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14 嫌隙初生

    庶女有毒

    214 嫌隙初生


        大火过后,皇帝做了四件事。第一,告太庙。到太庙祭祀祖先,汇报这次的火灾,皇帝因为自己的身体不佳,整件事交给了太子代为处理,第二,皇帝亲自写罪己诏,写明火灾是自己的罪过,愿意承担责任。第三,要求满朝文武三品以上官员,各抒己见,为此次突如其来的大火谏言纳策。在历史上,皇帝因为一场大火而颁发罪己诏是第一次,而临安公主为了复仇不顾一切,做出了不能挽回的蠢事,在这一件事上,她不懂得人情,也不懂得皇帝的心,灵塔并不是普通的佛塔,而是**的标志,是越西皇族的象征,皇族在那里祭祀,供奉舍利子,风光而神圣,是绝对不可冒犯的。

        皇帝做的第四件事,便是惩罚当天纵火的人,虽然大家都知道纵火的人是临安公主,可是她早已被撕成了碎片,谁也不会再去追究她的过错。目光便放在了临安公主府与她同去的那些护卫身上,大部分的护卫都因为与百姓发生冲突而被杀死,仅剩的几名就当成了罪魁祸首被处决了。

        此时有人上书参了襄阳侯一本,说他当年修建灵塔之时,过分注重美观,用的都是极易燃烧的材料,这样一来,他就变成了有罪之臣,只可惜襄阳侯已死,不能再做惩罚,父亲犯罪儿子同罪,所以皇帝便下旨将他的义子革职查办,并且最终流放,永不叙用。游庆丰是何等骄傲的人,年纪轻轻就受到这样的委屈,在流放的途中,便服毒自尽了,这样整个事情才告一段落。

        雅间之内,李未央听完了旭王元烈的话,只是淡淡地一笑道:“游庆丰是你派人动的手吗?”

        元烈的笑容十分狡黠,语气却有些冷漠:“他之前故意放出消息给那临安公主,本就没有存什么好心思,我给他一点教训也是应该的。只不过他自尽这件事,还真不是我动的手。”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若他当时没有发下那条毒誓,我也不会迁怒于他,怪只怪他心胸太过狭窄,又出尔反尔,明明已经答应了襄阳侯不再怨恨,却还是心怀怨恨,意图不轨,如此也是他应得的下场。”说着她已经站了起来,向窗边走去。

        他们现在正是位于一间酒楼的二楼雅室之中,楼下便可以看见车水马龙的大街,小贩们在街边叫卖着,美丽的小姐们蒙着面纱在人群之中时隐时现,不时还有银铃般的笑声夹杂在市井的喧闹之中,李未央的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幕上。

        元烈瞧她神情似有异样,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顺着她的目光,只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小女孩正蹦蹦跳跳牵着自己父亲的手,她的右手里还举着一支糖葫芦,兴高采烈的摸样。那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只是,李未央为何会望着她呢?她有什么特别的吗?元烈皱了皱眉头,脑海里电光火石般地闪过一个念头。他望着李未央,却是淡淡一笑道:“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你在这里稍等我一会儿。”

        李未央像是被惊醒了一般,这才望向他,目光之中露出几丝疑惑,元烈也不解释,只是笑着对她说:“你一定要等我。”

        李未央看着他离去,神情之中便有些莫名其妙,她看了一眼赵月道:“他有什么急事?一定要现在去办吗?”

        元烈和李未央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会提起有什么事。可以这样说,只要能陪伴李未央,他便可以将所有的事都放在一边,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李未央不免觉得奇怪。

        赵月想了想却也是摇头道:“小姐,奴婢也不知道旭王殿下有什么事,如果你想知道,我不妨跟去看看?”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算了,让他去吧。”说完,她的目光便投向那边的小女孩,此刻那孩子看中了一个旋转的风车,便央求自己的父亲想要买下来,撒娇不成便在摊子前面转来转去,舍不得离去,李未央目光变得越来越柔和。

        赵月望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也流露出一丝疑惑,随即她很快想到了什么,心头不禁明白过来。那对父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了,李未央却还是沉默望着,不知过了多久,雅间的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元烈已经大跨步地走了进来。

        李未央回头望了他一眼,却是怔住了,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元烈手中的小男孩,大约四岁左右,眼睛大大的、黑黑的,脸颊红润,皮肤雪白。这孩子一看到李未央,立刻向她伸出了手,李未央心头一痛,快步地走了上去,自然而然地接过那个孩子,紧紧地抱住了他,随即她抬起头看了元烈:“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这孩子自然是李未央的亲弟弟李敏之。在这之前,她一直将他寄养在别院,托了信任的人来照顾,这件事情她甚至连郭家人都没有提起,只有元烈才知道,可是,他怎么会将他带到这里来呢?

        元烈笑嘻嘻地道:“我瞧你刚才瞅着那小女孩目不转睛的摸样,就知道你想起了这个小子,所以特意带着他来找你。”

        敏之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李未央的脖颈,那模样十分不安,仿佛他的姐姐很快就会消失不见一样。李未央心头有一丝难过,事实上,她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自己的弟弟,也许在她内心深处,始终都觉得谈氏和老夫人的死都和她李未央有关。的确,若非她过于专注报仇,轻忽了对他们的保护,何至于被裴皇后得手呢?所以她每次看到这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就会觉得越发的照出自己心底的丑陋和不安,以及那深深的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抹去的愧疚感。

        李未央的眸子黯淡了下来,就在此时,一只手按在了她的手腕之上,抬起眼睛,那人对她微笑道:“不要自责,当时若你在那别院之中,也只会与他们一起死去,你救不了所有的人。”

        望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眸,其中有无尽的深情,李未央一怔,随即她心头涌上一阵暖流,笑了笑道:“我没事,你不必为我担心。”

        在李未央与元烈说话的时候,李敏之歪过头,看着元烈,露出好奇的神情,李未央这才注意到元烈手上竟然出现了一口牙印,她不由地失笑道:“敏之,你咬了哥哥吗?”

        李敏之扁了扁嘴巴,水汪汪的眼睛里浮现出了泪光,脸也鼓成了包子状,看来是不喜欢这个元烈。

        元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上的齿痕,道:“这小子真是彪悍,我只不过将他提了起来,他想也不想就给了我一口,看,都要出血了。”说着,他故意把手放到李未央的眼前晃了晃,仿佛故意让她心疼似的。

        李未央看了一眼,小孩子咬的伤口又能有多严重呢?所以她只是笑了笑道:“敏之,下次有人来抱你,光咬他是没有用的,更何况你咬的也不是地方,若是刚才你一口咬到他的耳朵上,再使点劲,他的耳朵可就没有了,这才叫报仇呢。”

        元烈不禁吃惊地看着李未央道:“心肠如此之狠,这是在教坏小孩子吗?”

        李未央瞪了一眼元烈,只对着敏之道:“姐姐陪你出去玩,好不好?”

        赵月看到这一幕,心头不禁感叹,这大半年以来,李未央没有对李敏之表现出十分的亲近,这固然是有她的心结在,也是因为敏之在遭遇创伤后对于李未央过于依赖,而他的这个姐姐又不是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所以姐弟两之间,反倒不如敏之和小蛮之间的感情好。事实上还要多亏了小蛮的陪伴,敏之的性情才逐渐的开朗起来……这些日子不见,敏之似乎更加的依赖李未央,抱着李未央的脖子死活不肯下来,李未央也难得这样亲热地搂着他。

        一行人上了市集,李未央一边指着街边小贩卖的东西告诉敏之,一边分神和元烈说话,她一直面带微笑,显得十分温柔。

        “姐,那是什么?”敏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不远处。

        元烈戳了戳他的脸颊道:“这都不知道,那是烧饼。”

        敏之吸了吸口水,李未央一笑,便吩咐赵月道:“去给他买一个吧。”

        烧饼到手,敏之又看着而旁边的麦芽糖,露出了十分垂涎的神情,元烈用力捏了捏敏之的脸颊:“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的贪吃,走一个摊子,就要买一件东西,我怕你还没有走完这条街,手上就全满了。”他手上用力,敏之却不怕他,反倒咯咯地笑了起来,伸出小胖爪子,扒了元烈的手,可是元烈又怎么会让他扒呢?索性伸出手挠他的痒痒,敏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吱哇乱叫地往李未央的怀里缩去。

        元烈将敏之从李未央的怀里抢了出来,一把扶上自己的肩膀道:“他这么沉,还是我来抱着吧,手酸。”李未央望了他一眼,他却把敏之搂得紧紧地道:“走吧。”说着,他还伸出手牵着李未央的一只手。李未央微微一愣,在人群之中却没有拒绝,看着元烈的笑容和敏之兴高采烈的模样,李未央的心头不禁也流露出了一阵暖意。

        敏之呆在元烈的肩膀之上,非常开心地四下张望,这些日子以来,他看见的除了负责照顾自己的婢女之外,根本没有外人,那些人受了李未央的吩咐,从来不让他往外跑,所以他看到这么多的新鲜事物,不由得兴高采烈,很是兴奋。但他毕竟是小孩子,在元烈的肩头待了一会儿,便觉得十分的腻味,开始摇头晃脑地想要下来,非要离开元烈自己走。元烈放下了他,谁想这孩子没跑几步,连鞋子也掉了,元烈无奈蹲下了身体,将敏之揽在怀里,认真地给他穿鞋子。阳光照了下来,显得他格外的温柔。

        李未央望着这一幕不禁怔住,在她看来元烈是很不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敏之这样时而高兴时而古怪的性子,有时候连她都拿捏不住,可她想不到元烈竟然能这样照顾敏之,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用说,她也知道。

        看到敏之身上的衣服松了,李未央也走过去,将敏之的盘扣扣紧,这才点了点他的头道:“以后要出门必须等姐姐一起,不可以自己乱跑。”敏之却咯咯地笑了起来,搂着李未央的脖子吧唧一口,这动作十分的突如其来,李未央愣住了。

        元烈不禁吃味地抱怨道:“这孩子可真是得寸进尺,我都没有这份殊荣呢。”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到一道闪电至云层破开,撕开了天界,十分的耀眼。李未央赶紧捂住了敏之的双耳,只听见天空又是一声巨响,随后不断传来“轰隆隆”的闷响,让人觉得心惊胆战,似乎是要下雨了,人群开始纷纷地奔跑起来,市集上的小贩开始忙着收拢摊子,父母们忙着寻找自己的孩子,拉着他们回家,不多时就见到豆大的雨滴往下落。李未央有些愣神,元烈已经一手把敏之抱起来,一手拉着李未央飞快地走到了廊下,很快那雨便落了下来,雨声哗啦啦地越下越大,李未央看着元烈被打湿的侧脸,不知为何神色柔和了许多。

        这时,敏之望着李未央道:“姐姐,你还走吗?”这声音怯怯的,那一双小手伸出来,紧紧的抓住了李未央的袖子,李未央心头一暖,却没有说话。她现在生活在郭家,实在没有办法带着敏之,可是继续让他呆在外面,不能照料他、也不放他出去,终究会惹出祸端来,就算平安无事,敏之没有人教养、陪伴,之后会长成什么样呢?李未央心头不禁陷入两难,这是她第一次变得犹豫。

        元烈拍了拍敏之的头道:“跟哥哥回府去住,好不好?”

        李未央一愣,望向他道:“你要将敏之带回去住?”

        元烈微笑道:“这孩子跟着我混,将来一定是玉树临风,人见人爱,我会请最好的夫子,将他教得文武双全,也省得他整天关在小院子里,不傻也疯了。”

        李未央听到这里,目光之中更多的是犹豫,旭王元烈若是莫名其妙的收养一个小孩,这个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引起轰动,而且旭王府也未必可以安枕无忧,想到老一辈旭王留下的那些谋臣,李未央不免摇了摇头道:“敏之身份来历不明,那些人一定会大做文章,说不定那些恶毒的人说你没有娶正妃,就已经有了私生子。”

        元烈带着温柔笑意,目不转瞬地望着她,而眼光却认真,道:“我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旭王一直不肯娶妻,又和老王妃闹得很僵,这事早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外面的人说他不孝的人有之,说他浪荡的有之,嫉妒他的人有之,当然,忌惮他的人更多。

        李未央摇了摇头:“不光是这个问题,我也不想与敏之分开。”她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敏之委屈的神情,终究道:“我要带他回郭府。”

        元烈不禁一愣:“你要带他回郭府,现在?郭家人如何大度,这孩子都不是姓郭的,你觉得这合适吗?”

        李未央摸了摸敏之被雨水打湿的前额,微笑道:“敏之是我的弟弟,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我会向郭夫人解释,也会将敏之带在身边好好的照顾。”

        元烈望着她,欲言又止,他总觉得这个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会比较好,何况,这孩子留在旭王府,李未央自然要来见他,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更多相处的机会,当然这点狡黠的小心思还没有实施,就已经被李未央扼杀在摇篮里了。只有长叹一声:“也罢,如果齐国公府不肯接受他,就把他再送回我这里就是了。”

        李未央没有回答他,静静的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蓦地,他探身过来,距得那样近,热气直直的吹进了她的颈间,她不禁起了一阵奇异的战栗。

        “我们这样,像不像一家人?”

        一瞬间李未央气息凝滞,一层血色在脸上薄薄的渲染开了。元烈浅淡的三分笑意出现在唇畔,话也说得极轻快:“等报了仇,我们要一起生活。”

        措手不妨的直白,却让李未央迅速的冷静下来。她的嘴巴张了张,慢慢地才发出声音,神情镇定地道:“那就等我报了仇再说。”可是,她的心跳,明显加快了。

        雨停之后,李未央与元烈分开,带着敏之回到了齐国公府,郭澄看见她带了一个孩子回来,面上露出十分的惊讶,而郭夫人看着敏之,更是露出震惊的神情。

        郭澄看了郭夫人一眼,不免有点担心,他开口道:“嘉儿,这孩子是……”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他是我养母的儿子,也是我的弟弟,他叫李敏之,之前怕母亲不能接受这孩子,我便一直把他养在外面,但我现在觉得他还是留在我身边照顾最好。”

        郭夫人看着李敏之的眼光十分的复杂,她只觉得对这孩子有点排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李家。在她的心里一直有种恐惧,她觉得郭嘉从小在李家长大,对那养母的感情深过自己,这其中有母亲的嫉妒之心。虽然她感激对方照顾自己的女儿,而心中却对郭嘉不能在自己身边成长不能释怀,如今看着李未央对孩子十分照顾的模样,心里有点难过,又有点酸涩。说到底,郭夫人恐惧的,是在郭嘉心中自己的个生母比不上养母。这种心情,其他人是无法理解的。

        转念一想,嘉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她如此重视养母的孩子,正说明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孩子,自己不应该感到难过,而应该帮她好好照顾敏之才对。这也算是还了李家曾经照顾自己女儿的恩情。她不再多想,而是笑道:“嘉儿,把这孩子带过来,让我瞧瞧。”

        李未央把敏之带过去,郭夫人看看这孩子,见他眉清目秀,一双眼睛又是十分的动人,越看越喜欢,不由把他抱在怀里。敏之看郭夫人对他十分的喜爱,不禁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显得那张小脸更加的可爱。他手一挥,却不小心把郭夫人的发髻弄散了,一根簪子掉了下来,青丝一下子垂落。

        郭夫人却没有恼怒,反而笑了起来,继续逗弄着敏之道:“咱们府中好多年没有这么小的孩子了,你们俩也来看一看,这孩子是不是十分的可爱?”

        郭家的两个儿媳妇看到这种情况都走了上去,她们两人都还没有怀孕生子,但是出于天生的母性,对孩子都是十分的喜爱。尤其是陈冰冰,她刚才便认真望着,听到郭夫人招呼,迫不及待地快步上去,几乎是拉着李敏之的手不肯放开,甚至当堂解下腰间的玉佩塞在敏之的怀里,欢喜道:“嘉儿,我以后可以经常来陪这孩子玩么?”

        李未央望着自己的二**,微微一笑道:“只要二**愿意,随时都可以。”

        郭夫人却显然并不赞同,道:“这孩子可不能留在嘉儿的院子里,他们年纪相差悬殊,外人要是知道,怕是得传出什么闲话来,这样,咱们对外就说这孩子是我的义子,收养下来的,反正,我经常去看望那些贫苦的孩子,外人也不会怀疑的。”

        李未央闻言一怔,她没有想到,郭夫人会这么体谅她,这么快就接纳敏之,那么,她长久以来的犹豫又是为了什么呢?想到这里,不禁觉得可笑。李未央到底是个多疑的人,她还不能完全体会郭夫人的心,事实上,只要是她喜欢的,郭夫人没有不同意的。

        郭澄微微一笑上前道:“母亲说得对,敏之这孩子,还是不要留在嘉儿的院子里来养,依我看交由母亲来抚养最为合适,反正我们三兄弟经常都不在家,母亲一个人也是寂寞,就让这孩子陪着她。”江氏和陈氏闻言都不禁露出喜悦,陈冰冰迫不及待地道:“也让我来帮助照顾好不好?”

        郭夫人笑道:“当然好了,让你们也学着怎么照顾孩子,将来有了自己的子女,才不会忙得手足无措。”

        江氏因为年纪长些,就只是微笑,并不作声。陈冰冰的面上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羞涩道:“母亲,你又拿我打趣了。”

        李未央望了这两个**子一眼,不禁叹息了一声,两位兄长驻守在外,夫妻都是聚少离多,所以二人迟迟都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才使得她们对这李敏之如此的欢喜。

        郭敦在旁边不怕死地问了一句:“妹妹,这孩子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闻言,郭澄从背后踢了他一脚,恼怒道:“呆头呆脑的胡说些什么?这孩子如今都四五岁了,妹妹哪里来这么大的私生子?”

        郭夫人也恼怒,不禁斥责道:“你这孩子,怎么总是说些胡话!”

        郭敦却是哈哈大笑道:“妹妹若是早有心上人,快点成亲,过不了几年,孩子也会有敏之这么大的。”

        郭夫人听到这句话,却是触动了心事,郭敦说得不错,李未央若是早日成亲,她也能早点有外孙抱。可是瞅眼前这局势,静王和旭王都是虎视眈眈,让女儿自己作抉择,她又仿佛总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倒叫她这母亲跟着着急。孩子虽然不大,可总是要早日择婿嫁出去,才算了了她这一桩心事。

        下午,静王元英满面欢喜地捧了一样礼物入了齐国公府。郭澄迎上来,望着静王一脸高兴的模样不禁笑道:“今天怎么这么开心,难不成有什么好事么?”

        静王脸上的微笑仿佛比往日热切两分,更加显得神采飞扬,俊美逼人,他掀开了礼物之上盖着的丝帕,献宝一般的地给郭澄看。

        郭澄一看却是愣住了:“这是上古名琴震雷么?”

        元英似乎更加得意,他点头道:“是,这把琴已经失踪了足足有六十年,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多方的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位制琴的大师,原来这琴一直被他收着,从不肯轻易示人,我提出一千两黄金的价格,他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卖给我,软磨硬泡,足足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他才肯将这琴给我。”元英说完,他身边的随从却道:“三公子,您是不知道,我家殿下为了弄到这把琴,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最后是用他最心爱的一幅珍品画作去和那琴师交换,人家才肯换给他呢,哦,对了,还有一座大宅院……”他话还没说完,却被元英一瞪。元英呵斥道:“真是俗气,你计较这么多做什么。”

        那随从多年来跟在元英身边,向来是最得力的,所以壮着胆子说了这话。见元英不悦,便赶紧住了口,讨饶道:“我的好殿下,做了好事您还不敢让人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奴才只是见不得您费心费力还藏在暗处啊。”

        元英却不再理会他,只是冷哼一声道:“就你多嘴,还不退下。”

        那随从听到静王这样说,便知道他是不生气了,只是笑嘻嘻的垂手而立。

        郭澄望了那古琴一眼,却道:“这把琴,不是送给我母亲的吧?”郭夫人擅长弹琴,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过去齐国公也曾经为了爱妻不知道收了多少名琴,用来讨她欢心,这也是世人皆知的秘密了。

        元英却是一怔,面上不禁闪过一丝微笑道:“舅母那边,自然有舅舅去献殷勤,我又何必多事呢?这把琴是送给嘉儿的。”

        郭澄却是笑容微微收敛,随即若有所思的地望着元英道:“静王如此费心,只是为了送一把琴么?”

        是送琴还是送情,恐怕连元英自己都说不清楚。他费尽心思地寻来这把琴,就是为了送给李未央,甚至没有去思考自己这种举动的原因。他只是想做,就自然而然的去做了,跟他过去算计别人、步步为营却是另外一种感觉。这是他第一次随心而为,也是他第一次送给喜欢的姑娘礼物,没想到,这感觉还不赖。他想着,笑容不禁更甚道:“送这琴也不过是想让她高兴,我想她应该会喜欢这礼物的,你带路吧。”

        郭澄不禁摇了摇头,看向元英,露出的却是欲言又止的神情。元英瞅着他神情古怪,不禁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郭澄扬眉,面色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安:“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妹妹吧?”

        元英不由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至理名言,郭澄,你我兄弟多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么,若是我不喜欢郭嘉,又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寻来礼物送她,这么多年来,你可曾见到我对其他女子这般费心吗?”

        郭澄的笑容不由变得冷淡:“我怎么会知道,人心隔肚皮,也许,你是为了我郭家的支持……”他话还没有说完,却看到元英冷下了面孔。

        元英淡淡地道:“若是为了赢得舅舅的支持,多的是其它的法子,没有必要去追求一个对我这么冷淡的女子,我元英还不至于下贱到那种地步,若不是真心喜欢她,我何必费尽心思。从前我以为你很了解我,可现在,你却让我失望了。”

        郭澄却是一笑,通过刚才的试探,他已经很明白元英的心意,看样子他对李未央的确是动了真心的,只是郭澄不知道该怎么去提醒这个兄弟,李未央绝对不是他可以轻易追求到的人。这种情况,还不如放弃为好,趁元英还没有陷得太深。郭澄刚想要说什么,两人却已经到了李未央的院子前,他便将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门口的婢女要通报,元英却做了个手势,向她们道:“我有礼物要送给郭小姐,你们不必惊动她,若是提前知道,那就不是惊喜了。”他的脸上,似乎还隐隐透出了几分郭澄不曾见过的光彩。

        郭澄的心中不由更加担心起来。那是他不熟悉的元英,大概在静王的生命之中,还从未有这样让他如此在意和刻意追求过的姑娘。但正是这份不同寻常,让郭澄十分的在意。两人进了院子,却看到不远处的走廊之上,李未央正静静地坐着看书,赵月则守在她的身后。赵月明显已经瞧见了郭澄和元英,正要提醒李未央,却见到郭澄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赵月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便闭上嘴没有说话。

        元英正要上前,却见到一个华服男子满面含笑地从旁边的花池走出来,他的手上还捧着一盆花。那花朵是纯白色的,花瓣十分的硕大。一大朵一大朵,团团簇簇,像极了牡丹,却比牡丹少了一份国色天香,多了一份幽静安然。

        从元烈捧着它走过来开始,便可以闻到一股异样的香气在空气之中漂浮。元英突然顿住了脚步,他静静地望着,没有出声,那边的赵月面上便露出了几分疑惑。

        元烈因为心情愉快,倒也没有注意到元英和郭澄就站在不远处。他手里捧着花,笑得眉眼生春,走到李未央面前,微微倾身,将那盆花献宝一般地放在了李未央的身前,深邃的眸子里宕起了笑容,仿佛是一谭春水,有一种顾盼神飞的味道:“你看,我都说了,这花你不会养,得我亲自来它才会开放,你瞧,漂不漂亮。”说着,元烈唇角微微向上勾起,浮出一丝笑容。

        他眼里的笑意像是掺杂了天上的点碎星光,看起来是那么的明亮,叫李未央也不禁怦然心动,这世上还没有女子能拒绝这样动人的笑容吧。李未央的唇间勾勒出一抹十分恬淡的笑意道:“十分的漂亮。”

        元烈这时候突然抬起眼角,似乎看了一眼元英的方向,低头坏笑,他拣了一朵最美的花,摘了下来,轻轻的捏在手中,片刻之后便将那朵花簪在了李未央的鬓间,微笑道:“我觉得,这样才更漂亮。”

        李未央笑容恬淡,却没有说话,她低下头,继续翻看自己膝上的书页,仿佛已经习惯了元烈的存在。他们两人之间,仿佛有一种静谧柔和的气氛,而这种气氛是外人不可以打断的,也没办法闯入。

        元英呆立在原地,那把琴被他死死地抓在手上,突然,琴弦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呜咽,却是猛地断了一根。听到这异样的声音,李未央和元烈都向这边望过来。元英向前走了一步,却又突然顿住了脚步,微笑道:“不知旭王殿下在此,失礼了。”

        元烈微笑地看着对方,一双幽邃的眸子带了一丝冷意:“不知静王驾到,有失远迎。”他说这话,俨然是一副主人的模样。

        郭澄望望他又望望元英,这一出局,该怎么解呢?元英却是很快笑了起来,他垂下眸子,望着手里捧着的琴,那笑容似乎有几分冰寒,却很快又消失不见。他抬起头来淡淡地微笑道:“嘉儿,这把琴是我千方百计寻来,预备送给你的,可刚才我不小心弄断了琴弦,这样,我回去好好的修一下再给你送来。”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面上不禁露出奇怪的神情,她只觉得面前的元英似乎有几分陌生,虽然在笑,可是那笑容之中却含了无尽的冷意。她不由放下书,站起身道:“殿下,你的好意郭嘉心领了,只是无功不受禄,这把琴看样子绝非凡品,我恐怕……”她还没有说完,元英却急急地道:“等我修好,就给你送来。”说完,他甚至连招呼也不打,转头就走。

        郭澄看到这种情况,不禁心里发急,他对李未央道:“我回头再来看你。”说完,便急急地追了出去。

        李未央望着他的背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后,她转过头来,望着元烈道:“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元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张俊美的面孔,几乎将院子里其他伺候的丫头都惊艳得顿在原地,他微微一笑道:“谁知道,可那根琴弦怎么会突然断了呢?”

        他这样一说,李未央却明白了什么,她叹了一口气道:“这真不像是元英的性格。”

        元烈望了一眼那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子,微微一笑道:“这世上的男子,若是坠入了情关,总会做出一些与他往日不同寻常的事来。”话是这样说,他心头却浮现了一丝冷意。李未央是属于他的,她无路可走,只能留在他的身边,只有他的怀抱,才是李未央最后的归宿。元英算是什么东西,也敢与他争夺吗?他绝不可能让自己最心爱的人让别人抢走。在感情的世界里,稍有退让便会万劫不复,他绝对不会成为拓跋玉的。自己爱的人,要亲手守护,别说一步,就是半厘也不能退。静王元英,若是你还是继续这样不知死活地靠近未央,就别怪我下手狠毒了……

        ------题外话------

        编辑:我看到群情激愤的书评区,原来大家对改版这么多意见啊,可怜的睿睿童鞋,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秦:==我深深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编辑:嗯,我是改版的一份子,不过头像不是我干的。

        小秦:转告你一声,渣妹们说要用推土机推倒你……

        编辑:,>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