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6 冷酷到底

    庶女有毒

    246 冷酷到底


        众人瞧见纳兰雪笑成这个样子,面上都是无比的惊讶。尤其是陈夫人,她怒视着眼前的女子,想到自己女儿所受的一切苦楚都是她在背后捣鬼,不禁心头更加愤恨,怒声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简直是狂妄至极!”

        纳兰雪根本连看也不看她,只是径自盯着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早在我来之前,就知道嘉儿你十分的聪明。”她这时候已经不再称呼她为郭小姐,而是像从前一般称呼她为嘉儿。

        这两个字让李未央轻轻地一震,目光笔直地看向了纳兰雪。

        纳兰雪明知道一切都已经败露,可是她却丝毫也不慌乱,依旧神色镇定,目光轻盈,淡淡地道:“你说的没有错,一切都是我计划好的,从在青州的时候开始我就是蓄意接近你。”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这计策高明就高明在——不是你来接近我,每一次都是我主动找上你的,不是吗?”

        纳兰雪盯着李未央如同寒冰一般的眸子,默默出了会儿神,然后幽然一叹道:“不错,我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诱使你找上我、相信我,一步一步地走入我的陷阱。”最终,她看着李未央,扬唇一笑道:“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

        李未央的神情瞬间变得异常冰冷。

        这时候,窗外的雨声愈发大了,重重砸在每一个人的心上。纳兰雪已经站起了身,脸上的伤疤为她的笑容添上了一丝莫名的古怪。

        “现在,既然你们什么都知道了,又预备如何处置我呢?”她的话回响在静谧的大厅之中,恰好天空一记雷霆闪过,照得她的脸竟然显露出一丝异常的凄厉。

        李未央下意识地上前走了一步,近似于固执地道:“我想知道为什么!纳兰雪,我对你不薄,所以我有权利知道,为什么?”

        纳兰雪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她笑了笑,勉强道:“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你还这么执着呢。知道为什么又有什么用处?”

        李未央却很坚持,无论如何她都不相信纳兰雪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这个人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温柔,哪怕别人欺到她头上,她都一样要坚持那些愚蠢的理念到底。李未央从不肯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唯一的一次信赖,换来的却是赤裸裸的背叛。所以,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迫切的想要知道原因。

        纳兰雪看着固执得完全不像是原本模样的李未央,眼底闪过一丝怜悯,声音也一下子变得坚定起来:“好,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我犯了错,违背了父母亲的意愿,他们将我赶出了家门。”

        郭澄听到这里望着对方,不敢置信道:“你不是说是你主动离开了家,要去寻找二哥的吗?”

        郭衍这时候也看着纳兰雪,却是眸光如雪,一言不发。

        纳兰雪微微一笑道:“不,不是我主动离开的,是我的父亲赶我离去。因为我太不争气,有辱家门,也是因为我死活也不肯同意他们另外为我定下的亲事,所以,我离开了纳兰家,到处漂泊。足足有半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回家。半年之后,我还是没有找到郭衍,却已经觉得十分疲惫了。我想应该回家去一趟,父母亲纵然对我还有怨恨,想必在岁月中也被冲淡了许多,我想念我的母亲,我以为等我回去的时候,她一定会原谅我。可是,当我到了家门口,却见到纳兰家的大门紧锁,上面的红漆剥落殆尽,连墙角都已经结满了蛛丝,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了,而家中老仆领着我去见的是灵牌。后来我才知道,在我离开纳兰家两个月之后,不知是谁传了错误消息回来,说我已经在外面殒命了。母亲受不了这个打击,先行病去了,父亲接连丧女丧妻,年岁又大了,痛极伤了身体,一个月后,也就追随母亲而去。”

        众人吃惊地听着这些话,完全都愣住了。

        “可怜,他们两个人临了,连送终的人都没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若非我执意要等候郭衍,若非我誓死遵从我们的诺言,若非我离开家到处去寻找他,我的父母也不会活生生的被我气死。慈爱的母亲到最后都没有见我一面,而我的父亲最终只留下了屈辱和悔恨。”

        这样说着,纳兰雪却一滴眼泪也没有落。这两年来,她已经不再流泪,那些记忆闪电般的在头脑中闪过,那样的屈辱,那样的背叛,那样的痛苦。等到她得到郭衍的消息,才发现对方根本已经娶妻,早已经忘记了对她的誓言,她怎么能够原谅他呢?不,纵然她原谅了郭衍,她也不可能原谅自己。

        李未央直直地凝望着纳兰雪的眼睛,轻轻道:“这就是你的原因吗,为了替你的父母报仇,为了替你自己报仇?”

        纳兰雪发出一声嗤笑道:“是啊,难道我不能为自己报仇吗。”

        这个理由很充分,李未央深知纳兰雪完全应该为自己讨这个公道,毕竟,她的身上背负着两条人命。

        在此时,纳兰雪已经继续说下去:“不光是我的父母,还有纳兰家族其他的人。”

        郭衍心头一跳,他猛地看向纳兰雪,失声道:“你是说……”

        纳兰雪却不看他,只是淡淡道:“我在家乡又停留了两个月,原本想要守着父母的坟墓就此终老,为他们守灵,也为我自己赎罪。可是就在这时候,却有一伙叛军闯进了我的家乡,将纳兰一族整整两百零八口诛灭殆尽,妇孺孩子,一个都没有放过,唯独上山采药的我,逃过一劫。后来我才知道,是当年我救了你的行为被那叛军的首领知晓,他是专门找我纳兰一家报复的。因为你诛杀了他的三个兄弟,所以他要用纳兰一族来抵命。”

        纳兰雪的目光落在郭衍的身上,一字字道:“我为什么不能报仇?郭衍,当年你答应我的话,做到了那一条?两年,我在外面整整流浪了两年,缺衣少食,受尽了屈辱,是谁让我变成那样的,又是谁答应我的一切,都全部推翻了?好,既然是我做错了事情,我可以承担后果,因为我信错了人!可是,我的父母有什么罪过,我纳兰一族又有什么样的罪过,为什么要别人替我承担这苦难!郭衍,我最痛恨自己的就是当年救了你,也因为这样,我所受过的苦难,我要一点一点的讨回来!你欠我的,你一生一世都亏欠我!”

        众人望向纳兰雪,就只是震惊地看着。郭夫人没有想到,在纳兰雪行为的背后,竟然还藏着这么多的恨意。父母的逝世,家族的覆灭,对纳兰雪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她一个弱女子,四处寻找郭衍却求而不得。等她得到郭衍的消息,却是他已经为了家族利益,迎娶了陈冰冰。她怎么能够不恨呢,换了任何人,只怕都不会原谅郭衍的。

        郭衍忍不住苦笑,低声道:“这就是你要报仇的原因,我都明白了。”

        纳兰雪却勃然叱道:“不,你不明白!因为我太过痛苦,因为太过沉重,明明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为什么要惩罚我的父母和亲人,你告诉我,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又为什么要让我救你,甚至还让我们相识相爱,以至于出了那一纸荒唐的婚书!”

        郭衍仿佛被她最后一句话给击中了,他的心头痛苦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冰冰缓缓站了起来,她咬牙道:“纳兰雪,夺你丈夫的人是我!要恨,你就冲着我来好了,一切都是我的过错,跟郭家没有关系!是我逼着郭家,让他们娶我进门的!”

        陈夫人一听,顿时着急了,她连声道:“女儿,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当初这件事情,根本你就不知情啊!”

        纳兰雪冷笑:“是啊,陈小姐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是最无辜的,也是最开心的,这两年来你高高兴兴的做着郭家的二少夫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本该是属于我的!你不过是鸠占鹊巢,夺走了别人的幸福,夺走了别人的爱人!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争论谁对谁错呢!”

        陈冰冰望着纳兰雪,她知道对方说的没错,自己一个字也没有办法反驳。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太离谱!若她当时不那么爱这个人,不做出那么愚蠢的举动,如今的郭衍和纳兰雪一定会是一对美满的夫妻,因为郭衍真心爱着纳兰雪,而纳兰雪又是如此的美丽,聪明绝顶。没有陈冰冰,纳兰雪就是名正言顺的郭家二少夫人,可是多了她一个人,这局面整个就不同了。

        陈夫人却是全然站在了陈冰冰的一边,她对着纳兰雪道:“纵然你有怨,你有恨,又什么要将一切冤枉在我女儿的身上,她并没有想要谋杀你,不是吗?”

        纳兰雪微微一笑道:“她心地不够狠毒,曾经想要杀我,可却总是下不了手,既然如此,我就借她的手博得郭家人对我的好感,完成这一场戏,又有什么不对?”

        陈夫人看着对方,心头不禁骇然,这个叫纳兰雪的女子,太过的聪明,太过的狡猾,以至于自己的女儿莫名其妙就上了对方的当,变成了牵线的木偶,在对方手上任由她揉搓。最可恨的却显然是那跪坐在地上的福儿,她背弃了自己的主子。陈夫人火从心起,三步并作两步,转瞬间已经到了福儿的面前,狠狠给了对方一巴掌:“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女儿有哪里对不起你的,你为何要这样的背叛她,跟外人勾结起来!”

        福儿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紧紧揪住胸前的衣襟,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落到这个地步。原本她以为,只要郭家被搜查出了谋反的证据,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谁也不会追究她的责任,而她想要的荣华富贵也就唾手可得了。可是她没有想到,最终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她下意识地向后爬了两步,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啐了一口黑血出来,然后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陈夫人吓了一跳,李未央上前一步,厉声道:“赵月,看看是怎么回事。”

        赵月上前探了探福儿的鼻息,这才回过头来面色凝重道:“小姐,她已经死了。”

        众人面上都掠过一丝震惊,李未央缓缓道:“是中毒吗?”

        赵月郑重地点了点头:“不错,是中毒,而且看样子是服下多时,根本就没救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杀人灭口了,她冷冷一笑,转过头看着纳兰雪,衷心佩服:“你下手真是干净利落,不留把柄。”

        纳兰雪笑了笑道:“从她答应背叛自己的主子开始,就应该知道她想要的荣华富贵没有一样能到手,唯一付出的只是她愚蠢的性命!”

        李未央看着纳兰雪,她深知收买福儿的绝不是眼前的人,而是另有其人,只不过福儿的死早已在纳兰雪的意料之中罢了。或者说,从最开始郭家人的每一个反应,纳兰雪都已经猜到了。她甚至精准的测算出下一步要怎么做,如何调整才能进一步获得郭家每一个人的好感和信赖,在这一步一步的谋划之中,她已经取代了陈冰冰,成为郭家人心中最理想的儿媳妇。

        福儿在明,根本就是用来吸引李未央注意的一个活靶子,而眼前的纳兰雪,才是那人手上最重要的棋子。

        李未央终于笑了笑,声音冰冷道:“纳兰雪,我很佩服你,真的,为了取信于我,你不惜身受重伤,甚至于毁掉自己的容貌,这样的决心和毅力,绝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做到的。”

        纳兰雪只是笑,笑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她的声音有一丝迷离,又有些说不出的怅惘,道:“嘉儿,你是不是很恨我?”

        李未央望着她,毫不容情道:“是!从前我有多么的喜欢你,多么的信赖你,现在就有多么的厌恶你!这一点,早在你决定背叛郭家之前,就应该知道了不是吗?”

        纳兰雪微微一笑,是啊,她其实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当她跪在父母的灵位之前,看着沙漏流淌,岁月消隐,最终还是知道自己错了。什么都不再顾虑,什么都可以放弃,一心一意想要找到郭衍,从此与他远走天涯,再不回来。可是转瞬之间,她已经失去了父母,失去了族人,失去了所有的屏障。

        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天真和愚蠢,个人的力量,怎么能够抵得过家族呢,她不是输给了陈冰冰,她是输给了郭衍,输给了郭衍所在意的郭家,输给了这里的每一个人。

        郭衍望着纳兰雪,眼里是压抑的痛苦。他义无反顾地背叛了纳兰雪,背叛了自己的诺言,在家族和纳兰雪之间,他毅然而然地选择了前者,告诉自己说他可以爱陈冰冰,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可以像寻常人一样,对自己的妻子保持忠诚。可是他发现,这只是在不断的压抑自己,而后,一如既往爱着纳兰雪,他没有办法和陈冰冰所谓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向纳兰雪说明一切的立场。

        李未央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所谓的联盟,所谓的互相帮助,背后**是那样的赤裸和丑陋,陈家人硬生生的逼着郭家迎娶了陈冰冰,可是结果呢,陈冰冰在哭,纳兰雪在笑,郭衍只是沉默。

        在李未央的眼中,这三个人都已经被毁灭了人生全部的幸福。

        陈夫人看到这一幕,纵然她再如何狭隘自私,也不忍心继续指责纳兰雪,对方失去的远比冰冰要多。她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陈冰冰下一刻就抬臂抱住了她,将头埋入她的怀中哭得泣不成声,那泪水顺着衣料很快的扩散下来,几乎将陈夫人的胸前都打湿了。

        纳兰雪冷冷地看着陈冰冰,看着她痛苦,突然挑眉一笑,笑得满是恶意:“很痛苦吧,很难受吧,哭吧,尽情的哭吧!反正,你的人生也只能到这里了,我就是来报仇的,怎么样?我就是要郭衍死,你又能如何?我就是要让整个郭家为我纳兰一族陪葬。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可是你们并不能更改这件事情的结局,虽然太子这一次仓促离去,可是郭衍的罪名却是无论如何都洗脱不掉!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出来指证他,你们郭家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办法维护百年的名声,注定了,郭家要毁在我的手上!”

        此刻,在纳兰雪那一张苍白的面孔之上,眉眼显得更加深黑,那去除不掉的伤疤,在她的脸上拼凑出一种极致的美丽,那美丽,动人心弦,却也冰寒彻骨。

        元烈看着这一幕,却是叹息了一声,他静静走上前去,握住了李未央的手,轻声道:“不要难过。”

        只是这四个字,李未央的身体却是抖动了一下。外面大雨倾盆,大厅之内李未央肌肤如玉,面色凝重,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美得不是令人心动,而是令人心悸。

        元烈几乎能够体会李未央这样的心情,因为她是那么的相信纳兰雪,甚至于将她当做好友。过去,在孙沿君丧命的时候李未央也曾很愤怒,但那种愤怒并不是因为背叛,对于李未央这样一个多疑的人来说,她很少信赖什么人,也很少喜欢什么人,这一次,她是主动的亲近纳兰雪,相信她,帮助她,甚至在不知不觉之中,将她看做人生的知己。这也许是因为纳兰雪和李未央的性情之中有几分相似,让李未央逐渐放下了心防。这么多年以来,除了元烈和郭家的人以外,再没有人能够打动李未央了,可是纳兰雪竟是如此的不珍惜,硬生生的伤了未央的心。

        所有伤害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元烈目光阴冷地盯着纳兰雪,他的心中已经开始转动着所有恶毒的念头,想要将眼前的女子送入地狱。

        陈冰冰的心中茫然一片,终究止住了哭泣,因为她知道在场的众人之中,她是最没有资格哭的那一个,因为一切的苦楚都是她带来的,而对于情敌的嫉妒,使得她忘记了自己善良的本性,忘记了对于郭衍的爱。真的喜欢一个人,应该是成全而不是占有,她早已经忘记了这句话,变得充满了妒忌,变得无比可怕和丑陋。如今,她已经没有办法再面对自己,也没有办法面对眼前的两个人了。

        纳兰雪突然看向了李未央,她定定一笑,道:“嘉儿,在这件事情上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我对不住你,因为骗了你。从一开始,我就是有预谋的在接近郭家,接近你,让你一步步的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我知道,这样很伤你的心,我娘曾经说过,让别人流泪的人,终有一天自己也会流泪的。她说得不错,看到你难过,我也很不高兴,甚至于到了现在没有报复成功的快感,一丝一毫都没有。”

        李未央看她神情非常奇特,心中惊疑不定,上前一步道:“纳兰雪……”

        纳兰雪转过头去,低声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可能,我是你人生之中最坏的一个朋友了吧。也许你会后悔,希望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但在我的心底,你永远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知己。”

        李未央自觉心硬如铁,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也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她刚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纳兰雪已经向郭衍笑了笑,开口道:“郭衍,你可不可以过来。”

        郭衍看着纳兰雪,下意识得站了起来,旁边的郭澄却一把拦住了他:“二哥,不要过去,谁知道这个女人还要做什么!”

        在郭澄的心中,纳兰雪是一个骗子,她欺骗了他们郭家的每一个人,而他此时也对对方充满了怨恨。尽管他也知道,纳兰雪是因为有苦衷才会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可是,他还是没有办法原谅一个对他们撒谎的人,一个背叛了郭家的人!

        李未央却隐隐觉得纳兰雪的面色有些不对,她立刻向郭衍道:“三哥,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还没有说完,郭衍早已经挣开了郭澄,走到纳兰雪的身边,却在五步开外停住了。

        纳兰雪微笑着看他,慢慢地坐到了椅子上,笑道:“郭衍,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郭衍看着对方,心头一颤,只听见纳兰雪已经继续说了下去:“按照老规矩,既然已经有了婚书,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郭衍看着她,面上极为震惊,他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刻,对方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陈冰冰别过了脸去,而陈夫人已经去了怜悯,不由自主地恼怒起来:“简直是不知羞耻!”

        郭衍没有动作,他几乎望着这个女子,忘记了一切的反应。纳兰雪的脸上没有露出失望,嘴角却渐渐露出一丝笑意:“很好,如今你也一样恨我了。”

        李未央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纳兰雪此举仿佛就只是为了验证郭衍是否憎恨她一般……

        纳兰雪不看任何人,只是自言自语道:“我身为纳兰家的女儿,不知道孝顺父母,忤逆不孝、恣意妄为;我身为你的未婚妻,不知道原谅,满怀仇恨,意图报复;我身为一个大夫,却在情敌的饮食之中下药,逼得她神志恍惚,心神不宁;我身为一个朋友,却居心不良,手段狠辣,全是欺骗……我早已将父母教导给我的东西,那些我原本都拥有的东西都丢掉了……原本的纳兰雪早已经死了,难怪,你再也没有办法爱我了。”

        她这样说着,却是温柔一笑:“像我这样的人,有何面目苟活于人世呢?”

        郭衍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却见纳兰雪已从袖子里拔出短剑,嫣然一笑,那笑容是如此的灿烂,仿佛一朵鲜花盛开。随后,匕首一闪,鲜血迸流,她已经将匕首送入自己胸膛,郭衍只来得及冲过去,将她的身躯抱在怀里,慌张地用手挡住流淌出的鲜血,可是血如泉涌,哪里阻拦得住。

        郭衍悲声地叫道:“雪儿,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纳兰雪的眉梢眼角带着一丝笑意,仿佛一朵盛开的鲜花,顷刻之间便已经枯萎了。

        郭衍看到这一幕,心头仿佛痛得要裂开一般,头顶轰轰作响,眼前一片昏黑,似乎自己的灵魂也在一瞬间脱离了窍壳,没了思想,甚至也没了感情,哭都哭不出来,可是他怀抱之中的纳兰雪却是再也没有了气息。郭澄和郭敦冲了上来,想要查看纳兰雪的气息,可是人却被郭衍紧紧的抱住,死活也不肯松手。郭澄大声的劝说着他,可是郭衍却听不见,他抱住纳兰雪,再也不看任何人,衣襟上的鲜血和那双充满绝望悲愤的眼睛,使得郭家的每一个人都沉默了。

        李未央根本没有想到纳兰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因为她知道对方是那么的聪明,一个聪明人往往是眷恋生命的,纳兰雪明明知道郭家人不可能会杀她,尤其在听说了纳兰家族发生的一切之后,没有人会要她的性命,纵然她做错了很多的事情。

        可是,纳兰雪还是死了。她没有办法面对自己,郭衍脑海中闪过他们相识相念的一幕幕。

        “我叫纳兰雪,出生那一天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所以父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为什么要走,我不怕任何的连累,你现在是病人,就该听我的!”

        “好,你走吧,我等着你来迎娶我,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等着!”

        这些话,这些场景,一幕一幕的在郭衍的脑海之中闪过。郭衍已经明白了一切,纳兰雪本该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已经没有了呼吸躺在他的怀里,全都是自己的错,是他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早在他决定抛弃纳兰雪的时候,就注定纳兰雪死在自己的手里。

        元烈不禁摇了摇头,纳兰雪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到让人觉得心里发寒,她和李未央似乎有着同样的决绝,她若是活着,郭衍有可能怨恨她,为她所做的一切感到心寒,甚至有可能毁掉过去美好的记忆和爱情,可是她死了,死得恰到好处。在元烈看来,这是纳兰雪报复郭衍的一种手段,她将这样的死亡,变成了郭衍心头的一根刺,一根永远梗在他和陈冰冰之间的刺。死亡,才是另外一种永恒。

        李未央却一动不动,没有人比她更能够体会纳兰雪的心情,当整个世界在面前轰然坍塌之后,对方心底的那种绝望和凄凉,就是她活着的动力。深爱的人早已成为陌路,而纳兰雪也背叛了自己的原则,就像她说的,纳兰雪早已经死了,死在她被郭衍离弃的那一天。真正没有办法面对一切的,其实是纳兰雪,她最不能面对的,就是如今的自己。

        郭衍突然抱起了纳兰雪,再也不看任何人,踉踉跄跄地向外走去。

        郭澄想要上前拦住他,可是齐国公却是轻轻一叹道:“随他去吧。”

        郭衍抱着纳兰雪离开,李未央不由自主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大厅的时候,李未央回头看了一眼,陈冰冰木然地坐在地上,毫无反应,像是对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兴趣。郭衍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随后他将纳兰雪放在了床上,起身四处翻找着,却不知道究竟要找什么。

        李未央看着他,面上流露出一丝惊讶,道:“二哥,你究竟要找什么?”

        郭衍头也不抬,只是继续找着。李未央上前一步,仔细一瞧,却发现郭衍手中拿的都是红色的绸缎、帕子,她心头一跳,猛地反应过来:“你要找红绸么?”

        郭衍回过头来,面目平静地道:“是,我要找红绸,雪儿说过,她是我的妻子,可是我却没有能够和她成亲,这都是我的错,现在,我应该补偿她一个婚礼。”

        李未央看到郭衍的神情,觉得他实在是很不对劲,她轻声对赵月道:“你照二少爷吩咐的去做,并且**这个院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赵月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快步离去。

        纳兰雪被平放在床上,脸色死灰。郭衍将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取了一把玉梳,低头为她认真的整理发丝,虽然是白天,可是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诡异。李未央不由蹙眉:“二哥……”

        郭衍没有抬头,这时候,郭夫人和郭澄等人也已经赶到了,郭夫人忍着泪道:“衍儿,你这是怎么了?纳兰姑娘已经死了,你该让她入土为安。”

        郭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母亲,你来了。”

        郭夫人见他眼神有些异样,又上前走了几步,意图靠近他道:“衍儿……”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突然听见郭衍一声厉喝:“站住!”

        “衍儿,你究竟怎么了?”

        郭衍将纳兰雪的尸体抱得紧紧的,一脸戒备:“你们不要靠近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没有安好心思,我不会让你们伤害雪儿的!”

        郭夫人柔声道:“衍儿,纳兰姑娘已经故去了。”

        “胡说!”郭衍大声道,竟将床上的枕头一把丢在了地上:“她没有死,她只是睡着了!”

        李未央和众人都吃惊地看着对方,郭衍的神情实在是太过不正常了。

        就在这时候,郭衍的手落在了纳兰雪的脸上,他喃喃自语道:“好冷啊。”然后他突然握住纳兰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试图替她暖和起来。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作。却听见郭衍低声问道:“雪儿,你是不是渴了?”随后他抬起头,对着他们道:“快,替我倒一杯茶来。”

        所有人都是静静的望着他,眼神之中带了一丝恐惧。只有郭夫人走到旁边,倒了一杯水,主动递到了郭衍的面前。郭衍劈手夺过,微笑道:“雪儿,我喂你喝茶。”他喂纳兰雪的动作有模有样,只是人已经死了,哪里能喝水呢,那茶水尽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手忙脚乱,用自己的袖子替纳兰雪擦干净,异常温柔地劝慰道:“雪儿,你怎么不喝呢,是不是不渴?”

        元烈看着李未央,低声道:“未央,恐怕你二哥需要请大夫来看看。”

        郭夫人心头痛极,这一对冤家,当真要痴缠下去,至死方休么。

        李未央摇了摇头,如今郭家面临无数的麻烦事,郭衍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特别是纳兰雪的死,若是让人知道郭衍现在就在郭府中,真的是一场轩然大波了。她在心里重重叹了一口气。没有郭衍,她的下一步计划没法进行。

        郭衍却仿佛感觉到了纳兰雪的寒冷,他打了个哆嗦,用旁边的锦被将纳兰雪捂得严严实实的。

        其后的三天,不管郭家人怎么劝说,郭衍都是死活不肯放开纳兰雪的尸体。

        李未央的耐性到第三天的傍晚已经到了极限,当机立断道:“吩咐人在二哥每天喝的水中下一点**。”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吃惊道:“嘉儿,你这是……”

        李未央目光冰冷:“他要疯,咱们却不能陪他一起疯,如今人已经死了三天,尸体一定要尽快的下葬,否则会腐烂的。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纳兰雪死后都不能安宁吗?”

        郭夫人叹息了一声,如今她已经说不出对纳兰雪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这个姑娘害得郭家落到如今的地步,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恨她一丝一毫。细想起来,纳兰雪其实有无数的机会杀了自己和李未央,可她没有这么做,身为一个大夫,她尽心尽力的为她们治病。

        李未央声音是从未有过的阴冷:“总有一天,我会向那幕后的人讨回一切的!”

        按照李未央所说,郭家人将郭衍迷倒了,再将纳兰雪的尸体下葬,可是郭衍醒来头一件事就是找纳兰雪,等他到处都找不到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发疯一样,见人就问,问不到就打。当郭澄上去阻拦他,他甚至拔出了佩剑对着郭澄一通乱砍。郭澄这才知道自己的兄长是真的**疯了。他和郭敦一人一边,强行的制住了郭衍。郭夫人失声大哭,不知所措,而李未央却是压着怒火,快步上前,猛地给了郭衍一个耳光,那一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院子里,所有人都呆住了。

        李未央厉声道:“纳兰雪就是被你害死的!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疯疯癫癫的,害得全家人都为你担心!”

        郭夫人急忙拉住李未央道:“嘉儿,你不要再怪他了。”

        李未央冷笑一声,眼中带着无尽的怒火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纳兰雪为什么要说她是来报仇的!”

        郭衍整个人都怔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未央,而郭家的其他人也都看着她,不知道她究竟在说什么。

        李未央看着郭衍,一字字道:“她这么说,是为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憎恨她,再也不要记得她,难道二哥你还不明白吗。她不是来报仇的,她是被人硬生生逼着来的,什么叛军首领诛杀纳兰一家,这根本就只是一个谎言,纳兰家的人全都是死在了裴皇后的手上!不,这一切已经很明显了,裴后就是要用纳兰全族人的性命,逼着纳兰雪来做尽这一切,可明白了吗!”

        元烈获得纳兰一族销声匿迹的消息,李未央就已经开始怀疑了,直到那一日看到纳兰雪压抑的痛苦之色,李未央才明白过来。

        郭衍震惊地看着李未央,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原本眸中的狂乱之色慢慢的消失了,眼神恢复了清明,旁边的郭澄和郭导这才松开了他。郭衍望向李未央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李未央声音如同三九寒冬:“再说多少遍都是一样的,这幕后之人就是裴皇后!难道你爱纳兰雪这么久,却根本不了解她的性格吗?在我怀疑试探之后,她本可以停止一切的,可她却没有,若非是有重要的原因,她何至于冒着被发现的风险!”

        纳兰雪外表温柔冷静,实则重情重义,为了纳兰族人,她甘为棋子,献祭自身,犹如地狱烈火焚尽一切,哪怕深爱郭衍,照样冷静狠心步步为营,一颦一笑之间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

        李未央冷心冷肺,疑心极重,却唯独对她不忍,最初起于天涯沦落同病相怜,同是满腔怨愤却无处施展,后来也未尝不是因为看见了对方性格中那份同样的固执,无比相似的顽强,乃至最后的厮杀,一样痛快淋漓。

        若是换了别人,李未央早已毫不犹豫将敌人送上修罗路,偏偏是纳兰雪。当她发现了对方的企图,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反而用足了试探费下了无数心机,虽然步步试探,却不免欲假还真。

        在与李未央相处的日子里,纳兰雪每每在她面前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这才引起了她的怀疑。而这时李未央才明白,其实纳兰雪早就想说出一切,可惜,纳兰全族人的性命都在裴皇后的手中,她不得不这么做,不得不欺骗自己。这个计划没有成功,纳兰雪已经知道全族必定死在裴后的手上。

        生命就是博演技,可惜纳兰雪不是无情人,她没办法将这场残酷的戏贯彻始终,只能以绚烂却惨淡的方式退场,可这场戏,她李未央,却非要演到底不可!

        ------题外话------

        我最心爱的女配死了,我很忧桑,你们这些渣妹,良知都变成筛筛了啊,不是我想让郭衍清醒过来,反击剧情他还有点用,让渣男发挥点余热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