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25 十大家族

    庶女有毒

    225 十大家族


        就在此时,赵月快步走进了帐篷,轻声向李未央禀报道:“小姐,老爷刚才派人来报,请你过去一趟。”

        李未央微笑起来,随即她看向一旁的郭澄,开口道:“三哥,我得先去见父亲,很快就回来。”

        郭澄的面上表现出一丝罕见的担忧,他看着李未央,流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道:“嘉儿,父亲向来不赞同咱们主动出手对付裴家,这件事情……”他的话说了一半,显然是担心李未央受到齐国公的责罚。

        李未央却是轻轻一笑,语气中没有半点的紧张:“该来的始终会来,这主意是我出的,父亲要惩罚便惩罚我一个人好了。”不管齐国公怎么看,她是一定要对付裴家的,并且她也不赞同郭家往日里那种慢吞吞的打法,真要等到裴家自动在家族斗争中消亡,恐怕要等到地老天荒了。李未央自诩是个有耐性的人,可也不想花费几十年的时间才能报仇雪恨,所以有些话说开了也好。想到这里,她站起身,向众人微微一笑道:“我先去了。”说完,她带着赵月从帐篷里走了出去。

        郭敦面上流露出一丝不安,他看向郭澄道:“三哥,咱们要不要也跟着去瞧瞧?”

        郭澄思虑片刻,摇了摇头道:“父亲既然只说要见嘉儿一个人,咱们跟着去他不会高兴的,反倒会连累嘉儿。”

        郭敦不禁恼怒:“父亲一直叫咱们忍耐,这些年咱们忍得还不够吗?难道真要等到郭家被裴家人彻底的消灭,这才算日子到头了?咱们先下手为强,又有什么不对!照我说父亲是太小心翼翼了,我可不想一辈子做缩头乌龟!”

        子不语父之过!郭澄不禁面色一变,斥责道:“父亲掌管着整个郭氏家族,他的一举一动都要千斟酌、万思虑,和我们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同的。还有无数的人在靠着郭家的荫蔽吃饭呢!若是将来有一天你做了家主,你才能明白他的想法,责任越大顾虑越多,就是这个道理。”

        郭敦不由反唇相讥道:“若真如此,这家主可真没有什么意思。”

        郭导不再看向两人,而是低着头,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随即,他站了起来,快步向外走去。郭澄连忙叫住了他:“你干什么去!”

        “不管你们是否想去,我是一定要去听听父亲说什么的!”郭导很担心,他知道李未央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万一父亲发起怒来,改变原先的主意该怎么办呢?他不愿意冒这么大的险。

        这时候李未央已经步入了齐国公的帐篷,一进去,就见到郭素正在执笔写着什么,她略一停顿,便主动上前行礼道:“嘉儿向父亲请安。”

        齐国公手中的笔没有停顿,片刻之后才淡淡地道:“事情都办完了?”他并没有说什么事情,可李未央已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她微微一笑道:“是。”

        齐国公又道:“那裴献也被处决了吗?”

        李未央轻轻点头,声音婉转轻柔:“是。”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信继续的写了下去,随即他慢慢开口道:“嘉儿,从你入郭府开始,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有问你。”

        李未央默默地听着,也不追问,面上只是一派平静,静静的等着齐国公说下去。郭素不疾不徐地开口道:“你来大都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这样说,显然不再相信李未央只是为了寻人而来。说欺骗,李未央倒也够不上欺骗,她不过是有选择的透露了自己能说的讯息,但到了这个地步,有些话也该说清楚了。所以她淡淡一笑,诚实地道:“来报仇。”

        齐国公闻言一愣,手中的笔并不停顿,终究写完了最后一笔,才停下了笔道:“你的仇人是谁?”

        李未央微微地一叹,道:“裴皇后。”

        齐国公抬起头看向了李未央,他的目光之中隐隐有一种威慑之力,却是说不出的镇定,很显然,他对这个答案是早已心中有数了。想也知道,从李未央入郭府那一天起,对裴家都是步步为营、丝丝入扣的谋划着,而且从不曾有片刻的停顿,他就已经猜到,李未央进入大都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报仇!而她的仇人就是裴皇后!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设下这条计策,将裴家人一网成擒,若非有血海深仇,她何至于如此呢?齐国公想了想,便又问道:“我听说你原先是有亲生母亲的,李家还有一个老夫人。”

        李未央笑容和煦,她早已猜到齐国公在背后调查过她,再说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点了点头道:“不错,就因为我在大历的时候曾和裴皇后的爱女临安公主有过纠纷,裴皇后派人杀死了我的亲人,我的弟弟也变成一个痴傻的孩子,直到现在才逐渐康复。你说,这样的仇恨我能不报吗?”

        齐国公良久没有说话,他定定地看着李未央,李未央也不回避他的目光,她的眼神十分冷静,看起来绝不像这个年纪的少女。齐国公停顿了片刻,声音隐隐的传来:“我知道你报仇心切,可这件事你做错了。”

        李未央轻轻扬起了眉头道:“敢问父亲,我有哪里做错了?”

        齐国公不再瞧她,只是快速地将那封信折了起来,随即放进了信封,并在信封上写下“夫人亲启”四个大字,显然是写给郭夫人的。他放下信,才开口道:“我来问你,你可知道当今的皇帝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未央略一回想,回答道:“他于困境之中登基,获取了裴氏的扶持,一举诛灭自己的仇人,最终登上皇位。这数十年来,他一直想方设法维持着各大世家的平衡,以至于对裴皇后和裴氏的种种举动视而不见,但我看来,他若非是病入膏肓就是疯的可以,与其说他是在等机会诛杀裴氏,不如说他希望看到更混乱的局面。”水至清则无鱼,越是浑浊的水,越是让人觉得有意思。如果水不够浑,皇帝会亲自动手将水搅浑。

        齐国公一愣,他没有想到李未央会对皇帝做出这样的评价,幸好这帐中只有他们两人,而帐外是郭家的亲卫,这句话绝不会传出去,否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这丫头还真什么话都敢说!齐国公收去了笑容,面沉如水:“那么你对大都之中的十大世家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这个时候,他为什么会问到这样的问题呢?李未央沉思片刻,开口回答道:“我来到大都不久,越西的十大家族也只是隐隐听说了一些传闻。裴氏是第一大家族,又与我们对峙良久,他们暂且不提。第二大家族便是周氏,城亭侯周贞十分的精明、善算,但是此人在度量上稍微欠缺,动辄有严责属下之举。值得留意的是,他的手上握着十万京卫。周贞的妹妹便是周淑妃,在宫中虽然不是十分的受宠,但地位也很是超脱,少有参与朝廷斗争,而周贞当然暗中扶持秦王殿下。”

        “第三个家族就是陈氏,他们是世代为官的家族,习惯了发号施令,高居人上。陈氏一族主要是文官,在朝中支持他们的也大多都是清贵一流,所以从影响力上看,还要略逊于我们郭府。皇帝为了平衡,特意让陈家的女儿做了贵妃,郭陈两家向来交好,因此互相扶持,一同对抗着裴氏。但目前陈氏家族的领军人物陈尚过于儒雅端庄,行事稍显迂腐。我们两家是借由联姻结合在一起的,虽然暂时稳固,却未必长久安宁。接下去便是崔氏,一门有过二十三个宰相。崔氏的族长崔广深居简出、除了上朝与人少有交往,但崔家算是实力雄厚、家门渊源。他的女儿又被册为太子妃,崔氏家族的势力不容小觑。”

        “你继续说下去。”齐国公点头道。

        “然后就是卢氏,早有‘自古幽燕无双地,天下范阳第一姓’的称呼,范阳卢氏早在七十年前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家族。我对卢氏不是很了解,唯一见过的便是太子侧妃卢霜,从她的品行看来,卢氏家族恐怕也是野心勃勃,不容小觑。再然后便是那被倾覆的胡氏,不提也罢,不过是一群目光短浅之辈。”

        李未央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微笑道:“下面是和郭家同样显赫的王氏家族。上有既为太师又任大将军的王恭,下有尚书仆射王愉,内有华盖殿大学士王君,外有镇东将军王琼,这些人都是精明能干之辈,而且表面皆对皇帝忠心耿耿,从不参与党争,所以向来为皇室所器重。更重要的是,他们王氏的女儿没有一个嫁入皇家,这说明他们早已打定了主意,要在帝位之争保持中立。不管谁做皇帝,都与王氏家族无关。从表面上看,王家与刚才的卢氏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卢氏早已被太子拉下了水,王家倒有些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的意思。”

        “接着,是由安国侯主持的葛家一族,除了葛丽妃之外,家中人脉十分平平。纵然我来到大都不久,却也已经听说他们在京中的势力发展并不是很大。人人都说,那葛氏家族不过是靠着葛丽妃才得以发展起来的,可我瞧着,皇帝对安国候十分的照顾。听闻在皇宫之中,葛丽妃是唯一一个可以经常出入御书房的人,却不知道什么缘故,所以我觉得葛家倒是值得留意的。至于最后一个家族萧氏,除了萧望这个丞相,又有三子萧良,萧贤,萧遥,这些人都是丞相的替补,牢牢把持着相位不放,却又低调内敛,行事沉稳,不偏不倚,所以逐渐取代了崔家历代丞相的地位,是为崔家的死敌。虽然我并未见过他们,可他们的实力一样是叫人瞩目的。”李未央娓娓道来,对大都之中的十大家族显然都有了解,而且说的颇有道理。

        齐国公看着她的笑容,目光变得很深,他开口道:“那么郭家呢?”

        李未央一愣,她没有想到齐国公会问这个问题,她看了齐国公一眼,表情似笑非笑道:“父亲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齐国公道:“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呢?”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假话当然是很好听的,父亲乃是郭家的领袖人物,你英勇善战,聪明能干,沉稳有度,想来在你的带领之下,我们郭氏一族将会更加的繁荣昌盛,屹立不倒。”

        齐国公失笑,挥了挥手道:“你说这话我心里听了慎得慌,这些年来假话我听得太多了,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李未央微笑,她早料到齐国公一定想要知道她对他的真实评价,所以她继续道:“父亲坚持要听真话,女儿就说真话,还望你不要怪罪。在我看来,父亲相比其他家族的家主更为中庸,虽然骁勇善战,但若是照着母亲的话说——十分的死脑筋,做事畏首畏尾……”她还没有说完,齐国公却笑了起来,道:“傻孩子,不要故意激怒我,你真的以为我糊涂吗?”

        李未央看着他,目光清亮,没有开口。齐国公幽幽地叹息一声道:“我已经将你看成我的女儿,有些话早就想对你说了,不光对你——”说完,他冲着帐子外面大声喊道:“外面的人,还不都给我滚进来!”

        帐子一掀,就看到了郭敦一张不好意思的脸,他看着齐国公极为愧疚地道:“父亲,我,我只是……”这时候,他旁边又闪进两个人,不是郭澄和郭导又是谁呢?

        李未央看他们这样子,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必定已经在外面听了一阵的墙角了。

        齐国公瞪了他们一眼:“为人就要光明正大,想要听墙角,不妨就站在这里大大方方的听!”

        郭澄与其他两个兄弟对视一眼,率先开口说道:“那件事情是咱们一起做下的,父亲你若是要惩罚就连我们一块罚吧!不要单单责备妹妹一个人!”

        齐国公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他冷笑一声道:“我要罚你们,早就罚了,还何必等到现在!都老老实实站着,让我慢慢跟你们说。”

        众人闻言,便都有些讪讪的,只有李未央自己笑容和煦,像是根本不在意齐国公的看法,话虽如此,她的掌心其实在微微的发汗,若是齐国公不能接受她的做法,或是将一切都告诉了郭夫人,那她又该如何呢?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希望郭夫人知道她狠毒的一面。并不是怕她厌恶自己,而是怕吓到了她。她很明白,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接受这样冰冷无情的个性,尤其她报仇的手段又是极为的激烈,不论如何,李未央不想失去她生命中仅有的温暖了。

        就听见齐国公沉吟片刻,才开口道:“历朝历代,皇帝最忌讳的就是功高盖主、心存异心的臣子,尤其这十大家族在皇帝登上皇位之前,不少人都曾经站到过他的对立面,是他殊死搏斗过的敌人。包括咱们郭家,最开始家族内部也在支持他的问题上产生过巨大的分歧……可以想见,皇帝登基之后对着其中一些人会有多么的记恨。”

        郭澄笑道:“父亲何必危言耸听呢,我瞧父亲向来对陛下忠心耿耿,陛下对父亲最放心了。”

        齐国公瞪了他一眼,笑道:“如你们母亲所说,我这个人十分的愚忠,死脑筋,所以他才会对我暂且放下心来。但也只是暂时,并非永远。若是裴家玩完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听到齐国公这么说,众人面上都掠过一丝惊讶。

        齐国公继续道:“我们一家手上掌管着四十万大军的兵权,原本我还有你们两位兄长都是驻兵在外,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要称病在家吗?”

        大家对视一眼,目光之中露出一丝讶然。郭敦最先提出疑问:“父亲称病在家,难道不是为了照顾母亲吗?”

        看这个四儿子不上道,齐国公叹了一口气,道:“若是仅仅为了照顾你们的母亲,将她一起带到任上去不就行了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开口道:“这么说父亲是觉得皇帝忌讳那些掌管大权又聪明能干的臣子,所以才避其锋芒吗?”

        齐国公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不错,郭家有了这四十万兵权,实在是如履薄冰。因为这四十万人足可以左右天下的局势,再加上郭惠妃在宫中又有静王,若我们支持静王,他便可以和太子及其他的皇子分庭抗礼,平起平坐。皇帝之所以能够容纳咱们,是想用郭家和陈家来牵制裴氏家族,保持政局的稳定,更可以用裴家和郭家的争斗来震慑其他的家族,克制他们蠢蠢欲动的野心。咱们留在大都,你们的兄长在外头,谁才最安全呢?说到底,咱们这一家人,不过是人质罢了,能够让皇帝放心交托四十万军队,又能让他坐视咱们去和裴家争斗,他看的想必很开怀。可是现在嘉儿你锋芒毕露,压得裴氏一族抬不起头来,你说皇帝他会怎么想?”

        李未央听到这里,却是一愣,在这场棋局之中,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下棋之人,现在看来,她这盘棋下得还不够到家。

        齐国公的面上露出一丝寒意:“就昨天的这件事情,你确实是算无遗漏、步步为营,若是让别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所为,只会觉得你心机深沉。因为裴家与咱们郭家早有嫌隙,与旭王也是十分的不睦,所以裴白才会教唆祥云郡主去杀死巴图世子,借以陷害旭王殿下,谁知你当着众人的面将这一切揭穿,大君自然严惩裴白,不会饶过他的性命,这样裴家和草原王室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大。然后你再派人刺杀草原大君,所有的人都会怀疑到裴家的身上。若是寻常禁军前去询问,裴家人一定会打开帐门让他们搜查,偏偏你动用了郭家的力量,这会让裴家人十分的疑虑,更甚至引起激烈反抗。你就是算准了他的这种心思,才会借着机会斩杀了裴家的子弟,又让旭王引来皇帝,借他的手将裴献送到草原大君的金帐之内,任他处置。这一步一步的陷阱让裴家人再无立足之地,让他们按着你铺好的路去走,这份心计和手段,不管是谁看到都会不寒而栗。”

        李未央看着齐国公,沉默良久道:“所以,父亲觉得我错了。”

        齐国公看了她一眼道:“当然错了,而且错得太离谱,这些年来若是陛下想要彻底根除裴家,他还会留下裴家,纵容他们么?就是为了牵制其他的家族!你这样一动裴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们郭府身上,真是个傻丫头,你锋芒太露了!”

        李未央沉思,是啊,她过于习惯单打独斗,所出的谋略都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攻不守,虽然除了裴家大部分的精锐,可这样的险招却会将郭家置于十分为难的境地,尤其是在皇帝面前,他那么精明的人,会看不出这一切是郭家人所为吗?也许她明知道这个问题,可是报仇心切,再加上祥云郡主的事情,让她的暴戾之心不断膨胀,才会这么做……

        这时候,齐国公看向他的三个儿子道:“我早就说过,郭家的实力不到关键的时刻不要显露,结果你们带着我从小安排在你们身边的亲卫不说,还亲自上阵,一下子把实力都暴露在众人眼前。只知道盯着裴家,却根本不知道想一想那些暗中的眼睛!皇帝亲眼瞧见你们诛杀了裴家的人,他会不会怀疑郭家会支持静王,掀翻他的皇位呢?”

        三个人对视一眼,却不敢吱声了,现在他们才知道齐国公不是懦弱,而是老谋深算,他正是什么都知道,所以他才顾虑重重,按兵不动。齐国公叹息一声道:“当朝圣上绝不是一般的人,他越是捧着裴家,越是将他们置于烈火之上,所以咱们远远瞧着就好,在必要的时候加火送柴。世家之间的斗争绝不是这么简单的,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以为除掉裴家,还有其他的家族在幸灾乐祸呢!你们啊,全都太年轻了。”

        李未央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讶异,齐国公说的很对,她这一次的考虑的确太冒险了,虽然侥幸成功,可也在皇帝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炸弹。李未央看向齐国公,目光之中露出一丝愧疚,她知道对方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对他们说这些,便是教导他们,吃一堑长一智,纵然要胜,也要胜得光明正大,不要将自己至于险境。

        齐国公看了李未央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三个儿子,恨铁不成钢得道:“你们四个人啊,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与我商量,这一次的计策若是稍有不慎,便会损兵折将。郭澄,你也知道那裴徽武功十分的高强,此次若非你们趁其不备,焉能如此取胜呢?”

        郭澄不由低下头道:“父亲教训的是。”那一天确实是郭家险胜了,如果裴家事先得到了一点点风声,现在落败的就是郭家,他想到这里不由得背上出了一层冷汗。

        “嘉儿,父亲必须提醒你,世上无不杀人的英雄,但如何在杀了人之后还能保持你这双手的清白呢?借刀杀人讲究的是杀人不见血,虽然杀了人,却摊不上杀人的罪名,乃至于还能在众人面前维持仁义道德的面容,连那些被杀掉的人下了地府也不会找你来报复。这正是常言说的,杀人莫见血,见血非英雄。这一点,你必须好好想一想。下一回,父亲不希望看到你的刀锋再沾血了,更不希望听说谁家死了人,跟咱们郭府有干系。”齐国公认真地望着李未央,提醒道。

        “是。”李未央低下头去,这恐怕才是他真正想对自己说的。

        齐国公默然良久才缓缓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尽快的行动。”

        郭澄不禁问道:“父亲所说的行动是什么呢?”

        齐国公开口道:“我会向陛下上奏章,情愿交出那四十万兵权也要保你们平安。”

        郭澄不由变色,大声道:“父亲,万万不可!”

        齐国公瞪了他一眼道:“说你傻,你还真是傻!”说着他一挥手道:“滚吧滚吧,留着你们,迟早要被你们几个人气死!都是不孝顺的傻东西!”

        李未央和另外三人对视一眼,便都不开口了,默默地往外走。等到走出了帐篷,郭澄还是一脸愧疚,才听见李未央道:“三哥你不必担心,父亲所说的不过是权宜之计,他若是无动于衷,陛下才会觉得心生警惕,他这一招叫以退为进,陛下不会准这道奏章的。”

        郭澄仔细想了想,的确如此,不管怎样裴家都是世家大族,就算他们真的有谋逆之心,刺杀了大君,郭家人动手也明显太过狠辣了,在这种情势之下,齐国公若是不做出一点表示,那会让皇帝和满朝的文武都心生寒意,他点了点头道:“只能亡羊补牢了。”

        李未央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事情做都已经做了,后悔也是没用的,但是今天齐国公最后说的那段话是在提点她……她的行事作风的确过于狠辣,以至于人人都知道她凶悍之名。而齐国公在位这么多年,却无一人说他的不是,仁义厚道之名遍布天下,但他自己也说了,这世上没有不杀人的英雄。或许她真该好好想一想,这把刀怎么才能不沾血呢?一直作真小人,这样的辣君子,恐怕还不好做呢。

        裴氏一族连损三个精英,这在贵族世家间掀起了轩然大波,但他们也是亲眼看见裴氏和草原大君的纠纷的。更何况那一晚也不光是裴氏家族损兵折将,草原大君一样派出了不少的草原护卫,但凡有反抗的一律格杀,那刑部员外郎一家因为死命守着帐篷不肯让草原侍卫进去而满门被屠。事后有人借故寻衅,越西皇帝也不过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压根没有提到向草原大君追究的事情,那一家子可是死了整整十三个人哪,想来裴氏家族损失的也不算太惨了。当然,刑部员外郎一家怎么也没办法和第一显赫的裴氏一族相比。在这一片洪流之中,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明显的聚集在郭家人身上。

        裴徽看着郭家人的眼神却渐渐沉寂下来,从最开始的怨恨变得波澜不兴,而裴宝儿更是在帐篷里闭门不出,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经常半夜发出尖叫,甚至连别人去看望她都一概回绝了。

        这一日李未央正在帐篷之中,却突然瞧见静王元英还有韩琳姐妹两人,一起来帐篷之中找她,瞧她正坐着看书,元英满脸笑容道:“今天是草原上的祭祀,嘉儿想要去瞧瞧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摇头道:“不了,父亲让我们闭门思过,三位哥哥和我都是走不出去的。”

        静王元英便是轻笑一声,在他看来家族之间的斗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的,莫说齐国公府只是杀了裴家的一个儿子,就算是杀光了对他也是有益而无害,他在意的,是对方根本没有提前告诉自己,这等于将他排除在外了。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等回到大都自然要问个清楚。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道:“无妨的,舅舅那里我会去跟他说情,走吧。”

        李未央心里却并不想跟静王去看什么祭祀,她总觉得离开这个人越远越好,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何必还一起凑呢。她不希望给对方错觉,以为这桩联姻还能进行下去。

        静王却看向一边的韩琳,韩琳温柔地上前道:“嘉儿,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听说这草原上的祭祀十分的有趣呢。”旁边韩琴也一个劲儿地猛点头,笑容简直不顾仪态地咧到了嘴边上。韩琴的个性十分爽朗,这一次好不容易脱离了英国公夫人郭真的看管,便总是骑着一只枣红色小马在草原上撒丫子地跑,还穿着颜色鲜艳的衣裳,很快便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虽然她的容貌比不上裴宝儿那么出色,可是欢快的个性足以弥补容貌上的不足,再者说,英国公府是一等一的公侯之家,再加上韩琳已经被许配,所以大家的目光便都盯上了韩琴,她在一众贵公子中众心捧月,很吃得开。

        看到姐姐劝说没用,韩琴便上前摇着她的手说道:“嘉儿,去吧,我要把我的枣红马介绍给你。它又听话又可爱,总是撅蹄子,还会打喷嚏,通人性的,你去看看吧。”她的话语十分的热情,李未央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她整个人拖了起来,韩琳和韩琴一边一个,几乎是挟持一般。李未央失笑,她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元英看到李未央为难的表情,愣了一瞬,随即大笑。李未央瞪了他一眼道:“静王殿下是特意带她们来的吗?”

        元英笑道:“你若是继续装聋作哑,外面的人更是要议论纷纷,那天晚上死的人多了,谁会去特别在意一个裴家小儿呢?”

        在那一天晚上,草原上已经有无数个流言版本传来传去,在描述之中,那裴阳和裴献被说成了谋杀草原大君的恶徒,还几次三番向郭家人下杀手,这才使得郭导起了杀心。但终究,这一切郭家人还是无法洗脱干系的。李未央来不及再说什么,就被他们三个人带出了帐篷。赵月看着这情景,就知道再也阻止不了,赶紧跟上去。

        这时候,帐篷的外面已经是挤满了人,十分的热闹。人们像是要借机会忘记那一天晚上的血腥和不快,刻意的用喜庆的气氛冲刷着记忆。李未央刚走了几步,却看见元烈大跨步地向她走来,他一身骑射的装束,却罩着一件白狐皮的大髦,整个人欺霜赛雪,一尘不染。他英姿勃发,精神熠熠,看起来心情颇佳,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到了旁边静王的身上,那笑意便微微的收敛了起来,他看向李未央,慢慢地靠来道:“外头十分的热闹,我正要去叫你。”他说的是叫,而不是请,显然和李未央是十分的亲密。

        韩琳皱皱眉头,这旭王元烈是个极为高傲的人,平日里冷若冰霜,让人觉得难以亲近,但他每次对着郭嘉,都能笑得很开心。可叫人奇怪的是,这么高傲、让人厌恶的一个人,笑起来时却真的很好看,就像春日的第一缕阳光,有种瞬间融化冰雪的温暖。两位韩小姐对视一眼,对旭王元烈都是怒目而视,不管是韩琳还是韩琴,和静王的感情都是十分要好,她们一心盼望着李未央成为静王妃,那才是亲上加亲。毕竟世家大族表兄妹结亲是正常的事,可以巩固亲缘,又不至于远嫁,失了联系。

        元烈不看其他人,只是笑着看向李未央,那眼睛弯弯的,像个天真的孩子,魅力不可抵挡。所以,韩琴先下手为强,拉住了李未央的手道:“嘉儿,我带你去看我的枣红马。”说着忙不迭地拉着她走了,把元烈一个人抛在了后头。

        元烈似笑非笑地看了李未央的背影一眼,随即和静王并肩而行,开口道:“静王殿下的动作好快。”静王只是淡淡一笑道:“旭王殿下也是不遑多让,咱们彼此彼此罢了。”

        元烈冷冷地一笑,目光十分的冷冽,他不再与静王言语,快步的向前追了过去。静王勾起了唇畔,目光冰冷地望着元烈的背影:“你以为你会赢吗?所有的赢面都在我手上。”他心中这样想着,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

        草原上的民族十分崇拜神灵,所以他们拜的都是天神。每逢祭祀,都会在草原上高高的竖起杆子,在杆子的顶部挂上祭品,杆子下面更有不少的萨满巫师在高唱,帐子外面到处都是兴高采烈的人们在欢呼。越西的贵族对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毕竟这样的狩猎已经不是第一回了。李未央瞧着,不由微微一笑。这样热闹的场景,李未央从未见过,许是过于热闹了,人头攒动,让她觉得自己和这里的场景有些格格不入。

        元烈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望着她。在阳光之下,她的皮肤十分的光洁,几乎要发出光来,而那双漆黑的眼睛却添了无限的光彩,所以在元烈心中,李未央是这草原上,不,是这天底下最美丽的姑娘。可是在其他人眼睛里,这郭家的小姐面容偏于阴沉,身上戾气也很重,叫人不敢直视。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已经瞧见了阿丽公主,她在那些草原少女之中翩翩起舞。笑容十分得灿烂。李未央望着她,不由有点出神,与那些柔美的越西舞蹈不同,草原上的舞蹈热情而奔放。阿丽公主也不像越西女子一般扭扭捏捏,她三步一转,后退前踏,倒旋婉转,随后一个四步回转,手势的变幻,腰身的韵律,配合着那咚咚作响的鼓点,构成了这个草原舞蹈的全部,看起来便让人觉得繁花似锦、热情奔放。阿丽公主一个转身瞧见了静王元英,眼睛一亮,微微一笑,一边跳着一边向他们走来。周围便有无数热情的草原人轰然叫好,那琵琶胡琴的声音也越来越响,阿丽公主一边手掌互击,一边跳跃着前进,帽子上的美丽流苏在身侧旋转飞舞。她的身姿婀娜,动作矫健有力,这样的阿丽公主,身上绽放出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光彩。

        似乎已经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了,李未央静静地看着她,唇畔露出一丝微笑。边跳边走,阿丽公主已经跳到了静王元英的身边,她绕着他,一边拍手一边转圈,原地起舞。静王的面上掠过了一丝惊讶,随即看向李未央,可对方的表情却让他感到失望。这时候,旁边的韩琴和韩琳面上都有一些难堪,在她们看来,这样的草原女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静王妃的。

        李未央看得饶有兴致,她很喜欢这位公主的热情,也喜欢她对静王的这份执着,这个世界上如此热情执着的姑娘已经不多了。可是,这个舞蹈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吗,为什么周围的人这么激动?

        郭敦恰在此时偷偷跑出了帐篷,站在不远处远远瞧着这一幕,他看着那不断跳舞的阿丽公主,眼睛里有一种奇异的光彩。

        静王元英微微蹙眉,后退了一步,而阿丽公主依旧绕着他跳舞,始终不肯放他离去。旁边的人轰然叫好,而越西贵族的脸上都露出了似笑非笑,十分暧昧的样子。元烈眨眨眼睛,瞅准这个机会突然拉起李未央的手,头也不回地跑了。

        元英心中一沉,正要去追,却不料草原上的人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追上去,韩琴在后面跳起来大喊:“嘉儿,等等我,我还没给你看我的马呢!”

        李未央还来不及回答她,就已经被元烈拉得老远了。一直到了人群都已经散开的地方,元烈才放下她,李未央不由恼怒道:“你这是做什么?我还要看人跳舞呢!”

        元烈失笑道:“你真是傻,那不是跳舞,那是表白呢。”

        李未央不由一愣道:“表白?”

        元烈堂而皇之地点头,毫不愧疚地给静王抹黑了一把,他微笑着道:“那是草原女子向心爱男子表白才跳的舞蹈,你没看见草原上的人那么激动,因为阿丽公主当众向静王表白了,这是求偶舞啊!”

        他说这样的话,语气中还有些兴高采烈的味道,李未央轻轻皱起了眉头。她想了想道:“阿丽公主终究不肯听我的劝说,我并非坚持要她放弃,但她这样做只会让静王觉得难堪吧。”李未央知道,静王的野心很大,他不会迎娶阿丽公主的,所以她的一腔柔情只能错付了。当着这么多人表白……将来阿丽若是嫁了人,她的丈夫能够对这件事情完全释怀吗?

        这时候,元烈拉起她的手道:“走!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

        李未央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模样,有些吃惊道:“看什么?”

        元烈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开心说道:“不要问了,跟我走便对了!”不久,元烈就带着李未央来到一处地方,她远远的就看见马群在奔驰,个个膘肥体壮,速度极快。其中有一匹小马,竟然是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在那些或褐或棕的成年马中十分的显眼。它虽然最小,速度却丝毫不逊于其他马匹,跑过去的时候只见白光一闪,随之卷起高扬的尘土,在碧绿的草原上像一块飘动的白云。

        元烈瞧李未央神情惊讶,微微一笑,食指弯起在嘴边呼啸一声,那雪白小马身体直立起来,仰天一声啸叫,声震于野,引得周围的马匹都跟着应和,马啸声此起彼伏,随即它又奔回元烈旁边转圈圈,元烈拍了拍它的头,最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它靠元烈一侧的前腿竟然跪了下来,那模样又是滑稽又是可爱。元烈道:“你瞧,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李未央一愣,看着那一身白毛若锦的小马,失笑道:“你从哪里找来这样一匹小马?”这马的皮毛在阳光之下熠熠闪光,宛如传说中的独角兽一般,十分的美丽。

        元烈微笑道:“骑上去试试看,好不好。”

        李未央笑了起来,她开口道:“这马上都还没有鞍,怎么骑呢?”

        元烈勾起唇畔,他的笑容在阳光下十分灿烂,“这本就是匹野马,哪来的缰绳呢?”

        ------题外话------

        必要章节,介绍一下越西的贵族势力,李未央其实只擅长向前冲杀,不愿意理会世家关系复杂……脑子不够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