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24 裴献之死

    庶女有毒

    224 裴献之死


        裴献被人押送至金帐,在这里,草原上的汗王和贵族们已经坐在一旁听审了。

        大君面色冰冷地看了裴献一眼,问左右道:“这就是想要刺杀我的人?”

        裴献抬起头来,看了大君一眼,面无表情地道:“你诛杀了我的兄弟,我自然要为他报仇,今天晚上刺杀你的人都是我派去的,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所为,与裴家无关,请大君不要迁怒他们。”

        大君冷笑了一声:“草原上的规矩,便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既然有胆子承认,就代表你认了惩罚。”

        裴献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决绝,他不是不怕死,但是他一个人死,总比拉着裴家一起死要好。李未央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若是裴献刚才不开口,只怕现在出来顶罪的人就是二哥裴徽,裴徽是裴家的领军人物,断然不能折在这里,裴献很明白这点,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可是事到临头,他却还是感觉到了死亡临近的恐惧。

        此时,太子看不过眼,在一旁大声地道:“大君,此事还有玄机,请你给我机会向你证明。”他的话说了一半,却被静王元英接了过去,元英淡淡地一笑道:“太子殿下,众目睽睽之下那刺客跑进了裴家的帐篷,裴家人若是心头没有鬼,又何必诛杀了那刺客却不肯将他交出来呢?这不是杀人灭口又是什么?若是刚才郭府去搜查的时候,裴家能够老老实实把那刺客交出来,这才能说明他们是无辜的,现在早已是证据确凿,我劝太子殿下不要再为他们说清了,否则只为让人怀疑……”

        太子横眉冷竖:“怀疑什么?难道你要说我也是刺杀大君的同谋吗?”

        静王元英只是微微一笑,慢慢地道:“殿下,你多心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你和裴家向来走得很近,裴氏一族又是你的母族,怎么说你都不能因私废公,罔顾了太子威严。”

        太子被他一个高帽子劈头盖下来,顿时一句话说不出来了,不错,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为裴献求情,只有他说话会让人觉得不妥,裴家固然重要,但什么也比不上自己的名声要紧。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看了静王一眼,心头不禁将这个弟弟恼恨到了极点。

        而秦王见到这个场景,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两位不必为这个起争执,既然裴公子已经承认了这一切,就只能任由大君处置了。”

        越西皇帝在捉了裴家人之后,就毫不关心的回帐篷休息去了,此刻整个金帐之中大部分都是草原上的贵族,他们对于刺杀大君的人当然是深恶痛绝,再加上白天刚刚发生了裴白的事情,这么一来,这裴家在他们眼中显得越发可恶起来,当即便有一位汗王站起来大声地道:“大君,请你按照我们草原上的惯例处决这个人吧!否则实在难以平息众怒!”

        大君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就遵照我们的老规矩办吧。”说着帐篷内便有护卫快步上来,裴献纵然视死如归,也不禁面色一变,他不懂得草原上的规矩,也不知道弑君之罪到底如何惩罚,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是为家族扛下罪责,他又有什么恐惧的?

        裴献看了旁边强压着愤恨的裴徽一眼,硬生生咬着牙,一个字也不说。

        裴献被带出了帐篷,越西的贵族们目送着他离去。人群之中传来窃窃私语:“大君会怎么处置这个人啊?”“谁知道啊,这草原上人的规矩跟咱们越西可不一样。”“是啊,越西若是翻了弑君之罪,那就是株连九族,本人也要凌迟处死,这草原又是怎么个处罚呢?”众人的脸上不禁都流露出好奇的神色,当然也有人为裴家感到不值,为裴献这个贵公子觉得惋惜。人群之中唯独太子目光阴沉,一言不发。裴徽抬起步子想要冲上去,可是眼前一黑,却猛地晕倒了。

        元烈看了李未央一眼,在夜色之下,她的脸显得尤为洁白,那细长的眉毛,清亮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月色的柔光,他微微一笑,开口道:“你要去瞧瞧他们如何处罚裴献吗?”

        李未央转过头,看着他道:“莫非还有什么新奇的玩法不成?”

        元烈哈哈一笑,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略带了几分神秘道:“你跟我来就是。”说着他们便向行刑的地方走去,不光是他们,还有其他的越西贵族对草原上的刑罚也是十分的感兴趣,三五成群地追随而去。

        静王元英也从金帐之中走了出来,他快步地想要追上李未央,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少女挡在了他面前。那少女一身的红衣,容貌格外漂亮,身材窈窕,眼睛认真地看着他,语气显得十分惊喜:“静王殿下。”

        那正是大君的女儿,阿丽公主,自从三年前静王随着皇帝参加了一次狩猎之后,阿丽公主一有机会就在他身边打转,明显是对他一见钟情。可惜静王对她始终是十分的有礼,却并不亲近。此刻在这里见到他,阿丽公主的神情是无限的惊喜,她上前去一把牵住了元英的袖子道:“我去你的帐篷找了你好几次,可是护卫都说你不在,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说着她的眼睛不由眨了眨,无限委屈道:“难道我就这么惹你讨厌吗?”

        在草原上,阿丽公主是最美丽的姑娘,也是众多勇士追寻的目标,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忽视过,她就是不明白静王为什么不喜欢她,还百般躲着她。

        元英注视着阿丽公主明媚的脸庞,随即笑道:“阿丽公主你误会了,这两天我一直陪伴在父王身边,所以不在帐中。”

        阿丽公主一愣:“你说的是真的?”不等他回答,忙不迭地说道:“真的不是在故意躲着我吗?”

        元英自然是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阿丽公主是个很好的姑娘,但他并不预备和草原结亲。一个皇子有一个异族妻子,这等于是断绝了将来登上皇位的可能。阿丽公主身份十分的贵重,若是嫁给了他,必定是正王妃,正王妃生下的儿子理所当然是世子,将来要继承他的位子。想也知道,文武百官都不会答应一个有草原血统的孩子继承皇位的。这样想来,如果娶了阿丽公主,元英追逐皇帝宝座的筹码少了三分,所以这就是他躲着阿丽公主的根本原因。

        但是现在他却不好将这一切说清楚,因为阿丽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元英不打算伤害她,所以他宁愿敬而远之,希望她自己主动放弃,可他小看了阿丽的执着,这个小姑娘三年来都对他念念不忘,十分的看重。

        元英看了一眼李未央消失的方向,不由有几分焦急,脚下也向前走了两步,阿丽公主连忙拦在他跟前道:“你要去那儿?去追那郭家的小姐吗?你为什么会喜欢她呢?是不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够好?”

        阿丽和裴宝儿不同,裴宝儿说话带着三分妒忌和不服气,所以那神情也变得狰狞,可是阿丽却是纯然天真的神情,她只是困惑,只是不明白,在她看来觉得自己挺好啊,大家也都很喜欢她,为什么元英就是不喜欢她呢?

        元英苦笑了一下道:“她是我的表妹,我这一次出来舅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照顾好她,那旭王元烈明摆着别有用心,所以我不能让他们独处,这才是我要追上去的原因,阿丽公主,你可不要误会了。”

        阿丽一挑眉道:“你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总是和父王说一样的话来骗我,我知道你就是喜欢她,刚才在帐中我瞧见你一直盯着她,眼珠子都不错开!”

        元英一愣,他没有想到阿丽公主的观察力如此的敏锐,他微一蹙眉,点头道:“不错,我和她的确是有婚姻之约的,将来我会迎娶她做我的正王妃。”

        阿丽心头着急,一顿脚道:“为什么啊,若是她喜欢你,刚才为什么连一眼都没有看你呢?她和旭王才是一对!她根本不喜欢你!”阿丽说话十分的单纯,她没有想到这一句话的后果,就像是一把刀子戳中了元英的心。他的目光骤然变得冷淡下来,阿丽没有看出他不悦的情绪,反而握紧了他的手,声音清脆地道:“要不然,你不要回去了,就留在草原上好不好?我陪着你打猎、骑马,一定开心得不得了。”

        阿丽公主的脸蛋雪白,目光澄澈透明,这样天真烂漫的神情是越西矜持的贵族小姐们绝无可能拥有的,若是元英不想继承大统,他可能会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可是看着阿丽的脸,他的脑海之中却闪过那一张素白冷漠的面容,心头却是一颤,甩开她的手,冷冷地道:“公主还是赶紧回去吧,不要再跟着我了。”

        阿丽公主急忙道:“为什么赶我回去?”她一边说一边流下眼泪,“我知道你根本没有把我放在心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对着我笑,我以为你心里对我是有一点点好感的……”她说不下去了。

        元英心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却只能柔声道:“阿丽公主,我不是你的良配,草原上的勇士多得是,他们都很喜欢你。”

        阿丽公主眼泪滚滚地道:“可是我只喜欢你一个,若是你不愿意留在草原上,我陪你回越西好不好?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她的面孔十分的天真,在这个草原姑娘的心中只有自己喜欢和不喜欢,根本想不到其它复杂的利害关系,她不知道元英从没想过带她回越西,也没想过娶她,这是他们身份注定的,所以纵然阿丽公主的神情十分的哀戚,可是元英还是推开了她,淡淡地道:“我该走了,抱歉。”

        李未央和元烈来到了草原上的刑场,在她看来那是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草原人用铁皮做了一个巨大的火板,这个板子的下面是悬空的,堆满了枯枝和稻草。他们将裴献赶上了火板,在下面燃起了火堆,李未央看着这一幕,目光变得有些奇怪,她转头问元烈道:“他们在做什么?”

        元烈因为对草原做了一番调查,所以他很清楚对方在干什么,但他只是微微一笑道:“你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

        李未央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那火堆之上,那火本来很小,却渐渐的变大了,温度逐渐升高,纵然他们站得很远,却还是觉得那火带来阵阵的灼热之感,裴献目光变得惊恐,在铁皮之上左右地换着脚,不断地出汗,随着温度的升高,他甚至开始不断地奔跑,整个人气喘吁吁,仿佛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就在越西的贵族们目光之中都流露出诧异的时候,那铁板旁边的瞭望台上,有护卫倒下了数桶凉水,那些水汇聚而下,仿佛瀑布一般落下,随后护卫们如同套牲口一样,用绳子一下套住了裴献的脖子,将他拉到在铁板之上,众人被这诡异的一幕完全吓到,只听到皮肉和烧红的铁板一接触,传来一声极为撕心裂肺的惨叫,随后便听见一阵嗤嗤的声音,便有赤脚的护卫冲了上去,活活地剥了一张人皮下来,那动作干净利落,和剥下羊皮没有丝毫的区别。

        李未央只听到一阵比猪挨了刀还惊悚的声音,不由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转头,惊讶地看着元烈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元烈笑容和煦,声音也很动听,“他们在活剥人皮,剥下来的皮要去蒙鼓,哦,对了,腿骨要去做成号角,头盖骨则会做成头骨钵,你见过头骨钵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元烈眼睛闪闪,笑容变得更加的温和,“我们来的时候,曾今在集市上见过草原上的头骨钵,那上面镶着金银,还有的嵌入珠宝,你还记得吗,一个头骨钵要整整一万两银子,这些都会成为草原上贵族的收藏。当然,草原人做这个最初并不是为了卖出去,而只是想要做成法器,你刚才看到的那些巫医,他们治病救人都要靠这些法器。还有寺庙里,到处都是人骨做成的法器,来由都是一些犯了极恶之罪的囚犯。”

        越西贵族之中那些胆小的夫人小姐们看到这一幕,都吓得晕了过去,他们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用这么可怖的法子活剥人皮,这可比那些凌迟处死的惩罚要可怕得多了,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李未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这死法倒真是有趣得很,这个大君啊,杀鸡给猴看罢了。”

        元烈勾起唇畔,点了点头道:“草原人向来骁勇野蛮,那些敢于弑君的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裴献如此,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那边的护卫竟然已经将裴献的皮活剥了下来,接着又从眉骨处将头盖骨切掉,留下的痕迹十分的平整,随即便见到那护卫将锯下来的头骨部分,送给了在一旁等待的草原巫师,而他的四肢也都被一切下来,作为将来法器的制作材料。这样的惩罚不仅残忍,而且野蛮,可是没有人敢出声阻止。因为那些草原上的护卫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口中都是喃喃地念着咒语,十分郑重神秘的模样,显然很是虔诚。众人的眼中,这场刑法具有一种屠戮般的神秘美感,更像是一场华丽的活人祭祀。

        李未央不想再看下去了,她叹息一声,转头向相反的地方走去,元烈跟着她,注视着她的神情,不由开口问道:“你觉得这个刑罚太过残酷吗?”‘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吐气如兰道:“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若非他害人在先,我又何必如此对待裴家?他杀我就是应该的,我反抗就不对吗?更何况,这是草原人动的手,我的手上可没有沾一滴血。”

        元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你没有心软就好。”

        李未央继续向前走去,她是没有心软,可她觉得有一点反胃,草原人如此的刑罚,手段比她还要残忍三分。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瞧见了阿丽公主,她一个人在金帐前不远处哭得很伤心,李未央想装作视而不见,可是阿丽一抬眼看见了她,快速地跑了上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带了几丝悲伤。李未央有一点诧异,她委实想不出来,刚刚处决了裴献这事又跟阿丽公主有什么关系?她何至于哭得如此伤心。

        阿丽抽抽噎噎地道:“静王……静王……”

        她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却明白了过来。元烈微微一笑,向后退了几步,把场地留给这两个女子,他相信李未央一定会让阿丽公主明白过来的,因为她说话向来一针见血、不留情面。

        李未央看着阿丽公主,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淡然道:“公主殿下被静王拒绝了吗?”

        阿丽一愣:“你怎么知道?”

        李未央心想,若非如此你何必哭得怎么哀伤呢?她面上却是淡淡一笑:“公主,草原上的勇士才是最适合你的,无论你嫁给谁都可以过得很幸福,可是你若是去了越西,恐怕并不能得到自己心爱的人,反而会让你自己落到一种难受的境地中去。”

        公主不解地看着李未央,她对她没有什么深刻的敌意,但是面对李未央的时候总有一点酸酸的。看穿了对方的心思,李未央只是淡淡地一笑道:“静王府虽然还没有正王妃,可是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静王就算娶了你,也只能委屈你做侧妃,到时候你就不是草原上骄傲的公主,而是静王府一个等他垂怜的女子,身份低了一等,等他娶了正王妃,她和他的儿子就会继承静王的爵位,而你的孩子却只是庶出,你可能不懂庶出的意思,在草原上,每一个皇子都是有继承权的,虽然大王子是拥有第一继承权,可大君其他的儿子们也都有机会继承他的位子,可是在我们越西,只有正妃的孩子才有资格继承一切。”

        李未央说的没有错,不是人人都可以像旭王元烈一样,得到老王爷和皇帝的默许继承爵位的。

        阿丽公主看着李未央,就露出一丝震惊的神情,李未央知道她不能理解,便轻声解释道:“在越西,你不光要面临身份的问题,还有风俗习惯,你看到湘云郡主了吗?她不喜欢草原上的羊奶,也不喜欢草原上的风沙,更加不喜欢草原上粗鲁的男子,那么你呢?你会喜欢越西贵族的矜持,喜欢他们的勾心斗角,喜欢他们的互相倾轧吗?你一旦嫁给了静王殿下,你就得帮着他筹谋,时时刻刻去揣度他的心思,对付他的敌人,拉拢他的盟友,这一切公主你能够做到吗?”

        阿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一桩姻缘竟然有怎么复杂,难道嫁人不就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吗?草原上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啊,为什么轮到静王元英就不行了呢?’

        李未央面容沉静,眼眸漆黑如同水晶,微微一笑,道:“你做不到是不是?你从小长在这片草原上,在你看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中间地带,你这样的人在越西皇室也活不过一年,恐怕还会给静王带来麻烦,你既然喜欢他,又怎么忍心给他带来麻烦呢?而且离家**之遥,这意味着什么?这就代表着你永远也无法回到这片草原上来了。到时候不管你是说话还是行动,都有人盯着你,让你觉得窒息,你真的能够忍受下来吗?你对静王的感情足以支撑这一切吗?”

        阿丽被她吓得倒退了几步,虽然她想反驳,可她知道,对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因为她看得出来,这些越西的贵族小姐一个个心思都是千回百转,任何一句话都能从很多的方面去思考,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都会被这些人弄得很复杂,这让阿丽十分的困惑。

        李未央却不再说话了,随即,她的裙摆轻轻从阿丽的旁边拂过,就在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阿丽公主突然喊住:“是静王让你来跟我说这些的吗?”

        李未央转身看着阿丽公主充满疑惑的脸庞,微笑道:“这些话只是我想说所以就说了,我不想看到一个**自在的人变成一个束手束脚的傀儡,更加不想看到一个原本十分开朗的人被硬生生转了个性去迎合别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好心对阿丽说这些话,也许她从阿丽公主的身上,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当你执着去爱的时候,总是想要豁出去一切,只想给对方最好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别人需要不需要。阿丽公主虽然单纯,容易受到裴宝儿的挑唆,却实在不是什么坏人,她对于李未央虽然有点小心酸,却也从未真的用过一些对付情敌的手段。

        阿丽突然叹了一口气,她慢慢地道:“可是草原上今后也要不太平了。”

        李未央看着她神情落寞,不由觉得奇怪道:“公主的意思是……”

        阿丽公主默默望着她道:“大王兄一死,我的哥哥们都要开始你争我夺了,他们虽然没有越西皇子那么聪明狡诈,可却都是用性命去拼搏的,不管是谁赢了,都会有人死去。所以我不想留在这个草原上了,我想跟着静王回越西去。”

        李未央一愣,她没有想到阿丽公主这么执着于静王还有这么一回事。阿丽公主神色黯淡,她继续开口道:“我希望三哥能够继承大君的位子,可是他是最不可能继承的。”

        李未央神情之中掠过一丝异样,在她看来,阿丽公主的兄长三王子是很有继承大统的聪明才干的,光从他今天追出帐外刻意拉拢自己和元烈的举动,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心思百转的人,他提出改嫁帮助了湘云郡主,这么一来就自然而然的引起了越西贵族们的好感,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可是为什么阿丽公主说他是最没有资格继承大君位子的呢?

        看到李未央的神情,阿丽公主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三哥不是大君的亲生儿子。”

        李未央完全怔住,阿丽公主见她神情惊讶,连忙解释道:“我的母亲是大君的侧王妃,但她原先是我伯父的妻子。”

        李未央突然明白了过来,她试探地看着阿丽道:“莫非三王子他……”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道:“我三哥是遗腹子,那时候伯父起兵叛乱,被我父王诛杀了,后来父王接收了他所有的妻妾,其中也包括我的亲生母亲,不到三个月她就生下了我的三哥,所以草原上人人都知道他不是大君的亲生儿子。”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在草原上因为人口繁衍困难,所以男人们确实会收养不是亲生的孩子,这并不奇怪,只不过,在大君有这么多王子的情况下,三王子想要继承王位的确是很困难,难怪他这样汲汲营营,拼命想要拉拢越西贵族,她看着阿丽公主,不免开口道:“公主殿下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件事呢?”

        阿丽公主咬了咬牙道:“我只是想跟你说,三哥他很希望我能够嫁给静王殿下,也是他促使我来表白的。”

        李未央更加明白了,原来三王子是想要依附静王。只不过,他并非是个愚蠢的人,也应该很明白静王元英不会迎娶阿丽的立场,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故。她看了金帐一眼,却看见太子和那二王子巴鲁肩并肩地走了出来,不时低语的模样。李未央看到这一幕,隐约猜测到了**,想必是巴鲁傍上了太子,这才使得三王子急着向静王献殷勤了。在李未央看来,三王子比二王子狡猾的多,所以他是很有可能赢得大君位置的。至于血统,其实在力量面前,根本没有那么重要。

        阿丽公主突然朗声说道:“我不管三哥为了什么才让我这样做,我不为别的,我就是想和静王回越西去,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对我说这一番话,你是好人,将来有机会,我会回报你的。”

        李未央瞧她神情这样坚定,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世上还真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姑娘。

        阿丽公主说了这句话,就转身跑了,跑远了还回头看了一眼李未央,再傻的人也知道李未央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原本对李未央的那些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那边的太子和巴鲁说了几句话,便借口将他支开了,随即等所有人离开,他刻意等了半个时辰,直到确信再也无人瞧见他,便又悄悄回到了金帐,大君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深夜来访有什么事吗?”

        太子拱手道:“不知大君对我昨日的提议是怎么个想法呢?”他昨天已经向大君提出了裴皇后的要求,他以为今天大君就会有所行动,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出了裴家这件事,这在他看来,李未央简直是不可原谅的,再好的耐性也都用光了,他没办法再容忍这个人的存在。

        大君却是微微一笑,声音里平添了一丝寒意,“太子殿下,我可不欠裴皇后什么,她怎么说我怎么做,到底谁才是这草原上的大君呢?”

        太子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走上前一步道:“大君,你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肯为我母后效劳吗?”

        “不!”大君截然打断到,“若是其他的事情我当然会为裴皇后尽力,但是这件事情十分的难办,我之前答应你,是没有想到那郭家的小姐竟然和旭王有勾结,这么一来,她的身份可就十分特别了!你本该知道,皇帝陛下可是十分喜爱旭王殿下,我若是伤了他的心上人,他不跟我拼命才怪。”

        太子挑了挑眉道:“大君这是畏惧吗?”

        大君淡淡一笑道:“我这一辈子还没有畏惧过什么人,但是要看值得不值得,若是为了几匹布一把匕首,一些茶叶就和越西皇帝还有旭王为敌,我还没有这么傻吧。”

        “何止是几匹布?一些茶叶?母后给你们的好处不少吧。”太子不禁握紧了双拳,大君这么说分明就是故意抵赖嘛!他不由更上前了一步道:“而且大君你明明已经亲口答应了,现在难道要出尔反尔吗?”

        大君的笑容更加的亲切了,他向太子招手,示意对方不必动怒,随后面容平静地说道:“太子殿下不必着急,有什么话咱们可以坐下慢慢的说。”

        太子恼怒,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什么好好说,昨天明明已经说了,现在又反悔,是惧怕了李未央吗?太子心中不禁想到,若是草原大君不肯动手,他可不想亲自来,更不想染上什么血腥,招惹什么祸患。太子沉吟了片刻,放缓了语气道:“大君,你和我母后结盟,这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了,是否我有什么礼节不周到的地方激怒了你,我向你道歉就是,但此事实在是很重要,若是大君肯为我们做到,我可以每年向草原供上一千副铁甲,这样如何?”

        大君微微一笑,道:“那可不行,我有数十万军队,一年一千副,什么时候才能全副武装呢?你们越西有句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我该怎么向得不到铁甲的贵族们解释呢?”

        太子咬牙道:“铁甲还不够的话,我可以拱手奉上冶铁之术,大君应该明白,越西的冶铁之术是最为精进的,我可以派专人向你们传授。”

        大君吃了一惊,越西的铁甲全套不过十五斤,加上马上的铠甲也只有三十斤,不但十分坚固而且很耐穿,堪称各国第一,这样的铁甲从前哪怕用金子去买也无论如何是买不到的,都被越西官府牢牢控制着。可这太子殿下却用铁甲来交换,甚至不惜传授他们冶铁之术。难道李未央真的这么重要吗?非要置她于死地不成?

        其实太子原本也没想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只不过今天李未央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惊骇到他了,他没有想到,她一出手就让裴家有去无回,今天除了裴徽之外,裴白被一劈两半,裴阳被砍了头,那裴献被活生生剥了皮,这样的死状太过凄惨了,连太子也不禁心有戚戚然,若照着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恐怕就要轮到自己了,他越想越是恐惧,不由自主地加大了筹码。

        大君看穿了对方的急迫,故作为难道:“太子固然是好意,可是冶铁技术虽好,没有铁矿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铁矿?!太子不禁望着对方,目光闪动着寒光,这个草原人,野心也实在是太大了。

        金帐之中有片刻的安静,大君仿佛看出对方的为难,并不在意的模样,最终一笑道:“正因为如此,太子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只是我实在不敢违背皇帝陛下的意思,若是他知道我做了这种事情,绝不会轻易饶了我的,我实在是对越西的百万铁骑心有余悸啊。”他一边说,一边狡猾地看着对方。

        太子心中一急,立刻道:“大君……”

        大君挥了挥手,声音压过了他道:“太子没有什么事就离开吧。”

        真是食言而肥的老狐狸!太子怨恨地看了看他,扭头就走,可还没有走出几步,却顿住了脚步,突然回过头来,目光看着大君,声音变得异常的低沉道:“若是我向大君约定,等我登基之后,许你三座铁矿丰富的城池呢?”

        草原大君诧异地看着太子,目光之中终于流露除了一丝兴味道:“哦?每年一千套铠甲,冶铁之术,还有三座城池的铁矿,太子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太子咬牙道:“这个筹码绝不能再加了,你若是实在不愿意我就另找他人!”说着转身欲走。

        大君连忙道:“不急不急,咱们好好说就是了。”说着立刻向外大声喊道:“来人,摆酒。”

        太子心中一松,他意识到大君这是应允了,他快速地冷笑了一下,随后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大君只是微微一笑,避而不答。太子心里把这个老狐狸骂了一遍又一遍,今天晚上这一趟来,对方硬生生逼着他加了三个条件。事实上,裴皇后来之前就已经叮嘱过他,万万不可以被这老狐狸骗了去,压榨着交出了这么多结盟条件,这是太子没有想到的,若是裴皇后在此,必然不会答应。但太子此刻已经顾不得许多了,他看到那裴家人的惨状,实在是让他胆战心惊,再也无法忍受下去,只要能够再也不见到李未央,他情愿付出这样的代价,毕竟最后一个条件可是要等他登上帝位呢,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等他控制了越西所有军队,给还是不给,终究是他自己说了算!有越西百万雄狮在手,还怕这个老家伙不听话吗?

        这样一想,太子神情不禁放松起来,他接过桌上的美酒,向大君敬道:“我先饮一杯,预祝大君马到成功。”

        大君笑容和煦道:“好说好说,殿下到时候听我的好消息就是。”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大君心里却掠过一丝冷笑,这个太子聪明有余,老练不足,今天若是裴后在此,绝对兵不血刃地逼迫自己答应,太子到底还是太嫩!事实上早在太子提到冶铁之术的时候,大君就想过要按照原计划进行了,只不过他想抬抬价,看看太子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现在他已经知道这李未央的价值了。

        这时候,李未央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帐中,门口婢女一见她回来,立刻迎了上去,“小姐你回来了。”

        李未央略一点头,进了帐子,发现郭家三哥兄弟正在等他,他们刚刚包扎好伤口却不肯去休息,神情中露出了一丝兴奋。

        郭澄躺在一旁,竟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开心地一边喝着酒,一边摇摇晃晃地剥着花生。见到李未央,他立刻站了起来道:“妹妹,你回来了。”李未央笑了笑道:“三哥你如此悠闲自得,倒叫我心头紧张了半个晚上。”

        郭澄望了望她笑道:“你交代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没有办成的呢?”

        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就坐在了一边,动作利落地剥了一颗花生,丢进了嘴里,目光看到旁边的郭敦,目光关切道:“四哥伤势如何?”

        郭敦满不在乎地晃了晃手道:“不过是一点小伤,不碍事!但是那家伙被我砍了头,实在是痛快!”他一边说,一边露出极端兴奋的神情。

        李未央这才注意到,旁边的郭导神情之中似有隐忧。李未央的目光转向他,轻声道:“五哥是有什么事吗?”

        郭导叹了口气道:“事情不妙,你刚才没瞧见父亲的眼神吗?明显是怪咱们事前没有告诉他,只怕回头必有大乱啊。”

        李未央却是神情不变:“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父亲不是在怪你们行事鲁莽,而是怪你们没有能将裴家的四个兄弟全都杀了。”她的神情平静,显然是不怕任何责罚的。敢做就要敢认,李未央就是这种性格!

        郭澄看了她一眼,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早在李未央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就觉得十分冒险,却又不甘心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事实上李未央原本不打算让郭家的兄弟参与,但若是让寻常的禁军去搜查,恐怕裴家人反而会让路,只有郭家人在,裴家才不会忍受这种耻辱,这种微妙的人心变化,只有李未央才能把握得如此精准。

        郭导拨开手里的花生米,并不说话,他知道李未央的意思,若是今天他的动作再快一点,无论是裴徽还是裴献都能一刀杀了,永绝后患!现在留下一个裴徽,多少还是留了点隐患的。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彻底,除掉裴家精英一辈,等于断了裴家的后路!

        李未央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们不必担心,郭家和裴家本就是死仇,再加上一笔也没有什么,不要看现在他满堂富贵,裴皇后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终究有那一日罢了。”

        郭导就坐在李未央的右侧,紧挨着她。看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闪闪发亮,面容格外清秀美丽,他的目光闪烁,凝望着李未央的面容,又下意识地向她伸出手去。李未央一愣,侧过头避开来,郭导一怔,随即微微一笑道:“别动,这里有一些脏的。”说着,他替李未央将脸上不知从和何处碰来的黑灰擦去。

        郭敦原本正往嘴巴里倒酒,可是看到这一幕,登时吓到了,连酒都来不及喝下去,顺着喉咙一直流淌到胸口去。李未央神情也是十分的莫名,郭导只是收回手去,讪讪一笑道:“怎么,五哥给你擦把脸也不行吗?”

        李未央看到他这模样,心头有一丝奇怪,只是毕竟她从没把心思放在男女之情上,更加没有特别留心郭导这个人,所以只是一笑道:“当然没关系。”

        而旁边的郭澄看着这一幕,却是陷入了沉思,目光之中还有一丝不安和忧郁,他隐约觉得,老五好像比以前更加迷恋李未央了。

        郭敦已经反应过来,他是个比较粗枝大叶的人,看这个情形当**信了郭导的解释,再加上今天心情很兴奋,压根不会想得很深。他一拍大腿道:“现在只剩下裴徽和裴宝儿了,不过他们闯了这么大的祸,你看那草原贵族看裴家人的眼神,他们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哼,最好一锅端了!”

        李未央笑容柔和,眼神清亮道:“是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来这裴家人真的要想一想,如何躲过草原贵族们的敌视,平安回到越西。”

        ------题外话------

        编辑:你……能不能换个标题,想点唯美的……

        小秦:起名无能星人飘过……

        PS:用头骨做法器,这是西夏人的习俗,在很多关于西夏的历史资料里都有。最近三天两头就有人跑来跟我说,太残忍了,太过分了,不允许你再这么写!抱歉,这些死法不是我主创的,很多是在古代典籍里记录下来的,情节需要我自然会放在文里。既然古人敢做,为什么我不能写?因为**的需要?还是因为触及到了卫道士的莲花心?或者时代进步了,人越来越脆弱了?按照你们的说法,沉默的羔羊和七宗罪的导演都应该拉出去枪毙。再说一次,我已经极端反感这样的评论了,严重影响到码字的心情,请要留下这种评价的人自动消失,再出现就一个字,删。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