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4 大肆搜捕

    庶女有毒

    244 大肆搜捕


        郭家一派花团锦簇,人声鼎沸,而这时候晋王的马车正在向郭家驶去,他刚刚从宫中出来,要前去郭家为陈留公主祝寿。晋王没有坐轿,只是带着人骑马缓缓而行,两旁有十余名护卫左右随从。他身边的这些护卫都是一流的高手,晋王出门一般都随侍在身边。

        可是,就在距离郭府还有三十米的距离,旁边的巷中突然有一道黑影急射而出,一剑刺向了晋王,这一剑速度极快,恍若流星一般,一闪而过。晋王本来毫无防备,差一点就要中剑,说来却也是一个巧合,就在这一剑凌空刺过来的时候,晋王正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向旁边的护卫吩咐道:“郭家马上就要到了,把本王准备的礼物好好清点一下。”就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转身的一剎那,刺客已经飞身而来,两相凑巧,他及时避开,却也觉得一阵剧痛,那原本就要刺穿他喉咙的长剑,一下子穿透了他的左肩。

        旁边的护卫一把将晋王扯下马来,另外的人瞬间都拔出了刀剑,向刺客围去,可是那个刺客武功极高,一击不中,立刻在护卫没有形成合围之势事前,瞬间冲出了包围圈,转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旁边的护卫大声道:“快,先入郭府,通知齐国公!”

        晋王是在齐国公门府遇刺的,这件事情当然要先告知主人,晋王还没有吩咐不要小题大做,整个人就已经晕了过去,护卫们顿时也是心头焦虑,赶紧将晋王送进不远的郭府。

        郭府正是人来人往,宾客云集,哪里能瞒得住半点消息。很快,晋王殿下遇刺的消息,就在郭府之中传开了。齐国公见到受伤的晋王,连忙吩咐人将他送到客房休养,并且立即派人去请太医为晋王殿下诊治,转过头来也是面如寒霜,这贼人也过于胆大了,在齐国公门府面前竟敢对晋王下手!

        静王元英神色也是十分震惊:“是呀,不过就是二三十米的距离,这杀手的确是胆大包天,不知道是什么人派出来的?”他这样说着,心头也是惊疑不定,晋王性情温和,与世无争,通常与朝政和纠纷并无什么瓜葛,这一次只不过是来给陈留公主祝寿,又有谁会无缘无故针对他呢,还特意挑选在齐国公府门前,这不是很奇怪吗?

        太子神情也是十分义愤填膺,冷笑了一声:“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彻查到底,给晋王一个交代!”说着他转头向禁军统领周凤鸣道:“敬请周大人奏请陛下知晓,并尽快出动禁军,保护大都之中的重要衙门和府邸,然后下令紧闭城门,负责大街小巷的盘查,在没有捉拿到刺客之前宣布大都戒严,所有百姓必须呆在家中不许外出,如有违反军令者,杀无赦!”

        齐国公看到这种局面,微微蹙起眉头,不由开口道:“太子殿下,这样是不是太惊扰百姓?”

        太子神情冰冷道:“皇弟无缘无故遇刺,我总要为他讨一个公道,更何况这刺客神出鬼没,又在齐国公府门前公然动手,居然还能逃脱,其中一定有很大的阴谋,若不能将他捉住,岂不有更多人遇害吗?”

        齐国公面色凝重地看了太子一眼,不知道对方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元英微微一笑道:“殿下,那依您看,要如何解决此事呢?”

        太子淡淡一笑道:“既然刺客是在这一带出没,首当其冲就是要让禁军好好在这一带重点搜查,周大人你说是不是?”

        禁军统领周凤鸣听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城亭侯周贞一眼,见他闭目点头,才连忙躬身道:“太子殿下说的是,下官这就禀报陛下,并且立刻派人去搜查!”说着,他便急勿勿地带着人离去了。

        秦王元宏向来与晋王十分亲近,感情也最为要好,听到这里,却是忧心忡忡,关怀的神情溢于言表。他站起身道:“我去看看三弟。”

        太子十分关切地点了点头:“我与你一同去看三弟。”说着,他也站了起来。太子一站起来,其他人当然也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要去看望已经受伤的晋王殿下元永。

        看到这种局面,齐国公忙安抚道:“各位别都心急,晋王殿下需要静养,众位若是都去看望,恐怕不妥。这样,等太医诊治完毕,我会向晋王殿下表达各位的善意,还请大家不要心急,先坐下吧。”

        众人对视了一眼,只觉得齐国公说的很有道理,这一群人闹哄哄的赶到客房去,多有叨扰不说,还防碍了太医瞧病。太子闻言和秦王对视了一眼,含笑道:“既然如此,那二弟先去看看三弟吧,若是有什么问题,随时向我禀报就是。”

        秦王躬身应了一声,随即起身,向客房的方向而去。

        此时女眷之中也议论纷纷,太子妃轻声地道:“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大白天的还遇刺,又是在齐国公府门前,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卢妃叹息道:“是呀,这贼人委实太过厉害了,听说晋王身边可都是一些武功高强的护卫,他们竟然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让对方逃脱了,可见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王小姐点头道:“好在晋王福大命大,这才没有送了性命,否则,他是为了郭府而来,岂不是……”

        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吃吃笑了起来:“你真是替别人担忧,他是来参加郭府的盛宴,这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也是郭府担着,跟咱们又有什么相干!”

        这样的议论纷纷传到了李未央的耳中,她的神情却是十分的平淡,没有丝毫的变化。阿丽公主轻声地道:“嘉儿,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语气冷淡:“阿丽公主是想问我,晋王殿下是为什么遇刺吗?”

        阿丽公主自然点了点头道:“晋王遇刺的地点距离齐国公府实在是靠的太近了,简直就是有心人故意为之一样!”

        阿丽公主是个十分单纯的人,如果连她都这么想,那么对方的举动就过于明显,为什么要在郭府门前刺杀晋王呢,这不是很奇怪吗?更何况晋王元永是一个十分和善而且与世无争的人,不管是太子还是静王元英拉拢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毫无缘由去刺杀他呢,这背后之人到底是什么目的,的确是让人很费思量。

        李未央心头快速的转着念头,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眼睛分外黑沉,对阿丽公主道:“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横竖殿下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若非如此,太子也不会坐的这么安稳,依我看,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旁边的郭夫人却不像李未央这么乐观,今天这场宴会,陈家是一个人也没有来,这件事情在众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看在太子眼里,却是目中含笑,若有所思。

        郭夫人心头难过,忍不住对旁边的长媳江氏叹息道:“郭陈两家是彻底的完了。”

        江氏不敢应声,只是垂了头,没有说话。

        李未央听见郭夫人溢出口中的叹息,却只是淡淡道:“母亲,这也是早晚的事情,您何必为此忧心忡忡。”

        江氏叹息一声:“不怪母亲生气难过,二弟妹终究是胡涂,非要闹到这个地步,导致两家联盟受到了损伤,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江氏是一个传统的妇人,虽然与夫君青梅竹马、伉俪情深,但传统观念却也是根深蒂固。在她看来为丈夫纳妾并没有什么不对,若非自己的夫君坚决反对,她早已将自己的婢女给他收了房,所心她对于陈冰冰的举动,十分的不理解。纳兰雪为先,陈冰冰只不过是个后来者,人家不来为难你就很好了,你还要去杀人家,这怎么都是说不通的。

        李未央摇了摇头,感情一事没有谁对谁错,若是自已放在陈冰冰的位置上,说不定也会下很手,不过就是怕夫君被人抢走罢了。若不是陈冰冰爱郭衍太深,她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坏的是陈家人是非不分,恩怨不明,先是用儿女的婚事做为要挟,事败之后又将所有的罪责怪在别人的头上,这样的一家人护短之心太重,反而是害了自己的儿女,只不过这些话她不会当众说出来的。她只是轻声地安慰郭夫人道:“母亲,很多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再忧虑也没办法改变它的结局,慢慢等着,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春呢!”

        她这样说着,神情却是十分的温和。郭夫人看在眼里,只能是点了点头道:“如今我也不求旁的,只求你的哥哥们平安的过日子就好了,”

        她这样说着,李未央已经明白的过来,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却听见有婢女来禀报:“夫人,二少夫人的婢女求进后院去,说是少夫人走的匆忙,东西都落在了郭家。”

        郭夫人听到这里,挥了挥手道:“随她去吧,不管带什么走,都不必理会。”

        李未央听在耳中,唇畔却是划过一丝淡淡的微笑,鱼儿终于上钩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高声道:“圣旨到!”众人纷纷站了起来,齐国公和陈留公主率先迎了上去,其他人也跟着他而去,齐齐跪倒在地。那宣旨的太监朗声将圣旨读了一遍,无非是赞颂陈留公主的恭顺贤良,并且赏赐了无数贵重的珍宝,读完了圣旨,齐国公立刻招呼那宣旨的太监去正厅中喝茶,太子和静王也一同前去正厅。

        宫里刚才已经送了寿礼,陛下如今又加了砝码,可见对郭家的恩旨不变了。花园里的气氛一时之间更加活跃起来,众人看着齐国公府众人的眼神也十分热情,若说刚才他们还对郭衍一事心存芥蒂,现在一个一个却都是上赶的巴结,毕竟皇帝的姿态已经放出来了,人家压根就没有追究郭衍的意思,更没有牵连到郭府,既然如此,那齐国公府还是赫赫有名的一等公爵之家。

        花园内人们正在觥筹交错,却突然听见不远处的正厅里传来一声厉喝:“小畜生,真是不懂事,这成何体统,还不快滚出去!”

        花园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因为正厅与花园距离不远,所以这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随即就看见四少爷郭敦快步走了出来,脸上还是十分气愤的模样,华服上洒了一身的酒渍。众人立刻明白过来,这郭敦显然是因为刚才酒杯没有拿稳,想要去敬那宣旨太监,反倒洒了自己一身。

        众人不禁笑着郭敦胡涂,李未央却察觉到了什么,她快步地走了上去高声道:“四哥,你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洒了一身酒?”随即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郭敦同样高声回答她道:“唉呀,我怎么知道呀,手一抖,酒全都洒了,罢了!我现在这就去换一身衣服吧!”他这样说道,却压低声音跟李未央耳语道:“父亲进大厅前突然说太子神情不对,让你快点想法子通知后院的二哥尽快离去!”

        李未央心头掠过一丝明悟,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随即面上却沉了下来,转头对随从道:“你们都杵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扶四少爷去**!”她这样说着,身边的随从连忙跟上,搀扶着郭敦去了。花园里有小花厅,自然可以让郭敦处理干净。

        李未央神色从容地回到席上,微笑着向众人道:“四哥是一时喝多了,才会在宣旨的公公面前失礼,父亲一时心急,斥责了几句他罢了,众位不必放在心上,尽情饮宴吧!”

        齐国公、太子以及那宣旨的太监,此刻都在正厅中说话,厅中还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显然他们几人相谈甚欢,众人也没有多想,全以为郭敦是闯了祸被赶了出来。可是李未央却向旁边的赵月使了一个眼色,赵月会意,迅速地转身离去。

        刚刚出了花园的门,便有一把长剑横了过来,赵月一怔,随即看见一个年轻的军官板着面孔,拦在她的面前,他身上的盔甲在阳光之下闪着耀眼的光芒,长剑也是闪着寒光。

        赵月心道小姐说的果然不错,真有人在这里候着,她心头冷笑,面上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持剑站在花园门口?这可是堂堂的齐国公府,竟然敢在这里动刀动枪,不要命了吗?!”

        那人声音冰冷,无丝毫感情:“属下奉了太子的命令,在花园把守,任何人不得进出!”

        赵月面色一变,随即快速地道:“太子的命令?太子殿下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命令?”

        那军士冷笑一声,却并不回答。赵月又问了一句,对方那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不要再胡言乱语,要想活命就回到你的宴席上去,否则不要怪我剑下无情!”

        赵月仿若受了惊吓一般,倒退了三步,转身打量了一眼这军士,随即又看向他身后那一排的士兵,眼睛珠子一转,脚下一顿,已是快速转身回到了李未央身边。李未央见她去而复返,不禁低声道:“怎么回事?”

        赵月在她的耳边悄然道:“小姐猜得不错,太子殿下果然命令人将这花园重重守住,奴婢不能硬闯出去。”依照赵月的武功若是想要闯出花园,自然不难,可是如果她这么做了,就等于和太子的人起了正面的冲突。李未央很明白,太子在这个时候派人守在园子门口定然是要有所行动了,而齐国公显然也有所警觉,才会吩咐郭敦出来向李未央示警。只不过,齐国公觉悟的稍微晚了一步,李未央淡淡一笑,神色从容,吩咐赵月道:“既然不让你出去,那就闹点事情出来,让所有人都瞧见太子的所作所为,不就行了吗?然后,一切按照原计划行事。”

        赵月听到这里,立刻明白过来,她微微一笑道:“是,奴婢这就去办。”说着她再一次转身离去。那军士这一回照样的在门口拦着,却突然听见赵月扯起嗓子叫了起来:“哎呀,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动手动脚?”

        众人听到这一嗓子,齐齐向花园门口看来。那军士面上一白,随即怒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赵月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样,奔向了花园之中,那军士连忙要拔剑拦住她,可是赵月的身手岂是他能拦得住的?转瞬之间她衣袂翩飞,跌落花园之中,然后扑倒在李未央的脚下道:“小姐,你瞧!”

        李未央看着她,冷声道:“你这贱婢,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失礼,没有瞧见这么多的贵客在饮宴吗?”

        说到这里,太子、齐国公和静王已经送了那宣旨的太监出来,所有人都是一愣,太子的脸色立刻有点不悦。

        赵月用袖子掩面,仿佛受了委屈:“小姐,奴婢奉了命令去取您特意准备的寿礼来给众人欣赏,谁知就被这军士拦住了,他动手动脚的不说,还说是太子殿下命令他在花园中守着,不允许任何人出入!不由分说,您瞧,他竟然还向奴婢动手。”说着赵月一翻手腕,露出手背之上的抓痕。按照那军士的武功,当然伤不了她,这是她故意留下的“证据。”

        李未央闻言轻轻蹙眉,随即看向太子道:“殿下,您怎么可以纵奴行凶呢?”

        太子冷冷看了一眼那追进来的军士,那人立刻跪倒在地,“请太子殿下恕罪,属下办事不利。”

        太子挥了挥手,道:“罢了,退下去吧。”

        齐国公看到这一幕,心头已经证明了刚才那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禁皱眉道:“太子殿下,您今日是来饮宴的,为什么要带这么多的士兵前来,又为什么要封住花园不让人出入,这是什么道理?”

        太子微微一笑,刚才不过是个试探,若非你们心中有鬼,何必如此恐惧不安呢?他心中越发肯定郭衍就藏在郭家,打定了主意要搜查,面上从容地道:“齐国公不必惊慌,实在是我刚才得了别人的奏报,说到刺客闯入了齐国公府中。”他这样一说,众人都愣住了,尤其是那些娇滴滴的小姐们个个花容失色,立刻有人追问道:“太子殿下,那刺客真的就在这府中吗?”

        太子点点头,一脸担忧:“自然,正是因为有人瞧见那刺客翻进了齐国公的院墙,所以我才命了这么多的护卫守在花园门口,不让陌生人进出。”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哦?这么说太子殿下命人站在门口,是为了保护在场的诸位了?”

        太子面上笑了笑,不动声色道:“自然如此,毕竟这是陈留公主的寿宴,我既想抓住刺客,又不想惊扰了诸位,所以才会让那么多人守在花园门口,一来防范刺客,二来,也是想要寻找机会捉住他。”

        李未央眸光如冰似雪:“既然太子这样说了,那不知可否将我的四哥还回来呢?”刚才李未央已经得到消息,郭敦意图从花园后门离开,却被太子拘禁起来,果然可以说是准备周密,不允许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

        众人一听,面上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刚才四公子急匆匆的退了出去,不是去旁边的厢房换衣服吗?见众人目光都看过来,太子就是一笑道:“四公子刚才是喝多了,我才吩咐人将他扶了下去,并无他意,若是郭小姐不信,大可以现在就去厢房看一看四公子是不是在那里呼呼大睡呢?”

        李未央才不相信这个说辞,郭敦根本没有喝醉,他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去后院报信,但是这个话当然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李未央还没有说话,只听见郭澄微微一笑道:“太子一番好意,郭家心领了,只不过若是真有刺客,自然有我们府上的护卫将他捉拿,太子是客人,就不劳您费心了。”

        太子叹息道:“这一次受伤的人是我的皇弟,我怎么能够袖手旁观,三公子不必与我客气。”

        李未央瞧见这个场面,知道太子是打定主意要搜查,不过,她等的也就是对方踏入局内,当即看了一眼齐国公,随后沉声道:“殿下意欲何为呢?”

        太子面上似是十分为难:“既然刺客出现在郭府,当然是将郭府整个搜查一遍,只不过陈留公主的寿宴,我实在不忍心破坏啊。”他这样说着,旁边立刻有人道:“太子殿下,捉拿刺客也是为了众人的安全,若是让他留在郭家反倒是伤害了陈留公主,不如就在郭家搜查一番,永除后患!”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有不少人站起来响应,说起来也很容易理解,这毕竟是别人的家,搜查了也没有什么大事,若那刺客真的在郭府,他们才会有危险。

        齐国公心中一紧,他已经知道太子是为什么来了,也猜到晋王殿下遇刺和这刺客藏匿在郭府之中的联系:“这么说来,太子殿下是要带人搜查我齐国公府了,若我说不可以呢?”

        太子常侍阮萧山淡淡一笑道:“齐国公总没有窝藏刺客的理由吧?难道你与他有什么勾结不成?啊,难怪这刺客先是在你齐国公府门前意图行刺,然后又躲进府中,真是没有想到……”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郭澄当即截断道:“请你谨言慎行,我齐国公府断然不会与那刺客有什么勾结!”

        太子大声道:“如此甚好,不如就请三公子向大家证明一下,郭家与此事无关吧!”

        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了郭家人的脸上,那神情之中有着怀疑,恐慌,以及不可揣测的恶意,这样的眼神,不禁让人如坐针毡。

        陈留公主缓缓地站了起来,她已经明白了一切,此刻不禁轻声叹息,若是郭家坚持不让人搜查,就是向人昭告这一次晋王的刺杀与他们有关系。可若是让他搜查,就相当于将郭衍平白的送给了对方。郭衍如今还是钦犯的身份,郭家窝藏了他,这比窝藏刺客还要严重得多,太子打的果然是个好算盘!陈留公主正要开口阻扰,就听到李未央语声缓慢地道:“既然太子殿下这么忧心大家的安全,那就不妨好好的检查一番,也好安了众人的心。”

        太子听了这句话,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有想到李未央完全不在意,随即他盯着对方,几乎以为李未央设下了什么圈套,可转念一想,郭衍如今可就在郭府,这李未央的所作所为只怕是要让自己心生疑窦,以至于不敢随便搜查,他把心一横,冷声道:“既然郭小姐已经同意了,那就开始搜查吧!”

        事实上,早在太子和郭家人说话的功夫,他的那些士兵已经向后院冲了过去,前后院之间负责看守大门的护卫坚守着,绝不肯轻易让出位置,为首的军官一声令下,那些士兵便拔出了寒光闪闪的长剑朝那些守院的护卫身上比划了两下,两方人立马缠斗在了一起,吓得无数婢女妈妈惊呼连连,还不断有人晕倒过去。太子毕竟早有准备,就在那些士兵冲过了第一道防线之后,便开始肆无忌惮进入郭家的后院好一通搜查。这些人不管不顾,见到人就搜查,还闯入院子里四处寻找着什么,甚至连仆从们的居所都不放过。

        一个蓝衣的婢女早已在后院等候已久,见状快步走到了为首的军士面前低声地道:“军爷,我知道你们要找的刺客在哪里。”

        那军官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目光凝起,眼前的这个婢女正是郭家二少夫人陈冰冰身边的福儿,原本她应该随着陈冰冰一起回娘家,可是今日她却借口回来为陈氏收拾东西,从后门进了郭府。旁边有婢女和妈妈们看到福儿竟然要为那些士兵带路,面色都变了,谁都想不到这福儿竟然会做出如此背叛主家的事。

        福儿并不理会其他人对她的怒目而视,一路领着士兵往后院的小院子走去,那是一处隐蔽的小院子,左右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前后只有三间屋子,看起来十分的简朴。早有士兵大声呵斥道:“你这丫头,怎么乱带路,这地方我们明明已经搜查过了。”

        福儿冷笑一声,走到假山之后,早有准备一般转动了一下岩壁的凸起,随即一块巨大的假山从旁滑了开来,福儿示意来两名士兵,将这两块假山石头往左右用力一推,让缝隙变得更宽广一些,就见到原本假山所在的地方露出了一块石板。福儿又在地上摸索了片刻,上一回她只是远远瞧见,并不十分肯定,如今找起地方来还有几分费劲,足足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才找到关键所在,轻轻一击,青砖竟然突然分开为两截,露出了一截长长的地道,那地道十分的光滑,建有重重台阶,足足有数百级,隐隐可见其蜿蜒曲折,不知通向何方。

        福儿得意地一笑道:“只要穿过这条地道,便是刺客的所在!”

        在院子里面看到这一切的婢女和妈妈们,面色都是十分的惊慌不安,她们没有想到,福儿会出卖郭家的主人,更没有想道这里竟然真的有一条地道!这下祸事可是闯大了!福儿指着这地道,大声道:“你们还不进去?干站着等什么?”

        那军官面上露出一丝冷笑,便一挥手让十名士兵鱼贯而入,一路进了那地道之中,就在这时候,众人只瞧见郭家的主人和其他的宾客们都赶到了这里。

        太子见状,微微一笑道:“想不到郭府竟然还有如此隐秘的所在。”

        李未央看到那地道已经被人发现,面上却并没有露出太子期待的惊慌之色,不过笑容恬淡:“瞧太子这话说的,谁家没有地道呢?”

        太子冷笑道:“是啊,哪家都有地道,却并不是谁家都能藏着刺客的。”他的话音刚落,从地道之中陡然传来一声尖叫,太子面色一变,急忙道:“出了什么事?”

        众人都向那地道瞧去,却见到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士兵灰头土脸地爬了上来,哭丧着脸道:“太子殿下,这地道里有机关,刚才我的人一进去就踩到了机关,掉进了坑中,把腿都摔断了!”

        太子哪里想听这些,厉声道:“我问的是里面有没有抓到刺客?”

        那士兵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音颤抖道:“太子殿下,里面什么都没有!”

        太子脸色突然就变了,而那福儿却一下子脸色煞白,失声道:“不,这不可能,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李未央却是轻轻一哂道:“是啊,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这里面储藏着可是冬天留下来的冰块,专门用在夏日里镇西瓜的,难道你们没有瞧见吗?”声音不大,周遭听见这话的几个人,都是心头一凛。

        众人不知所以,闻言不禁失笑,原来这地道里面竟然是一个地窖,里面藏着的是去年的陈冰,凡是大户人家总有这样的地方,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未央又道:“哦,除了冰,还有四十坛酸辣白菜。太子殿下想要尝一尝吗?”

        太子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差点没被李未央不阴不阳的几句话气得背过气去,目光阴冷地盯着士兵道:“真的什么也没有?”

        那士兵连连叩头道:“是,殿下,已经查看过,真的什么也没有。”

        李未央目光冷淡地瞧了福儿一眼:“怎么?太子殿下是想要查找刺客吗?可惜这是我郭家的地道,却不知道这丫头竟然带人到这里来,她是二**身边的丫头,前些日子闯了祸被关了起来,刚刚放出来,一时疯了也是有可能的,可怜你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相信她,哎,真是可惜,白费了功夫。”

        她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太子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一个眼色过去,那领头的军士大喝一声:“这贱人分明是故意蒙骗咱们,实在该死!”说完,毫不犹豫上去,手起刀落,福儿尖叫一声就要躲开,赵月动作很快,及时一挡,打偏了一点剑尖。正因这一偏,福儿被这一剑砍中了肩膀,倒在地上喘息了半天,兀自睁大眼睛,哀嚎不已。军士还要上去补刀子,却被赵月阻拦了,李未央微笑看着痛苦不堪的福儿,道:“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杀人灭口么?”

        太子心头更加恼怒,几乎恨不能把李未央一剑杀了,可惜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隐忍自己的情绪,只是冷声地道:“其他人呢?”

        为首的军士道:“回禀太子,属下兵分四路已经去查看了,一会儿就有消息传来。”

        太子冷哼了一声,他们的计划不会泄露,一定是郭衍预先得到消息隐藏了起来,可郭府四周他也都派人围得水泄不通,根本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就不信会什么都找不出来!

        很快,负责搜查前院的人匆匆而来,跪倒在地上:“太子殿下,属下已经仔细的搜查过,未见刺客踪影。”一路、两路、三路这么说,最后连第四路检查的人都回来了,面上都是十分的难看,显然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太子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状况,他咬牙道:“你们可真的查清楚了?的确没有刺客?也没有其他东西?”他在说其他东西的时候咬住了重音,李未央冷冷一笑,面无表情地看着。

        士兵们都低下了头,不要说是仔细,他们连郭家整个地皮都翻了起来,那些个犄角旮旯的地道都一个不落的找到了,可惜,不要说郭衍的人影,就连一根鸡毛也没有找到。

        齐国公心头微松,冷冷地道:“太子殿下,你带着这些人闯进我家内院,又无中生有的编造罪名,说我家藏匿刺客,殿下啊殿下,你这是意欲陷害忠良!现在什么也没有查到,我倒是要问你一问,带着些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太子面色一变,随即笑道:“国公爷莫要恼怒,我这也是想要为皇帝捉住凶手,有人密报说亲眼瞧见那刺客翻墙进来,我是怕惊扰了诸位才派人搜查。”

        齐国公冷笑:“太子殿下真会说笑,若是那刺客真的进来,又怎么会找不到,若是殿下想要捏造什么莫须有的罪名,不妨现在就和我上殿去面君,也好在陛下面前证明我的清白!”

        太子心头恼恨到了极点,面上却是极为懊恼,连声道:“不敢不敢,齐国公莫要怪罪,是我一时太过心急了。”事实上为了找到郭衍,太子的这些士兵可以说十分的卖力,哪怕是假山的缝隙都已经一一检查过了,而齐国公的书房更是按照太子事先的吩咐,整个搜查了一遍,确实什么也没找到。

        齐国公笑容更加冰冷道:“对了,我夫人的卧房,女儿的闺房,还有我母亲的院子,恐怕还没有搜查仔细吧,要不要我带着大家去好好看一看,把那些藏在卧室里的地道都给你们翻出来,让你们好好瞧一瞧,可好吗?”

        他这样说着,太子知道事情不妙,恭敬道:“齐国公不要生气,我这也是情急之下没有办法。”

        齐国公嘲讽地笑了两声:“我们郭府历来忠于陛下,家中的地道是很多,但是都是用来存放一些没有用的东西,谁家没有呢?太子殿下若是以为我们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刺客,不妨将郭家的屋子都给拆了,好好检查一遍,免得将来有什么遗漏!”

        “哈哈,”太子干笑两声,“国公爷真会说笑。”

        齐国公沉下了脸,打断了他:“谁在说笑!今天是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才会让你们搜查,可却什么都没有搜出来!我堂堂国公府成了什么人都可以搜的地方!殿下,搜也已经搜了,难道你还真的要掀了郭家的房子,在这里放一把火吗?”

        这就是在说太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意图杀人放火了,这罪名太子可承受不起。他连忙笑了笑,神色十分勉强道:“是我行事不周,改日必将登门道歉,请国公爷和郭小姐见谅。”说着,他吩咐领头的军士道:“还不撤下?”

        军士犹犹豫豫的,仿佛不想听太子的话,他凑到太子的耳边,低声说道:“都到了这一步,若是搜不出人恐怕传出去不好听。郭家的地道都是一个套一个,依属下看,不妨从这条地道挖进去,说不准还是别有洞天的。又或者对方刚逃不久,不妨将这方圆十里都搜查一遍,定能找到刺客,让他没处可躲。”

        郭澄见到这位军士,神色阴冷:“唐将军,若是我没有记错,你是禁卫副统领之一,职责是拱卫京师,却没想到你成了太子殿下的私人护卫,他一声领下,你就丢弃了皇家的使命,带人到我郭府里来胡作非为了?”

        那唐尧听了这句话,脸色顿时一变道:“三公子不要胡言乱语,我不过是奉命来搜查而已。”

        郭澄似笑非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劝在场各位大人也好好管教一下身边的仆从,免得一不小心,这唐将军就会捉了你们的子侄硬说是犯人,然后治你们一个伙同谋逆的罪名!”

        唐尧一惊,他没有想到这郭家的人嘴巴竟然如此的厉害,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他想到这里立刻后退了一步,闪到了城亭侯周贞的身后。

        齐国公却不准备就这样轻松的放过他,他语气淡漠道:“城亭侯,我倒想好好问问你是怎么管理这十万禁卫的!怎么让你的副统领到我郭家来随随便便的搜查,又或者,唐将军是受了你的命令,特意跟随在太子身边的吗?”

        他这么一说,连城亭侯周贞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他手上有十万禁卫,负责拱卫大都,守护皇室,唐尧是禁军的四位副统领之一,自然要听从周贞的号令,只不过这一回,唐尧奉太子之命搜查郭府,其实城亭侯是默许的,因为他早已觉得郭家声势太大,如今又没了陈家在一旁帮衬,是时候来分一杯羹。但这些话终究不好放在台面上讲,若是被陛下知道,必定疑心他和太子有什么勾结,不,甚至可能怀疑到秦王殿下的头上,这么一来,本来只是想要坐山观虎斗,就被一起拖下水了。城亭侯立刻瞪了唐尧一眼,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还不跪下向国公爷请罪!”

        唐尧立刻跪倒在地,把头埋得低低的,心头第一次涌上惶恐。

        太子脸上已经是极度难堪,今日这样空手而归,父皇知道一定大发雷霆,再加上在城中搜查扰民,恐怕他回宫后会有苦头吃……心头掠过皇帝那一张阴沉莫辨的脸孔,太子心头一阵战栗,勉强道:“既然刺客不在郭府,那我这就告辞了。齐国公也不要恼怒,今日是我们失礼了,改日一定向你赔罪!”

        齐国公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太子一眼,太子面上难看,狼狈地带着人离去了。众人看到这一幕,面上都有些讪讪的,尤其是刚才那些撺掇太子搜查齐国公府的人,更是灰溜溜地也一同离开。

        齐国公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对自己微微一笑,神情十分的平静,齐国公一直捏着的心,这才松了一口气。等到郭府将所有的贵客都送走了,齐国公连忙问道:“你二哥在哪里?”

        李未央眼神清澈:“就在刚才,我已经将二哥转移到了别处,父亲你且放心吧。”

        齐国公听到这话,却很快又觉得奇怪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太子要搜查国公府的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平静地道:“我从很早开始就防这一日了,等到晋王殿下遇刺,太子吩咐禁军**大都,我就知道太子一定想要搜查整个齐国公府。”其实,应该是更早之前……

        齐国公点了点头道:“那你二哥现在?”

        李未央转头向赵月吩咐了两句,赵月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进入地道之中,不过小半个时辰,竟然和郭衍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齐国公面上一变道:“刚刚那个士兵不是已经搜查了地道了吗?”

        李未央只是轻声回答:“这就要多亏了旭王殿下了,他在我们郭府不知道挖了多少层,一道门套一道门,就跟迷宫一样,莫说是那些士兵把房子拆了,就算是掘地三尺,也未必能把二哥找到。”唐尧所谓的继续挖掘,若是没有人指引,也绝对找不到郭衍。

        郭夫人上前仔仔细细地看着郭衍,眼中涌出了泪花,“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刚刚被人放出来的郭敦快步走过来,他一把提起跌坐在地上的福儿道:“你为什么要帮着外人来害我二哥?”

        福儿整个人瑟瑟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郭澄连忙道:“郭敦,你先放开她。”

        郭敦恼怒地一把将福儿摔在地上,福儿的骨头都快被摔碎了,只能硬生生地忍着不哭出声来。郭夫人摇了摇头道:“真没有想到,冰冰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衍儿毕竟与她夫妻一场,竟然丝毫不顾旧情,让这个丫头来害自己的丈夫!”

        李未央叹息了一声,却是开口说道:“母亲认为是二**做的吗?”

        郭夫人一愣,随即猛地转头看向李未央道:“嘉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郭衍的身上,她轻声道:“二哥,你觉得二**是害你的罪魁祸首吗?”

        郭衍面色沉寂,他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福儿。

        郭夫人听到这话,越发的奇怪了,她上前一步,定定地看着李未央道:“难道这件事情还另有别情?嘉儿,这里都是自家人,你为何不将一切的实情说出来。”

        众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未央,却突然有人朗声道:“她不愿意说,便让我来说吧。”转过头来,便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斜倚在假山之上,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熠熠闪光,异常俊美的面容顿时叫在场的众人都黯然失色了,正是旭王元烈。

        ------题外话------

        大家问我,挖坑埋死谁,接下去看会知道的,这条线稍微长点,一个个解决掉。

        PS:给个提示,太子来郭府,真正要找的不仅仅是郭衍哟\(^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