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30 戏中有戏

    庶女有毒

    230 戏中有戏


        纳兰雪急匆匆的离去,倒把郭家人弄得一头雾水,郭夫人的目光落在了江氏和陈氏的面上,她的两个儿媳妇也都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李未央轻轻一笑,对郭夫人道:“也许她真的是找错了人家。”

        郭夫人想来想去,的确只有这样一个解释,她便吩咐江氏道:“你父亲呆会儿就要回来,咱们早点准备晚膳吧。”

        江氏点了点头,于是郭夫人便带了两个儿媳妇向后堂走去。李未央仍旧站在原地,阿丽公主原本要蹦蹦跳跳跟着郭夫人走,回过头看到李未央还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由好奇道:“你在那儿干什么呢?”

        李未央看了一眼阿丽公主天真的眼睛,不由微微一笑道:“刚才你见到那位姑娘,她是什么神情?”

        阿丽仔细想了想,歪着头道:“她失魂落魄的撞了我一下,我想让她道歉,她却不理我,像是背后有鬼追一样冲了出去,若非是我见过她,一定把她当小贼那样捉拿归案了。”

        李未央皱眉,看着阿丽公主道:“你是说她神情十分紧张吗?”

        阿丽公主点了点头道:“是啊,不光是紧张,面色还很苍白,好像生病了一样。”

        李未央仔细回忆了一下,就在刚才她看见纳兰雪还是一副很正常的样子,丝毫没有什么异样,甚至在看见郭夫人和自己的时候,眼中还有一丝喜色,只是等到江氏和陈氏走了出来,纳兰雪的神情就有了些微的变化,最后当郭夫人说起江氏和陈氏便是她的两个儿媳份的时候,纳兰雪才突然匆匆的告辞了,这不是很奇怪吗?李未央想了想,便吩咐人道:“你和母亲说先用膳吧,我想起自己有点事情,出去一下,很快回来。”说着她匆匆地向外走去。

        阿丽公主看到她这样,不乐意了,连忙把传话的任务交给旁边的婢女,随即也快步地跟了上来,大声道:“你去哪儿?带着我一起去吧。”从草原来到越西,阿丽没有别的朋友,她就整天缠着李未央,而李未央也喜欢她的天真活泼,但是这一次,李未央却只是轻声地道:“我有些事情,不方便一起带你去。”

        阿丽公主鼓起脸,却也还通情达理道:“那好吧,我就在家里等你,早一点回来。”

        李未央点了点头,随即快步地向外面走去,她让赵月换了一辆十分朴素的马车,再问明了纳兰雪往哪个方向去了,好容易追上了人,竟也不露声色,一路跟着纳兰雪来到了市集上,却见到那纳兰雪神情憔悴,面容苍白,接二连三的撞翻了人家的摊子,甚至不小心打坏了一个正在街边卖东西老太太的瓷瓶,为此,掏出了身上仅有的碎银子来赔偿。李未央远远在马车里瞧见了,不由十分的诧异。

        赵月看着李未央道:“小姐,你为何对这位姑娘如此关心呢?”

        李未央轻声道:“不是我对她关心,而是她实在过于奇怪,为什么一看见大**和二**进门就急匆匆离去,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若是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我总觉得十分不安。”

        赵月非常清楚李未央这样的性格,便不再多言了,只是吩咐马车夫紧紧的跟在纳兰雪之后,却与她恰当的保持了一小段距离,既不让对方发现,也不会跟丢。

        纳兰雪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大街上走着,始终是一副神魂不舍的模样,大半个时辰下来,李未央发现,她只是在城中漫无目的地兜圈子,像是不知道去哪里的模样。就在这时候,她决定让马车拦住她,开诚布公地谈清楚。然而眨眼之间,一匹骏马从大街尽头疾驰而来,人们纷纷躲闪。一个小女孩正在马路中间玩耍,她没有能够及时避开。马车夫大喊了一声,及时勒住了马缰绳,可是那小女孩还是被撞飞了三四米的样子,重重跌落在地,摔破了头,小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的母亲连忙扑了上来,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小女孩的母亲是一副农妇的装扮,身上的衣服十分的破烂,此刻紧紧地捂住女儿血流不止的头,哭泣不已,车夫见到这种情形,给那女人丢了一块银子,可农妇却是摇了摇头,不肯动作。车帘子掀了起来,马车的主人走了出来,是一个年轻的蓝衣公子。

        李未央原本也要下车,看到这情形顿时停住了,这从马车上走出来的人十分的面熟,不是裴徽又是谁呢?赵月刚要下车,李未央做了一个手势,“不要轻举妄动。”

        裴徽的马车在撞了人之后,裴徽表现出十分焦虑的样子,快步走上前,随后从袖子里取出更多的银两,可这时候那农妇却大声的哭泣起来,再多的银两也比不过女儿的性命。裴徽取出来的都是大把的银票,那农妇却看也不看推在了一旁。裴徽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一丝诧异,就在此时,纳兰雪快步地上前去,一把抱起那个小女孩,亲自替她诊治了起来。女孩的母亲十分抗拒,却听见纳兰雪低声道:“我是个大夫。”

        农妇神情一震,随即期待地看着她。纳兰雪从身上的包裹里取出了止血散替那小女孩敷上药,再用绷带一圈一圈的将她的额头包扎好,这才对女孩的母亲道:“先固定,一会儿再取药汤让大夫好好的给她瞧一瞧,应该只是皮外伤,不严重的。”那农妇立刻破涕为笑,连声道谢。纳兰雪只是摆了摆手站起身来,显然就是要掉头离去,这时候裴徽却拦住了她,面色温柔地道:“这位姑娘,不知尊姓大名。”

        纳兰雪摇了摇头道:“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送小女孩尽快的去药堂吧。”

        裴徽命车夫立刻载着农妇和小女孩去药堂,围观的人十分多,但是看到这种情景却是渐渐散去了。纳兰雪不再多言,也是转身要走,裴徽却站在她面前,笑容格外温和地拱手道:“这位姑娘,一切都是我惹的祸,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这小女孩恐怕是性命不保,请给我一个机会感谢你。”

        纳兰雪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侧过身去,淡淡地道:“不必了,我该走了,抱歉。”

        可是裴徽却依旧挡在她面前,他口中道:“姑娘帮了我的大忙,总要让我报答你一番。”

        纳兰雪不理他,自顾自往前走,裴徽连忙叫住了她道:“姑娘医术高明,我的小妹正生着病,不知道能不能救她一救?”

        纳兰雪听到有病人,跨出的脚步便顿住了,她回过头来,“你的妹妹?”

        裴徽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正是。”

        纳兰雪面露为难:“可是我马上就要离开大都了。”

        裴徽连忙开口道:“没关系,我妹妹就在不远处的茶楼,若是姑娘不嫌弃,只要上楼替她诊治一下,用不了多久,我定有重金相送。”

        纳兰雪想了想,便点了点头。随即李未央便瞧见那裴徽带着纳兰雪上了不远处的茶楼。赵月轻声问道:“小姐,这裴公子他……”

        李未央冷笑道:“裴徽诡计多端,定然是瞧见这位姑娘从我们府中出来,才故意跟着她,制造了一场机会与她相逢,只是,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赵月低声道:“小姐,要不要奴婢去跟着他们,看看他们说了什么?”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即然是茶楼,他可以去,我又有什么不能去的呢?走吧,好久没有喝尚华楼的一品菊了,去品一品也好。”

        赵月瞧见李未央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道:“小姐,这怕是不妥吧。”

        李未央失笑道:“裴家是强盗不成?能当街将我如何吗?赵月,众目睽睽之下,他便是恨透了我也要装成文质彬彬的模样,你且瞧着吧。”说着她已经步下了马车,向一旁的茶楼而去。赵月跟在她身后,心中有着一丝忐忑,转头便向那车夫吩咐道:“你去郭家报个信,就说小姐在这里。”这才尾随着李未央上了茶楼。

        茶楼老板见李未央衣着高雅出手阔绰,绝非一般的富家千金,便将她们引到了裴徽旁边的雅室。这茶楼共分为两层,一层是寻常人家喝茶的地方,也有不少普通世家公子和低等官员在下面品茶,而二楼豪华的雅室,足足有十来间,则专门用来招呼一等的贵客。每一个雅间门口都垂着美丽的珠帘,墙上挂着山水画,桌椅都是红木的,看起来十分的高雅,李未央坐在雅间之内,自然有人为她上了茶。

        此时旁边的雅间之内,纳兰雪正在为裴宝儿诊治,只听到裴宝儿娇柔的声音传来。

        “纳兰姑娘,不知我的病情是不是很严重?”

        纳兰雪斟酌了片刻才开口道:“小姐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而已。”

        裴宝儿似乎要哭的样子,“可是我已经有小半个月没办法入睡了,一闭上眼睛都是可怕的场景。”这些话她倒没有说谎,她亲眼看见裴阳身首异处,又怎么能不害怕呢?而且她终觉得李未央在窥视着她,让她坐立难安,所以才会惊慌过度,日渐消瘦。

        纳兰雪点点头道:“心病还须心药医,小姐放宽心就是。”说着她提起笔写下一剂药方,递给裴徽道:“这是一些安神的药方,只要小姐定时服下,再好好养着,不要胡思乱想,不出三月应当痊愈了。”说着她站起身,连诊金都没有问,便转身要离去了。

        就在这时候,楼下的平台之上却传来乐曲之声,一个女子手中弹着琵琶,正在清唱。

        “想当初你英俊年少,我芳华正好,本欲与君相守,莫作昙花一现。却不料韶华极盛,百花开残,你转身无情去,等闲将我抛,人间缘何聚散,今生有何悲欢。不过是,拼却一生休,尽君一日欢。”这琵琶声十分的凄切,歌喉也很是婉转,数十名茶客鸦雀无声,就连那些站在门外不想要喝茶的路人也齐齐向着茶楼里看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纳兰雪突然停住了脚步,轻声道:“她唱的真好。”

        裴徽微微一笑道:“唱曲的这位姑娘曾经是大都之中最红的名妓叶芙蓉,只不过年老色衰无处可依,不得不到这茶楼来做了个清客而已,姑娘若是有兴趣,不妨坐下听一听。”裴徽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流转观察着纳兰雪的神情。

        纳兰雪的神情有些异样,眼光笔直地看着叶芙蓉,却听到叶芙蓉接下去唱了这么个故事,有一个书生上京赶考,却不幸落难,身无分文,一个青楼名妓搭救了他,帮助他继续读书,两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对天盟誓永不分离,不料,那书生一朝中举,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榜眼,这青楼女子便再也没有见过此人了。她历尽千辛,想方设法找到他,谁知情郎非但不肯相认,还命人将她打了出去,转而另外娶了耀威将军府的千金,成为了大官家的女婿。

        鲤鱼一跃成龙,转眼便抛弃了旧爱。这样的故事,明明就是十分的老套,可是这叶芙蓉声音柔婉,语调悲伤,在众人面前再现了一幕幕鲜活的场景,时而是红袖添香的温暖,时而是风刀霜剑的严寒……纳兰雪听得很是入神。

        在众人听得如痴如醉的时候,却有一个雅间之内的客人拂袖而起,快步地下了楼,转眼之间就要出了茶楼,却听到一声如冰雪般的声音响起:“郎君慢走!”那人转过头来,只见到台上的叶芙蓉抱着琵琶追了上去。她神情十分的悲伤,看起来像是愤怒,又似乎是绝望,看着对方,凄然一笑,“霍郎君,你当真如此无情?”

        那位被她称为霍郎君的,正是当朝榜眼,耀威将军府的东床快婿,霍坤微微一眯眼,冷冷道:“你是何人,我不认识你。”

        那叶芙蓉像是早已预料到,她冷冷笑道:“霍郎君,当初何等情深,巧舌如簧,怎么今日就翻脸不认人呢?”

        那霍坤冷笑一声,头也不回便匆匆离去,这时,叶芙蓉突然道:“你站住!”

        霍坤不耐烦地道:“你再作纠缠,就休怪我无情了!”叶芙蓉面容慢慢浮现出一丝绝望过后的冷凝,她怒声地道:“我虽然是个青楼女子,可也不是任人欺辱,你负了我一生,纵然是到了九泉之下,我也不会原谅你,他日你命丧之时,我再与你一清前帐!”说着她猛地转身,竟一把将琵琶丢在地上,任由心爱的琵琶摔成两截。李未央心道不好,转瞬之间,那叶芙蓉已是厉声大笑,随后便猛地撞向旁边的柱子,刹那的功夫已经香消玉殒了。

        霍坤溅了一身的血,面上闪过一丝难堪,却连瞧也不瞧对方的尸体一眼,飞快地转身离去,身后自有无数的人在叫骂。

        雅间之内,裴徽的表情似笑非笑,裴宝儿漠然无语,而那纳兰雪是脸色一片惨白,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裴徽微微一笑道:“天理不可泯灭,人性不可欺辱,我既然身在朝廷,对此等伤天害理之事绝不会视而不见,回去之后我便会请父亲写上一本奏折,狠狠地参这个小人一本,绝不让他在朝中上窜下跳!”

        裴宝儿看着自己二哥的神情,露出几分异样,她心道二哥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正义,更何况痴情女子负心汉这种事情看的已经太多了,从前这等闲事,裴家可是从来不会管的啊,可是她向来十分相信裴徽,对方这么做,自然有用意,她便开口附和道:“是啊,咱们裴家最讲究的就是天理人情,自然要为这等苦主做主了。”

        只听到裴徽开口道:“是啊,结交青楼妓女不说,借助了他人的扶持登上青云之后,却又抛弃了她,这足以让他身败名裂了,而且这个女子仗义疏财在前,他忘恩负义于后,又硬生生逼迫她自尽,这三条罪加在一起,只要一本上去,别说是个榜眼,纵然是功勋世家的将军也要玩完了。这夺人姻缘的耀威将军,也有失察之罪,竟然向朝廷举荐这样忘恩负义之徒……”

        纳兰雪却是一言不发,眼波沉沉,随即她看了裴徽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开口道:“我该走了。”

        裴徽冷笑一声道:“纳兰姑娘,我瞧你神情十分的悲伤,似乎有什么愤懑之处,若你有什么冤屈,我会帮助你的,全当谢谢你帮我解决了一个难题。”

        纳兰雪听了这话,在原地怔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抬起头来,却看见裴徽微笑着看向自己,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关怀,而那眼神却寒露冰霜、冷如利刃,藏着无尽的深意。

        纳兰雪向后倒退了两步,开口道:“我没有什么冤屈。”说着已经快步地出了雅间,向楼下走去。

        裴徽笑容更冷了,却听见裴宝儿问道:“二哥,你怎么会突然管起别人家的闲事?还有这个女子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让她给我看病?”事实上,裴宝儿是身体不太好,但也没有严重到要大街上拉大夫看病的程度,只要静心休养,也是无妨的,她今天不过出来散散心,却不料她二哥拉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上楼不说,还非要给她看病。虽然她配合了,但心头却觉得讶异。

        只听到裴徽淡淡一笑,“这女子从郭府出来,神情十分特别。”

        裴宝儿诧异道:“那又说明什么呢?她去郭府难道是不能去看病吗?”

        裴徽冷笑一声道:“说你傻,你真是傻,我在得知她进了郭府之后,便去查了城门口的通关文书,这才发现这个女子是千里迢迢寻到了大都来,你想一个女子为何孤身一人找到郭家呢?”

        裴宝儿想了想,不禁皱眉道:“这——我又怎么能猜到呢?”

        裴徽目光冷然,声音里带了一丝嘲讽道:“依照我看,这和郭家那些儿子有关。”

        裴宝儿眼睛一亮,随即摇了摇头道:“不,这不可能,这女子看起来只是出身寻常,怎么会和郭家人有什么交往。”

        裴徽讽刺地看了她一眼道:“若是刚才我还不能肯定,可是现在我却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裴宝儿不禁扬眉问:“什么猜测?”

        裴徽目光深沉地道:“刚才我特意选了此处,就是让她听叶芙蓉的曲子,却不想叶芙蓉正好遇上负心郎,演了这么一出血溅当场的好戏,你刚才有没有看见她的神情?若是纳兰雪没有切身之痛,又何必表现得这么震惊呢?”

        裴宝儿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却是如此,当纳兰雪听到叶芙蓉唱词的时候,她原本要离去,却站住了,而当她看到叶芙蓉竟然当场自尽的时候,纳兰雪的神情更是叫人觉得愤懑,而那愤懑之中又似乎添了一分怨恨,可是这怨恨肯定不是针对叶芙蓉的,那个负心郎和她也没有关系,这只能说明她有同样的遭遇。裴宝儿慢慢地站起来,微笑道:“二哥是说,这个女子和郭家的某个儿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见裴徽淡淡地道:“郭家的另外三个儿子没有娶妻,所以应该谈不上负心。真正娶妻的只是郭家的两位长公子,而郭大公子与大少夫人江氏青梅竹马,感情也很要好,所以容不得这女子插足,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裴宝儿笑道:“只有郭衍了,其他的我不太清楚,不过却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说那郭家二公子从前好像不太乐意娶陈小姐。”

        裴徽笑道:“是啊,年少风流嘛,总会招惹一些女子,可是这在家风严谨的郭家来说就是很麻烦的事。”

        裴宝儿想了想,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道:“可是纳兰雪不肯承认这一切,咱们怎么办呢?”

        裴徽冷冷一笑,“她不肯承认,是不相信我们,我自然有办法撬开她的嘴巴。纵然只是青年男女互诉衷肠,我也能给他办一个负心薄幸的罪名!”

        裴宝儿喜道:“这样才好,好好利用这件事,足以让郭家人身败名裂。”

        李未央当然听不见裴宝儿和裴徽的对话,可是她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隐隐觉得不对劲,同时看到纳兰雪飞快的下了楼。赵月不禁开口道:“小姐,要不要我拦下那位姑娘?”

        李未央目送着纳兰雪的身影离开了茶楼,她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该走的总是要走,留是留不住的。”她看得出来,纳兰雪是个倔犟的女子,不然那一日她也不会坚持不为自己诊治,更不会一见到郭家的人立刻转身离去,这实在是太奇怪,而刚才的那一幕,让李未央心头浮起了隐隐的念头,这个神秘的女子,她的身份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黄昏之后,纳兰雪出了城一路向郊外走去,这时候天色已经逐渐的暗沉下来,官道之上已经渐渐看不到人了,纳兰雪看了一眼天色,并不停留,只是继续向前走着,而就在此时,她突然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不禁回头一瞧,却是一个锦衣公子带着四名护卫,骑着快马向她飞驰而来,那带头的锦衣公子率先跳下了马,笑容可掬地站在她的面前。虽然天色已经黑了,可他站得很近,让纳兰雪吃了一惊,这个人她是认识的,就是白天认识的裴徽。裴徽向她微微一笑道:“纳兰姑娘,我想起有件事还要对你说。”

        纳兰雪一愣,对裴徽道:“可是令妹的病情?”

        裴徽摇了摇头道:“不,是关于郭家的一些事。”

        纳兰雪面色一变,随即快速地越过她向前走去,裴徽却拦住她道:“纳兰姑娘,心中有怨为何不向我说呢?也许裴徽能为你解决难题呢?”

        纳兰雪一惊,随即勃然变色道:“我说了,这是我的事,和别人无关。”说着她推开了裴徽。可是就在此刻,一把长剑从后而出,突然横在她脖子上,她猛地转头,大声道:“你想要做什么?”

        裴徽淡淡地一笑,“纳兰小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只能让你跑这一趟了。”

        纳兰雪不禁恼怒道:“你要挟持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裴徽却是不说话,拍了拍手掌,原本身后跟着的四名护卫,便快速扑了上来,将纳兰雪绑的结结实实。纳兰雪看着身上的绳索,不禁冷笑道:“裴公子预备就这么带着我进城吗?”

        裴徽微微笑道:“我在城外有一处别庄,最适合静养,纳兰小姐请吧。”话一说完,却见到黑暗之中突然闪出了数十名身影,裴徽双眼一眯起,却不说话。郭澄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笑得如沐春风道:“裴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裴徽心知中计,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故意放她诱我的吗?”

        郭澄冷笑一声,却不回答,他抽出长剑,气势如虹地向裴徽攻了过来,裴徽感到那一道寒光冲了过来,暗道不好,他今天本就是为了对付一个弱女子,这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他又不愿意惊动别人,才会只带四个人便追了上来,此刻见到郭澄剑光如电,向自己身上刺来,他不由也抽出长剑,只听到“叮叮叮”的声音,两人一时之间过了数招。裴徽知道自己今天中了对方的陷阱,而这里一定还有许多高手,一旦不注意,就会被他们群起而攻之。所以他咬紧牙关,一上来就是夺命的招数,为的就是让郭澄与他缠斗,形成不可插手的局势。

        郭澄自然明白他的心意,反而步步地后退,试图拉开与他的距离,裴徽怎么会让他如意,上百招之后,两人还是近在咫尺的缠斗。旁边的郭导和郭敦站在一旁却没上前去,只是分散了护卫,守住四周,防止裴徽逃跑,裴徽大叫一声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却听见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柔和地回答道:“裴公子夜晚出来,却在官道之上遇上了一伙劫匪。不小心丢了性命,你说这个戏码是不是很有趣?”

        这个声音,裴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李未央的声音!看样子,对方就在这里等着他呢,裴徽冷笑一声,剑招突变,振起一阵寒光,如同石子透入湖中溅起圈圈涟漪,笔直向郭澄刺过去。郭澄一声爆喝,拔地而起,长剑从空中快如闪电一般斩下去,裴徽连忙转了招数,横着阻挡。纵然他武功很高,却接的十分吃力,那强劲的剑气却硬生生震得裴徽踉跄地后退了三步。裴徽目中一闪,一个转身,突然侧步,将长剑加在了纳兰雪的脖颈之上,长喝一声道:“李未央,你就不顾她的性命了吗?”

        郭澄一惊,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李未央,李未央目光如水,只是冷淡地看着裴徽,两人竟然对望了一眼。

        “李未央,”裴徽先是笑了笑道:“郭小姐,在下不过是想要借纳兰姑娘一用而已,你何必这么紧张呢?”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裴公子今天下午做了一场戏,戏很好,连我都很动容呢,所以我才追了上来,想看看你能不能将这伪善的戏码演下去,谁料你晚上就准备硬来了,这可大失水准啊。”

        裴徽看着李未央,目光之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道:“看来我是棋差一招了,不过,若是你想要我的命,那这位纳兰姑娘就要替我陪葬了。”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随即摇了摇头道:“裴公子的确心思狠毒,可惜打错了主意。这位纳兰姑娘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个诱饵,使得裴公子上当罢了。”

        裴徽面上一变道:“你说什么?”

        李未央笑了道:“难道裴公子你不知道,这个纳兰姑娘已经和我在青州城结识了吗?这回她来郭府就是来找我的。”

        裴徽死死地盯着李未央,似乎想从她的目光之中寻找出一丝端倪,可是李未央神情十分的平静,让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他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是中了对方的奸计,李未央故意下了个套子,让他自以为聪明的上了当,眼前的局势,分明是想要置他于死地。他的长剑在纳兰雪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那雪白的脖颈之上立时就多了一道伤口,血流不止。纳兰雪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裴徽的行为让郭家的三位公子神情都是一变,只有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纳兰姑娘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她既然收了我的钱财,血溅当场我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裴公子若是要动手,那就请便吧。”

        裴徽不由得十分恼怒,他没有想到李未央丝毫不在乎纳兰雪的性命,心念急转,厉声道:“李未央你果然行事狠辣,手段高超,只不过,这世上未必世事都如你所愿的!”说着他一把将纳兰雪猛地推了过来,随即飞快往后退,毫不犹豫斩杀了一名郭府护卫就要逃窜出去。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郭导却突然站到他的面前,郭导冷笑一声道:“是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是那只黄雀呢?”说着已经给了裴徽狠狠一剑,裴徽没有料到对方竟然猜到了自己的打算,中了这一剑,猛地摔倒在地下。他目眦欲裂地看着眼前的郭导,今天就是他的殒命之时吗?他裴徽一世英名,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葬送在了李未央的手上,怎么不让他恨得咬碎牙齿!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一声清越的声音道:“剑下留人。”

        李未央抬起了眼睛,却看见一辆马车停在了面前,马车之上挂了两盏金制的灯笼,那车帘子轻轻的动了一下,车上的人下了马车,姿态悠闲地走了过来。这人的面容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他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穿紫袍,体态修长,脸上的五官十分立体,鼻梁挺直,微带笑容,秀美斜飞,更衬得有一种风流姿态。他缓缓地走来,如行云流水,风韵天成。这时候,裴徽已经开口叫了一声:“大哥!”却是十分的惊喜。

        原来此人便是裴家的大公子裴弼,原本是二房的长子,后来却被过继给柱国大将军裴渊的那一位公子。李未央微微一笑,温和地道:“原来是裴大公子,郭嘉有礼了。”

        裴弼拱手作揖道:“早已久闻郭小姐大名,此处终于见了面,果然应了那句老话,闻名不如见面啊。”

        李未央是曾经听说过裴弼裴公子的,只不过关于他真实的事迹很少,因为他一直在温泉山庄养病,但有些事情倒是有迹可循。从前若是有人敢对裴渊稍有不敬,裴渊便会想方设法将他置于死地,只要他觉得有谁对裴家的权势地位有所威胁,便会痛下杀手,不管是朝中大臣还是皇亲国戚,都不能幸免,可是这两年,裴渊的行为却跟以前大相径庭,表面看他的手段似乎是温和了,可是在李未央分析了这几年他的一些行事之后,却觉得他不是变得温和了,而是变得更加狡诈了,所有的罪他的人都是死在了别人的手上,裴家人没有沾染半点血腥,这样看来,似乎有人在裴渊的身边出谋划策……

        裴弼声音温和,而且低沉动听,他微笑道:“舍弟对郭小姐无礼了,不知你可否看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马。”

        李未央微笑着道:“裴公子过谦了。”对方举止优雅,神情温柔,却不知怎么的让人浑身发毛。她略一停顿,继续开口道:“裴二公子为人太过死心眼,很多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他却始终念念不忘,不过既然裴公子开了口,我又有什么过错不能原谅呢?”说着她一挥手,郭导便放开了架在裴徽脖子上的长剑。

        裴徽站了起来,恼恨地捂着伤口,瞪了一眼李未央,勉强支撑着走到兄长身边。

        李未央笑容却和煦。裴弼看着李未央的眉眼,神情温柔像是很感慨道:“郭小姐豆蔻年华,如花似玉,只不过再漂亮的女子也敌不过似水流年,郭小姐可要珍惜现在的好时光。”他话说得颇有深意,态度却始终很温和。

        李未央也看着对方,脸上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慢条斯理地道:“听说裴大公子身体不是很好,一直在外养病,这一次回到大都来,莫非裴家有什么事吗?”

        这女人真是喜欢睁眼说瞎话,明明是她害死了裴家几个兄弟,可是现在看来,她的表情竟然是十分的温和,仿佛毫不知情的模样,裴徽恨不得拿起长剑在对方的脸上划两刀才觉得解恨,可是他想到李未央的手段可怖,还真没那个胆子。

        “不过些许小事,无阻挂齿。”裴弼转头对裴徽道:“郭小姐深明大义,这一回原谅了你,下一次你可要亲自向她赔罪啊。”

        裴徽低下了头,却连看也不看李未央,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前那些镇定从容到了裴弼眼前,却都不见了。李未央看着他的神情,不禁微微含笑,心底却起了警惕,这个裴徽已经算是十分狡诈的人,可是他到了裴弼面前,却像是个孩子一般,连话都不敢说,而这裴弼明明瞧见这里刀光剑影,却依旧谈笑风生,可见这他才真正是个非凡的人物。

        裴弼向李未央轻轻一拱手,潇洒地带着裴徽回到马车之上,马车哒哒地走远了。

        旁边的郭导开口道:“为什么要放了他?”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你以为他真是单枪匹马来的吗?”

        郭导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道:“你也太过谨慎小心了,若是真的拼起来咱们未必会输。”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答应过父亲,不能再做任性妄为的事。我将你们带出来,就要让你们平安的回去。”她说完这句话,倒显得她的年纪比他们大很多。

        郭导腹诽了一句,却不说话了,这时候,郭澄走了过来看着李未央道:“你瞧那纳兰姑娘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她姓纳兰,却不知道她具体叫什么。纳兰雪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她弯下腰,抽出包里的止血散,自己给自己上了药,随即背起了包袱,转身便要离去,显然是不预备和李未央他们说任何一句话。

        李未央轻轻地一笑,开口道:“纳兰姑娘,请你等一等。”

        纳兰雪止住了步子,回过头来,那一双清澈深邃眼眸看着她,李未央微笑着看向对方道:“纳兰姑娘,你就真没有看出,今天那个农妇和小女孩在你眼前表演,为的是引出你吗?”

        纳兰雪愣了愣,摇了摇头,若真如此他们也太会演戏了。更何况,对方又是如何知道她会治病的呢?

        “通关文书上应该有你的身份,裴徽早已知道你是个大夫。”李未央嘲讽地一笑,开口道:“不光是那对母女,还有茶楼里的叶芙蓉。”

        纳兰雪一怔,随即惊讶道:“你是说她的故事也是假的吗?”

        李未央笑着摇了摇头道:“故事是真的,却是有人故意让你瞧见。”

        纳兰雪面容渐渐的沉寂下去,李未央微笑道:“所以,下次还有这种事,纳兰姑娘最好不要多管,好人不是好做的。”

        纳兰雪看了李未央道:“下次还有这种事,我还是会管。”

        “哦?”李未央看着她,似乎有几分兴致。

        纳兰雪面目表情地道:“不是世上的每个人都是有目的的,若不是和郭家牵扯到了一起,只怕那个裴公子根本不会对我这个寻常人感兴趣,下一次若是碰到有人受伤,我还是会管,郭小姐或者看惯了杀戮,所以看谁都是有阴谋的,我和你不同,我只是想要过好自己的日子,不用去想那么多。”说着她已经转身要走。

        李未央却轻声地叹息道:“纳兰姑娘这是要往何处去?”

        纳兰雪头也不回地道:“我要离开大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李未央却是笑了:“裴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纳兰雪回过头来看着李未央道:“刚才你不是已经向他说过,我是你安排来故意诱他上当的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含着一丝冷冽:“这种话只能骗得过裴徽,骗不过他大哥裴弼,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及时赶到这里?等他们想明白了一切,肯定会继续找你,你一个弱女子,又能躲到哪里去呢?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只黄雀,现在看来不过是螳螂而已啊。”

        看着李未央自嘲的一笑,看得纳兰雪一怔一怔,纳兰雪略犹豫道:“我会尽快离开此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给你添麻烦的或许是我们,希望纳兰姑娘能够跟我回郭府去,把事情说清楚了。”

        纳兰雪面色一白,在月光之下,她的眼睛里似乎隐约有泪光,可是她猛地眨了眨,那泪光消失了,面容重新变得冷淡:“不,我本就是乡野之人,根本不配和郭家人扯上关系。从哪里来,就该回哪里去,郭小姐不必为我费心了。”

        李未央看着她,一字一字地说道:“你明知道自己会有生命危险,也明知道裴家人不会放过你,你还是要离开,是怕面对我们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