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07 致命威胁

    庶女有毒

    207 致命威胁


        郭惠妃回到郭家的第二天,陈留公主便为她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李未央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明白。这出宴会,一则是为了庆贺郭惠妃回家省亲,二则是为了向众人表明一种态度。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呢?很简单,**,郭腾两兄弟接连遭殃,一个身死,一个被流放,都是罪不可恕。众人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心中都在奇怪。齐国公府将借由这次的宴会,向众人说明:那两个人的所作所为,都是咎由自取,不会影响国公府在朝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果然,到了这一天,各大豪门都派出专人来参加,整个宴会一派其乐融融的模样,根本没有人提起**,郭腾两兄弟。当然,只有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满面寒霜的清平侯夫人,这一次,她带了自己的女儿温歌坐在旁边,却是一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模样,看什么都不顺眼。就连郭夫人与她寒暄,她面上也是冷冰冰的,毫无表情。反倒是她旁边的温歌,表现出了特别的温和,更是柔情脉脉地看着郭澄。

        那水一般的目光,弄得郭澄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一边和郭导使着眼色,一边想着法子,推说自己不胜酒力,退出了宴会。实际上,他却是依照李未央的吩咐,去了那梅林找韩琳。在他看来,韩琳表妹可要比那个假惺惺的温歌可爱多了,最起码,她不会一面言笑晏晏地与你说话,转过脸去便毒打婢女。光从清平侯夫人的性格,他就能想到,若是他娶了温歌,他将落到怎么样的地狱里去。既然如此,他还是早做决定,趁早娶了韩琳为妙。看到郭澄找借口溜了,郭敦和郭导便再也坐不住了,他们两人纷纷站起来,与一旁熟悉的贵公子们聊天去了。

        整个宴会之上,郭夫人忙着交际应酬,便顾不得李未央。李未央自得其乐地坐着,不时,有夫人小姐与她打招呼,她彬彬有礼地回应着,不过分冷淡,也不过分热情,一派大家小姐的气度。而那边的郭贵妃,早已经被无数的人包围,有巴结的,有奉承的,还有别有用心的。李未央看在这里,却是默默一笑。

        就在此时,李未央的眼前出现了一位年轻的男子,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纪。长得相貌清秀,容色雅逸,举止之间有种超尘脱俗的气息,虽然是年少显贵,可是他的笑容不带一丝的傲慢,让人看一眼就心生好感。

        李未央曾今见过这个人一面,他便是陈冰冰的弟弟陈玄华。说起来,两家还是姻亲。再加上,在宫中郭贵妃和陈贵妃的关系是十分的友好,所以郭、陈两家向来走得十分近,陈玄华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李未央早已对朝中局势了解的十分清楚。这陈家虽然也是显贵,只不过,家中众人都以文官为主,是真正的清贵世家。陈贵妃在宫中虽然是贵妃之尊,仿佛比惠妃还要高一些,可事实上,陈家在朝中的影响力却比不上文武兼修的郭氏。再加上多少年来,裴家对于陈家的蓄意打压和猜忌,陈氏不得不寻找强有力的外援,而郭家是最好的选择。因此,陈家和郭家的联姻,使得裴氏不敢轻举妄动,更使得各大世家对这两家十分的敬畏,这是强强联合,也是一种需要。

        陈玄华刚才远远便看见李未央坐在席上,早早就想来与她说话,尤其他看着对方那种从容自若,温和之中带着淡漠的气质,让他不由自主便生出一种亲近之意。他上前施礼道:“郭小姐,好久不见了。”

        李未央神情微动,这陈公子如同他的外貌一般谦逊,她还礼道:“陈公子,自从上次一别,的确是多日不见,二**上次还提起,要带我一起去陈家作客,谁知还未成行,便又遇上了。”

        陈玄华有一丝惊喜,他很明白,李未央的语气中虽有几丝热情,但那不过是看在她二**陈冰冰的面上,尽管如此,他已经很知足了。郭澄早已警告过他,郭家再也不会拿李未央的婚事来做交易。但他心中却对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子,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她淡淡的笑容,更是让他难以忘怀,所以不由自主便靠了过来。陈玄华微笑道:“郭小姐回到大都不久,这里的生活还都习惯吗?”

        李未央微笑道:“郭嘉离家虽久,但这里毕竟是我的故乡,没有什么习不习惯的,再加上大家都对我十分的照顾,自然是一切顺心,有劳公子关心。”

        陈玄华点了点头道:“小姐习惯就好,不过,大都的风景也是十分美妙,若有机缘,玄华愿做向导,带小姐游遍大街小巷,阅览风土人情。”

        很快,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交谈了起来。这位陈公子本就是文武双全,风度翩翩的才子,再加上他刻意讨好李未央,说话便也十分的投机。

        就在此时,旁边却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冷笑了一声道:“早已久闻郭小姐亲切随和、受人欢迎,现在看来,真是面面俱到,一个不落啊。”

        李未央闻言,转过头去,却是一个青年人站在她的面前,十分的年轻,相貌很是英俊,又见身材修长,如玉树临风,只是面容冷冰冰的,整个人的相貌看起来,倒像是冰做的人一般精致。

        陈玄华见李未央愣住,不由道:“想必郭小姐还不认识他,这位便是襄阳侯府的公子,他刚刚从外面回来,很少参加这样的宴会,郭小姐怕是陌生啊。”

        游庆丰微微笑了起来,淡淡道:“陈兄,我虽然不认识郭小姐,不过她的名声可是传遍了大都,如今,有名的很哪,只不过我没想到,怎么连你这样聪明的人,都成了她的裙下之臣呢!”

        他这样说来更显得别有用心,带了十分的嘲讽之意,这下连一向儒雅的陈玄华,面色都变了。他看了对方一眼道:“游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字字句句之间都咄咄逼人呢?郭小姐若是有何处得罪了你,你不妨直言,为何这样诋毁她?!什么裙下之臣,这四个字是可以随便用的么!”

        游庆丰冷淡地看了一眼李未央,道:“郭小姐足不出户,我们彼此更是素不相识,又哪里得罪了我呢?陈公子多想了!”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陈玄华的面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拦住对方问个清楚。他紧张地看向李未央,不由道:“郭小姐,你千万不要生气,他是胡言乱语……”

        李未央却神色从容,淡淡地道:“陈公子不必介怀,游公子是客人,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陈玄华却是愣道:“游庆丰平日里虽则冷淡,却不是这样冷嘲热讽、随意诋毁女子的人,定是那里出了差错,”他想了想,不由替对方解释道,“想必是襄阳侯近日来重病在身,他的心情才会这样糟糕。焦虑之下口不择言也是有的,只是看他的神色,恐怕襄阳侯此次病得不轻啊。”

        李未央望了游庆丰的背影一眼,若有所思道:“你刚才说,这位游公子是襄阳侯的义子吗?”

        陈玄华点了点头道:“不错,襄阳侯忙于国事,一身未娶,十分值得人敬重。”

        李未央不由扬起眉头:“一生未娶?”

        陈玄华点了点头道:“这位襄阳侯年轻的时候,文武双全,才华横溢,是这大都中有名的美男子,只不过,他似乎早有钟情之人,原本预备成亲之时,未婚妻却无故病逝了,他便许下诺言要为爱妻苦守,再也不曾论及婚嫁。这一晃眼,都这么多年了,他膝下犹空,也无人继承爵位,便不知何处抱来了这位游公子,亲自抚养长大,教他文才,又练他武功,后来还送他去战场上建功立业,如今襄阳侯的爵位早已确认下来,终有一天会由游庆丰继承的,所以大家背地里都叫他小侯爷。”

        李未央闻言,微笑道:“郭嘉回到大都不久,对这些事情还不是很了解。”

        事实上,她曾经看到过襄阳侯的资料,只是没有过分的留心。这么多年来,襄阳侯的身体一直不是那么好,总是称病在家,连朝中都很少去。所谓的忙于国事,无心迎娶,恐怕是为了那位香消玉殒的未婚妻吧,没想到如今还有这般痴情的男子。

        李未央不由又看了游庆丰一眼,却见到那人目光不知停留在何处,眸子里似乎有着隐隐的怨恨和怒意。李未央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的,却是郭惠妃的方向。她心头一惊,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陈玄华看着李未央道:“怎么,郭小姐还在想刚才游公子对你无礼的事情吗?”

        李未央回过神,看了一眼陈玄华道:“陈公子,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心胸狭隘之人,只不过,我很感佩襄阳侯的一片痴情,若有机会,我真想见一见这位前辈。”

        陈玄华叹息一声道:“他是痴情,却是痴情过了头,忧思成疾,缠绵病榻,我听说,恐怕这就是个把月的事情,小侯爷就要继承这爵位了。”

        李未央闻言,又看了游庆丰一眼,他的目光已转开,只是低着头,手中握着酒杯,一副阴沉的神态,跟他那贵公子的样子,一点都不相称。淡淡应付了陈玄华几句,李未央走到了一直虎视眈眈盯着她的元烈身上:“你给我的情报,关于襄阳侯的说的似乎不多。”

        元烈一直注视着她和陈玄华说话,闻言不由得沉下俊美的面孔,仿佛有一丝不悦道:“你只顾着和那人说话,现在又来理我做什么?”

        李未央瞧他一双眸子闪闪发亮,却是十分不满的样子,不由笑道:“人家来与我说话,难道我要不理他吗?我是这里的主人,你这种气又是从何而来?好了,不要作怪,老老实实回答我,关于襄阳侯,为何资料怎么的少呢?”

        元烈见她解释清楚,心头却也不十分介怀,凭着那陈玄华,他还不放在眼睛里,他此刻不由微微一笑道:“一个早已病退在家的老匹夫,我又何必去在意他呢?”

        李未央想了想,低声道:“不知什么原因,我总觉得,这游庆丰对我,对郭家,有一点敌意,你可察觉到了吗?”

        元烈想了想,若有所思道:“临安公主裙下之臣众多,莫非,那游庆丰也是追求她的人,所以才怨恨于你吗?”他的笑容十分的可爱,像是故意再拿李未央玩笑。

        李未央隔着桌子,悄悄在底下碾了他的脚:“不要胡说八道!那游庆丰和临安公主的年纪还差一些,又一直在军中,怎么会勾搭上呢?照我看,这事情怕是另有玄机,你帮我留意一下,他到底是什么缘故会对郭家人不满。”

        元烈看了那游庆丰一眼,心头嗤笑一声道:“这样的莽撞之人,又有什么好留意的?”显然是吃醋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不是为他,只是为郭惠妃,当然也是为郭家,我现在是郭家的女儿,若是郭家出了事,我跑的了吗?凡事防范于未然,才能永生立于不败之地,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明白。你尽力收集吧,越多越好,不过,不光是他,还有关于那襄阳侯的,也得尽快地调查清楚。”

        元烈不禁奇怪道:“襄阳侯?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他来了?他这么多年卧病在家,不参与争斗,想来和郭家是没有什么联系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这游庆丰对郭家有敌意,可他如此年纪和郭家必定不会有仇,他是襄阳侯的义子,莫非襄阳侯当年和郭家有什么怨恨吗?”她越想越有可能。

        元烈不禁失笑道,一只手把玩着手中酒杯,凌厉的眸子却已经扫向那游庆丰的方向:“襄阳侯若果真与郭家有仇,为何这么多年称病不朝,按捺不动呢?他总不会是指望自己的儿子来报仇吧。”

        李未央笑道:“或许是我多想了吧,又或许他只是瞧我不顺眼,这都是有可能的。”她心中倒宁愿对方是看她不顺眼,若非如此,这事情怕要变得复杂起来了。

        游庆丰独自坐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手中的酒杯一直捧着,却不曾饮过一口,他的目光落在李未央的身上,冷笑了一声。那个女子,淡淡地坐在那儿,仿佛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既没有十分出众的相貌,也没逼人的风度,却是奇迹一般的,在大家心中留下了一种深深的痕迹。仿佛是青山绿水一般的存在,不论其他人的光芒多么耀目,也掩不了她那样独特的气质。或者,她就是凭借着这种风度仪表,**了旭王和静王吧。

        很快,他的目光从李未央的身上移开,放到了被众人包围的郭惠妃身上,心头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又在惺惺作态了。

        这时,旁边的郭导慢慢向他走了过来:“游兄何时回到了大都?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为你接风洗尘。”

        郭导当年和游庆丰算得上是同窗,所以,倒还有几分交情。往日里,游庆丰虽然对郭家人都不理会,但对郭导倒还是肯说几句话的。但今天,他只是淡淡看了郭导一眼道:“我不过是客座大都,待不了多少日子,不必郭兄费心了。”他的话语之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郭导听完,不由有些吃惊。在他看来,这位游公子,未来的襄阳侯,虽然为人冷漠,个性强硬了点,但实在不失为一个正直的好人。所以,他并不排斥和他亲近。然而,凭借着自己一副三寸之舌,到处都可以打得一片火热的郭导,却在游庆丰这里屡屡碰壁。尤其每次他提到郭家的事情,游庆丰就用一种很冷很冷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心中不禁起疑。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若是换了旁人,早就不再亲近游庆丰。但对方越是对自己无礼,他越是想要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事。

        想到这里,他面带微笑道:“游兄一个人在这里不觉得闷吗?我为你介绍几个朋友好不好?”

        他的态度十分的热情,游庆丰却只是淡漠地道:“我独来独往惯了,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去招呼其他的客人吧。”完全不领情的样子。

        郭导笑容更盛,慢慢地道:“游兄是我的同窗,又是我的好友,我当然要尽最大的能力照顾好你,让你觉得开心,宾至如归,这样,我来陪你饮酒吧。”说着,他主动替对方倒了一杯酒道:“游兄请。”

        游庆丰看了他一眼,这也不好过度的抗拒,只随口一喝了,随后亮了杯底道:“我已经喝完了,郭兄还是走吧,不用坐在这里陪我这个孤僻的人。”

        郭导心中更加的疑惑,游庆丰在军中如何,他是不知道,可他对待别人虽然淡漠,但也不曾带着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郭导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丝怪异,却又说不出这怪异来自何处,他看了游庆丰一眼,转身离去。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这活儿可真不好做,要不是襄阳侯在朝中虽不问世事,但游氏一族在朝中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才懒得理会他。

        此时,游庆丰看着郭导离去,便继续坐在这里,目光冰冷地看着郭惠妃。在他看来,若非郭惠妃当年的冷酷无情,他的父亲也不会伤得那样的重,不,若不是她死死抓着父亲的心不放,他也不至于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更不会刚过四十岁,便患上重病。想到太医所说,父亲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怕就要撒手人寰。游庆丰心头微微觉得一痛,看向郭惠妃的目光,也就更加充满了恨意!

        在父亲生病之后,他曾经多次派人带话进宫,希望郭惠妃能够找到机会,出宫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可是出乎游庆丰意料之外的,却是当头一盆冷水,郭惠妃拒绝了!而且是严辞拒绝!

        游庆丰没办法形容自己当时的那种感受,从前,他对父亲口中那个女神一般的女子,虽然有埋怨,却没有恨意。可是,从郭贵惠妃拒绝了他的要求之后,他的心头便对此人充满了憎恨,当初是这个女子抛弃了父亲,入了宫,父亲心痛如死,却抱着最后的希望一直等待着她。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不曾娶妻,哪怕家族拼命地逼迫他延续香烟,他也不过收了自己这个义子,来继承他的爵位,这样好的男子,那女人却丝毫都不珍惜,只想着她宫中的荣华富贵!

        游庆丰手中的酒杯,越发地握紧了,力道之大,几乎要将那酒杯捏碎!他深恨郭惠妃,迁怒之下,就连郭家的人也恨上了。想到那一日当他听说郭家人的内斗,牵连到**、郭腾两人身死。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只拍着巴掌道,这郭家真是狗咬狗,活该他们落得这个下场。谁知,一向温文尔雅的父亲,却是第一次发了怒。直到如今,他还记得襄阳侯满脸铁青,叱责他的样子。他深深地知道,父亲不是为了郭家抱怨,而是为了郭惠妃。他不愿意自己批评郭家,根本的原因还是他一直深爱着那个女人。

        今天收到郭府的帖子,原本是不想来的,胡乱找个借口推辞也就罢了,可是当他知道郭惠妃也回府省亲的时候,他便改变了主意,他想见一见这个女人,他想知道能够让自己的父亲神魂颠倒,魂牵梦萦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究竟生得如何?是怎样的一个人?

        可他见到了对方,却觉得不过如此,的确,郭惠妃的相貌并不如何美艳,顶多不过是秀丽,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有什么值得他的父亲念念不忘的呢?

        听着旁边的人纷纷议论,郭惠妃如今在宫中是如何的受人敬重,静王元英又是如何的才华横溢,风度翩翩,游庆丰心头越发的恼怒,那女人如今过得如此风光,回家省亲却不肯来见父亲最后一面,分明就是一个无情、无心、无义又狠毒无比的女人!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是不甘心,突然站了起来,向郭惠妃走了去。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挡住了他,游庆丰冷冷地看着她道:“不知郭小姐有何见教?。”

        李未央的笑容十分和煦,当她看到游庆丰向郭惠妃走去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走了出来,挡在了他面前,如今见他这样问,不免微微一笑道:“游公子怒气冲冲的样子,是要去哪里?可是下人们招待不周,惹怒了你吗?”她虽然不知道他和郭惠妃之间究竟有什么纠葛,但这样的场合,绝对不能让他闹出什么事儿来,所以她出面阻止了他。

        游庆丰目光冰冷,鄙视着她,淡淡地道:“这是我的事情,郭小姐还是往边上站着,免得我不小心冲撞了你。”

        李未央还没有说话,却听到旁边有人笑道:“哦?不知小侯爷要怎么个冲撞法呢?”

        游庆丰一眼望去,却是风神如玉的旭王元烈站在了一边,那光彩仿佛一下子就将宴会上所有的人都压了下去。游庆丰冷笑一声道:“能够让旭王元烈为你出头,难怪别人都说郭小姐的魅力大了!但我就是不信,若你没有半点暗示,怎么会惹得男人神魂颠倒?这可真是不符合大家小姐的做派,依我看,郭小姐还是收敛一点得好,别跟你姑母一般招蜂引蝶、不知羞耻。”

        元烈冷冷地看着对方,压抑着怒气:“游庆丰,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襄阳侯虽然是侯爷的爵位,可在他元烈看来什么都不是,这游庆丰仗着军功,居然敢在他的面前无礼,他转头就能想法子收拾了他,还叫他有苦说不出。

        李未央却笑了笑道:“旭王不必生气,游公子听信那些谗言,倒也没什么奇怪,世人都是如此,往往都不辨**,只是不管游公子如何想我,今天这是郭家的宴会,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在这宴会上捣乱,游公子若是有什么事情,还是改日再来吧。”

        游庆丰望着对方,没想到李未央看透了他找茬的心思,不错,他刚才就是想要起质问郭惠妃,他想要当众戳穿她的假面目,问问她当年明明和襄阳侯情投意合,怎么转头就忘记了父亲?连父亲病危,也不肯上去瞧一眼,她果真如此无情吗?想也知道,他若是这样做,郭惠妃必定无比的难看,而关于她和襄阳侯的旧事也会传的人尽皆知。游庆丰不过一时恼怒,被李未央这一打岔,顿时醒悟了过来。

        的确,他不能这样做,不是为了郭惠妃,而是为了自己的父亲襄阳侯。他一生清明,受人尊敬,若是因为他一时冲动,抖出了当年的那些事情,恐怕连父亲的名誉都要受到影响。更何况,这件事情如今有了更好的利用价值,能够报复到郭家,又不会危及襄阳侯府。思已至此,他冰冷地看着李未央道:“郭小姐说的是,你们家这样盛大的宴会,想也不会欢迎我这样的不速之客。”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却听见旭王元烈在背后慢慢地道:“小侯爷。”

        游庆丰回过头,看了对方一眼,却听见元烈目光冰冷,那眼神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幽深:“这世上的事情,不是靠冲动二字就可以解决的,你若是有什么苦衷,不妨直说,我可以为你解决,但,若是你下次见到嘉儿的时候,还是这般无理!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带了一丝冰冷的笑容,衬着那俊美的面庞,更加显得动人心魄。游庆丰心头一惊,不免被元烈目中的寒光震慑到了。只不过,他毕竟也是久经沙场锻炼,没有当场失态。他的目光在李未央和元烈的面上逡巡了一番,之后垂下眼睛,转身离去。

        李未央看着对方的背影,神情便多了几分疑虑。他刚才,究竟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这样怒气冲冲地向郭惠妃走去?仿佛有什么话要当众宣布的模样。

        元烈却在一旁淡淡地道:“郭惠妃已经进宫多年,想必不会与这年轻人有什么纠葛,此事,到底还是牵涉到了襄阳侯,未央,你说的不错,看来我真要好好调查一下这对父子。”

        李未央点点头,轻声道:“不要引人注意。”说完,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了茶杯,品了一口绝顶的云雾茶。这可是贡茶中的极品,便是郭惠妃也不过只有几两,却特意分了一半给她。这茶喝起来十分的清爽,又很宜人,更是满口的芬芳。只是在这升腾的云雾之中,李未央陷入了沉思。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又落到了郭惠妃的身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襄阳侯、郭惠妃还有那游庆丰,这三个人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

        郭惠妃好不容易打发了身边的人,刚坐下喝了一口茶,却看见自己的姐姐,那向来骄横跋扈的清平侯夫人,向她走了过来。郭惠妃淡淡皱起了眉头,却还是坐在原地,没有动作。

        清平侯夫人微笑着,在郭惠妃的旁边坐下道:“娘娘,不介意叙一叙旧情吧。”

        郭惠妃望着她,目光深处露出一丝冷漠,淡淡地道:“不知清平侯夫人有何见教。”

        她叫“夫人”不叫“姐姐”,显然已经是十分的疏离了。在她看来,她的大哥只有郭素一人,那**和郭腾,以及眼前这个清平侯夫人,都与她郭家没有任何的瓜葛。

        清平侯夫人微微一笑道:“我不过是来叙旧,娘娘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叙旧?我和你有什么旧可以叙。”郭惠妃目光冰冷地道。

        谁知,那清平侯夫人却突然笑了起来道:“今天这个宴会上,还有一位年轻的公子十分引人注意,便是襄阳侯的义子,不知道娘娘可还记得?啊,我怎么忘记了,娘娘再怎么健忘,也不会忘记襄阳侯的,不是吗?”她说到“襄阳侯”三个字的时候,刻意提高了音量,仿佛要让周围的人听见。好在,周围人声鼎沸,众人都忙于交谈和攀扯,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郭惠妃的面色微微一变,她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清平侯夫人,低声地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清平侯夫人却是淡淡的一笑,神色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嘲讽:“娘娘何必惊慌呢,我不过是说笑而已,回忆故人,不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经常会做的事吗?想当年,那襄阳侯文武双全,俊美非常,是女子都会青睐于他,再加上他虽然品貌过人,却洁身自好,从无风流韵事,娘娘会喜欢上他,也并不奇怪。”

        清平侯夫人怎么会知道此事——郭惠妃面色却只是淡淡的:“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清平侯夫人秀雅的面貌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更有一种郭家人特有的威严。她若有若无的叹息了一声道:“娘娘怎么这样心狠,纵然你不念着一片旧情,也要想想襄阳侯这么多年来,为你守身如玉,一片痴情,甚至连延续家族香火都拒绝了,不肯娶妻也不肯纳妾,只一心苦苦地等着你,听说他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娘娘不预备去见他一眼么?”

        郭惠妃的手慢慢地握紧了,黛眉微蹙道:“你一直在背地里窥探我,究竟是什么目的。”

        对方微微一笑,仿佛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娘娘不必紧张啊,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好心来提醒你一句,不要忘了当年的旧情而已。”说着,她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罗帕,象征性地掩了掩嘴角。

        那罗帕从出现开始,郭惠妃的目光便再也无法离开。她不由低声地怒道:“这罗帕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清平侯夫人悠悠地笑了:“我向来喜欢诗文,前些日子有幸得到了襄阳侯的一幅诗作,恰好,就是写在这幅罗帕上,有句话说得好,所谓诗以言志,娘娘不想知道这罗帕上究竟写了什么吗?”

        郭惠妃心中一动,只是周围的人太多,她不好问得过深,更不能提高音量。只是目光冰冷地望着对方道:“写了什么?”

        清平侯夫人笑得意味深长,“当然是写了对娘娘的一片痴心,噢,我忘了,这诗句之上,还嵌着娘娘的闺名呢,娘娘要不要亲眼瞧一瞧?”

        郭惠妃下意识地便想去看那罗帕,对方看了她一眼道:“娘娘要看,我自然是双手奉上。”说着,她将罗帕竟递给了郭惠妃,郭惠妃低下头望了一眼,果真是那熟悉的字迹。她眉心一动,心中跳得更加厉害。随即,她猛地抬起眼睛望着对方道:“你可知道冤枉惠妃是什么罪名?!这罗帕究竟是你从何处得来的?”

        清平侯夫人笑得更加得意:“襄阳侯文采风流,但这几年卧病在床,确实少有诗词流传,手记更是少见,所以,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才弄到了这块罗帕,那罗帕之上,诗词是何等的情深意切,我这外人读来,都觉得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扑面而来,诗词却清雅隽永,当真是才华无双,娘娘当初舍了这有情人,还真是可惜呀。”

        郭惠妃握紧了罗帕,清平侯夫人却仿佛毫不在意的:“娘娘若是喜欢,这罗帕便送给你就是,不过,我那里还有其它的东西,娘娘可有兴趣?”

        她的这句话说出口,郭惠妃却是心头巨震,她已经明白,对方的手中一定握有更多她和襄阳侯当年旧事的证据。不错,她的确和他有过旧情,但那是在她进宫之前。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天真烂漫。会喜欢上文武双全,又对自己痴心一片的襄阳侯又有什么奇怪呢。只不过为了家族,她最终放弃了此人,也埋葬了自己的感情。想不到这么多年之后,这件事却成为一个把柄,落在了清平侯夫人的手上。虽然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郭惠妃却是神色不变,淡淡地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不妨直言。”

        对方笑得更加的得意,显然是志得意满,笃定了郭惠妃会答应。她看着不远处李未央温和的面容,眸子里掠过一丝狠意,她低下头靠近郭惠妃的耳边。旁人看来,她只是亲热的和自己的妹妹说话,事实上,她用一种冰冷的语调将那一句话传入了郭惠妃的耳中:“我要李未央的命!”

        郭惠妃勃然色变,她异常愤怒地看着对方道:“不,这绝不可能!”

        清平侯夫人好整以暇地笑了笑道:“惠妃娘娘,我想你应该知道拒绝我的后果,那女孩不过是一个从外面寻回来的野种,便她真的是郭夫人的亲生女儿又如何?当初你可是为了郭家牺牲了一段感情,更牺牲了你自己的终生幸福,如今,再为了郭家牺牲一个女孩儿的性命又有什么呢?一个家族和一个流落在外多年的女儿比起来,究竟什么最重要,难道娘娘还不知道吗?”

        “我凭什么相信你!难道在我按照你所说的做了之后,你会交出证据吗?”

        “当然,我没必要说谎骗你,否则,我立刻便可以公布此事!我不过是代人来提出条件,背后是谁,想必你我心里都清楚,所以,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清平侯夫人淡淡道,事实上,照她看来,若是将此事宣扬出去才是更好,郭家虽然权势很大,皇帝不会因此就要了他们的性命,但也可以让整个齐国公府陷入一场大灾难,郭惠妃在后宫也再无立锥之地,可明显,临安公主却不满足于此。光是让郭家名誉受损,她觉得远远不够!她要的,偏偏是李未央的性命。

        郭惠妃望着她,目光之中,透露出强烈的愤恨,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指甲陷入手心之中,隐有鲜血滴落。

        清平侯夫人轻轻地站了起来,起身拍了拍裙摆上并不存在的尘埃。她的笑容显得十分的美丽而高贵:“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娘娘如何抉择还看你自己,但是,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若是一天之后,我见不到李未央的头,那么我就要对不起郭家了。还有,我女儿温歌和郭澄的婚事也到此为止,我是不会让女儿嫁到这么一个门风败坏的家庭的!告辞!”

        原本清平侯夫人一心想要让温歌嫁给郭澄,最大的目的便是想要谋取齐国公府,可如今看来,郭家总有一天是要完蛋的,温歌便不必嫁过来了。当然,因为温歌这么多年来都对郭澄心心念念,所以她之前并未向温歌透露此事,回去之后必须点一点她,让她别再想着嫁给郭澄。想到这里,她冷冷一笑,扬长而去。

        郭惠妃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却是满口的哑然。胸膛之上,一腔烈焰直扑喉咙,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清平侯夫人好狠毒的心肠!竟然捏住了她的死穴来威胁她!不错,她当年可以为了郭家牺牲自己,如今她也不得不为了郭家牺牲李未央!这个逻辑似乎十分的清楚,可郭惠妃想到李未央那温和的面容,心头却是掠过一阵一阵的不忍。大**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女儿,视若心肝一般的爱护。她怎么可能为了自己就去伤害她呢?可是,清平侯夫人的威胁又历历在耳,她若是不照着她说的办,恐怕整个郭家都会陷入一片危险之中,不光是名誉受损而已,可能会身败名裂,甚至整个家族从此一蹶不振……这对于一个百年世家来说,会是一个多大的打击。

        “娘娘,你有什么心事吗?”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柔和的女音响起。郭惠妃猛的一惊,抬起头来,正是李未央关切的面容。

        她连忙掩饰性地笑了笑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了。”

        李未央望着郭惠妃,微微一笑道:“娘娘若是累了,便早点去歇息吧,这里有我和母亲在,不会有事的。”

        郭惠妃望着对方美丽的面庞,柔和的气质,一颗心却是像沉入了无尽的深渊,再也着不了地。

        ------题外话------

        小秦:今天不小心摸到了一个被电热毯融化了的珍珠,然后那珍珠烙在了手上……

        编辑:啥感觉?

        小秦:我终于觉得,当初有多么对不起蒋天了,>_<,

        PS:有娃问我,为什么郭家之前说过不再拿子女的婚姻做买卖,后来却同意温家的婚事,这里有个概念要弄明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拿子女的婚事做买卖并且强迫他放弃自己心爱的人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郭家不勉强李未央,还有个愧疚在里头呢。还有人问我,为什么郭惠妃规矩不对,是,要全家跪迎双亲拜见兄妹拜见,可你不能来问我,我早就说过,本文不按中国古代社会规矩来写,纯属扯淡虚构,否则女主浸了猪笼五百次了。忘记这个的,自PIA。本章的疑问,在下面章节才能回答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