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09 了结宿怨

    庶女有毒

    209 了结宿怨


        等到清平侯夫人交代了一切,李未央便吩咐人将她押了下去,随后,她看向了郭惠妃,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冷淡:“娘娘,依我看,此事若要了结,你还是去见一见那位襄阳侯吧。”

        郭惠妃吃了一惊,认真地在李未央的脸上看了又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李未央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孩子可知道劝说她去见襄阳侯,这意味着什么?若是让人发现了,等于将整个郭家都放在火上煎烤。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样做的吧。她别过脸,淡淡地道:“嘉儿,你还年轻,不能明白此事的轻重。”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刚刚清平侯夫人所交代出来的那个人,和她手中的物件,都不是清平侯夫人可以得到的,想必是襄阳侯已经珍藏多年,若他想有所动作,早已经拿出来威胁娘娘,何必等到现在呢?所以,做出此事的,必定不是襄阳侯本人。”

        郭惠妃闻言,心中一紧,不由道:“不错,定然不是他所为,依我看,恐怕和那游庆丰有关系。”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娘娘说得不错,游庆丰毕竟是襄阳侯的义子,和他十分亲近,想必对当年的旧事也略有耳闻,不过此事究竟隐秘,襄阳侯恐怕也不会对他说得十分清楚,他道听途说,或是有人存心挑拨之下,自然会对娘娘充满了恨意,光是从那一天在宴会上的表现便能看出,他是要为他义父出头。清平侯夫人手中所谓的证据便是由此人所提供,他毕竟是襄阳侯义子,要拿到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难的,想要化解此事,必定从此人身上着手。”

        郭惠妃看了李未央一眼,道:“纵然如此,也不必劝我去见那襄阳侯。”

        李未央笑了笑道:“娘娘误会了,他最怨恨娘娘的事情,便是襄阳侯如今病重,娘娘却不肯去探望,若是娘娘改了主意,此事便不难解决,到时候,不管是清平侯夫人,还是临安公主,都没有办法用这件事做文章了。这件事情必定会安排得十分妥当,娘娘放心就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便是父亲母亲也请娘娘保守秘密。”

        李未央说这句话其实是有一定的含义的,既然她能对郭家的众人保密,那么郭惠妃就必须要对静王守口如瓶。静王毕竟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他不会乐于见到自己的母亲去见旧情人的,这无关乎大度与否,而在于人心,若是他一力阻止,那么这件事情恐怕不得善了。

        郭惠妃听到这里,长叹一声道:“好,一切都由你去安排吧,那这清平侯夫人,又该如何处置呢。”

        李未央漠然地道:“她今日里不过是因为一时有把柄捏在了我手上,等她醒过神来,意识到并无确凿证据在我手上,必定会反口,这样一来,留着此人,实在是不妥当,但若是由我们来处置,终究是不干净。”

        郭惠妃闻言,不禁挑起眉道:“你说这话的意思是……”

        李未央轻轻一笑,那笑容十分的和煦,仿佛青山绿水一般,让人心旷神怡,她语气却十分的冷淡:“将她捆缚起来,直接送到临安公主府去吧。”

        郭惠妃闻言心头一跳:“送给临安公主,她明明和那临安公主有所勾结,你将她送去,岂不是称了她的心意?”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娘娘,临安公主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她这次让清平侯夫人威胁你不成,反倒让她泄露了秘密,你想,她会饶过对方么,只怕,清平侯夫人不死也要脱层皮了,你就等着瞧吧。”

        郭惠妃闻言,却是有些不信。李未央却扬眉,吩咐一旁的梁女官道:“梁女官,请你准备笔墨纸砚,我要写一封书信。”

        梁女官看了郭惠妃一眼,见娘娘点头,便脚步轻快的去了,不多时,便取来了笔墨纸砚。李未央舒展了宣纸,蘸了墨,沉思片刻,便在纸上唰唰地写了数行字,随后小心地折叠起来,放入信封,柔声道:“娘娘,只要让人带着这封书信,携着清平侯夫人一起去,想必那临安公主必定会依照我所说的去做。”

        郭惠妃不知道李未央在信纸上写了什么,但她信任对方,便只是点点头,道:“好,一切依你所言就是。”

        李未央转身离去,就在跨出门槛的时候她突然回头道:“娘娘,今夜子时便是见面的最好时机,还请娘娘不要犹豫,赶紧准备一下吧。”

        郭惠妃第二日便要离开,所以这次见面十分仓促,李未央为保万无一失,动用了旭王元烈交给她的一批力量,暗中安排好了一切。好在,那游庆丰也不是傻瓜,听到李未央传过去的消息,顿时改变了主意,答应安排好一切,让此次的见面没有后顾之忧。李未央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实际上,游庆丰最怨恨的,不过是郭惠妃到现在都不肯去看他义父一眼,他生怕义父含恨而终,为了不让他抱憾,他自然会费劲心思去完成这一次的会面。

        深夜,一辆马车停在了襄阳侯府的后门,随后,几个身穿披风,用风帽遮住面孔的女子下了马车。游庆丰早已在后门口亲自守候着,他见到这一切,便迎上去低声道:“府中的一切,我已经安排好了,绝不会有外人在,请娘娘进府吧。”说着,他挥了个手势,便有人带着郭惠妃进去。眼看着她进去,游庆丰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李未央道:“想不到郭小姐竟会一力促成此事。”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娘娘之所以不肯和襄阳侯见面,便是怕连累家人,祸害九族,并不是全然冷酷无情,还请游公子不要误会。”

        游庆丰微微凝眸,盯着李未央瞧了半天,似乎有几分不相信的样子。李未央微微一笑,显然并不在意,在她看来,游庆丰相信还是不相信,这并不重要,关键的是,此事能够**的了结。

        在客厅之中,游庆丰命人奉了茶,随即便静静坐在一边,目光冷淡地瞧着李未央,李未央也不理会他,只是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游庆丰却突然开了口:“郭小姐,可有兴致,在后园走走?”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却是似笑非笑,不置可否。游庆丰不再耐烦陪她默然坐着,突然站了起来,大跨步地往外走。李未央道:“游公子,现在去打扰襄阳侯和惠妃娘娘,怕是不妥当吧。”

        游庆丰猛地站住了脚步,回头道:“我是要去瞧一瞧,娘娘若是说了什么刺激我义父的话,怕他承受不住。”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之中似乎还有一丝寒芒。李未央微微一笑,游庆丰的想法并不难理解,他并不相信清平侯夫人,也不相信郭惠妃,他之所以提出那些证物,一则是为了试探郭惠妃,二则是想小小的报复她一番。他可能早已预料到清平侯夫人会做出不利于郭家的事,可他却浑然不在乎。事实上,事情暴露出去,对他义父襄阳侯也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襄阳侯早已是垂死之人,所以,游庆丰才敢这么做。

        李未央站起身道:“娘娘是什么人,我早已有所了解,可是,游公子似乎对我们充满了误会,既然你要听,我不妨便和你一起去就是了。”说着,她已经和游庆丰向外走去,赵月连忙跟上,生怕游庆丰做出对李未央不利的举动。

        游庆丰冷冷一笑,快步迈出了大厅。他们两人来到一座书房,却是十分的雅致,墙上挂满了名人的字画,还有一些狂草。李未央瞧着,目光之中透出一丝惊异。却听到游庆丰微微一笑道:“我义父素来喜欢书法,只不过,他病了这么久,早已经懈怠了,这间书房,便留给了我。”说着,他轻轻转动了书架上的一个玉碗,便见到墙壁之上透出一排小洞,恰好可以看见对面房间的情形。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游公子早已料到惠妃娘娘今日会来见襄阳侯,特意准备了这座房间,以作窥视之用。”

        游庆丰微微一笑,却并不在意李未央说了什么。无论如何,他是不放心他义父和那女人单独相处的,万一那女子又说了什么让义父不开心的话,他立刻便会将她赶出去。他可不管对方是不是什么“娘娘”,在这襄阳侯府上,向来是他们父子两人相依为命,他早已将襄阳侯看做自己亲生父亲一样的敬重,对于伤害他唯一亲人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他都绝不会放过。

        此时,他已透过那小洞,向对面的房间望去。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只是微微一笑,事实上,站在她的位置,一样能够将对面看得一清二楚,因为那小洞开得十分的巧妙。虽然并不大,角度却正好,能够看见对面长椅之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看着那形销骨立的人,李未央不禁微微的疑惑,当年这襄阳侯,可是有大都第一美男子之称,不但有潘安宋玉之美,更是文武双全,受到众多年轻闺秀的追捧和青睐。无论是容貌,还是文才武功,丝毫不逊于当今的陛下,若是没有那个意外,恐怕,如今他早已和郭惠妃成为一对璧人,而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看了游庆丰一眼,却听到对方冷冷地道:“你不必担心,我们在这里说话对面是听不见的,可他们的对话,我们却听得清楚。”李未央点了点头,却听他继续道:“我义父当年相貌十分的俊美,可是这些年来,却是忧心过甚,疾病缠身,早已瘦得皮包骨头,想必你现在十分的失望吧,说不定还会觉得他配不起你那贵妃娘娘。”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此刻,听到那男子突然轻呓出声,李未央便听到了郭惠妃的叹息,那个声音清冷而悲凉,让李未央觉得心神一叹,忍不住仔细地听去。

        郭惠妃淡淡地道:“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那男子抬起头来,似乎刚刚瞧见郭惠妃,面上掠过一丝惊怔,他正是襄阳侯游夙,良久,他才说出话来:“多谢娘娘的关心,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总算日子过得还平静。听说娘娘在宫中多受到陛下的敬重,我心里也替你感到高兴。”

        郭惠妃声音似乎很低:“世人皆知,在后宫之中我的容貌并不算是最美,脾气也不好,陛下敬重我,不过是看在我郭家门楣的份上而已,你又何必取笑我呢?”

        游夙淡淡地道:“这不是嘲讽。”听他口气如此的恬淡,郭惠妃有片刻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整个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静。

        李未央看了游庆丰一眼,却见到他目光十分专注地望着对面,谨慎,防备,猜忌。李未央失笑道:“游公子不必如此紧张,他们不过是故人见面,要叙一叙旧情而已。”

        游庆丰冷笑道:“若她真有心,我义父病了这么久,从未见她有只字片语传来,哪怕我派人去宫中求见于她,她也毫不留情的拒绝,若她顾念旧情,岂会如此?”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惠妃娘娘身处宫中,处境艰难,身边又是耳目众多,有些事情,她纵然想做,也是有心无力。若她真的对此事无动于衷,为何早不省亲,晚不省亲,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可见她心中,其实还是想来见襄阳侯的。”

        游庆丰一怔,想了想,不得不得承认李未央说得有道理。这二十年间,郭惠妃一共只出宫三次,每一次都是有特殊的理由,若不是为了襄阳侯,他委实想不出对方为何会选择这个时机出宫。但是,他心中毕竟积怨已久,怨恨已深,难以轻易化解,只是沉默片刻,却听到郭惠妃沉默片刻道:“你的身体不是很好,要多保重。”

        游夙叹息道:“我的身子骨一直就是这样,总算还能拖得几年,你别听庆丰那孩子胡说,以为我命不久矣,没有那么严重。”他这样说着,却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郭惠妃心头一跳,几乎想要上前去搀扶他,可却最终站在原地没有动。

        李未央看在眼里,不禁微微地叹息,若说郭惠妃对此人无情,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按照郭惠妃的性格,她若是不喜欢襄阳侯,不挂念着他,怎么可能冒着这样的危险来见他呢。郭家每一个人都是重情重义的,尤其,对于放在心中的人,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怀。可是,当对于家族的责任心和爱人之心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总是会选择前者而放弃了自己的感情,就像她的二哥,也是一样。

        却听到游夙慢慢地道:“你处境艰难,无论如何是不该来的。”他叹息一声,口气越发沉重:“我知道,你其实对于权势名利,并不重视。只不过,身在深宫之中,想要脱身,也是绝不可能了,虽然郭家有一定的实力,可是怀恨你的人,一定还有很多,听说静王元英文武双全,十分聪慧,这样一来,他所受到的嫉恨也就更多,你这些年过得并不容易,我也帮不了你太多。”他的态度不像是对待旧情人,倒像是对待一个寻常的朋友。

        郭惠妃却只是微微一笑:“你不必替我担心,进宫的时候你安排的那些人,现在都还忠心耿耿地跟在我身边。而且,我对荣华富贵并没有野心,不需要殚心竭虑,也不需要勾心斗角,只要安心安分守己就可以安享富贵,这样的日子,我十分满足了。”

        游夙却笑了起来,显然并不相信郭惠妃所言,这些年来,他纵然不知道郭惠妃究竟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却也知道裴皇后势大,宫中权力倾压,郭惠妃毕竟是苦苦挣扎,早已经精疲力竭,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不肯来见他。

        郭惠妃看着他鬓间的青霜,语气之中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哽咽:“如今我没有什么牵挂,唯一觉得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所以这一回我出宫,终于还是想要来见一见你,你,可还恨我吗?”

        游庆丰和李未央听到这样,面上却是说不出的复杂,两人对视一眼,游庆丰先别开了眼睛,此刻,他再也不能说郭惠妃对她的义父是毫无感情的,因为他自己也有眼睛,能看出惠妃的表情,那眉间痛彻心扉的模样,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也不能否认的。但那又如何呢?若非为了郭惠妃,义父何至于沦落至此?

        游夙的声音平淡清雅,他回答道:“我从来都不曾恨过你,我们分开之时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今生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这是你的选择,只要你无悔,我有什么可以指责你的呢。这些年来我始终等着和你重逢的机会,你别笑我,有时候我连做梦,都想到你的模样,想到你当年对我说,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抛弃家族,抛弃你的父母兄长,和我一起,那时候的我,或许曾经怨怼过你,可是现在,我已经明白你的心情了。其实,不管过了多少年,我问你一句,你可还后悔么,你回答我的都会是不后悔三个字。你是郭家的人,我早应该知道,你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本来心中就不该抱着那样的奢望。”

        郭惠妃听游夙这样说着,面上不禁露出了迷茫怀念的神色,良久才叹息道:“你说得不错,没有什么好怨恨的,一切都只是命数而已,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既然你不肯怨恨我,那么,就好好的治病,放下心结,你的年纪并不大,将来还可以再找一个合心意的人,陪在你的身边,让她照顾你,我在宫中也能觉得心安了。”

        游夙却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并不悲凉,可是在这寂静的时分听起来,却让李未央觉得心头微震,游夙的声音很清淡:“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曾经答应过你,要为你张开羽翼,遮风挡雨,除了你以外,我不会再娶另一个女人。你不要误会,我说这些话,并不是怪你,只是实话实说,如果我娶了别人,却不能用待你之心待她,岂不是害了别人,这才是我终生不娶的原因,并非是为了你,只是为了我自己,你可明白么。”

        在这一瞬间,李未央只觉得心头震动,她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襄阳侯这样痴情的人,被对方背叛,还一直牢牢的记着,甚至终生不娶。当对方再一次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没有丝毫的怨恨,竟然用这么清淡的语气,说着这么惊心动魄的话。郭惠妃良久没有说话,屋子里突然响起游夙越发浓重的咳嗽声,仿佛撕心裂肺。郭惠妃再也顾不得许多,上前搀扶住了他:“我听游公子说,你病得很重。”

        游夙淡淡一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的病情我很清楚,不会有大碍的,你且走吧,不要在这里逗留太久,见你一面,我便已经很安心了。”

        郭惠妃却握住他的手腕道:“你说谎,你是想要我离开,自己好安安静静的去死,是不是!”

        游夙半天都没有说话,直到再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和郭惠妃的对视。

        他垂下头道:“我没有骗你,真的没事。”

        郭惠妃却突然笑了起来,慢慢地道:“你是什么样的个性,我还不了解么,过去你说,不论多少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在这里等着我,可是你刚才,却有让我安心回宫,再也不要想起你的意思,若是你身体康健,或是哪怕还有一丝复原的希望,你是绝不会这么对我说的,不是么。”

        李未央闻言,看了那游庆丰一眼,却见他目光之中,流露出巨大的悲痛,李未央不禁轻声地问道:“你父亲他……”

        游庆丰低下眼睛,俊美的面容在烛光之下映出了一丝悲伤:“太医已经说过,父亲的寿命也就在这一两天了,这才是我急于让郭惠妃来见他的原因,无论如何,我要圆了他这最后一丝心愿。”

        郭惠妃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游夙抬起头看着她,双眸映着烛火,越发的流光溢彩,全然不似将死之人的暗淡,他慢慢地道:“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姑娘,活泼开朗,又十分的害羞,不喜欢琴棋书画,天天喜欢舞刀弄枪,你还用剑指着我说,总有一天,要将我这高手打败,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我却已经虚弱得连剑都已经举不起来了。”

        郭惠妃却只是不断地流下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游夙突然提高了音量:“庆丰,你不要再躲了,出来吧。”墙壁这头的李未央和游庆丰都是一惊,游夙不禁笑道:“好了,出来吧。”他这一声却是比刚才那一声更高,游庆丰不得已,转动了一下机关,只见墙壁慢慢地打开,两间屋子这才连通了起来。他大跨步地走了进去,一下子跪在长椅面前,低声地道:“父亲,请您饶恕儿子的罪过。”

        游夙轻轻地叹息道:“你这个傻孩子,我早已跟你说过,不要为我去做这些事,你把惠妃娘娘逼到这里来,想必是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还不快向她赔罪!”

        游庆丰咬着牙齿,目光之中似有泪光,他低下头,向郭惠妃叩了一个头道:“游庆丰无礼,请娘娘恕罪。”

        郭惠妃望着这一幕,却是良久没有说话,最终她叹息一声说道:“也罢,你起来吧。”事实上,她能够体会对方的心情,若是换了她,亲人被一个人害成这样,她也会不惜一切向对方报仇的,更何况,游庆丰说的也是事实,她和襄阳侯当年的却是有一段旧事,这是无论如何也湮灭不了的。

        李未央走了过来,只是微微含笑,向游夙行礼道:“郭嘉见过襄阳侯。”

        襄阳侯抬起眸子看了她一眼,不禁微微含笑道:“早就听说郭兄找回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好,果然是个好姑娘。”他说完这句话,便转过头去,看着游庆丰道:“我要你发誓,我死之后,绝对不可以做出对惠妃娘娘不利的事,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的。”

        游庆丰目光之中闪现出巨大的悲痛,他举起手掌,朗声道:“我游庆丰在此发誓,若是今后对惠妃娘娘做出不利的事,则千刀万剐,利剑穿心,不得好死。”

        游夙这才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个孩子,怨恨之心太重,我早已经说过……”他话还没说完,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游庆丰着急地上前道:“父亲,都是儿子的不是,你不要生气。太医早已经嘱咐过,你不可以动怒。”然而此刻,游夙的气息已经变得微弱了,他也不拖延,坦然地道:“大限将至……我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也好放心,庆丰,有些事情,我要关照你。”

        游庆丰低声道:“但凭父亲吩咐。”

        游夙看了惠妃一眼,淡淡地道:“娘娘,你该回去了,我们父子俩,还有话要说。”显然,是已经下了逐客令。

        郭惠妃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泪光已经渐渐消失:“好,我该走了,你好好养病吧,改日我再来看你。”她说改日再来看他的时候,李未央却觉得心头漫过一阵惋惜。她知道,这改日,是再也不会来了,一旦回宫,郭惠妃便再也没有见到襄阳侯的日子,更何况,他已经是病入膏肓之人,也不过就在这几日了。郭惠妃和李未央相携着离开了屋子,却站在台阶前,没有离开。

        屋中游夙向游庆丰低声地道:“我这一生遭遇坎坷,但也全是咎由自取,与人无由,你是我的义子,希望在我死后,你可以将我的尸骨焚化成灰,一半带回故乡,但我已无颜葬在游氏的祖坟,请你将我埋在可以望见先父陵墓的山岭之上,让我可以再九泉之下可以为游氏守灵,以示我不忠不孝的罪过。”

        李未央站在外面,听到里面之人这样说,不免叹息一声,她可以想见,游夙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他一生未娶,没有亲生的子嗣,这在于大都贵族而言,是断子绝孙的罪过,正是如此,他才会说自己不忠不孝。

        游庆丰声音不大,却是压抑着哽咽道:“儿子不敢不从命,只是,为什么只是一半的骨灰呢?”

        游夙微微一笑道:“我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请你替我去做一件事情。我答应过要一辈子守着她,却是做不到了,你替我将另外一半的骨灰埋在可以望见宫门的山坡之上……”他的声音渐渐低不可闻,郭惠妃转身下了台阶,不再去探寻对方究竟说什么了。

        风吹起惠妃身上的披风,李未央看着她,从她的静默之中仿佛感到了一种难以压抑的悲伤。此刻,一片漆黑,只有那书房之中的烛火,散发出昏黄的光,淡淡地照着庭院里的一切。郭惠妃就这样站在那里,吹着冷风,一直一直的不说话。李未央有一瞬间,几乎以为惠妃在哭,但定睛看时,她的脸上,却没有眼泪。郭惠妃转过头,望着那间房间,仿佛要将那一切深深地印在自己的心底一般。

        “娘娘,回去吧。”李未央轻声地劝说道。

        今日一见,一则是解开惠妃的心结,二则是了断这段孽缘,若是此次不来,郭惠妃的心中,将永远留着这么一个毒瘤。日子久了,伤势只会不断的严重,将来被有心之人抓住了把柄,她怕是因为内疚,终究会承认。

        “嘉儿,我曾经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拆散一对情侣,为什么明知道我与他情投意合,也非要逼着我进宫不可,可是现在,我明白了。”郭惠妃的声音,仿佛如同梦呓。

        “娘娘……”李未央不禁轻声地道。

        “刚才他说得不错,这是他的命,也是我的命,除了命,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听到郭惠妃这样说,李未央望着对方,此刻也是无言。

        如果说一个人的命数真的能逼人到这种地步,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打破它呢,难道天命真的是不可更改的么?不,若是天命不可更改,她李未央早已是一抔黄土。只不过,她与郭惠妃不同,她无牵无挂无亲无故,没有忌讳,更加没有牵绊,没有人可以阻止她复仇的脚步。但是郭惠妃呢?她有家族,有责任,有不可甩脱的东西,这些是深缚在她骨子里,不可磨灭的。即便她当初选择与襄阳侯私奔,如今也依旧会后悔,因为这样一来,她会连累整个郭家。她真的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吗,恐怕也不一定吧。

        郭惠妃突然转过身来,正视着她,微微一笑道:“走吧,不管怎么样,我有了这一个晚上,我很快乐,真的,一切都已经放下了。”风吹起她黑色的披风和长发,瑟瑟作响,在这一刻,她的肌肤宛如白玉。

        黑棚马车再一次行驶起来,只不过刚走到街口就被人拦住了,一群护卫冲了过来,将马车包围起来。有人呵斥道:“什么人,还不赶紧下车!”

        车夫惊慌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对方冷笑一声道:“你们冲撞了公主的銮驾,还不快滚下来,向公主道歉!”

        这边的马车夫立刻发现对面那辆马车便是临安公主府的车驾。他吓了一跳,快速地跳下马车,低声地道:“公主殿下,我家主人无意当中冲撞了您的车驾,请您恕罪。”

        那辆华丽的马车帘子掀起,露出了临安公主一张美丽的面孔,她冷笑一声道:“是吗,那就让我看一看,这马车之中坐的是何人,为何深更半夜,从襄阳侯府中出来呢。”她一边说,一边向身边的护卫使了个眼色,那护卫飞身上去,一脚踢开车夫,毫不犹豫地掀开了车帘。临安公主冷笑,李未央,这一次还不捉住你的把柄吗?!

        马车之中,却是一个须发洁白的男子,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垂髻的童子,那童子见到对方二话不说便掀了车帘,不由怒道:“你们无缘无故来掀帘子,这是何意!”

        临安公主脸色微微一变,她不由恼怒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从襄阳侯府出来!”怎么会这样?她心中不免疑惑,原本她一直派人盯着郭府,早已笃定郭惠妃一定会去见那襄阳侯,却不料,等她截了马车,马车里根本不是郭惠妃也不是郭嘉,而是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人。此刻,她怎么能不心生愤怒,怒形于色呢?

        那须发皆白的男子下了马车,抖了抖身上的袍子,恭敬地向她行礼道:“公主殿下,下官是太医院的太医,深夜出诊,却不小心惊动了公主的銮驾,请公主见谅。”

        临安公主眉心隐隐一跳:“你是太医?”

        老太医心头纳闷,不由地道:“是啊公主,我不是太医,又是什么人呢?”

        临安公主冷哼一声,摔了帘子道:“回府!”

        那老太医莫名其妙地看着一群人冲过来,接着又毫不留恋地离去,不由转头向童子道:“你瞧,这是怎么回事?”

        那童子更是纳闷,抱着药箱,一脸莫名的样子:“**,这临安公主也太霸道了,咱们不过是襄阳侯府看诊,她至于露出这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么,好像抓住了什么天大的把柄一般。”

        老太医摸着胡须叹息道:“这临安公主啊,咱们可吃罪不起,还是赶紧回去吧。”说着,他转身上了马车,驱使着车夫离去。

        不远处,一个华服男子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他轻声地一笑,道:“未央,你看,临安公主可一直在盯着你哪。”

        李未央这时也从黑暗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叹息了一声道:“是啊,只是不知道当她回府的时候看到清平侯夫人又会作何感想。”

        元烈微笑道:“她煞费苦心地教唆着清平侯夫人来要你的性命,如今功亏一篑不说,今晚上还扑了个空,回去见到那罪魁祸首,还不定要怎么折腾呢,你这样做也没错,免得脏了自己的手。”

        李未央只是语气轻快地道:“见了老朋友,临安公主该高兴才是啊。”

        元烈凝眸望着李未央,不禁笑了,李未央想了想,却叹息了一声道:“游庆丰也不是什么好人,若非如此临安公主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府门前呢,想必是他通风报信,想要给郭惠妃一个教训。”

        元烈冷哼一声道:“不只是教训这么简单,被人发现惠妃娘娘深更半夜来到一个臣子的府上,恐怕,这惠妃的位置不保不说,还要连累整个郭家,姓游的这小子,心胸还真是狭窄,跟他爹比起来,完全就是两样人啊。”

        李未央微笑道:“若是我的父亲心心念念,为了一个女子,弄得形销骨立、命不久矣,我也会想方设法的报复她的。的确是郭家愧对于人,所以之前游庆丰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也并不怪他。但郭惠妃已经尽了最后的力量,他刚才若真的有悔过之心,就该告诉我,临安公主在外面守着,何故去发什么劳什子的毒誓呢,简直是掩耳盗铃,多此一举。现在看,表面是临安公主利用了他,实际上,还不知道是谁利用了谁,这出戏,可有得瞧了。”她说着,微微一笑,眼眸在黑暗之中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她不禁回头,望向高高挂着灯笼的襄阳侯府,看来不光是临安公主,连这个小侯爷,也绝不能留了……

        ------题外话------

        小秦:过渡章节结束,明天开始咔嚓咔嚓咔嚓

        编辑:咔嚓女主还是咔嚓临安?

        小秦:都咔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全文完!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