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在找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吗?庶女有毒番外完结!看庶女有毒,我选www.shunvyoudu.net~还不快加入收藏夹!

  • 盛世嫡妃 美人为馅 锦绣未央小说
  • 当前位置:庶女有毒 > 256 一片火海

    庶女有毒

    256 一片火海


        李未央回到郭府,赵月连忙递来一封密函。李未央接过仔细看了,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在布置陷害裴氏同时,李未央还布置另外一桩事情,只不过裴家顾着还刚刚亏欠的款项,恐怕还没来的及顾上这一点,很快裴皇后就会知道了,希望她会喜欢李未央送的这个礼物。

        她这样想着,却突然有一双手遮住了眼前的景致,李未央抬起了眸子,面前是一张异常熟悉的俊俏面孔,元烈竟然拖长声音道:“未央!”

        李未央无语,他什么时候来的,还是刚才跟着她一道进了府中?她道:“怎么如此神出鬼没的?”

        元烈厚着脸皮,声音里面还带着无限委屈,手也趁着别人不注意环上对方的腰:“未央,为什么这几日都不理我,就连去王家参加宴会都不让我跟去?”

        李未央低声道:“这是郭府,哪怕是我自己的院子也一样有不少下人,人家都在看着,你先放手好不好!”

        元烈眼睛眨了眨,毫不犹豫地道:“不放!”

        李未央用手扶着额头,不由摇头道:“我今天真是不想见到你!”

        元烈十分心碎的模样,泫然欲泣道:“为什么?”

        李未央知道他装腔作势,懒得搭理:“你以为莫名其妙多了个对我有敌意的王小姐,我就没有心理负担吗?”

        听到李未央提到王小姐,元烈就是一愣:“什么王小姐?”

        李未央冷冷地道:“不就是那一位陛下亲自要为你赐婚的王小姐!今天我去,她可是好好地给了我一番下马威,向众人表明她的独特之处,又想方设法的压我郭府,你说我该不该把这笔帐记在你的头上?还不放手!”

        元烈坚持不肯松开手,李未央狠狠踩了他一脚,他立刻松了手,李未央正要离开却突然听见他哎哟一声,她不由吃了一惊,自己刚才并没有用很大力气,他这是哪里受伤了?或者是之前的旧伤复发吗?下意识地关切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谁知李未央还没有动作,就被元烈使诈整个抱进怀里,他身上哪里还看得到有什么痛处,更没有什么病痛:“未央,为什么要为那些不相干的人生我的气嘛!”他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就像孩子在撒娇一般。

        李未央见他是故意的,扭头转身就走,却又被他死死地拖住:“未央,什么王小姐,我又不认识她,硬塞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会要呢?”他的声音低沉悦耳,仿佛春风轻拂在耳边,十分动人。

        李未央心头就是一动,一时没有挣得开,他的声音几乎是有些无奈的:“未央,这世上我只看中你一个,比起你来,其他人都无关紧要。我回到越西,看到的都是烦心的人,但是一看到你,那些痛苦和烦恼就都消除了,别人怎么能和你比?所以不要去考虑什么王小姐,你若是肯答应立刻嫁给我,咱们马上就举行婚礼,到时候你还用担心那个老头子胡乱赐婚吗?”他是一本正经,循循善诱,再加上那张人畜无害的俊美脸孔,绝对杀伤力十足。

        听他说的一脸郑重其事,显然是压根不准备求皇帝的御旨了,李未央不得不感叹元烈这两年本事越发见长,这么恶心到死的情话,竟然说的情真意切、缠绵入骨,还这么顺理成章。要及早举行婚礼她当然知道,只是如今是多事之秋,在裴皇后没有彻底**之前,想也知道对方一定会借机生事,反倒不美。她这一生都在争斗之中,若是有一天她要出嫁,也要等一切都顺利解决……

        可是此时元烈已经握住了李未央的手,道:“现在嫁给我有什么不好的吗?到时候你就是旭王府的女主人,没有婆婆要伺候,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纷争,咱们俩个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你要杀裴皇后,我就陪你一起去,你要造反我也奉陪到底。”

        李未央恼怒道:“谁要造反?不要胡说八道,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元烈琥珀似的眸子里澄澄一片,笑容也是充满了阳光的明媚:“我知道那个老头子说了很多有的没的,不用理他,我从来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中,他要娶那个王小姐就自己去娶好了,反正老牛吃嫩草也不是一日两日,不要把一个老女人硬生生栽桩到我头上!”

        李未央嗤笑道:“那王子矜可是与我年纪一般无二,怎么就老了呢?”

        元烈毫不知耻地凑过来道:“人人都说她可是王家一直嫁不出去的闺女!”

        李未央不以为然:“不是嫁不出去,是你那你父皇特意留给你的,所谓人中极品,瑶池仙子也不过如此了,不但精通琴棋书画,最要紧的她还懂得军事阵法、天文地理,说是一名奇女子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不肯娶她有可能就失去得到皇位的最佳支持者,你不担心吗?”

        元烈毫无兴趣道:“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那皇帝,更不想因为皇位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不管她长得像天仙,还是蠢笨如猪,与我都没有关系。”

        李未央听了,不由自主轻轻摇头:“若是王小姐听到这句话,恐怕真要气晕过去。”她看得出来王子矜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她并非对旭王元烈钟情,反倒是觉得旭王当众拒婚给了她难堪。这样自视甚高的女子,只有她不肯下嫁,决不能容许任何人拒绝娶她。

        王家向来属于避世的豪门,就连他们家的儿女也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这位王小姐更是十多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此时一下子出山,恐怕还跟那上头的皇帝有关系。想到上一回皇帝想要李未央性命的事情,她就可以明白为什么王家今日宴会之上如此咄咄逼人了,恐怕还是皇帝的授命。

        也许在这个疯疯癫癫的越西皇帝心中,自己并不配做他的儿媳妇,他要的儿媳自然是出身名门的淑女,最要紧的是能够辅佐元烈登上帝位并坐稳皇帝宝座,而王家是明显有这个实力的。其实她今天从王府回来,心情不是很好,刚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元烈歪着头,唇边荡起一个柔和的笑意,眼波滟滟,动人心魄:“未央,你嫁给我之后,我会疼你、宠你、爱你!所以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他说完这句话,李未央莫名被他逗笑了。

        可是她的心中却同时想到:皇位,元烈当真不在乎吗?皇权的**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抵挡的,李未央很明白这一点。不要说当年的拓跋真,就连拓跋玉都被挑起了权力的欲望,有时候不是你想要,而是你非要不可。只有登上帝位,才能保护自己,保护重视的人,然而她对于皇宫有一种直觉的抵触,如果元烈要去追逐帝位,那么自己还会始终坚守在他身边吗?如果自己阻止他去赢得皇位,那么数十年之后,他是不是会反过来责怪自己破坏了他的人生?

        元烈看着李未央神色变化不定,笑容突然沉寂了下来,他抓住李未央的手道:“我说过很多的事情不要去想得太长远,凡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抉择都不会后悔,更何况我的心愿原本就是陪在你的身边,什么王小姐、张小姐、李小姐,都让她们见鬼去吧!”

        李未央听到这里,抬起了眸子定定地看着元烈,虽然他这话说得有些嚣张霸道,可在情人的心头却总是涌出一丝暖意。是呀!眼前这个人,随她从大历一直来到越西,不管在多么恶劣的情况下,他都陪伴在自己身边,为什么自己如此多疑,竟然还会怀疑今后他会动摇。不管今后遇到什么情形,两人在一起便能平安度过,这才是相濡以沫、相守白头。

        元烈又磨蹭了好一会,在李未央再三催促之下这才离开了。不多时,就听见莲藕进来禀报道:“小姐,静王殿下到。”

        李未央一怔,随即淡淡地道:“请他去花厅吧!”莲藕点头领命而去。

        这么晚了,静王殿下为何突然来访?李未央原本是要休息了,此刻不得不重新整理了仪表,穿上了见客的衣裳,这才匆匆来到花厅,静王元英已在这等了整整大半个时辰。听见脚步声,他抬起眸子,眼眸之中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像是极力压抑着什么。

        李未央语气平和地道:“静王殿下突然到访,不知有什么事?”

        静王笔直地望着李未央:“今日你已经瞧见那王子矜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可有什么看法?”

        李未央心头一跳,却不知道静王此言是什么意思,她思虑片刻才道:“王家的小姐自然是才貌双全的名门淑女,又有大家之风,静王殿下若是有心,大可以想方设法求来做自己的王妃,相信对帝位之争是极有帮助的。”

        静王元英面色一变,他的声音在此刻听来多了一分阴沉:“嘉儿,你明知道我的意思却顾左右而言他,难道是想要掩饰什么吗?”

        窗户被婢女打开了,此时微风袅袅,吹散了一室的檀香味道,带来一阵清新的空气。李未央深吸一口气,才神色和缓道:“静王殿下究竟是什么意思?请恕我不能明了。”

        元英的目光向来是安静而且温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里只剩下他和李未央两人的时候,他的目光变得冰冷,而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你应该知道父皇的心意,他的目的是想要让元烈迎娶王子矜的,可是你居然还敢纵容着旭王违逆陛下的意思,你该知道这位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这样做简直是愚不可及!”

        李未央面上一片平静,没有静王元英预料的惶恐不安或是悲伤难过的神情,她寂静仿佛一切都是没有发生过,淡淡一笑道:“静王殿下,我的个性你应该很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自己会有判断,无需他人指挥,倒是静王你的心思颇为让我不明。”

        静王的怒气再也掩饰不住:“我的心思你不是很明白吗?”

        李未央心知肚明,只不过让她不能理解的是,不管如何静王都会将对于帝位的追求排在李未央之前,他为什么不去主动追求王子矜,反而来对自己说这一番话呢?这不是违背了他的初衷吗?思及此,李未央定定地看着静王道:“殿下,很多的事情都是老天注定的,并非人力可以扭转,陛下纵然是真龙天子,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凡人,无论如何他是扭不过老天的旨意。”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分明不肯退让了。

        元英眸光变得充满嘲讽道:“你傻了吗?竟然公然抗旨,元烈到底给你吃了什么**,你要如此死心踏地!”

        李未央神色并未因为他的讽刺而发生变化:“这就更加与静王殿下无关了,我劝你若是有这份心思,不妨好好筹谋一下,王家才是你最好的联姻对象!”

        静王冷笑一声,不怒反笑:“你当真如此固执吗?”

        李未央的笑容依旧是春风拂面的温柔,她端起茶杯道:“赵月,送客!”

        静王站起身来,冷冷地一笑,快步向大厅之处走去,等到他走到门口,却又扭转身子,回过头来,望着着李未央道:“嘉儿,你会后悔的!纵然你不顾惜自己,却也要想一想与陛下作对的下场,郭家满门这么多人,你甘心受你连累吗?你还真是郭家的好女儿!”

        李未央压根闻所未闻一般,根本不发一言。

        静王攥紧了手心,声音越发冷了:“这件事情我自会禀报舅父舅母,我倒要是听一听,他们一心维护家族尊荣,又会如何对待你这样的女儿!”说着他已经快步地走了出去。

        李未央抬起眸光,看了一眼元英决绝的背影,不禁轻轻地摇头。

        赵月轻声道:“小姐,静王殿下刚才说的话……”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不必理他,我看他是犯了魔怔!”

        赵月心道:这魔怔似乎还是为你犯的。但她这话可不敢说出来,她又低声地说道:“小姐,需不需要咱们先下手为强?”

        李未央倒是颇有些惊讶:“下手,怎么下手?”

        赵月犹犹豫豫道:“从那个王小姐……”

        李未央被赵月逗乐了:“关键之处不在于王子矜,而在于元烈怎么想,皇帝现在急忙将王子矜拉出来,分明就是坐不住了,他没有办法直接逼迫元烈遵从圣旨,他只能用这么迂回的法子,让元烈瞧见王子矜和我孰高孰低,谁优谁劣,这也变相的说明,他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儿子。”

        赵月听到这里,不由心头一跳,如今她是算看明白了,她们家小姐对人心的把握那是世上无人能及的。可是不论如何,这个王子矜不同于凡俗女子,她十分担心,不由又道:“可是奴婢瞧见那王小姐实在是个厉害的人物,小姐一定要谨慎小心为好!”

        李未央当然明白这个丫头的忠心,只是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自然是明白的,今日她让两名婢女在众人面前展示才艺,只不过是想要告诉我,纵然是她身边的婢女也是文武双全,才貌绝佳,她身边的婢女如此,更何况小姐本人呢!”

        李未央顿了顿,又接着说下去:“接着她故意让阿丽公主醉酒,制造与我单独相处的机会,向我挑明了陛下的意思,让我知难而退。这个女子颇有手段,绝非寻常之辈,至于后来她主动上阵弹奏空篌,那是为了试探我的心思,看我是否平庸之辈,又是否配做她的对手。”

        赵月听得云里雾里,可是有一个宗旨却是很明白的,那就是王小姐是要与自家小姐作对了,她不由蹙眉。

        李未央却不担心,皇帝当众赐婚,若是换了寻常的世家子弟或是王孙贵族,那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可是换了元烈……他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是皇帝强迫于他,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而且对方逼的越急,元烈反弹之心越甚,到时候父子之间只会彻底反目,难以收场。所以,只希望皇帝能够及时意识到这一点,不要犯下不可挽回的过错,彻底失去这个儿子才好。

        李未央轻轻一叹,道:“这世上最难算计的就是人心,皇帝自己从前深爱那个人,却碍于万般阻挠不能结合,所以他的心态本已有些失常,如今他又想用强权手段逼着元烈按照他的方式去生活,只怕注定是白忙一场。”

        其实李未央说到这里,心中却还有另一种沉沉的预感,她隐约觉得这件事情似乎还有裴皇后在背后推波助澜,裴家如今岌岌可危,他们迫不及待的用其它世家来遮挡李未央的视线。正因如此,李未央才对王子矜的挑衅毫不在意,她如今最重要的目标就是铲除裴家,只能先将其他事情都往后排。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无底深渊,谁能从深渊里爬上来还未可知,不管是裴后还是王子矜,谁阻了她的路,那就对不起了!

        此时的皇后宫中,裴后正独立殿中,手中捧着一本奏章,神情莫名,正在出神之间,宫女在旁边的小声禀报道:“娘娘,裴大公子在殿外候着您,要求觐见。”

        “裴弼?”裴皇后的眼皮突突的跳了起来,心头立刻想到裴弼此时进宫必然有十分要紧的事,她立刻点了点头道:“吩咐他进来吧!”

        裴弼几乎是一路跌撞着进了大殿,这段日子以来他的病情越发严重,而且整个人消瘦了不少,脸颊上竟然也不似往日光滑,反倒多了些青青的胡渣,整个脸颊都凹陷了下去,十分憔悴的模样。裴后看到他,突然惊觉他身上隐有血迹,不由道:“裴弼!你这是怎么了?”

        裴弼不急于回话,只是跪倒在地上,压低了声音回答道:“娘娘,我去赴王家的宴会,回去的时候从马上坠下,受了一点小伤。”

        裴皇后微微变色,很快便用平稳的声音道:“既然受了伤,为什么不好好回去养伤,跑到宫里来做什么?这个时辰——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裴弼咬牙,一字字地道:“之前在大殿上发生的那桩事情,娘娘不会忘记吧?”

        裴皇后眉目一紧道:“继续说下去。”

        裴弼应声道:“是,娘娘可还记得,上一回宝儿曾经收买艳血盟的人,让他们去劫持郭家的马车,结果事败不说,反倒被郭家人诬陷说被盗了舍利子,郭家人还借此去盘查裴家多年来的据点,并且搜查出了一本帐薄,虽然重要的资料被我暗中毁了,可是陛下终究还是知道了那一千二百两的事,以至于让我们三倍清偿。”

        裴皇后淡淡地道:“这我当然不会忘记,又出了什么事吗?”

        裴弼面上涌现出无限的痛苦,他没有想到李未央的手段如此毒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裴氏还帐的当口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低声道:“那事情发生之后我将宝儿狠狠的训了一顿,并将她关在屋中,不允许她随便出门,可是这个丫头竟然悄悄买通了婢女,威胁了护卫,偷偷逃出府,信誓旦旦地要去找那艳血盟的人问个清楚,那些江湖草莽当然不顾信义,反咬了宝儿一口,不但掳走了她,甚至还将她卖入了幸月楼……”

        裴皇后原本神色慵懒,听到最后三个字猛地坐直了身子,难得声色俱厉:“你说什么?”

        裴弼心里一紧,一字字道:“宝儿被卖入了幸月楼。”

        裴皇后柳眉倒竖,一扬手,猛地将旁边茶几上的青瓷花瓶挥倒在地,那鲜艳的花瓣和着水一同凋零,裴后的声音透着无限冰冷:“如今她人在哪里?”

        裴弼低下了头去,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手,却无论如何却驱不走那彻骨的阴寒:“找回来的时候,她寻死觅活的要上吊。”

        这话已是说裴宝儿失贞了,裴皇后整个人坐在殿上,面色第一次极度的难看,良久她才再度开口,声音却仿佛缠了冰丝,带着说不清的阴寒之气:“既然如此,你应当知道怎么做!”

        裴弼低着头,坚难地吐字道:“娘娘,现在让她自尽已经晚了!”这声音极度沉重,完全失去了往常的冷静,已经是**得走投无路。

        裴皇后不由心头一跳,开口道:“什么意思,什么叫晚了?”

        裴弼咬牙:“这件事早已被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

        果然如此……裴皇后闭上眼睛,叹息一声,她不开口,整个大殿都陷入了可怕的沉寂。所有的宫女都是噤若寒蝉,屏息凝气,甚至不敢抬头看裴后的神色,想也知道裴皇后此刻一定是极为恼怒的。最终,她眉目重新舒展开来,点了点头:“这李未央的手段果然非同凡响,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裴弼听到这里,猛地抬起头道:“娘娘,是我办事不力,教妹不严,才会出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是我的过错,请您责罚!”

        裴后略略挑起唇角,不动声色之间掌控一切:“宝儿这个孩子,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向来是个没有脑子的人,你们又很少管教,她自诩美貌,以为有点资本就能得到一切,如今才会碰得头破血流。虽然是别人故意挖了陷阱,可这又与她的性格有关,若她老老实实听你的话呆在裴府之中不再出门,何至于遇上这样的事情?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让她出家为尼吧!”

        裴弼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其实裴家的名声已经被裴宝儿玷污,她又和艳血盟的人有了莫名的关联,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出去,只怕连裴后的脸面都被裴宝儿丢尽了。李未央实在是太狠,她明知道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子嗣和名声是最重要的,先杀裴弼的那些兄弟,断了他们家的子嗣,如今又用裴宝儿毁了他家的名声,深谋远虑,步步为营,手段更是毒辣,丝毫也不亚于裴皇后利用纳兰雪的那一条计策。所谓棋逢对手,也不过如此。裴弼刚要说什么,却听到裴皇后又开口道:“宝儿的事情不过是内忧,还有外患,你仔细瞧瞧吧。”

        裴弼听了这话,不由抬起头来,旁边的宫女立刻将裴后手中原先在看的奏章递到了裴弼的眼前,裴弼快速地扫了一眼,瞬间面色变得雪白,他面上满是不敢置信:“竟有此等事?”

        奏章上说的事情比裴宝儿的事还要让裴弼惊讶和震撼,越西皇帝在八年之前曾经动用过百万的国库银两在绵江之上造了一座镇北大坝,却想不到昨日竟然决堤了,淹没了大半个城池不说,还伤了不少百姓,一石激起千层浪。皇帝派人勘察,官员呈回来的折子上说的很明白,当初督造的官员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而更糟糕的是,当初负责督造大坝的人正是裴弼的表叔裴海。

        哪里没有贪官污吏,这不过是棉絮里的虱子。裴皇后淡淡地道:“李未央的消息十分灵通,恐怕她早已将这些年来裴家人负责的那些事情一一记录在案,仔细调查研究过,所以在这消息还没有传回来的时候,她就立刻紧密布置了起来,先是派人在百姓之中散播谣言,说这大坝毁于一旦完全是因为当初裴海的失职。我也着人调查过了,当初决堤的那个口子,专门负责建造的人一下子都没了踪影,所有的账簿也不翼而飞,现在这种情形明显是要让裴海背这个黑锅。”

        裴弼的牙齿都在颤抖:“这李未央实在是太过让人恐怖,为了对付裴家,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说不定这大坝溃堤一事也是她……”

        裴后摇了摇头,冷笑着道:“裴海的个性过于庸碌,若非是有个裴家人的名头,他根本就没资格坐上这个位子!我虽然在宫中,却也不是双目闭塞,听说他手下有不少的人常常借着的裴家的权势胡作非为,这事情早已不是一日两日了,你根本就知道的。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郭家只不过是利用裴家固有的纷争加上此次溃堤一事大做文章罢了。”

        其实裴弼也知道这件事情跟李未央是没有本质关系的,因为早在半年之前他就曾经看到过密信说大坝有决堤之险。当时他就通知裴海派人去修缮了,想不到今年还是终于溃堤了!可见裴海根本没有照着自己所说的去做!又或者是底下人偷工减料,从中牟利——李未央想必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挑起民怨,并且故布迷阵,将一切的罪过都栽在了裴海的身上!

        家族斗争没有是非善恶,可如此无孔不入,其心可诛!裴弼不禁咬牙道:“这李未央太过心狠手辣,如今为了保全裴家恐怕……”

        裴皇后淡淡地道:“我已经给裴海传了消息,如今他早已悬梁自尽了,并且在临死之前还自动上书请愿散尽家财充实国库,安抚百姓,我想皇帝不会再大肆追究此事了。”

        悬梁自尽?裴海也是裴家的顶梁柱,裴弼还一直想着叔父出了事情之后,朝庭之事一切都得暂且倚仗裴海了,却想不到如今连他都被李未央硬生生的逼到了极处。

        裴后看他一眼便知道他的心思,只是冷然道:“唯有这样才可以保全裴氏一族。”

        裴弼心中恨到了极点,几乎恨不能立刻斩杀李未央才好,可他毕竟不同于裴徽等人,很快便镇静下来,低声道:“娘娘,请屏退左右。”

        裴皇后挑起了眉头,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去吧。”

        所有的宫女全都退了下去,裴弼仔仔细细地检查这殿中的内内外外、各个角落,直到确信没有人偷听才皱眉靠近裴皇后道:“娘娘,如今郭家如此咄咄逼人,太子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陛下又一心袒护郭家,依我看来,不如将此事传给父亲知晓。”

        裴弼所说的父亲便是裴渊,手中执掌大军,驻扎在边境,裴皇后面色一变道:“你的意思是——”

        裴弼突然更加凑近了,只是用食指沾了些茶水,在地上写下四个大字。裴皇后看着那四个字又看了看裴弼,裴弼的眸光十分冷酷。

        这四个字是:拥立新君。

        裴弼的用意十分明显,这就是说,他想要拥立太子,更直白的说是谋反。

        裴弼又劝说道:“娘娘,我也知道如今的时机不是很好,可是再继续这样下去只怕裴氏一族都要诛灭殆尽,到时候纵然父亲回来,面对的也是满目颓唐,无力回天了。”

        军权是军权,家族是家族,一个家族的繁荣昌盛必须靠出色的人来支撑,按照裴家现在的情况其实已经到了十分糟糕的境况,原本十分茂盛的裴氏主要支柱不是早逝就是绝后,后人不继,自动衰亡,乃是所有室家的大忌,会最终影响到整个家族。

        裴弼见皇后神色一动,立刻再接再厉道:“前朝名门滕氏,娘娘还记得吗?”

        裴弼所说的滕氏其实是前朝皇室最为倚重的第一流家族,只可惜滕氏一族人不长寿,都英年早逝,自族长藤章以来平均寿命也不过只有四十岁,整个家族只有两个活到六十岁以上。正因为如此,滕氏虽然风光当朝,但是终因无子不得不从家族中其他旁支之中挑选人来继承爵位。如同恶性循环一般,又总是没有子嗣,盛极一时的藤家长房便是这样在无人继承的情况下衰落下去的,以至于在传了四代之后就再无人继承,不出三十年,藤家就销声匿迹了,这其中除了有因**形势变化而造成的社会地位降低之外,失传绝后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内因。

        裴弼的话很明显,如今在李未央的咄咄逼人之下,裴家损失惨重,尤其是裴家主枝,除了裴弼之外几乎是损失殆尽,现在这种情况不得不从裴家的旁支之中来找人继承,但是长此以往定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裴弼作出了一个刀割脖子的动作,目光阴冷地道:“娘娘,先招揽人手控制各大室家和皇宫,再用齐国公府所有人的性命来要挟那郭家长子,想必他不会随便起兵,咱们再辅佐太子登基。”

        裴皇后冷笑一声,神色却像在看一个并不成熟的孩童一般:“裴弼,你可以为太子起兵,却不可为裴家起兵,除了那些亲信,不会有人肯轻易跟随你。因为陛下虽然不喜欢太子,可也没有要废了他,若是现在起兵,根本就是师出无名,此乃出师征战之大忌。若是按照你的说法,突然发难,然后扶持太子登基,咱们要如何堵住悠悠众口?为今之计,只有韬光养晦方可绝地反击。”

        裴弼其实早已经被李未央逼到了极处,刚才最重要的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没有生育的能力,不能产下子嗣,整个裴氏主支就会从此断绝了,而且他重病在身,实在没有这个后继之力去和整个郭家长久抗衡,这才是他促动皇后拥兵造反的最根本原因。

        裴皇后看到他神情,便放缓了语气道:“该怎么做我心中很明白,不必你多言,退下吧。”

        裴弼犹自不死心,抬起了头道:“娘娘,可是此刻……”

        裴皇后微微一笑:“你放心吧,我不会任由李未央胡作非为的,她很快就知道,一切不会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裴弼听到这里却是心头一跳,猛然明白了裴后的意思。他点头道:“是,娘娘。”说着,他转身退了出去。

        一阵风吹来,吹灭了殿中的烛火,阴暗的光线之下,只见到裴皇后额上的南珠在黑暗之中熠熠闪着光彩,照着裴后整张绝美的面孔露出一层淡淡的流光,可是看起来却分外的诡谲,她突然轻声笑了笑,却是摇了摇头:“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这句话显然是说刚才的裴弼。

        静王元英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几乎是一路冲进了宫中,当他赶到郭惠妃殿前之时,整个天空被火影染成一片红色,宫殿前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百名大内侍卫在距离宫殿的二十米以外组成了人墙,与救火不相干的人一律不得入内。静王元英一把推开一个侍卫,厉声道:“我母妃在里面?为什么没有人去救她?!”

        元英向来是十分冷静的人,可是此刻却是极为恼怒,几乎是目眦欲裂,侍卫统领匆匆赶来,瞧见他声色俱厉,不敢多言,快速地退到一边。元英穿过警戒线,一路喘息着跑到宫殿最近的地方,眼前熟悉的宫殿彻底陷入一片火光,那疯狂的火蛇舔窗而出,灼热的气浪让人感到呼吸困难,到处是浓烟弥漫,四周人头攒动,不断有人惊叫哭泣,烟熏得几乎睁不开眼睛。“母妃!”元英大叫,因为紧张,几乎是没人能听见他在说话,他急忙抓住一个太监道:“郭惠妃呢?她出来了没有?”

        整个大殿已经被大火吞噬,连高耸的屋顶都淹没在不断上升的灼热火苗之中,那太监战战兢兢地说:“起火之后就一直没有瞧见惠妃娘娘,她……她恐怕……还在里头……”他们都是看到火光赶来救火,至于这大殿里面的人恐怕没能跑出来几个……

        静王完全怔住,此时眼前的火势已经越来越大,救火的人不断的往火场里浇水,却也不断往后退,因为他们用来扑灭大火的水缸和水桶与所需要的水相比不过是杯水车薪,元烈看到这种情形,几乎是痛急了,快速向火场冲去,丝毫也顾不得别人在身后大喊:“静王殿下闯了进去了!快去救人!”

        静王不管不顾地冲进了火场,侍卫统领不由焦急,此时这种情况郭惠妃已是生死不明,若是再添上一个静王,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想到这里,他大声冲着身后道:“快!快进去救静王殿下!”

        可是火势太大,谁也不敢动弹,人人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片刻之后,就在众人已经放弃希望以为静王葬身火场了,却突然看见火海里面冲出一个人,他的面色青灰,头发凌乱,额角还被撞了一个大口子汩汩往外冒血,可是却紧紧抱着怀中的人,侍卫统领连忙冲了上去:“殿下!”

        静**抱着人走了出来,没跑出十步远,众人突然听见“轰!”的一声,火浪瞬间冲击而来,那重重光影之中分明看见一根巨大的横梁突然坠下,猛地砸在正殿之上,曾经大气庄严的殿堂终于轰然倒塌,火浪噼啪之声不绝于耳,尘烟四起。

        见到静王怀中一直抱着的正是已经陷入昏迷的郭惠妃,侍卫统领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吩咐人去请太医来,为静王和郭惠妃诊治。而此时后面的整个宫殿已经化为废墟,静王猛得转过头,盯着那火海之中的残垣断壁,目光之中露出极度的憎恶之色,郭惠妃宫中素来谨慎小心,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失火?定是有人故意纵火,而这一切分明是在给他们一个警告。

        当消息传回郭家的时候,李未央放下手中的书册,不由面色一变,随即已经快速镇定下来,而郭夫人却是急忙乱道:“惠妃娘娘没事吧?”

        那来禀报的人立刻说道:“静王殿下说,娘娘呛了不少的烟灰,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人还没有清醒。”

        郭夫人这才双手合十,虔诚的阿弥陀佛了一声,却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情可千万不要告诉陈留公主,免得她过于担心!明天一早我就向陛下请旨,入宫去看望惠妃娘娘。”那禀报的人匆匆离去,郭夫人面色依旧无比忧虑,她转头向李未央道:“嘉儿,你瞧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李未央虽然意外,却不想吓着郭夫人,只是语气平淡地道:“是有人蓄意在警告郭家,让我们不要做的太过份。”

        郭夫人心头一跳,不禁道:“你是说这是裴后……”说到这里,却是不敢往下说了。

        李未央神色从容,这一场火不是为了烧死郭惠妃,而是要让郭家人知道,裴后的目光无处不在,只要她想,就连守卫深严的皇宫她都能够动手,更何况郭府?火烧郭惠妃只不过是一个警告,若是李未央再不住手,下一个就轮到整个郭家了。裴皇后果然是好狠辣的心思,自已刚送她一个礼物,她立刻就回敬过来,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她回敬的也太快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轻轻一叹,看来自己还是逼的太急了,否则对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郭夫人眉头皱的很紧:“这事情真是太可怕了,皇宫之中竟然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李未央却是低头沉思,不论如何箭在弦上,她要的是裴氏的覆灭,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而当事情禀报到皇帝这里的时候,他正在花园之中饮酒,听完郭惠妃宫中失火,不过斜着眼睛回答道:“哦!死了吗?”

        那回禀的太监吃了一惊,连忙道:“娘娘吉人天相,被静王殿下救了出来。”

        皇帝淡淡一笑道:“没死就好,何必来禀报,退下去吧!”

        那太监心头更加的恐慌,看见皇帝如此,却不敢多说什么,转头躬身便退了下去。

        皇帝看着眼中的酒杯,又满满饮了一杯,这才抬起头,见到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带来瞬间灿烂却又转瞬即逝,他端起酒杯向流星遥遥相助,嘴里喃喃地道:“飞星啊飞星,朕敬你一杯酒!古今的帝王都和你一样,转眼就化为乌有,人人都叫我万岁,可是万岁的天子世上哪里有啊?”

        他说着突然大笑了起来,周围的人看见如此颠狂的皇帝,不由更加恐惧,纷纷地低下了头去,恐怕任是谁也猜不透这个陛下的心思!

        ------题外话------

        编辑:最近你不让我出场了

        小秦:是的,我半个月前做梦到在蹦极的时候你把我踹了下去

        编辑:XX西安年会参观兵马俑的时候我是准备这么干来着,只是没来得及付诸实施你就走开了

        小秦:←_←

        我只是一天不在家,恭喜梦落之繁花童鞋已经荣升状元,你的速度太惊悚,火箭已经没办法匹配你了,你需要的是宇宙飞船,钻石已经把小秦彻底淹没了,状元不好做,这是个才高八斗而且彪炳史册的活计(⊙o⊙)…同时感谢西木栗子、拿老公换肉吃、日光微曛童鞋的打赏和其他童鞋们的月票支持,不过我知道,前面三位给我的是客串贿赂……

     

    上一章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www.shunvyoudu.net
    上一章 下一章
    温馨提示:

    1、《庶女有毒》是秦简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为了给大家一个庶女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的平台,本站因此诞生!

    2、为了能让大家阅读到庶女有毒番外,请大家把我们加入收藏夹!

    3、小说《庶女有毒》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秦简]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阅读平台。

    4、《庶女有毒》是一部非常好的小说,为了让作者[秦简]能提供更多更好更新的小说作品,请您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对作者的一种支持与鼓励!