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54 示威之战

    庶女有毒

    254 示威之战


        皇宫宴会之后,整个大都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宁静之中。

        李未央知道政局就是如此,表面上越是平静,私底下越是暗潮汹涌。而这一波大浪,恐怕很快就要掀起来了。在此之前,她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并且寻找有利的时机。

        重重帘幕低垂,阳光透过窗纱照进来,落在李未央白玉一般的面颊之上,她手中惦着一颗白子,似笑非笑道:“五哥,这一回你可没有退路了。”

        李未央是怕他心情还没缓和过来,一有空便拉着他下棋,却不知道他现在早已不在意自己的武功和手臂了,不过每天都有美人相伴还是赏心悦目的,这也是人生一大乐事。郭导看了一眼棋盘,哀叹一声道:“我都与你说了不要如此咄咄逼人,让我三子又何妨!”

        李未央笑道:“琴棋书画,我唯独棋可以拿得出手,自然要多练练。”

        郭导见她谈笑风生,反复斟酌语句才道:“那一日陛下在宴会之上曾经要为旭王和王子矜赐婚,你心里……真个就没什么想法?”

        李未央轻轻落下一子,神情平淡地道:“我要有什么想法?”

        郭导看她神情的确是没有什么异样,不由叹息道:“你可真是沉得住气,如今外头人人都说那王小姐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除了裴宝儿容貌绝世之外,如今风头最盛的就是王家的这位千金。从她回大都之日起,就不知有多少痴情人在她每月一次出府上香的路上等候,希望可以一窥她美丽的容颜。最后甚至发展到这些人提前一天就会带着马车在她经过的路上排队。更可笑的是有些投机取巧之辈提前两天去排队,并且将那些位置炒到天价。”

        “话是这么说,可为了目睹美人真容,那些名门公子还是趋之若鹜,不惜千金的。”李未央微笑着,指了指棋盘道:“五哥,你再不落子,可就要被我吃光了。”

        郭导面色一凛,匆忙落下一子道:“你可知道王子衿美名是如何传出去的?”

        李未央无可无不可道:“愿闻其详。”

        “听说三年之前西南羌国国主得到了王子矜的一幅画像,他们又听闻此女精通天文八卦,星象地理,所以便以此画像为由索取王子矜。可王氏家族都是骁勇善战,再配上王子矜的奇门八卦之术,王家便硬生生将羌国皇帝的五十万大军狠狠逼退了四百多里。于是每年向越西朝贡的国家又多了一个,后来那幅画像被王家人带了回去,镇东将军看了一眼,只说了一句,风采不及子衿十分之一。而后这一句话传了出去,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王家提亲,连他们的门槛都踏破了。”

        李未央微笑道:“除了王子矜的美貌之外,他们还看上了王家的姓氏,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

        郭导点头道:“的确如此。王家既不参与权谋斗争,也不肯轻易向裴氏低头,是一个很超脱的存在,他们能够有如此的地位,跟陛下的扶持也是分不开的,郭家陈家都深陷于裴氏的斗争中,王家却能独秀于林,你想想看,他们是不是很值得留意。”

        李未央粲然一笑:“五哥,你谈王家的小姐,谈得已经够多了,难不成你对她也有意思吗?”

        郭导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意思嘛倒也是有的,只不过不是倾慕,而是防备,不知道她除了精通军事之外,还精通些什么。”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你输了。”

        郭导一惊,随后猛的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黑子已经被吃得一个不落了。他恼怒地丢下棋子道:“谁能比得上你!一边下棋,一边说话,还能一心二用,真是服了。”

        李未央只是伸出手道:“答应我的彩头呢,可不要忘了。”

        郭导连忙将她的手推回去道:“再输下去,我可就要倾家荡产了。”

        李未央只是笑,却不说话,屋子里是十分温馨的气氛。郭导叹了一口气,此刻他虽然对李未央终究难改钟情,却已经没有往日里那般压抑痛苦,这是一种爱慕,也是一种欣赏,甚至还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亲情,只能说,他是痛并快乐着。

        就在此时,郭敦和阿丽公主一前一后跑了进来,两人步伐一致,面上都是十分兴奋的神情,郭敦的手上还拿着一张烫金的帖子。

        李未央一瞧,罕然发觉这两人年纪相仿,一个英俊开朗,一个热情快乐,竟是如此相配,她笑道:“四哥,有什么事情值得如此开心?”

        郭敦立刻将那帖子展开道:“你瞧,王家给咱们下帖子了。”

        李未央眼底复杂神色闪过,淡淡笑了笑:“是王家下帖子,还是王小姐下帖子。”

        郭敦不由挠了挠头,他不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李未央轻轻一笑:“若是王家下帖子,请的自然是郭家所有人,若是王小姐下帖子嘛……”

        她的话没有说完,却听见阿丽公主立刻接口道:“帖子上是说,邀请郭小姐还有郭家的几位公子……依我看,倒像是年轻人的聚会,因为并没有提到要请夫人一起去。”

        李未央看了一眼烫金的帖子,上头一手龙飞凤舞的草书,完全不像闺阁女儿家所写。她从郭敦的手中接过那帖子,又细细端详了片刻道:“这么大气的一手字,这王小姐果真有三分意思。”

        这话,却是向着郭导说的。郭导微笑道:“既然如此,你可要去一会么。”

        会,自然是要会的,对方特地送来的帖子,若是不去岂不是让人心生疑窦么。毕竟谁都知道,旭王完全是因为倾慕李未央才会拒绝了陛下的赐婚,如今这件事情可是在整个大都闹得沸沸扬扬。若是李未央不去,只会给人留下更多话柄。

        镇东将军的府邸古朴严谨,在一众富丽堂皇的宅邸之中,显得十分大气庄重。

        李未央走过回廊亭台,才发现其中别有洞天,远比外面看到的要更加器宇轩昂,精美绝伦。所有的建筑布局规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充分体现了富贵无匹和清致素雅的完美结合。

        花园以一道汉白玉拱形石门为入口,花园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随后便看见一座高大的戏楼,上面的戏台足足有两三米高,对面的小厅却是装饰清新秀丽,缠枝藤萝紫花盛开,使人恍如在藤萝架下观戏。花园东边还有一座造型十分小巧的湖泊,取名新月湖。湖心有亭,并有九曲廊桥,与岸相连,造型十分精致。这样的景致就连李未央瞧了,也不禁侧目。

        郭导轻声问道:“怎么了?”

        李未央却并不留恋那些美丽的景色,而是指着不远处的桃林道:“你瞧那桃花如火,花束枝头,浓淡相间,是不是很美丽。”

        郭导顺着李未央的目光望去,不由十分惊讶,如今的时节哪里来的桃树呢,可偏偏对面正是一片桃林,有的鲜红如碧血,有的艳丽如胭脂,如同一片片云锦铺开,夺目耀眼,泌人心魄。然而,郭导并不是寻常人,他又仔细盯着那桃花林瞧了半天,突然神色一凛:“这是阵法。”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这桃花阵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等地支而分作十二个方位。子为北方,丑为东北偏北,寅为东北偏东,卯为东方,辰为东南偏东,巳为东南偏南,午为南方,未为西南偏南,申为西南偏西,酉为西方,戌为西北偏西,亥为西北偏北。每一个方位,若是有人无意之中踏入,都可以催动阵法,惊动府中护卫。五哥,你说得不错,对这位王小姐,的确是需要留意的。”

        郭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旁边的阿丽公主却好奇问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半点都听不懂?”

        李未央见阿丽公主满面疑惑,不由淡淡一笑:“你瞧前面的桃花林,还有四周的摆设都是按照阵法来排布的,一颗桃树,若是换做一个人就是阵法。”

        阿丽公主听到她这样说,神情却是更加的惊疑道:“我为什么越发的听不明白了呢,你解释得仔细一点。”

        李未央眼底笑意清澈:“整个大宅都是配合这桃花林进行布阵,在阵局变化之中蕴含千变万化。你看这一座假山呈大展凌空之势,再现现实战中攻城掠地的惊险场面。而阵型的四角各有四株梅树,仿佛四面大旗迎风舞动,各自带动四周百人阵旗,整齐划一,展现浓烈的战场氛围。整座大宅看起来十分寻常,实际却说明了大宅的主人精通五行八卦、阵法演练之道。若是不知道的人,断然不会猜到这其中的奥妙。”

        阿丽公主又仔细盯着郭导所说的地方瞧了瞧,无奈还是什么也瞧不出来,不由惊叹道:“嘉儿,你怎么会懂得这些……真叫我惊讶。”

        李未央目光似笑非笑,却是一言不发。事实上,早年她跟随拓跋真曾经上过战场,所谓五行八卦、阴阳道理,乃至军法布阵,这些都有专门的谋士负责。她为了讨拓跋真欢喜,也曾经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只不过她并不特别擅长这些,她最擅长的还是揣度人心。如今看来,这些王小姐还真是个中高手。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连住宅都布置得如此精心。若是有那些不知死活的小贼闯进来,恐怕还没有近身,就会死在这八卦阵中。

        就在此时,一名俊朗男子身着华服翩翩而至,他恰好听见这一段,不由淡淡一笑,眸光微转道:“小妹果然没有说错,她说这些客人之中,能够瞧出这阵法奥秘的恐怕不出五人,今天来的客人之中,静王殿下算是一位,裴大公子算一位,余下就是郭小姐和郭公子了。”

        静王和裴弼清楚,是因为他们涉猎群书,对这些东西虽然不甚精通却也都了解。郭敦和郭导对视一眼,却是站在一旁,没有开口。李未央笑意盈盈道:“刚刚还在想,将这宅子打理得如此精致美妙,主人定然不俗,原来一切竟是王小姐布置的。”她这是明知故问了。

        王广淡淡一笑,开口道:“小妹最喜欢这些,往日我们怎么劝她也不听,如今遇到郭小姐,怕是遇到知心人了。”

        王广性情温和,又擅长对弈,上一次在与裴弼对弈的过程之中,他对这个下得一手好棋的女子十分倾佩,此刻见她一眼就能看穿小妹的布置,不由更加惊叹,躬身道:“郭小姐,请。”

        李未央举目望去,湖心亭中早已摆下宴席,于是,她便与其他人一起移步入内,各自入座。

        主位之上坐着王子矜,今天她身上穿着一袭鹅**的衣裙,将她的玲珑精致、大气妩媚,展现得淋漓尽致。头上青丝斜斜绾起一缕,仿佛一轮弯月,而余下的那些则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身后,更显风流飘逸。

        王子矜看到李未央,微笑着主动站起身来,温柔相迎道:“郭小姐到访,真是蓬荜生辉,快请坐吧。”

        众人瞧见这一幕,私底下却是议论纷纷,那一天在大宴之上,旭王公然拒绝了与王小姐的婚事,可是狠狠给王家打了一巴掌,可是如今看来王子矜竟然对李未央如此礼遇,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有人不禁暗暗叹服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位王小姐的大气和雍容,的确是叫人难忘。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仿佛没有察觉到众人诧异的目光。

        郭导一坐下,目光便顺势落在了对面不远处的静王元英身上。静王执起酒杯向他微微一笑,郭导心中却另有计较。

        郭敦十分不满,冷哼一声道:“看来元英对这位王小姐,也很有兴趣。”元英一直在追求李未央,可是如今瞧见他竟然也破天荒的应邀,还坐在王小姐不远处,郭敦只觉得十分恼怒。他没想到对方如此见风转舵,眨眼之间就跑去向王子矜献殷勤,这跟他从前认识的静王元英,简直是判若两人。

        就连阿丽公主都把脸偏过了一边,轻轻的冷哼一声。李未央只是微微一笑,明显并不在意。

        在大都生活久了,阿丽公主与静王元英倒是时常碰面,也许是渐渐的了解了对方和自己的差距,阿丽公主对他早已不抱什么期待。此刻瞧见他也来了,而且言笑晏晏,阿丽公主心头莫名多了一丝不快。可她没有意识到,这不快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李未央。她轻声对郭敦道:“你瞧,静王也在这里。难道他也想娶那王家小姐吗?”

        郭敦听她这话的意思,倒有几分像是替郭家抱不平的意思,不由低声道:“谁知道呢,也许静王殿下觉得王家对他很有帮助。”

        李未央唇畔始终带着一抹微笑,她听了这话不过提醒一句:“闲谈莫论人是非,四哥,你小心被别人听见。”

        郭敦粗声粗气道:“我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怕谁听见?”

        李未央失笑,这位四哥的脾气可向来不太好。更何况,阿丽公主曾经倾心于静王元英,郭敦嘴上不说,心里到底还是吃醋和介意的。此刻瞧见他对静王有三分敌意,李未央不由得哭笑不得。

        郭导轻轻摇头,明显不以为然:“我瞧倒是未必。”

        郭敦看了一眼郭导,蹙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其他王爷可都没来,就他一个人在这里坐着,还不够明显吗?”

        郭导淡淡一笑:“殷勤自然是要献的,不过他肚子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谁也不知道。”

        李未央听了这句话,心头却是一跳,不由看向对面的静王元英。元英的面上却是一派沉静,笑容和煦,跟往日里没有丝毫的差别。他并没有看向李未央,而是正在向着王子矜说什么,神情之中一派温柔,仿佛真是一个护花使者的模样。

        李未央低下头,心中暗自思忖,自己一直对静王敬而远之,他是很明白的,自己钟情的对象是元烈,对他没有丝毫的意思,而郭夫人也已经明确的和郭惠妃提出,两家的联姻是断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静王转移对象并没有什么奇怪,她也乐见其成。更何况依王家的势力和王子矜的才华横溢,她的确会是静王争夺皇位的一个大好帮手。静王如今转而追求她,李未央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可是听郭导的意思,好像还有些不对劲……

        静王向王子矜说着话,眼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到了对面李未央的身上。

        李未央一如既往的淡雅动人,发上没有复杂的饰品,只簪了一只碧绿的玉簪。上身穿着青纱罗裙,下面配了同色的百褶裙,外罩一件薄纱罩衣,使得那青色看起来有几分朦胧,却反而增添了一抹动人之色。纵使妆容素淡,可小小的玉坠子耳际生辉,衬托得一张玉颜流光动人。淡淡一笑之间,竟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王子矜微笑道:“还要多谢静王殿下送来的那本兵谱。”

        静王转头,才意识到对方说了什么,他微微一笑:“王小姐喜欢就好,不过是一点心意。”

        王子矜瞧着静王元英,神色不动:“子衿多谢静王殿下一片心意。”

        元英举起酒杯道:“那就请饮了杯中之酒,从此之后,我便可以算作是王小姐的朋友了吧。”

        王子矜纤浓羽睫微垂,恬柔一笑:“那是自然的。”

        元英看着王子矜,若论起家世,王家和郭家不相上下,甚至还有隐隐超脱之势。他对郭家的力量十分了解,可是对于神秘的王家并不十分肯定。而就王子矜本人来说,除了容貌之外,她还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精通五行八卦,军事阵法,若是迎娶了她,那绝对是他求得皇位的一大助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王子矜他却提不起几分兴致。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王子矜对自己同样大有益处,却从来没有动过想要迎娶她为王妃的念头。或许是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又或许他是真的十分钟情那个人,想到这里,他的一双眸光,不由自主又看向了李未央。

        王子矜若有所察,淡淡一笑道:“静王殿下似乎很留意郭小姐。”她的声音说得极低,旁人听起来只以为他们在讨论园中的景色,断然想不到她会提起郭嘉。

        元英面上露出温和的笑意,眸中却有厉色闪过,他转过目光看着王子矜道:“哦?王小姐何出此言。”

        王子矜眼眸微敛,果断笑道:“似郭小姐这样兰心蕙质,心思细腻,正是静王妃的最好人选。再者,静王殿下倾心于她早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了。早在我踏入大都的第一天,便已经有人告诉我静王殿下想要迎娶郭小姐为正妃,只可惜……”她的话没有说完,又留了半截。

        静王的笑容却慢慢收敛了,他注视着眼前这个女子,心中升起一丝疑虑。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王子矜心思深沉复杂,丝毫也不下于李未央,叫人揣摩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思及此,他不禁又端起一副笑容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王小姐你说对不对?”

        王子矜自然是点点头,优美的唇畔露出笑容:“自信当然是好的,只不过依照郭小姐这样冰冷的性情,想要抱得美人归,静王殿下还要好好努力,莫要叫他人抢了先机才是。”

        静王元英又与她碰了一杯,似笑非笑道:“多谢王小姐的提醒。”两人相视一笑,却都是各怀心思。

        李未央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头更加注意。虽然那两人站在一起也一样是俊男美女,十分匹配,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人觉得古怪。也许他们彼此的笑容之中都藏了算计,而李未央又将这番算计看在了眼中,又或许……她情愿是自己多心了。刚刚进入大都的王子矜和这静王元英之间又会有什么合作,或者是勾结?这还真是叫人料想不到的事。

        此时王子矜笑道:“今日举办宴会,是家父想要庆祝我归来大都,为我熟悉一下大都之中的各位。从今往后,希望大家能够将我王子矜当成朋友,常来常往才是,不要因为我从小在山间长大,就嫌弃我粗鄙。”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笑道:“哪里哪里,王小姐真是说笑了。”

        “是啊,子衿小姐才貌双全,正是京中第一等的名门淑女,何必如此自谦呢。”

        一时之间,无数人赞赏扑面而来,可是王子矜却是淡淡含着笑容,笑容之中没有丝毫的自得,一派落落大方的神情,等到众人说完了,她才微笑道:“如此,就请大家欣赏歌舞吧。”说着,她轻轻击掌,掌声刚过,只听见响起一阵古琴雅乐,在乐声之中,一块莲叶缓缓从对面飘至湖心,没有太近也没有太远,刚刚好能够让湖心亭的客人看得清清楚楚。

        众人吃了一惊,几乎以为自己眼花,可是揉了揉眼睛,却依旧见到莲叶之上有一个粉衣的女子,身上穿着美丽的粉色衣裙,翩跹起舞,动作温柔婉转,行云流水,将女子形体的柔软和美丽展现到了极致。

        众人仿佛身临其境,不禁屏气凝神,静心观看。

        这舞蹈的女子容貌娇俏,颜色艳丽,偏偏又身形瘦削,纤腰一束,整个人十分玲珑,如同轻燕一般在那束莲叶之上起舞,再加上舞技绝伦,翩翩如风,叫人目不暇接。众人只听到湖心传来她的歌声:“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当真可谓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这匠心独运的莲叶之舞,一时之间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

        李未央微微一笑,她见过无数人的舞蹈,这一出舞并不如何出奇,但最为奇特的舞蹈的地方。如果想要在莲叶之上跳舞,又要缓而急的连速转圈,最讲究的便是腰肢的灵活和脚下的功夫。还有就是此名女子的体重绝非常人可比,她在莲叶之上,舞得越是妖娆多姿,只怕背后要吃的苦头也就越多。尤其是那一双玉足,分明是以帛绕脚,趋作新月之状,才可以在莲叶上作舞。

        一曲舞罢,却是掌声雷鸣,静王笑道:“王小姐可真会藏私,如此舞姬竟然也在你的身边,这么高妙的舞技,实在是叫人叹服。”

        王广笑道:“梧桐的舞姿固然高妙,可是却不及小妹万分之一,她不过是在莲叶上作舞,子衿早在三年之前已可在掌上舞了。”

        众人听见此言,不免都露出惊叹之色。

        王子矜面色微红,只是轻声说了一句:“二哥真会拿我取笑,那不过是年纪小不懂事胡闹罢了。”

        众人心道的确如此,王子矜是名门贵女,怎可在众人眼前露出金莲跳舞?不过这舞姬的舞蹈已经是惊为天人,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王小姐若是亲自舞起来,又是何等风情。

        李未央眼眸微转,不经意间扫向对面的裴弼,却见他只是举起酒杯,目光微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未央淡淡一笑,也是仿佛毫无所觉的模样。

        阿丽公主撇了撇嘴道:“每一次来参加宴会,总是看歌舞,又有什么意思,不如找点其它的乐子。”

        王子矜瞧向阿丽公主,面上带笑道:“不知公主有何建议?”

        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阿丽公主是来自草原,性子十分活泼,所以对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奇怪。的确,总是这样坐着,也没有什么大意思。

        阿丽公主想了想,不由道:“不如我们来投壶吧。”

        李未央抚额,自从上一回无意之中让阿丽公主瞧见了有人在投壶取乐,她便开始迷上了投壶,三天两头逼着人和她比试。所谓投壶,就是以盛酒的壶口做标,在一定的距离之间投石,以投入多少记筹决胜负,负者罚酒,不过是宴会上以酒助兴之道。

        王广淡淡一笑道:“玩投壶,容易玩得手腕酸痛,公主殿下不怕手酸吗?”

        阿丽公主一愣,想了想道:“是有点酸。”众人不禁哈哈大笑,李未央也摇头叹息,阿丽呀阿丽,连别人促狭你也听不出来。

        阿丽公主不死心,想了想:“投壶会手腕酸痛,那咱们不如射柳可好?”

        射柳便是策马绕圈,目标则是柳树枝条,柳枝随风摆动,很难射猎,对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来说,是一种最正常不过的竞技比赛,但对于在座的人特别是这些小姐来说就分明是太难了。更何况,这里是花园,哪里有策马的地方。

        静王元英微笑道:“柳枝细小而柔软,微风一吹,便是一个活动的靶子,此时也不须驰骋马射,只要能立定步射,已经是一件极难的事情。所以可以命人取来柳枝插在地上,权作为消遣吧。”

        李未央很明白,表演射柳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质要好,一定要有超凡的镇定才可以完成。

        众人听到这里,不禁都笑道:“好,既然静王殿下有此雅兴,咱们自当奉陪。”

        一直沉默的王延听到这里,终于来了点兴趣,他立刻吩咐人下去准备一切。第一个上场的是阿丽公主,她是出身草原,射技自然非凡,一拉弓箭,一支长箭便笔直的射了出去。随后在众人的注目之中,竟然将那柳枝一下子反钉在了地上,而且正中柳枝的尖部,可见箭术极为高超。

        众人拍手叫好,郭敦呼哨道:“公主,你果然是厉害非凡!”

        阿丽洋洋得意,笑容满面,又跑着回到了李未央的身边,得意地将柳枝给她看,李未央看了一眼,却是摇了摇头,柳枝被阿丽公主射断了,露出白色那一节,其实算不得多么高妙的箭法。

        接下来的几个人却都是失败了。莫说是那些闺阁的千金小姐完全举不起弓箭,就是寻常的名门公子,能够拉开弓的也没有办法射中那细小的柳枝,众人不由十分懊恼。

        阿丽公主瞧见王子矜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由挑衅道:“王小姐,你为什么不试一试,你可是主人,难道要逃避游戏吗?!”

        王子矜闻言,目光中掠过一丝笑意:“日曛,你去为大家表演一番。”从她身后走出来一个美貌的婢女,身材高挑,冷若冰霜,她向王子矜恭身行礼,随后便走到众人身前,取过弓箭,转瞬之间张弓搭箭,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嗖嗖嗖”的数声,眼前一排的五根柳枝全部从中射断。

        五箭全中,众人立即大声欢呼,一时之间场上掌声雷动。

        李未央微笑,这个婢女不仅武艺过人,机智也非常人能比,如此一来,旁人发挥再好,也不过拾人牙慧,没有什么新鲜的。一个小小的婢女,便能成功的抢了所有人的风头,王子矜不用出场,就已经力压所有的人,甚至将刚才阿丽公主得到的赞誉也都压了下去,正是一举数得。

        阿丽性情开朗,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此举压了她的威风,她只是替那名叫日曛的婢女叫好,并且连饮三杯道:“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王小姐身边果然是藏龙卧虎,连一个小小的婢女都有如此的功夫!”

        这一回不要说阿丽公主,其他人也纷纷侧目,先是有莲上舞,再接着是百步穿杨的弓箭手,偏偏两个这么厉害的婢女也不过就是王子矜身边的仆从而已。可见她们的主人要厉害到何种程度。王子矜此举,既不用亲自下场失了身份,还成功的抢了风头,果真是高手啊。

        就在这时候,裴弼突然开口道:“郭小姐,众人都去一试身手,为什么你只坐在原地?”

        李未央看着裴弼,扬眉一笑,阳光之下,神采如醇酒,芬芳引人:“这自然是因为我文不成武不就,若是贸然参加,倒是贻笑大方了。”

        阿丽公主立刻皱眉,她心道李未央可不是什么文不成武不就,她的棋艺堪当越西第一,更别提她也会弓箭,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李未央自己主动站起来亲自比试,不管赢还是输,都没有什么光彩。毕竟王子矜可是只出了一个婢女,李未央又怎么可能自降身份,去与对方比试呢。

        郭导看了李未央一眼,知道对方完全不在意今天发生的事情,但……他下定决心,看着旁边的赵月吩咐道:“既然裴公子已经发话,赵月不妨也下场便是了,不要给你家主人丢脸啊。”

        赵月闻声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似笑非笑地向着郭导望去。这一回郭导却是十分坚持,无论如何他不能让任何人瞧低了她的妹妹。李未央终究没有反对,于是赵月便迅速飞身出去,只一次搭箭,便将五支羽箭一同射了出去。众人都瞧呆了,跑过去拾起那柳枝,几乎忘了说话。此时,便有人将断柳奉上,王子矜一眼望去,不由微微一笑道:“这位姑娘堪当今天游戏第一人了,去,把她所射的折柳拿给众人观赏。”

        众人看在眼中,十分不明白,当折柳传到裴弼手中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赵月只搭弓一次便能同时发出五支箭,日曛却只能做到一次发一支,而且赵月射中的都是柳枝的尖端,日曛却只是射中了中部,两人孰优孰劣,高下立现。

        日曛也将这一幕看在了眼中,目光之中不由露出了三分恼怒,刚要说什么,却听见王子矜一声轻叱道:“愿赌服输,日曛,你还不退下。”

        日曛更加恼恨地瞪了赵月一眼,这才退回了王子矜身后的一众貌美的婢女之中,隐没了身形。

        李未央暗暗一叹,郭导还是过于骄傲了,以至于不能容忍别人在自己面前放肆。可是对于李未央而言,她从来不将王子矜看做什么潜在的对手,所以也就不在意她的任何行为。是不是挑衅,众人心中都有数,何必要做得这么明显?她对于跟女子争斗一事,还的确是不怎么感兴趣,如今她的目标,只放在裴皇后和裴弼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大家都没注意到阿丽公主却已经是喝得满脸通红了,李未央不禁稍感意外道:“阿丽公主,来的时候我已经和你说过,莫要贪酒。”

        王子矜关切地道:“阿丽公主醉了吗?是我不好,今日用的是陈年的凤竹酿,要知道这种酒虽然清甜,后劲却极大,刚才阿丽公主连饮三杯,或许是真的有点醉了。”

        李未央眸子里寒凛煞气一闪,瞬间平静,故作不上心,阿丽公主是什么样的酒量她心里很明白,能够连饮三坛酒而不会变色,可是今天不过是三杯,竟然就满面通红,坐在那里头晕脑胀,这一幕实在是不同寻常。

        此时,就听见王子矜道:“来人,还不扶着阿丽公主去休息。”

        立刻便有两名婢女越众而出,来搀扶阿丽公主。李未央也站起身来,似笑非笑道:“四哥五哥就在这里稍坐,我陪着阿丽公主先去歇息,回头等她好一些,我们会一同回来。”

        李未央这么说就是不肯放阿丽一个人了,王子矜也不见怪,仍是笑意盈盈的模样:“如此,两位请吧。”

        原本阿丽公主被送去后堂休息,只用婢女陪同,可是既然郭小姐都要亲自前往,那么王子矜也不免必须作陪。

        阿丽公主到底走得急了,一阵头晕失重,险些摔倒,李未央连忙相扶,旁边的赵月也隔开了王府婢女的手道:“奴婢来就行了。”

        走出不到两步,阿丽公主已经扶在栏杆之上,不顾形象的吐了起来,李未央在她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背道:“你素日酒量极好,如此一来,倒把我们吓坏了。”

        王子矜闻弦歌而知雅意,唤过梧桐道:“去煮些醒酒汤来,要清淡一些,刚才我瞧公主没有吃多少东西,一定要留神。”

        梧桐点了点头,立即下去安排,随后,王子矜柔声道:“郭小姐,不如请公主移驾室内,暂作休息,醒酒之后再回去。”

        李未央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点头道:“那就有劳王小姐了。”

        王子衿从前觉得这位郭小姐狡狯若狐狸,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如今看来还是成了精的老狐狸。

        王子矜微微点头,前面带路,她领着她们直接进了一间卧房,只见到碧纱窗下的香炉中腾起沉香,寥寥青烟映着白纱,暗香阵阵、沁人心脾。阿丽公主被扶到轻幔低垂的镂空雕花大床上躺下,王子矜十分细心的吩咐婢女取来一床锦被替她盖上,随后婢女送来的醒酒汤,又一勺一勺看着阿丽公主喝下,才松了一口气。

        李未央环视四周,只见对面墙上挂着四幅锦绣丝帛,分别是梅兰竹菊四君子,更显出与众不同来。房间四角都是立式的花架子,正中是古琴和笛子,墙上挂着琵琶,不远处的凳子上还放着一只箜篌。不远处的的紫檀木窗格之上满满都是书,排列的整整齐齐,存量极为丰富。那边的棋盘之上,棋似乎只是下了一半……不远处的婢女已经奉了茶来。

        王子矜微笑道:“郭小姐请用茶。”

        李未央目光盈盈,王子矜身边文武双全的婢女,这美丽的卧房,甚至是她的举止做派,绝非一般的小姐可比,不仅富,而且贵,处处透出聪慧逼人,与众不同。这位王小姐绝非是寻常闺秀的事,李未央早已知晓,却不知道她竟然不同到如此地步。

        王子矜那一双如秋月如明星的眼珠轻轻一转,望着眼前神色淡然的李未央,心中却是波涛汹涌。自己年纪虽轻,但运筹帷幄,兵法谋略都是超人一等,父亲向来是将她当做儿子来培养的。当年父亲领兵,数次交锋,自己都用阵法帮助他挫败了敌人,迫使对方退兵,功绩赫赫。

        而她也不是全然的只懂军事,于琴棋书画、经史子集方面,同样有十分独到的见解。就连自己的那些兄长,也不得不佩服她见识广博。但这一切她知道都是为某个人准备的,所以从小就隐隐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大殿之上那人竟然当众拒婚,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从前她虽然知道有李未央这个人,可却没有将她看得很重,不过是一个寻常的闺阁千金,若不是前些日子裴家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让她留了心,她还不会特别注意到李未央的存在。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李未央就是旭王元烈的心上人,还记得那一日,元烈俊美的面孔隐在阴影之中,只是淡淡说道:“王小姐虽好,只是非我良配。”

        想到这里,王子矜的面上掠过一丝复杂。不错,她自诩才华绝世,但不论她如何富于计谋,自己都是一个女子,将来总是要嫁人的。她想到这里,心情澎湃,却又忍不住盯着李未央,不经意间扫到旁边赵月的身上,见这名女子容貌秀丽,但是寒光四射,那一双手掌十分宽大,上头隐隐露出薄茧,必定是**外功之人,而且对方行动之间不染纤尘,可见武功的火候已是炉火纯青,再一见对方身上隐隐露出杀气,身姿挺拔,一定曾在军中待过。

        能请到这样的一流高手,李未央也很不简单,心里想着,王子矜微笑道:“郭小姐不必着急,公主很快会醒过来。”

        李未央刚才走进这院子,就已经隐隐能够察觉到一路走来所有关键位置都有人藏伏保护,虽然见不到人,但是只凭着这宁静的异样就察觉到所有护卫的武功至少都和赵月的水准不相上下。看来,王家对王子矜的器重是无与伦比的,以至于她身边也是重重守卫,十分森严。尽管心中思绪万千,可如今的李未央只是闲散的坐着,神色平和。

        想到郭家刚从那么颓唐的环境中挣扎过来,王子矜心中也不免叹服。虽然**早已被人隐藏起来,可她就是觉得裴家落难一事,跟李未央定然有关系。毕竟没有人愿意将越西大家族的激烈纷争暴露在人前……但是总还有一些蛛丝马迹可以寻找的。想到这里,她心情已经平静下来,眼珠子越发明亮清晰,莹莹照人:“郭小姐今日光临寒舍,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李未央微笑道:“王小姐如此盛情相邀,我若不来,岂不是过于失礼。”她说到这里,似笑非笑地看了阿丽公主一眼,事实上她刚才已经猜到,王子矜特意让阿丽公主醉倒,分明就是借机会要与自己说话。只不过自己和她可没什么交情,唯一的交集,便是元烈了。

        不动声色之间,两人已经一来一往。王子矜故作不知:“那一夜,在大殿之上的事情……”她说到这里,一双美目却是看着李未央,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异样。

        李未央脸上素淡不着脂粉,眸子似黑玉光泽暗暗流转:“王小姐有话,不妨直言。”

        王子矜似乎下定了决心,诚恳地道:“其实这么多年以来,父亲就一直和我说,我的婚事是早已由陛下决定了的,不可以再轻易许人,但是直到那一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未婚夫就是旭王元烈。”

        未婚夫?李未央听到这里,眉梢却是轻轻的一挑,她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直言不讳,竟然提起这桩婚事,说起来元烈可丝毫没有要迎娶这位王小姐的意思,可听她的话,却像是笃定了元烈就该是属于她的,。

        李未央表面清冷,骨子里却是霸道凌厉、肆意纵横的人,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这感觉可真是不太好。李未央想到这里,面上露出更深的笑意,这么说此次的宴会,倒像是向她示威了。

        ------题外话------

        不要过分担心王子矜,她不是化身为狼就是变成小绵羊……不是被咔嚓就是被收服,嗯,就这样

        今天有两名同学客串了……能对号入座不……

        拿老公换肉吃童鞋荣登本文第一个榜眼,大家可以叫她拿探花或者肉探花……同时感谢szbanban和其他童鞋们的钻石╭(╯3╰)╮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