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17 极品阴损

    庶女有毒

    217 极品阴损


        这边太子妃正在招待女眷,就见到一个婢女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她神情虽然如常,可脸色却有些发白,向太子妃恭敬行礼,然后附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隔着一点距离,李未央听不见她们说了什么,却明显瞧见太子妃轻轻变了脸色,那浓如乌云的发间,金钗随着她摆头的动作轻轻晃了一下。虽然她的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但是眼底却是压抑着惊怒的,她起身向众人道:“各位,前面的大厅有一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这里就交给卢妃了。”

        卢妃连忙起身应是,各位夫人就看见太子妃带着身边的婢女匆匆离去。

        李未央笑着,目光之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冷芒,轻声向郭夫人道:“母亲,不知道太子妃有什么急事,要走得这么匆忙。”

        郭夫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太子妃离去的方向,慢慢地道:“莫非是刚才的刺客,找到了其它的线索吗?”

        李未央想了想,眸子里冰冷的寒意慢慢地淡化成了风一般的笑容,刚才那波刺客分明是太子安排,故意在众人面前演了一场戏,自然是找不到丝毫的破绽,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线索呢?太子妃此去绝不会为了此事,那么她是为什么原因才会失去仪态,当众丢下各位女眷,匆匆离去呢?并且,李未央瞧那事态,必定是十分的紧急。

        不光是她们,花厅里面的其他人脸上也都十分的疑惑,她们几个人聚拢在一起,小声地议论着。卢妃面上倒还镇定,只是露出矜持的笑容,继续和郭夫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就在此时,赵月从花厅外面走了进来,她走到李未央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李未央目光之中光华流转,随即便笑了起来,她望向卢妃道:“卢妃娘娘,听说前面出了点事儿。”

        卢妃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看着李未央十分的疑惑,李未央见对方神情不似作伪,笑容更加和煦,口中淡淡地道:“不但出事了,还是一件大事。太子妃此去便是为了处理,怎么竟然没有人来通知卢妃娘娘么?”她的语气有几分微妙,不易察觉。

        卢妃听她这样说,一双美丽的眼中带了三分不悦,眉心微微皱了起来,她和太子妃在太子府从进门那一天便是分庭抗礼,若非自己是庶出的,卢氏绝不会屈居于太子侧妃的位置上。尽管如此,她也没有歇了与太子妃争锋的心思。刚才太子妃匆匆离去,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这让卢氏十分的不痛快,现在听到李未央这样说,她强自压抑着心头的恼怒,勉强微笑道:“郭小姐,既然太子妃赶去处理,想必一切都会妥妥当当,郭小姐还是安心留在客厅里喝茶吧,不要随便走动才好。”

        李未央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看着周围的贵夫人道:“诸位不知道吗,刚才前院发生了大事,好像是某户人家的小姐和太子府上的人发生了苟且之事,众位可有兴趣去瞧一瞧吗?”

        众人一听,面色皆是一变,众位夫人四周看了看,确保自己的女儿在这大厅里,面色才松了一些,便有人好奇地问:“确有此事吗?”

        这句话却是在问卢妃,卢妃一愣,随即道:“想必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听了这话,心中也是巨震,没想到李未央的消息如此的灵通,这个消息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一无所知的,刚才李未央所说某户人家的小姐,说的到底是谁呢?说完这句话,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看着周围人的目光,立刻意识到了不妥,连忙笑着道:“太子妃定然会处理好这件事情,诸位就不必担心了。”

        但是卢妃低估了众人窥探的天性,当李未央说完那句话,不少夫人便开始坐立不安,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道:“还是去瞧一瞧吧,太子府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一定要去看一看!”“是啊,太子妃怕是过于年轻,这种丑闻还是应当谨慎处理!”“咱们一起去吧!”话说到这里,众人便全站了起来,跃跃欲试地往外走去。卢妃立刻跨前一步,却拦不住她们,不由面色一变,李未央同样扶着郭夫人起身,看着卢妃,微微一笑道:“卢妃娘娘,你要和我们一起去瞧一瞧吗?”

        卢妃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心道若非你多事,又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人,如果消息是真的,那这件事岂不是会成为太子府的笑柄吗?只不过,她并不知道太子的计划,也不知道如今这计划已经走样了。她刚想要上去拦住众人,李未央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笑容和煦地道:“卢妃娘娘,今天的宴会可是太子妃一手承办的吧。”

        卢妃一愣,整个人都呆在原地,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随后,她惊醒过来,若有所思地望了李未央一眼,用极低的声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目光之中满是清冷的笑意道:“纵然出了什么事情,那也是太子妃没有把事情安排好,卢妃娘娘又有什么可挂心的呢?”

        卢妃顿在原地,额上有一滴冷汗流下,她终究停下了阻止众人的步子,然后深深地望了李未央一眼道:“这大厅里太闷热了,我觉得身体不适,就不奉陪了,各位请便,我先告辞了。”说着,竟然转身扶着婢女的手走了出去。

        郭夫人望了一眼卢妃的背影,冷冷一笑道:“她倒真是会置身事外,到时候只消说是太子妃过于忙乱,丢下了众人匆匆离去,才会害的这消息散播得到处都是,太子压根不会怪罪她。”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趋利避害也是人之常情,这前厅的热闹,母亲不想去瞧一瞧吗?”

        郭夫人笑容满面,携了她的手道:“走吧,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哪家的千金做出这等丑事来!”

        李未央和郭夫人来到了那间雅室的门口,便看到门口已经有不少的婢女小厮在探头探脑,她无意间向他们扫了一眼,便丝毫没有停顿地走了进去。雅室之内太子和太子妃依序而坐,全都是面色冰冷。雅室虽然不大,却满满当当站了不少的人,显然刚才在宴会上没有受伤的宾客全都来这里看热闹。

        夏侯炎就跪在雅室的中间,李未央挑眉一笑,随即便看到了正坐在一旁面色冷淡的元烈和其他几位王爷,当然他们脸上的神情虽然有震惊,却比不上太子这样的难看。

        太子冷冷地道:“夏侯炎,你可知罪?”他的声音十分严厉,可不知怎么的,听起来却没什么力气,仿佛是在被激怒之后的疲惫。

        夏侯炎叩首下去,再抬头看着太子的面容道:“太子明察,我是被冤枉的,借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万万不敢对裴小姐无礼,更何况,我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

        太子刚要发火,却被元烈淡淡接过:“谁都知道裴宝儿是越西第一美人,见色起意便是你的动机,而裴家又是越西第一贵族,攀附权贵便是你的目的,还说什么没有理由,怎会没有理由呢?”

        夏侯炎猛地抬头,冷冷望着元烈道:“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情我确实毫不知情,刚才我不过是从太子书房出来,却莫名其妙的被人打晕,送到这张床上,我是无罪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元烈的脸上却露出玩味的笑容道:“太子府中守卫森严,再加上刚刚出了一场乱子,护卫们更是人来人往,又有谁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对你动手呢?夏侯大人,你就不要再狡辩了,你在这雅室之内早有布置,催情香便是你的罪证,咱们大可以请一位太医验一验这屋子里的香气是什么?”

        夏侯炎面色一变,急忙说道:“请太子明察,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催情香,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啊!”他的心头此时已经恼怒到了极点,原本设下这个陷阱,是为了让元烈身败名裂,也是为了逼他迎娶裴宝儿。只要裴宝儿成了旭王妃,那么元烈自然会和郭家分道扬镳,甚至有可能反目成仇。只要稍加挑唆,郭嘉必定只能嫁给元英,到时候再给元英府上安插一个年轻美貌又温柔体贴的侧妃,从中挑拨离间分而化之,让元英逐渐冷淡怀疑郭嘉。不出一年,郭府就会和元英彻底离心,到时候才是真正的一箭三雕了。

        当然这条计策施行,裴宝儿的名声会受到一定的损害,但越西不是大历,在这里公主可以堂而皇之的豢养男宠,有钱的贵妇人也可以豢养地下情人,裴宝儿作为名门千金被色胆包天的旭王羞辱了,旭王在负起责任的同时,也要担负起所有的罪名。而且裴宝儿出身高贵,绝非是可以用侧妃或者是侍妾名分来打发的女子,所以这条计策原本是万无一失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反倒成了这场风波中的主角,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时候,太子妃望向一边的裴宝儿,柔声道:“裴小姐,你要怎么说?”

        裴宝儿身上的衣裳已经穿好了,只可惜衣襟已经被泪水一点一点的打湿,脸上的妆也模糊成一团,她望向太子和太子妃,泣不成声:“我是被人冤枉的,我没有想到有人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事实上,她什么都知道,也情愿付出自己清誉为代价嫁入旭王府,她对自己很有自信,她觉得凭借美貌和才情终有一天能打动旭王的心,她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中途出了岔子!夏侯炎是什么东西?只有六品官位,六品这是什么概念?

        她裴宝儿是何等的身份,何等的尊贵!若不是她晚生了两年,太子妃的位置也是手到擒来,那些王孙贵族更是任由她挑选,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区区六品官员,更何况这个夏侯炎只是一个太子府的幕僚,裴家这么多年精心栽培她,她却嫁给了这么一个男人,裴家人岂非全部变成笑话了吗?

        元烈冷淡地看了她一眼道:“裴小姐,若说此事你不知情我是相信的,但若说你完全对夏侯炎无意,说出来恐怕大家都不信!若非你主动走进这间屋子,他又怎么会挨到你的边,又怎么会设下催情香来陷害你呢?”其实元烈早已知道,当时那蒋太医是在替自己的手臂涂药的时候,用了催情的药物,才会让他身体发软,若非他疑心病重,早有防范,只怕真要着了他们的道。

        裴宝儿听见他这样说,不由得浑身发颤,气得连话都说不完整,连连重复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无辜的,我是被人陷害的。”说着她像是想起什么来,充满希翼地望着裴珍道:“姐姐,你要为我作证哪,我明明只是扭伤了脚踝想要到雅间休息一会儿,你说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不是吗?”

        裴珍连忙作证道:“对!对!宝儿只是扭伤了,我是替她请人来,没想到……”她话说了一半顿住了,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其实她对裴宝儿的娇纵也是十分的不喜,本来她就是庶出,在家中比不上裴宝儿,实在是存了三分嫉妒了,但眼前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为了裴家的名声她也要想方设法保护裴宝儿,想到这里她继续道:“我离开不过半刻的功夫,夏侯炎又怎么会将宝儿迷倒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人做了手脚,请太子殿下一定要严查,还我妹妹一个清白。”

        太子没有说话,眸光一闪,看向元烈,元烈看着他的目光冷冷一笑,只是口气悠然地道:“裴珍小姐,今天发现这一切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现在你又口口声声为令妹辩解,不是自相矛盾吗?”

        裴珍结结巴巴辩解道:“我,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时那婢女想也不想就走上前去掀开那帘子,若是她早一点知道会瞧见那副场景,她是死也不会进来的!

        元烈笑容里并无轻蔑、嘲弄的意思,但看在太子眼里,这个笑容无疑是充满了讽刺:“太子殿下,事到如今你再追究严查也是于事无补,依我看,他们横竖是睡在了一起,到底也是一对同命鸳鸯,倒不如成全了他们,太子府和裴家这也是联姻了不是!”

        李未央看了一眼元烈,垂下了睫毛,掩饰着眼中的笑意,这时候她已经明白了一切,想来是这个裴宝儿意图算计元烈,却被元烈算计了。

        裴宝儿听了这话,原本就睁得很大的眼睛,因受到了惊骇而变得更大,她立刻不顾仪态地向前爬了几步,用力扯住了太子妃的裙摆,那指节几乎隐隐发白:“太子妃,不!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他,他算什么啊,他算什么啊!”她的声音异常凄厉,简直是愤怒到了极点!在她看来,嫁给夏侯炎,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的话刚说完,夏侯炎心头一凛,立刻道:“太子殿下,此事没有查清楚前万万不能冤枉我和裴小姐啊,此事不仅关系裴小姐的声誉,也关系到裴家,岂能轻易做决定,似旭王这番说话,分明是故意陷我于不义!”

        旁边的元英闻言,英俊的面孔却是微微一笑道:“夏侯大人何必说这样的话,娶了裴小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更有助你青云直上啊!”

        夏侯炎的面上铁青,他又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呢,如何能和裴家匹配?只怕裴家不能忍受这门婚事,刚刚答应,一回头就会派人来杀了他,到时候他才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未央微微一笑,眸内似乎含了水银,意蕴流转。裴宝儿正要转头哀求别人,却看见了李未央,面色立刻大变,完全失态一般地对着她大声叫道:“一定是你!是你陷害我!”

        众人的目光落在李未央身上,却见到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元烈的目光和李未央的微微一碰,随即错开,漫不经心地笑了道:“裴小姐真是个有趣的人,被当场捉奸却还有时间去牵扯到郭小姐身上,试问在事发的时候,郭小姐你在什么地方?”

        李未央只是微笑,她看向身边的众位夫人淡淡地道:“我自然是和大家在一起。”于是旁边就有不少人看不惯裴宝儿的随便攀扯,开口为李未央作证:“是啊,事情发生的时候,郭小姐就和我们大家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过。”

        郭家人听到这里,都是会心的一笑,他们已经看明白了,事实上裴宝儿真正想要陷害的人是别人,只可惜没有成功……当然,不管是裴宝儿也好,夏侯炎也好,他们谁都不敢陷害元烈的事情抖出来,陷害一国皇室,这罪名绝不会轻,裴宝儿怎么会说出**呢?所以她只能拼命地扒着李未央不放。因为李未央是她最为厌恨的人,什么脏水都要拖她一起!可惜,李未央在事情发生的时,有很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太子妃为难地看向太子,却见他微微垂下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然而她看惯了对方的这种神情,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的左手,太子的左手拇指跟食指微微的捻起,仿佛在揉搓一般,太子妃十分的熟悉,每当太子想要杀人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她看了一眼正啼哭不止的裴宝儿,淡淡地推开了她的手,语气冷漠地道:“裴小姐,事已至此我劝你还是认命吧,尽快让裴家商议婚事,别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裴宝儿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太子,又看了看太子妃,她鬓间的发丝已经散乱不堪,眼睛之下也是乌黑一片,脸颊上的腮红更是早已被泪水晕开,那张绝丽的面容变得如此不堪,她喃喃地道:“你们,你们居然都不管我!你们居然……”她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太子面容冷淡地道:“裴小姐,什么事情,都要掂量清楚,想清楚了再说。”

        他这样一说,裴宝儿一个激灵,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能说。若是她说出了口,太子必定会杀了她。她的心猛地收缩起来,手指在剧烈的颤抖,指甲不由自主陷入了手心!她明明就快要成功了,只差一步而已,竟然会功亏一篑!都是郭嘉,都是元烈!他们联起手来害她,害得她不得不嫁给一个六品的小官,还害得她清誉尽毁,今后这一辈子她都要抬不起头来,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

        她突然尖叫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道:“不,我不要,我绝对不要嫁给夏侯炎!他配不上我,我要嫁的应该是天底下的俊杰!今天这一切,原本就是别人来陷害我,我绝对不会乖乖听话的!”说着,她突然回头瞪向李未央,指着她道,“都是你,都是你害我,是你设计了这一切!你嫉妒我的美貌,故意**我!”说着,她再也顾不得别的,突然扑到了太子的身侧,大声地道:“太子殿下,郭嘉是想要除掉我,所以她才会这么做,太子殿下,您一定要救我,要救我啊,我不要嫁给他,我绝不嫁给他!”她声嘶力竭地喊着。

        李未央淡淡地一笑,原本她以为,裴宝儿是个聪明的女子,可现在看来,她不但糊涂,而且糊涂得可以,竟然会答应太子殿下去做这种事情。想也知道,不但会毁了清誉,就算她真的嫁入了旭王府,元烈被她如此构陷,又怎么会不恨透了她呢?到时候,她又有什么好日子过?说到底,裴宝儿的心中什么都明白,但她的偏执让她做出了这种疯狂的决定。她以为,这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都会绕着她的裙摆转,而元烈恰恰完全不搭理她,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决绝。

        太子别过了眼睛,仿佛没有看到裴宝儿泣不成声的模样。裴宝儿见央求他没用,竟转身向元烈扑了过去,凄声地道:“旭王,今天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可我也是被人构陷的啊,你知道,我绝不会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说着,她一双美目闪着泪光望向元烈,显然是打算让他相信,她不曾参与太子的阴谋,以激起他的怜香惜玉之心,说着,她还在不断的哀求,那泪水流淌而下,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看起来是十分的让人怜爱。

        旁边的晋王叹息了一声道:“裴小姐,你果真不愿意嫁给夏侯炎吗?”裴宝儿看了一眼晋王,断然回绝道:“我自然是不肯的!”晋王看了一眼元烈,口气却是十分的惋惜:“今天这种情况,若是你执意不肯嫁给夏侯炎,那便只有……”

        他话还没说完,却听见元烈冷冷地道:“只有两条路,一是你自尽,全了名节,二是你剃度,常伴青灯古佛。”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明显看到裴宝儿的脸色一变,元烈嘴角染起一丝浅浅的笑意,又阴冷地道:“比起死和出家,嫁给夏侯大人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说到底也是个颇有才干的人。”

        裴宝儿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刚才她的脸色还带着一丝希夷,如今慢慢变得死灰,她本该想到的,一切都是元烈设计,她还以为自己的泪水能打动他,这个男人根本铁石心肠,太恶毒了!她哆嗦着开口道:“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的无情,句句都帮着郭嘉,她到底有什么好,你们一个个都帮着她!”说着,她站了起来,再也没有刚才那副哀伤之态,决然地道:“既然如此,我不如死了干净,请太子殿下下令将我绞杀了吧。反正,我被人冤枉至此,也不想活了!”终究是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看到这场闹剧,太子的额头隐隐的爆出了一根青筋,他没有想到,原本是针对郭嘉和元烈的一出好戏,竟然会是这等收场。夏侯炎虽然是个有才干的人,可他毕竟出身低微,当年寒门折桂已经是十分难得。可惜,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在注重家世的大越官场上出人头地。所以他才借着守孝三年的机会脱了官场,换了另一幅面孔进了太子府。只要他能够辅佐太子顺利登基,成为太子身边的红人,将来自然有他在朝中的立足之地。恐怕便是宰相之位,也不是不可以期待的,这便是夏侯炎的晋升之阶!

        可他若是娶了裴宝儿,这事情可就麻烦了。裴家绝不会容许这样一个出身低微,只有区区六品官职的男子做裴家的女婿。等待着夏侯炎的唯有死路一条。太子不禁十分可惜这个他很喜欢的谋臣,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只能道:“裴小姐,还是请裴大人来商量婚事吧。”

        裴宝儿没想到不管自己怎么闹,对方都是同样的一句话。她不禁举目四望,可惜这一次,她的父亲带着四个哥哥在任上,大伯父因为告病在家,也没有来参加宴会。整个宴会,裴家不过她和裴珍二人,而裴珍此刻早已是唯唯诺诺,面色发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今,她又该怎么办呢?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突然从外面大跨步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袭蓝色的锦袍,腰间挂着碧玉琅环,身形挺拔修长,容貌俊美,目若寒星,举手投足之间从容优雅,顾盼神飞。他微笑着看向众人,目光却不在裴宝儿身上停驻。

        行至堂前,他长袖轻拂,向太子施了一道礼:“太子殿下,裴徽失礼了。”太子见到是他,面色顿时一喜,立刻站起身道:“原来是裴公子回来了。”李未央看向这个叫做裴徽的男子,目光微微发生了变化。裴后一共有两位兄长,大哥叫做裴渊,掌管兵权三十万,封驻国大将军,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叫裴绵,因为无子,便过继了二房的长子裴弼作为长房长孙。而裴皇后的二哥叫做裴帆,裴帆一共有五子二女,长子过继给了大房,其余四个儿子的名字分别是裴徽、裴献、裴白、裴阳,两个女儿叫做裴珍和裴宝儿。而眼前的这个这个俊美公子,便是裴帆的次子裴徽。裴宝儿一见是他,心头狂喜,想也不想地立刻扑了过去:“二哥,你要救我!”

        裴徽冷淡地望了她一眼,面上微微一笑道:“你是裴家的女儿,怎么可以在众人面前如此失礼,还不擦掉眼泪,赶紧下去梳洗一下!”

        裴宝儿一愣,随即看向裴徽,刚要说什么,却见到裴珍走了上来,扶住她道:“小妹,你就按二哥说的去做吧。”裴宝儿还要说话,可是裴徽却已经转过眼睛,明显不再搭理她了。旁边,早有人搬过椅子,裴徽却并不坐下,他只是望向太子道:“太子殿下,我刚到府上,便已经有人将一切告知了我,如今这局面,不知殿下意欲何为呢?”

        太子看了裴徽一眼道:“这件事情实在是棘手,按照旭王所说,裴小姐应当嫁给夏侯炎才能保住名节。”事实上,裴宝儿哪里还有名节可言,这件事情只会让她成为整个大都的笑柄。

        李未央冷淡地笑着,看了一眼那裴徽,据说这位裴公子心机深沉,步步为营,那么,他又会如何解决此事呢?

        裴徽淡淡一笑,裴宝儿是他们裴家的珍宝,也是将来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可惜漂亮的美人往往都没有脑子,她竟然被太子的三言两语所惑,主动跑去向元烈献身。这件事情只会给裴家带来耻辱!只不过当下他却不好将这心思表现出来,只是微微含笑道:“不知太子殿下能否让我与夏侯大人详谈一番。”

        太子一愣,随即望向夏侯炎,夏侯炎也是不能理解地看着裴徽。裴徽望着他,笑容十分淡漠地道:“夏侯大人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是想要仔细了解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也好做个决断。”

        太子望向裴徽,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好,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来人,单独辟出一个房间,让裴公子与夏侯大人详谈一二。”

        元烈却是淡淡打量了一眼裴徽,目光之中十分平静道:“这事情已经是众人都亲眼目睹,却不知道裴公子还要谈什么呢。”

        裴徽同样看着元烈,目光微动,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藏着寒冰,慢慢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更不能只听一面之词,纵然真要嫁娶,也该好好商量一番!旭王何必如此心急呢,倒显得你别有用心了!”

        元烈靠上自己的座椅,放松身心,笑地意味深长:“既然如此,那裴公子就自便吧。”其实,元烈也很想知道对方究竟会怎么做,眼前这局面,怎么也无法翻身了。裴宝儿如果不想嫁给夏侯炎,那就只有两条路,不是出家就是自尽。纵然裴徽手眼通天,他也没办法再辟出第三条路来!裴徽想要和夏侯炎详谈,说不准是想要寻找到什么证据,可元烈对自己的属下十分有信心,他是绝对不会留下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的。

        裴徽和夏侯炎单独出去了,元烈喝了一口茶,却听见旁边的元英道:“这位裴公子可是出了名的狡猾多段、不择手段,你可不要掉以轻心了。”

        元烈微微一笑道:“无妨,我只是想知道裴家究竟还有些什么样的人物。”

        元英勾起了唇畔,似笑非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他们不会就这么简单走你铺好的路。”

        元烈的神情异常镇定从而显得有些冷酷,没有对元英的话作出任何反应。他只是看向李未央,微微一笑。其实,他并不在意裴宝儿到底能不能洗脱这名声,他只是要让裴家人添堵而已。当然,元英本身就是一个外表忠厚内心毒辣的人,他竟然如此评价裴徽,可见对方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李未央从看见裴徽开始,便一直密切的关注着场中的动静,如今看裴徽带着夏侯炎离去,李未央的目光便落在了那边哀哀哭泣的婢女身上。随即,她垂下了目光。在这件事上,元烈怕是动了不少的手脚,如果裴宝儿真的嫁给了夏侯炎,只怕裴家会与太子交恶不说,连那裴珍回去也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元烈的手段,还真是毒辣的很。不过,这也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裴宝儿实在是咎由自取了。不多时,她就看见那裴公子快步走了进来,行云流水,似笑非笑,从李未央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似乎无意瞥了她一眼,那笑容观之可亲,可眼神却寒如冰霜,冷如利刃。

        李未央的神情却十分的冷淡,仿佛丝毫也不在意对方露出这样的敌意,事实上,裴徽卓然站着,便已经威势十足。这种沉稳的气质之中,隐隐让人有一种指挥千军万马从容自若的气度,这样的气度,李未央从前在蒋国公的身上也见到过。看来,这裴徽还是一员大将。那么,他又会如何处置今天的事情呢?他可以为裴宝儿翻身么?

        太子也是略带担忧地看着裴徽,他素来知道这裴徽是个聪明厉害的人物,却不知道他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或许行军打仗他很能干,但对于这等勾心斗角的事情,又是众目睽睽,怕是不好翻身哪。

        只听见裴徽慢慢地道:“我的妹妹不必嫁给夏侯炎,也不需要自尽,或是出家。”

        元烈微一眯眼,淡淡笑道:“哦?这世上还有不必费事的法子可以全了名节?依照裴公子所言,还有什么路可以给她走呢?”

        裴徽冷笑一声,道:“这位夏侯大人纵然有心想娶,也是无力回天。”听到这话,静王元英不**着对方,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他缓缓地坐直了身体,语气带了三分疑惑地道:“不知裴公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徽微笑着道:“因为他们二人都是被人构陷的,而夏侯大人,一个阉身之人,会萌生逼奸的心思么。”

        “啊?阉人?”太子大惊,瞠目结舌地看着对方。

        裴徽面不改色地继续道:“其实我本不想把这件事情抖出来,只不过有些事情若是不说,岂非是造成天大的误会,让那背后之人暗地里高兴么!”说着,他的语气十分的惋惜:“夏侯大人是不会羞辱我妹妹的,他们两人之间更不会有什么私情,因为早在一年之前,夏侯大人曾经受过伤,他早已经形同阉人了,没办法娶妻生子,更不会亲近女子!今日这出局,分明是有人故意构陷于他,冤枉我的妹妹。”

        听到这句话,雅室之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李未央却是微微一笑,她那双星河一般的眼睛盯着眼前之人,这位裴公子还真是有趣,竟然会想出这样一条路来。

        整个场中一片肃静,只听见裴徽淡淡地道:“若是大家不信,大可以去查验一二,那夏侯大人的确是没有娶妻生子的能力,当然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不要做得过分为好,多少还是给他留下一点颜面吧,只要请两位太医验证一番,不就可以证明了么?”

        众人没有想到这出戏峰回百转,就在裴宝儿要嫁给夏侯炎的时候,突然裴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面面相觑。不管他们多聪明,也想不到那夏侯炎竟会是个阉人,更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时候爆出了这个秘密。

        但裴徽言犹在耳,不由众人不信,有那等心机机敏之人更加想到:刚才这位裴公子去和夏侯炎密谈,恐怕不只是表面上说的这么简单。李未央则想得更进一步,刚才这裴公子这一去,怕是去劝说了夏侯炎挥刀自宫,哈,这事情还真是可笑。不过,能让裴徽想到这种阴损的主意,他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而且,十分之“脱俗”,堪称恶人中的极品了。

        元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他面上的笑容十分的优雅,声音不大,却让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哦?既然他早已是个阉人,为何之前从没有听他提起呢?”

        裴徽不由望了他一眼,眼眸之中散发出一种阴冷和残酷,还隐隐透着一丝厌恶,慢慢地道:“这等事情岂是可以宣扬得人尽皆知么,若非刚才我晓以大义,他也不会把这秘密说出来,当然,旭王若是不信,大可以和太医一同去验证。”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又道:“你总不会以为我会买通太医,向众人说谎吧。”

        现在那夏侯炎恐怕真的是个阉人了,只不过一年前阉的和如今刚刚动手,毕竟是不一样的。可是谁又会在乎呢?大家要的,不过是一个结果,一个让裴宝儿下台的机会。到了这里,就连李未央也不得不佩服这位裴公子心思之狠,手段之辣,反应之迅速,的确是个心机十分叵测的人物。

        裴徽就在此时望向了李未央,目光之中仿佛露出一丝冷笑。

        ------题外话------

        小编:我发现,你越来越猥琐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秦:﹁_﹁

        小编:我估摸着裴家死绝了,裴后就倒了……

        小秦:你不懂,我写到现在,总是有一种冲动,让裴后消灭了女主,然后她做女主吧……

        小编:那我就把你人道毁灭,我来写!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