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52 盛世华章

    庶女有毒

    252 盛世华章


        月上中天,皇帝特地在仙都宫中设晚宴。李未央还是第一次踏入这个刚刚建成的宫殿,听闻是皇帝为了葛丽妃的生辰特意建造的。内里布置得奢侈豪华,美轮美奂,犹如人间天堂。只见到处挂着美丽的宫灯,就连小小的转角都挂着名家字画,往来伺候的宫女身上穿着华丽的宫裙,显得金翠绚烂,异常奢靡。

        李未央将这宫殿中的布置看在眼中,不由也十分惊讶,所有人都说皇帝对葛丽妃盛宠不衰,如今看来传言是真的。只不过这其中的宠爱究竟有几分是冲着丽妃娘娘本人,这就很难说了。

        此时朝廷中三品以上的重臣和女眷已经纷纷入座,众人只听见歌乐齐奏,随即便瞧见宫女们款款而入,各种珍馐美酒如同流水一般的端了上来。

        阿丽公主悄声对李未央道:“这一个月来宫中都举办了两回宴会了,越西皇室可真是奢侈。”

        李未央轻轻一笑,如今这位皇帝十分喜欢在宫廷中招待客人。虽然他性情喜怒无常,又颇有点好大喜功,可是谁又敢当众提出意见?再者说,越西十分富庶,百姓安居乐业,国力又很强盛,皇室如果愿意可以日夜歌舞不休,谁又能多说什么。

        这一切看在阿丽公主眼中,却是让她更加惊异,在草原上即便是作为大君,每天也要操心很多的问题,尤其是到了贫瘠的冬天,草木都不生长了,这时候他们就要带着大批的牛羊和牧民四处迁移,去寻找肥沃的草场。正是因为看到日夜操劳的大君,阿丽公主才会对越西皇帝如此奢侈享乐的行径感到不以为然。

        不远处的郭夫人却是神色肃穆,目光并没有落在歌舞之上,只是垂头端详着眼前的琉璃盏,显然是对这些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不感兴趣。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皇帝的身上,此刻他连饮了数杯酒,眼神十分朦胧,神色也很平缓,与上一次在书房见到的疾言厉色完全是判若两人。若不是敢肯定上一回要赐死自己的的确是这位越西皇帝,李未央还会怀疑那天发生的究竟是不是一场幻梦。直到今天她都觉得十分奇怪,按照这个人的性格,他想要做的事情是一定会做成功的,如今他迟迟不动手,真的是顾及元烈还是另有打算,又或者是想到了什么新的主意?

        歌舞跳得正好,却听见太子站起身来向着皇帝道:“父皇,此次巡视沧州之时,地方官员特意送上一名美人,请儿臣代为献给父皇。”

        他的话音刚落,皇帝目光落在了他的面上,仿若十分感兴趣地道:“那就献上来吧。”

        地方官员献美,并不是一次两次,若是寻常姿色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众人一听都很来精神,纷纷伸长脖子想要目睹这位美人的姿容。只有一直陪伴在皇帝身边的葛丽妃面色微微一变,可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太子面上微微一笑,轻轻击掌,就看见大殿门口一个身披银纱的女子伫立在那里,虽然只是静静的站着,可却是风姿楚楚。她向前走来,一步一步,行止之间环佩叮咚,仿佛仙乐相随。走到台阶之前,她低下了身子,动作行云流水地跪在地上,精致的长裙在她四周散开。李未央刚才距离太远瞧不清,此刻她又跪下了,一眼望去只见到她青丝如墨,脖子上露出的皮肤洁白如雪,竟也不禁对这女子的相貌生出三分好奇。

        皇帝微微一笑道:“抬起头来。”

        这名女子闻言抬起头,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容,果真是容貌绝俗,顾盼生姿,更有一丝绝世独立的意味。

        看到那一双秋水般的美目,皇帝目中却突然爆射出寒光,瞬间李未央就感觉到一股杀机笼罩而来。这样的气势,只有皇帝这样挥斥方遒,杀伐果断的人才会有……一时之间就连太子也有些惊慌不安,他心中十分的纳闷,这是怎么回事,父皇不是素来喜欢葛丽妃容貌美丽吗?他早就隐隐明白父皇是惦记着当年那个人……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千方百计寻来了一个与当年的栖霞公主有五分相似的女子,为什么父皇看到她竟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裴后微微蹙眉,目光冰冷地落在了那女子的身上。

        良久,大殿上都无人敢开口,皇帝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杀意,面上却是冷冷道:“果然是个美人,不知有何技艺?”

        太子强笑道:“父皇,她擅长舞艺,不妨让她为父皇一舞如何?”

        皇帝懒洋洋地坐着,眼神似笑非笑盯着太子,却一时没有做声。太子顿时紧张起来,心里掠过一丝强烈的不安,不由转过头狠狠瞪了卢妃一眼,卢妃立刻低下了头去。这个主意是她给太子出的,而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更是她千方百计才托卢缜寻到,可是却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李未央看了对面的元烈一眼,只见到他的目光同样落在那女子的身上,神色之中却是十分的淡漠。李未央眼底淡淡浮现起一丝笑意,太子如今倒颇有点乱了阵脚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出这种招数——话说回来,险则险矣,可若是能够讨好皇帝,倒也是一出有用的棋。

        就在太子要跪下主动请罪的时候,皇帝却突然大笑起来:“好!既然说她擅长歌舞,那就跳一曲,若是跳得不好,再行责罚!”

        那女子长出一口气,轻轻一甩袖子,开始翩翩起舞,此时大殿之内没有一丝的声响,葛丽妃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女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嘲讽。太子说的不错,这个女子的确很是独特,她飞旋的舞姿仿佛蕴藏着天然的韵律,脚上的铃铛轻轻作响,取代了乐器发出连绵而悦耳的声音,听在众人耳中仿佛成了舞曲的旋律。她纵情的飞舞着,纵然是不通歌舞的人,也能够感觉到那无声之舞中洋溢的情意缱绻。等到一舞终了,她低手敛衽,广袖下垂,盈盈拜倒,掩住了目中的莹莹水光。

        她的舞艺并不如何出色,可是李未央观之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她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皇帝的神情,却见到他面上也露出恍惚,心中顿时领悟,原来如此——想必这样的舞蹈,当年栖霞公主也定然是跳过的。

        太子这一回可真是下了苦功,不光是容貌相似,更兼气韵无双,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让这女子在皇帝身边争得一席之位了。李未央的目光随即落在了一旁脸色难看的葛丽妃身上,却是轻轻一笑,举起酒杯,淡淡饮了一口。

        此时皇帝眼神变得更加朦胧,他一招手,吩咐那女子道:“你上前来。”

        那女子盈盈走了上去,皇帝将她搂在怀中,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压住了眼中的冷笑,却是声如洪钟地大笑道:“好,太子果然是有孝心,赏!”说着,太监领旨而出,赏给太子一柄海棠玉如意。

        太子心下稍安,今天这一场戏他演得可是十分忐忑,也确实是冒了很大的险,本来这女子应该由他人进献才不容易牵连到自己身上,但他左思右想还是自己来——或许在旁人面前往皇帝身边送上这么个女人是一出昏招,可是在他而言却是另有用意。这个女人,将来可会派上大用场!

        他的笑容还在面上,却听见皇帝向旁边的太监道:“去,传卢缜过来。”

        卢妃心头一跳,这个女子她是托卢缜寻到的,难道皇帝又有封赏不成。可是陛下又是如何知道这个女子是跟卢家有关系呢?但她很快想到,皇帝心思叵测,喜怒难辨,这世上恐怕少有不在他掌握之中的事情。好在此女子也是身家清白,找不到丝毫的瑕疵,卢家进献有功,只应封赏而不该责罚。想到这里,她的心中才稍稍安定了。

        太子妃目光极度怨恨地盯着卢妃,心头将她闹恨到了极点,却是不动声色,借着一杯酒掩饰住了眼底的冷光。

        卢缜今天也在殿上,听到皇帝召唤,急忙来起身走出来,恭身听命。

        皇帝主动端起一杯酒,命太监交给卢缜,随后微笑道:“赐酒一盏。”

        卢缜连忙叩首道:“臣谢陛下赐酒。”随后面泛喜色,果断一饮而尽。

        皇帝笑容更加和煦道:“此次你去沧州差事办得不错,又特意带回这名美人让太子献给朕,朕要好好的赏赐你一回。”

        卢妃心头一跳,皇帝果然什么都知道!

        此时已经过了子时,坐在后排的很多人都有些昏昏欲睡,现在听到皇帝要赏赐卢缜皆激灵了一下,振奋起精神,倾听下文。

        阿丽公主悄悄拉了拉李未央的袖子道:“陛下为什么要赏赐卢缜呢?”

        李未央微笑道:“因为之前陛下曾经命他去沧州修建功德祠,他的差事办得不错,还特意从沧州带回了一名美女,借着太子的手献给了陛下,这样一来,陛下当然要给他一些赏赐了。”李未央的话刚说完,阿丽公主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却听见皇帝又道:“朕听说你尚未娶妻,家中也无侍奉之人,如此怎么为家呢,朕替你忧虑呀,想在大都替你觅一良妻。今日大好时机,就当着群臣之面,为你赐婚吧!”

        卢缜听到皇帝亲自为自己赐婚,顿时大喜过望,卢家其他人也一同站起来,立即伏地叩谢皇恩,卢缜笑容满面道:“多谢陛下赏赐,卢缜无功无德,得陛下恩宠,实在幸甚。”

        在座的所有人脸上都不禁露出艳羡之意,心道卢缜上一回想要迎娶寿春公主失败,好好的被人嘲笑了一番,不得已卢家又为他请了去沧州的差事,立了功劳回来,眼看着就要擢升,此时竟然还能得到陛下赐婚。要知道在场的诸位官家千金皆是出身名门、百里挑一,得了哪一个都是如花美眷,又是陛下亲自赐婚,这样的好事可是实在难得,看来卢缜是要走运了!

        裴皇后在旁边静谧地笑了笑,眸中却是不动声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皇帝停了片刻,继续道:“君臣一体,不能亏欠了任何人,你们只要好好办事,朕自然**行赏。”说着,皇帝向身边的太监耳语数声。那太监神情一愕,却是十分惊讶的模样,随即跪倒在地道:“是,陛下。”随后,他便退了出去。

        众人瞧见这场面不由有些奇怪,却都是静静等待着,他们知道皇帝赐婚的人马上就要出现了。

        卢缜立在殿内,真个是满面春风,心情激荡,自己这一回实在是很幸运,原本无法娶到寿春公主的恼怒也去了三分。他面上本就长了一双像朝露一般清澈的眼睛,又生得十分秀美,此刻因为陛下赐婚,更是一派喜气洋洋,神采奕奕的模样。他心头想到既然陛下没有说明到底赐婚何人,会不会是因为裴徽一事大为恼怒结果闭宫不出的寿春公主呢?这极有可能,定然是陛下想要弥补上次的失误!

        李未央看在眼中,却是冷冷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皇帝没在打什么好主意。

        就在此时,众人突然听见声乐声起,一名太监引领着一群人从旁边的侧门入殿。走在最前端的是四名宫女,每个人手中都执着大红灯笼,笼中的烛光映得整个大殿红彤彤的,果真是喜气洋洋。随即,殿门内又入两名宫女,最后走进来一位款款而来的女子,只偏偏用团扇遮住了面容,众人瞧不见她的神色,只能隐约见到她穿着端庄大气的衣裙,头上则带满了金银琉璃钗饰,看得出来价值不菲。众人不免吃惊不已,纷纷开始猜测眼前这位女子究竟是哪一家的贵女,又或者真的是寿春公主吗?

        太子也觉得是寿春,便微笑道:“卢缜,这一回陛下赐婚,你还不去瞧瞧你的新娘子!”

        卢缜不由自主笑了起来,迫不及待上前,又及时醒悟,回头再次拜谢皇帝皇后的恩典,然后才转过身向新娘走去。他压抑住满心欢喜地向新娘拜了两拜,道:“请见小姐真容。”他一连说了三遍,那团扇方才缓缓的展开。

        众人屏气凝神,都想看看这皇帝赐婚的小姐是什么模样,等到团扇之后的那一张脸露了出来,众人都惊呆了。团扇之后,不是什么花容月貌的千金小姐,而是一个鸡皮鹤发,足足有六七十岁的老妪,人们惊讶之后,突然就炸开了锅。

        卢缜立在当场,几乎呆了。他没有想到,皇帝赐婚竟然赐给自己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女人,瞧这年龄,当自己的祖母也绰绰有余!

        皇帝的声音笑得最为爽朗,他大声道:“卢爱卿,还不快去搀扶你的新夫人,愣着干什么!”

        裴皇后的面色丝毫不变,她已经认出来这位所谓的新夫人正是皇帝当年的乳母康氏。这康氏曾经做过皇帝半月的乳母,四十岁上便守了寡,一直在宫中养老,如今皇帝竟然莫名其妙将她赐给了卢缜,这可真是天下一大奇闻!她看了一眼皇帝,神色莫名。

        皇帝微微含笑,转头向她道:“皇后,觉得朕的旨意是不是很英明?”

        裴皇后目光在他面上轻轻一转,已然语气平和道:“陛下做出任何的决定,臣妾都不会奇怪,更何况这是一桩十分匹配的婚事。”她这样说着,眼神已经看向了太子。

        太子陡然一惊,立刻道:“卢缜,你还不过去搀扶你的新夫人!”

        李未央不禁失笑,皇帝真是够损的,居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叫一个黑发少年郎去娶一个老妇人,简直是——叫人难以想象!

        卢缜从刚才的狂喜到现在的如坠冰窟,他看着眼前鹤发鸡皮的老妇人,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门槛上才好。说实话,刚才所有人都以为皇帝是借着这个机会,将那寿春公主重新赐予卢缜,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场戏。被赐婚的不是千娇百媚的公主,更不是芝兰玉树的名门闺秀们,而是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妇人。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元烈却是挑高了眉头,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将皇帝的心思看穿了。

        卢缜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卢妃心头焦急,此刻这种情形,若是卢缜不肯迎娶这女子,那他就是抗旨不遵。

        果然,皇帝的脸色微微一沉,冷冷向太子道:“朕苦心安排,他倒像是不愿意接旨,难道是嫌弃朕赐给他的美人不够好吗?”皇帝这么说着,眼神之中已经流露出一丝不悦。

        太子连忙跪下道:“父皇,卢缜是一时欢喜得傻了,待儿臣上去提醒他一番,他定会醒过神来。”说着,他已经起身向卢缜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低声地道:“你还不接旨,难道要抗旨不遵吗?!”

        卢缜的牙齿在颤抖,他指着那老妇人道:“殿下,你瞧……她……她……”

        太子冷冷道:“我瞧见了,大家都瞧见了,这是天子的旨意,非接不可。”

        卢缜将心头巨大的失望压下去,脸上是欲哭无泪的神情。

        太子目光冰冷地道:“笑一笑,然后领着你的新娘子一起去谢恩!”

        卢缜咬牙,好不容易笑容才又恢复在脸上,他快步走了过去将那老妇人搀扶到皇帝面前:“微臣叩谢皇恩。”

        皇帝微微笑道:“这是朕的乳母康氏,今日嫁了卢爱卿,也该有些名分,朕就册封康氏为品国夫人,从今以后你要好好待她,夫妻和睦,恩爱白头才好。”

        这其中一方已经是白头了,李未央微笑看着这场闹剧,心道卢缜娶了这么一个老妇人当夫人,看似是陛下赐婚,可是实际上他娶回家之后,必须将这妇人当成神灵供养。而且她观这名妇人神情,许是养尊处优久了,有些颐指气使的神情,恐怕这卢家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阿丽公主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道:“你们的皇帝真是奇怪,他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迎娶一个六七十的老妇人。真是太可怕了,天下奇闻啊!”

        李未央神色从容道:“所谓天子,自当令行禁止,说一不二,若是卢缜敢抗旨不遵,那是满门抄斩的罪过,他是太子侧妃的弟弟,又是卢家好不容易才栽培出的精英,他自然知道应当作何选择。”

        阿丽公主不免摇头,她知道眼前的李未央对于京中的一举一动都了然于心,可是此刻见她竟然对这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表现出惊讶,她也不免暗中叹息:“我总是不能理解你们,这都是些什么事……太匪夷所思了。”

        李未央神色中掠过一丝嘲讽,越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这皇宫里越是容易发生,恐怕皇帝今天这番作为是做给太子看,做给卢妃看,也是做给裴皇后看的。但是,她隐隐觉得似乎皇帝的目的,还不止于此。

        此时,就听见皇帝微笑着搂着身旁的美人道:“朕听闻镇东将军的女儿已经下山归来了,今日可在宴上吗?”

        皇帝提起的镇东将军王琼立刻站起身来,拜倒道:“是,陛下,小女今日也一同来了。”

        李未央对于皇帝突然提到的王小姐不禁侧目,郭夫人瞧她神情露出不解,便低声道:“这位小姐名叫子衿,是王家最小的女儿,往日里一直追随一位大宗师学习,极少下山。这么多年以来只听闻她下来两次,却都是相助她的父亲镇东将军,外人不知道详情,只知此女上通天文地理,下知诸子百家,那些规划谋断之道无不了然,虽是女子之身,却素有贤名,可是却连我也没有亲眼见过她。”

        李未央听到这里,不禁微微一笑道:“那么这位王小姐此次下山,又是为了什么呢?”

        郭夫人陷入沉思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大都之中各大世家都相继召回在各地的精英子弟,似乎颇有异动,在她看来这一切都跟如今的政局有脱不开的关系。

        皇帝目光在大殿中搜寻,口中道:“哦,是哪一位?出来见一见吧。”

        此时就见一名女子从女眷之中走了出来,生得雪色肌肤,明眸修长,眼梢罕见的上扬,一双黛眉隐入鸦青色鬓角,抬腕凝眸间,风情蹁跹,绝色姿容并不咄咄逼人,却是令人自惭形愧,不敢平视。缓缓而来,逼退了一殿的繁花似锦,唯有她大放异彩。

        皇帝难得和蔼道:“你学艺多年,不知都有什么斩获?”

        王子矜恭身拜倒,动作盈盈,神采若锦,美不胜收:“陛下,臣女才疏学浅,不敢献丑。”

        宴会上早有人盯着她的容色,眼前只余下她的倩影,浑然忘记了喝酒与谈笑。

        皇帝微笑道:“无妨,久闻王家千金才艺双绝,却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些诗词歌赋便不要拿出来了,有没有新鲜的可以拿来凑趣?”

        皇帝这么说,却看见王子矜微微一笑道:“臣女只是粗通音律,谱了一曲破阵之乐,用乐器演奏,配以歌舞,相信陛下会喜欢。”

        皇帝颇有兴致:“破阵乐么——听起来倒有几分意思。”

        王子矜眼底碎芒莹莹:“请陛下允许,若有器乐再配以七七四十九人演练军阵,那场面会更加好看。”

        皇帝想了想,倒是十分新奇:“朕准了,你就让人下去准备吧,朕等着瞧。”

        王子衿含笑应了,便立刻下去准备,很快,大殿之中的烛火就被熄灭了。

        李未央凝眸寻去,那个袅袅倩影已经不见了踪迹,她一离开,也带走了很多人的神魂。只听见有人率先起奏,箫声由远及近飘了过来,仿佛一名吟游诗人在空阔的江海之间回肠荡气的吹奏着。很快,又有不同的乐器加入进来,仔细听来,琵琶,琴瑟,箜篌都夹杂在了一起,现出一派钟鸣鼎食的繁华之景,十八名身着红衣的舞者进入殿外的空旷广场上,翩翩起舞的同时,仿佛将一团团火焰也一同带去了,紧接着笙、萧、筝、编钟、编磬也相继加入,使得整个乐队的演奏更加大气磅礴。

        忽听节鼓响起,七七四十九名男子出现在殿外,一个一个如同石像一般凝在那里一动不动,原本所有发出和谐气息的乐器声音骤然停住,再次爆发的时候已经完全转变了氛围,发出金戈铁马肃杀之气,随着那琵琶和鼓声渐急,乐音犹如巫峡猿啼,也似鬼哭,在众人眼前,原本的太平盛世气象已经完全不见,明显是意欲展现叛军入侵、破坏了原来一派繁华安然的景象。

        李未央听到这里,已经看出来这位王小姐竟然是将军事蕴于乐曲之中,用琵琶模拟出号角和马蹄声,用鼓声和编钟描绘出战场上的互相搏击和混乱的拼杀,那些舞者便是太平盛世的百姓,而冲进来的四十九名男子则是嚣张的士兵,整个破阵曲展现出战场的紧张气氛和波澜壮阔的场面。

        只听到有人发出一声呐喊,音乐节奏马上发生随之变化,琵琶声变调,如同唢呐吹奏,让人联想起大军出征的场面,所有的舞者猛地撕开身上的红衣,露出里面洁白的短袍,冲进了敌军之中。

        李未央凝神观看,仿佛看到一场征伐之战,她不由面色复杂。而大殿之上所有曾经上过战场的将军,也都看得十分专注,显然被这一曲破阵乐勾起了很多的思绪。那些寻常的贵妇小姐们则是一派新奇的模样,虽然看不明白,却也知道乐曲编排巧妙,又是波澜壮阔,这无疑是一出好戏。

        李未央从头到尾看着这一曲破阵曲,舞队的左面成圆形,右面成方形,前面模仿战车,后面摆着队伍,队形的展开像是一只老鹰,伸出两翼,仿佛两支前锋队伍,做成打仗的阵势。舞者以往来击刺动作为主,肢体随着乐曲摆出各种阵势,声震百里,不但有浓厚的战阵气息,还有一种威慑,令观众凛然震悚。

        可若是仅仅如此,李未央并不会觉得如何出色,仅仅算是寻常庆典音乐罢了。最重要的是这王子矜在这样的表演之中,蕴入了各种不同的阵法,例如八阵图,撒星阵,鸳鸯阵,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这十大奇阵,每个阵型都富含深刻的变化,竟然都被她借由舞者的动作,阵型的摆布,不动声色之间一一破解。

        李未央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王子矜的身上,却也是刮目相看。这样的女子,堪当是个奇才!

        鼓曲共有两段,每段有五阵,用了一个多时辰。到了最后,四十九人依次退场,象征破阵成功,乐曲又恢复了开始时的音调,随着一阵钟磬齐鸣,声音由高及低,周围渐渐恢复了平静,舞蹈者们盘旋回地上,匍匐拜倒,仿佛回到最开始的宁静。

        皇帝尚未说话,早已有将领按捺不住道:“好!这曲舞说的是打仗,阵法演变更是十分精妙,王小姐之才,当世绝无第二个!”

        王子矜锦衣翩翩,孑然独立,向皇帝行礼道:“陛下武功韬略,天下尽知。臣女不过是略以此曲展现陛下慷慨英武,震慑天下,顺祈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皇帝立起身,朗声道:“朕听闻此曲,心意甚喜,王小姐匠心独运,实在难得!将来这首曲子还要好好琢磨,如今舞者仅有四十九人,气魄不够宏大,可再增加到四百九十人!嗯,如此才智,一定要赏赐!来人,赐王子矜碧玉观音一座,黄金百两!”

        皇帝这话一出口,众人立刻都向王子矜投去欣羡的神情,可当事人却是面色平静,秀眉似远山青黛,唇边笑意盈盈,仿佛受到的封赏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众人瞧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凤目增加了一丝神秘之感。

        她只是轻轻跪倒,再次谢了皇帝的恩典,随后又回到了女眷之中。不知道为什么,站出来那么出色的一个人,若是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竟然就没有人能发现她刚才一直在那里坐着。若非是皇帝点了她的名字,大家是绝不会注意到她一直坐在那里的。

        皇帝微笑着大声道:“王家的千金,可曾许配他人吗?”

        众人心头一跳,心想这皇帝不会又要乱点鸳鸯谱了吧,刚才那卢缜可是莫名其妙迎娶了一个老妇,难道说皇帝还要把王子矜赐给一个鳏夫不成吗?暴殄天物!这陛下真是疯了!

        听到这里,镇东将军王琼若有所悟,连忙躬身道:“回陛下,小女确实不曾许婚。”

        皇帝哈哈一笑,目光中带出一丝笑意:“如此佳人,与旭王正是匹配。”

        此言一出,李未央眸光骤冷,心道果然来了,原来皇帝在这儿等着!从刚开始给卢缜赐婚开始,就不光是为了震慑裴后和太子,最重要的是要让元烈明白,这世上没有人能够违背他的旨意,他可以将你捧上天,也可以把你踩在地!

        如今如果元烈识趣,就应该立刻站起身来,叩谢陛下的恩典。可是元烈只是目光平静地坐在那里,神情之中没有一丝的波动。

        而李未央注意到,王子矜面上始终神情平静,只是那双独具风情的眼睛轻轻扫过了元烈,却是没有丝毫羞涩,只是观察评估之态,随后垂下了眼睛。李未央压抑住心头的丝丝不快,目光笔直地看向元烈,她很想知道——此刻他究竟会作何选择!

        皇帝看着元烈,裴后也看着元烈,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在旭王的身上,良久,整个大殿之内都是一片死寂。

        郭家众人心头都是一惊,皇帝这是要为旭王赐婚王家的千金了,那嘉儿又该怎么办呢?郭夫人心头紧张,不由转过头去,担心地看着李未央,却见她神情冷淡,坐在那里一派从容的模样,像是丝毫也没有被外物所影响。郭夫人心中更加不安,她是了解嘉儿的性格的,越是心头掀起波涛骇浪,表面上越是若无其事,谁也不能猜到这个女儿心中的一丝一毫。她想到这里,不由更加忧虑。

        若说谁要为这场婚事欢喜,那就是静王元英了。他的一双眸子落在了元烈身上,渐渐显出了一丝嘲讽之色,你对郭嘉钟情又如何?难道你还能违背父皇的意思吗?这越西皇帝的赐婚,天底下没有一个人敢拒绝!若是你今天拒绝了,可就是人头落地。

        裴后淡淡一笑,看来这位王小姐就是皇帝为元烈选中的妻子了。她的目光落在了那王子矜的面上,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沉。

        王家和郭家同样显赫,上有即为太师又任大将军的王恭,下有尚书仆射王愉,内有华盖殿大学士王君,外有镇东将军王琼,这些人都是精明能干之辈,而且从不参与党争,素来为皇室所器重。更重要的是,当年裴后曾经想要让太子迎娶王氏的长女,可却偏偏被王家人婉言谢绝了。如今轮到了王家的小女儿,皇帝竟然要将她许配给旭王元烈。好!这可真是太好了!裴后长袖下的手紧紧攥了起来,指甲几乎掐入手心,可是在众人看来她的神色依旧平静,甚至还隐隐带着笑意,仿佛乐见其成一般。

        可是,众人正等着旭王元烈站起身来谢恩,他却坐在那里像是根本没听见一样。

        皇帝不耐烦了,又高声道:“旭王,你以为王家小姐如何?”

        元烈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长身而起,他脸色一沉,眉梢便携了煞气,令人生畏:“陛下,王氏女固好,奈何非我良配!”

        这句话一说出来,满殿皆惊,每个人脸上都是极大的愤慨,这旭王也过于大胆了,竟然敢当众拒绝皇帝的婚事!便有多事的御史要上来参奏,可元烈冷眸扫过,众人都缩了缩脖子。明明是这般俊美男子,却气势咄咄逼人,任何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多说一句。

        李未央微微一笑,若是不肆意妄为,他就不是元烈了。

        此刻,皇帝几乎是瞬间崩盘,目眦欲裂,瞪着元烈道:“你这是要抗旨不遵吗!”

        元烈扬起眉梢,微微一笑道:“陛下什么时候颁下旨意说要将王小姐许配给我了吗?您刚才明明只是说王小姐可与旭王匹配——这不就是在问我的意思?难道是我错会了意?唉,这可难办了,刚才我已经拒绝了,实在是覆水难收。”

        皇帝心头恼恨,他在朝中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可是每每到了这个儿子的面前,却是不由自主的吃瘪,眼下明明众人都听见自己有赐婚的意思,他却故意装作不明白,这种孽畜,不如当场打死算了!

        他心头怒火更炽,可他越生气越是拿旭王元烈没有办法。这个儿子是他亲手送出去的,又是他精心培育出来的,可是养大了之后,却是个狼崽子,心心念念的只想着李未央,眼底从来没有过自己这个父亲!上一回自己要当他的面赐死对方,就是要给他一个警告,如今他却丝毫不以为意,竟然还敢当众拒婚!

        这王子矜文韬武略无所不精,又大度雍容,气质非凡,非是那种拘泥于内宅斗争的女子,也是最好的贤内助,将来定可相助于他,更别提背后还有王家的势力!他难道根本就不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吗?娶李未央又有什么好处,郭家过于中庸自保,李未央又是一个心机阴沉,满身怨愤之辈,迎娶了她,元烈只会有无数的麻烦。

        可是这王子矜却是截然不同,镇东将军当年去冀州平叛的时候,他的夫人却被叛军扣押下来作为人质,而当时仅有十三岁的王子矜暗中逃脱,一路赈济灾民,更是招收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并且四处联络军队,以其超人的胆略和才识,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内收编了当地的土匪,组成一支相当有规模的队伍,最后数量达到万余人,以一个女子之身来说,这简直是个奇迹。她率领这批军队,一路势如破竹,攻占了冀州,救回了自己的母亲。一个女子作为主帅,本该是件十分可笑的事情,更别提她的年纪如此之小,根本没法服众,可在她的队伍却是军纪严明,令出必行,所有人都对她肃然起敬。经过调查,皇帝发现此女在军事上的直觉和见地都堪称天才,就连镇东将军那些对手也曾在她手中连吃了许多败仗。

        她表面柔弱,实际上却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子。可以说,镇东将军就是依靠她,才能连克强敌。

        在皇帝看来,元烈如今还不是足够强大的苍龙,而这王子矜却是端庄大气,在长空之中骄傲长鸣的玉凤。当今天下,各大世家都想要来分一杯羹,若是王家和旭王联系在一起,必能撑起一片天空,为他坐稳帝位。

        这样的女子,又岂是李未央可以比得,若是元烈聪明,他就应该知道应作何选择。

        看到元烈如此之态,众人都知道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拒婚的,不禁都看向那位王小姐,却见到她依旧是不卑不亢,神情淡漠,仿佛丝毫也不在意一般。

        皇帝目视着元烈,见到他依旧是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不由重重地将怀中美丽的女子一把推下了御座,那女子惊呼一声,摔下台阶,一下子将额角磕破,立刻血流如注,她捂着头,却是不敢言语,泪流满面。

        众人看到这种情景,心头都不禁大为吃惊,看样子陛下这一回是要责罚旭王了。太子冷笑,好,旭王你居然如此胆大包天,我倒要看看父皇这回还会不会饶过你!

        谁知下一刻,皇帝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大笑起来,声音十分响亮:“罢了罢了,你要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将来再求朕赐婚就是,朕对你宽宏,也算是对得起皇兄了!”他这么说着,却是提起了老一代的旭王,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陛下这是看在老旭王的面上,决定宽容元烈了。

        元烈淡淡一笑,却是不置可否。

        皇帝面上无所谓,心中却暴怒,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给这个小子一脚,可是在众人面前,他却要装作从容大度的模样,忍得头都痛了。

        镇东将军王琼十分担忧地看着女儿子衿,心道她当众被人拒婚,这样的奇耻大辱不知道她能否承受得住。王延不禁握紧了拳头,几乎就要站起来去找元烈的麻烦,却突然被他身边的王广握住了手臂。

        王广低声道:“王延,不要冲动!”

        王延十分恼怒:“妹妹有什么不好,哪里配不上旭王?他竟然要当众拒婚,让我妹妹如此难堪!”

        王广是性情温和的人,他低声道:“不论如何,不要在这里发怒,否则只会让其他人看咱们王家的笑话。”旭王一直追逐着郭家的千金郭嘉到处跑,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可他们断然没有想到元烈会有这样的胆子,竟然敢拒绝杀人如麻的皇帝,这恐怕还是开国以来头一遭!

        任何人也不敢在皇帝的面前坚持,唯独元烈,他竟然用那样毫不留情的话语拒绝了王子矜。拒绝了他们才貌双全,冠绝天下的妹妹。在王延看来,自己的妹妹可比那郭嘉要出色得多了。不要说相貌,更不要提那些女子会的琴棋书画,自己的妹妹文武双全,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又懂军事,是一个真正的奇才,他们这些男子尚且不如,元烈又有什么不满意的!竟然还说,妹妹不是他的良配,简直是可笑,那郭嘉又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和子衿相比!王延越想越是恼怒,砰地一声,竟然活生生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王广连忙提醒他不要过分,心底却叹息一声,情这一字,最是难解,这旭王元烈素来是喜欢郭家的千金,其情之痴,其实他也能够体谅。想到这里,王广不免向郭嘉瞧去,却见到对方那一双子夜般的眸子,此刻落在了旭王元烈的身上,面上只是静静含笑,不知在想些什么。王广轻微一叹,脑海之中蓦地想起当时在慈济寺后面曾经见过李未央与裴弼盲棋对弈时的模样,那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自信神态,至今还令他难忘。可想而知,这郭家的千金小姐也绝非是平庸之辈,只不过对上自己的妹妹,究竟胜算几何呢……

        李未央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转过了头,正巧对上王子矜的目光,却见到那一双美目之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李未央对她微微一笑,平静不掺杂任何情绪,王子矜回复一笑,目中却燃起了火般的旖旎,随后很快转开了目光。

        李未央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眸光里的异色,这一位王小姐被当众拒婚不知道心中是做何感想……只不过,属于她李未央的人,她是不会让的!哪怕你是皇帝也好,是天神也罢,还没有人能够从她的手中抢走她要的人!

        ------题外话------

        破阵曲是结合秦王破阵曲和兰陵王破阵曲两者的历史记载和视频记录(ˇ&717;ˇ)

        楼下的评论我都看了,特别感谢睿主子的慷慨陈词,话说睿主子,你是哪年进的宫?感谢pj109821298童鞋的30张评价票,不过PJ同学,你芳名后面的一串阿拉伯数字是啥==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