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47 手眼通天

    庶女有毒

    247 手眼通天


        纳兰雪死了,但是郭家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并没有解决,郭衍身上的罪名没有洗脱,而那赵祥和更是一口咬定亲眼见到郭衍杀了他的父亲赵宗,一同做证的还有几位与赵家素来十分亲近的将领,再加上郭衍在押赴入京的途中突然失踪,随同的官员和衙差都被诛杀,因此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杀了赵宗之后,意图谋逆不成才会想方设法逃脱惩罚。按照惯例,皇帝发了告示,捉拿钦犯郭衍。令郭家处境更为艰难的是,如今陈家骤然离去,使得郭家在朝中变得形单影孤,其它各大世家也素来觉得郭家声势太大对他们并无好处,不落井下石已经很好。到了这个地步,郭家想要打开局面,可谓千年万难。

        书房之内,香炉中的烟袅袅升起,淡淡的檀香缭绕,齐国公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郭澄沉吟片刻,开口道:“父亲,五弟已经去了整整一个月,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只言片语传回来,会不会……”

        郭澄的担心不无道理,郭导毕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武功卓越的贵公子,不管在他身边安插了多少个护卫,终究还是不能放心。若是他成功吸引敌人的注意,或许能够掩饰元烈秘密的调查,但这并不能保证郭导的人身安全。

        齐国公对这个儿子的安危自然也是十分关心的,从郭导离开大都的那一个晚上开始,齐国公就一直没能睡好觉,可是在郭夫人的面前他还要表现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毕竟也上了年纪,再不如年轻人一般果敢决绝。他所希望的更多是整个家族的平安和子女的兴旺,现在一个儿子已经烙上了叛逆的名声,另外一个儿子又千里迢迢远赴边境去寻找证据,若是此事真是裴后所为,她又如何会留下证据给郭导去查呢?再加上那赵家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他们在军队之中的势力根深蒂固,一个不小心郭导就可能会万劫不复!

        齐国公想到这里,面色更加沉重,他略有些心烦地站了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踱了几步,随后转过头,看向李未央道:“嘉儿,你怎么看?”

        李未央抬起眼睛,眼眸深深:“父亲不必过于忧虑,我猜这两日五哥就要有消息到了。”

        齐国公眉头一挑,显然十分惊讶:“为什么?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确定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地道:“请父亲相信我。”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却是郭衍那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坚硬如红木,竟然也被他砸了个凹槽下去,手背鲜血淋漓不说,原本放在桌面上的茶杯更是一下子跌落在地上,只看见那茶盖滴溜溜地一直滚到了李未央的脚底下。她将对方的恼恨看在眼中,却只是微微一笑道:“二哥不必过于紧张。”

        郭衍咬牙:“我不是紧张,我是心痛!五弟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亏欠他的也太多,要怎么才能偿还?要是此行他有什么不测,我要怎样向母亲交代……”

        他的话说了一半,李未央却抬手止住了,难得劝慰道:“二哥,我知道因为纳兰姑娘的事情你十分自责,可是此事其实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必放在心上。”

        郭衍摇了摇头,目中流露出深沉的痛苦:“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若不是因为我,她何至于被裴后威逼?又何至于到处流浪,最后还是为我丢了性命!”

        李未央却只是面容淡漠,语调轻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责任,从纳兰姑娘答应裴后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已经猜到了这最后的结局,也早已经为此做出了准备,旁人又何必替她难过呢?”

        郭衍看着李未央,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李未央很多看法都与他们不同,甚至于对于纳兰雪,她始终也是抱持着一种理解与宽容的态度,他隐约觉得,李未央和纳兰雪的个性有三分相似之处,都有一种死硬到底的脾气。

        门外突然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郭敦一蹙眉,主动站起身自去开门,打开一瞧,却是李未央的贴身婢女赵月。

        李未央瞧见是她,面上掠过一丝了然,道:“怎么啦?”

        赵月顾不上向众人行礼,便将一封信函交到了李未央的手中道:“小姐,您等的消息到了。”

        李未央心头一跳,旋即将手中的信封拆了开来。

        旁边的郭敦克制不住狂喜,立刻道:“是五弟的来信吗?”

        李未央没有回答他,她只是一目十行的将那封信看完了,面色却是一变。郭衍一下子站了起来,声音含了一丝颤抖:“嘉儿,是不是五弟他出了什么事?”

        李未央轻轻舒出一口气,镇定地道:“不,五哥他一切平安,这封信是他写回来的。”这一点,她的确是没有说谎。

        郭敦连忙凑上去想要看李未央手里的信函,她却将信封上的字亮出来给郭敦,随即反而将信纸一抖,迅速地折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袖笼之中。郭敦看到信封上的字迹龙飞凤舞,的确是郭导无疑,这才稍微放松,转头却看见李未央笑容满面地道:“五哥是告诉我们,他已找到了证据,足可以证明二哥是无辜的。”

        众人一听,面上都露出了巨大惊喜之色,尤其是齐国公,他素来沉稳,竟也忍不住兴奋地道:“真的吗?导儿到底是怎么说的?”

        李未央笑了笑,神色郑重地道:“五哥在信里面说他到了那边之后,好不容易才查访到一个证人,并且找到了一本账册,证明赵宗因为贪没了五十万两军资,所以才要除掉二哥!”

        郭衍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震惊地看着李未央道:“你说什么?五十万两?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是呀,赵宗以为二哥你发现了一切,所以他才要除掉你,却不知道你根本一无所知。”

        郭衍的心头迅速闪过一丝疑虑,脑海之中瞬间浮起了当初的一幕,有一天晚上他因为有重要的军报要向赵宗汇报,不待通传就急匆匆步入了对方的营帐,当时赵宗正在和赵祥和秘密地说着什么,一见他进来,顿时面色大变。现在想来,恐怕的确与此事有关。郭衍恍然大悟地道:“原来这就是他要将我置之死地的原因!可若真是如此,赵宗又是怎么死的呢?”

        李未央笑容和煦,声音里飘过一丝冷漠:“二哥,赵宗的死只不过是替罪羊而已,那五十万两是陛下拨给大军的军资,赵宗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就敢贪没呢?这背后当然有人在指点他,可是反过来,那人却不想将此事透露出去,便除掉了赵宗,先下手为强罢了。赵宗一死,此事自然死无对证,唯一有可能将事情泄露出去的便是二哥你了。”

        书房中众人的神情越听越是难看,齐国公已发现了李未央的言外之意,能够让赵宗去贪没银两的,除了裴后便是太子,齐国公却有自己的看法,沉吟道:“不,也许这场戏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针对郭家而布下的局!”

        李未央眸中掠过一丝冷意,点了点头:“的确,这五十万两想必裴后还不放在眼里,她让赵宗这样做,真正的目的就在于布局,纵然二哥没有发现此事,他们也会找其它的法子除掉郭家的!”赵宗也不过是被裴后利用罢了,裴后的目的不在于军饷,而在于构陷郭家。

        齐国公缓缓坐了下来,良久没有开口,终究舒出一口气,一字字地道:“这裴皇后可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从前裴后不对郭家出手,不过是时机不对,如今她一出手,却步步都是将郭家置诸死地,手段真可谓毒辣到了极点。

        裴后若非如此老谋深算,也不会坐稳皇后宝座这么多年,李未央淡淡道:“这是自然的,裴后知道什么时候动手,又该怎样动手,我们实在是防不胜防。”

        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安,郭敦连忙问道:“五弟什么时候带着证据回来?”

        李未央笑了笑,认真地回答道:“五哥在信中说了,他会一路保护着那个证人和账册入京,大概还要五日就能到达大都。”

        齐国公盘算了一下,突然开口道:“再过五日就是中秋节了,你确定那时候郭导能及时赶回来吗?”

        李未央自然明白齐国公的意思,面上只是微笑:“中秋节陛下必定举办大宴,按照惯例,凡三品以上官员皆可携带家中眷属参加,若是五哥能够及时将证据带回来,咱们就应该在朝堂之上公布于众,让那赵家的阴谋无可遁形,也可以牵出萝卜带出泥,反咬裴后一口!”最后一句话,李未央说得字字森寒。

        郭澄长久拎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不由抚掌大笑道:“好!好!真是太好了!”

        郭衍却是神色平静,但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激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冤屈马上可以洗脱了。

        等到郭家的儿子们相继离去了,李未央却是落到了最后。目送着其他人走远,她却转头向着齐国公道:“父亲,嘉儿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这时候郭澄、郭衍、郭敦三个人已经走的远了,若是往常他们会察觉李未央的不对劲,但是现在因为过于高兴,他们竟然没有看出她的神色异样。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去而复返,不禁心头一跳:“嘉儿,莫非你是……?”

        李未央并未言语,只是快速地从袖中展开刚才的那封信,递给齐国公道:“父亲,请你仔细将这封信看一看!”

        齐国公一愣,随即接过了信展开,仔仔细细、从上到下、一目十行的看完。脸色一下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猛地抬起头:“嘉儿,导儿明明说……可你刚才又——”

        李未央神色平静地道:“就在刚才我突然想到这个法子,不知道父亲以为如何?”

        齐国公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却听见她一字字地道:“既然五哥能够带回证据,二哥洗脱冤屈也就指日可待,咱们不妨将五哥找到证据一事大肆渲染一翻,让对方心有警惕,不敢胡作非为,父亲以为如何呢?”

        齐国公只见女儿一双清亮的眼睛目光灼灼,自有深意,他毕竟也为官多年,老谋深算,突然就明白过来,脸上瞬间露出了笑意道:“好!就依嘉儿你所言!你放心,一切我都会提前布置好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目中却是无比森寒:“但愿此次能够马到成功!”

        中秋节,宫中大宴。

        郭夫人打扮好了之后,来到了李未央的院子,神色中有一丝忧虑道:“嘉儿,你说你五哥今天能赶回来吗?”

        李未央只是对着镜中人微微一笑,笑容十分的沉静,她开口道:“母亲不必担心,五哥既然说了今天能够赶到,他就一定会及时的赶回来,只要在戍时能够入宫,这就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她话未说完,已经主动站起身来,走到郭夫人身旁,继续道:“更何况咱们家都是吉人天相,五哥当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都能逢凶化吉,二哥这一次定然无妨的,母亲不必过分担心。”

        郭夫人叹了一口气,替李未央将鬓上的翡翠琉璃宝簪扶正了,轻声道:“但愿如此吧!”

        李未央笑容更加的温和,却是眉心舒展,没有多解释什么。

        家中众人除了郭衍不能参加此次的宴会之外,其余人等都要去宫中赴宴,马车一路驶向皇宫,十六名护卫紧随着马车驶过坊间,然后左转驶上滨湖桥,桥北即是宫城的外门,按照规制,三品以上官员的车驾可以驶入外门,到了秀水门前才需要舍了马车,步入内宫,朝见皇帝。很快车儿就进入了外门,前面再行驶很久才能到达秀水门,中途却突然被人拦住。

        赵月掀起了车帘,就听见一个人在前面满脸怒色的呵斥,眼前的人现任金武将军,在此次宴会中被分配来守卫外门,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裴皇后的表侄,他的名字叫裴忠。虽然不是裴家嫡系,却也是正经裴家子弟,向来受到非常待遇,所以骄傲非凡。

        裴忠一大早就在外门前巡查,等到看见郭家的马车驶入了外门,车的颜色鲜艳而且豪华,两侧的护卫也威武端整,马车驶过他身畔并未减速,径直就往秀水门驶去,裴弼冷笑一声,上前阻拦,口中怒道:“什么人如此无礼?竟然将马车行驶的这么快,简直是胆大包天!”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劈头已经挨了一鞭子那张俊朗的左脸顿时开了花,他捂着脸,怒声道:“谁那么大胆子,竟然敢打我?”

        话音刚落,就看见面前那匹雪白的马上是一个极端俊美的男子,那黑色绣金丝的披风在夜色中熠熠闪着光彩。那人神情似笑非笑,斜睨着他,修长的手轻轻掂了掂长鞭,鞭尾上更是缀满了宝石,看起来嚣张跋扈之极。刚要勃然大怒,在看清对方的脸后,裴忠心头就是一惊,连忙跪倒在地上道:“未将参见旭王殿下!”

        旭王元烈冷哼一声道:“宫中什么时侯改了规矩,凡三品以上官员和家眷可以将马车一直行驶到秀水门前,郭小姐急着进皇宫去参加宴会,将马车行驶的快一些又有什么不对?难道你要让其他人都等她吗?”

        裴忠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他心里却是有一股无名火起,心道自己毕竟是裴后的侄子,虽然只是表侄,可是现如今到底是裴家的天下,这旭王元烈如此喧哗,丝毫也不避讳,甚至还打伤了自己,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更何况这一次他是打定主意要给郭家人三分难堪的,岂可就这样退却——可是还没等他反驳,旭王“啪”的一下,又给他右脸开了花:“小小六品官,竟敢挡在车驾跟前,要是再不让开,小心我一剑砍了你的脑袋!”

        旭王元烈话说的十分嚣张,而且跋扈,但他这话说出来却不知为什么天生就像是他能说的,尤其那张俊美的容貌更将宫中的绚烂烛海都给比了下去,引来旁边不少马车侧目。裴忠的心头一跳,再也不敢耽搁,甚至来不及擦一把脸上的血,连声道:“郭小姐请!旭王殿下请!”说着他带着人也退到了一边。

        元烈冷冷地一笑,对着郭家的车夫道:“还不快走!”

        李未央在车驾之中不禁微微一笑,元烈可比以前更加嚣张了,他这样做分明是给裴皇后脸色看,只不过,他是亲王之尊,一个小小的看门狗也敢阻拦,的确要打脸,还得狠狠地打!

        为了参加夜宴,李未央穿了一袭淡粉色的衫子,罩了一件绿色烟罗轻纱半袖,系一条盈盈婀娜的轻碧罗裙,头上是郭夫人亲自为她挽的飞云髻,看起来风流而且别致,并没有戴什么特别贵重的首饰,只不过一枚青翠明丽的祖母绿簪子,便使得她眼角眉梢凭添了一丝典雅,再加上那一副淡淡的神情,等到她从碧水之畔缓缓而过的时候,便引来无数人的注目。

        李未央对旁边的眼光恍若不觉,只是静静陪伴在郭夫人的身边,而郭家的男子则去了男宾席,一路走来,李未央只见到花园中雕栏玉砌,已有无数名门千金三五成群,言笑晏晏,欢声笑语隔了水声不断的传来。余光突然触摸到一抹淡紫色的浮影,目光微转,正好对上了那双充满怨恨的眸子。眨眼之间,一身紫衣的裴宝儿已经换上另外一副神情,笑意款款,眉目灼灼,转头与旁边的王小姐说话,整个人仿佛明月夜下的一株海棠,乍一看,惊鸿一瞥,美则美已,但叫人觉得难以高攀。

        这时候,皇帝和众位妃子已经就坐了,远远便能瞧见一身华服、盛装含笑的郭惠妃。郭惠妃朝李未央轻轻点头示意,李未央淡淡回以一笑,却听见皇帝举杯道:“今日中秋佳节,各位开怀畅饮便是,不醉无归!”他这几句话说的倒象祝酒词,旁边人立刻起身响应,共同祝陛下:“安康长寿,祝越西盛世太平!”

        皇帝目光逡巡了一圈,却突然回头问道:“丽妃呢?”

        裴后面上只是淡淡的:“她说今日有惊喜给陛下,陛下就请好好观看就是了。”

        李未央瞧了众位后妃一眼,裴皇后绝色雍容,郭惠妃端庄大气、周淑妃娇媚妩媚、陈贵妃高贵无双,唯独不见那传说中最受宠爱的葛丽妃。李未央对着葛丽妃有着几分好奇,她一直想要知道葛丽妃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让皇帝对她刮目相看。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皇帝渐渐已经不去后宫了,可是这葛丽妃竟然还能够这么随意的出入陛下的书房……这个女子实在是不容小觑。

        李未央正在想着,却见到对面不远处投来一道注目的眼神,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正好与裴弼的眼神撞到了一处,裴弼举杯,遥遥相视。

        李未央心头闪过一丝杀机,却是面上带笑,不以为意。

        就在此时,众人突然听见一曲玉笛之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仿佛在辽阔的天际,人的遐想在不停的游转反复,紧接着只听到琵琶、羌鼓、丝竹之声依次传来,这吹弹之声听起来十分动人,而且演绎出了一种虚无飘渺的意境。再加上因为编排巧妙,琵琶、古琴、笛音,相辅相成,十分美妙,仿佛是从夜空之中传来的天籁之声,浑厚而又细腻,绕于人的耳旁久久挥之不去,有一种飘飘欲仙的韵味。

        场上稍寂片刻,就见身着彩衣的少女依次而出,仔细一瞧竟有九十四人之多,其中,最中间的一个女子身披红色纱衣,摇曳着长袖,被簇拥着走了出来。场面上加这白红衣舞者共有九十五人,集合了九五之尊之意,就见到这红纱女子在众位舞女的簇拥之下,进进退退、曲转盘旋、环绕妩媚。明明舞蹈者众,又都穿着十分艳丽的衣裳,可其他九十四人却无论如何也及不上居中一名女子的舞姿。远远望去,红纱女子身姿轻盈旋转,恍惚红云飘舞,集齐前进,那纤纤素手,似柳丝一样娇美和柔软,红色的衣裙飘飘飞起,仿佛一团魅惑人心的火焰,飘浮在夜空之中。

        李未央瞧了一眼,只觉得那女子美目流盼,有说不尽的娇美之态,舞袖翻飞,更是道不明的万种风情,再加上那华丽繁复的舞曲,更叫人心头动容。在场的文武百官和女眷们都看呆了,直觉这个女子舞姿魅惑,可神态却是无比的高贵,分明是广寒宫的仙子下凡嘛!

        李未央面上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微笑,只听见旁边的郭夫人道:“这就是葛丽妃了。”

        李未央肯定了心头猜测,更加仔细地向那往葛丽妃望去,在那如纱如雾的飘渺仙境之中,玉笛声声悠扬婉转,令人几乎怀疑此为瑶台或是群玉山头,那一朵红云,徜徉在仙境瑶池,显得那样的夺目,那样娇贵,叫人没有办法转移眼睛,原来这就是葛丽妃,那般受到皇帝的宠爱的妃子!

        歌舞之中,无人注意到旭王元烈仿佛酒醉,悄然离席。

        等到葛丽妃停了舞,盈盈地走到皇帝面前,躬身行了礼,皇帝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道:“爱妃的舞蹈果然是出众!”

        葛丽妃微笑浮现了在面庞之上:“陛下谬赞了,臣妾愧不敢当,不过博君一笑尔!”她身为皇帝的宠妃,竟然能够放下身段,在中秋佳宴上献舞,一则见其受宠,二则见其豁达。

        皇帝哈哈一笑,难得眉目舒展,大声道:“来人!赐爱妃明珠百斛!”

        这句话说出来,葛丽妃顿时面上带了笑容,谢了恩这才坐回了自己位子上。旁边的周淑妃一双黑溜溜的眸子看住了她:“难怪妹妹这么长时间来都避而不见,原来是独自偷偷地编排歌舞,要在今日大放异彩呀!”

        她说的话便是和气,也让人觉得芒刺在背,葛丽妃淡笑不语。

        周淑妃见她不答,却并不收敛,只是继续道:“妹妹肯下这番功夫,难怪独邀圣宠!”这话中无限讽刺,葛丽妃眉心终究一动,只是微微一笑道:“臣妾愚钝,淑妃娘娘谬赞了!”

        淑妃勾起唇畔,掩住眸子里的轻蔑,轻描淡写地道:“只不过这等微末小计,也敢拿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献丑,实在是贻笑大方!”

        葛丽妃不觉微微变色,周淑妃心中得意,小心翼翼将笑容抿于矜持的双唇之间,淡淡地道:“妹妹毕竟身居妃位,下一次这等伶人做的事,还是不要再为这了。”

        葛丽妃挣了挣,唇角缓缓拉出一丝弧度道:“歌舞之道是臣妾排遣寂寞的好法子,姐姐不妨试一试,毕竟你清闲的日子可比臣妾多多了……”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来,笑容中别有意味,“慧妃娘娘您说是不是?”

        郭惠妃隐约察觉到对方这番话有些不同寻常,分明是在讽刺周淑妃不得圣宠,却又故意拉上自己一起。看到周淑妃面色一变,郭惠妃的眸子转了过来,看住葛丽妃依然微笑,不轻不重地道:“丽妃妹妹这一曲舞跳的很好,陛下也很喜欢,以后若是有机会不妨将这一身绝学传给宫中的人,以便她们都能分些陛下的宠爱。”

        葛丽妃终于笑了,一字一顿地道:“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学来的。”

        郭惠妃笑道:“是呀,妹妹美若天仙,世间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美人,旁人自然学不到。”

        周淑妃听了这话,复又冷笑了一声,神色淡淡地道:“那又如何!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相像罢了。”

        葛丽妃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恨,却是压住怒火道:“淑妃,请你谨言慎行!”

        周淑妃压低了声音道:“难道不是吗?我虽然没有机会看到当年那一位栖霞公主,但听闻她舞姿绝俗、品貌出众,是一位绝代佳人。当初世上人人都说,栖霞公主的车驾偶然经过街道,她无意掀起车帘对外面人一笑,竟能将人活生生迷死,这样的美貌,丽妃妹妹怕是及不上吧!”

        葛丽妃的脸色变得苍白,她心中杂念丛生,慌乱的、尖锐的、痛苦的,一时之间全都涌了上来。心中刻骨的记恨着周淑妃,却猛地转过头看了一眼皇帝的方向,皇帝却只是低头饮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分明没有注意到这边。转瞬之间,她便已经明白了过来,皇帝对自己耳鬓厮磨,宠爱非凡,也不过是将自己当成那人的影子呀!这么多年来,不是都很明白了吗?

        她的心头隐隐作痛,将所有的愤恨和不安压在心底,只淡淡一笑道:“过去的事情,陛下已经说过,若是谁敢私下里议论,格杀勿论!难道淑妃姐姐想要尝一尝这滋味吗?”

        周淑妃冷笑一声,别过了脸去:“只要妹妹看的开,我又能多说什么呢?不过是多事罢了!”说完这一句话,周淑妃的神色瞬间又平静如水,那话语之间的锋利只是藏在悠然的自嘲之中。

        郭惠妃见她们二人针锋相对,不由叹了口气,这宫中的日子就在这样的讽刺之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其实谁也不能奈何谁,又是何必呢?不过口舌之争罢了,徒让别人笑话!但是不争不斗,活着也是白活,更加寂寞。这时她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裴皇后,她依然微笑如初,没有丝毫的变化,压根不曾将妃子们的争执看在眼里。

        郭惠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凄凉却另有一番思绪,帝王的之家本是如此!后宫这么多年来有无数的美人,可是真正能够经过岁月的沉淀,留在陛下身边成为妃子的也不过寥寥数人。周淑妃算一个、葛丽妃算一个、陈贵妃再算一个,剩下的就是自己了。而所有人之中,始终屹立不倒的只有裴后一人而已,裴皇后少年入宫,这数十年来必有一番不足为人道的辛酸,只是如今的她掌握生杀大权、掌握家国之事,在那绝顶的美貌之中,岁月又赋予她另一种端庄宁和的气度。不管何时望过去,皇后的目光始终淡漠而矜持,仿佛含着笑意,可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这时候,陈贵妃若有似无的眼神飘了过来,郭惠妃低下了头去,避过了陈贵妃探寻的眼神,郭、陈两家的交恶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大家不知道郭衍就藏在郭府,可是人人却知道那陈家的女儿已经离开了郭家,再也不肯回去。不明**的人们都认为郭衍的事情发生之后,陈家的女儿见风使舵,转了方向,立刻回到了娘家,意图要与郭家彻底断绝了关系。对于这件事情,陈家没有人站出来解释,反倒任由这谣言越传越厉害,以至于有些人看陈贵妃的神情,都带了那么点异样。

        郭惠妃心头是知道一切的,她和陈贵妃不过是有口难言罢了。凡是聪明的人不会执着一朝一夕的得失,郭、陈两家将来到底会如何,这要看时间来决定。

        此时,轻轻的微风拂来了满身馥郁的花香,李未央低头捧着酒杯,沉静的面容波澜不起,发上那一根祖母绿的发簪垂着长长的水晶流苏,轻轻摇晃之间,将那一张素白的面孔衬得越发温柔美丽。不管谁和李未央说话,她都能得体的回礼应答,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即非稚气又非老成,叫人觉得说不尽的喜欢。而郭夫人也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变化,众人瞧在眼中,对郭衍一事便有了不同的计较。

        然而,郭夫人的心头却是焦虑的,尤其宴会进行了一半,她还没见到郭导的身影,不由暗中焦急道:“嘉儿,你五哥真的能及时赶来吗?这宴会再过一个时辰可就要结束了呀!”

        李未央微笑道:“五哥办事素来妥帖,我想他此刻已经到了宫门口了吧!”

        对面的裴弼看见李未央母女的耳语,唇边划过一丝冷笑:李未央啊李未央,你真以为一切都在你的筹谋之中吗?只怕你等的郭导,再也没有办法将那证据送到陛下的面前了!

        此时的皇宫外门口,郭导行色匆匆,快马加鞭,从宫门外急驰而入,裴忠心道果然来了,立刻高声道:“来者何人?还不下马!”

        郭导远远地扬起手中的令牌道:“陛下金牌在此,可在宫中畅通无阻,不必下马!”他说着反倒策马扬鞭,立向宫中急驰而去。这一面金牌是陛下赐给旭王元烈的,天底下仅有一面,裴忠当然是认识的,只不过他此刻向旁边的副将使了个眼色,边上顿时涌出上百来名士兵,将郭导的骏马团团围住。

        裴忠厉声道:“大胆狂徒,敢在宫门前撒野,还不将他拿下!”

        郭导冷声道:“我有金牌在手,有急事要面见陛下,你们怎么敢向我动手!”

        裴忠目光阴冷,向一旁黑暗处等待已久的人道:“赵将军,这人说有急事要见陛下,你怎么看?”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年青而身材魁梧的男子,身上穿着一副软甲,颧骨很高,一双眼睛泛着青灰色,他嘿嘿冷笑道:“郭导你不要白费力气,这证据你是没有办法送到陛下跟前了!”

        一眼认出这个人正是赵宗的儿子赵祥和,郭导一扬眉,大声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杀人灭口吗?这可是宫门口,你们当真如此大胆!”

        赵祥和哈哈大笑道:“不要以为你出身郭府,我们就不敢对你如何!要知道如今宫中正在饮宴,你单人独骑想要闯入宫中,自然会被军士拦下,再加上你拒不肯接受盘查,在争执之中被人误杀,这不是十分正常的事吗?要怪就怪你过于鲁莽,以至于泄露了行踪!”说着,他厉声道:“还不快给我将他斩于马下!这等逆贼难道还让他闯进去破坏陛下的盛宴吗?”

        上百名士兵立刻手持兵刃扑了过去,只听见夜空之中亮起寒光闪闪,带来一片肃杀之气,郭导握紧了手中的金牌,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锐芒。说时迟那时快,众人突然听见宫外传来马蹄奔腾的声音,裴忠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到数百骑的黑甲骑兵已经将宫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人皆是杀气隐隐,气度沉凝,更是带着一股冲天的杀气。裴忠怒声道:“何人在这里集结兵士?”

        只见一个一身华服的高贵男子神色傲慢,高坐骏马之上,策马从后面出现在禁军之前,与眼前的黑甲骑兵并作一处,而这张脸裴忠是无论如何不会忘记的,他冷声道:“旭王殿下,您本该在里头参加宴会,这又是在做什么?”

        元烈的目光扫射他们一番,脸色十分平静,沉声道:“有人向我密报,说裴忠与赵祥和有不轨之心,意图谋逆,其余人等皆是陛下禁军,焉能助纣为虐,若是心无反意,便需退到一边,若是拒不后退者,全部射杀!”

        不过片刻,军令已然传下,只听见雷鸣一般的喊声,副将立刻将旭王令高声重复三遍,在场数百禁军个个听得清楚,不由人人变色。旭王如此一说,人群中已经有人惊惶失措,眼看局势就要难以控制。裴忠冷冷一笑,长声道:“旭王,你在这里造谣生事,并且集结军士作乱,分明是要造反!竟然还敢妖言惑众!来人,还不快将他们拿下!”

        人群中立刻有十余名死忠于裴忠的军士要冲上去,元烈冷笑一声,轻轻一挥手,身后黑甲骑兵便是放出数道长箭,箭影仿佛流光一般,射入人群,将那十余名军士全部钉在地上,全场震慑,禁军们饶是见多识广,控制严密,竟然也用惊惶的目光看向全副武装的旭王军队。

        郭导微微一笑,递上金牌,高声道:“陛下金牌在此,旭王奉陛下命令捉拿赵祥和,然裴忠图谋不轨,意图庇护贼人,若是将你们当成叛逆,殿下早已下令围剿,如今旭王体念你们都是受人蒙蔽,只要服从军令退下,王爷绝不追究!”

        陛下的金牌在,等于陛下亲临,所有人必须遵命行事,禁军见状不由自主纷纷后退,裴忠这才不禁慌了。元烈一个眼神,身后的赵楠便带领数名骑兵飞离元烈身后,以老鹰扑鸡之式,上前便将裴忠长剑打落在地,随后不等他和赵祥和二人挣扎,已将他们臂膀反扭在身后,跪压了在地上。

        裴忠和赵祥和眼见突然大祸降临,皆是面色大变,赵祥和最为窝囊,他跪在地上,声音颤抖地道:“殿下,我一直忠心体国,何来谋逆之说,我只是来参加宴会,又听闻这里有人闯宫,才会赶到这里,想要护驾而已,所谓谋逆实乃天大的冤枉,请殿下明查!”

        元烈一双眸子异常冷漠,脸上也没有喜怒之色,不耐烦地一挥手,立刻有人将裴忠和赵祥和都绑了起来。裴忠心知情况不妙,向旁边使了个眼色,他的副将立刻悄悄地后退,刚要逃出去报信,只看见凌厉的刀光在月下倏忽一闪,那副将的脑袋顿时落在了地上,哀嚎声同时止息!血污溅满了战士的衣袍!

        元烈冷声道:“赵楠,你速带三百骑包围赵府,将赵氏**捉拿,就地审讯,弄清楚他们所有的党羽,如有违抗,格杀勿论!”说着,他掉转马头,向秀水门方向而去,宫门甬道之上铺满青砖,他的马飞奔急驰而过,马掌磕在上面,发出响亮的声音,身后五十余名骑兵也同时追随他而去,本来相对静谧的宫内,顿时回响起巨大的声音。

        骏马疾风如狂,瞬间掠过台阁殿堂,一路如风。

        此刻,早已有人将一切通报皇帝知晓,可他知道了也不过淡淡一笑,道:“由他去吧!”随后便神色如常地继续饮宴,恍若未闻。

        元烈并不是向花园的方向而去,而是直接带领五十骑直奔今晚值夜的所在。按照越西皇氏的惯例,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官员在宫中值夜,这一名官员将会负责传达陛下的旨意。因为元烈手中持着金牌,一路畅通无阻。门房先是见到来人都是卸甲明刃,先是惊呆,继而又见领头之人是旭王元烈,连忙跪扶下拜。

        而元烈目不斜视,急步向主堂行去,刚到半途,就看见那赵拓在批阅函件,赵拓听见脚步声,猛地抬起头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旭王身边数十名如狼似虎的骑兵扑了过来。元烈吩咐士兵将他团团围住,然后微笑道:“赵大人,陛下有请!”

        赵拓厉声道:“旭王,你竟然纵人在宫中行凶!”

        元烈目光雪亮,只是冷笑道:“是行凶还是除奸,待会儿赵大人就知道了!”

        赵拓是赵宗的亲弟弟,时任兵部员外郎,他用力地甩掉了士兵来捉自己的手,沉声道:“滚开,我自己会走!”话音之中透出往日的威言。元烈心道你还不知死期将至,面上笑容却越发从容道:“也罢,就给赵大人一些面子,让他自己走吧,你们在身后跟着,谅他也插翅难飞!”

        赵拓冷哼一声道:“旭王殿下,虽然你得到陛下宠爱,可是前面的路是黑的,我劝你不要太过得意,如今郭家早已是如履薄冰,十分危险,你要识时务就该另投明主,也免得给郭家人陪葬!”

        元烈微笑道:“赵大人不必替我担心,只怕你再也难以见到明天的日头!还是好好想着该如何脱身,方为正途!”

        赵拓的脸上露出得意道:“哼!我倒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替郭家翻案!”

        元烈微微一笑道:“是吗?那就请你拭目以待了!”

        赵拓见他面上带笑,眸中隐隐流露出恣意狂态,不由心头一惊,暗道:难道对方真的抓住了赵家的什么把柄吗?不!这绝不可能!那证人已死,证据也被他们暗中摧毁了!哪怕郭家手眼通天,也不能让死人生出白骨!

        ------题外话------

        推荐北藤亲的新文《无良师傅腹黑魔女》,轻松萌点高的宠文,话说,如果我的文也照着诙谐风格起名字,是不是应该叫狠毒庶女大杀四方,很诙谐吧……(⊙o⊙)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