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39 盲棋对弈

    庶女有毒

    239 盲棋对弈


        日子在忐忑中度过了十天,郭夫人始终觉得日夜难安,李未央看在眼中,便建议她去慈济寺上香,郭夫人欣然同意,并且带着两个儿媳妇同行。郭家马车天不亮就出发,一路来到了位于城郊的慈济寺。到了大殿之内,李未央依旧只见到郭夫人愁眉紧锁的样子,不由出言劝慰道:“母亲,二哥是不会有事的,你不要过于担心了。”

        郭夫人点了点头,可是神情却没有丝毫的放松,而此时旁边的陈冰冰也是一脸的惶恐不安。她手中紧紧的攥着香,虔诚地跪下来,向菩萨叩了三个头,这才直起身,口中喃喃自语,十分认真的为郭衍祈福。

        这些日子以来,郭家每一个人都是日夜难安,终日惶恐,以至于无心于饮食。等到郭夫人去抽签问祸福的时候,李未央皱起了眉头,若是真的上一炷香,抱一抱佛脚,难题就能够解决的话,那她李未央为何要费心费力去报仇呢?让一个不信佛的人在这里拜佛,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她想了想,便问小和尚道:“这慈济寺中有什么好的景色让我参观吗?”

        小和尚眼睛珠子一转,立刻道:“咱们这慈济寺向来香火极盛,后头还有个很大的花园,里面种植了不少达官贵人赠送的奇花异草,每次有女眷来都喜欢到花园里坐坐,小姐若是不嫌弃可以去赏景,等郭夫人和少夫人上完了香,我自然会去禀报小姐的。”

        李未央淡淡一笑:“那就多谢了。”

        一路行来倒还真的见到不少年轻小姐三五成群,有些还是熟面孔,奇怪的是,这些人都是行色匆匆,向着同一个方向而去。李未央看着赵月笑道:“看来,今天是有什么盛事在这寺庙之中发生了。”

        赵月不禁奇怪道:“一个和尚庙又能有什么盛事?小姐说的也太蹊跷了。”

        李未央指了指那些神色匆匆直奔东南方向而去的女香客,含笑:“你没瞧见她们一个个都是神色匆匆,好像迫不及待要去做什么一般。这和尚庙中难道还有能吸引少女的人物不成?”李未央甚少有调笑别人的时候,赵月看了李未央一眼,好奇道:“小姐好像不怎么担心二少爷。”

        李未央似笑非笑道:“担心就能解决问题吗?如果不能,担心又有什么用处?”

        赵月看着李未央,越发的疑惑:“小姐,主子约您来这里,自己却又不现身,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李未央并不回答,只是指着前面道:“咱们去那边看一看吧,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吸引了这么多来拜佛的千金小姐。”

        赵月点了点头,随着李未央而去,刚刚转过了走廊,却见到前方是一片开阔的溪流,还未走近,便能感受到水花扑面的凉意。溪水边上,有一块巨大的青石,其上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席地而坐,他的衣服上没有别的饰物,只绣着水墨诗词,远观仿佛腾蛟起凤。他的容颜俊美,一颦一笑之间迷倒了不少的女子,那绿水倒影之中,他的如丝的长发只是这样轻轻垂放着,素白的衣服在绿水红花之间倒成了一抹亮色。

        李未央轻轻一笑,这个人她不久前才刚刚见过,正是裴家的大公子裴弼。只不过白色原本是素洁的象征,出现在这样色彩艳丽的花园里,看起来异常的突兀。而从前的裴弼给人的感觉是雅洁内敛的,今天却有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简直和往日判若两人。

        但——裴弼怎么会在此处呢?李未央眼睛轻轻的一扫,只见到在裴弼的不远处,还有十八个人,他们每三个人一组,分坐六台棋局前,这六台棋局从四面八方围成了一个圆圈,恰好将裴弼包围在了中间。

        这时候李未央瞧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她不禁侧目道:“王小姐怎么在此处呢?”

        王小姐吃了一惊,回过头来瞧见是李未央,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情,那一次她被裴宝儿挑唆着去看李未央是否真的在帐中,结果反倒丢了脸,此刻见到对方,不免笑容也有几分讪讪的:“哦,原来是郭小姐,你不知道这里要举办盲棋比赛吗?”

        李未央面上掠过一丝惊讶:“怎么,盲棋比赛?这还真是奇闻,我还从未听说过。”

        王小姐终于恢复了一丝镇定,从容一笑,指着裴弼对面的十八个人道:“你看那些人,他们都是大都之中有名望有身份的贵族,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精于棋艺。众所周知,在大都之中棋艺最好的便是裴家的大公子,只不过他从来不轻易显示他的棋艺,今天这是十八个人好不容易邀请了裴公子,要当众考较他的棋艺。”

        李未央失笑:“你是说裴弼要用一人之力,对抗十八个棋手吗?”

        王小姐点头,面上露出钦佩之意:“是啊,不光是对抗,十八个挑战者,三人一组,六台棋局,按照棋局的顺序,依次出招,裴公子要在每盘棋局中过招,这样不仅要记住他自己的出招位置,还要记得别人的棋路,记忆的难度大大增加不说,裴公子自己面前却是没有棋局的,而且他也不会去看对方的棋局,一切都有各个棋局前头的报棋人将各个棋盘上的出子情况告诉裴公子。然后他再一一出招,你说这是不是很厉害?”

        李未央点点头:“的确是很厉害。”事实上李未央曾经见过人下盲棋,在她的印象之中记忆,最好的棋手也不过同时下两三盘盲棋,一旦开始下盲棋,棋艺会有所降低,但眼前的裴弼要同时下六盘,对于他来讲,他不仅要记住在每一盘棋局之中自己的出局,还要记住所有棋盘的大致走向,才能够继续下去。

        果然是个高手,李未央笑了笑,不置可否。就在这时候,裴弼竟瞧见了她,笑容温和地高声道:“原来是郭小姐。”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李未央一身海水蓝的罗裙,目光清亮,容颜娇美,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极端淡雅的美态,她微微一笑,看着裴弼,颇为和善:“裴公子真是好雅兴。”

        裴弼笑容恬淡,从他的神色之中看不出丝毫对李未央的怨恨,尽管大家都知道裴徽死的很惨,但在众人看来裴徽不过是咎由自取,这一切和郭小姐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他们都没有留意到,裴弼的眼中滑过了一丝利芒,他轻轻笑起来,声音温柔:“听闻郭小姐也是一个对弈高手,不知你是否愿意和我同下这一盘棋呢?”

        李未央看着旁边不远处的一张棋盘,面上似笑非笑:“裴公子是邀请我一同对弈这十八名棋艺高手吗?”

        裴弼点了点头,面容平静:“怎么?郭小姐觉得为难吗?”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眼神之中有着复杂的探寻,人群中有一青衣公子开口道:“哎,裴公子你怎么无缘无故拉郭小姐做你的帮手呢?我可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看见过她下棋啊!”

        李未央笑了,声音淡漠:“也许是因为——裴公子没有必胜的信心,”

        裴弼点了点头,诚实道:“以我一人之力,对抗十八名棋手,自然是很难的,若是能够得到郭小姐的帮助,赢棋就是指日可待。”

        李未央略一思索,便猜到裴弼是想用棋盘进一步解读她的为人和秉性,她望了过去,两人的眼波碰了个照面,却只是心照不宣。裴弼恭敬有礼:“不知郭小姐意下如何?”

        若是推拒,显得不近人情而且小家子气,李未央微微一笑:“既然裴公子盛情相邀,我又何必拒绝。”

        其他人看到李未央答应,面上都是无比惊讶。王小姐连忙拉住李未央道:“郭小姐,你若对自己的棋艺没有信心,可千万不要答应。”两人联袂下棋,其实比传统的盲棋更难,因为两人先后出棋,不仅要记住自己的棋局,也要将对方的棋路记住,若真的能够将这棋局继续的走下来,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但裴弼是一流的棋艺高手,最后若是输了棋,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李未央的过错。

        裴弼像是早已料到李未央会答应,欣然道:“既然如此,就请各位按每台棋局下招,由我先行过招,你们再出招,接着由郭小姐过招,这样轮流来,各位意下如何?”

        那些人本来就是以十八敌一,胜之不武,他们听到这种情况,不由纷纷点头。却也围观者悄悄咬耳朵道:“这郭嘉是不是疯了,在这么多行家的面前班门弄斧,那些可都是大都一流的棋手啊,她对自己的棋艺这么有自信吗”

        刑部员外郎府的周小姐答道:“你懂什么?她这叫出风头!能够和裴公子联袂下棋,纵然她的棋艺不怎么样,也可以名扬大都了。”

        昌平侯府的高小姐笑道:“是啊,这郭小姐也真是恬不知耻,她真的以为自己的棋艺可以和这么多高手一决高下吗?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若是出了昏招,不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到时候裴公子纵然是输了,也可以推说是郭嘉的棋艺不好,她这可是打了倒算盘。”

        “就是,从来也没听说她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本事,这回是急昏头了吧!”

        不管外人怎么说,李未央面上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

        就这样,二对十八的战局开始了,李未央和裴弼都是不看棋盘,而只听着棋局旁边的报棋人将别人的棋路报出来,然后他们一步一步分别接招。众人原本都等着李未央出丑,可是两轮之后,众人的神情产生了变化,这裴弼固然是个棋艺高手,而他们没有想到,李未央竟然也是丝毫不差,步步紧逼。

        第三组的报棋人高声道:“车二进四。”

        李未央长长的睫毛一掀,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睛,扬声道:“这棋不对!”

        众人看向她,一时之间都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报棋人问道:“哪里不对?”

        李未央回忆道:“我记得刚才棋盘之上局势不是这样的,似乎有人多走了一步棋。”

        她一说出这句话,对方的棋手立刻炸开了锅。镇东将军的二子王广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由冷笑一声道:“若是你接不上来棋,我们倒也原谅你了,告罪一声退下便是,不要在这里班门弄斧、贻笑大方!”王广为人向来随和,可每次下棋就六情不认,他才不管眼前的郭家是什么声势、李未央又有多娇贵,不会下棋就滚蛋!

        李未央笑了笑,并不生气,只是闭目思考了片刻,随后便将裴弼、自己和对方三人的棋路以盲棋的局势肢解了十几招,这一下,所有的人面色都变了。王广更是无比的惊讶,他看着李未央,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神色谦恭:“我看见刚才三位是经过反复的讨论才下子,可能过于关注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同伴已经落子,所以你们三人一定有人在无意中多走了一步,请将这一步棋退回去。”

        一个人同时下六盘棋,甚至看不到棋盘上的走势,却能够准确说出前十几招的走势,又能够分析对方的破绽,这简直是神乎其神,王广的嘴巴已经可以塞进去鸡蛋了……

        裴弼却是轻轻一笑,面容之中有一丝激赏,虽然对方是自己的敌手,但他不得不承认,有这样的敌手,他觉得很骄傲。

        当报棋人将第四盘报给裴弼的时候,裴弼皱眉道:“你刚才说,红方炮四平七吗?”

        报棋人点头:“对,是这样,请裴公子出招吧。”

        裴弼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你报的不对,不是炮四平七,而是炮三平七。”

        那报棋人一愣,随即看向了自己旁边的这个棋盘,昌平侯府的小侯爷也正是坐在这一盘棋旁边,他立刻高声道:“对!裴公子说的是!正是炮三平七。赵兄,是你报错了!”

        赵盛作为一个下棋的爱好者,棋艺虽然不精,却对下棋十分的着迷,他没有想到刚才自己太过紧张,报错了棋盘,裴弼竟然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及时纠正了他报棋的失误,说明裴弼对这棋局,了然于胸。赵盛不禁满头是汗,自己站在棋盘边上看着都会报错,对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竟然能够记得棋盘上的每一步,这记忆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接下来一轮,又到了李未央。此时第六盘棋的棋局形势已经不太好了,三个人经过反复的研究,认为自己一方取胜没有希望,但是他们也没有看到李未央和裴弼有什么奇胜的杀招,经过商量,他们提出和局。听到这里,李未央不过淡淡一笑道:“这步棋你们最后再走三步就不行了,我为什么要同意和局呢?”

        对方勃然大怒:“那你有什么招数将我们打败呢?若是没有,就不要说大话!老老实实和棋吧!”

        李未央笑容很温婉,口中却淡然道:“炮一进三,对不住各位,我赢了。”

        这三个人看了一眼棋局,瞬间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傻在当场。李未央没有看过他们的棋局,她靠的不仅是记忆力,还有心算力,在下盲棋的时候,脑海中构思的都是虚拟的盘面,而且一次就是六盘,可偏偏她对于每一盘的计算都是那么的深刻,精挑细研才出招。就连他们最多再走三步都再清楚不过,这样的记忆力和心算能力,实在是让人觉得恐怖。

        裴弼笑了笑,这样的心机,这样的智谋,全都藏在那样一双眸子之后,温柔,却又狡诈……李未央最大的优点不是聪明,而是对人和事物入木三分的观察,使得没有任何人能在她身边耍什么伎俩,同时她还有强大的控制全局的能力,每次被棋局逼到危机的时刻,她都能够处乱不惊,轻易的将对手击败。

        李未央同时转过头看了裴弼一眼,在对方温和的表面下,有一颗对敌人十分残忍的心,哪怕遭受了打击也能够迅速缓过神,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他都能够保持清醒,步步为营的谋算,其心可诛。

        两人相视一笑,竟然还有几分默契。

        不出两个时辰,这六盘棋都下完了,而且皆是胜局,众人瞧在眼中,感叹不已,纷纷鼓起掌来。

        王小姐走上前来,笑道:“没想到郭小姐也有这么高的棋艺,实在叫人佩服。”

        李未央轻轻一笑,目光清澈:“这都要归功裴公子,若非是他,我一个人也是难撑大局的。”

        裴弼心道,我刚才故意走出昏招试探,你却能在危机关头将棋路一一挽回,这样的心力实在是让人可叹可敬又可畏,若是可以,我不想与你为敌,只不过你害死我的兄弟,这是血仇,咱们之间注定了不死不休。他站起身来,对李未央长揖到地,口中郑重道:“从此之后,这第一棋手的称号,我要让给郭小姐了。”

        李未央看着他,神色不动:“裴公子过奖了,我可没有这样的能力接受这第一棋手的称号。”

        裴弼笑了笑,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候,小和尚快速地跑过来,满头大汗对着李未央道:“郭小姐,郭夫人马上就要启程回去了,吩咐我来寻你。”

        李未央点头,向着裴弼,漠然施了一礼,道:“裴公子,告辞。”

        裴弼面上带笑,温柔可亲:“既然如此,我送郭小姐出去吧。”他陪着李未央,一直走到了花园门口。李未央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裴弼一眼,似笑非笑:“我以为裴公子一见到我就恨不得杀了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心思和我对弈。”

        裴弼笑容如常:“人这一辈子要经历好多的不如意,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无一例外,裴徽的死有很多原因,很多时候是别人造就的。比如说郭小姐,你也不愿意与裴家为敌,但是你的立场注定了郭氏与裴氏只能幸存一个。你是如此,我也是如此。我体谅你的处境,你也应当明白我的心思。”

        李未央笑了笑,今天下棋开始,她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位裴大公子了,心头更加警惕,面上不露声色:“这就到门口了,裴公子请留步吧。”

        裴弼微微一笑,向李未央恭敬施礼道:“小姐慢走。”

        李未央快步向外走去,赵月不时回头看向裴弼,心有余悸:“小姐,奴婢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裴公子下这棋局,而且还是帮着他对付那十八个高手。”

        李未央眉眼平静,答非所问:“这位裴家的大公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难道你不觉得吗?”

        赵月歪着头想了半天,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李未央竟然伸出手指敲了敲她的头,一笑道:“好了,时辰也差不多啦,咱们该早点回去。”

        “可是小姐,主子不是要约见您吗?现在就走?!”赵月吃惊得嘴巴都合不拢,可是李未央神秘一笑,却是翩然远去。

        郭夫人和两位少夫人已经在马车上等候李未央了,见她过来,郭夫人向她略一点头,神色如常地吩咐车夫回去。马车又行驶了两个时辰,才回到了郭家。此时已经天黑,郭夫人带着她们一路进了大厅,刚一进门,脱下了外面的披风,立刻吩咐大厅里伺候的婢女全都退了下去。

        齐国公和陈留公主原本坐在厅上喝茶,郭澄、郭敦都在一旁陪着说话。看到郭夫人遣散了婢女,陈留公主不禁侧目。齐国公的眼睛下意识地朝着郭夫人的身后看去,一时怔住,等他醒过神来,不由冷汗都落了下来,快步站起身,厉声道:“孽障!还不跪下!”

        一直在郭夫人身后的那个青衣随从听到这句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面色沉重地道:“郭衍见过祖母,见过父亲!”

        李未央微微一笑,今天自己这一趟收获颇丰,目的不仅仅的为了上香祈福,更重要的是将郭衍接回郭府。事实上,郭衍在刚到大都的时候,元烈就获得了消息,他秘密将信函送给了李未央,李未央便决定将事情告诉郭夫人,随即他们定下了一条计策,借着上香为名,去慈济寺一趟,将郭衍接回来。不过李未央没有想到裴弼竟然也在那花园之中。她不希望对方发现郭衍的存在,所以才会故意用那一场棋局去吸引众人的注意。

        齐国公却没有一丝久别重逢的喜悦,满面怒意,斥道:“你还有脸回来?”

        郭衍抬起头来,他的容貌最酷似年轻时候的齐国公,那双眼睛像是漆黑的墨一样,眼形长长的,像一潭深水,剑眉十分英武,下巴中间有一条浅浅的美人沟,更加显得丰神俊朗,再加上那一身儒将的英武之气。在郭家的五个儿子之中,纵使连风流倜傥的郭导也没办法与他的风采相媲美。

        李未央瞧着他,不禁叹息了一声,这样的容貌这般的气度,难怪陈冰冰一直爱慕他,不惜一切要下嫁他。也难怪,纳兰雪到今日对他念念不忘。在郭衍的身上有一种稳定人心的力量,让人莫名就觉得动容的力量,而这种东西恰恰是风流公子身上不具备的。

        郭衍沉声道:“儿子错了,儿子愿意被责罚,但是请您听我的解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齐国公已经砰地将一杯热茶砸了过来,那茶杯一下子砸到了他的额角,在茶杯落地的同时,他的额头也被砸出了一道血口子,郭衍哼也不哼一声,低下头去。

        陈冰冰已经是十分心痛的模样,她快步上前,跪倒在齐国公的面前,颤声道:“父亲,无论夫君他做错了什么,请听他的解释,他一定有苦衷的!”

        齐国公怒声道:“他有什么苦衷!郭衍,纵然你打了四场败仗,也不能诛杀主将!你可知道这是何等的大罪!更别提还妄想带着自己的人马离开大营!这足以说明你有谋逆之心,你还是我郭家的儿子吗?还敢堂而皇之的回来,到底有没有脑子?!”

        郭衍一声不吭地听着父亲的训斥,他的身子在却在剧烈的颤抖着,几乎说不出一个字。齐国公的话仿佛是鞭子一下又一下的照着他的心口在猛抽,所以他没办法说任何一个字来反驳。整个大厅之内所有人都不敢开口,空空静静的,让人心惊,郭衍直挺挺地跪着,心中感到委屈、激愤,五味杂全,悲泣不能自胜,他突然一下子狠狠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声道:“父亲!你若是听完了儿子所说的话,还认为我该死的话,我情愿自尽在这里!”他的声音极为悲凉,仿佛是走投无路的悲愤和绝望,李未央听了也不禁心头一悸。

        齐国公一直木然地坐着,额角不停的跳动,几乎是强忍住暴怒的情绪,他根本不愿意听郭衍说什么,他只是无比痛恨这个儿子让全家人陷入到这种绝境中去!陈留公主连忙劝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听他说完了,再发怒也不迟!”

        郭澄在一旁心急如焚:“父亲,你听二哥说完,再做决定也不迟啊!”郭敦也是眼睛里含着泪水,想要劝说却又不敢。

        齐国公强压住冲动,一字字道:“我若是真的不想听他解释,又何必接纳他进这个门,早在他踏入大厅的时候就打出去了!不,应该是绑他上金殿,以赎我郭家的罪过!免得全家人都要受他连累!”

        郭衍咬牙好不容易忍住了心头痛苦,连连顿首道:“那赵宗本就是妨公害贤,嫉能妒才之辈,先前陛下让我协助他攻打赫赫,可是他既不能料敌,又刚愎自用,绝不肯听我的建议,以至于接连受挫,被赫赫的将领分段逐个击破,松岗、下寨、储安、长平四战全部失败,连他自己也被赫赫俘虏。为了救他,我率军连夜奇袭敌军大营,可是将他救回来之后,他非但不感激,反倒斥责我不听他的号令才会造成四场战役的失败,事实上他从未听取过我的建议,更每一次都将我送入死地!反过来他却将所有的罪责全都推在了我的身上!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他并没有因此而停手,为了掩盖**,竟连夜派人入军帐要杀我,若非我及时醒过来,现在已经没有命在了!”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面色都变了。齐国公怒声道:“就因为这样你杀了他?”

        郭衍沉重地摇了摇头道:“不,我没有杀他!事实上我根本不知他怎么死了,就莫名其妙的被诬陷为诛杀主将的叛逆!”

        齐国公凝目看着自己的儿子,凭借他对郭衍的了解,他相信对方不会说谎,只不过事情还必须问个清清楚楚:“可赵家的人说,你带着自己十万兵将想要离开营地,又是怎么回事?”

        郭衍握紧了拳头,低声道:“儿子多年来谨遵父亲教导,从不曾做过这种谋逆之事,再者,我没有兵符如何调动兵马?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为了盗取兵符才杀了赵宗,还说兵符已经被我盗走,甚至连辩解的机会也不给我,就把我绑了要押送进京。这一路上,那些人不知道多少次在我的饮食中下毒,又秘密地派人杀我,若非一个副将拼死保护我,我是绝不可能逃脱他们的监视回到大都来的!”

        李未央紧紧地皱起眉头,不由为对方所说的一切感到震惊。

        郭衍浑身颤抖着向齐国公叩头道:“父亲,这场仗不是败在我们手里,实实在在是摆在主帅的手中!但我也太无能、太窝囊,没办法找到他们的罪证,还被他们诬陷,是我给父亲丢了人。”事实上,他早已察觉到赵宗的不对劲,并且一直暗中调查赵宗,并且送了密信回大都,可都是石沉大海。赵宗是主帅,全部人都要听从他的号令,郭衍哪怕手眼通天,也决不能当众违抗军令。而他所作的无数抗争,竟然都被赵宗提前料到,郭衍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身边出了奸细,可还没等他将一切查出来,就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的心思之缜密,计划之周详,已经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让他查无可查,辩无可辩。若非他提前留下一个暗桩,恐怕已经死在路上了。

        齐国公已经全都明白了过来,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良久都不说话,最终才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有想到,这赵宗也会做出这样事。”

        事实上,赵宗是个很有威望的老将,也很受到朝中重臣的信赖和敬重。只不过他做官太久,眼看着再过两三年就要解甲归田,归乡养老了,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着急想在临离开朝廷之前,一举名扬天下,以至于贪功冒进,不听忠言,吃了大的苦头,依照他的性格,当然不肯多年清名一朝丧,所以不愿领罚,才将罪责推倒郭衍身上。这一切听起来十分的合理,但是又是谁诛杀了赵宗呢?赵家人和那些将军又为何口口声声指证郭衍?

        李未央的脑海不停的转动,她总觉得整件透着蹊跷,只不过看见郭夫人悲愤的模样,她一时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现在这局面只怕是不适合说这些的。思忖片刻,她开口道:“父亲,母亲,如今的局势,还不到咱们悲伤的时候,依我看尽快想法子替二哥洗脱冤屈才是最重要的。”

        郭衍看了一眼李未央,他已经听母亲说过,这就是他的小妹,此刻他认真看着李未央道:“妹妹,这事情恐怕没什么简单。之前我怀疑赵宗,对他进行过多番的调查,可是不管我怎么查,赵家人都已经将所有的罪证湮灭的干干净净,像是根本早有准备一样。”

        李未央早已预料到这一点,叹了一口气:“二哥纵然再聪明谨慎也没有办法当众对抗你的主帅。”军令如山,郭衍只是一个副帅,自然要一切听从命令。但这赵家人委实太过狠辣了些,把事情做绝了,甚至想到了杀人灭口,否则也不会激起郭衍这么大的反抗。

        陈冰冰缓缓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众人,忧心忡忡:“父亲,要不然我回去向父亲禀报此事?”

        郭衍却立刻道:“不妥!我回到大都的消息不可以让任何人知晓。”

        李未央十分赞同:“正是如此,二**,现在正在风口浪尖,我们没有证据证明那赵宗之死与我二哥无关。纵然你告诉了陈尚书,他也是没有法子的,反倒会多一个人担心。”事实上李未央想的是,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元烈不会往外说的,现在只限于大厅中的人,若是人人都能够保守秘密,郭衍才会更安全。陈家……不稳定因素太多。

        陈冰冰想到了自己那个鲁莽的二弟,也不免点点头。现在她已经没办法顾及纳兰雪了,生死关头,她最在意的是郭衍的平安。

        陈留公主看着郭衍十分消瘦,明显这一路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不禁掉了眼泪,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臂道:“孩子,在家好好休息,我们一定想法子……”

        她的话还没说完,齐国公却摇了摇头道:“不,不可以!无论如何郭衍都不可以留在郭家。”

        郭夫人砰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儿子受了冤屈在家藏着也不可以吗?”

        齐国公看着她,立刻缓和了神情道:“我总觉得此事十分蹊跷,既然衍儿已经逃脱了,对方定然知晓,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必定会找机会来郭家搜查,到时候反而很不安全!”

        李未央很赞同齐国公的看法,她走近了郭夫人,柔声劝说道:“母亲,父亲的话不无道理,这件事情根本是有人故意设了一个圈套,若是二哥留在这里,恐怕不安全。更重要的是,此事一旦传出去,所有人都会怀疑咱们窝藏钦犯,到时候,哪怕二哥没有罪过,也要被定罪,郭氏一族也会面临更大的危机。”

        郭夫人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她终究舍不得自己的儿子。郭衍从未想过留下,只是他必须回来解释清楚一切:“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把事情告诉父亲,同时我会离开大都,去寻找此事的**。”

        李未央神情发生一丝微妙的变化,眉头轻蹙:“二哥这话说的不对,你现在要做的是找一个秘密的地方藏起来,而不是寻找**,毕竟对方设出这样一个圈套来害你害郭家,是早有准备的,只要你一死,就是死无对证,坐实了你谋杀主帅,并且意图率兵逃走的罪名。这可是毫无疑问的谋逆之罪啊,难道你不怕连累了父母亲吗?”

        郭衍也知道这一点,但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不可逃避的责任,必须承担到底,他目光凝重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不去,又有谁能去调查这件事呢?”

        这时,旁边一直不做声的郭导走了出来,他轻声道:“二哥,这件事情由我去办吧。”

        郭夫人立刻回绝道:“不可!你自己身体都没好呢。”

        郭导笑了笑,神情自若:“母亲是觉得没有了右手,我就是个废物了吗?”

        郭夫人面色一变:“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郭导面色柔和,显然并不在意,他看着齐国公,从未有过的认真:“正因为此刻我在众人的眼中是个废人,离开大都便是散心,游山玩水罢了,谁也不会特别盯上我,但若是三哥和四哥出了大都,别人立刻就会想到你们是奔着二哥而去的。”

        话是这样说,郭导分明是在安众人的心,不希望让他们担忧。事实上他只要一出大都,立刻会引起各方的注意,甚至是追杀……众人看着他,都陷入了沉默,李未央看了一眼郭导,心头朦胧地浮起一个念头,低声道:“五哥有把握吗?”

        郭导眼神亮得很温柔,却是摇了摇头:“没有把握,这件事情已经过了一段时日,对方又十分的狡猾想必不会轻易让我抓住把柄,但是我会尽力一试的。”

        李未央与他对视片刻,郭导只是淡淡的笑,眉睫间,如有光芒闪过。李未央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头一动,她看向郭夫人道:“母亲可是舍不得五哥?”

        郭夫人当然舍不得已经失去右手的小儿子,可郭衍也是她心爱的儿子啊……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都是我的儿子,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呢?不管是哪一个,我都不希望他们出事,但是目前为止,你五哥说得对,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交给别人,未必如此尽心尽力,只有自己的兄弟,才能拼尽全力去搜查线索。

        然而郭衍却突然道:“不!这件事情不可以让五弟去办!”他的神情那么坚决,语气又是十分强硬,一时让众人都吓了一跳。兄弟俩对视一眼,郭导却是摇了摇头:“二哥,你没办法阻止我。”

        郭衍咬牙,猛地转身,道:“父亲!请你阻止五弟!这太危险了!”

        齐国公静静地看着郭导,脸上带着一种几乎可称为高深莫测的表情:“现在一方面要将你二哥平安的藏起来,另一方面要立即调查此事,等我们手中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能够为你二哥平反,才能暴露你二哥的所在。”这就是同意了郭导出行。

        李未央眯了眯眼睛,眸中精光若隐若现:“二哥的身份我会想法子遮掩的,父亲不必过于担心。”

        齐国公的眼睛亮了起来,落到李未央脸上时,则沉淀为深邃的探询。李未央只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齐国公松了一口气。

        郭衍看着亲人们不遗余力的帮助,眼中有雾气慢慢的升起,他知道郭导要冒很大的风险,也知道李未央藏匿他要费心思……但他一个字都没办法说出来,因为这样的帮助,是来自于血缘至亲。

        李未央微微一笑:“那就请二哥尽快与二**话别,我会在外面等你们。”

        等到郭衍和陈冰冰回到了房中,陈冰冰一把抱住了他,泣不成声道:“夫君,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郭衍的面上流露出了一丝悲伤,他是一个不容易改变的人,过去深爱着纳兰雪,也始终认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他痛恨摧残他幸福的凶手,甚至在潜意识里,他希望通过冷淡让陈冰冰自动明白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陈冰冰像是不明白,依旧拼了命的想要嫁给他,而他恰恰是因为家族,不得已只能迎娶了她。在这个过程中,他觉得他变了,不再是拥有宽广胸膛的人,而是一个懦弱道貌岸然的小人,他只觉得自己的行径十分的丑陋,只能学习着怎么才能用一个好夫君的假面具来迷惑陈冰冰,也迷惑于自己。可是无论如何,他没办法抵得住多年来在身体里流动着的血液,它们都在逼着他、迫着他,日夜难安,愧疚欲狂,在不得不承认自己努力失败之后,他才发现根本没有办法面对陈冰冰,所以他彻底的崩溃,甚至连掩饰的面具也戴不上去了。

        他就像是一个戏子,当面具脱落的那个瞬间,他就没办法再登台了。

        他不能向纳兰雪解释,也没有办法对自己解释,更加无法面对陈冰冰,所以他才会选择镇守边关,再也不回大都。然而不管他如何拒绝陈冰冰,她还是每月一份书信,叙叙地诉说着家中一切,她对于自己的执着,充满了一种浪漫的想往,可是这样的爱情,只让郭衍觉得异常的痛苦。

        他看着陈冰冰,心中并没有爱意,只是淡淡一笑道:“你过得还好吗?”

        这时候的大厅之中,众人面色却是十分凝重,尤其是齐国公和陈留公主。陈留公主脸上带着的笑容消失了,她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郭家的影响,若是处理不好就是毁灭性的,她看向齐国公,眉头紧锁:“这件事情真的要交给导儿去办吗?”

        齐国公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去办,我实在是不放心,导儿是所有的孩子中最聪明的一个,交给他去办才是最合适的。”

        陈留公主欲言又止,她看了郭夫人一眼,又看了看齐国公,开口道:“可是导儿的伤势……”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祖母,你应该相信五哥。”

        郭导的眼睛看向李未央,却是十分的明亮,在众人之中,只有李未央是支持他的,而且也是最了解他的,她相信自己的能力,也支持他的决定,这样的姑娘他怎么会不喜欢呢?

        事实上,他并非是去调查**,而是去做靶子。只要他能够成功将所有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元烈的人就有法子找到蛛丝马迹。可如果他不能成功,这件事情就会陷入绝境。在大厅之中,真正能够听懂他弦外之音的人,只有李未央和齐国公,不,可能二哥也猜到了,所以他才那样激烈的反对。郭导微笑:“父亲,母亲,我一定会平安归来,我必须抓住那些人陷害二哥的罪证。”

        郭夫人还是面色忧虑,李未央安慰道:“母亲若是实在不放心,我会秘密安排一些人手暗中保护五哥的。”

        齐国公神情之中闪过一丝沉痛,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齐国公却叫住了李未央,他开口道:“嘉儿,我觉得今天的事情,十分不对劲。”

        是不对劲,简直是太不对劲了,李未央从刚才开始便有这样的感觉,可惜就连她都没办法说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一个问题还未解决,一个问题又接踵而来,一切都是针对郭家,对方在阴暗的角落一直静静微笑,安然等待,显然耐心到了极点。

        这一张绵密的大网,还没到真正收网的时候。李未央不由想到了白天的那一场盲棋,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三步,可对方却是走一步看十步,轻而易举控制全局,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以至于到现在,她都看不出那最关键的一步棋究竟在哪里……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