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33 逍遥之毒

    庶女有毒

    233 逍遥之毒


        郭府的大厅里,所有婢女垂手而立,噤若寒蝉,而所有的主人却都静静地坐着,一个个面色都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真的不能治好吗?”陈留公主询问道。

        齐国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母亲,太医已经尽了力,可是他说导儿的右手伤得太重,以后再也不能拿剑了。”

        郭敦眸中闪过一抹异色,不禁面如寒霜地道:“我真是想不到,堂堂陈家的公子,出手竟然这么重,枉我们两家还是世交。”

        齐国公警告似地看了他一眼道:“比赛场上自然是刀剑无情,陈寒轩的武功比你五弟更胜一筹,导儿受伤也是与人无尤,你怪人家又有什么用处!”

        齐国公这么说着,面色也很不好看,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过是应着皇帝的邀约去参加比试,怎么会废了右手?对于郭导这样的人来说,突然让他废了右手,这么多年学来的武功不是白费了吗?想也知道,齐国公心中有多么痛心,可他没有将这种情绪在陈留公主面前表现出来。

        郭夫人整个人重重一颤,然后,平静了下去,只是眼角通红,始终垂着眸子。

        陈留公主昨日听到这个消息大哭了一场,此时已经是欲哭无泪,她责怪自己道:“都怪我不好,若不是我撺掇导儿去参加比赛,事情也不会这样。”

        旁边的长孙媳妇江氏急忙劝说道:“祖母不必担心,虽然太医说过五弟这右手暂且不能治好,可咱们再去寻找名医,未必是没有方法的,凡事都要往好处想。”

        陈留公主并没有因为这一番劝说脸色有好转,而是长吁短叹地坐在那里发呆。

        陈冰冰眼睛里都是自责,当众跪下请罪道:“这件事情都是我三弟的不是,如果不是他下手太重,绝对不会如此!我一定会好好让父亲管教他——”

        “不,这和你没有关系,快起来吧。”陈留公主搀扶她起来,摇了摇头。

        陈冰冰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漂浮在水上的浮萍,十分焦躁不安,想也知道,自己的亲弟弟伤了小叔子,万一郭家人追究或者记在心中,她该如何处事呢?心中不免将陈寒轩狠狠骂了一通,此刻见到陈留公主和其他人都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才稍稍放了心。

        江氏拍了拍陈冰冰的手,转身道:“祖母,五弟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咱们在他面前千万不要流露出伤心之态,昨天你不是要去探望他,却被太医阻止了吗?今天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待会儿我就陪你去看看他吧。”

        江氏脸庞和气,笑容温柔,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恬淡,讨人喜欢。

        陈留公主听到这柔和的嗓音,不由点头道:“这样也好,你们两个陪我一起去吧。”说着她站起身,在两个孙媳妇的搀扶下离开了大厅,走到大厅门口,她却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郭夫人,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陈留公主一走,郭夫人转过头凝视着齐国公,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郭素,你我夫妻多年,我从来没有听你向我说过一句谎话,昨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如实的告诉我,作为一个母亲,我有权利知道**。”

        齐国公看着自己的爱妻,良久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李未央和郭夫人一样,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此时她听见郭夫人这么说,便也看向了齐国公。

        郭澄也不禁催促道:“父亲,难道这事还有什么隐情?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呢?”

        齐国公看自己儿子一眼,眼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化开了,因为融合了太多情绪,反而难以解读。整个大厅里都是一片死寂,众人只听见外面的风吹过的声音,带来一阵令人心悸的寒意。

        李未央缓缓地开口道:“父亲,咱们都是一家人,昨天的那场比赛,我瞧着五哥的武功明显是更胜一筹,而那陈寒轩的一剑也并没有伤到五哥的经脉,为何竟然就不能使用右手了呢?那个太医只向你一个人说了事情的**,为何你迟迟不肯告诉我们,还要选择向祖母隐瞒呢?”

        齐国公的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扫过,李未央的话仿若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他心上的同时,亦把他心头的种种情绪一敲而散。他知道事情是瞒不了多久的,于是道:“是啊,导儿并不是因为那一剑,才会受这么重的伤,他不能拿剑的根本原因,是因为那把长剑之上抹了毒。”

        郭夫人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朝她袭来,然后,硬生生地将她整个人从头撕裂到脚,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齐国公,声音都在颤抖:“你说什么?!”

        齐国公看着自己的妻子,心头悲痛,脸上却是竭力压抑着,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太医告诉我说,陈寒轩的那把剑上抹了可以使人肌肉麻痹的毒药,莫非治疗及时,恐怕导儿的四肢都会全废了,而不只是一条右臂而已。”

        众人的面上此刻都露出震惊的神情,尤其是郭敦,他不敢置信地道:“这陈寒轩是疯了不成?咱们郭家和陈家是何等的交情,他怎么会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寿春公主吗?”

        李未央晶莹剔透的眸光变得冷凝,她看了郭敦一眼,却是摇了摇头道:“依照我看,此事未必是陈家所为。”

        众人的目光一时都集中到了李未央的身上,郭夫人不禁踏前一步问道:“嘉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看了一眼齐国公,对方向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李未央的眼睛,一下子就沉痛了起来,继续说下去:“陈家与我们郭家向来交好,为了一个驸马的位置,他们断然没有下此毒手的必要,何况陈家的女儿在我们家做儿媳妇,若是陈寒轩下毒之事暴露出来,母亲和父亲又该如何对待陈冰冰?我想,陈家人再愚钝,也不可能会愚蠢到这个地步吧,所以陈寒轩的剑上必定是被人动了手脚,而这幕后之人,目的就是在于挑拨郭陈两家反目成仇。”

        齐国公面上的肌肉控制不住地抖动了一下,他咬了咬牙道:“嘉儿所说不错,这件事情必定不是陈家所为!”

        郭夫人猛地转身,目光森寒如剑、如冰,如世间一切犀利的锋刃,她厉声道:“可是那一剑却是陈寒轩下的手,导儿的伤势也与他脱不了干系!”纵然知道那毒不是陈家所下,可这仇却是结下了。

        她是一个母亲,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原谅陈寒轩!

        李未央眼瞳深黑,看见郭夫人露出从未出现过的冷厉,她的眼底呈现出一种难言的清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背后之人心思毒辣,挑拨离间的功夫可以说得上炉火纯青。不管郭家人多么的大度,可是事情牵扯到了郭家最小的儿子郭导,郭夫人无论如何都不会释怀的。

        在心中埋下了一点怨恨的种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可是只要等到适当的时机,这种子就会生根、发芽、开出恶之花,最终破坏两家的联盟。

        想到这里,李未央走上去,托着郭夫人的手臂,柔声道:“母亲,为了五哥的事情,你已经殚精竭虑、劳累过度,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等休息好了再谈也不迟。”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满面的厉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眼底的泪光,终于,她泪眼朦胧地道:“可是你五哥……”

        李未央拍了拍她的手,勉强一笑道:“母亲你放心,五哥那里自然有我们在,断不会让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郭夫人长久地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其他的法子。就在这时候,管家急匆匆地进了大厅,向众人行礼,随后道:“国公爷,陈家来人了。”

        齐国公和家中众人的神情都是微微一变,随即郭夫人怒容满面地道:“告诉他们,不见客!”这话一出口,管家的面上却是极为难的,他看了一眼齐国公,齐国公轻轻地向他摇了摇头,管家便继续地道:“国公爷,这一次来的陈太傅。”

        连陈尚这位已经位列三公的太傅都亲自赶来,事情非同小可,齐国公已经明白此次是非见不可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夫人,随即低声地劝慰道:“夫人有什么事情,回头咱们再说吧,我必须去见见陈家的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切不要轻举妄动。”说完,他深深望了自己的妻子一眼,这才带着管家走了出去。

        郭夫人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她面容憔悴,眼睛哭得红肿,李未央瞧着她的模样,心中微微一痛,她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以郭夫人的喜为喜、悲为悲,此刻见到郭夫人如此的伤心,她心头涌起的只是滔天的怒火。不光是对那幕后黑手,还有一丝怒火是对着陈家,这陈寒轩对此事负有不可抵赖的责任,若非他不小心,怎么会给对方钻空子,让人在他的剑上下了毒呢?这并不是迁怒,而是因为在这样的事情上,陈家人的确负有责任。

        郭澄这时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婢女道:“你们先扶着夫人回去休息,我还有话要对着小姐说。”

        旁边的丫头走过来,搀扶着郭夫人向内堂走去。李未央转过头来,眉睫深深,对着郭澄道:“三哥,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郭澄的眉毛蹙了蹙,继而又舒展开来,语气却是慢慢地变得凝滞:“嘉儿,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轻轻扬起了眉梢,道:“什么怎么办?”

        而这时候郭敦却是面色铁青,他的脾气向来暴躁,出了这种事情还能够保持清醒,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他快步地走上来,望着李未央道:“如何揪出这幕后之人?!小妹你是最聪明的,我们都听你的。”

        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眸子里的幽深渐渐褪去,慢慢的有了一丝犀利的光芒,她开口道:“其实这幕后之人并不难猜,陈寒轩因为伤了郭导心中自责,后面的比试也不太用心了,那最后获胜的又是谁呢?”

        郭澄和郭敦对视一眼,郭敦面色微白,咬牙切齿地道:“原来又是他,裴徽!”

        李未央继续注视着他,很平静的一个字一个字道:“裴家与郭家本就是宿敌,这一回他对五哥下毒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此人恶毒就恶毒在他不直接下手,反而通过陈寒轩来伤了五哥,这样一来,无论咱们是否猜到幕后黑手是谁,都会与陈家结下嫌隙,所以这一回,陈家的家主知道事情严重,才会特意前来请罪,依我看,他恐怕连陈寒轩也一起带来了。”

        郭敦的面容笼罩了一层寒霜,他问道:“咱们如何才能为五弟报仇呢?”

        李未央眸子里仿若点点星火,忽明忽暗,她叹了一口气道:“裴徽刚刚赢得比赛,又伤了五哥,正是警惕的时候。现在不是动他的最好时机,只有等到敌人志得意满、放松警惕,才能动手,所以咱们得等一等。”

        郭敦听到这里,刚要说什么,旁边的郭澄却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

        郭澄很佩服李未央,他自认为已经是一个很聪明而且遇事冷静的人,可是李未央能比他更快一步分清头尾、看清本质,自己看到五弟受伤已经乱了方寸,她却能够将事情考虑得十分长远。他快速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回答道:“你说得对,这件事情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郭敦忍住这口气,转而道:“好,我都听你们的!这裴徽咱们自然是要收拾的,但是对于五弟,咱们也要好生劝慰着,我瞧他情绪像是不对的样子。”

        郭澄点了点头道:“小妹,也许你劝他比我们好使。”他这么说了一句奇怪的话,郭敦不禁回头看了郭澄一眼,不知他这么说是什么用意。

        但李未央却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大厅内一片静谧,连呼吸声都几乎微不可闻。明明是一瞬间就已明了的禁忌,李未央却只能故作不知,道:“走吧。”

        郭导住的院子十分的清幽,刚一进去,便是一**习武场,李未央看着郁郁葱葱的一片竹林内全都是刀剑和木桩,不由摇了摇头。郭导是一个文武双全的贵公子,性情更是十分骄傲的,若是让他知道他这一辈子也不能用右手来举剑,这恐怕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就像读书人不能考科举,农夫没有了田地,牧童的羊羔全都被狼拖走,这都是世界上最惨的事情,并不光与生计有关,还会彻底摧毁一个人的心智。李未央轻轻地一叹,随即快步进了内院,还没进去却突然听见郭导的声音。

        “外面是谁来了?”

        那声音十分的爽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郭澄和李未央对视了一眼,一时都没有出声。却是最没心机的郭敦先开了口,他大声地道:“五弟,我们来看你!”说着他已经一把推开了门,快步走了进去。

        陈留公主和两个孙媳妇正在里面坐着,看见他们来了,陈留公主如释重负道:“嘉儿你来得正好,好生帮我看一看,你这五哥究竟是怎么了?”

        李未央看了郭导一眼,却觉得他神情如常,那桃花眼依旧带情,脸上笑盈盈的,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压住心头讶异,李未央笑道:“五哥,身体还好么?”

        郭导笑容和煦道:“我当然很好!应该是我问你们怎么了才对,怎么都跑到我的院子里来探望我,不过是一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他这么说着,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被缠得密密麻麻的右臂。

        李未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郭导一愣,随即略不自然的轻轻侧了侧身子,避开了她的眼光,李未央轻轻皱起眉头,郭导分明知道了一切,可他为什么装作若无其事呢?难道他心中真的不在乎这样的打击?不,这是不可能的。

        陈留公主不禁开口道:“你们瞧他,依旧没心没肺笑嘻嘻的,到底是着了什么邪啊?”陈留公主一边说,一边堪堪地落下泪来,郭导眼神温柔地安慰道:“祖母,都是孙儿不好,我害你伤心了。这场比试,说到底是我无用,否则不会输给陈家公子,你不要难过,我很快会好起来的。”

        陈留公主却越哭越大声,人的年纪大了,往往承受的能力也就变得很差,想她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杀伐果断。除了在对任氏还有她的三个子女这方面有一些过于仁慈之外,从来没有人敢在陈留公主面前有丝毫的不敬,可是这些年来,陈留公主的个性已经逐渐变得十分温和,就是遇到这种事情,除了哭,也拿不出什么好话来安慰郭导。

        李未央瞧见郭导眉头深深的拧着,嘴上却带着一种苦笑,她叹息一声走了上去,轻声劝慰陈留公主道:“祖母,五哥说他没事就是没事,至于他的伤……”回头看了郭导一眼,见他神情自若,才继续说下去,“五哥的伤,我们自然会寻找良医替他医治,祖母不必担心,若是你哭坏了眼睛,五哥岂不是要急坏了?”

        郭导连声应是,几个人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才把陈留公主送走了。郭敦看了郭导一眼,下意识地道:“五弟,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郭导声音露出了一丝惊讶道:“四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谁也不要再追究了。”

        郭澄的瞳孔开始收缩,久久,方看着郭导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

        他的话没有说完,却听到郭导坚定地道:“事关陈家,不可轻举妄动,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会让幕后的人得意而已,所以暂时只能按兵不动,找个时机再加以回敬。”在说回敬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压得极低极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间吐出来,眼光之中也迸射出一种强烈的恨意。

        和自己不谋而合,李未央的目光柔和下来,如果郭导能够这么快想通这一切,那她也就放心了。只是——明知自己的伤势背后自有黑手,连郭敦都如此的暴怒,可是作为当事人的郭导,却是那么的平静,可见他是多么冷静睿智的人,李未央发现从前自己都小瞧了这郭家的五公子,她轻轻一笑道:“既然五哥已经没事了,我们就回去吧,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休息。”

        临出院子那一阵,李未央忍不住回头,阳光绽放出暖色,而郭导正在窗前静静立着,一瞬不瞬地望着她,风吹着他的青丝纷纷飘扬,神情之中却有一丝淡淡的哀伤,这样的眼神让李未央的心头突然不安定起来。

        李未央走出了院子,她面色平淡清冷,眉梢却隐隐藏着一丝煞气。

        赵月低声地道:“小姐,您看……”

        李未央不动声色道:“派人去替我盯着裴徽,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向我禀报。”

        赵月立刻应声:“小姐放心。”

        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大家都对郭导十分的照顾,郭家长辈像是觉得对不起这个儿子一般,对他十分的关怀,这样的情绪弥漫在了郭府的上空,郭导要是出门,陈留公主就会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让他早一点回来,不要在外面流连,以防出什么事。而郭澄和郭敦更是片刻不离他身边,仿佛他想不开会自杀一样。

        这样的过度保护看在李未央的眼里,却是暗地里摇了摇头,在她看来,郭导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他应该是受不了这样的呵护的。果然,郭家人的过度情绪让郭导对他们退避三舍,经常不在院子里,郭夫人几次三番去寻找,却都不见郭导的身影。甚至有一次半夜去才发现郭导从旁边的小院门偷偷的进来,还是满身的酒气,郭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却是没有办法。

        李未央知道郭导必定是不能释怀当天的事情,而郭家人的情绪将他逼得更远,于是她想要找机会和陈留公主等人好好谈一谈,不要用过度的关怀伤害郭导的自尊心,可是她没有想到,此时行动已经太晚了。

        这一天晚上,丫头去五少爷的院子里送甜汤,却发现五少爷不在府中,这才着急了,连忙去通知郭夫人。郭夫人原本只是以为郭导只是贺寻常一般出去与朋友喝酒,倒是没有在意,可是一连三天,郭导都没有回来,郭夫人不由心急了起来,派人到与郭导相熟的朋友家中寻找,最后甚至连整个大都翻了一遍,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郭导。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可就十分得严重了,郭澄和郭敦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日里四处寻找。齐国公郭素除了安排人手去寻找之外,另外还写了一封信带给京兆伊,请他带人在城中搜索,可是无论他怎么找,郭导就像是石沉大海,怎么也找不到。

        李未央知道元烈聪明狡诈,有很多寻常人没有的渠道,所以将此事托付给了元烈,于是元烈暗中命自己的探子在大都搜罗了半日,突然回给了李未央一个消息,说郭家的五公子醉倒在一个十分破旧的酒楼里。说得十分委婉,与其说是酒楼,不如说是青楼楚馆,还是很下等的那一种。

        齐国公郭素亲自去那小酒楼里找到了郭导,他倒是烂醉如泥,丝毫也不知道郭家人在寻找他。齐国公怎么叫也叫不醒,便强压住愤怒,令人将郭敦抬了回去。郭夫人见了好久不见的儿子,顿时泪如雨下,命婢女端了热水,随即亲自替他擦额头。

        郭澄劝齐国公回去休息,可齐国公郭素却是面寒如霜,他冷声道:“不必,我要等他醒了,亲自问一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只是觉得奇怪,她知道郭导最近一直在逃避郭家人过度的关怀,但他是个聪明而且有节制的人,绝对不会作出过分的行为,这一次突然失踪就罢了,还是在那种地方被找到,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完全不像是郭导的作风。

        郭导昏睡了整整三个时辰,再醒来的时候,却是面容十分的憔悴,他看着众人,面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郭澄看到齐国公面色不善,赶紧开口问道:“五弟,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离家这么久,却不告诉我们,你可知道父亲母亲都么焦急吗?!”

        郭导只觉得头痛欲裂,他轻轻蹙眉,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扶着头,仿佛十分痛苦的模样。

        齐国公眼眸里锋利无比,定定地瞧着郭导,强行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郭家的儿子可以不懂武功,可以没有才华,却绝对不能是一个自甘堕落的混蛋!

        郭夫人见丈夫神色极为恼怒,连忙命人端了醒酒汤过来。郭导喝了醒酒汤,脑袋却没有清晰多少,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其他的家人,眼神却是更加的迷茫了。

        齐国公冷声道:“好点了吗?好点就坐正了,我有话要问你。”

        郭导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解释,可是齐国公那种要替他判刑的表情让他忍住了,什么都没有说。

        齐国公声音十分的冷酷:“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原想你是一个脑袋聪明的孩子,知道轻重,断然不会做出糊涂的事情,可是这一回你太过离谱了,难道你伤了手,就可以离家不归,让你母亲难过?这是什么道理,郭家对你多年的教导都到那里去了!以至于你流连秦楼楚馆也不肯回家?!你可知道此事到处传,已经是满城风雨了,你是诚心要让郭家人抬不起头来吗?!”

        郭导以手抚眉,微低下头,却是完全陷入震惊的模样。

        李未央看到郭导神情木然,却仿佛根本听不懂齐国公在说什么,心头不禁涌起了一阵怪异,她看着郭导,问道:“五哥,你这几天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在李未央看来,郭导或许难过,或许伤心,或许放荡不羁,但他断然没有到因为这件事情就一蹶不振,甚至几夜不归的地步。

        他对自己的母亲十分的爱护,对家人也很是关心,绝不可能做出让他们伤心难过的事,那么他又为什么会醉倒在青楼楚馆之内呢?

        事实上,齐国公未免误会郭导,已经派人将那些人仔细地询问了一番,却都说这几日郭家公子都是在那里喝酒,一直喝得不省人事,其他一概不知。李未央隐约觉得此事有什么蹊跷,可是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

        郭导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齐国公都不会相信,猛地摇了摇头,却是突然站了起来,声音冰冷地道:“我没事,你们不必担心。”说着,他已经摇摇晃晃地向外走。

        齐国公怒声道:“你给我站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夫人却是心疼地阻止道:“孩子已经回来了,你干嘛还要骂他,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有咱们的不对。”她话这么说,齐国公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的确,若非他们让郭导去参加这样的比试,郭导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儿子现在的消沉,跟他们也十分不开的。作为父母,总是将所有的罪责将自己身上揽,此时的郭夫人和齐国公都是十分的内疚,也不好过多的怪责他,只能任由郭导就这么离开。

        李未央回去想了一晚上,越发觉得此事十分不对劲,她思来想去,决定要找郭导把事情问清楚。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便预备去找郭导,谁知刚刚走到花园,却险些和走上桥来的人撞到一处。

        她停住,却不由惊讶起来,眼前这个人正是郭导,只是他的神色和衣装很是怪异。从前郭导十分注重仪表,头发都是一丝不苟,可是如今,他的额前垂着几缕散发,隐隐然和长眉相接。眼神像桃花一样斜挑着,带着颓丧的棱角。这时候虽然是春天,可是天气也是有几分凉意的,眼前的郭导却只是穿了轻软的袍子,衣袖飘飘,倒是真有一份出尘的姿态。

        更甚者,郭导的面孔竟然还带着几分红意,十分的惬意,像是喝醉了的模样。

        可是——一大早就喝酒吗?还是昨天的酒没有醒呢?

        李未央吃惊道:“五哥,你怎么了?”

        郭导反倒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未央的衣袖,随即笑问道:“嘉儿,你怎么会来呢?我以为你是很讨厌我的。”

        李未央轻轻蹙起了眉头,被他莫名其妙的问题弄得无所适从。

        郭导看到她的不悦,仿佛一下子多了三分清醒,他立刻低垂下眼睑,浓而长而密的睫毛细细地覆盖在眼周,掩盖了略带痴狂的目光,李未央还要问什么,郭导却随即放开了她,脸上浮起了几分忧伤,他微微一笑道:“我该走了。”他说完这一句,突然轻飘飘的从李未央的身边走了过去。

        这时候,同样担心郭导的郭家兄弟也是结伴而来,他们见到郭导这个模样,连忙上去拦住他。

        而郭导只是推开了郭敦,冷淡地道:“走开。”

        郭敦的面色一怔,又冲上去拦住郭导,柔软的丝绸在他指下扭曲变形:“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咱们打一架就是。”这是郭家兄弟习惯性解决问题的方式。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却察觉到了不对,她连忙道:“四哥!让五哥去吧。”

        郭敦看着李未央,神情十分的诧异,李未央轻轻向他摇了摇头,郭敦紧紧皱起了眉头,却还是听话地退到了一边。郭澄早已看出了不对,他看着郭导离去,转而看向李未央,“这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的眼中涌现了一丝冷芒,她猛地转身,看向一直跟着郭导,此刻却怯生生地预备从自己身边逃走的侍从,冷声道:“五公子这是在干什么?”

        那侍从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公子……公子……”他话没有说完,额头上的汗却大颗大颗滚落下来。

        李未央眸色微沉,声音也一下子变得冰寒:“好好交代清楚!”

        那人低下头去,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公子这是在行散。”

        郭澄的面色倏忽变了,他快步上去,一把攥住那人的领子,指节却是隐隐发白,怒声道:“你刚才在说什么?把话再说一遍!”

        那人低着头,冷汗却已经打湿了衣裳,他瑟瑟发抖道:“公子服食了逍遥散,所以刚才是在行散”他的话一说完,郭澄已经猛地扇了他一个耳光,厉声道:“胡说八道,五弟怎么会碰那种脏东西!?”

        李未央听得愣住了,随即她便看向了郭敦,只见自己这位四哥的神情十分的异样,她不禁问道:“行散是什么意思?那逍遥散又是什么?”

        郭敦不说话,只是同样盯着那个侍从,眼睛里腾腾的冒出火来。

        郭澄一把丢下那侍从,努力让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这逍遥散原本是前朝的神医为了医治伤寒才发明出来,可是后来的人发现了他的妙处,服食之后心神大开,不会被凡间俗世所牵绊,有一种登上仙界之感,再也无所牵挂。于是到了先帝那会儿,不少名门贵族都很喜爱,逍遥散好生风靡了一阵子,这样美妙的灵药,服食起来却是十分的凶险,服食之后必须吃冷食,喝热酒,穿单薄的衣衫,快速地走动以散发身上的热气,绝不可以停下,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危,所以人们把这种行为称为行散。”

        李未央皱起了眉头,她开口道:“能够忘却烦恼而身临仙境,难怪五哥会服用逍遥散了。”

        可是郭澄却猛地截断了她的话道:“不,这东西是绝对不能吃的!服用逍遥散的人,日子一久就会上瘾,而这瘾头根本戒不掉,时间长了,人会逐渐消瘦,直到瘦如骨柴的死去为止,五弟明明知道的,怎么会怎么糊涂!”

        李未央面色就是一变,她没有想到逍遥散的作用竟然如此可怕,却听见旁边的郭敦继续道:“就是因为逍遥散有这么多的害处,所以到了先帝那一朝,已经被禁止了,我原本想这个东西再也不会出现在越西,却没想到如今五弟竟然也在服用这逍遥散。”

        李未央听到他们这样说,心头沉了下去,皱起了眉头道:“你刚刚说这药是禁药吗?”

        郭敦点了点头道:“是的,若是让别人知道五弟在服食这药,恐怕……”

        他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却已经明白了,服用皇室禁绝的药是忤逆的大罪,更何况这药本身的伤害……就算不被别人发现,也是绝对不能服用的,郭导为什么要做出这么糊涂的事?

        郭澄深吸一口气,看着李未央道:“咱们一定要好好和他谈一谈。”

        李未央轻轻地点了点头,她隐隐觉得,背后仿佛有一只手在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

        李未央进了郭导的书房,却看见书桌旁边有一张镇纸,下面压着一叠宣纸,她抽出那些宣纸,随手翻了翻,看得十分认真。郭导的画工精湛,线条更加显得优美,那画上用黑墨描绘的女子,神态或冷淡,或懒散,或逍遥,或文雅,或婉约,或婀娜,都是楚楚动人,身姿窈窕,寥寥数笔,便将她的神态勾勒得淋漓尽致。

        李未央却是愣住了,她自己虽是画的不是很好,却还不是完全不懂画的,这画画之人的功力固然是炉火纯青,可是看他对于这画中人的感情,似乎也是情思缱绻。若非如此,怎么能够用画笔将这女子的美态,生动的展现出来。

        书房内伺候的侍从低下头去,看都不敢看郭家的年轻主子,五少爷总是日也画,夜也画,仿佛着了魔一样,却不知道究竟在画什么。

        旁边的郭敦瞧了一眼,不禁讶异道:“小妹,这不是你吗?”随即他忍不住摇头道:“五弟怎么画了怎么多你的画像?”他粗枝大叶的,却没有多想。

        旁边的郭澄微微叹气,声音紧了一分:“四弟,你啊……”真是愣头青。

        李未央愣了半天,最终却是轻轻的一笑,仿佛没有看见这些画一样,预备将它们放回原位。可是这时候,郭导行散结束,听说他们在这里,已经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一见到李未央手中的宣纸,瞬间脸如死灰。

        李未央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郭澄已经道:“小妹,你好好劝劝五弟,咱们走了。”说着他已经拎着莫名所以的郭敦向外走去,并且吩咐书房里的侍从也退出去。

        郭敦连忙道:“哎,三哥,你别拉我啊!我还有话要对五弟说呢!”他的话没说完,已经被郭澄拉了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郭导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难看,可是李未央却是看着他,目光很是平静,仿佛没有发现他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一般。

        郭导的眼睛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只觉得喉咙暗哑,却不知道说什么,直到听见李未央声音轻柔地道:“我知道,五哥一直很喜欢我,对吧。”

        郭导愣愣地看着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李未央认真地道:“我只问你,是还不是。”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十分轻浅,平静之极。

        郭导良久都没有开口,最终,他终于鼓起全部的勇气看着她,声音早已变得冷凝:“是我自作多情,又如何呢?你就当不知道吧。”

        李未央笑容绵绵,却是情真意切地道:“多谢你。”

        郭导一愣,几乎哑然。李未央的笑容和平时一样的镇静,她看着郭导道:“其实你一直不说的原因,就是怕我们不能像现在这样平静和睦的相处,对不对?你对我特殊,我早就能够看出来,这种事情总是隐瞒不了的,可是我知道,五哥是一个心胸磊落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想明白。若是我作为你的心上人,总有一天这份感情会淡去,会冷却,会变得丑陋。可若我一直是你的妹妹,那咱们会永远在一处,亲情是无论如何不能分开的。你说是不是?”

        郭导想张口说什么,却是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怔怔地看着李未央,她当着他的面,坦荡的说出这一切。为什么当他苦苦隐瞒的事情暴露了,对方却完全不在意呢?

        说不出该是失落还是痛心,他定定地看着她,须臾,明白了过来。

        原本突然被她发现,他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悬崖之下,在那一刹那的时候,没办法思考,没办法说话,甚至忘了呼吸。

        某个声音在心底说:一定要隐瞒,如果被她知道,只会得到深切的厌恶。

        但另一个声音却在耳边,**一般地说: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你不是日夜都在画她的画像吗?如果她知道,也许……

        他的手握紧松开,再握紧,却依旧无法遏制那种发自灵魂的颤抖。最终,他笑了起来,斜眉微微飞扬,他一直怕李未央知道,就是担心破坏这种和睦的气氛,现在李未央都知道他的心思,却根本不在意。这只有一个原因:他果然是进不去她心里的。

        从前越是隐藏,他越是觉得难受,可是现在一下子都说开了,被对方看穿了,他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中没有刚刚的紧绷,却有着若有所失:“我以为你会责备我,或者怒斥我,这不是寻常女子会做的事吗?对待那些觊觎你的宵小之徒。”

        “五哥是我的亲人,你喜欢我,我很高兴,为什么要用对付别人的法子来怪你呢?”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还有,这些画,画得很好,不知道可不可以送给我。”

        郭导又笑,笑容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融化。

        李未央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叹息,“还没有人将我画得这么美,五哥不会舍不得吧?”

        郭导挥了挥手,大方地道:“你喜欢,便全都拿走吧。”

        李未央看着他,只是微笑,其实她心中却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能够解开郭导的心结,她才能继续往下说,随即她正色道:“五哥,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导像是早已预料到她会这样问,他静静地看着她,足足有片刻都没有说话,李未央看着他,沉静地道:“我相信,五哥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早就知道逍遥散的危害,你是不会主动去碰这个东西的。”

        郭导眼眸一下子变得亮了,他看着李未央道:“你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五哥玲珑心思,不会犯糊涂,再加上你绝不是那种让母亲担心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十分蹊跷,昨天因为父亲暴怒,你不便解释,现在咱们又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

        郭导叹了一口气,大声道:“以前都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偷听父亲说话,为什么要用这招对付我呢?不要再偷听了,出来吧!”

        窗子呼啦一声开了,李未央略微吃惊,却看到郭敦和郭澄两人的脸,郭敦讪讪地道:“我们不是关心你嘛。”说着,两个人已经一前一后从窗户外头跳了进来,

        郭导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本来昨天我就想告诉你们了,可是我怕母亲担心就没有说。”

        郭澄见他神色异样,便立刻道:“现在就我们几个人,万事都可以说出来,有我们帮你一起承担。”

        郭导终究点了点头道:“其实上一次的事情,我一直怀疑是那裴家所为,所以约了陈寒轩想要与他密谈,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被人劫持,身边的护卫也是一个都不见了。那三天中,我终日昏头昏脑,只知道被人强灌了药,却不道是什么东西,等我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那小酒馆之中,回来之后,我仔细研究了自己衣服上沾着的粉末,才发现那东西是逍遥散。”

        他这句话说完,却听见郭敦砰地一声在桌子上砸了一个洞:“这陈家的人,实在是可恶!”其他三人都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郭敦不禁扬眉道:“怎么?难道你们还是觉得此事与陈家无关吗?”

        郭导立刻道:“当然是无关的,那陈寒轩压根就没有来,所以我怀疑此事是有人早已预谋,故意诱我染上逍遥散!”

        李未央看着郭导,却是轻轻一叹道:“五哥明明知道,可是为什么还要去碰那逍遥散呢?”

        郭导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幽深。郭澄咬紧了牙关,道:“这种东西一旦碰了,就会上瘾,若是想要戒除,比死还难受!曾经有人想要戒除逍遥散,连自己的头都恨不得砍下来,最后还疯癫致死,你说这严不严重!背后的人,心思实在是太过毒辣了,他不杀五弟,绝不是手下留情,而是要彻底毁了他啊!”

        ------题外话------

        编辑:情人节啊亲,看不到元烈啊,史上最悲催男主啊

        小秦:(⊙o⊙)…前世五百次回眸,他才能和未央相遇啊,你要淡定

        编辑:是啊,他俩一直没有进展,我猜他们前世啥也没干,光回眸了吧……

        小秦:﹁_﹁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