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15 太子盛宴

    庶女有毒

    215 太子盛宴


        太子府的大厅之上,太子坐在上首,他懒洋洋地看着舞女们优美的舞姿,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在此时,一个一身灰色袍子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太子抬眼看了是他,便挥了挥手让舞女乐师都退了出去,随后他问道:“情况如何?”

        夏侯炎将手中的情报递给太子,太子看了看,目光变得极为冷凝,突然震怒一般地撕碎了纸张,过了片刻,他猛地站了起来,面目之中似有无尽的怒意。

        夏侯炎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您又何必发怒呢?”这个夏侯炎外表文弱,看起来不过是寻常儒生,可他却不是一个简单的太子府幕僚,五年前他曾中过状元,因为父亲病逝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丁忧,他回大都后反倒进了太子府中做了一个幕僚,外人看来倒是有些屈才,可事实上,这才是他更大的赌注。

        太子叹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他压抑着愤怒道:“静王、旭王和郭家越走越近,皇妹的仇何时才能报呢?”他说的这两句话看起来毫不相关,风马牛不相及,而夏侯炎却是听明白了。静王元英和郭家越来越密切,这对于太子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郭家虽然现在很安分,可并不代表他们今后不会支持静王元英夺位。但郭家毕竟是静王的母族,他们走得近不是什么怪事。糟糕的是如今还加上了旭王元烈,若他真的娶了郭家小姐,这么来说对于太子就是更加危险的事了。

        尤其还出了临安公主这件事,太子虽然面上不说,可夏侯炎却是知道,太子骨子里是极为恼怒的,临安公主是金枝玉叶、天之骄女,可是却被那群庸碌的百姓撕成了碎片。又因为她是放火在先,惹恼了整个宗室,所以连她的葬礼都是悄悄的举办了,文武百官更是无人参加,那血肉模糊的一团根本没办法入殓,就算是请来了最好的裁缝,都没有办法将临安公主的头和身体缝到一起去了,所以太子只好下令一把火烧了放到了骨灰坛中才匆匆下葬,对于皇室来说这是何等的羞辱,难怪太子如此的生气。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不必烦恼,若是你真的想要对付齐国公府,属下多的是法子。”

        太子叹息一声道:“母后不允许我轻举妄动,临安的下场你不是没有看见,我忌惮的不是齐国公府,而是那心思诡诈的郭嘉。”他提到郭嘉的时候,眉心不禁跳动了一下,显然是心中压抑着怒火。

        夏侯炎目光一凝,口中却道:“太子所说的可是那郭府刚刚认回来的小姐,郭嘉吗?”

        太子点了点头道:“这些日子我一直让你搜查她的情报,现在也该有成果了吧,你说说看吧,对此人你是如何看法。”

        夏侯炎想了想,慢慢地道:“流落在外竟然还能被大历收为郡主,可见她善于笼络人心,十分聪明,但是当我将她的资料收集起来,却发现此人最擅长的是阴谋诡计。”

        太子扬眉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夏侯炎道:“此女虽以一曲水墨舞扬名,但是琴棋书画都是寻常,在大历女子中并不是十分的出色,可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先是被封为县主,又晋身为郡主,刚开始我并不在意,觉得她不过是善于奉迎,懂得如何讨皇帝喜欢罢了,但是据现在我得到的情报看来。从她出现开始,那丞相李萧然的府上就有了很多的怪事,先是李萧然的夫人无故病死,再是那势力庞大的蒋国公府轰然倒塌,树倒猢孙散,族中子弟也都四散零落,好好的一个大家族竟然就这样土崩瓦解。不止如此,属下阅遍了大历的情报,还发现她和那大历七皇子拓跋玉似有勾结,只不过她毕竟是深闺的闺女,一般人都没有人留意这一点,若不是我细心研究,恐怕也不能发现其中的蹊跷,从这些情报看来,此女诡异阴狠,手段奇巧,公主殿下会在她手上送命倒也并不奇怪。”

        太子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疑虑道:“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夏侯炎道:“属下只是猜测,并无确实的证据,毕竟早已物是人非,又有人刻意做过手脚掩盖了当年的一切,看样子,一定是有人在暗地里保护着她。不过殿下才智过人,那郭嘉不过一介区区女子,凭借着些许阴狠手段,暂时占了上风,殿下若是真的想她死,属下可以安排一次暗杀就是,保管做的干净利落不留痕迹。”

        太子眼光之中先是闪过一丝杀机,随后却摇头道:“这郭嘉的身边且不说有齐国公的保护,还有一个暗藏的高手名叫赵月,据我的调查,这个丫头似乎和越西死士有关,实力不可小觑,再加上如今风声正紧,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临安,若是现在我们动手,且不说能否行得通,只会让更多的人以为是我和母后想要动齐国公府,所以,母后的意思是最好能够让他们起内讧,自行瓦解,这样既不会脏了我们的手,也能够给临安报仇。只不过,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夏侯炎微微一笑道:“殿下不必忧心,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办,虽然齐国公府、静王元英、旭王元烈目前结为一体,但是天底下谁没有私心呢?从情报上来看,静王和旭王对那郭小姐都十分倾心,两雄相争必有一伤,这样不就有机会了吗?”

        太子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喜悦,他不禁道:“我明白了,你是说让我们借由郭嘉一事,从中挑拨离间,想方设法分解他们?”

        夏侯炎笑容更盛,事实上他和李未央一样擅长的都是谋划人心之道,尤其做起此等事情更是十分的得心应手,他劝说太子道:“殿下若是真想为公主报仇,不妨听我的计策,保管水到渠成,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太子点了点头道:“好,就依你所言,此事交给你去办吧,不过,一定要做的干净利落,不要留下什么把柄。”

        夏侯炎恭恭敬敬的道:“属下遵命,太子殿下放心。只是皇后娘娘那边——”

        太子想了想,道:“暂且不要告诉母后,等成功了再说。”

        半个月后,齐国公府收到了太子的请帖,郭夫人打开一瞧,却是太子妃的寿辰,她面上不禁笼上一层寒霜:“嘉儿,太子怎么会给我们下帖子呢?”在临安公主死后,太子几次见面都是对郭家人冷面以待,俨然有迁怒的意思。郭夫人虽然不知道李未央在其中究竟做了什么,却也隐约猜测到,这事情怕是和自己女儿有关联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越是风尖浪口,越是要做足了面子,若是现在邀请了各大豪门,却单单不请齐国公府,且不是让人家说他做贼心虚,怀恨在心吗?他是太子,不是临安公主,所有的事情都要以大局为重,为了不让人怀疑,他只能忍下心中的恼怒请郭家一起去。”

        这话说的不错,雍文太子毕竟不是临安公主,他知道什么叫大局,也知道什么叫做戏,他不会让别人落了他的话柄,更加不会给郭家拿捏的把柄,让人说太子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所以临安公主虽然是和郭嘉结怨,太子还要表现出一副大度宽容的模样,让大家都知道临安的所作所为和太子是没有关系的。旁边的郭敦冷笑一声道:“妹妹刚刚惨死,他还有心思举办宴会,皇家的人真是无情无义。”

        郭澄摇了摇头道:“这一点老四你就不明白了,临安公主是犯了天大的罪过,皇帝不将她挫骨扬灰就是宽恕了,你没看见连丧礼都悄悄的办吗?太子当然不必守丧礼的规矩了,用太子妃的寿辰冲冲喜也好,说不准人家就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李未央心中并不这样看,她总觉得太子此时做出这样高端的姿态,背后似乎有什么深意。

        郭澄叹了一口气道:“临安公主是死了,太子还在,裴皇后也屹立不倒,所以这官司咱们还得打下去。”

        旁边郭导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不时抬起眼睛,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望在李未央素白的面孔之上,却是一副十分复杂的眼神。

        郭澄转头看见了郭导的眼神,心头微微一跳,可是等他仔细去瞧,那郭导已经低下了头,根本没有看向李未央的方向。郭澄心中暗叫不好,等到大家都散了,拍了拍郭导的肩膀道:“五弟,你该不会是……”

        郭导抬起了眼睛,猛地盯向自己的三哥,强笑道:“三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我不会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郭澄却是叹了一口气道:“没什么,心许是我多想了。”

        郭导目光变深,微微一笑道:“你没事总是殚精竭虑,我劝你还是将心思放在韩琳表妹身上,其它的就不要多管了。”

        郭澄俊美的面孔微微一红,抬起给了郭导一脚道:“什么时候编排起你哥哥我的事情来了?还不快滚。”两人说说笑笑,刚才的那一幕,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郭澄隐隐约约觉得那个念头浮现了起来,很快又被他按了下去。不会的,嘉儿虽然美丽,却也没有到了那种倾国倾城的地步,五弟向来浪荡不羁,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子倾心,那个眼神……他想到这里,却是不敢继续下去。

        太子妃寿宴那一天,齐国公感染了风寒不能出席,郭夫人便带着寿礼和几个儿女一起去了太子府,出乎李未央预料的,这雍文太子的府邸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庄严稳重,可所有陈设却十分的朴素,平常在豪门之家看到的奢华之物这里却没有,李未央不禁笑了起来。郭澄看了她一眼道:“你笑什么?”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我只是觉得,这雍文太子也太会做人了。”

        郭澄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圈,却也是抿起唇角笑了:“太子向来喜欢做这些官样文章,别人瞧见还以为他多么的清廉呢。”

        这兄妹俩正在说话,旁边却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们。夏侯炎望着郭夫人身边的那个女郎,她大概不到二十的年龄,相貌美丽,身形修长,体态优美,但是引起他注意的不是这女子的美丽,而是她那冰冷清澈的眼眸,那是让人终身难忘的眼睛,他低声地道:“这位小姐就是郭嘉吧。”

        太子冷淡地望了一眼,点头道:“就是她,你瞧这张脸多具有欺骗性,我第一次瞧见,真的以为她不过是个平常的大家闺秀。”

        夏侯炎一听那女子就是李未央,眼中顿时闪过耀眼的寒芒,他望着对方那一双漆黑的眼睛,只觉得她眼睛微微的挑着,眼尾线稍稍高于眉尾,外表看似温柔、稳定与宁静,可他却看出来,这女子的眉眼之间隐藏着很深的戾气。他定定地看着对方,仿佛要将这女子的容貌看在眼里,在太子描述了临安公主的死状后,他心底隐隐有着兴奋,这很久没有发生过了,他隐约觉得李未央是一个很地道的心术高手,也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李未央突然有所察觉,一双眼睛向夏侯炎的方向扫了过去,夏侯炎心头一紧,立刻低下头来,下意识地避开了那道闪着寒光的眼睛。他心中不免想到,那双眼睛微微垂目的时候,仿佛柔和到了极致,然而她刚才一抬眼轻扫过来,让人冷飕飕的,仿佛针一样刺在他的心上,让他心中不免产生一种寒意。

        太子低声道:“你擅长相面,怎么样?”他慢慢地回答道:“此女面相过于阴鸷,眉眼藏有厉色,无论是低首或是说话,都是一副沉思的模样,足见她外表越是温柔,心思越是狡诈,再加上行事不同于世俗,恐怕难以对付。”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气。

        太子冷笑道:“若她那样好对付,临安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说到底太子还是对临安公主的死,耿耿于怀。

        夏侯炎叹息一声,他很明白太子的看法,若是换了他,也很难容忍亲生妹妹在自己的眼前死的那样残忍,他的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李未央,然而对方却已经转过头去,似乎对他并不在意,他微微一笑,心道:郭小姐,我虽与你素无冤仇,但你既然是太子的敌人,那么只好对不起了。

        李未央当然也在观察着周围的情景,她的目光落在了太子妃崔世燕的身上,这崔世燕今年二十多岁,姿容艳丽,品貌出众,做了多年的太子妃,气质上更加的多了一份雍容高贵。崔世燕看见郭夫人,便微笑着走过来,她这一笑起来宛如春花绽放,立刻添了几分荣光,太子妃道:“郭夫人赏脸光临,有失远迎了,旁边这一位便是郭小姐吧。”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施礼道:“郭嘉见过太子妃。”

        太子妃面上的笑容更加的温和,她打量着李未央道:“久闻郭小姐气质高贵、端庄娴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光是这份气度便是寻常人家女子很少有的了。”

        李未央从太子妃的面上只看出了和气,却看不出丝毫的怨怼,或者不满。崔氏是越西十大贵族之一,门第十分显赫,家中有二十三人在朝为官,崔氏的女子大都温柔美丽,娴淑高贵,是越西豪门尽相追逐的对象。崔世燕能做太子妃这么多年而屹立不倒,崔家的势力固然是很重要的,可是崔世燕没有几分心计也是坐不稳这太子妃的位置。

        此时,旁边的太子侧妃卢霜也走了过来,她不过十**岁的年纪,肌肤如雪,双眉弯弯,一双黑眼睛晶莹剔透,粉红娇嫩的双唇微微上翘,显得娇俏美丽,身上更有一种书卷气,她和太子妃崔世燕站在一起,两人都是出身名门,各有千秋,叫人几乎没办法转开眼睛。卢家同样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从第一代祖先开始,被越西历史记载者就有一百二十八人,这一朝更是贤良辈出,勋业灿烂,出了不少状元、进士、帝师,若非这卢霜只是一个庶女,恐怕这太子妃的位置,崔世燕未必坐得稳。

        李未央的目光在崔氏和卢氏的身上略转了一转,便移了开来,不管是太子妃还是侧妃,她们两人对于郭嘉都是十分的警惕,但是这份警惕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这些出生世家的贵族女子,最明白什么时候该露出什么表情,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越是亲善越表明太子对郭家并无芥蒂,将来出了事,谁也不会怀疑到太子的身上。

        正在郭夫人和太子府的女主人寒暄的时候,李未央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美人缓缓走了过来,她一身雪白的衣裙,身上披着紫色的薄绢,在众人之中显得格外脱俗,衣着如此,发髻也是十分的特别,头上不像其他小姐那样带着金凤珠翠的首饰,只是配着孔雀翎,上面有垂珠,垂珠随着她的步伐缓缓摇曳,更显得风姿卓绝,让人情不自禁生出爱慕之情。

        所有人都向她望去,那正是越西第一美人裴宝儿,众人望了望她,又不由自主回头去和郭夫人身边风头正劲的郭家小姐相比较,只觉得比起艳光四射的裴宝儿来说,郭嘉的眉目之中隐隐透着几分清雅之姿,神情又是那般的娴雅、恬淡,一双墨色的瞳子掩藏在长长的睫毛下,眼波流转之间让人心旷神怡,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情了。同样都是美人,这郭小姐虽然比不上裴宝儿,但郭家的权势非同一般,又有两个儿子手握重兵,比起艳光四射、极难讨好的裴宝儿来说,温柔恬静的郭嘉显得更受欢迎一些。

        在这个场上,人人都是各怀心思。除了郭夫人、裴宝儿这两个中心,更多人的目光投向了旭王。元烈此时穿了一件仿佛和郭小姐配套的月白色长袍,周边还配着金丝,既华贵又脱俗,再加上颀长的身形,优雅的动作,俊美清逸的容貌,更显得丰神如玉,斯文俊雅。他一手捧着酒樽,不经意间便流露出潇洒,随意搭配着他自身的气韵,仿佛磁石一般的吸引众人的目光。他看见众人关注的眼神,不由淡淡一笑,那令人心醉神迷的笑容显得有几分懒洋洋的,尽管有着令天下女子都黯然失色的绝美面容,却有男子该有的英气与洒脱,显露出的却是罂粟一般的惑人。

        李未央不禁感慨,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的面貌,从一直隐忍在她身边的李家三少爷,到嚣张任性、不顾后果的元烈,再到如今这精明狡猾、让人敬畏的旭王殿下。李未央不禁觉得迷惑,眼前这个男子时而温柔,时而冷酷,时而无情,时而又痴心,要怎样才能将这截然不同的情形结合在一起?又自然而然、无懈可击,仿佛有许多副不同的面孔在她眼前展现。

        看到李未央,元烈微微一笑走了过来,郭夫人见到这种情形,特意转过头去和旁边的贵妇说话,明显是给他们留下空间。自从旭王元烈几次三番相助郭家,郭夫人对他的排斥也没有那么严重了,更何况在她看来,元烈本就与她的女儿郎才女貌,站在一起也是赏心悦目,只是性情嘛,还有待考察。

        此时元烈却没有想到郭夫人心中复杂的感受,他只是微笑着向李未央介绍这花园之中的客人们。李未央静静听着并不做声。

        “未央,你一直不说话在想什么?”元烈笑着问。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在想,我们认识有多久了。”

        元烈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道:“六年五个月零十八天。”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李未央在心头不禁感慨,初见时她不过是李府的庶女,满怀仇恨,一心复仇,在李府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而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毫无自保之力的少年,可是转眼之间他已经成为越西的青年才俊,王公贵族,炙手可热。不过他如今的局面也并非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这越西之中众位皇子,或文或武,各个人才出众,背后都有强大的势力支持。皇帝久病不察,皇位之争早已经是如火如荼,元烈此时回到越西,孤身一人无权无势,皇帝再如何心爱这个儿子也不可能当众保护他,若他没有能力现在早已被那堆财狼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此时,太子拍了拍手,一群天姿国色的舞女进入了花园之中,仿佛盛开的繁花,绚烂了众人的眼睛。太子妃微笑道:“卢妃为大家特意排了一支舞蹈,还请你们欣赏。”

        李未央看了一眼那言笑晏晏的太子侧妃卢氏,面上不禁滑过一丝淡淡的笑容,听闻在太子府上卢氏十分得到他的宠爱,风头隐隐压过了太子妃,可是在众人面前太子妃却对卢氏表现得十分关爱,丝毫都看不出半点的记恨。要么太子妃真的是与世无争,要么就是她心机深成,否则焉能从眉宇之间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十八名身着白纱的舞女已经随着乐声翩翩而舞,舞曲十分的欢快,这十八名女子站立两侧,又有一名领舞的女子踏着碎步缓缓而来,她身上穿着一袭轻薄的白纱衣,和那十八名女子一样头上没有带任何的钗子,尽是乌发披肩,与白衣相映,对比强烈,美不胜收。领舞的女子走到台中,另外十八名女子在她身后聚拢成半圆,领舞女子将长袖散出,其余十八名女子依样散出,台上白袖翻飞,恰如广寒仙子在台中翩翩起舞,她们间或跳跃,间或浣衣之状,分明演绎的是女子在溪中浣纱的情节,随后白衣女子开了口,她的声音婉转,恍如黄鹂一般。她声音婉转清丽,唱起一只坊间十分流行的曲子,倒也环环入扣,就在此时,一曲箫音在耳边响起,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冰肌雪肤,白衣素袍的男子。

        曲子唱得是浣衣女和情人离别的故事,这箫声……李未央一望,竟是晋王元永斜倚在桌旁吹起萧来,一曲带着满心欢悦和些许离愁的曲子,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李未央不禁感叹,她从未听过有人能将这小小玉箫吹得如此惊心动魄,这晋王出身皇族高贵,却如此清新脱俗,可见也是一朵奇葩了。

        而晋王身边不远处的秦王元宏,他的身形依旧挺拔,嘴角的笑容也没有丝毫的改变,他静静地坐着,浅笑着,仿佛在看别人的剧目,那双深沉迷人如同黑檀般的眼睛,仿佛照出了复杂的讯息。对方如此的波澜不惊,反倒让李未央轻轻勾起了唇畔,秦王、晋王一向交好,好到甚至互换小妾的地步,那么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裴皇后当权的局面呢?是否也是借着纵情歌舞来掩饰自己的野心?

        元烈笑了笑道:“你瞧这晋王元永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李未央只是微笑道:“听其箫声倒是个不慕权贵、淡泊名利之辈,上一次他当着众人的面将心爱的小妾送给了秦王,一则他两个关系非同一般,二则证明他心地良善,不愿正妃**自己喜欢的女子,若是换了当年的拓跋真,那小妾可能早就是一把黄土了。”

        元烈却是冷冷的,温和而慵懒道:“晋王殿下一向孤傲,目中无尘,武功也不错,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丝毫不露,如今又总是喜欢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冰清玉洁、不识人间烟火的样子,依我看有九成九都是假的,莫要连你也被他骗了。”

        李未央不由得叹气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每一次闯了祸都是一副温和的样子,谁比你隐藏的更深。”

        元烈不禁笑容满面道:“怎么,我在你面前不都露出了最真实的一面吗?”

        这一点李未央不能否认,不管他对别人如何,对自己都是全心全意,甚至于连一颗心都可以掏出来,于是她不再取笑他,只是淡淡地道:“这花园中坐着的越西皇子,哪一个不在装?哪一个不是隐藏得极深?眼前这个晋王的确是冰清玉洁,不食人间香火,只不过,三分真七分假,身在这个泥潭之中,哪怕是高高在上的菩萨也不可能完全不染尘埃了。”

        这边正在且歌且舞,那边皇子席位之上还有一个人,他青衣锦缎,眉飞入鬓,一双锐利的双眸,鼻翼挺翘,面上似笑非笑,若有若无,他向李未央扬起了杯子,李未央回给对方淡淡一笑,略一点头。

        就在这时候,郭夫人的目光向这边看过来,元烈明白,淡淡地道:“我该回到自己的席位上了,不然别人要说闲话了。”其实在他心里,是希望李未央挽留他。可是李未央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去吧。”

        元烈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委屈,可白使了半天美男计,对方就是不动心,他只得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还没有坐多久,他便看见静王元英举着杯子向他走了过来。元英笑道:“旭王殿下,这一杯酒我先敬你,你不会认为我打扰你了吧。”所有的皇子都是单人独席,所以他们两人说话旁人并听不真切,只不过这两个人如今在越西都是风头很劲,又同为郭家千金的追求者,不免引来很多人的瞩目。

        元烈微微一笑道:“不打扰,我一个人坐着喝酒也是无趣。”

        元英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丝锐利,漫不经心地道:“旭王往日里可从来不参加太子府的宴会,今日破例莫非有什么缘故吗?”

        元烈饮了一口美酒笑道:“我是为了什么缘故才在这里,你不知道吗?”

        元英的目光变得冷淡了,可是不管他的视线如何的威逼,元烈却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元英忍不住道:“看样子对于我表妹,旭王殿下是势在必得了。”

        元烈淡淡一笑道:“既然是公平竞争,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怎么?静王没有信心吗?”

        静王眯起了眼睛,眼前这个男子外表看起来温和,骨子里却是是深沉可怕,更奇妙的是自己见到他时,总有一种按捺不住的激动,血液中有有迫切与他刀锋相见的冲动,元英叹了口气:“棋逢对手时,应该浮一大白。”

        元烈冷笑着勾起唇畔,一饮而尽。

        元英却并不走,而是就势坐了下来,他看了元烈一眼,目光变得深了些,口中却低声地道:“春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木,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淫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他念完这首诗,却是淡淡一笑道:“旭王,你觉得栖霞公主这**诀词作得如何?”

        元烈挑起眉头,冷淡地道:“我不喜欢诗词,但是听起来,吟词之人十分的悲伤。”

        元英观察着他的神情,认定他是故意装出的镇定,冷笑一声道:“虽是离别哀音,但我听来这词句清新精巧,意境悄然洒脱,想以公主殿下不光有倾城之色更有咏絮之才,却落得芳华早逝的下场,实在是令人痛心。想那栖霞公主不但艳绝天下,更是才华横溢,无论是越西名妓谢小楼,还是宫中的诸位妃子谁都无法与之相抗衡,只不过年纪轻轻却是患了病,一直长居深宫之中,所以她的美名不为人所知,后来下嫁给长岭崔氏驸马,那个驸马倒是温文尔雅,文武双全,只可惜和公主的感情并不好,父皇怜爱公主、强迫他们和离,并把公主接回宫中居住,可惜不久之后,公主却是因病而亡,真是可怜了一代绝世佳人。不过佳人虽逝,好在留下一曲长诀词,总还是弥补了这一层遗憾。怎么?旭王没有听说过这位公主的事迹吗?”

        元烈面不改色,声音也没有半点波动道:“自然是听说过的,只可惜我生不逢时,不能亲眼目睹栖霞公主的风采。”

        元英嗤笑一声道:“父皇当年很喜欢这位皇妹,但是裴皇后并不喜欢她,更何况宫中有那么多嫉妒她的妃嫔,当年公主在宫中受到的苦楚怕是不能为外人道吧,说不准连她的死都别有内情,旭王殿下,你觉得我说得对还是不对呢?”他言谈之中,竟然是说那栖霞公主的死因和裴皇后有关系。

        元烈听完只是握着杯子,笑了笑:“殿下真是个讲故事的好手,若是有朝一日你不做皇子了,也可以去当说书人。”不过他话说到这里,抬起眼睛看着对方,眼神凌厉得如同鹰隼,隐隐跳动着一丝冷漠,“静王殿下,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小心惹祸上身。”

        元英面色微微地一变道:“若我执意要探究呢?你要用什么来堵住我的嘴巴?”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道:“当然,你若是放弃郭嘉,这笔生意咱们还可以慢慢谈。”

        元烈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之中无比的轻蔑,他漠然地道:“我听说静王殿下与郭家那两个在军中的儿子十分投缘,你们一起长大,感情要好这是自然的,只不过也不应当帮着他们倒卖军火吧。”

        元英听到这话,目光突然变了,他捏紧了酒杯冷声道:“你胡说什么?”

        元烈笑容更盛,语气却恬淡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听闻那裴氏一族掌握军资,对郭家十分的防备,送过去的军用物资,总是缺斤少两,为了安抚军心,也为了巩固势力,静王竟然趁着大历遇到旱灾的时机,故意用越西南部的粮食去换了一大笔军用物资,并且无偿地送给了郭家军,这事情莫非是传言吗?”

        元英的眼神越来越阴冷,目光之中隐现血红,显然是被说到了痛处,他良久不言,终究淡淡一笑:“看来我真是小看了你。”

        元烈只是微笑,却是杀人不见血:“彼此彼此,不过静王殿下应当知道有些人是你不该去碰的。”说着他一字字道:“我知道,静王隐藏了不少实力,但你若是要与我为敌,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未央是属于我的,谁敢挡在我面前,都只有死路一条。”

        元英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所震慑,片刻之后,却突然笑了起来,他眸色微沉,声音也一下子变得低缓起来:“看来旭王是很有信心与我对决,难道你不惜与整个郭家为敌吗?”

        元烈看向李未央的方向,又笑,笑容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凝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她站在我的身边,哪怕与全天下为敌又如何?”

        ------题外话------

        编辑:我发现,小五喜欢李未央,你万人迷的毛病又犯了吧

        小秦:咳咳,我希望每一个人都爱女主,可最后我发现,我给她拉了无数仇恨,咳咳咳咳咳

        编辑:大家都说郭家人玛丽苏

        小秦:哟,渣妹妹全都是女主控啊

        PS:文中诗词是卓文君的诀别书,呼吁票票,来吧,月票交出来!看我诚恳的眼神(⊙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