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5 殊死一搏

    庶女有毒

    245 殊死一搏


        李未央的目光在元烈的面上扫了一眼,语气却十分平静:“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请二**来,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只觉得她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似乎流露出一丝极端复杂的神色,他蹙起了眉头,眼前这件事分明是很清晰了,为什么嘉儿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他犹豫了片刻,出于信任,点头道:“既然嘉儿这么说,那咱们就请陈家人来,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

        李未央不再开口,郭夫人的目光愈发的疑惑,可是,无论她如何询问,李未央都没有透露一个字。

        一个时辰之后,陈灵、陈夫人以及陈冰冰一同到了郭府。婢女送上了茶,随即便全都退了下去。齐国公看着陈灵,开口道:“尚书大人,这一回请你来可知道是为了何事吗?”

        陈灵面上掠过一丝惊疑,难道郭家是为了追究这一次陈留公主大寿,他们没有来祝寿的过错吗?可是,郭陈两家如今已是彻底的交恶,他们陈家不来,郭家又有什么理由置喙?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可是看到旁边面色苍白的女儿,陈灵咽下了这口气,脸上勉强带了一丝笑容道:“郭兄,今日我是另有要事,才……”

        齐国公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灵疑惑地和陈夫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道:“那么郭兄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特意把陈家人请到这里来……心高气傲的齐国公难道要对陈家人低头吗?就算如此,他也该只请陈灵一人,为什么要把其他人一起叫来?陈灵心头更加觉得奇怪,可是他在齐国公的脸上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他顿了顿,继续问道:“还是为了郭衍和冰冰的事情……”话没有说完,陈冰冰却心头一跳,猛地抬起了头来。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道:“把人带上来吧。”立刻有护卫将一名女子扭送了上来,那女子跌倒在地上,却是一言不发,面色惨白的模样。陈夫人一下子认出了此人,不禁失声道:“福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福儿低下头,却是不敢去瞧陈夫人,肩膀上还是血流如注,狼狈不堪。

        陈冰冰最为吃惊,看了一眼自己的贴身婢女福儿,又看了一眼齐国公,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惊疑。

        齐国公冷声道:“我想这个婢女你们应该是认识的,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陈灵当然知道,这福儿是陈家当年给陈冰冰陪嫁的心腹婢女之一,从小在冰冰的身边长大,如今又为什么会是这副姿态出现在郭府呢?陈夫人不禁沉下脸,呵斥道:“贱婢,难怪从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李未央目光冰凉,声音却十分柔和,叫人听不出她的半点心思,道:“陈夫人不必动怒,今天在公主的寿宴之上发生了一件事,陈夫人想必还不知道吧。”

        陈家人的面色更加疑惑,显然还不知道郭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郭夫人神情难得阴沉不定,道:“今天本来是公主的寿宴,可是晋王殿下却突然遇刺,又有人说起那刺客逃进了郭府,为此太子招来禁军将整个郭府搜查了一遍。”

        陈灵心头一惊,向齐国公道:“此事当真么?”

        齐国公深深吸了一口气:“不止如此,就在太子搜查刺客的时候,这丫头突然跑了出来,告诉那些禁军说我们郭家窝藏了郭衍在府中,并且还亲自为他们带路,一路找到了地道,指正我郭家窝藏钦犯之罪!”

        陈灵额角青筋暴露,突突地跳着,他迅速转头,盯着福儿厉声道:“贱婢,你真的做了这种事!”

        福儿突然失声痛哭,伏倒在地哀戚道:“奴婢也是为了二少夫人着想,少夫人自从回到陈家中,整日里都无法安枕,天天是以泪洗面,奴婢实在是气不过……”

        陈冰冰猛地站了起来,脸色惨白地给了福儿一个耳光,直打得她半边脸都偏了过去,难得疾言厉色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难道我让你去陷害自己的夫君么!”

        福儿咬牙,却是一言不发。

        郭夫人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对陈冰冰也产生了一丝难以压抑的怀疑,冷声道:“冰冰,你为何还要惺惺作态!这婢女分明就是听了你的吩咐才来指正郭衍,我实在想不到,你竟然恨郭家恨到这个地步!窝藏钦犯——亏你说得出口!这钦犯可是你的丈夫!你的心肠,当真就如此的狠毒,非要我们全都命丧于此,你才高兴,你才解恨么!”

        郭夫人一字字一句句如同刀锋一般,戳得陈冰冰心头溅血,她泪如泉涌,不敢置信道:“母亲,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两年来我何曾有半点不尽心力?是,我是怨恨纳兰雪,我是不希望再见到她,可是郭衍是我的夫君,我为什么要害他,郭家是我的夫家,我又为什么要害你们,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毕竟我还没有离开郭家,我还是郭家的一份子,不是吗?”

        郭夫人冷笑一声道:“是啊,我也相信你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若不是因为有你的指示,福儿何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她一个区区的婢女,怎么有这种胆子!”

        郭夫人这一席话说出来,陈家人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陈灵对着福儿恶狠狠道:“你老实交代,可是你家少夫人吩咐你这么做!”

        福儿只是大声痛哭,却是坚决不肯再说什么,一副委屈的模样。众人见她这样,不免都怀疑福儿碍于众人都在场,不敢背弃自己的主子,所以才一力承担下来。现在受到逼问,她又不禁害怕起来,才会一言不发。郭澄上前一步,目光如炬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不肯交代一切,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大厅!”

        福儿浑身一抖,牙齿开始打颤,目光惊恐地看着郭澄道:“三……三少爷,奴婢……奴婢……”她的话没有说完,郭澄已经厉声道:“你还不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儿像是终于忍受不住,一下子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大声道:“是!是少夫人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奴婢是没有法子呀!”

        陈冰冰听了这一句话,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福儿,失声道:“你……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何时要你去害我的夫君!”她仿佛独自站在黑暗中,这个世界如此的寒冷,叫她几乎承受不了。

        福儿却是哀哭不止,头在地上叩地砰砰作响,泣道:“少夫人,奴婢不想背叛你,可是奴婢也怕死!你从前那么喜欢二少爷,如今就更加的恨他,得不到他也不肯让纳兰雪取代了你的位置,所以你才会这么做!”说着,她转过头,额前已经是鲜血淋漓,不断地哀求道:“老爷,夫人!奴婢真的是无可奈何,奴婢也曾好好的劝说过二少夫人,可是她根本就不肯听从奴婢的劝告,奴婢是什么身份,又怎么能阻挠主子的决定呢,所以,奴婢拼着一死,也只好替主子跑这一趟了!”

        李未央看着福儿唱做俱佳的表现,却是淡淡一笑道:“哦?事情果真如你所说吗?”

        福儿看着李未央,只觉得那冷眸之中透出了一丝寒光,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随即鼓起勇气道:“小姐,奴婢绝不敢说半句谎言,这一切的确是二少夫人吩咐奴婢所为呀!”

        陈灵气得浑身发抖,他转过身去,狠狠给了陈冰冰一个耳光:“不要脸的东西!”

        陈夫人心疼地搂过完全失神的陈冰冰,怒斥道:“你这是干什么,糊涂了吗!”

        陈尚书冷笑一声道:“夫妻之间的纠纷,本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她却闹到这个地步,简直是贻笑大方!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现在还敢指责我!当初若非是你一力支持她,她又何至于在家里哭闹不休,绝食三日,非要嫁到郭家不可!嫁过来之后,不好好做人家的儿媳妇,却总是追究过去的事情,这也就罢了,不思悔改,竟然还命自己的婢女来陷害人家,难道真的要闹得夫妻离散,家破人亡,她才开心吗!这样的蠢东西,怎么会是陈家的女儿!”

        陈灵字字如雪,酷寒如刀,陈冰冰看着向来疼爱自己的父亲一副疾言厉色的模样,却是完全的呆住了,她实在是想不到事情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指责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她顾不得和陈灵解释什么,一下子扑到福儿的身上,死死抓住她的衣袖道:“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何时吩咐你做这样的事情!”

        福儿被她摇晃得脸色越发苍白,似是十分惊恐道:“二少夫人,奴婢一心为您,现在您可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

        陈冰冰不懂福儿为何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在了她的身上,她从来没有吩咐过对方去陷害郭衍,更加不曾让她在陈留公主大寿的时候回到郭家。她真的十分震惊,究竟是什么人给了福儿好处,竟然能让她如此反过来陷害自己。电光火石之间,过去的一切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凄厉道:“福儿,你早就背叛了我!现在,你是和外人联合起来陷害我!”

        郭家的其他人却是并不相信陈冰冰的表现,其实也不怪他们,郭夫人已经给了陈冰冰太多的机会,一次,一次,又一次,偏偏陈冰冰都让她失望了,以至于这一回她再也没办法相信这个儿媳妇。不错,过去的陈冰冰的确天真美丽,温柔善良,又十分的活泼,很是讨人喜欢。可是自从纳兰雪出现,陈冰冰就已经变了,她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么的善良,为了驱逐纳兰雪,她做了很多的错事,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开始讨厌她,希望郭家与陈家的这桩婚事从来都没有成真过。事到如今,郭夫人已经不再相信陈冰冰的任何一个字了,陈冰冰丢下了福儿,扑倒在了郭夫人的脚下:“母亲,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她的眼中满是悲伤,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衣襟,神情也是无比的痛苦,她想喊什么,可是嗓子已经哑了,怎么也喊不出来:“过去我的确做错了事,可是这一回,真的不是我!母亲,你相信我!”

        郭夫人垂下了眼睛,看也不看她一眼。陈冰冰转过头,又抓住了陈留公主的衣摆,绝望地道:“祖母,看在冰冰这么久来服侍您的份上,为我说一句话吧!”

        陈留公主无奈地看着她,陈冰冰年轻的脸上竟也透出苍凉之色,一只手向着她伸出来,满是祈求……陈留公主摇了摇头,终究只是开口道:“冰冰啊,你太让祖母失望了。我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郭家若是倒了,你陈家又岂能长久呢,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你可真是个傻孩子!”

        陈留公主这么说着,已经是一副绝对不肯相信陈冰冰的模样。陈冰冰无奈,转眼瞧见江氏站在一旁,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膝行过去,死死地攥紧了江氏的裙摆道:“大**,我是无辜的,你相信我!”

        江氏怔怔地看了许久,嘴角忽然有一丝怜悯。不管陈冰冰做错了什么事情,江氏觉得自己都能够原谅她,因为同样是女子,她可以体谅对方那种心情。没有一个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夫君心中思念着他人。但这一次她真的做得太过分了,以至于如今祖母和母亲都不肯再原谅她,她又如何说自己相信对方呢。所以她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挥开了陈冰冰的手。

        陈冰冰没了支撑,一下子跌倒在地。她的目光在郭家每一个人的面上扫过,原先直冲头顶的悲愤此时都消退下去,比方才更深却更平静的一种绝望慢慢笼罩了她,因为没有一个人出声,没有一个人看她,没有一个人说相信她。此刻她已经是孤立无援,绝望到了极点,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有脚步声在耳畔响起,猛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李未央将陈冰冰从地上扶了起来,柔声道:“二**,我相信你。”

        陈冰冰看着李未央,她万万想不到,此刻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人竟然是一直维护着纳兰雪的小姑子。为什么,李未央不是十分同情纳兰雪吗,现在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口帮助自己呢。陈冰冰看着李未央,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李未央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冰冰道:“二**,你先站起来,坐到一边去。”

        陈冰冰抓住了李未央的手道:“你真的相信我吗?”她的眼中充满了绝望,李未央此刻就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神色平静道:“是,二**,我相信你。”

        陈夫人赶紧过来将陈冰冰搀扶到了一边,看着李未央的神色之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感激。她没有想到在郭家居然还有人能为自己的女儿说话,说实话,到了现在连她也不敢确定陈冰冰是否真的无辜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对郭衍那是十分的痴情,人若是用情到了极处,做出什么样的傻事,都是不奇怪的。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轻轻地一叹:“母亲,我相信二**虽然糊涂,但却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

        郭澄不禁开口道:“可是,铁证如山!”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三哥,我说相信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深爱着二哥。”纳兰雪是情敌,所以陈冰冰才会动了除掉她的心思。可是郭衍呢,陈冰冰心心念念的要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以绝食相逼。可见她对郭衍爱得极深,嫁进来两年,陈冰冰做尽了一切,只为了让郭衍开心,为了让郭家的每一个人接纳她。这样的一个人,你可以怀疑她心思毒辣,也可以怀疑她不择手段,更可以怀疑她不是一个好人,但你绝不能怀疑她对郭衍的一片真心,这才是李未央相信她最重要的理由。所以,李未央看着众人,目光冷淡道:“就凭着二**对二哥的那一份真情,我相信今天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众人听到这里,神色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郭夫人摇了摇头道:“不,嘉儿,你只是猜测而已,你二**做的糊涂事也不止这一桩了,这福儿可是她的婢女,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教唆这丫头做出这种事来呢。”

        李未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究竟是谁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非要将郭家置于死地不可呢。”

        郭夫人听了这句奇怪的话,只是看着李未央,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纯黑瞳子,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却没有回答众人的疑问,她只是看着门外,静静地道:“二哥,我想你应该知道一切,对不对。”

        门外,果然见到郭衍缓步走了进来。

        陈家的人见到了郭衍,面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陈冰冰,她盯着郭衍,泪如雨下,几乎是已然痴了。郭衍看了陈冰冰一眼,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神色极为凝肃:“是,我知道今天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元烈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在李未央阻止他说出一切之后,他目睹着眼前发生的经过,突然就悠然叹了一口气,却瞧见李未央微微一笑:“二哥,你愿意把一切都说出来么?”

        郭衍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早也应该做一个了断了。”他这句话说完,便吩咐人道:“去将纳兰姑娘请来。”

        郭夫人听了,面色顿时变了:“衍儿,你这是做什么?”让陈冰冰和纳兰雪坐在一块儿么,这简直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两个人如今已经是势同水火了。郭夫人这么想着,刚要阻止郭衍,却见到他向自己摇了摇头。

        郭衍神色凝重,认真道:“母亲,如今的局势,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希望你不要阻止。”

        郭夫人神色愕然,随即便沉默了。郭家的每一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此刻在这大厅之中,是一片的死寂,就连那福儿也是瑟缩在那里,一个字都不敢说了。不多时,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纳兰雪出现在大厅门口,她满身白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她只是向厅中的众位长辈从容行礼,随后她便看向郭衍道:“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郭衍深深地望着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复杂,他开口道:“是,我今日有话要说,你坐下吧。”

        纳兰雪坐到了一边,却是离陈家人远远的,神色十分的平静,让人丝毫也瞧不出那一双静谧的眸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都到齐了,元烈的目光在众人面上环视了一圈,却是轻轻一笑,看来这一场戏,今天终于演到了最**。

        在众人的沉默之中,郭衍终于道:“那一年,我在战场上受了伤,又和自己的副将失散了。不得已,只能乔装打扮,化妆成普通的士兵,想要找一户人家养伤,后来收留我的,就是纳兰雪。在那三个月之中,我逐渐喜欢上了她,并且向她表白,原以为她不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刀口舔血的人,可是最终她的回答却让我欣喜若狂。短短的相处,我们就已经私定了终生,这件事情,后来被纳兰家发现了,让我意外的是,纳兰老爷并没有责怪我,他默许了我和纳兰雪的婚事,只不过特意嘱咐我,不可以负了她的女儿。为了让纳兰家放心,我写了一纸婚书,保证一年之后,将会来迎娶纳兰雪,后来因为战事紧急,我就匆匆回到了军营之中。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除了写信报给父母亲知晓外,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我急忙赶回了大都,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冰冰非要闹着嫁给我的事情。”

        当郭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已经带了一丝说不清的自嘲:“当时我闹得很凶,死活也不肯迎娶冰冰。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意图想要离开郭家,去寻找纳兰雪,可是就在那一天却是被母亲发现了。我以为她会责怪我,甚至告诉父亲,可她只是替我整理了行装,又塞给我银票,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纳兰姑娘,不要辜负她,不管在何处生活,都不要再回到大都来。等我策马走出了二百里,到了天亮的时候,我才猛地惊醒,不能就这样离开大都,母亲可以放我走,是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他们是出于一片爱子之心,同样的,我对郭家也负有责任,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必须为他们着想。我爱纳兰雪,可是我也爱郭家的每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亲人,因为我而受到责难。所以,我给纳兰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不能再娶她了。而后我就回到大都,迎娶了冰冰,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陈冰冰看着郭衍,那神色之中似乎有说不清的痛楚。

        纳兰雪神色平静,她可以理解郭衍当时的心情,也可以想象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可是,她依旧不能原谅他。正因为这份不原谅,才促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如今,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李未央看着郭衍,忽而笑了,她五官十分的美丽,鲜少有尖锐的表情,可是此刻唇角轻轻一扬,却是笑得异常冷酷。在那冷酷的笑容之中,薄唇扯出优美的弧度,一字字尽是冰凉:“二哥,害你的人是谁?”

        郭衍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垂下了眸子,一言不发。

        “二哥,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猜你就知道了一切,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说,是因为你对这个人十分的愧疚。你——早就猜到是谁吧。”

        郭衍叹了一口气,他几乎不能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是直到今天,他才敢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未央缓缓地走了过去,长长的裙摆在地面上划过,她平视着对方,冷声地道:“二哥,我希望你将一切都说出来,将你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李未央,就连郭衍也不禁颤动了一下。

        郭夫人充满疑惑地看着李未央,她根本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突然这样逼问郭衍,她开口道:“嘉儿,你究竟和你二哥说什么,为什么我都不明白呢?”

        李未央转过了头,她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甚至隐隐压抑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愤怒,她开口道:“能够让二哥如此愧疚的人,能够让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的人,这大厅上,还有第二个么!”

        众人的目光全部唰地一下落在了纳兰雪的身上,纳兰雪并没有被李未央的气势吓到,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小姐的意思,是在怀疑我吗。”

        郭夫人吃了一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道:“嘉儿,你这怀疑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未央却没有看向其他人,她只是盯着纳兰雪:“纳兰雪,每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当一切的**被拆穿的时候,至少要有承认的勇气。怎么,你敢做却不敢当吗。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纳兰雪呼吸一窒,随后静了下来。纳兰雪望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淡漠。很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世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好,那我想看看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说吧,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李未央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我才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骗我,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错了,从一开始你遇到我,为我治病,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不,或许还更早一些,从太医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到我的病情加重,到你遇到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是么。”

        郭夫人完全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就在不久之前,李未央和纳兰雪感情还是十分的要好,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可是现在李未央口口声声的指责,让郭夫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随即,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纳兰姑娘,嘉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纳兰雪轻轻地一叹:“郭小姐错了。”

        李未央扬眉:“我错了,哪里错了。”

        纳兰雪只是平和微笑道:“事实上早在草原之行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

        她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阴沉肃杀。

        李未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纳兰雪静静地望着她,脸上从始至终是带着笑意的。

        李未央又继续说下去,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镇定,但此刻缩在袖里的手指也在不受控制的握紧了,声音宛如缠绕在地底多年的种子,挣扎着终于浮出了地面:“你替我治病,然后寻来郭家,明明知道二哥已经娶了妻子,却还是转身就走,故意引起我对你的好奇,诱我追踪而去。然后,还安排了与裴徽的相识,故意和他联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让我以为裴徽意图利用你来打击二哥,打击郭家。接着,我信以为真地去收买你、安抚你,你接受了我的好意,又在我面前撕毁了婚书,自然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可笑,我竟然相信了你,还送给你一座药堂,这样,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大都。”

        就在李未央说话的时候,外头却突然轰隆隆的一声,突然响起了雷声,惊动了所有人,紧接着雨水轰然而下,像是要倾倒所有的愤恨一般。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词穷声哑,唯一一个说话的人,则是满腔恼怒。

        这时候李未央只觉得心头十分的愤怒,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可以欺骗她!从来没有!可是偏偏她却相信了纳兰雪,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平静得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她的声音越发冷凝:“为了取信于我,你确实花费了一番心机,甚至不惜让那裴徽来陪你演戏,好一出苦肉计呀,使得我主动将你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然后,便是五哥的受伤,甚至连那逍遥散都在你们的预料之中,你们的计划一步一步地推动着我,让我鬼使神差地去请了你,一点点地主动去靠近你。这心思的把握,分分寸寸丝毫不差,如此缜密,实在是叫我叹服!”

        郭夫人完全愣住,她看着纳兰雪,实在想不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一个阴谋,一个陷阱,而且这纳兰姑娘,根本不像是这样心急叵测的人啊!然而,李未央要说的不止如此。

        “等你为我五哥治好了病,我自然会对你感激涕零,原本的三分好感,也变成了八分。这时候,你再故意设计陈寒轩上门挑衅,让我二**知道一切,依照陈冰冰的性格,她会做出什么来,其实早就已经很明显了。你让这个丫头——”说着,李未央的手指指向了旁边一直不做声却面色惨白的福儿,道:“你让这个丫头在二**的身边不断的挑拨离间,疏远二**和郭家之间的关系,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变成她的敌人!然后便可以诱使二**对你动手!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二**只是驱逐你出京,她并没有想要你的性命,如果她真的想杀你,凭借陈家的财力,哪怕有我护卫的保护,你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更何况还那么巧合,居然让你遇见了元烈!一次一次逃脱!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才能安排的如此天衣无缝,不露痕迹!”

        纳兰雪淡淡地一笑:“不是天衣无缝,不露痕迹,而是刚开始,你就对我产生了同情,所以你相信我,不是么。”

        李未央想要冷笑,可惜唇角还没有扬起,就变成发不出声音的一记叹息:“是,接下来就是你受了重伤,让我对你的同情一下子攀到了巅峰,与此同时,我也就更加的怨怪二**,不能原谅她。站在我的角度,我本可以不参加这样的事情,可是人都有怜悯之心,都有义愤之心,或许,你正是挑动了我那一颗心的人,以至于我完全站到了你这边,甚至一叶障目,看不到二**的痛苦和挣扎。再然后,就发生了二哥的事,他被人构陷,说是他杀了主帅,又带着十万人意图叛逃。是你们逼着他回到大都,又一步步地逼着他藏回郭家。”

        “哦,对了,上次那一件事,在别院里你刚刚见完了二哥,随即便有人搜查了那座别院,这事情做得太过明显,二**当然会怀疑你,误以为是你所为。你正可以反过来利用我的多疑,利用郭家对你的善意,将一切推到二**的身上,说她是因为嫉妒,才会诬陷于你。这样一来,我们对于二**的耐心也就消失殆尽了。等到二哥发现一切,知道你的委屈你的无奈你的痛苦,他当然不可能再和二**继续这段婚姻,等到二**离开,就是你动手的最好机会,我说得对么?”

        李未央一字一字,而那福儿却像是被勾起了什么恐怖的记忆一般浑身颤抖着,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纳兰雪轻轻地一笑,就在这时候,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电闪雷鸣的瞬间,闪电几乎照破了窗纸,仿佛连每一个人的心也跟着裂开了一般。倾盆大雨哗哗而下,只听见纳兰雪的声音极为沙哑,每个字都是从齿缝里逼出去的一般:“你说得不错,可是,你有证据么。”

        李未央笑了,笑容里是比纳兰雪更为镇定的冷漠:“其实早在太子搜查了郭府却是一无所获之后,你不就应该知道事情早已败露了么,又何必问我证据呢。”

        齐国公开口道:“嘉儿,你到底有什么证据?”

        李未央看向旭王元烈,元烈微微一笑,从袖中甩出了一封书信,“啪”的一下落在齐国公面前的桌子上。齐国公抽出了书信,仔仔细细地看完,面色却是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他看着元烈,声音有一丝颤抖道:“这……这是何物?”

        元烈只是一笑,眼神冰冷道:“这封书信本该在齐国公的书房被太子的禁军搜出来,好在我及时下手,悄悄地藏起了书信,以至于他们一无所获,你说,若是被太子发现了这封书信,郭家会如何呢?”

        郭衍咬着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看任何人,也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一般。

        齐国公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郭夫人充满疑惑地上前看了一眼那信纸的内容,陈留公主连忙道:“究竟是什么?”

        郭夫人的声音也在颤抖,道:“是国公爷和赫赫国君之间来往的密信,还有印信……”

        陈留公主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裂在地上,声音整个都在打颤,不敢置信:“你们说的是什么,怎么可能!”

        陈灵却是明白了一切,他目光冷凝地看向了纳兰雪,冷冷道:“看来,是这位纳兰姑娘将这封书信放在了齐国公府的书房,意图诬陷国公爷和赫赫有勾结。”这样就能解释郭衍为什么要谋杀主帅,甚至带兵叛逃了,这等于是昭告了天下,齐国公府有叛国之嫌!

        这句话说完,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端的凝重,每一个人都用极端陌生的眼神看着纳兰雪。尤其是郭夫人,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地步,所以,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身体摇摇欲坠。

        只听见李未央轻声道:“若要藏这封书信,这个人必须在郭府,若要知道二哥藏在地道里,这个人也必须在郭府!往日里书房守卫森严,寻常人很难得手。而事发之时,太子带着人来搜查刺客,所有的郭家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保护二哥,绝不会想到有人会趁乱在书房藏下这封书信,以至于给了纳兰雪可乘之机。她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将书信藏在了书房,意图让禁军找到!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在二哥身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举动,这就是最大的漏洞。我之所以不怀疑二**,是因为她并没有机会这样做,因为她早在数日之前就离开了郭府,试问她如何藏下这封书信呢!能够这么做的人,只有纳兰姑娘一个了!”

        李未央说到这里,声音已经是冰寒到了极点。此时窗外的风雨像没有明天一般的肆虐着,豆大的雨点敲打着窗户纸,让人觉得下一刻那风雨就会破窗而入。这个夜晚,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死寂,空气变得彻骨的冰寒,所有的人都久久不言。

        突然的,纳兰雪笑了起来,笑声悠然,接着一点点变成了自嘲,冷笑,最后是放声大笑,所有人都向她望了过去,只见到纳兰雪笑得几乎都坐不住了。

        ------题外话------

        纳兰姑娘不是来报仇的,你们猜错了,还有,我很喜欢纳兰雪,目前为止所有人物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你们这些渣渣,不会明白我的忧桑,不理你们╭(╯^╰)╮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