只是因为你比郭大人还要了解李未央其人。”他见对方面上略有惊讶之意,道:“这李未央便是你所说的郭嘉了。”

        郭嘉在来到越西之前,曾经是李丞相的养女,又是大历的安平郡主,李未央便是她的闺名,蒋南这样称呼她,也并不奇怪。

        蒋南慢慢道:“不瞒二位,我也是来自大历,而且和这李未央有不共戴天之仇。想当初,她凭借一张利嘴,骗取郡主之位,杀害了我的姑母,又设计我蒋家族灭。我如今落魄至此,唯一心愿便是向她复仇。所以二位在我面前有什么话,都可但说无妨啊。”

        两人听闻,都十分惊讶。**挑起眉头,道:“既然南公子对这人如此了解,那么依照你看,此事是真是假呢?”

        蒋南笑了笑,道:“我对她固然了解,可是此人心机深不可测,便是我也难辨真假。”

        郭舞理所当然道:“那这样一来,我们是否暂时按兵不动呢?”

        蒋南摇了摇头,道:“若是此事为假,她必定有所图谋,若是此事为真,我们却不行动,岂非浪费好机会么?”蒋南报仇心切,当然不肯放弃任何一个机会,这才是他今天找到他们的原因。

        **闻言,却是不置可否。在他看来,想要报仇,先要保住自己。他固然也痛恨郭嘉,痛恨齐国公府,但他绝对不会为了这一点就贸然行动。他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时冲动,便将一生努力付诸东流呢?

        蒋南看着**的犹豫,慢慢道:“其实若要判断此事真假并不难,只是要借郭小姐一用。”

        郭舞十分奇怪,道:“我么?我又能做什么呢?”

        蒋南微笑,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既然郭小姐可以出入齐国公府,那么你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郭舞想了想,迟疑道:“可是,那李未央并不相信我,我与她相处,她也是不冷不热,恐怕我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啊。”

        蒋南明显不是这样想,他看了郭舞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小姐此言差矣,再聪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你既然能够接近她,抓住有利时机,未必不能成事。”

        郭舞听了,便起了三分兴致,美目流转道:“那么照公子所言,我该如何做呢?”

        蒋南的笑容慢慢变得冷凝,道:“我听闻陈留公主出身宫廷,规矩大,脾气也不好,此事可是真的?”

        **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老太太这两年也是慈眉善目得很哪!”只不过在他看来,对方全然都是伪善了。

        其实陈留公主年轻时候坚拒任氏归府的事迹,的确很有名。蒋南笑了笑,道:“一个人的秉性是不会变的,陈留公主出身高贵,绝不会喜欢这等龌龊的事情,她又很重视家族名声,你们当面透露给她知道,必定引起一场风波……那就端看李未央是救还是不救了。”

        郭舞怀疑道:“救,是如何?不救,又是如何?”

        蒋南唇畔含着一丝冷笑,道:“若是她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赵月去死,那此事定然是真的。若她出手相助,哪怕只说一句话,这件事情定然为假,不过是一个圈套罢了。”他觉得自己对李未央已经是十分的了解,对方固然狡诈,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十分重视身边的人。若赵月真的犯了错,她自然觉得受到了背叛,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也就并不难猜了……

        父女两人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神情,郭舞思虑片刻,率先道:“好,就依公子所言,我去试一试吧。”

        三日后,郭舞带着一棵千年人参来到了齐国公府,见到了陈留公主,只说是父亲送给她的一片孝心,陈留公主虽然向来不喜欢这一对父女俩,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郭舞笑容和煦,又生得美貌,言谈之间也是十分亲热,便是陈留公主再不喜欢她,也不能赶人出去。

        于是,郭舞便亲热地向公主说起了最近大都的趣事。陈留公主可有可无地听着,眼睛半眯着,仿佛不是很感兴趣的模样。郭舞心中暗自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突然说道:“祖母,有一件事情,舞儿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陈留公主冷淡地道:“若是不当讲,你就不用讲了。”

        郭舞面上掠过一丝恼怒,心道你这个老太婆总是偏向亲生子女,连带着也不喜欢我,偏心的如此厉害,且等我父亲得了爵位,如何收拾你!她心头冷笑,口中却慢慢地道:“那一日,我去到嘉儿院中,见她生气地责打赵月,不知祖母可知道此事吗?”

        陈留公主闻言,才微微睁开了双目,看着郭舞道:“哦,有这种事么?”

        郭舞笑了笑,道:“祖母,孙女何时骗过您呢?难道我是那等无事生非的人吗?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查证一二。”

        陈留公主面上掠过一丝不悦,纵然郭嘉责打她的婢女,那又如何?她慢慢地道:“这事情毕竟是嘉儿内院之事,你一个外人,就不要多管闲事了。”

        郭舞委屈道:“祖母,您多心了,我只是关心嘉儿,并无他意。再者此事关系重大,若是不告诉您,恐怕不妥吧……”

        陈留公主斜睨着她,道:“既然如此,你就说吧。”

        于是郭舞便详细地将那天看见的一切说了一遍,公主闻言,面色渐渐变得铁青,道:“果有此事吗?”若是此事是别人告诉她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偏偏是郭舞嘴巴里传出来的。

        李未央即便真的设下苦肉计,一定不会告诉陈留公主,因为公主脾气急躁,性子耿直,很容易会暴露的,而若此事是真的,为了替郭导隐瞒,对方还是会选择保持沉默。郭舞仔细查看陈留公主的面容,验证了心头的想法,看来公主果真不知道此事,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就看待会儿李未央的表现了!她笑了笑道:“事情是真是假,你把嘉儿叫来一问便知。”

        陈留公主终于忍不住眉梢眼角的怒意,吩咐身边人道:“去把嘉儿叫来,对了,还有郭导!”

        一旁的婢女忐忑地看了一眼公主,道:“那……夫人呢?”这件事情,还是告诉夫人,才能有所缓和。

        陈留公主冷冷道:“都是她的子女,一起叫来吧。”却是从未有过的疾言厉色。

        郭舞心头掠过一阵喜悦,面上却是流露出担心的神情,不动声色。

        很快,众人便都到齐了。李未央见郭舞在公主面前坐着,便已经知悉了一切,只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只是向着公主笑道:“祖母叫嘉儿来,有何事吗?”

        陈留公主淡淡道:“你且坐下,我有事情要问你的婢女。”平日里她见到李未央,都是十分欢喜的模样,今日难得沉下面孔,显然已经是十分不悦了。她这种表情,十分的端庄严肃,那公主的风范与往日里随和的样子判若两人,叫人觉得心中产生畏惧。

        李未央略有迟疑,道:“祖母说的是……”

        陈留公主道:“便是你那从大历带过来的婢女,名叫赵月的。”

        李未央看了郭舞一眼,面上似有薄怒,转而道:“祖母,此事嘉儿自行处理便可。”

        陈留公主道:“此事事关郭家声誉,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自行处置,还是交给我吧,好了,把人带上来吧。”她也有自己的顾虑,若是交给李未央,万一沾了血,反倒是脏了孙女儿的手。她这也是保护李未央,才会要亲自处理,当然,这也是给坐在那里的郭舞看的。

        很快,便有人将满身是伤的赵月提了上来。郭舞见那赵月几日不见,却已经遍体鳞伤,心道郭嘉还真是狠心,真的将人打了一顿,的确不似造假。

        陈留公主冷声问道:“你和五少爷,可有苟且之事?”

        赵月面上发红,却是一字不言。见此情景,陈留公主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心头更加恼怒,指着赵月道:“直接打死吧。”

        郭舞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面无表情地坐着,毫无说情的意思。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真是无情,还是装的无情。

        陈留公主身边都是从前宫中的女官,惩罚人向来用的是宫里头的法子。用那最韧的藤条在特殊的药水里久久浸过,其色深紫经久未褪,再打在人身上,那种疼痛仿佛一下子侵入骨髓,较之寻常鞭子不知道疼上多少倍。郭舞见到这个,不禁变色,她是听闻过这种藤条的厉害的,果真,不过打了几下,就见到一向坚强的赵月已经痛苦地呻吟了起来,平静的神情被一种扭曲狰狞的痛苦所替代,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地软下身子,蜷在地上不住地哆嗦发抖,一道道落下的藤影却越发密集——

        却见到帘子一掀,一道黑影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扑倒在公主面前:“祖母,你放了她吧,这件事情都是我风流无度,跟她无关啊!”

        郭夫人刚巧进门,看到这一幕,不禁恼怒道:“平日里宠得你无法无天了,连你妹妹院子里的人都敢动!”

        郭导的喉咙有一丝沙哑,咬牙道:“不过是一个丫头而已,你们又何必大惊小怪!”

        陈留公主冷笑道:“若是别家的丫头,自然随便那些世家子弟玩笑!可是赵月是你妹妹从大历带来的,你坏她的清誉,岂不是连你妹妹都一块儿拖下水了吗?!要是传出去,外人会怎么想郭家,岂不是说我们门风不正,连个丫头都教训不好?!”因此,陈留公主一把推开了他:“好了,回头再跟你计较!你还不快出去,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所谓的丢人现眼,自然是说郭舞还在。此事本来不该让她知道,正是因为她在,陈留公主才要狠下心肠处罚赵月,否则,一旦此事让郭舞传扬出去,只会让别人说郭家门风不正,连累了自己的孙女!为了李未央,也要严厉处罚赵月!

        郭导却不肯走,他转了个圈,最终却抓住李未央道:“赵月是你的婢女,她为你忠心耿耿,这我们都是看见的,如今却是犯了一点小错,你就不肯救她吗?”

        李未央毫不理会,言语之间不但不念及主仆之情,还颇有几分怪罪的意思:“五哥,若不是你先招惹赵月,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你若是真心喜欢她,等你娶了妻子,我将她送给你,未尝不可?可你偏偏越过我,偷偷和她私会,是你不尊重我在先,现在还要让我救她,是故意嘲笑我么?”

        “你!”郭导气得脸都抽搐变形,旁边的郭夫人忙将他手臂一拉,道:“没有这么简单的事。这郭家是个什么地方,这是当着祖母的面儿!你怎么说话呢?!”

        郭导却丝毫不肯动,怒声道:“嘉儿,平日五哥对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不过要你一个丫头,你何至于这么生气,难道要闹出人命来吗?”

        李未央慢慢地道:“你对她情深意重,只管救她就是了,何苦要来烦我?”

        郭导冷笑:“我一直以为你心地善良,可如今你怎么说这种无情的话,只看在她对你这样尽心尽力,你也该救下她啊!”

        郭舞看着这一对兄妹剑拔弩张,面上似笑非笑,心底却对此事信了三分。

        李未央不冷不热地道:“什么是应该,什么又是不应该,你为了一个婢女,却这样苦苦纠缠,当真不要脸面了吗?”她美丽的面孔上,全无一丝体恤哀悯之情。

        郭导愤怒道:“她虽然是个奴才,可也是个人啊!”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是啊,她这个人,可是被你害成这样的!”

        郭导急得嘶哑着嗓子叫道:“你当真不救?!”

        李未央完全没有动容,道:“她先瞒着我,便已经是背弃了主子。一个背弃主子的婢女,我不会救!再者,祖母要她死,我也没有法子!”

        那边赵月强撑着身体,泪流满面道:“奴婢算是明白了,多年来服侍小姐一场,竟然只得了这样的下场。小姐既然容忍别人这样欺凌我,倒不如当日直接打死我得了!”

        李未央看着满身是血的人,冷漠地道:“赵月,你不要怪我冷酷无情,我的个性你是知道的,从来都是一心一意护着身边的人,若非是你自己做错事,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呢?我平日里对你,实在是太过宽容了。”

        那边的藤条打得更加狠辣,赵月终于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了。郭导看在眼里,面上十分着急,仿佛真的要跟李未央彻底翻脸。

        郭舞见到这种情况,终于轻轻一笑,把心放进肚子里,吐气如兰地道:“祖母,赵月年纪太轻,到底不懂事,犯了一点小错。这种事情在寻常豪门之家,也不是没有过啊!您何必如此生气呢?就像是嘉儿所说,若五哥真心喜欢,等他娶了妻子,再将赵月开了脸,做个小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留公主面若寒霜,却是径自不语。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叹息道:“母亲啊,这赵月毕竟跟随嘉儿多年,最得力不过了。从前还救过嘉儿,咱们断然没有打死人家的道理啊!”

        郭家虽然治家严谨,却十分仁慈,对待仆人更是宽和,从来不曾出过人命。若非赵月犯下此等过错,又丢脸丢到了郭舞的面前,陈留公主绝对不会如此严厉地处罚她。话说回来,这根本是只要李未央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就如蒋南所说,李未央本质上是一个冷心、冷肺、冷情的人。她平日里对你很好,但你一旦背叛了她,她是绝对不会轻易原谅的。所以,她不求情,眼睁睁看着赵月死,这事情才是真的。

        郭舞看在眼里,越发相信此事是真的,便小心劝说道:“祖母,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赵月吧。无论如何,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总不会把事情传出去的。只要我不说,外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事情揭过,也就算了。”

        就是在等你这句话!陈留公主看了她一眼,终究点了点头,道:“好,既然舞儿求情,便放了她吧!”

        那些人终于停了手,赵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实在是出气多,进气少了。李未央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毫无动容。郭夫人道:“把她抬下去养伤吧。”

        李未央十分冷酷地道:“这丫头既然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我是无论如何不能留下了。你们谁要,便拿去吧。”言谈之间,仿佛赵月是一个物件,她再也不想看见了。

        郭舞闻言,心道坏了,若是李未央真的不肯接受赵月,他们的计策也就没办法执行了啊。她赶紧道:“嘉儿,这件事情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行行好,原谅了她吧。你瞧,她伤成这个样子,到谁的院子里不是个死呢?她跟着你,一路千辛万苦来到越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便是看在这一点,留下她吧。”

        李未央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道:“堂姐这样好心,不如将她带回去?”

        郭导勃然大怒道:“郭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让你留下便留下,还说这些话干什么?!难道真的要她跟着堂妹走,让大伯父和其他人看着笑话我们吗?”

        李未央不说话了,是啊,这件事情怎么能让外人知道呢,她终于松了口:“好吧,带她下去养伤就是。”随后,她转向郭舞,面带笑容道,“可是堂姐说过,绝不会将此事透露给外人知晓,若是不然……”

        郭舞笑道:“嘉儿放心吧,我岂是那等言而无信之人呢?”

        李未央笑了笑,眸底却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凝。

        这件事情又过了将近半个月,郭舞几次出入齐国公府,都仔细观察着李未央和赵月之间的相处情形。赵月养了好阵子,才能勉强站起来,似乎对李未央这个主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尊敬。李未央还如同往常一般吩咐她,赵月也照办不误,没有半点含糊。郭舞看在眼里,心头却在冷笑,主子如此无情,恐怕这丫头寒透了的一片心,是再也补不回来了。这恰恰是他们的有利时机啊!

        李未央刚刚送走了郭舞,一回房间却被一个从屋顶上扑下来的人影抱住了。李未央勃然变色,刚要发怒,却闻到了熟悉的檀香味道,不由恼怒道:“元烈,你放开我!”

        元烈丝毫不为所动,紧紧抱着就是不放手。

        李未央许久不见回声,提高了音量道:“还不松手!”元烈厚脸皮地抱着不放,随后觉得脚下一阵痛,不由哎哟呼痛,然后退开了一步,还没等李未央转身离去,已经如同八爪章鱼似地挂到了她的身上:“不要生气嘛,我好不容易甩脱你家那三个大尾巴狼,另开了一条道进来的!”

        居然又开了一条地道,他当郭家是什么地方?!李未央哭笑不得,扯开他道:“你这是像什么样子,还不松手!”

        “你宁愿陪着那个虚情假意的女人,也不肯陪我!”元烈眸子闪过一丝寒光,不以为然地拖长了声音,正欲又扑上去,却被李未央一手打开来,“好吧好吧,且说说看,又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非要这个时候过来。”

        元烈却笑嘻嘻的,眼睛亮闪闪地道:“我哪里有什么事情,就是想你了嘛!”

        这人越发不要脸,现在连想你这种话都天天挂在嘴边上,李未央无奈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赶紧说吧,再过半个时辰,你说的大尾巴狼就要来找我谈话了!”

        听说郭家兄弟要来,元烈毫不在意地道:“你刚才和那女人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你的心思还真是花俏,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李未央挥了挥手道:“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横竖是好事。”

        元烈眨了眨眼睛,好不委屈地低声道:“他们都知道,凭什么我不知道,我非要参与不可!”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何必这样心急呢?”

        元烈趁她分神之际,猛然又扑到了她脸上啃了一口道:“为什么不心急?你都把赵月责打一顿了,可见事情十分严重,究竟是什么主意,怎么不肯告诉我呢?”

        李未央忍不住失笑,却也不在意他的无礼,横竖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同样的动作做多了,也就变得麻木,他若是不趁机沾点便宜,才真的不像他了呢。她慢慢道:“我让赵月进来,你问一问便是。”说着,她拍了拍手,高声道,“赵月。”

        赵月闻声进入,见到元烈也不惊讶,满面笑嘻嘻地道:“王爷。”

        元烈笑道:“听说你挨了板子?”

        赵月立刻点头,道:“是啊,奴婢装的很辛苦,这种活儿以后奴婢再也不会接了!差点当场笑起来呢!”

        元烈见她脖子上犹有鞭痕,不禁怪道:“你被打了还这么高兴,莫非傻了不成?”

        赵月笑容满面地在脖子上摸了一把,道:“这东西么,只是寻常的血浆,是恶心了一点,胜在真实啊,闻一闻,还有血腥味道呢!”

        元烈看到这里,便全都明白了过来,挥手赶苍蝇一样把赵月赶了出去,回头便又追问李未央道:“这是什么意思?苦肉计么?”

        李未央忍不住笑道:“你都知道了,还要问我做什么?”

        元烈的眼睛更加明亮:“话却不是这么个道理了,我一心想着你,爱着你,你却总是把事情都藏在心里,岂不是叫我难受吗?”

        李未央只觉得头痛,与这个人讲什么都是讲不清楚的了:“我在郭府也不是行动**的,哪儿能什么都告诉你呢?更何况——”

        元烈委屈道:“从前我还有个眼线,如今赵月一心向着你,从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也不肯把消息透露给我知道!我只是想要为你做点事情么!”

        李未央说也说不过他,干脆道:“本来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了,的确有事情要找你。”

        元烈立刻转幽怨为喜悦,变脸如同翻书一般,十分荣幸的样子:“什么事?”

        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三天后,**府上要举行一场寿宴,你也来参加就是。”

        元烈抱住她的腰,笑眯眯地道:“好啊,你参加我就参加!”

        李未央被他闹得面红耳赤,甩了几次甩不开,不由得气急:“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这样胡闹!”

        元烈完全不以为意,琥珀色的眸子闪着狡黠的光芒道:“谁让那些人老是阻拦我,我如果再老实,你就要被他们卖给元英那个傻子了!”

        你才是傻子!李未央气也不是,骂也不是,反正怎么说他都死皮赖脸不在意,不由叹了口气,道:“你总是这样胡说八道,叫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你。”

        元烈扬起眉头,似笑非笑道:“那就告诉我,到底在那宴会上,你要做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幽幽地道:“我要杀人。”

        元烈同样笑了起来,李未央看他一眼,道:“你不怕?”

        元烈笑容更深,却多了一丝飞扬跋扈的味道:“这世道本就是如此,你不杀他,他便要来杀你,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

        此刻,他敛了笑容,正色望向她,显然说这话是十分认真的。李未央心头一震,正想要说什么,却听一人轻声笑道:“哎呀,旭王殿下真个叫有本事,这么围追堵截你也能跑的进来,长了翅膀了吧这是!”

        此刻,原本应该已经和李未央闹翻了的郭导正站在门口,元烈看到是他,又听如此讽刺的话,倒也不生气,哈哈一笑道:“你们如此日夜看守,尽职尽责,便是说一声鞠躬尽瘁,死而后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总有法子进来的,你们便省了这口气吧。”

        郭导吊儿郎当,从小便总是被教训,他的面上那抹慵懒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反倒微笑道:“可惜这毛病我们总是改不了。上回打了一场,却不知道再打一场,到底谁输谁赢?”

        元烈面不改色,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笑道:“好啊,既然这样咱们就打一场,不过我有言在先,若是我赢了,你可不能再阻拦我!”

        这两个人没事就要杠上一杠,若是他们打起来,恐怕还要惊动其他人,被郭澄和郭敦见到,只怕也要来打一架,横竖他们在家里头没事干,三天两头上演全武行。李未央却很不高兴,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让人家看笑话么?不知又要有多少人以为她给旭王元烈灌了迷魂汤了。现在,外面人已经在怀疑,郭嘉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能把旭王骗得团团转,就连静王元英似乎也想要娶她做王妃,她可没用什么卑劣手段,是他们自己有事没事往这里跑……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们道:“若是要打,便出去打吧,我这小院子里的一草一木损伤了我都心疼。”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还真的一同走了出去,李未央只听到外面院子里风声阵阵,不由头痛地扶额。这两个人,这一回真不知道要打上几个时辰了……

        三日后,兵部尚书府邸

        李未央跟着郭夫人下了轿子,齐国公率先进了兵部尚书府,而郭夫人则带着其他人紧随其后。**亲自站在门口等候,见到他们到来,便是满脸的笑容。事实上,如今那郭腾已经被流放,**却还有心思办寿宴,这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李未央明知道这一点,却是不动声色。

        **握住齐国公的手道:“三弟,客人们已经到了,我带你进去吧。”简直是亲热得过了份,完全不记得上一次的不愉快。

        李未央走进了这座宅子,**和郭腾不同,他的宅子并不十分华丽,反倒是十分的古朴、素雅。一路走进去,李未央甚至能够隐隐瞧见齐国公府的影子,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是她寻常见过的,几乎是国公府的一个缩小版。她叹息一声,**执念之深,从这里的布置,实在可见一斑了。

        他们一行人进了园子,却发现这里跟外面的古朴大方比起来,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一潭碧水,悠然清澈,十几株红梅,鲜艳夺目,整个场景看起来颇有几番诗情画意。**微笑道:“这是舞儿亲自布置的园子。”

        李未央微笑了一下,却听见齐国公道:“舞儿向来是个蕙质兰心的孩子,她也到了快要出嫁的年纪,大哥可想好她的婚事了吗?”

        **爽朗地笑了起来,道:“原本我不想说的,毕竟这种事情还没确定,传出去也不大好。既然三弟问起,我便告诉你好了。太子殿下有意迎娶舞儿为侧妃。”

        此言一出,郭家的人面色都是微微一变。郭夫人笑道:“舞儿美丽大方,温柔可人,能够得到太子殿下的青睐,真是她的福气啊!”

        **看了她一眼,面上掠过一丝得意,口中却谦虚道:“哪里哪里,我的女儿只有我自己最明白,若论起才华么,怎么也比不上嘉儿万分之一的。”

        齐国公只是谦虚了一阵,并不多言了。李未央一边走一边想,**和太子即将联姻,若非确切的消息,他也不会往外说。可见,此事是真的了。联想到最近**和临安公主走得很近的传言,李未央已经心头有数了。

        梅林之中有一片空地,原本想必是种着花木的,现在却被人清理了出来,特意搭了一座棚子,里面有十几桌酒席,穿着各色华服的贵人坐在里面,一边说笑一边喝酒。见到齐国公府的人,众人纷纷起来行礼。郭舞从一旁迎了出来,身上穿着鹅**的衣裙,淡淡施了脂粉,更显得肤光如雪,两行入鬓的黛眉,配合那双美丽的眸子,真是叫人不得不动容。她亲热地向郭夫人行了礼,随后上来拉住李未央的手道:“嘉儿,我可等你很久了!”这一点,跟她父亲的热情真是一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郭嘉的感情多么要好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让堂姐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郭夫人看着她们,仿佛十分欣慰的模样,随后道:“你们姐妹好好聊天吧。”说完,她便去和旁边的贵夫人们寒暄去了。

        郭舞看了一眼李未央身旁的赵月,眸色变深,一转眼却是笑得更加热情:“我来为你介绍几位小姐。”说着,她便将李未央引入棚子里,亲自为她介绍自己熟悉的一些贵族千金。事实上,这里的大多数人,李未央都已经见过了。只不过他们对于李未央,还是十分好奇的。

        李未央环视一圈,发现临安公主却没有到,不由扬起唇畔,这么热闹的场合,怎么少得了她呢?正在想着,便听到园子里有人报道:“雍文太子到,临安公主到!”这一下,满园子里头的人都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站起来向来者行礼。

        雍文太子身姿峻挺如松,穿着金**的锦衣,上面绣着蟠龙,显得贵气十足。那一双秀窄丹凤眼睛带着无尽的笑意,道:“不必多礼,大家都起来吧。”

        **显得特别开心,的确,他的生日太子殿下居然亲自来祝贺,这简直是天大的荣耀了。

        雍文太子一边迈步向这里走来,一边道:“还未恭贺尚书大人寿辰!我来迟了!”

        **赶忙道:“太子殿下能来,已经是我府上的荣耀了,您快请上座!”

        雍文太子微微含笑,吩咐随从送上礼物,目光却是从众人身上一一掠过,最终,却停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在这个瞬间,他的笑容分明更深了些。而此时,临安公主也是满面的笑容,美丽的裙子上绣着艳丽的五彩凤凰,衬托得那张面孔更加娇艳,她看了李未央一眼,冷冷地笑了笑,却是带了一丝高傲。

        李未央原本便知道临安公主会来,却不知道此事连雍文太子都惊动了。她不由自主地猜想,这一次雍文太子突然到来,又会给这个宴会造成怎样的变数呢?

        ------题外话------

        感谢送钻钻送花花送月票的各位同学,╭(╯3╰)╮今天很忧郁很忧郁,小秦还是不喜欢死人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