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16 阴狠构陷

    庶女有毒

    216 阴狠构陷


        太子妃看到一曲舞毕,面上露出欢欣的笑意道:“卢妃果然是蕙质兰心,精于舞蹈,这一出舞编排得着实精妙,再加上晋王殿下那一曲箫音,真是绕梁三日,令人难忘。”太子妃这样一说,众人便也纷纷送上赞美。

        太子笑道:“好,所有人都重重有赏。”那些跳舞的白衣舞姬,便含羞带怯地走上来,一一谢过太子的赏赐。太子笑容十分和煦地道:“你们来替贵客们斟酒吧。”于是那十八名美女便都分散在各个座位之上,柔声细气,毕恭毕敬地为在座的贵客一一斟满了酒杯,而那位领舞的少女此刻也风摆杨柳一般地走到了太子身边,替他斟满了一杯酒,太子朗声笑道:“来,这杯酒,我敬在座的诸位。”

        他刚刚举起了酒杯,夏侯炎却突然瞧见那白衣少女袖中似有寒光一闪,立刻大喝一声:“殿下,小心刺客!”说完扑身上前挡在了太子面前,想也不想一掌劈向了那白衣少女。白衣少女冷笑一声,手腕翻飞之间,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陡然出现,众人都是大惊失色,卢妃第一个尖叫了起来,整个人都从座椅上摔下来,而太子妃则是满面惊慌地由身边的婢女搀扶着向后退去。

        而此时这白衣少女娇媚的面容变得无比冷酷,匕首已经刺向了太子的咽喉,大声喝道:“你受死吧!”

        夏侯炎虽然也有点三两下的功夫,但他手中并无尖锐的武器,面色一寒,抬手便抓过旁边一个婢女挡在了面前,那婢女惊叫一声,已经被少女的匕首刺入了心脏,断了气。夏侯炎就趁着这功夫,快速护着太子要逃走,白衣少女冷笑一声,猛地抽出匕首,一把踢开那婢女的尸体,再次向太子的方向刺过去,可夏侯炎却拿起一只酒壶,奋力地挡住那人一击,没想到对方的匕首削铁如泥,酒壶竟然应声而碎,夏侯炎想也不想将手中仅剩的酒壶碎片向那人脸上抛去,随后拼命地拉着太子向后退去,只听到“刺啦”一声,他的袍袖已经被刺客划破!

        所有人都被这惊变吓呆了,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此时太子身边的护卫也已经迎了上去,瞬息之间,护卫首领已经和白衣女子交了几招,那狂猛的杀气冲天而起,刀光剑影毫不容情,让众人是瞧得目瞪口呆。太子府的护卫首领自然是武功卓绝之辈,可那白衣女子一招一式虽然十分简单,却仿佛如同势不可挡的潮水一般,无孔不入,招招都是狠辣无比。

        片刻之后,白衣女子见迟迟无法突破此人的防御,下了狠心,突然一声大喝,眼眸更如厉刃,手中匕首迅疾如闪电一般,身形更是多了几分诡异,只听“扑哧”一声,护卫首领胸前挨了一刀,面色一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根本来不及还手,那白衣少女已经如同鬼魅一般追踪而至,匕首瞬间狠狠地割断了他的咽喉,只看到那一道红色的血雾喷薄而出,场景无比骇人。宾客之中已经有女眷发出了一声惊叫,随即晕倒在地,其他人也在四处奔跑,周围发出的尖叫声叫人胆颤心惊。

        李未央早已反应过来,她拉着郭夫人向一旁快速闪避,赵月的动作却比她更快,因为就在那白衣少女发动攻击的一刻,原本一直垂手而立的舞姬手中也都亮出兵器,只不过与那白衣少女不同,她们手中的兵器便是原本用来舞蹈的白练,只见那白练如同闪电一般,眨眼之间就已经扑杀数名护卫,赵月紧紧地保护着李未央和郭夫人,郭夫人毕竟是女眷,而且又很少见到这样的场景,此时已经手足酥软,气喘吁吁,却不想连累李未央,只能拼命地跟着他们一起跑。赵月现在面对舞姬的攻势,又要护着两个人,她不得不且战且退。

        李未央虽然不懂武功,看眼前的情形也可以猜到这些舞姬都是顶尖杀手,看赵月被她们缠住,她飞速地拉着郭夫人向后退去,那三名舞姬几次三番想要刺杀李未央,都被赵月挡了去。杀手对视一眼,面色变得更加冷漠,其中一名舞姬奋力一甩白练,竟死死地缠住了赵月的咽喉,而另外两人与她密切配合,一人缠着一边的手,另一人已经缠上了赵月手中软剑,让她无法动弹。以一敌三,这三个人配合又是如此默契,最可怕的是她们精于刺杀之道,赵月吃了一惊,一时无法挣脱,整个人几乎窒息,李未央纵然再镇定,看到这情形也不免一颗心猛地失去了节奏,就在此刻,突然一道劲风闪过,那白练应声而断。

        中间那舞姬倒在地上,赵月惊喜地向旁边一看,却是旭王元烈及时赶到,元烈武功远在这三名舞姬之上,应付她们倒还绰绰有余,他冷声道:“带着未央到安全的地方去!”说着就和他身边的赵楠一起加入了战局,他们两人联手进攻三名舞姬,很快便将那三人毙命在手掌之下,可是旁边正在袭击其他人的舞姬见到这情况,竟然都朝他们聚拢过来。

        大家都是来赴宴的,身边并没有带来护卫,虽然太子府的护卫都及时赶到了,但却不敌那些白衣女子下手狠辣,再加上那些女子久经训练,使出来的都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场面一时竟是无法控制,而地上处处都是殷红的血迹。看到这种情景,场中的**和女眷们都是十分的恐惧。

        那原本死追着太子不放的白衣少女此刻飞身而上,一跃而起,便要向太子下毒手。护卫首领倒下后,其他六名护卫冲了上去,其中一人掀翻了酒桌,硬生生挡住了那白衣少女的攻势,她似乎脚下一个趔趄,身上又中了护卫一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硬生生被打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却落在了郭澄的脚下。

        郭家三个兄弟坐在男宾席上,距离郭夫人他们很远,又是被重点攻击的对象,刚刚杀了六名舞姬,正要赶去救援郭夫人和李未央,却不料原本刺杀太子的白衣少女竟然被打飞在他们脚下,这个巧合让他们三人都是一愣。白衣少女趁着这个空档一跃而起,举着匕首向郭澄冲了过来,郭澄下意识向后退,刺客已经扑到了他身前,这时郭澄竟以手中的玉筷为武器,挥动着向对方刺入,那白衣少女原本身手极为灵敏,却不知为什么像是躲闪不及,只听见“噗”的一声,竟被一双长筷穿胸而过,当着众人的面喷了一口血,她指着郭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你,你竟然,杀人灭口!”说完,竟然倒地气绝,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首领既死,那所有的舞女便像是群龙无首,慢慢的,一个一个都倒了下去,原本太子大声吩咐一定要留下活口,可惜那些白衣女子性情刚烈,接二连三咬舌自尽,转眼之间满园的刺客一个都不剩了。其他人看到这样子,都是惊愕到了极点,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些女子竟如此决绝,全是抱着必死的心而来!

        夏侯炎赶了过来,在那白衣少女身上翻查了一遍,转身禀告道:“太子殿下,这女子身上并没有明显的标记,不知是何人派来的。不过属下看她武功路数,像是这些年最为凶悍的杀手组织,艳血盟的人……”

        越西多年来有一个叫人闻风而丧胆的杀手组织艳血盟,旗下网罗无数年轻高手,专门执行秘密的杀人任务,派出来的杀手默契配合天衣无缝,取敌首级有如探囊取物,据传闻在十年之间,委托给艳血盟的一千三百四十八趟任务依然从未失手,可谓是战绩辉煌。可有一点,这些人很少会到大都来犯案,要知道,这里不但是皇都,更是天子脚下……众人闻言,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太子妃额上都是冷汗,她满面泪水地向太子扑过去道:“殿下,您没事吧?”

        太子淡淡地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我没事,爱妃放心就是,只是这刺客……”他话还没有说完,夏侯炎躬身道:“是属下的疏忽,我负责整个太子府的安危,没有能够确保太子殿下的安全,竟然让这些刺客混了进来,还请殿下赎罪。”

        而一旁的卢妃也是满面的惊恐,她跪倒在地上,颤声道:“殿下!我,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舞姬原本就是从外头临时甄选进来的,谁曾想她们都是刺客!请太子恕罪!”

        太子扶起卢妃道:“此事不关你的事,你且站到一边去,我自然会处理。”说完,他厉声向夏侯炎道:“你负责太子府警卫,竟然如此大意,让刺客混了进来,伤了各位贵客!今天这里有一条人命,你便罪该万死,我且问你,这些女子是如何混进府中的?”

        夏侯炎目光一垂,一副愧疚的模样道:“太子殿下,这些刺客想必是杀了府中的舞姬,蒙混过关,进入院中,她们具体的身份还需要属下进一步查探。”

        卢妃花容失色地道:“还查探什么?刚刚大家都听见那女子死之前说的那句话了!事实不是明明白白地摆在大家眼前了吗?”卢妃的声音很娇柔,却让众人都是愣住了,他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齐国公府的三公子郭澄。

        郭澄目光一沉,这是栽赃陷害!他突然产生了一个隐约的念头,那刺客真正的目的不是太子,而是齐国公府!

        太子望着郭澄,沉默半响,方道:“郭公子,刚才那刺客说杀人灭口,不知是什么意思?”

        杀人灭口这四个字,在这样的场合、这种情景之下出现,众人都会怀疑这刺客是齐国公府派来的,郭澄纵然是个十分镇定聪明的人,在众人那种怀疑的眼神之中,冷汗也不免慢慢地流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太子举起的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钢刀,今天这场宴会,根本就是针对郭家的!他立刻走出来道:“太子殿下,若我们果真是指使了这刺客进府,为何那些刺客还冲着我母亲和妹妹而去呢?做做样子就是了,何必苦苦追杀,难道我们疯了不成,为了刺杀太子连自家人的性命都要赔上?!”

        夏侯炎淡淡地道:“虽是苦苦追杀,可齐国公夫人和郭小姐不是安然无恙吗?旁边的夫人和小姐可都是受了伤的!”

        做在齐国公夫人旁边的恰好是兵部尚书夫人和逍遥侯府的小姐,她们的身上不同程度都受了伤,尤其是逍遥侯府的小姐,手臂上受了伤,正汩汩地往外冒血,此刻她已经吓得昏了过去,旁边的婢女只顾扶着她,闻言不禁对郭夫人和李未央怒目而视。不光是他们,其他人的目光也都带了十分的怀疑,是啊,为什么其他人都受了点伤,唯独郭夫人和郭小姐什么事儿都没有呢?

        元烈冷声地道:“那是因为本王就在她身边,若没有我和护卫护着,恐怕此时郭小姐不比别人伤得轻。”说着他亮出了左臂上的伤口,“原本这一刀是砍向郭小姐的,我替她挡住了而已。”他这句话说的确实没有错,刚才他在纠缠之中砍断了刺客的白练,那刺客却转瞬之间从袖口露出了一柄长剑,他没有防备便中了一剑,只不过伤口不深,也不是很严重,现在这种场合说出来,其他人的面上便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夏侯炎看到这种情景,微微一笑道:“那这刺客临死之前说的话,又该作何解释呢?”

        静王元英上前道:“太子殿下,此事兹事体大,一定要慎重调查!依我看,得派人在府中仔细搜索一下看看刺客有没有同党,更要小心有些人挑拨离间冤枉了齐国公府!所以,这件事情不易立刻下结论,还是交给刑部和京兆伊大人会审为好。”

        秦王跟晋王闻言也纷纷点头道:“是啊,这件事情很严重,还是留给刑部仔细调查为好!”“不错,齐国公今日没有参加宴会,平白冤枉了他也不好!”

        夏侯炎冷笑一声道:“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刚才那刺客在临死之前,吐露了一句真言,她人都要死了,还会说谎话骗我们吗?更何况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这些刺客身上并没有标记,所以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本就已经是证据了。”

        李未央冷眼看了夏侯炎一眼,不禁冷漠地道:“她既然是刺客,又敢来太子府行刺,必定是抱了必死的的决心,这样的亡命之徒说的话,夏侯大人也相信吗?”

        夏侯炎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道:“郭小姐,你就不要为齐国公府开罪了,若是那刺客与你郭府没有干系,为何她不去冤枉秦王,也不去冤枉静王,偏偏就盯上了齐国公府呢?如果你说是有人故意诬陷,就请你说说这嫌疑人,也好让刑部林大人有个调查的方向。”

        李未央不禁冷笑,眼前这个夏侯炎言辞之间咄咄逼人,却是个心机深成之辈。她口气冷淡地道:“我是不会做这等冤枉好人的事情的,夏侯大人这般聪明,怎么事先没有想到刺客会混进来呢?真要追究,第一个要被问罪的人反倒是你这个疏忽大意的人吧。”

        太子却叹了口气道:“今日是一场大好的宴会,刺客的事情就交给刑部去办吧,大家不必操心了,夏侯炎你也不用对齐国公府如此怀疑,我相信国公爷为人素来端正,颇得敬重,绝对不会做出刺杀一国储君的事情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郭澄关切的道:“三公子没有受伤吧,若你们因为参加我的宴会受了伤,我该如何向父皇交代,向天下交代呢?”他这样说这,面上却是十分的诚恳。

        郭澄看着淡淡地一笑,不置可否。郭敦更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却碍于身份,不能逾越,郭导则是面上似笑非笑,看着太子演戏。

        旁边的晋王长叹一声道:“太子殿下宽宏大量,皇弟实在佩服。”众人听到这里,面上也是露出了十分敬佩的神情,若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追究郭家责任,可是太子殿下连问都不问,仿佛十分相信齐国公府的模样,且不论他是真的大度还是假的关心,光是这一份容人之量就非同一般了。

        元烈冷哼了一声,低声笑道:“这太子殿下,手段果真了得,比那蠢笨的临安可要聪明多了。”

        李未央早已料到这是一桩无头公案,便是真的追查下去也只是断了线索,证明不出什么来,她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转头对着郭夫人柔声道:“母亲可曾受伤吗?”

        郭夫人摇了摇头,却是目光之中流露出关切的神情望向那边,李未央淡淡地道:“母亲放心,父亲和兄长们都不会有事的,太子无凭无据,不过凭着一句刺客的话捕风捉影而已,他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扳倒郭家。”

        郭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有一丝探寻。

        这时候,太子已经向众人道:“刚才大家虚惊一场,这样吧,愿意留下饮宴的留下来,受伤的请到后院休息,我会请太医为大家好好疗伤,包扎一番。”他话未说完,那些护卫就上前清理了那些舞姬们的尸体。与此同时,由美丽的婢女搀扶受伤的人向后院走去。裴宝儿刚才早已是手脚发软,蜷缩在角落里手脚都不便了,此刻裴珍搀扶着她慢慢向后院走。

        刚才太子已经向齐国公府的人表达了亲近之意,太子妃也便向李未央的方向走了过来,她面上带着歉疚的表情道:“郭夫人和郭小姐,不如去后院的花厅歇息一下,稍微压压惊吧,他们男人还有事情要商讨。”说着,她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太子。

        李未央看着太子妃看的方向,淡淡地笑:“一切听从太子妃的安排了。”

        太子妃点点头,便微笑道:“请。”

        郭夫人和李未央以及其他没有受伤的女眷便跟着太子妃,到了后院的花厅里,婢女们奉上清茶,又站在一旁随时听候吩咐。刚才众人都受了惊吓,此刻正是议论纷纷,惊魂未定的样子,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与郭家保持了一定距离,远远坐着,除了太子妃和卢氏,没有人肯坐在郭夫人的身边。郭夫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哪有不明白的呢?今天这事,很多人都会认为是齐国公府故意收买了刺客来刺杀太子,只是太子宽宏大量不与他们计较,还将此事交给刑部处理,其实刺客一死,根本问不出什么,还不是无头公案吗?这样,正好说明太子不愿意继续追究,齐国公不就逍遥法外了吗?虽然死的大多是太子府上的婢女和护卫,其他人并没有受到大的损伤,但那三公子分明是看无法成功,便杀了刺客灭口,大家看向国公府的眼神都带了了三分警惕,七分鄙夷。

        郭夫人心头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今日多谢太子妃的招待,我们要早些起程回去了。”

        太子妃微微一笑,伸出手来阻止道:“郭夫人,呆会儿还有晚宴,何必如此早就退场呢?落在有心人眼中,岂不是更加坐实了齐国公府的罪名?”她看郭夫人面色一变,便继续道:“当然,我和太子殿下一样是相信国公府的清白的,正因为如此,郭夫人才不能给有心人落下口实,你说是不是?”太子妃言谈之中,是一副为郭府打算的样子。

        李未央将对方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淡淡一笑道:“太子妃一番美意,母亲又何必辜负呢?人人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早一点回府和参加了宴会再回府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的,明眼人一瞧便知,这件事是人有意冤枉齐国公府,只有那些蠢钝之辈,才会相信是真的。若是真的我家安排了刺杀,何至于还要亲自来参加宴会?避嫌不是更好吗?再者,若是咱们安排的杀手,又何至于要亲自和对方接洽,还透露了买主的身份,不是傻子的行为么?”说着,她的目光扫过了不远处窃窃私语的女眷,声音却是故意提高了,好让她们听见。

        那些女眷面上一红,就低下头去,本来嘛,她们也不能十分确定齐国公是幕后黑手,听到李未央这样说,面上不禁露出了狐疑,如果不是齐国公,这件事是谁做的呢?太子妃面色一变,却听见李未央淡淡地说:“太子妃,贵府的那些护卫不但武功高强,更知道刺客的软肋,不偏不倚将她推向了我三哥方向,这是什么用意呢?”李未央这样说就是在指责太子府,说护卫们明明武功高强,却不肯杀了那刺客,反手将那刺客推到郭澄身边,若非故意想要郭澄的性命便是有其他的打算。

        众人闻言,脸上都露出了疑虑,太子妃的面色有些微难堪,心道这个郭嘉果然与太子说的一样,伶牙俐齿,十分厉害,可是她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郭小姐误会了,护卫们不过是为太子尽忠,情急之下他们失手也是可能的,说到底不过是个巧合。”

        李未央微微一笑:“的确是巧,巧到她恰好落在了我三哥的脚底下,又恰好为他所杀,最终本该断气的人,偏偏撑着说完了那句引人遐思的话才肯断气,这不是太巧了吗?”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巧。”旁边的卢氏赶紧地道。

        李未央望了她一眼,面上划过一丝冷笑道:“卢妃娘娘,太子府中的舞姬你应该都是认识的吧。”

        卢妃面色一白道:“这个,素日里倒也见过一些。”

        李未央目光冷峻地道:“既然都认识,又怎么会让人鱼目混珠?”

        卢妃面上露出一丝为难,她看了太子妃一眼,勉强镇定了心神道:“纵然是认识的,可刚才距离那么远,我又怎么能看清谁是谁?更何况往日里我不过是编排了舞蹈,命人传授给了舞姬,怎么会和那些下等人进一步的交往,郭小姐真是太抬举我了。”

        李未央神情似笑非笑,显然并不相信,卢妃还要解释,但是太子妃阻止了她,很多事情都是点到为止最好,说多了反倒越描越黑。

        见李未央三言两语洞察了先机,而且她刚才选择沉默,如今却在这些最长舌的夫人们面前戳穿……太子妃微微一笑道:“郭小姐果真端庄娴雅、聪慧过人,听说郭夫人已经为你择了佳婿,不久之后定能琴瑟和谐,可是真的吗?”

        不等郭夫人说话,卢妃已经在一旁笑道:“太子妃说的不错,听闻郭夫人为郭小姐选定的佳婿就是静王元英,虽然没有说明迎娶的时间,但也快了,不是今冬便是明春,郭夫人你说是不是?”

        郭夫人一愣,随即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她冷冷地道:“二位娘娘费心了,我女儿刚刚回到郭府,我还想多留她几年,至于婚事,现在还是不必考虑得太早。”

        太子妃面色十分矜持,笑容更是美丽:“郭小姐年轻美貌,当然不用担心嫁娶的事情,但是静王元英可是文武全才、天之骄子,这样的婚事错过了那就可惜了。”

        这两个人口口声声都是婚事,明显别有它意,郭夫人心中隐隐有团火在燃烧:“多谢二位关心,我女儿再过两年也还是嫁得出去的,至于静王元英么,自然会有惠妃娘娘和皇帝为他择娶佳妇,何必要二位越俎代庖呢?”这样说着,她的明眸之中现出了十分的不满,就连太子妃心中都觉得心中一寒。

        此时,在一间雅室之中,太医为旭王元烈上了药,赵楠在一旁关切地道:“太医,我主子的伤势如何?”

        太医点了点头道:“不妨事,不妨事,只是皮外伤而已,回去以后不要沾水,不出百日便可恢复如初,只是这皮肉之伤,终究会留下一点疤痕。”

        元烈挥了挥手:“没关系。”说完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太医连忙补充道:“旭王殿下,今日不要在饮酒了。”

        元烈望了那太医一眼,却是似笑非笑道:“多谢蒋太医了。”

        这位蒋太医看了元烈的背影一眼,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冷笑,他在太医院为官多年,深得大家敬重,这回太子找上门来,他也不得不趟这一趟浑水,

        元烈正要离去,却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发软,仿佛就要跪倒在地,赵楠吃了一惊,赶紧扶住元烈,不由道:“殿下您怎么了?”

        元烈挥开他的手,皱起眉道:“没关系,我只是有些头晕罢了。”

        赵楠关切地道:“不如回到刚才的雅间之中,请太医好好整治一番,看看还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不妥?”

        元烈不以为然道:“没关系,可能流了点血,有点头晕。”他虽然这样说,表情却也是很奇怪。就在两人说话期间,元烈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皱起眉头,仿佛想要将眼前模糊的景物看得清楚,就在此时,元烈身子一软,整个人倒了下去。赵楠更加的吃惊,扶着他唤了两声,却是毫无反应。

        就在这时候,蒋太医从身后走了过来,他看到这情景似乎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赵楠把情景说了一遍,蒋太医紧皱着眉头道:“赶紧将王爷扶回雅间去,看看哪里受了伤,是我疏忽了吧?”

        赵楠别无他法,便搀扶着元烈回了刚才那间雅室……而与此同时,距离这雅室不远处的小花园之内,裴宝儿和裴珍两人搀扶着向后院走来,裴珍不禁恼怒道:“好好的一个宴会,竟然闹了一场刺客,真是扫兴。”

        裴宝儿望了一眼这庶出的姐姐,却是面色不动,淡淡地道:“好了,太子殿下都不曾抱怨,咱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裴珍冷笑一声道:“想不到连太子都畏惧齐国公的权势。”

        裴宝儿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她心中十分的担心,好像旭王殿下也受了伤,不知他究竟伤得如何?可严重吗?裴珍看了裴宝儿一眼,目光之中似有几丝讶异,随后她语气清淡地道:“妹妹似乎对那旭王十分关心啊。”

        裴宝儿心中一跳,面上却不露声色:“姐姐误会了,我不过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不知怎么的,脚下不小心,一下子跌倒在地。她捂着脚踝,仿佛十分痛苦的模样,眼睛里蓄出了大量的泪水,刚才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裴珍面上掠过一丝焦急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裴宝儿苦笑道:“我不知怎么回事,摔了一跤,沿着这条路不远,就是太子妃的小花厅,劳烦姐姐你找人来帮帮我吧。”

        裴珍大为吃惊,不免为难地道:“我来这里的次数不多,跟太子妃也不熟……”

        裴宝儿赶紧道:“若非刚才咱们带来的两名婢女都被刺客弄伤了,被人带下去治,我也不必麻烦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姐姐还顾虑重重,难道要我一瘸一拐的去花厅吗?这不是丢人吗?”

        裴珍听到这里,赶紧道:“好好,妹妹现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叫人来搀扶你。”说着她便向前快步离去了。

        可是等她一消失,裴宝儿的面上露出了几分诡谲的笑意,她轻飘飘地站起了身,脚步轻快地向不远处的雅间走去。走到门前,她四下张望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地敲开了这间雅间的门,却只有蒋太医出来迎接,裴宝儿道:“旭王身边的护卫呢?”

        蒋太医笑道:“裴小姐放心,我已经将人支开了,说让他去帮我到前院取我的宁神药来,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

        裴宝儿绝美的面上浮现一丝狂喜,她压抑着这种蠢蠢欲动的心情,微笑道:“劳烦你了。”

        太医笑道:“这都是太子的吩咐,我一定会做到尽善尽美,先恭喜裴小姐得到一个如意郎君。”

        裴宝儿的面上掠过一丝淡淡、却又得意的笑容,随后她目送蒋太医离去。寂静的雅室之内只有裴宝儿和元烈在。看着躺在床榻之上面容苍白俊美的元烈,裴宝儿心中顿时波澜顿起。她本是名门闺秀,又是容貌绝俗,受人追捧,可是元烈对她十分冷淡,不管她怎么做,他的目光从来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就像今天她千方百计的打扮了,想要让别人看看她的美丽,可是旭王始终目光围绕在李未央这个臭丫头的身边……裴宝儿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凭借自己这样的美丽和身家,旭王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呢?她怎么看都觉得李未央不如自己,所以不由觉得这旭王元烈是鬼迷心窍了。

        此刻看见元烈躺在床上,她的心头不禁闪过了一丝喜悦,目光更是变得温柔和煦,与平日的高傲判若两人。当太子向她提起这个计划的时候,她心中还是十分的犹豫,因为此事关系女子的名节,若是不慎就会身败名裂,可是每次看到旭王俊美的容貌,显赫的身份,她又情不自禁地觉得心动。想也知道,这世上只有元烈这等俊美的男子才能与自己匹配。

        此刻,雅间的窗子都是关好了的,整个屋子里光线幽暗,不禁让人产生出暧昧的感觉。裴宝儿心跳加快,而且香炉之内,焚烧的香料味道十分浓郁,她的心头越发的躁动,终于,她走向了元烈。就在此时,雅间的门却突然被**力的推开。裴宝儿吃了一惊,猛地回过头来,厉声道:“谁!”赵楠快步走了进来,看见雅室中的情景,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笑,也不说话,只一挥手,竟然有两个黑衣男子走上前来,其中一人将雅间之中的香炉盖上。裴宝儿刚要尖叫,却被另外一人用力捂住了嘴巴,裴宝儿支支吾吾想要发出声音,却听到身后传来冷笑道:“堂堂裴府千金,竟然这样迫不及待地爬上了男人的床,真是丢尽了裴氏的脸面,太子殿下就这等伎俩吗?”

        裴宝儿浑身巨颤,她几乎不敢相信,原本躺在床上的元烈却突然站了起来,神情清明,目光冰寒,根本没有刚才那副神智不清的模样!她心头巨震,想要挣脱黑衣人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这时,窗户有两个黑衣人又跳了进来,他们用了一个麻袋抬进了一个人,裴宝儿不知对方想要做什么,面孔之上露出了十二万分的惊慌。

        元烈淡淡一笑道:“裴小姐既然如此恨嫁,我也该为裴小姐找个如意郎君才是!”说着,他挥了挥手,原本捂着裴宝儿嘴巴的那黑衣人,一劈手,裴宝儿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刚要惊叫,无奈身躯一软就晕了过去。

        元烈冷淡地道:“脱了她的衣裳,和那麻袋的人放到一起去。”这边两个黑衣护卫按照元烈所说的去做了,而元烈将目光投向了门外刚刚被人押回来的蒋太医身上,蒋太医目眦欲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旭王,饶我一命!”

        元烈看着蒋太医道:“我如此信任你,让你照料我的伤势,你却恩将仇报,构陷与我,你说我该如何报答你呢?”

        蒋太医连叫冤枉道:“我绝没有这样的想法,是太子殿下逼迫我,我实在不想害殿下你啊!”

        元烈琥珀色的眸子却是散发着可怕的光芒,十分的耀目,他冷冷地一笑:“若是我今天没有察觉,着了你们的道儿,恐怕将来心不甘情不愿也得娶这个贱人进门!你帮着太子助纣为虐,如此肆意妄为,就是死一千次也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着他目光冰冷地望着赵楠道:“拖下去,丢进蛇池!”

        蒋太医还要呼救,却已经被赵楠拖了下去。又过了片刻,裴珍才带着众多的婢女匆匆地向原本与裴宝儿约好的地方而来,可是在原地找不到她,只好在四处搜索,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雅间。站在门口,裴珍试探地道:“宝儿,你在里面吗?”没有人回答她,裴珍不免十分惊讶,她下意识地推了一把门,门轻轻的开了,裴珍走了进去,探头一望,却见床榻之上,纱帘之下,似乎有两个人影,交缠在一起,影影幢幢看不真切。

        裴珍吃了一惊,一挥手,便有婢女蹑手蹑脚走了上去,掀起了帘帐,这也不怪她们多事,只是这是太子的后院,哪里会有什么双宿双栖的鸳鸯呢?那婢女掀开之后,面色突然变得惨白,她倒退了三步,惊呼道:“是、是、是裴小姐!老天爷啊!”她捂住了自己的脸,几乎是不敢看帐中之人。

        裴珍一愣,随即快步上去,惊得目瞪口呆,那鸳鸯帐下睡着一双男女。那女子容颜绝美,皮肤雪白,一头青丝却是散乱的,身上不着寸缕,还带有丝丝青紫的痕迹,明显是受了疼爱的模样,不是裴宝儿,又是谁呢?可是那男子,却让裴珍吓得呆立当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是她大惊小怪,而是眼前这个人,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题外话------

        编辑:太子要做神马,只是为了把裴宝儿嫁给元烈么?

        小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编辑:你越来越魂淡了

        小秦:要月票要月票,我想想,月底要到了,大家保佑我包住第一的月票吧,哈哈哈哈,渣妹万岁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