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21 裴白之死

    庶女有毒

    221 裴白之死


        草原上的风吹得有多快,流言就散播得有多快,李未央和郭澄二人一路穿过重重的人群,向金帐走去。人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郭家的人,就在一天之前,他们还摩拳擦掌,翘首以待,期待今天的到来,希望在猎场上大展宏图,收获更多的猎物,却没有想到转瞬之间就发生了足以震动整个草原的事。此时人们已经知道此事与郭家的小姐有关,不禁都对她侧目。

        郭澄挡在李未央的身前,替她隔绝了大半的目光。而李未央却是一副神情淡然的模样,显然不将众人的眼色看在眼里。若是她在意别人的眼光,早已活不下去了,这种东西,她向来不屑一顾。一路向金帐走去,却发现那金帐里也是挤满了人。从衣饰上看,左边的都是越西的贵族,而右边都是草原上的汗王和将领们。

        看到帘子一动,所有人都向她投来瞩目的眼神。李未央站在了一边,随即向帐子的中间看去。越西的皇帝坐在左边,而另外一边的那个中年男子坐在铺着皮毛的高大王座上,上面的皮毛光华灿烂,珍稀无比,看来这位就是草原大君了。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纪,头上戴着高高的帽子,上面镶嵌着金银玉石和祖母绿的宝石,毡帽之下露出数根结成小辫的黑发,发辫上还特别缀着许多深红色或者碧绿色的玉珠,身上穿着的却是越西的锦袍,显然是越西人的礼物。与别人都不同的是,他的腰间佩戴着一把黄金为鞘,象牙为柄的弯刀,长相也是十分的肃穆、气派,那一双格外凌厉的眼睛和眉心深深的褶皱,无不透露出他年轻之时的骁勇和彪悍,他只是静静地在那边坐着,身上便有一种不可忽略的王者之气。

        李未央不动声色地观察他们,众人看见了她也是忍不住的交头接耳,其实他们已经知道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巴图世子突然死去,这是一件足以撼动草原的大事,如今他们也不狩猎了,都被召集到了这个金帐里面,面色焦虑地等待着审判的结果。

        大君看着地上跪着的年轻女子,冷笑一声道:“我儿子究竟是怎么死的?你把话都说清楚了,否则我绝对不会饶了你!”他的声音十分的冷漠,听起来有一种凛凛的刀风之声。

        李未央也顺着众人目光看向了那个年轻的女子,她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生得花容月貌,可是皮肤已然变得粗糙,一双原本应该很是美丽的眼睛已经瞎了一只,只能用黑色的额发遮住了一半的眼睛,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她心中立刻想到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祥云郡主,江夏王的女儿。

        只听到那祥云郡主哀声哭泣道:“大君,昨天傍晚的时候世子受了伤回来,招了巫医替他治疗,我见他伤势十分严重便小心翼翼的在旁边小心伺候着,一刻也不敢离开。”

        大君听到这里,看了一眼旁边一直站着的黑袍巫医道:“她说的可是真的?”

        巫医点了点头,大声道:“郡主说的是真的,当时世子殿下受了两处伤,一处是在左臀之上,一处是在右臂,都是箭伤,虽然并不致命可却都十分的厉害,世子一回来就发了高烧,我想方设法替他去了邪,又熬了草药,才让他们小心翼翼地守着世子,当时我就想要禀报大君,可是时辰已晚,大君又在和皇帝陛下议事,所以我也不敢冒然打扰。”

        得到了巫医的证实,大君才面色一沉道:“继续说下去。”

        祥云郡主的泪水止也止不住的从那只完好无损的眼睛里流了出来,若非另外一只眼睛是瞎的,这一副悲伤欲绝的模样真要让李未央产生怜悯之心,只可惜再如何漂亮的美人少了一只眼睛,看起来都是十分的可怕。江夏王在一旁瞧着,已经是不忍心的别过了眼睛,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那么丑陋不堪又粗鲁无礼的草原男人,实在是太过可惜了。而现在更糟糕的是,等待她的是守寡的命运。

        这时候,祥云郡主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她低声地道:“世子半夜里烧得越发厉害,我本打算再去请一次巫医,却有一个护卫突然来访,说是旭王殿下因为白日里误伤了世子,所以特意送来一盒能治箭伤的菩提良药,让我务必让我给世子殿下抹上,并向我许偌说不用一个时辰,世子就会消炎退烧,我信以为真,便将那药膏用在了世子身上……”她话说到这里,却是泣不成声道:“谁知我还没有醒过神来,却听见世子大喝一声道‘旭王害我’,随即就断气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哀哀哭着,掩饰住了眸子里面的深深不安和愧疚。

        众人此刻都看向旭王元烈,目光之中流露出十分的恼怒,早已有草原上的一位大汗王站了起来,他怒声道:“旭王殿下!你先是伤了我们世子不说如今还派人毒杀了他!你真是胆大妄为!真的当我们草原是任人欺辱了吗?”

        元烈闻言却依旧是俊目生辉、优雅从容,不过轻蔑地冷笑了一声,打断了人们的交头接耳,他出口便道:“昨日我回到帐篷已经是十分的疲惫,再者说是巴图世子无礼在先,我伤了他也是理所当然,怎么会给他送药?”

        “你……”祥云郡主猛地扭过头来,对元烈怒目而视,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一直是个柔弱的女子,不能当众发怒,她只能低低地道:“你害死了我的夫君不说,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的指责他,你这人还有羞耻之心吗?”

        元烈只是看了她一眼,目光之中划过一丝嘲讽道:“祥云郡主,我劝你想清楚了再说,昨天晚上那人真的说是我派去的人吗?”

        祥云郡主不禁恼怒道:“我这一辈子不曾说过一个谎言,草原上的大神可以为我作证,若是我说半句的谎话,就叫我被野狼叼走了心,尸骨无存。”她从未做过一件坏事,这是为了活下去!她一边在心头默默祈祷着神灵饶恕自己的罪过,一边发着毒誓,并用那只独眼看着元烈道:“那人的的确确说是旭王元烈送来了治病的良药,我个性单纯自然不疑有他,再加上我出身在越西,对于很多宫廷的秘方都颇有了解,听说过菩提药膏的确对治疗外伤有奇效,它就在这里,你们可以看一看。”说着她将那一盒散发着香气的药盒放在了地上。

        越西皇帝淡淡地道:“梁太医你去验一验吧。”

        梁太医此次是随行太医,他从人群之中走出,到了祥云郡主的身边,接过那一盒用青花瓷小药盒装着的药,然后仔细查验了一番这才道:“这药,的确是宫里头的菩提,治疗外伤用的。但是却有一种铁锈的气息,这就和巴图世子身上所中的毒一模一样,正是本朝最毒的毒药,鹤顶红。”

        众人闻言不禁面色大变,草原上是没有这种宫廷秘药的,正是越西人到了这里,将他们的毒药带到了这里,继承草原的主人竟然死在了越西旭王的手中,此事绝对是非同小可,当下就有不少的草原贵族恼怒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定要让旭王付出血的代价!”“巴图是咱们的世子,是将来要继承草原的英雄,怎么可以死得这么惨!”“对!抓住旭王,砍掉他的头颅,为世子报仇!”

        草原贵族都十分的激愤,若不是越西皇帝在场,只怕他们会立刻冲过去将元烈当场杀死,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拔出了手中的刀,只等着大君一声令下,就想要冲上去将元烈砍得稀巴烂。

        眼看着群情激奋不可压制,大君看向皇帝,冷声地道:“陛下,您怎么说?”

        皇帝冷淡地瞧了一眼祥云郡主,却是微微一笑道:“你身在越西,长在宫廷,对这些药应该十分的了解,怎么你昨天晚上不阻止巴图世子用药呢?”

        祥云郡主一愣,随即道:“殿下容禀,鹤顶红毕竟是宫廷密药,寻常人是不曾见过的,便是我也对药性不是十分的了解,更何况它是掺和在菩提之中,我是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啊……说来也是我太过大意,若是当时请了人来仔细来验一验这些药,世子殿下也未必会……”她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梁太医道:“不,纵然这药膏里没有毒,世子也还是会死。”

        众人一听,却更加的愕然,就看见梁太医慢慢地环视了一眼众人道:“刚才我已经查验了巴图世子的尸体,发现他右臂的那一道箭伤特别奇怪,箭头显然是涂了毒药的,想来那杀人凶手原本就是想要巴图世子的性命,只可惜那箭头的毒性还不够,他怕不能将那人一击致死,便送了这盒药膏来。”

        太子不动声色地看着,唇畔带着一丝淡淡的惋惜,眼底深处却是笑意。裴徽勾起嘴角,那一双凌厉的眼睛之中透露出无穷无尽的冷意,心头不禁淡淡地笑了,元烈,李未央,这一次你们又有什么本事脱罪呢?

        太子淡淡地道:“旭王,刚才我们已经听说了一切,巴图世子向来是个粗豪大意的人,他不过看那郭小姐容貌美丽,上去说了两句话而已,你却因此对他下这样的毒手,实在是令人心寒,更丢了整个越西皇室的脸面,破坏了我们两国的邦交,你要如何为此事做出交代?”他一边说这样的话,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着皇帝,他想要知道皇帝对这件事情又是如何看的?不过,不管皇帝的决定如何,元烈都必须被处死!为他这样的举动已经是到了整个宗室都无法容忍的地步!太子的脸上不知不觉地划过了一丝冷笑。

        皇帝看了元烈一眼,只见元烈目光沉着,表情似笑非笑,便知道他十分的有把握,并不畏惧对方的逼问,便放下心来,冷冷地道:“旭王,你又有什么话要说?”

        元烈听到这句话,仿佛听到什么异常好笑的事,嘴角笑容带了几分冷酷意味道:“我若是真的要想向巴图世子下手,大可以一剑杀了他,又何必等到晚上再鬼鬼祟祟的动手?如此遮遮掩掩,反倒会让人怀疑白天曾经与他发生争执的我,我是那种蠢货吗?会给别人留下这样的话柄?再者说,我明知道送去的是毒药,还自称是因为愧疚而送的,第二天他死了,别人一验毒就知道是我杀的,世上有这么傻的人吗?”

        太子冷笑一声道:“这也未必,旭王素来胆大包天,是打量着父皇不会因为此事为难你吧。又或者你是对巴图世子越发的厌恨,势要报了此仇便匆匆送了药膏出去,但若是没有名目,别人又怎么会相信你呢?自然只能说是因为愧疚了,可怜巴图世子是个坦荡的人,以为你真的是来赔罪,却不料你却做出此等事情来,真是叫人心寒啊。”

        原本那幕后之人是可以安排用别的名目送药去给巴图世子,但不管他假称是谁送去的,最终还是会查到旭王元烈的身上,因为白天只有他才与巴图世子发生纠纷,巴图回到营地的时候那仓惶的神情,以及他那些永远消失的护卫,早已向众人说明了一切,也许就是旭王白天没能杀了他,晚上后悔,便预备杀了他灭口呢。尤其草原上的人心思都没有那么多,他们听见太子这样说便信以为真,心头更加的恼怒,已经有人向元烈悄悄亮出了兵刃……

        这时,众人听见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旭王殿下说的不错,祥云郡主的话也是属实,两方都有道理,不知道要相信谁,只不过我也是当事人,可以说两句话吗?”

        皇帝看了她一眼,似乎第一次注意到她,慢慢道:“郭小姐,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李未央上前一步,郭澄却拉住了她的手腕,李未央向他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担心,郭澄松了手,李未央这才走了过去:“不知大君可否让我看一看巴图世子的尸体吗?”

        旁边的人闻言,不免对她怒目而视:“你想要对世子做什么?”

        李未央淡然地看了对方一眼,语气平静道:“既然要怪责旭王,那我也会被别人认为是祸水,这样的罪名扣下来,我可承担不起,所谓出师有名,判罪也要有据,难道不许被告申辩吗?我要申辩当然也要提出自己的理由和怀疑,你们藏着掖着巴图世子的尸体,是为了故意隐藏什么吗?”

        草原的贵族变了脸色,他们议论纷纷道:“这女子嘴巴真是厉害,要瞧就让她瞧吧。”

        这时,草原大君一挥手,让人将巴图的尸体抬了过来,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巴图刚刚被人验过毒的右臂之上,凝眸片刻,目光冰冷,随即道:“旭王,不知可否看看你昨日打的猎物。”

        元烈含笑,向她略一点头道:“就在我的帐篷之中,要取随时都可以。”

        赵楠还没有挪动脚步,却听见大君道:“不必了,我自会派人前去。”他略一点头,不多时便有人取回了元烈昨日所打的两三件猎物,因为元烈已经将心思花在了捕捉小狼身上,所以他只射中了一头鹿和两只野兔,此时已经全部丢在了毡毯之上。

        李未央蹲下了身子,仔细地察看了猎物身上的箭伤,便向众人道:“你们瞧,旭王殿下使用的箭矢与一般的箭都不同。”

        众人都纷纷站了起来,看向躺倒在地上的鹿,只见那伤口与一般的箭伤不同,仿佛是某种带着勾子的东西射了进去,拔出来的时候,那血肉便呈现一种锯齿的模样,十分的奇怪,众人都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李未央,却听到她继续往下说道:“旭王殿下,可否借你的弓箭一看。”

        元烈看着她,显然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他微微一笑,随即一点头,旁边便有护卫将他的弓箭送了上来,李未央抽出了元烈的长箭,那是一根长度超过普通箭矢的细尖的利箭,与众不同的是,它的背脊高高突起,刃口两侧竟然满满都是倒钩,在帐篷之中竟然也隐隐闪着寒光。

        李未央指着这件箭头道:“旭王殿下的箭头是经过改装的,上面都是倒钩,不管射进了动物还是人的皮肉,除非将整块皮肉撕裂,不然谁也没有办法拔出来,唯一的法子便是将箭斩断,然后用小刀将箭头挖出来,我想昨天那位巫医也是这样治疗的。”说着她看着旁边不远处的巫医。

        巫医看着她的目光,点了点头道:“是,不错,世子殿下左臀上的伤口的确是……”随即他面色一变,转向大君道:“大君,我突然想起,有一点十分的奇怪!昨天我为世子治伤的时候,的确是怎么也没办法拔出箭头来,不得已便像刚才那位郭小姐所说挖出了箭头,而取出右臂上的那根箭矢却是十分的容易,轻轻一拔就出来了,并没有费多大的功夫,显然是从两把完全不同的弓上射出来的。”

        此言一出,众人的面上都露出了惊疑的神情,大君厉声地道:“把那弓箭给我拿上来。”立刻就有人将元烈使用的箭给他送了过去,大君抚摸着这只诡异的利箭,他感到了有些小刺扎在了他的手上,他是上过战场的人,自然是知道这利箭的厉害。

        元烈微微一笑道:“这箭头是我自己精心设计的,外人却并不知晓,从寻常外观来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有真正射到人的身上才会感觉到不同,但是寻常谁会去在意呢?到了巴图世子这儿才会被人看出来。不光是我,就连我身边的护卫,每一个人用的也都是这种箭头。”说着他站起身,走到巴图世子的尸身旁边轻轻地将他的身体翻了个面,随即指着他左臀的伤口道:“瞧见了没,我的箭造成的伤应该是这样的。”

        大家都向世子的左臀看去,却见到他臀上的伤口的确和那鹿身上的伤口是一模一样的,而他右臂上的伤口是截然不同,这样一来,大家的眼神就变的诧异起来。太子勃然变了脸色,没想到竟然被李未央发现了如此细微之处!他不是不相信李未央的聪明才智,只不过这么细小的地方她都能够注意到,这个女人的观察力该是多么的惊人呢!

        巫医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我记得,世子左臀的伤口是没有毒的,但是他右臂的伤口却是含着鹤顶红的毒药,恰好和那送来的药膏相吻合。”

        太子冷淡地道:“就算如此,也不能证明这箭不是旭王射出来的,他就不能故意换了其他的箭么?”

        李未央听到这里,却是冷冷的一笑,对着祥云郡主道:“祥云郡主,既然你说是要抹药,为何只替他抹了右臂,没有替他抹臀上的伤口呢?这不是很奇怪吗,是否你早已知道了什么?”

        听到这里,祥云郡主脸色刷的变了。旁边的江夏王立刻出来大声地道:“郭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女儿是知道那药膏是有毒的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齐国公道:“江夏王,你不必恼羞成怒,寻常人抹药自然会将全身的伤口都抹一遍,但是祥云郡主只抹了右臂,却对别的伤口视而不见,那么只有一种原因,就是她早知送来的药膏是有毒的,只用一点点就能将巴图世子置于死地,根本不用抹别的地方,当然,还有一个理由。”说到这里,众人都像郭素望去,只看到他目光冰冷地道:“那就是祥云郡主与巴图世子的感情并不好,又或是她对世子十分的厌恶,以至于她根本不愿意去碰他另一个伤处。”

        祥云郡主不禁愣住了,原本她可以让女奴接替她要做的事,但是巴图向来彪悍跋扈,虽然受了伤嘴巴里也依旧是骂骂咧咧,对她呼来喝去,她不敢怠慢。再加上此事隐秘,她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当时便驱散了女奴。帐子里只有她和巴图两个人在,这涂药的事就落到了她的手上。只是她没有想到,李未央这么快追查到了这里,她不禁呆呆地看着李未央,眼中几乎要流露出绝望来,然后扑倒江夏王的脚下惶恐的道:“父王,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以为旭王真心向巴图世子赔罪,所以才误信了这药膏,巴图是我的夫君,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谋害他呢?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元烈冷冷地笑道,看了这祥云郡主一眼,漠然地道:“郡主原本就是越西女子,不喜欢这草原上的生活这也并不奇怪,想要借机会摆脱巴图世子情有可原,但你为什么要将这罪过怨在别人的身上?”他拍了拍手,帐外他的护卫就押着一个年轻女子进来,她的身上穿着宽大的袍子,耳朵上还佩戴着一只金耳环,跪倒在地上,向众人行了礼,随后瑟缩地看了一眼祥云郡主,鼓足勇气一般大声地道:“奴婢昨天晚上瞧见一个陌生人来找郡主,奴婢觉得奇怪,便悄悄尾随着,亲眼瞧见两人十分熟悉的模样,那人还交给了郡主一罐药膏,奴婢生怕被瞧见,只看到她送了那人出去,随后就进了世子的帐篷。”

        元烈冷笑了一声道:“哦?是吗,难道那人不是我派去的护卫。”

        那女奴摇了摇头,看向祥云郡主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厌恶,那是巴图最为宠幸的泼辣女奴,本有机会生下小世子登上女主人的宝座,却没想到越西竟然嫁了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到这草原上来,生生压了自己一头,这样一来,怎么能不让她恨透了,所以她一直盯着祥云郡主,只等着她行差踏错,当元烈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就要站出来作证,此刻她指着祥云郡主道:“不是,我明明听到那个人说,只要她做成了这件事,就带着她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这草原了,听那意思,郡主和那人是认得的,他们早就有了勾结,暗地里背着世子做出了不干净的事!”

        众人听到这里,面色都是忽青忽白,李未央淡淡地一笑道:“祥云郡主,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祥云郡主呆在那里,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并不惊讶,心中却是苦涩到了极点。李未央的话就像火星一样的迸进了她的心里,转瞬之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她一改柔弱的模样,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神经质般地恨声道:“我凭什么要嫁给这样的人?他哪里配得上我,这么粗鲁无耻,不要脸!”

        她一边说,一边咬牙切齿的充满恨意道:“我恨不得踢他、咬他,用刀子杀死他!要是没有他,我就可以回到越西去,回到我亲人的身边,他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了!”她的这番话说得十分血腥,却又饱含着恨意,充分暴露了她对巴图的恐惧还有那深深的恨意。

        大君惊诧地看着她,心头无明火起,恼怒道:“你是巴图的妻子!竟然敢真敢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

        祥云郡主听了这话更加的暴怒,她几乎是跳了起来:“都是他的错!是他强抢我做妻子,我原本可以和青梅竹马的人成亲,他与我门当户对,一定会琴瑟和谐,我何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她突然凑到人群中,疯了一样露出自己的脸,“你们看我的眼睛,你们看一眼!外面人都说我是想家哭瞎的,事实上是被巴图活生生挖掉的,原因不过是我看了他弟弟一眼,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看了别人一眼,就要被挖掉眼珠子!若非我是越西的郡主,只怕他早已经像对待那些女奴一样将我绑在马尾上活活拖死了,这样暴虐的人他为什么不死?为什么不能死?我恨透了他,他早就该下十八成地狱了!”

        李未央看了祥云郡主一眼,心头却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觉得这郡主如何可恶,她不过是受了那幕后之人的挑唆,才会将一切栽赃在元烈的身上。最可恨的是那幕后的人,祥云郡主如今成了这个模样,巴图世子一死她是要活生生殉葬的,这是按照草原皇室的礼仪,便是越西皇帝和江夏王也不能阻止,祥云郡主正是**到了极处,才会相信什么远走高飞的谎言,若是那个男的真的爱她,早就带着她离开了,她都嫁到这里这么多年了,才想起她来,怎么可能呢?若非祥云郡主过于想要逃脱巴图世子的魔爪,她也不会相信对方,相信一个早已经遗弃了她,一个让她栽赃陷害的元烈的男人。一切以女人深情去做坏事的男人,李未央都是深恶痛绝。

        此时,祥云郡主已经跌坐在了地上,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地步,原来那人许诺她只要巴图一死,就带她远走高飞,离开这该死的草原,她恨这里的人,这里的草原,还有牛羊马粪的味道。她想离开这里,回到那普普通通的生活之中,想要回到再也听不见巴图声音的父母身边,想要回到那人心爱的人的怀抱之中。

        其实她知道那人早已经背弃了她,若非如此也不会现在再来找她,可这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父王已经放弃了她,没有人能救她,那么多封求救信发出去,等来的结果也不过是寥寥的几句安慰。她再也无法忍受巴图的暴虐和残忍,现在有一根救命稻草放在眼前,她又怎么不能把他当着藤蔓往下爬呢?她只是想要一个逃出**的机会啊!刚才说了那一切,自己也觉得无比的可笑,便只能用膝盖抵着脸大哭起来。

        李未央瞧她哭得如此的惨烈,不禁也觉得悲伤,她轻轻地走到对方的身边,拍了拍祥云郡主的肩膀,仿佛安慰一般地道:“郡主,若是你说出背后是何人指示,那我可以向大君求情,让他饶了你。”说着李未央看向大君道:“祥云郡主不过是受人挑唆,真正那个幕后黑手才是真正该死的人,大君你说是吗?”

        按照草原上的规矩,背叛了丈夫的女人是一定要被点天灯的,这也叫倒点人油蜡,是一种极残酷的刑罚,把犯人扒光衣服,用麻布包裹,再放进油缸里浸泡,入夜后,将他头下脚上拴在一根挺高的木杆上,从脚上点燃。可是看眼前这个局势,若是祥云郡主什么也不说,那一切就会淹没在尘土之中,谁也不会知道那天晚上在祥云郡主帐篷的情人究竟是谁,巴图世子的死也会断了头绪,大君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凌然地道:“你会保证她说出一切吗?”

        李未央看了祥云郡主一眼道:“那人若是爱你,就不会将你推到如此万劫不复的境地中去,我想你心中已然明白,若是你真的听了他的话,诬陷了旭王元烈,回过头来此人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因为你知道太多的秘密,他是不会带你远走高飞,更不会任由你活在这个世上。祥云郡主,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女子,若非走投无路,你也不会听信对方的话,若你说出一切,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不会让你受罚。”

        祥云郡主没想到自己走到末路居然还有人肯伸出援手,她看了李未央一眼,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悲戚,旋即,她抓住了李未央的手腕,哭声戛然而止,她的那只独眼在乱发的覆盖之下闪着异样的光。

        李未央不由得心头一怔,就在此时,祥云郡主看向了李未央的眼睛,那双寒潭般的眼睛中除了同情还有一丝坚定。被自己污蔑的人为什么要反过头来要帮助她?她只是望着李未央,那只独眼之中流露出一丝难以形容的悲切,她慢慢地道:“你真的能向我保证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对,我保证。”

        祥云郡主突然抬起了手,指着正要悄悄溜出帐子的年轻男子,众人的目光飘了过去,只见到一个锦衣玉带的公子正要从帐篷里走出去,门口立刻多数名草原上的彪悍勇士,他们一把揪住他,却听到李未央淡淡一笑道:“裴白公子,我真是料不到,原来祥云郡主的情人便是你。”这个人正是裴家排行第四的公子裴白,他生得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更见丰神俊朗,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是祥云郡主的情人。

        祥云郡主也不看他,只是放声大哭起来。

        李未央只是叹息了一声道:“裴公子,你遗弃郡主在先,又唆使她诬陷旭王在后,最糟糕的是巴图世子也是你杀的,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呢?”

        裴白面上的血色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他大声道:“不,不是我!是这个女人冤枉我,我根本就……”

        他话说了一半,就听到江夏王大喝一声道:“无耻的孽障,当年你和我的女儿情投意合,甚至还说要派人来提亲,我才默许了你们的交往,后来巴图世子看中了祥云我无奈之下百般请求陛下,最后还是将女儿嫁到了草原上,那时候我曾经向你们裴家求情,只要你们让裴皇后进言,让她想点法子,我女儿就不必嫁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了!可你呢?当了缩头乌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立刻便将祥云拒之门外,甚至还说出就此恩断义绝的话来,你这样狼心狗肺之徒,害了祥云一次还不够,来要来害她第二次!”

        话说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众人看向裴家的眼神是无比的冷酷。裴徽和其他几位公子脸上的神情都不像刚才那样镇定,裴徽走上前一步,刚要替裴白说话,却听见大君冷冷地道:“事情已经**大白,陛下,你怎么说?”

        越西皇帝漫不经心地看了裴白一眼,仿佛在看一只被人遗弃的狗,眼神十分的轻蔑,“竟敢谋害巴图世子,又与世子妃勾结,此人就交给大君处置吧。”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陛下饶了我吧!”裴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快速地向前膝行而去,仿佛想要抓住什么希望似的,可是皇帝无动于衷,于是他立刻扑到太子殿下脚边,“太子殿下,你说说话啊,你救救我吧!”

        太子刚要开口,却听到大君厉声道:“巴图是我的儿子,杀了他的人必须付出血的代价。”他的声音提高了,目光之中凶光毕露。

        “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那女人冤枉我。”裴白激动地双手挥舞起来,往日那贵公子的模样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在他急于狡辩的时候,冷不防一道白光闪下,他的身子竟然被一劈两半,那鲜血溅了起来,喷了太子一脸。

        太子惊恐地看着原本拉着自己袍袖的人硬生生被劈开,**的身躯之后,映出了那拿着长刀的大君的身影,裴白的身体瞬间喷出了**的鲜血,毡毯上到处都是血腥狼藉,原本在座的越西贵女从没见过此等惨烈景象,纷纷尖叫着向后退去,还有那些胆小的早已晕了过去。

        裴徽肝胆俱裂道:“四弟!”随即快步奔了上去。

        李未央冷眼瞧着这一幕,那溅出的血腥没有到她身上分毫,早在大君站起来的时候,李未央就意识到对方要出手杀人了。不管多么美好的身躯,被这样一刀砍下去,依旧是血浆飞溅、白骨森森、可怖之极。

        太子见到这个情况,已经紧张到了极点,整个人都瘫了下去,旁边的护卫伸手将他扶住了,整个帐子中,所有的人都是离开那尸身远远的,只听见裴徽的惨叫之声,还有草原贵族那些大汗们哈哈大笑的声音,大君鄙夷地瞄着那具一分两半的身体,一脸倨傲地收刀入鞘,随即他看着越西皇帝道:“一命抵一命,这事儿就算完了。”

        草原大君有十来个儿子,没有了巴图,他可以让其他人继承他的位子,所以巴图的死也代替不了什么,只不过他不能容忍大君的血脉就被人这样的杀了,若是不报仇,他这个大君也会让人瞧不起,所以他一定要让罪魁祸首死去,这裴白是出生裴家,是显赫的一等的家族,他的死也意味着此事的终结,既然大君不再追究,其他人也没有话说了。

        李未央闻见这帐中的血腥气息冲鼻,不由皱了皱眉头,却看见元烈快步向她走来,俊美的面上微微一笑:“咱们走吧。”

        ------题外话------

        我森森觉得,我已经很善良了,热情推荐醉醉的文《重生之锦绣嫡女》,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于有童鞋说起的对裴家和蒋家的比较,怎么说呢,裴家这些儿子其实只是一盘菜,蒋家的儿子其实个个都优秀,但是裴家真正厉害的只有一个,不是裴徽哦==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